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和女友分手有段時間了,從用盡姿勢的分手炮算起,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年了。分手的理由,不值一提。那時候還小吧,隨口說分,也就分了,並沒有傷及感情。所以跟她,跟她的家人,也都還算不錯,還偶有聯絡。所謂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對小姨子垂涎已久的我,時常幻想著何時能把她騎在胯下。通常情況下,一次,等於沒有。但是在我心裏,如果能和小姨子有一次,卻等同於永遠,能填補我最深埋的淫望。
  平時和小姨子聯係甚少,每次一聯絡都像是在摸獎。這不,三兩次摸獎之後,我終於中獎了。
  那是一次宿醉後的聯絡,那一時興起而不抱希望的嚐試,卻令我正中彩頭。那一聲問候,終於讓我對小姨子的欲念,如願所償。那天醒來,頭疼,想前女友,想她的妹妹。於是給她們發信息,問在哪裏,最近可好。女友直接回,幹你屁事小姨子卻回的很幹脆,倆字:北京北京啊,那豈不正是我腳下的這片土地?心中一陣狂喜。
  寒暄了一陣之後,小姨子也終於有親近之意。告訴我說,這次來北京是為了治腿,來做車禍後的最後一次手術。已經住院一周,現在已經可以自主行走了。住院太貴,住在了醫院旁的酒店裏。我邀她參加一個講座,她欣然同意。我在她的樓下接她,她下樓還不太方便,我托著她,一步一步走下來,她說,感覺自己是個老佛爺。我托她時,發現厚厚的羽絨服下,身軀竟然如此瘦削,跟我印象中相差深遠,可能跟住院有關吧,不過這都無所謂了。
  我從北大的西門,用自行車把她帶到人大。班裏的人對她也心懷好感,在結束時,還有好幾個男生加了她好友。我把她送了回去,一路都在後悔為什幺沒在後座上個坐墊。
  一路上放著《蒲公英的約定》。於是這首歌,以後就成了關於她的記事本,成了她的專屬。每次聽得,都關於她的昨日重現。我穿的比較少,路上有些冷了,我讓她抱住我,她開始很猶豫。我說,我在你家你曾睡過的地方,我在這個隻有我們兩個人的城市恰巧找到你,不都是緣分嗎?你怕什幺?
  她在後座上動了幾下,終於摟住了我的腰。頭也貼在了我的背上。
  沉默了五分鍾,我終於豁出去,對她說,我聽到過你做愛時的呻吟聲。
  小姨子,很警覺的把抱著我的胳膊收了回去,問,何時?
  我說,有一次打電話的時候,你姐姐說她在被同班同學*奸,其實不是你姐姐被*奸,是我。是我很想邊聽著你的聲音邊插你姐姐,於是讓你姐姐給你打的電話。
  後背一陣小粉拳捶來,嬌嗔的說,別說了別說了,好丟人。
  我說,我聽到了你自慰的嬌喘,也聽到了你被你老公插入後的呻吟。當時我真是興奮啊,你知道嗎?你對你一直垂涎三尺。
  她說,你們男人都是這個德行,我家那個對我姐姐也是想的要命。
  我說,如果當時你不說,我還不知道你姐姐曾經被*奸過,還被你那口子幹過。正是為了這事,我們才分手了,你得補償我啊。
  小姨子說,這跟我無關,是她自己做的,再說,你們分手並不是因為這事。
  我說,那你就舍得讓你老公和別的女人亂來嗎?你不吃醋?
  她說,那是沒法,那陣我紅杏出牆了,被他知道。鬧得不可收拾,最後不得 已同意他去勾引我姐姐。本來說就隻能一次,可是後來失去控製,兩人偷腥成功一次之後,就經常偷偷摸摸的搞在一起,還被我撞見過。
  我趁火打劫的說,那你多虧啊,不想報複?
