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前幾天我才知道,我一個很好的哥們睡過我女友,心情實在不爽。本來我還
覺得我對不起他,之前迷奸過他電視台的女友,原來天下烏鴉是一般黑的!他竟
然早就操過我老婆了!鬱悶!在此,我把幾個月前我操他女朋友的一段往事發出
來吧。
  首先先說說我那朋友,我那朋友是個導演,今年都快40了,我倆是幾年前
旅遊時認識的,那時還有我女友也在場。
  後來這導演經常約我出來一起喝酒,我以為他是欣賞我這個年輕人呢,沒想
到丫的是覬覦我女友,背地裏經常泡我女友!我是前幾天和我女友分手,我女友
才告訴我的,原來那老畜生經常操她!我當時心裏的火真是不一般的大啊!
  不過現在我心裏也平衡很多了,畢竟我之前也迷奸過他老婆,還對他有所歉
意,現在全好了,大家都是他媽的畜生,誰也沒對不起誰!
  話題扯遠了,咱們言歸正傳。講之前的那段姓事。
  我這個導演朋友其實私底下經常搞演員,一直沒有固定的女友,今年年初時
他才固定下來一個女朋友,一個南京女孩,北廣畢業的,名字我就不說了,以
「婧」來代稱。
  婧長的很漂亮,年紀輕輕的身上已經透露出了一種優雅的氣質,通過我這個
導演朋友的關係,婧今年成了北京台一線的美女主持。她本人私底下挺正統的,
和我導演朋友的性格大相徑庭。
  我和婧發生關係是今年4月份。那時奧運火炬正在法國巴黎傳遞,法國人賤
B,讓藏獨的人搶咱們的火炬,惹起了國內一片嘩然。
  那天是我過生日,我在朝陽請了一幫朋友吃晚飯,飯上大家喝的都很爽,飯
後我這導演朋友就提議大家去唱K。因為當時有很多朋友帶著女友去的,所以我
們去不了有內容的KTV,隻能去正經的唱。
  當時婧在為北京台五一的一個特別節目練舞,正好練完給我朋友打電話,我
朋友就把她也叫去了。
  我們那天是去糖果KTV唱的。
  在糖果金碧輝煌的大廳裏,我們和婧會和了。
  我現在還能清晰的記得當時婧的樣子,她當時上麵穿了一件寬鬆的像是銀紗
有點透明的襯衣,裏麵是一件緊身的白T恤,下麵是那種練舞的淺藍色緊腿褲,
腳上是穿著漂亮的高跟鞋。
  她頭發優雅的盤著,臉上自然的流露著主持人的標準微笑。我和她之前吃過
幾次飯,還算熟悉。
  打過招呼後我們就去大包唱歌了。那天我女朋友家裏有事,回上海了。所以
在KTV唱歌時我有點孤單。
  大概到了晚上11點的時候,我那導演朋友出去接了個電話,然後就沒回來。
他給我發了個短信,說他得去妮子(他的一個比較親昵的小蜜)那兒,KTV的
帳不用我管,他會找人給結。希望我能幫他把婧照顧好,別讓她懷疑什幺的。
  我當時收到短信心裏挺高興,大哥幫結賬嘛,爽!就又叫了很多酒。
  婧這時候正唱完一首歌,坐我旁邊了。
  聞著她身上那種特有的優雅香水味,我當時忽然就精蟲上腦了,可能是那段
我女友都沒在北京,好久沒發泄,我有點憋不住了。
  我當時就耍了個心眼,給導演發短信說你放心去妮子那吧,婧待會我給她送
回去。我裝著有點醉把短信給婧和導演各發了一次。
  KTV很吵,婧沒發現她手機來短信了。隔了好久,她不見導演回來,才去
看手機,結果看到了導演給她發的先走短信和我給她發的陰險短信。
  我一直用側眼瞥著婧呢,就看她發現導演出去鬼混後,臉一下就拉下來了。
自己悶頭喝了兩杯黑方,度數很高的威士忌。
  我心裏就竊笑,希望婧能吃醋報複一下導演,在我身上發泄。
  可婧並沒有那幺做,甚至連靠近我一點都沒有,隻是自己喝酒。
  我心裏鬱悶,心想這婧看來還真挺不錯的,就出去上廁所了。
  等我從廁所出來,正看見婧一臉冷火的朝我走。
  「大楠,李X去哪啦?」她好像有點醉了,特不爽的問我。
  我說:「劇本什幺的出問題了,他回公司了吧?」
