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序
  一個人的精神狀態是最難辨別的。
  比如,我們看神經病人覺得他們不正常,但反過來想想,他們不也是覺得我
們不正常幺?
  或許我們貌似正常的大多數人中,就隱含著不正常的因素。
  所以說,這隻是相對的。
  許多不符合常理的東西,如果人們見得多了,也就成了正常,比如過馬路,
誰都知道要等綠燈,但大家都在車流中健步如飛,很少有人會等,太傻。
  有病也是一樣。有些病得的人很多,而且平時好像也不是常發作,所以人們
好像也就不把它當一回事了。比如說,痔瘡。

                (一)
  我女朋友就有痔瘡。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對我女朋友的菊門一直很感興趣。這或許是看了很多情色
小說的影響吧,看過其他人繪聲繪色的描寫,我總想試一試這種感覺。我有趁她
高興的時候提過這個要求,被她拒絕了,理由就是有痔瘡,會痛。
  但是在其他方麵,我女朋友還是相當配合我的。我有和她嚐試過許多花樣,
我有一個同事,是我大學的同學,我們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有時候我也會和他
描繪我和女友的行為,他聽了時常讚歎不已,說:‘你們還真會玩。’
  其實我覺得,說我們會玩,一部分是因為我的一些想法,或者說要嚐試一些
不一樣的東西,另外就是,我女友應該也有著淫蕩的成分在內。
  說說當年我們開始的情況吧。當時我剛畢業差不多一年,在大學的女朋友兵
變,說起來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我當時卻很傷心,差點辭了職去上海。但表麵上
我看起來還是沒有任何異常,隻有我同學知道這件事。
  我女友也是這個時候進入我的生活的。我們是老鄉,她剛來我們公司時一個
人孤零零的,正好碰上聖誕,我和我同學,還有另外一個女同事(現在成了我同
學的老婆),邀請她一塊來玩。結果糊裏糊塗的她就愛上了我,全然不顧眾所周
知的我在上海有一個在讀書的女朋友的‘事實’。
  後來也是有點稀裏糊塗的就上了她。那時我和在上海的女友鬧得一塌糊塗,
我已經交了辭職書給我們部門經理,經理說讓我考慮一下。當天晚上她來到我宿
舍,問我是不是要走,我說是,那一刻她的神情落寞,我見猶憐。
  也正是這樣的神情衝昏了我的頭腦。我吻了她。
  接著,我關了燈,我脫掉了她的衣服。
  我承認我當時的行為是用下半身在思考。上了她後我仍然還是想去上海,我
隻是想在走之前占點便宜而已。但是第二天晚上她再度出現在我宿舍,嬌羞的對
我說,之後她上廁所小便,發現尿裏有血。
  她用這樣的話委婉地向我表明她還是個處女。
  我吃驚。當時我已經想要負這個責了,因為白天和前女友通了兩個小時的電
話,這次通話傷了我也傷了她,也正是這次通話最後讓我放棄了去上海的念頭,
反正天涯何處無芳草,何況我昨天晚上已經確定了一個。
  那天晚上我們繼續做愛。這回她坦然的在燈光下,脫掉了所有的束縛,麵對
著我,張開了雙腿,將最神秘的地方清清楚楚的向我展現。
  我吻她。一路向下。情色小說裏的內容再一次影響了我的行為。那時我很想
讓她為我口交,但又不知道應該如何說服她,於是我決定自己先給她舔陰。
  畢竟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心裏還是有些障礙。猶豫了半天終於還是閉著眼
睛輕輕舔了一下,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又敷衍了幾下。再抬起頭來看她,我還沒
有說話,她已經主動的握住了我的弟弟,輕柔的放入口中。
  當時的我簡直象上了天堂一般。
  可後來等冷靜下來,我覺得這裏麵似乎有問題。她間接的告訴我她是處女,
但從常理上說,處女哪有這樣的知識,第二次就主動給男人吹蕭,而且告訴的時
機也不對,為什幺是第二次才告訴我,昨晚我上她的時候為什幺不說‘我是第一
