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因為和工藤丈士發生那種事情,圓地槙子更不易見到佐原周造。

  可是圍繞她的環境無論如何都使她難以避免和佐原見麵。

  第一是學生指導晚會要求級任導師的圓地槙子不問池田眉子和高井美知子吵架的問題,但要加強指導造成吵架原因的佐原雄一。這種情形好像是很正確的措施,但對指導上很麻煩的男女問題閉上眼睛,一切都推給級任導師。關於指導原凶的佐原雄一,關於這件事槙子是和前麵的輪奸事件一樣的沒有信心。

  「你還是小孩子,怎幺可以有兩個女人,有也隻能有一個。」一個單身的女教師怎幺可能對開始長胡子的男學生當麵講這種話?更何況她本身已經是這個學生的父親的情婦。

  那幺,把他的母親叫來--但從上一次的事件已經知道和這位母親談一點用也沒有。而且自從那件事以後槙子的立場就不便和這位母親見麵。

  如此一來就不得不和父親談,但這個父親是有「男女關係就順其自然發展」或「男人找女人是天經地義」思想的人,而且以現在的兩個人的關係,幾乎沒有可能性認真談問題。

  而且現在強迫要她答應和工藤丈士結婚,槙子必須要向周造提出解除關係的事。這件事沒有先解決,對他兒子的生活指導根本不可能做到。

  當槙子發覺首先要解決這個最困難的問題,故然就像被蜘蛛網纏到一樣,她自己的立場是不能有任何行動時,不由得感到驚愕。

  槙子忍不住要詛咒自己的懦弱。然後尋找能彌補這個懦弱的男人時,發現這個男人不是說好要結婚的工藤丈士而是佐原周造時,又是一次驚愕。

  雖然下定決心要和周造見麵,因為從開始就是這種狀況,她本身對這次的見麵沒有任何期望,隻是為了做教師的義務感如此做而已。

  終於取得聯絡時,周造是在箱根的M溫泉。

  「最近兩三天因為有國際會議來到這裏,不過明天就結束,然後星期六和星期天準備在這裏打高爾夫球。這樣也好,妳就從星期六下午來這裏吧,這裏又涼爽,可以散散心。」「我打電話找你不是那種事,為了你的兒子,有事情想談一談。」「沒有問題,到這裏以後再談吧。好啦,妳的旅費有我負擔。」說完就單方麵的掛斷電話,槙子有一點生氣,可是另一方麵已經在心裏想到箱根的晴朗天空和涼爽的空氣。聽到周造的聲音後,沒有辦法控製自己的心已經傾向那一邊。

  第二天下班時,信箱裏看到有周造經營的連鎖旋館的白信封,裏麵有快車票、和可能秘書寫的字條「有車到湯本車站接妳」。這種強迫性但又周到的顧慮,當然使槙子的心情更緊張。

  第二天是星期六,槙子拒絕工藤丈士的約會趕去新宿車站,在百貨公司的洗手間換上裝在皮箱裏帶來的洋裝,同時把化妝改為濃一點。這時候慎子的腦海裏已經完全沒有想到關於雄一的生活指導的事,換好衣服後皮箱放在存物箱裏。

  雖然還在暑假前但因為是周末,快車裏還是很擁擠,車內裏還有人已經開始喝酒作樂。槙子的心隨著火車已經飛到箱根。

  倒也並不是想快點投入周造的懷裏,最重要的是能感受到遠離開教員的煩雜生活使她感到高興,從身體上能確實感受到生活的束縛越來越鬆弛。在鬆弛到極點時,有周造等在那裏,這是她現在的感受。

  到周造那裏以後,她知道會發生什幺事,但對槙子而言,已經變成一種解放感。雖然是相同的虐待遊戲,但對周造和工藤丈士的感受完全不同。

  到達湯本車站時,有一個穿著司機製服的中年男人在月台上手拿寫著圓地小姐的牌子站在那裏。槙子走過去時,司機向她一鞠躬,接過她手裏的皮包走在前麵。

  汽車是黑色的外國車,閃亮的車身正反射比東京緩和很多的陽光。

  「董事長還沒有從高爾夫球場回來,但交待過,如果妳沒有疲倦,要我帶妳去二平的雕刻美術館……最近還有成立畢卡索紀念館等等……」時間是剛過三點鍾,雕刻美術館是以前也來過,但還沒去過畢卡索紀念館。一個人在旅館的等,不如去那裏消磨時間。

  從畢卡索紀念館出來時太陽已經落在早雲山的後麵,風也比剛才清涼。

  槙子坐任汽車回到旅館時,天色已經暗下來。

  這裏是休閑地的旅館,所以有很大的前廳,而帶槙子去的是經過彎彎曲曲的路到達的獨立家屋式的房間。

  女服務生送來茶水出去以後,槙子在沒有冷氣也感到涼爽的房間裏,有一段時間感到很緊張,也可以說是受到佐原周造強大力量的壓迫。對這樣有大事業的人物,兒子的一些男女關係上的糾紛也許是微不足道的事--今天這半天的種種,就使她有深切的感受。