  「你放屁!」我第一次婧罵人。
  她把她手機舉到了我麵前,屏幕上正是我給她發的那條短信,什幺都不說,
就是生氣的盯我。
  我當時表現出了一個影帝級人物的素質,假裝的後悔說:「哎喲,你瞧這事
鬧的……」跟著我又假裝的一轉眼睛,說:「這是我跟你開玩笑呢,李哥確實去
片場了,他說讓我逗你開開心,我就給你發了條短信嚇唬你,嗬嗬,我是不是惹
你生氣了?」
  「你甭編了!誰都知道這是怎幺回事!」其實婧也知道導演和妮子的事,隻
是一直沒說出來。
  我看過道上有人看笑話,趕緊拉上婧胳膊說:「姐姐喲,咱屋裏說去行嗎,
李哥真是回公司了。」
  我把婧給拉回了KTV。
  這時其他的朋友醉的醉,茫的茫,僅有的幾個有意識的也知道婧這邊出事了,
都紛紛告辭。
  最後KTV裏就剩我和婧了。
  婧很生氣我騙她,當然跟氣姓李的,可能當時她工作上也有點挫折吧,就一
直逼我喝酒。
  我開始多喝,後來就不怎幺喝了,而是灌她。
  婧喝酒挺厲害的,雖然醉,但很有分寸,我老想趁機會摸她幾把,都沒得逞,
我想這個女人看來我是搞不了了。就決定把她送走。
  這時有夜裏一點了,勸了還要喝的婧幾句,就硬給她拉出了KTV。
  4月的北京,夜裏還是挺冷的。
  出了糖果大門,婧被風一吹,意識清醒了幾分。
  我看她眼裏有了點神色,就問她:「我送你回家吧?」
  婧白我一眼:「不用!」她還在生氣,歪歪扭扭的就要走。
  我當時也挺醉的,從後麵看著婧一雙緊腿褲包著的長腿和高跟鞋,實在來火。
就追過去,跟著她上了車,說:「還是我送你吧,你走路都走不直了。」
  婧也沒太反對,在車裏就靠著我肩睡覺,我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時候也不太
敢碰她,畢竟還有司機在嗎。
  我給她送到她家樓下,婧說:「你走吧,我自己上去。」說完還不忘了謝我
一句。
  我正不知道該怎幺繼續粘她呢,這時候竟然老天給了我個機會,婧歪歪扭扭
的進樓,沒掌握好平衡,竟然摔了屁墩!
  我趕緊跑過去扶起她:「還是我送你上去吧,以後你別喝那幺多了啊!」
  婧一邊被我攙著一邊醉熏熏的說:「我喝……我……我就喝……」
  我看她執著的樣子心裏好笑,同時我覺得這時候她酒勁最往回返,就趁著攙
她的時候摸了屁股幾下。她完全沒反應。
  到了她家,我就給她抱到了床上,這時候她已經有點沒意識了,嘴裏念著一
些我聽不清楚的話,眼睛已經掙不開了。
  我給她高跟鞋拔下來,坐在床邊,小聲說:「X婧,用我給你倒杯茶嗎?」
  婧沒反應,就是哼唧了幾聲。這樣的反應實在助長我的罪念。
  我試探性的把手放在了她胸上,看她反應。
  婧沒什幺反應,隻是下意識的拿手撥開我。
  我知道婧差不多暈了。婧是自己租的房子住,導演去操妮子了,肯定不會來
這,我當時腦子裏什幺都沒想,就是一個念頭,要操婧,不論後果。
  想著我把鞋脫了,可能是第一次迷奸人,我有點緊張,我傻傻的把自己衣服
先都脫了,連內褲都脫了,然後才脫婧的衣服。
  婧似乎意識到她要被侵犯。使勁夾著腿,一隻手還護著胸,不讓我脫她的胸
罩和內褲。
  她那天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蕾絲鏤空內衣褲。
  隔著她內褲我已經看到她下麵的陰毛了。
  我看她反應挺激烈,就沒敢硬脫她最後的內衣,而是隔著她內褲先摸她的私
處。
  下麵可能有點濕了,婧睜開了一點眼縫,朦朦朧朧的看到是我在搞她,但還
沒明白是怎幺回事呢,聲音很呢喃的說:「大……大楠,你幹什幺呢……」
  聽她這幺一說,我嚇了一跳,不敢再摸了,就在她旁邊靜靜的待著不敢動活。
  隔了一會,婧沒說話。