次,輕點’。
  我才是第一次呢。
  後來忍不住和我同學說了,我同學說:‘算了,其實是不是處女無關緊要,
關鍵是兩個人相愛就行了。’
  兩個月後我明白他為什幺說無關緊要了。他和那個經常和我們在一起玩的女
同事也稀裏糊塗的睡在一起了,JENNY(那個女孩的英文名)曾經打過兩次
胎。我女友偷偷和我說。
  當然這件事我同學不知道。
  實話說,我並不是說在意我女友是否是處女,我隻是在意她是否和我撒謊。
我為此還專門看了網上如何辨別處女的文章。雖然不能說十分肯定,但我相信她
不是處女,因為在床上,她顯示出了不同於處女的羞澀的地方。
  她敢於嚐試,每當我建議一種新的姿勢的時候她都會相當配合,我清楚的探
索到她身體的每一寸,我故意要她扒開給我看,她就那樣兩腳大開著,雙手拉著
陰唇,把洞洞清楚的展示在我麵前。有一回洗澡的時候她說要小便,我說讓我看
看,她就坐在馬桶邊上,兩腳張開麵對我,還特地扒開讓我清楚的我看到一股水
流流出,我看到的隻是淫蕩,沒有屬於處女的純情。
  直到很久以後,我才了解女友淫蕩血液的由來。而在此當中我們也玩過很多
的遊戲,發生了很多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大半是我導演的,為的是女友不肯坦誠
和我談她處女問題的處罰(我曾經和她談過,說如果她從前被人開過苞,我不會
在乎的,我隻是想知道真相。但她一直說我就是那個破了她的處的人,之後再想
談這個問題她就會翻臉,於是我們就再也不談了)。當然如果我的女友本身不具
備淫蕩的特性,或許這些故事也不會發生。如果有機會,我會和大家慢慢說來,
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說遠了,還是說她的痔瘡吧。她的痔瘡是外痔,在菊花蕾上凸出,她還讓我
去摸過,我試著用手指進入她的肛門,卻總是被她逃脫掉。我問她現在痔瘡有沒
有發作,她說隻要不吃辣的東西就好。
  我問她有沒有看過醫生,她說有,她的痔瘡還動過手術。
  醫生是我的另一個幻想,大概也來自於網上的情色文學。在醫生麵前,我的
女友脫掉內褲讓醫生湊近仔細觀察,不隻是痔瘡了,還有她的小屁屁和陰戶。一
想到這我就有些牙癢,更多的卻還是興奮。
  我問:‘醫生是怎樣給你看病的?有沒有摸你那裏?讓醫生那樣看是什幺感
覺?’
  一開始她會說:‘人家是醫生嘛,再說也是看病。’之後她也發覺我在一提
到醫生的時候總是很興奮,也會配合我說:‘是啊,他用手摸我問我痛不痛,還
用手指伸進我裏麵去。’
  我聽了更加興奮,說:‘伸進哪裏?’
  她才說:‘是伸進肛門啦(我想或許真的有)。’
  我說:‘伸不好,用插。’
  她也改了口,說:‘插進肛門。’
  我又問:‘醫生就沒有插進你的小穴裏?有沒有很想讓醫生插你小穴?’
  她一開始聽到小穴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兩三次後也就習慣了,也故意順著我
的話說:‘醫生有時候會碰到我前麵,搞得我幾乎忍不住了……’
  然後我的手指也會故意在她的陰戶上滑走,說:‘是這樣嗎?’她說是,或
者不是。然後我又換一種手法,問:‘是這樣嗎?’這樣的醫生與病人的遊戲總
是讓我們很興奮,也時常是我們的最愛。
  我從來沒想到過,痔瘡竟然會這樣改變我們的性生活。

(二)
***********************************
  感謝大家的回應。
  或許在我的潛意識裏我一直在使自己與別人不同,事實上也是這樣,我同學
就評論我‘有獨特的思維方式’,所以反映在文章上也是有點異類的感覺。題目
確實是不能讓大家滿意,但在我的構思中,痔瘡是一條主線,先是說人肉體上的
病,然後再說人精神上的病。
  glengao說我好像是在講述一件別人的事情,這是因為我與這個女朋
友已經分手了好一段時間了,或許這就是我‘之所以能那幺冷靜’的原因。
  而且這個故事本身本來就有黑色幽默的地方。
  謝謝大家,第二篇繼續奉上,仍然是真實的經曆。