  小姨子說,當然報複,自那之後,我也常背著他在外麵搞。甚至為了氣他,專門找過很難看的,很髒的人做過。
  我覺得時機已經差不多了,就跟她說,我這幺一個一直對你如此癡迷的人,現在就在你身旁,你難道要浪費這個美好的夜晚嗎?
  她沉默了半天,我等著她要做怎樣的決定。
  她開口,逐字斟酌的說,也不是不行,我其實也早對你有那方麵的意思,從
  你去我家那次開始,就有了。
  我說,那還等什幺?今晚一起放飛自我啊。
  她急忙說,不行不行,今晚不行。
   我說,怎幺不行?大姨媽?
  她說,不是,反正就是不行,一定不行。明天,明天你來找我,我一切都屬 於你,行不行?今晚,是一定不行。
  我說,今晚怎幺就不行,你倒是說說。
  她說,別問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心下納悶,感覺可能有情況,但也知道多問無益。所以打算今晚去探個究竟。
  找了個小吃攤,買吃的,假裝裝忘帶錢包,拿過她的錢包付錢。翻看她的門卡,1206。
  今晚,我要去看看,那裏到底會發生什幺。
  我送她到樓下,跟她說,早點休息,為明天的大戰養精蓄銳。
  我說,那可說不準,你這鮮活的肉體晃的我滿眼滿臉,難說我能不能忍得住。
  小姨子得意的馬尾甩上了天,說了句,饞貓。消失於酒店之中。
  等她進去十分鍾後,我也就進去了,開了個她隔壁的房間。三百多,也還好,沒太貴。
  我盤算著,小姨子,之所以不能讓我今晚來,一定有什幺不得已的理由。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她有朋友同住,或者家人同住。
  我想把她在晚上的時候虜過來,當成俘虜狠插一番,再放回去。
  我上到12樓,都沒有進自己的門,就貼在她的門上,聽裏麵的動靜。
  她正在打電話,一直在說弟弟去哪兒去哪兒,說哪裏好玩兒,在介紹景點。
  我想,也是啊,大周末的,姐姐來北京了,當然也要帶弟弟耍耍。隻是不知道她弟弟住在哪裏。
  正在猜測,小姨子高聲道,好好好,你在樓下等一下,我去接你。
  說話間,就聽她朝門這邊跑來,我趕緊躲在了一邊,背對著她這邊。她急急忙忙出來,門都沒關好就衝下去了。
  我心想,用得著這幺急嗎?又不是沒見過。
  不過有一想,這幺急迫,說不準會有奸情。想到這裏,心中一動,如獲至寶,嘿嘿,今天有福了,興許可以看到一場姐弟亂倫。
   小姨子衝下去居然忘了帶門,也真是天賜良機,我閃進去,找個地方想先躲 起來。衣櫃裏不行,她弟弟來,可能會開。再掃視一圈,也隻有床底可以藏身了。
  十分鍾,她們才回來了。腳步踉踉蹌蹌的,好像還不止兩個人。
   門開的時候,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這邊這邊,老親她幹嘛,該親我了,於是響起一個打波的聲音。
  小姨子說,你都親熱了這好幾天了,還這幺欲求不滿的,你真是越來越騷啊。不管怎樣,今天小天是我的,一會兒你就看著,不許跟我搶。
  那個熟悉的聲音說,嘿,什幺親熱好幾天了,我倆這幾天,每天轉的累的不行,晚上根本沒有力氣折騰。不行,今天一定要雨露均沾,是不是,弟弟。
  這下我聽出來了,難怪她的聲音這幺熟悉,這他幺是我的前女友嗎。再加她說的那句,弟弟,更加確定了。
  臥槽,居然發展到這種地步了嗎?家裏的兩尊鮮活肉體,都被這個小孩兒享用過了?有兩個姐姐的弟弟,真是豔福無邊啊。
  聽女友又說,弟弟,告訴你二姐,誰是你的第一個女人。
  一個變聲期的聲音說,怎幺算第一個?
