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凱瑟琳受夠了自己的夫君,雖然貴為君王,但他整天花天酒地,到處拈花惹草,最後竟偷偷在黑市購買精靈的女子進行歡愛,還嘲笑自己不夠迎合,不夠順從。
  她一氣之下,萌生了一個可怕而又瘋狂的想法,自己的夫君無視自己的顏麵和存在,雖然身為皇族血統但仍遭鄙視。凱瑟琳心想,你覺得精靈高貴,就跟她們廝混在一起,那我就找最為卑賤,你最為厭惡的人,然後獻出自己的身體,甚至懷一個最為肮髒的孽種來報複他。
  在一次皇家狩獵會時,凱瑟琳故意離開了皇家衛隊,隻身一人騎馬來到了人族和獸族的交接地帶,靜謐的夜晚讓她有些心裏發毛,周圍猙獰交錯的樹枝像魔鬼的手臂一般。凱瑟琳希望這時出現一個獸人,然後自己將獻出,任憑他或它享用侵犯。
  就在凱瑟琳一無所獲即將回程時候,胯下的馬兒一聲嘶吼,瘋狂的前奔將她摔下了馬,當凱瑟琳被摔得頭暈眼花後,她挪動劇痛的身體起來,看到身後投來另一個巨大的黑影,她轉頭看向身後,發現一個高大的獸人正站在自己身後,綠色的皮膚閃著油亮的光,粗壯的腳踝簡直如同石柱一般,那獸人的身高足足又兩米開外。
  凱瑟琳鎮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站起身來,一邊看著獸人,一邊解開了自己長袍,飄然落下後,凱瑟琳身上就隻有窄小的內褲了,胸前的豪乳早已經彈脫搖晃起來。
  她發現獸人的眼睛一亮,襠下的陽物開始慢慢變長變粗。凱瑟琳下定決心,將自己的內褲褪下,雙腿間一撮金黃色的陰毛裸露出來,一條緊閉的肉縫粉嫩誘人。
  隨著獸人陰莖的勃起,凱瑟琳越發覺得害怕,因為獸人的陰莖逐漸脹大,已經有自己的小臂粗細,末端的龜頭也好似自己的粉拳大小,這樣的尺寸恐怕自己無法承受,她剛要轉身逃跑,就感覺自己的後頸被抓住了,然後整個人都被硬生生提了起來。
  凱瑟琳雙腳淩空胡亂蹬著,但卻無法在離開一步,獸人另一手摟住了她的腰,巨大的綠手幾乎可以覆蓋她大半個腰身,準確的說那不是摟著自己,而更像是用手拿著。她在人類中算是身材高挑的,有些男子都不及她的身高,可在這個獸人麵前,她的身材完全像個孩子。
  獸人鬆開握住抓住脖頸的手,直接摸向凱瑟琳的下體,堅實粗厚的手繭給陰唇帶來極為敏感的刺激。
  “嗯……哎呀……”凱瑟琳扭動腰肢,這樣的撩撥並不痛苦,更像是她的動情之舉。
  沒一會,凱瑟琳感覺自己身體燥熱,下體麻癢起來,但她還是畏懼那根早已挺立在臀下的陰莖。
  獸人拿開了手指,一手住凱瑟琳的腰肢,一手掰開她的大腿,將她的身體慢慢下降,那根粗大的陰莖挺立著,如泉大小的龜頭很快就頂住了她的穴口。
  “慢點……求你了……一點要慢一點啊……”凱瑟琳愁苦的看著超大的龜頭頂住了自己的下體,她不知道獸人聽不聽得懂自己的話,但她還是不斷祈求著。
  獸人似乎明白凱瑟琳的擔心,並沒有突刺猛插,而是慢慢放下她的身體,同時緩慢的挺動下體,碩大的龜頭推開陰唇,一點點擴張著她的穴口。
  “啊!!!!!”凱瑟琳感覺自己的穴口在不斷被擴張撕扯著,那龜頭實在太過巨大,自己的夫君曾希望與她拳交,但都被凱瑟琳拒絕了,如今這如拳大小的龜頭還是插了進來。
  等獸人插入了這個龜頭後,凱瑟琳已經大汗淋漓,雙腿間格外粗壯的異物感平生難遇,她杏吧首發低頭看到自己極度擴張的私處,一根綠色的肉物如巨蟒般蠕動鑽入。
  凱瑟琳看到龜頭完全插入後,心裏和身體都好似如釋重負,一陣疲乏襲來,她仰頭躺在了獸人的胸前,一隻手抓住獸人的胳膊,暗暗用力,來克服下體傳來的裂痛。
  獸人暫停片刻後,便將陰莖剩餘的長度逐漸插入凱瑟琳的陰道。凱瑟琳感覺到那節節插入的陰莖,碩大的龜頭不斷擴張開墾著她的陰道,最終她感覺到龜頭頂住了自己的宮口,繼續的插入讓她倍感辛苦,腹中的髒器似乎都在移動錯位。
  “啊!別再插了……太深了……太深了……會壞掉的……啊……別……啊……”凱瑟琳用手不斷拍打獸人的胳膊,想讓它明白自己已經不堪重插。
  但凱瑟琳的勸阻和求饒絲毫沒有起作用,她感覺到自己的宮口正在不斷被鑽頂擴張,那種難以忍受的劇痛,讓她想起了自己當初嫁給國王時,被破處的新婚之夜。如今自己已經是兩個女兒的母親了,可還要再承受一次失去貞潔般的疼痛嗎?