***********************************
  另一個有痔瘡而且和我關係密切的人,是我女朋友的妹妹,我想把她稱呼為
‘我的小姨子’應該沒有什幺問題吧。
  小姨子是在我和她姐姐在外麵租房子後不久來投奔我們的。當時是她讀旅遊
學校的最後一年,大專生的就業總是個問題,所以她們學校就放她們一年假做實
習,順便找工作,找到工作就不用回學校了,最後回去一趟領個證書即可。
  在見到我的這個小姨子之前,我就從她姐姐那裏聽到許多有關她的事情,說
她是她們三姐妹中最PL也是最得寵的(我女朋友排行老二);說她從來不幹家
務整天抱著一堆零食吃;說她總是在沙發上看電視然後就睡著了;說擔心她因為
馬上21歲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而且和男朋友在外麵租房子住,如果讓父母知
道了非氣死不可;最後說,她也有痔瘡。
  我女朋友說得沒錯,一個多月後我驗證了這一點。
  小姨子是一個星期天來的,我和她姐姐到廣州接她。雖然不如我想像中的P
L,但也還算標致了,1米71的個子,就是瘦了點,雖然不一定做得成模特,
做空姐應該還是夠格的。那個月剛好因為業績好發了一筆獎金,我一高興就給了
小姨子1000元做零花,她自然也是很高興。
  住宿的問題是這樣解決的:原來我們四個人租了一套三房,我和我女友住主
臥,我同學和另一個女同事JENNY(當時她剛甩了男朋友,但還沒成我同學
的女朋友)各一間。後來JENNY搬回了臨時宿舍,說是見到我和女友的親密
樣子讓她想起傷心事,於是剩了一間空房,什幺東西也沒有,不能馬上入住,最
重要的是蚊子猖獗,我們滅蚊設備不足,女友說讓我在主臥裏打地鋪,她們倆睡
床好了,但我還是覺得不太好意思,於是到空房打地鋪。
  空房的蚊子確實是猖獗,讓我總是難以入睡。這時女友又過來了,說這裏蚊
子那幺多,回主臥吧,不要緊的,於是回了主臥。女友也沒有睡床,而是和我打
地鋪。
  問題是,我和女友那天都不老實。我們那時做愛還是很積極的,每天至少保
證一次,加上給蚊子折騰了半天,哪裏還睡得著。女友也有此意,總是故意在刺
激我。
  我開始還因為小姨子在旁邊,不敢太放肆,問女友要不要到空房去,女友說
了一句不要緊,她睡覺睡得很死的,我才如釋重負把女友剝了個光,照例先來6
9。我們69時女友在我身下,我頭對著床的方向,每攻擊女友一會後總是有點
怕怕的看看小姨子的動靜,雖然女友說她妹妹睡得很死,但還是怕萬一她突然醒
來,卻也因為如此,我感覺真的很刺激。
  我們就這樣做了好一會,女友實在受不了了,求我插她,我於是去拿套子。
套子在床底下一個盒子裏,我爬到床邊時又看了小姨子一眼,似乎睡得很平靜,
但不知怎幺我總有點怪怪的感覺,我沒有多想,拿了套子就回到女友身邊,帶上
套子,女友很默契的象動物一樣跪在地上(這是我們最喜歡的姿勢),我們仍然
是朝著床的方向,我在她的身後,在微光裏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小姨子的動靜。
  我的陰莖在女友的陰道裏一進一出,女友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以免驚醒
妹妹,我卻動了歪主意,剛才一直擔心小姨子會醒過來大家尷尬,這時卻突然想
要吵醒她,看看會怎幺樣。我更使勁,深深淺淺的插著女友,自己還故意一邊哼
哼,女友還真是能頂得住,整個臉都埋到枕頭裏了,還硬是沒有發出聲音。一邊
插著女友,一邊對著躺在床上玲瓏凸透的小姨子意淫,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刺激。
  突然間我想到了為什幺我剛才覺得不對勁。我剛進來的時候,小姨子已經睡
著了,呼吸很重,但剛才我去拿套子的時候卻完全沒有感覺到她的呼吸,莫非…
她那時已經醒來,一直在屏著氣?天啊……
  想到這裏我幾乎忍不住。趕緊幾下衝刺,接著下身一鬆,精液噴湧而出。
  從女友身體裏退出,把套子摘下扔到垃圾筐裏,女友將我的陰莖舔幹淨,對
我說到:‘幫我擦一下下麵……’
  女友永遠也不知道,正是她這句話給了我一個機會!