  二姐說,就是你的這個,第一次插的誰,這都不知道。
  弟弟說,哦,是大姐,第一次插的大姐。姐夫在咱們家住的那次。
  他還會叫我姐夫,真是一個好弟弟啊。那一刻我好想摸摸他的頭。
  他的兩個姐姐,聽他說姐夫,也並沒有打斷或者糾正,而是任其自然了。
  女友得意的說,怎幺樣,小天從第一次就是我的,當然會更疼我一些,是不是,小天?小天不置可否。
  我聽到一陣嗶嗶嗦嗦的聲音,是她們在脫衣服,中間夾雜著嘻嘻哈哈的笑聲,我偷偷看了一眼,發現她們都脫得飛快。她們好像是在比賽誰脫的更快,她們一隻手脫自己,另一隻手則在阻止對方脫。
  弟弟,則自己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她們對脫。不置一詞。最後,她們差不多同時脫得赤條條的。一起朝床邊跑來,把弟弟撲倒在床上。
  她們三下五除二把弟弟拔了個精光。然後兩人對著弟弟的jj舔來舔去,沒一會兒就淫叫連連了,聽得我骨頭都酥了。她們已經在說,我好想要這種話了,但是關於誰先來,兩人互不相讓,最後還是猜拳決定了誰先。
  因為這都是床上的光景了,我並沒有看到。
  嬌喘聲傳來,拍屁股的聲音傳來。一個聲音說,輕點,拍的疼著呢。她們討論著哪次被插的最爽。女友說,jj在冬天裏凍一下,再插進來最爽;小姨子說,有一次老公馬上回家,被鄰居倉促插了一炮,雖然很害怕,但是那次好舒服。過了一會兒,床劇烈動起來,我偷偷看了下,原來兩個姐姐都躺好,弟弟在兩個人身上換著插,真是太特幺的爽了。我也好想遇到這樣的並排啊,又是姐妹花,簡直是一場人生的盛宴。
  最後弟弟,射進了女友的裏麵,倒頭就沉沉的睡去了。
  姐姐兩個,又說了會兒話。
  小姨子說,猜,我今天見到誰了?
  女友說,誰?
  小姨子說,你前夫。
  女友說,你才前夫呢,我前男友好不好。他怎幺樣現在,過得好嗎?
  看來還是關心我的,心中竟然陡然一酸。
  小姨子說,好好好,不僅好,還約我打炮呢,這色狼。
  女友說,他一直對你垂涎三尺,我知道的,你老公對我不也是如此嗎?
  小姨子說,他約的我明天,明天,我替你好好教訓他。
  女友哈哈一笑說,你用什幺教訓他?
  小姨子說,明知故問。
  女友說,那叫教訓?那叫投懷送抱好不好?
  小姨子說,看我不掏空他,幫你報仇。
  女友說,行啦,又不是什幺仇人,報什幺仇?
  弟弟的呼嚕聲想起了。
  我發短信,給小姨子說,我也住在酒店了,1108,你在哪兒?
  小姨子看到短信說,說曹操,曹操就到。這不這色狼現在就急不可耐的想來幹我了。
  女友問,在哪兒?
  小姨子說,在下一層。剛才被弟弟插的還沒盡興,我要去會會他。
  怎幺樣,你也想重溫下舊情嗎?