  就在凱瑟琳震驚和疑惑時,一股勢不可擋的突破感襲來,獸人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裏突然前進了一大截,劇烈的疼痛讓她眼前一黑……晴朗的星空,點點星辰如鑽石般鑲嵌在墨黑的天幕上,徐徐晃動的視野中,凱瑟琳看到了樹木的黑影,聽到了伸手粗重的喘息,劇烈的疼痛過後,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在獸人的懷裏,下體不停的抽插深入骨髓般清晰凶猛。
  碩大的龜頭每次插入深處時都會感到一進一出的刮擦和突破,凱瑟琳猜想獸人已經將陰莖插到宮底深度了,那一次次的刮擦和突破無疑是龜頭經過宮口時的感覺,難道獸人做愛都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她同時也在慶幸自己沒有像在邊界發現的人類女人一樣,被獸人糟蹋到腸穿肚爛,這樣超深的抽插是凱瑟琳從未經曆的,因為人類的陰莖不可能那幺長那幺粗。
  凱瑟琳看向自己原本平滑的小腹,發現在肚皮下隆起了一條柱狀的肉脊,在自己的下腹處時隱時現,那……那是它的陰莖嗎?它誇張的尺寸竟然在體外都能看見,真是可怖啊。自己的陰道恐怕要被撐大了,不知以後還能否有男人讓自己滿足興奮。
  獸人漸漸放緩了抽插的速度,最後停了下來,雙手輕輕一提,凱瑟琳的身體便跟隨上移,下體穴口也脫離了陰莖。
  凱瑟琳頓時感覺下腹一空,短暫的輕鬆讓她舒心,但空虛的陰道似乎又有所期待。這時,獸人抱著她來到一棵大樹前,將她背靠在樹幹上,與她四目相對。獸人隻憑借一隻手掌托在她的臀下,就支撐了她整個體重,而另一手卻扶在了樹幹上。
  獸人將凱瑟琳擠在樹幹和自己之間,挺起奇異粗長的陰莖,對準尚未閉合的穴口,挺腰便刺。
  “哦!”凱瑟琳再次感受到極為誇張的填充和擴張,但有了方才的抽插,她已經有些適應了這樣誇張的尺寸。
  猙獰的麵容,長長的獠牙,粗重的氣息隻噴在凱瑟琳的嬌容上,她張開雙腿,屈曲著腿彎,任憑獸人來回抽插他的陰莖,看著那好似興奮又像憤怒的獸人,凱瑟琳不敢與它對視,不禁將頭扭到一邊。
  “嗯……啊……嗯……哦……啊……啊……啊……啊……”凱瑟琳被超深的抽插弄的嬌喘連連。
  凱瑟琳的餘光感覺獸人正在仔細的端詳著自己,好奇心驅使她又重新看向了獸人的臉,那雙深深的眼眶中,是同自己一般漆黑的眼瞳,但她實在猜測不出獸人的情緒和感受。
  “我是……川頓王國……的王後……今天垂青……與你……算你的幸運吧……嗯……啊……真的杏吧首發是……太……深了……嗯……啊……”凱瑟琳看著身前這個雄性獸人,明知它聽不懂自己的話,可又不知為何想要與它溝通。
  “nashBlamm!”獸人突然開口了,可惜凱瑟琳也不懂。
  “你們……獸人……都是……這幺……強壯……嗎?”凱瑟琳越發難以忍受獸人越來越快,越來越深的插入,她感覺自己快要被弄的斷氣了。
  “Tsala balanok……”獸人也應聲回答,但下體的抽插時刻不肯放鬆。
  “你……能不能……別插……那幺深……哎呦……啊……我這是……自作自受……啊……啊……啊……”凱瑟琳感覺自己的肚腸快要被捅破了,那超長的陰莖似乎要貫穿自己的身體。
  “hahah……”獸人突然笑了。
  凱瑟琳不懂獸語,但這男獸人笑了還是明白的,她正氣惱獸人得了便宜還不饒人,可卻感覺陰莖的鑽頂真的減輕了。
  “你……你能聽到……我的話??”凱瑟琳十分吃驚的看著獸人。
  可是獸人除了抽插的動作放緩外,凱瑟琳沒有再它臉上看到任何回應,她心想也許是它累了,自己真的想多了。陰道不再承受劇烈的鑽頂後,粗壯的擴張和摩擦讓凱瑟琳慢慢有了做愛的快感。
  “啊啊……嗯嗯……嗯 ……嗯……嗯嗯嗯……啊啊啊……”凱瑟琳毫不隱藏自己的感受,麵對一個不知自己身份,不知自己語言的獸人,和自己在寢宮裏自慰沒什幺兩樣,自然是怎幺舒服怎幺來了。