  之所以說是機會,是因為紙巾放在床的最裏麵。我站起身來的時候就意識到
了這一點:要拿紙巾,就會從我小姨子身上經過。我故意沒有找東西擋住下身走
向床鋪,想到小姨子可能是醒著的,看到我赤身裸體的走向她,不知她的反應會
如何。
  我一想到這都想笑。
  走到床邊——俯下身去——右手伸手去拿紙巾——突然變向——從小姨子的
胸部滑過——再去拿紙巾——回到女友身邊
  這一切動作在短短一瞬間均已完成。
  我用紙巾輕輕的擦拭著女友的下體,完畢。女友輕輕給我一個吻,在我懷中
慢慢睡去。我抱著女友,雙手在她乳房上輕輕撫摩著。我還不想睡去。
  在滑過小姨子胸前的一瞬間,我感到她的身體微微的一震。
  小姨子沒有帶胸罩,一件長T恤直蓋到膝蓋,著手處柔軟,聞聞手上,似乎
還留有少女的體香。
  我一邊側臥著,一邊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看小姨子。果然,過了半個小時左
右,她從床上爬了起來,應該是上廁所去了。
  不過這回上廁所的時間似乎長了一些。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發現陽台上曬著的衣服裏,多了一條昨天未曾見到女式
內褲,應該是昨晚小姨子剛換下的。我微微一笑,滿心歡喜。
  看來小丫頭看了我和她姐姐的活春宮也受不了了?
  在中國的故事裏,姐夫和小姨本來就是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昨晚的舉動,也是一步一步即興而起的,雖然有些大膽,但最終的結果卻是
出乎我的預料的。在小姨子剛來的時候,我還是沒有一點想法,但經過昨天的事
後,我已經有了想法。
  我隻是在等待機會。
  往後的幾天我和她姐姐都比較忙,一直到第四天上才抽了時間給她買東西布
置房間。可憐小姨子也跟著看了幾晚上的活春宮。小姨子看我的目光有些躲閃,
而我那幾天晚上也沒有騷擾她,騷擾她姐姐已經夠她受的了。
  我的機會在一個多月後的周末。我同學上廣州玩,女友也在廣州忙著測試,
周末不回來,隻剩下我和小姨子兩個人。
  一切似乎如常。但當時鍾指針指過12後,我起了床。
  小姨子的房間從裏麵扣上了。不要緊,我們有一套備用鑰匙,就放在客廳電
視機櫃裏。找出鑰匙,輕輕鬆鬆進了她的房間。
  小姨子真的睡熟了。她睡覺的時候真的很好看,麵容是那樣的平靜和無邪,
就像一個天使一般,不像她姐姐,睡覺的時候會突然身體一抖,彷彿做了噩夢一
般,但卻又不醒過來,隻把我驚醒。而我在床邊看了那幺久了,她連個翻身都沒
有,隻是平靜的呼吸。
  我跪下身去,手指從她發間穿過,輕輕的撫摩她的臉龐。當時我心情卻很平
靜,沒有進一步動作的意思,隻想就這樣,輕輕撫摩她的頭發和臉龐。
  她和她姐姐一樣,都有著讓人看了忍不住要疼愛的氣質。
  但這時她卻醒了,先是嚇了一跳,我說:‘是我。’
  在我吻她前她隻說了一句話。她說:‘冬冬哥。’接下來是幾秒鍾的沉寂,
她接著要說什幺?我不知道。但她什幺也沒有繼續說下去,我也總不能說我知道
那天晚上你醒著,所以我現在在這裏吧。我吻了過去,她沒有反抗。接著,我輕
而易舉的脫掉了我們的衣服。
  進入她的感覺比進入女友的感覺要好,大概是因為這種行為本身帶來的快感
吧。我們用的是傳統姿勢,她的腿就環在我腰上給我以鼓勵,沒多久我就差不多
了。
  我說:‘我不行了,我快要來了。’
  她說:‘射在裏麵吧,我是安全期。’
  我哪裏忍受得住,於是一塌糊塗。迷迷糊糊中聽到她問我說:‘冬冬哥你喜
歡我嗎?’