  女友說,呸,誰要重溫舊情了。不過他和我在一起時,一直想同時插我和你,想3p、雙飛,想的發瘋,今晚我們倒是可以去成全他。
  走,小姨子說。給我發了短信,說馬上過去。
  說著她們都穿起了衣服。然後出去了。
  我估摸著,有三分鍾了,她們應該已經下到11層樓了。
  於是從床下輕輕爬出來,發現地上散著兩個內褲,兩個胸衣,看來她們是空心出去的啊。
  我抓起兩個內褲聞了下,不一樣的騷,但同樣的濕成一片。
  扔在地上,就回臨屋了。
  然後發短信,告訴小姨子說,我看錯了門牌號,其實是1208。
  我開著門等她們,自己則躺在床上休息,竟然不知不覺間睡去了。
  後來發覺jj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才驚覺醒來,褲子被脫了我都沒有察覺到。
  兩個長發的女人,在我胯下為我口交,這場麵還著實下了我一跳。第一反應是有女鬼在吸我陽氣嗎?十秒鍾中,我沒敢動。後來終於鼓足勇氣,用手去撩她們的頭發,還好,並不是女鬼,是小姨子和她姐姐來了。我心頭長長舒了一口氣。
  女友說,你心心念念的小姨子,今天終於上了你的床,而且還是雙飛,感覺如何?並且,沒想到吧,我也在。
  我心中大樂,說,沒想到,雙更完美了,這個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女友說,都分手了,還給你帶來這幺好的福利,真是便宜你了。
  我看了下時間,都淩晨2點了。
  我說,臥槽,我發消息讓過來的時候,才剛12點多,怎幺過了這幺久才來?
  小姨子說,你知道你說的1108是個什幺地方嗎?簡直就是個欲望之窟,裏麵睡著三隻色狼,都二十來歲年紀。聽我們敲門後,把我們拉進屋裏,看我和姐姐都沒有穿內褲和胸衣,以為我倆是小姐,可是把我倆好好的奸淫了一番。
  女友說,所幸那三個小夥子可能還都是處男,並沒有其他姿勢。我和你小姨子就躺好,任他們怎幺操幹,隻是不動,我和妹妹商量說,保留點體力,一會兒還要過來疼你。
  小姨子說,那三隻牲口,也真是猛,就這幺躺著讓他們楞操,他們居然都幹了我倆一個小時,搞得我下麵都腫了。最後每人在我們裏麵發射了兩三次,才放我們走了。
  女友說,裝小姐就裝到底,臨走向她們收費,每人象征性的要了500塊。又說,我倆滿身滿臉,整個陰道裏都是精液,很難受,剛才回去好好洗了一遍,才過來找你的。
  我有些惡心,又有些憐惜,對她們說,你們累不累,累就先去睡,咱們明天也行。
  女友說,不行,必須今晚。第一、想要雙飛的,不隻是你一個,我和你小姨子也想雙飛一會,曾經商量過這個事,選來選去,覺得你最適合。弟弟的話,還小,妹夫的話,為人又假正經,你這個浪一點的煞筆是最佳人選。第二、夜長夢多,你知道嗎?一個閃失,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再說,我們兩個屁顛屁顛的趕過來,想跟你爽一炮,你他媽忍心把我們原樣退回嗎?但我們是包郵的淘寶賤貨嗎?
  我心中有些潔癖,要插一個剛才被內射過的身體,總覺得怪怪的。但看她們如此堅持,也隻好硬著頭皮上了。
  轉而一想,這剛被插過好幾輪的姐妹,輾轉數處,來到我這裏,裏麵還裹挾著別人的精液,其實也挺令人興奮的。
  我心中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傾向,女友我已經肏過很多遍了,所以今天的正餐,一定是小姨子,而女友隻是配菜。如果女友纏的脫不開,也隻能隨便在她那裏捅上幾下,敷衍了事。
  我拉了一下小姨子的開間兒長衫,因為沒有係扣,長衫失去平衡,平順的滑了下去,這一片布滑下去之後,小姨子身上就再無片縷。
她胸部相較於她姐姐顯得十分碩大,那雙腿間的一灣黑色也更加茂盛。我撫摸了一下她的腹部,爽滑平整,心中一陣暗爽。
  小姨子說,雖然生了小孩兒,可是我是真的生出來哦,哈哈。所以腹部並沒有針線縫合的痕跡。怎幺樣,摸起來舒服嗎?
  我說,不是舒服不舒服的問題,你這裏麵本來有一個生命,而這個生命就是靠我們一會兒要做的事情產生的,我想到這個,就覺得很刺激,很想讓你給我生個猴子。
  小姨子突然抬起頭來,問我,想操我嗎?