  我心火焚的厲害,就把手伸到她背後,很輕巧的把她內衣後扣給解了。
  啪一下,她胸前就鬆快了。
  她胸不大,估計隻有32B吧。
  我慢慢的把她蕾絲胸罩翻開,去舔她乳頭。
  她乳頭顏色比較深,我一舔,就變硬了,顯然婧很敏感,她身子跟著顫了一
下,嘴裏也發出了一絲細吟。
  聽到婧吟叫,我心真的顫了一下,平時沒事會看看她主持的電視,電視裏的
她是那幺的優雅,那幺的純潔,沒想到淫叫也這幺勾人蝕骨。
  我慢慢的開始咬她的乳頭,手還伸到了她蕾絲內褲裏去摸她陰蒂。
  我手伸到她下麵,發現她下麵粘粘的,沒摳幾下,她就徹底濕了。
  這時婧又醒了,她已經知道有人要操她了,但反應不過來是誰,她呼吸變得
越來越急促,手也開始摸我。
  我發現婧在享受,膽子也大了,順著她胸口一直親到她脖子。女人的脖子都
很敏感的,婧的脖子很長,長的優美。我一親,她就徹底受不了了,嘴裏不停的
「嗯嗯」。
  我被她騷靡靡的聲音也搞的不成了,直接封上了她,給她來了個大號的舌吻。
  我倆嘴裏都是酒味,交媾在一起的感覺別提多好了。
  親著親著,婧可能清醒了,發現我不是李X。有點害怕,想要推開我。
  我心說去你媽的吧,都這樣了,愛怎幺著怎幺著吧。
  我手在下麵把內褲撇到一邊,沒脫下來,隻是褲底扒開了,然後直接把我早
就和火箭筒一樣硬的雞巴插進了她屄裏。
  她屄很濕,我插的很流暢,呼,一下,就全塞進去了。
  我能感覺到婧的身子猛的抽了一下,估計她沒被這幺粗長的雞巴幹過吧,腿
被我壓的開開的,她怎幺也合不上,屄更是想關門關不了,一下又一下的被我的
雞巴狂插。
  婧當時肯定特矛盾,想推開我卻推不動,慢慢的,她就被操爽了,也不推了。
  我嘴上一直親著她呢,我發現她不抵抗了,就鬆開嘴,抬起頭來,我發現她
竟然全醒了!正在又生氣,又騷媚的看著我!
  這個優雅的女人真是恐怖!
  我和她對視後,也無路可退了,我知道她認出我了,一發狠,就更使勁的操
起她。
  伴著她的春叫,我能聽到她下麵拌水的聲音,噗吉噗吉的,相當的爽。
  婧越被幹越來精神,這個當頭上也沒有什幺強奸於被強奸的關係了,我在享
受,她也在享受。
  「啊……!啊……!你……別……那幺快……」
  婧一邊喘氣一邊求饒的聲音比在電視上真實多了,也淫蕩多了。
  她越這幺說,我就越加速操她!可能因為喝酒的關係,我下麵很堅挺,不怎
幺敏感。
  男上女下幹了得有十幾分鍾後,我把她側抱了起來,她證明對著我,胳膊緊
緊的勾著我脖子,我把她一條大腿搬到了我腰上,雞巴瞄準她的騷逼,雙手從後
麵摁住她屁股,讓她來向我撞擊。
  婧身高168,不算矮了,但在我這個197的龐然大物懷裏簡直就是個小
女孩,十分乖巧的享受著我的肆虐。
  後來我又把她壓在床上,從後麵狠操了她半個多小時,給她下麵幹的都有點
幹了我還沒有要射的意思呢。 這時婧被操的渾身發了一層膩汗,已經徹底醒了。
她正跨著趴在我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隻是摟著我脖子枕著我肩膀享受,我雞巴
插在她陰道裏也不動了。
  兩個人就那幺喘了一會氣,興致都有點下落,婧就有點埋怨的說我:「你真
膽大。」
  我累累的,心想都讓你那幺享受了,你還說什幺啊?就說:「別說話了。我
現在不想說話。」
  婧已經被我操成這樣,再大再罵也沒意思,大家都成熟了。她摟著我脖子親
了我一下,躺到我耳邊說:「你剛才幹的我真爽。」
  我調情說:「是啊,你是爽了,醉醉的我一點都沒享受到。」
  婧笑了:「你還沒享受到啊?」
  我說:「當然了,你沒看我雞巴還硬著呢嘛!」說著我使勁頂了她兩下。
  「啊……啊……!不要!」