  我說:‘當然喜歡。’於是她也不說話了,我也沒有拔出來,兩個人的陰部
就這樣緊靠著,我想是因為我們身高也差不多,這樣讓我們都感覺很舒服吧。兩
人麵對著麵側躺著,我繼續吻著她,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醒來時,我們又做了一次。
  再後來我們還找過機會偷偷做過兩三次,直到後來她和JENNY起了矛盾
搬到酒店(她在我們那裏一個四星級酒店做前台)的宿舍。

(三)
  痔瘡到底是傳染的?還是遺傳的?
  我女朋友的答案是:‘是遺傳的。你看像我爸爸有痔瘡,我和Coco(我
小姨)也都有痔瘡嘛。’
  說到她爸爸,也就是我未來的嶽父,我其實不是很喜歡他。我剛上了女友後
不久,女友就歡天喜地的告訴家裏她現在找了個男朋友,還說要我選一張照片讓
她寄回去。據說見過照片後嶽母覺得還不錯,嶽父卻堅持要親自見一見人,順便
看看女兒,於是就親自來了。
  見嶽父之前女友又讓我熟悉背景資料。女友說她爸爸人很聰明,隻不過小時
候因為被打入黑五類沒有得到很好的教育,但憑著自己的努力,從工人到車間主
任到經理,退下來前也做到了什幺知名企業的第三把手還是第四把手。
  見麵的時候女友的父親和我大談特談其輝煌經曆和對人生的感悟,又從電視
劇《大宅門》談到買股票,女友挽著嶽父的胳膊滿臉崇敬,我也做必恭必敬洗耳
恭聽狀聆聽老人家的教誨,後來據說老人家給我的評論是四個字:孺子可教。
  什幺孺子可教,誰比誰傻。
  我不喜歡我嶽父是有理由的。老人家要擺老人家的樣子,這一點我理解,但
他太市儈(後來見過嶽母大人才知道他市儈是因為娶了個更市儈的無錫老婆),
更重要的是,我感覺我們在交流的層次上有差異,而且還不小。
  在與女友恩愛的時候我一直沒有想過我要麵對的社會關係,突然之間我必須
想:如果這個人成了我嶽父,我會怎幺樣?這完全超越了我的預期。這樣的不知
所措使我那時的思想極為混亂,這也可能是為什幺我在那時候總是怪念頭不斷,
而且也做了不少荒唐事的一個原因吧。當然荒唐事的另一個起因還來於之前說過
的女友的處女問題,這裏不用多說了。
  足以說明當年荒唐的一點就是在小姨子麵前表演活春宮後,我時常提起這件
事情,問她當時是不是很緊張也很興奮,還說我們會不會有把Coco吵醒了。
每次提起這件事總是好像是按下一個興奮的開關,她總是濕得一塌糊塗,我想,
她就當這是個像醫生和淫蕩病人的一個新的遊戲,而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真的醒
著。
  為了營造類似的緊張氣氛,我會說把窗簾拉開吧,或者把門留一條縫吧。其
實路對麵是辦公樓,非工作時間一般不會有人,也還有一段距離,而我們每次不
關門的時候大家也都睡了,根本不會有什幺危險,但這種異乎尋常的方式總是讓
我們感覺很緊張刺激,她的反應也比平時要強烈得多。
  這時的女友也很快就被我教育得很色,這裏麵有情色小說對我的潛移默化,
但女友也是樂在其中。我經常和她一塊看A片,看片裏怎幺做,然後我們也就跟
著學。
  有一回看一個3P的片,裏麵的女主角被兩個男的輪奸,前麵含一條後麵插
一條的被兩個男的弄得直哼哼,看過後她說這個女的爽死了,我一聽樂了,說你
是不是要我也找個男的來一塊搞你,她也很興奮,說好啊,然後我就一邊操她一
邊說某某怎幺樣?某某某怎幺樣?我同學怎幺樣?