  凱瑟琳閉眼享受著粗壯的抽插,伸手撫摸著獸人光滑厚實的皮膚,口中的浪叫也絲毫沒有半點矜持,在深夜的狂野中盡情吟唱。
  因為獸人操幹過久,凱瑟琳感覺身後粗糙的樹皮,加上獸人的頂撞,她的後背已經疼痛難以,她扭動身體試圖脫離這種體位。
  “嗯……我後背……疼死了……我們能……換個體位嗎……啊……啊……啊……”凱瑟琳在要求輕點抽插後,等到了緩解,就又嚐試與獸人進行溝通。
  獸人好像又明白了她的意思,向後退了一步,將他綠色的陰莖抽了出來。凱瑟琳深陷自己釀成的大禍後,發現獸人在性愛方麵與人竟然可以毫無障礙的溝通,心中竊喜,這也可能是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吧。
  凱瑟琳雙腿站在地上,回手揉了揉自己的後背,看著獸人炯炯的眼神盯著自己,襠下杏吧首發的陰莖依然硬挺粗壯。她知道獸人不會就此結束對自己的侵犯和享用。然後便轉身雙手扶住樹幹,壓低腰身,將自己的雙臀高高翹起,雙腿微張,回頭示意獸人從後麵直入自己穴口。
  獸人立刻領會,上前雙手握住凱瑟琳的細腰,粗壯的陰莖三次插入門戶大開的穴口。
  “唔……”凱瑟琳除了刺激和快感外,已經不會感到痛苦艱難了,反而獸人聰明的配合和貼心的抽插讓她越來越喜歡這個綠色的大個子了。
  凱瑟琳感覺獸人的抽插又漸漸加快,力度也再次讓她難以承受,臀後傳來啪啪的肉肉拍擊聲,幾乎要連成了一個長音。
  “啊啊啊啊啊……輕點……輕點……啊啊啊啊啊……疼死了……啊啊啊啊啊 ……”凱瑟琳實在吃不消,劇烈的鑽頂和擴張帶來劇烈的疼痛,她額頭豆大的汗水劈裏啪啦的滴下來。
  就在凱瑟琳雙腿被操幹的發軟,下體火辣劇痛時,獸人一聲低吼,如虎嘯龍吟,猛烈抽插的陰莖頃刻停止了。
  她同時感覺到那根粗壯的陰莖在自己陰道裏猛烈跳動著,而龜頭早已深插入自己的子宮,一股股灼熱的液體注入進來,似火如炬般在她的宮腔內填充著。
  “啊!!!”凱瑟琳感覺宮腔內熱量絲毫沒有減弱,反而更加炙熱了,越來越噬心般炙烤著自己的身體和靈魂。
  獸人的陰莖依然在跳動,那一股股的精液依然在不斷注入凱瑟琳的子宮,她感覺獸人可能持續射精又半分鍾,自己的子宮由起初的灼熱感變成了飽脹感,她低頭看向自己的下體,發現自己的小腹已經微微圓隆鼓起。
  天哪,獸人的精量也太誇張了,凱瑟琳記得自己有孕五個月才會有這般大的腹形,而如今隻是被內射,子宮就像氣球般吹大了,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啊。
  獸人粗重的喘息漸漸平穩後,雙手鬆開了凱瑟琳的纖腰,極其緩慢的拔出了自己的陰莖。
  凱瑟琳則如斷了線的木偶,一下癱軟在樹腳下,她看向穴口,發現一股股細長的綠色粘稠液體緩緩流了出來,這……這就是獸人的精液嗎?她癡癡的看著綠色的液體緩緩流出穴口,但自己微隆的小腹卻絲毫沒有平複,這讓她感覺十分詭異,按理說獸人既然能將那幺碩大的龜頭插入宮腔,那自己的宮口也可能如現在穴口一般撐開敞開著,可是……可是為何不見宮腔內的精液流出?
  “naluts  chnakal yuna diud……”獸人說了很長一句,並且指了指凱瑟琳的肚子,臉上的表情好像很滿意的樣子。
  凱瑟琳似乎猜到了獸人的意思,估計是說她會懷上它的孩子吧,這原本就是凱瑟琳的本意和報複的目的,可真的看到自己圓鼓的肚子,看到自己的穴口流出詭異的綠精,天生的羞恥感和尊嚴又讓她痛不欲生,一時間抱頭痛哭起來。
  獸人沒理會凱瑟琳的哭泣,伸手將他扛在肩上,朝著迷離深處走去……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公爹扒灰淫兒媳,傻兒救母上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