  我說,想小姨子攏了攏頭發,說,來吧。
  女友說,別光摸她啊,還沒有摸我呢,說著把自己脫光湊了過來,我也象征性的在她的陰部摸了幾下,潦草交差。
  小姨子,邊自己摸著自己的下麵,邊問我,想怎幺操?我在上麵還是你在上麵?
  我說,坐上來,自己動。
  小姨子說,你就不想先仔細看看我下麵嗎?我的可是要比姐姐的好看很多。
  是吧姐姐?
  女友不滿的說,好看有什幺用,不都是讓肏的?
  我說,好看當然管用,臉好看親起來爽,下麵好看操起來爽,怎幺能說不管用。
  女友恨恨的說,那你是嫌我下麵不好看?
  我說,我們都分開了,嫌棄不嫌棄的,還顧忌這個幹嘛?再說,你長得好看,這不就扯平了嗎?
  女友依舊不滿的說,我不管,反正你就是嫌棄我下麵不好看了。
  我不再理會,托著小姨子的腰,慢慢放下來,小姨子的手伸下來,撥著我的jj,讓我的頭兒對準了她自己的陰道入口兒。我接觸到想要進去的地方之後,把托著小姨子屁股的雙手鬆開,她腰身緩緩下沉,幾次嚐試之後,我終於進入了她的最深處。她剛才絲絲層層的嚶嚀,也終於在滿足之後,變成了長舒一口氣。
  這就是小姨子最隱秘的地方,如今我終於進來了。這個這幺長時間以來,一直心馳神往的地界,今天終我終於以最肮髒的方式,入侵到了她的腹地。
  如今我在她體內,腹背受敵,然而孤軍深入又後無援軍的我,卻絲毫不怯戰,反而越戰越勇。我在她的四麵包夾中,殺進殺出,如入無人之境。
  我感受的到,我進入時,她對我的一層層擠壓,她腔內的肉綿綿無絕,從來不會有通關之後一路暢通的感覺,不管是插入和抽出,都能感受到擠壓,而這份擠壓,是她姐姐的陰道無法給予的。
  她這樣聳動了一會兒,雖然也很享受,但畢竟無法激烈。於是,我讓她躺倒,自己翻身爬起來,盯在她的下麵熟視良久,還算好看,並且果然是個饅頭逼啊!與我的猜測暗合的很好。
  我起身,把jj又一次送了進去,這個姿勢的插入和剛才的感覺不盡相同,好肥好嫩,好濕好滑。曾經的猜想,肥美多汁,分毫不差。這個有史以來,最令我無法忘懷的美味,下身終於被我貫穿了,我下麵那根最醜陋、最喜歡窒息於女人陰道的東西,終於侵入了小姨子的最私密處。心理上的滿足,生理上的快感,在這時都達到了極高點。
  我像一頭猛獸,開始以最大幅度、最高頻率,在小姨子的身體裏,瘋狂抽插。
  小姨子也無法克製的高聲浪叫起來。
  女友這時雙眼迷離,一手摸著自己的上身,一手插入她自己的陰道,開始低聲的嚶嚀,配合這小姨子高調的叫床聲,這一唱一和的感覺,真是要棒出天際。
  女友看到我如此瘋狂的舉動,不爽的說,幾百年沒有肏過女人了?居然瘋狂成這樣,怎幺跟我做時,從來不曾這幺賣力?
  我不理會,繼續奮力的插小姨子。
  女友繼續說,別隻幹我妹妹啊,我也是個大活人,看不到我下麵已經洪水泛濫了,也讓我滿足一下啊,當我是擺設嗎?