  大多數時候我們會假設是我同學在操她,後來我又買了條假陽具,給她蒙上
眼睛,一邊享受她口交一邊用假陽具插她(反過來也有,也就是我插她小穴,她
給假陽具口交,但我們覺得沒有這樣感覺真實刺激),假裝是我和我同學兩個人
在奸淫她。這樣做往往都能把她很快送上高潮,我知道她的確是喜歡這些遊戲。
  女友也有不淫蕩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她會隔三岔五的審問我:‘準備什幺時
候娶我啊?’女友比我年齡稍大,她想得到一個答覆。可我總是覺得自己沒有準
備好,比如說麵對她那樣的父母。
  還有,我們在這裏做著荒唐的遊戲的同時,我已經連續幾個月一直做著同樣
的夢,夢見我回到了江南的校園,鶯飛草長,春暖花開。我一個人在校長辦公室
前的草坪上,或站或坐,但掩飾不住我內心的張皇。陽光暖洋洋的投射向我,可
以看到許多人,許多對學生情侶走來走去,沒有人意識到我的存在,我熟悉這裏
的一切,但這一切不再屬於我。我望向天邊,天色蔚藍,田徑場的方向有幾隻純
白色的風箏在飄揚,飄揚。
  我往往從這樣畫一樣美麗的夢境中驚醒。我感覺到這樣的夢境是一種召喚,
告訴我我丟失了一件東西,我懷念這件東西,它的名字叫純真。
  我決定辭職。
  到學校後去12舍的網吧查email,最近的兩封來自兩個女人,一個是
女友,告訴我如何想我;另一個是前女友,說在同學錄上看到我同學說我回了學
校,很想知道我的情況,最後她說,她想見我。
  我不想在此過多的提及我在學校的前女友,她對我有太多含義。長話短說,
與大家預料的一樣,我和前女友再度糾纏不清,而我因為無法麵對我留在廣東的
女友分了手。但最後我即將準備放棄一切的時候,卻有一件事情勾起了我對女友
的舊感情,我決定讓破鏡重圓。當時女友聯係了一家深圳的公司,而我也想有一
個新的開始,於是我們便到了深圳。
  表麵上看,我和女友又重歸於好,但裂痕卻永遠無法輕易抹去。我的新公司
與女友的公司同屬一個集團,但是我需要在外地工作,於是平時我們通電話,星
期五一下班我就趕公司的車回深圳,住在離與女友的宿舍連在一塊的公司招待所
裏,但晚上我一般都是在女友宿舍過夜,隻是在經曆過這許多事後,我也收斂了
許多,不再和女友玩那些淫蕩的遊戲。
  女友也在變。在生日快要到來的時候,女友變得沉默和憂鬱,終於在生日後
的一個星期,當我又在她宿舍裏習慣性的從她身後抱住她,將手伸進她裙內的時
候,女友說:‘我們不要這樣好不好,我不喜歡。’
  我知道,這就是我們的裂痕。我沒辦法不答應她,我對不起她。
  國慶的7天長假,我們回原來我們生活過的城市看她妹妹。我小姨子的男朋
友那時也來了廣東,和我小姨子住在一起,但不知道怎的她家裏知道了,父母本
來就很看不起那個男的,於是也趕了過來,準備再棒打鴛鴦,把我小姨子再送到
深圳來。
  我們在那裏呆了3天,然後帶著我小姨子的一些東西先回了深圳。之後再和
女友聯係,女友說公司事情忙需要加班,所以她也回來了,還有兩天就自己安排
吧。但在最後一天,我的確是非常想她,於是打到她辦公室,被告知她沒來,再
打手機,好半天後她終於接了,說在辦公室加班,雲雲。
  不知為什幺,我當時決定要等到她,於是出了門,在她們宿舍旁的車站等她
回來。天黑了,她還沒有回來;中國隊的比賽開始了,她還是沒有回來;於根偉
終於為中國隊打破僵局了,她還是沒有回來。直到過了10點,我才看到她從一
部公交車下來,手裏提著一個旅行包,我迎了上去,接過那個包。
  她看起來有些慌亂,說:‘不用你拿了。’但我還是拿了過來。
  一路上我們都沒說話,回到了她宿舍,她們宿舍裏新安排的另一個女孩在,
她看了看,說:‘這樣吧,我先洗個臉,有話我們出去說。’
  在她洗臉的時候,我注意到旅行袋旁邊的小網袋裏有一盒藥,於是順手拿了
起來。上麵有三個漢字:媽富隆。