  婧一張嘴,可能是無心的,但在我看來,已經完全是騷媚的挑逗了。
  我抓住她屁股,使勁的挺腰,像機關槍似的由下到上又發動了新一輪的攻勢。
  婧「啊啊」的叫個不停,兩隻腿跨在我胯上,顫個不停。
  一陣瘋狂後,我累的不行,就停了。
  婧軟軟的從我身上滾下來,俯趴在我懷裏,用手摸著我還硬硬的雞巴喘著氣
說:「你也太厲害了~ !呼~ 呼~ !」
  我得意的說:「比你老公怎幺樣?」
  婧說:「他也還行,但沒你厲害,你年輕。」
  我看婧完全沒有要計較我的意思了,就膽大的問:「你們演藝圈的人是不是
特淫亂啊,你是不是被好多人操過啊?」
  婧白了我一眼,沒說話。
  我自知說錯話了,就把她摟到懷裏,使勁的摟著,努力的表現出我堅實的肌
肉。
  婧被我摟的春心又有點蕩漾。畢竟她也還是一個年輕的剛開花的美女嘛。
  我捏著她屁股說:「李哥是不是天天操你啊?」
  婧發出靡靡之音說:「是啊。」
  我聽的心裏冒火,扒開她腿又插了她幾下。
  婧「嗯嗯」的享受著。
  我下麵還是沒有特大的感覺,這時候忽然來個IDEA,就說:「你屁眼被
人操過了嗎?」
  婧笑了,說:「當然沒有啊。」
  我拔開她屁股說:「我想給你屁眼開苞。」說著我就拿中指去摳她菊花。
  婧扭著屁股躲開盈笑說:「你別鬧了。」
  我說:「我沒鬧,我是要真的給你後庭開花。」
  婧可能被我操的太爽,有點暈了,竟然沒再說話。
  我把她翻個身,讓她趴在床上,然後我探下頭去研究她的下麵。
  到這時我才清楚的看到她的陰處和菊花。
  婧這種混娛樂圈的美女可能真的被很多人操過,大陰唇顏色很深,裏麵肉倒
蠻嫩的,她菊花也挺嫩。我試著摳她菊花。
  婧感覺估計很異樣,扭著屁股說:「你別鬧。」嘴裏雖這幺說,但她並沒有
躲開,任我手指插她菊花。
  我也並沒有太多肛交的經驗,隻是一時心血來潮。我摸了半天才很費勁把食
指塞到花心裏。
  婧抖著屁股嚷說:「別弄了,疼!」
  我知道她是真疼,但我實在想給她屁股開花,就拔出手指來,直接用雞巴往
他菊花出硬塞。
  可惜擠了半天也擠不進去,SIZE實在不匹配。
  最後沒轍,我隻能放棄。
  婧笑了,勾著我脖子說:「你還是插我下麵吧。」
  我鬱悶,隻能扶著她腿插她下麵,可惜感覺實在平淡。
  婧可能看出來了我沒感覺,就騷騷的說:「你知道嗎,我昨天剛被郭XX
(一個明星)操了,他操的我好爽啊。」
  我一聽這幺美的女孩被那個明星操,我心火一下起來了,不能輸給別人啊,
我就使勁的操,發狂的操。
  婧越被操越騷,看著我她眼裏都快膩出春水來了。
  我受不了了,從後麵一邊操她一邊抽她屁股,還使勁捏她乳頭,她疼的大叫。
也爽的大叫。
  我終於要崩陷了。
  隻覺得腹部狂燒,我把雞巴插進婧陰道的最深處,幾乎都能碰到她子宮頸了,
一使勁,把幾十億精子全都射到了她子宮裏。
  也不知道她那時是不是安全期,反正我不管了,狠射再說吧。
  婧被我射「啊……」的一聲長吟,一點力氣都沒有的癱在了床上。
  我滿足的趴到她身上,久久吻享後才我倆才去清洗。
  後來我倆又在床上躺了會,婧枕在我懷裏,就像枕導演吧?
  我看著一身赤裸的婧,再想想電視裏那個優雅的婧,特感慨。一種說不出的
感慨,不是我很牛B,而是這世界很傻B。
  那次狠操過婧以後,我和婧很久都沒聯係過。到現在了,也隻是吃過兩頓飯
而已,那天的事就像沒發生似的。
  現在想想,我前女友和導演之間,也是一直像是什幺故事都沒有似的,但其
實呢……靠!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我和公公那點淫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