  突然想到去浴池。

  有一麵是落地窗,能到溪穀對岸的斜麵,但已經被黑色籠罩,近處的樹林在水銀燈光下顯出朦朧的景色。

  這裏是仿照的露天浴池,圓地槙子脫光後泡在有硫黃味道的溫泉裏。靠在岩石上閉上眼睛,想到的不是學生的男女問題,而是自己的做女人的問題。現在的裸體,不知道今天晚上會有什幺樣的遭遇,使她發出什幺樣的聲音。對淫靡的期待,心裏不由得興奮起來。已經和工藤丈士做過那樣的允諾,所以今天晚上的行為應該算是背叛,但這種背叛反而增加對今晚的期待感。

  浴池裏清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隻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愈來愈強烈,不知何時乳房變硬,大腿根的裏麵開始騷癢,不由己的分開雙腿。槙子看著在水裏的大腿,上麵的陰毛的像海草一樣搖動。

  槙子並沒有打盹,但沒有發覺周造進來。當發現背後的水蒸氣活動時,雙臂已經被扭轉到背後,然後是周造的身體也進入水池裏。

  槙子在水裏開始掙紮,但不可能掙紮被扭到背後的雙手。當知道毛巾卷在雙手上時尖叫一聲,但這樣的聲音也不過是告訴對方屈服而已。

  「歡迎妳從遙遠的地方來這裏被綁或被玩弄。」周造把雙手失去自由的槙子軟綿綿的身體摟在懷裏把嘴靠過來。槙子呼吸有一點急促,隻有閉上眼睛。

  「妳在發什幺呆,有沒有想到我呢?」「……」「據說和女性約會時最好到很遠的地方,知道為什幺嗎?」「……」「因為到那裏以後知道會發生什幺事,女人會產生期待感,身體已經濕潤了。」「不要說了!」「圓地老師好像也不例外。」槙子轉開已經紅潤的臉,因難為情的快要哭出來的臉被他抓住頭發拉回去,立刻把嘴壓在她的嘴上,舌頭也立刻被吸吮過去,男人的口水順著舌頭流過來。槙子咽下去時有一點麻痹感,正如周造所說,準備工作已經完全做好,隻要碰她一下欲火就會燃燒起來。

  這種情形使周造也一樣,槙子披抱到他的腿上,因此屁股就感覺出有堅硬火熱的肉棒偶爾碰到偶爾離開。兩個人的嘴偶爾還接在一起,綁在背後的手彼拉到肉棒上,她隻好握在手裏。這樣舌頭被吸吮,已經騷癢勃起的乳頭被他的手指捏弄時,槙子不由得發出哼聲,同時忍不在要套弄手裏的肉棒。

  兩個人急促的呼吸,使水麵上的熱氣發生漩渦。

  這時候槙子幾乎感到呼吸困難,身體也不能不扭動,從被堵住的嘴不停發出沈悶的哼聲。握在周造肉棒的手更用力,一陣陣的激烈上下移動。

  「啊……已經……」槙子的嘴終於獲得自由時,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雪白的裸體在水裏扭動,濕淋淋的黑發發出光澤的模樣,真像一條美人魚。

  「不用客氣,要泄就泄出來吧。」「不要……這樣就……」不由得說出來,槙子難為情的搖頭。

  「不要要求的太多。我已經不年輕,放射一次後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複。」周造說著在水裏抬起槙子的身體,他自己站起來坐在浴池的邊上。J「來吧,吸吮吧。」槙子轉過頭去表示不要,可是欲望勝過羞恥。在水裏感到輕飄飄的身體,一麵保持平衡一麵跪在男人的前麵,用嘴唇在發出硫黃味的挺立的肉棒上摩擦。

  槙子長時間泡在水裏,加上強烈的興奮,像喝醉一樣的立刻張開嘴把周造的肉棒含在嘴裏,那個粗大的東西在嘴裏亂動,可是對現在的槙子來說隻會更增加興奮。鼻子不斷的發出哼聲,一麵用舌尖舔一麵用嘴唇夾緊肉棒上下移動。

  「如果妳願意的話,先用電動假陽具在這裏泄一次。」周造一麵撫摸她的頭發一麵說。槙子因為額頭上不斷的流汗沒有辦法張開眼睛,隻有輕輕點頭。現在是什幺都好,希望能解脫現在的興奮。

  「那幺,妳上來吧。」周造拉她的手,離開水池時雪白的身體已經變成粉紅色,而且搖搖擺擺沒有力量站穩。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黑幫爆強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