  直覺告訴我是避孕藥。我的心裏不禁咯登一下,呆在了那裏。
  我之前和女友一直都是靠避孕套、安全期和體外射精避孕的。
  把藥放回原處,女友也從衛生間出來了,我估計她可能有看到,但我已經顧
不上這幺多了,和她出了門。女友一直在和我說話,以掩飾心中的不平靜,她的
話可以總結成這樣五個字:我們分手吧。
  我沒有說什幺。接下來我照常和她通電話,照常在周末去看她,陪她找房子
(因為我小姨子也要過來),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在知道我這個職位在一段時間內很難調回深圳後我辭掉了工作,回到了深圳,
這讓我也有更多機會在她身邊。平時如果不找工作,我會跑去和我小姨子聊天,
她剛被迫與男朋友分手,正是需要開導的時候。小姨子在深圳隻呆了一個月就回
了家,但我的曲線救國似乎也起了一定作用,和女友的關係也有所恢複。
  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那盒媽富隆。在我小姨子回家後,我留了個心眼,在女
友床底下裝了竊聽器,我聽了幾天,都是女友一個人在家,幾天下來也隻有一個
電話打來,而且很快就掛了,於是我也就把這件事放了下來。
  不久嶽父大人駕到。那天一塊吃完晚飯後回到家,我突然想可能女友會和嶽
父談論有關我的事情,於是拿上東西出了門,到女友住的地方樓下,監聽他們會
說什幺。
  聽來聽去都是說我小姨子的事,接著聽到嶽父去洗澡,女友開了電視在那裏
到處換台。我看了看表,快10點半了,再堅持到11點就回家吧。然後嶽父洗
完澡出來了,聽到兩人的對話,女友問嶽父累不累,說自己也去洗個澡,然後給
嶽父按摩。嶽父看電視也不安寧,也是不停換了好些台,最後幹脆把電視關了。
  不一會聽到衛生間開門的聲音和音樂聲,我心裏一動,因為女友放的那張C
D正是我們做愛的時候常放來調節氣氛的。兩父女有一句沒一句的在聊家裏的
事,突然聽到女友在笑,說:‘爸,你那裏又起來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心髒也突突的跳起來。接著又聽到女友說:‘你今天
那幺累了,你就先休息吧。’不久聽到嶽父的呼吸和喘氣在耳機裏逐漸變得清晰
起來,我的心更是狂跳不已,一口大氣也不敢出,那種韻律我是再熟悉不過了。
然後聽到嶽父嗯了幾聲,女友問道:‘爸,你舒服不舒服?’
  我當時的心情真的是很難以形容。憤怒有之、難過有之、傷心有之、氣餒有
之,但百感交集在心中,竟無一詞語能夠準確形容我的心情。想不到女友和她父
親居然有這樣的關係,我又不禁恨自己,為什幺要知道這事情的真相!
  好不容易按耐住衝上樓去的念頭,失魂落魄的回家。
  接下來幾天裏我一直在收聽女友和她父親的動靜。幾天下來我也聽到了一些
我原來想聽的東西,但現在這些東西已經無關緊要了。
  現在通過聽聲音讓我對他們在做些什幺有了點印象:女友先給她父親全身按
摩,然後給她父親口交。偶爾還有餘興節目,第二天我就聽到女友問父親要不要
插‘這裏’(插!這就是我對女友的影響幺?),後來再聽我明白了,‘這裏’
指的是女友的陰道,女友的父親還幹過兩次後門。
  樓上兩父女荒淫無恥,我在樓下一邊聽著實況轉播,腦海裏不停浮現出一幅
幅的畫麵,從前的很多事情,也慢慢的在我腦海裏清晰起來:
  難怪和女友一說到她的處女問題的時候她就和我翻臉;難怪她會一直以很崇
敬的神情提她父親,而我還隻認為是因為他們關係好;難怪一開始女友會那幺自
然的給我吹蕭;難怪女友從不讓我插她的後門;難怪女友在和我認識的時候會知
道那幺多東西,難怪女友見到我的陰莖的時候會說‘好大’……但是,如果說N
天前我心碎欲裂,這幾天的鍛煉下來已讓我心如止水。
  或者說我這樣子可以叫做哀莫大於心死?
  女友父親終於離去,我約了女友在她住的地方好好談一談。

               (四)後記
  寫到這裏我寫不下去了。我感覺很累。在一段時間後我曾經以為我能心平氣
和的敘述這些事情,但作為曾經深深參與其中的當事人,我又如何能將這一切平
靜的道出。
  我試圖保持自己在故事中的中立地位,但我發覺這是最難的,我可以恨自己
對女友的不忠,卻無法恨女友對我的不忠,女友和她父親的不倫,我更不知道應
以什幺樣的態度去應對。我在準備寫這些東西的時候本來留有一章剖析自己精神
上的病態,對不起,我下不了手。有人說過,佛洛伊德最大的失敗是用自己創造
的精神分析發分析自己,我當然也無法給自己下一個結論。
  我通常認為我是敏感的、內省的、冷靜的,但在這一切後我又明白,我是不
成熟的。今日我會為一些做過的事懊悔,基督教中經常談到原罪,人本身就是負
有罪孽的,能不能這樣說,人本身就是有那幺一部分精神狀態是有病的?如果不
是,為什幺這個世界會有那幺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寫的時候有跟貼說:寫得詳細一點更好。這件事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他或
許可以寫得很色情,但我認為我不會。那種‘啊~~大雞巴哥哥快操妹妹’的文
字,我覺得我把握得不好。而寫這篇文章的意思,也是想說出我的一點感悟,而
非情色本身。
  文中我提到了純真。我想我是懷念純真的。在學校的時候,我和前女友相戀
一年多,在最後那個寒假我們都沒有回家,年三十到一個香港同學那裏玩,到淩
晨兩點她說想回來,於是我護送她回校。
  女生宿舍樓早已關門,她不願叫阿姨開門,以免被留名字報到係裏,於是我
們從宿舍旁的單車棚爬回了我的寢室,但最後什幺也沒有發生,原因是我固執的
認為,她是我最心愛的人,我不想就這樣越過最後一道防線。(事實上我們很長
一段時間關係僅限於擁抱和接吻,直到快離校了她才讓我伸手到她胸罩裏探索一
番。)
  我回上海的那年電影《花樣年華》上映。許多人對這部電影印象最深的是梁
朝偉借港生之口說的一句話:‘如果有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走。’而我印象
最深的卻是張曼玉說的:‘我們和他們不一樣的。’
  我和前女友曾經也以為我們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但最後的結果卻告訴我們,
‘我們’和‘他們’沒有什幺不同。在我即將離開上海的前幾天,我們最後一次
見麵,而這次,我們終於上了床,衝破了最後那一道虛弱的防線,也告別了最後
的純真。
  是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我和女友最大的不幸是在於我們的齒輪一直沒有咬在一塊。當她全心全意愛
我遷就我的時候,我卻為了她的處女問題滿腦子歪腦筋;當我終於悔悟決定一心
一意愛她的時候,我們卻出現了裂痕。
  五一的時候重回舊地,和同學在他的新居陽台上聊天,聊到我的女友(現在
也可以叫前女友了),我同學說:‘其實她很愛你的。’我無語。我隻能說‘往
事不要再提吧?’
  手邊有一套毅偉的MBA原版教材,我看得最多的是《管理人員的溝通》。
  在美國收視率冠軍劇《鑒證滅罪科》(CSI)中,有一集就是說一個有腦
瘤的旅客在飛機上因為氣壓問題引起異常,而同艙的人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問題的
症結,而最後均認為這個旅客會危害到大家的安全而齊心協力殺死了這名旅客。
人在缺乏溝通和理解的時候有時會做一些正常情況下無法想像的事,很不幸,我
在當時和女友沒有能有效溝通,所以也出了那幺多的問題。
  我不願詳細說出我和女友那次深談的內容。我們心平氣和的分手,分東西。
整理東西的時候,我感覺有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在裏麵,我想女友也一樣。我們
分東西時說的最多一句話是:這個留給你吧。而這個東西往往又是我們特別喜歡
的東西,比如從希臘帶回來的大理石雕像、Air Supply的原版精選C
D、一套精致的餐具……等等。
  還有一個細節:我打開女友電腦上的MP3Player時,播放曲目裏唯
一一首歌歌名赫然在目:分手真的叫人難受。
  是該落幕的時候了。落幕總是叫人不舍,但執著卻不一定總叫人感動。
  我喜歡鮑博迪倫的《一切隨風》(Blowing in the win
d)。那就用裏麵的歌詞來結束吧:
  ‘一個人要走過多少路,才能夠被稱為男人?
  我的朋友,我親愛的朋友,所有的答案盡在風中。‘
  我誠何福?我又何辜?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美麗人妻性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