  我依然不管,身下被我操的氣息混亂,大聲浪叫的小騷包,由於我動作太激烈,已經全身一片潮紅了,失去理智的用力抓著我的上身,指甲不時摳到我,但我沒有時間阻止這種事,隻知道拚盡全力的幹身下的這隻。

  五分鍾,爽是太爽了,不過也太累了,我動作緩了下來,全身已經滲出了汗珠。
  小姨子也終於恢複了理智,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帶著她那傲人的胸部一陣聳動,看著都是賞心悅目,我把雙手伸上去,抓住她的雙乳,揉搓起來。jj則停在她的陰道裏,歇了一會兒。
  這空檔,小姨子終於恢複了理智,說,姐夫你也太猛了,剛才被你肏的真是爽死了,真的是從來從來沒有被這幺肏過,你也真是太厲害了。舒服死我了,我還以為我要死了,被你插的都快沒意識了。
  女友有些生氣的說,才不是,他肏我時從來沒有這幺勇猛過,今天之所以能幹的這幺帶勁,還不是因為他這幾年一直想操你,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不都是屄嗎?肏哪個不一樣?用得著這幺激動嗎?
  小姨子又大呼了幾口氣,說,那可不一樣,就你剛才的模樣,姐夫因為在操我,沒有太多反應。但如果是我那口子,他絕對就受不了了,要是讓他在這種情形下操起你來,肯定也是這般疾風驟雨的。
  小姨子接著說,就算是在平日裏,他看到你後,晚上肏我都分外有力,你就是他的春藥,想到就能起效。
  女友有些懊惱又有些生氣的說,早知道這樣,雙飛的人就不選你了,搞得我不上不下的,我這幺想要,裏麵癢的要死,你就知道一門心思肏她,我當你的女人這好幾年,你就不能疼我一下嗎?
  我對小姨子的欲念,還沒有發泄完。對她說別急,今晚一定會射在你裏麵的,隻是現在還時機未到,讓我再好好玩兒一會兒你妹妹。
  我對這小姨子的雙唇親了上去,小姨子非常配合的迎接我的舌頭,她的舌頭也伸進了我的嘴裏,兩條舌頭彼此交纏,我的唾液不受控製的,好多流進了她的嘴裏,她不時咕嚕咽一口唾液進去,聽起來無比淫靡。
  體力有些恢複了,我再一次抽插起來,這次插的比較緩慢,緩慢了就容易有節奏感,小姨子也發出了有節奏的呻吟。我插入的時候,她啊……的輕喊一聲,抽出的時候則用鼻子嗯……的長舒一口氣。
  jj一直埋在小姨子的陰道裏,胸膛壓在她的兩坨軟肉上,我雙手捧著她的頭,想把她吃進去一樣的濕吻。如果剛才的情景是狂風暴雨,現在則算得上風光旖旎。
  女友越來越不滿,情緒越來越差,開始肆意搗亂,她怒火上來,早已經不自慰了,她在後麵推住我的屁股,讓我插的很費勁,根本撤不出去。
  我沒好氣的喝她,你幹嘛?
  她也非常生氣的說,既然你不讓我舒服,你也別想好好享受。
  她妹妹此時也正在興頭上,突然我不動了,她的陰道也少了很多刺激。
  小姨子圓場說,男人的興頭肯定都在別的女人身上,有別的女人時,注意力能在自己女人身上才叫奇怪,所以也怪不得姐夫。姐姐,這樣吧,下次我們再和我那口子來一次雙飛,他肯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操到你腳軟。
  女友想了一下說,不許反悔,拉勾。
  她們兩個達成共識之後,女友情緒才稍微好了點,開始配合著我插入她妹妹的節奏,一下一下的推著我的後背。
  直到這時,我才發現了雙飛的真正樂趣,對小姨子的癡迷,在這一通肏幹之後,可以滿足的都滿足了,終於不再像剛才一樣,不再那樣癡迷了。終極幻想,一旦達成,就不再是幻想了。
  於是我對女友說,不用推了,你也躺過來吧,我把你們兩個一起插。
  女友賭氣的說,誰稀罕給你插。但身體還是很老實的躺了過來,並且,動作迅猛。
  此時的我才終於恢複了意識,也是覺得剛才情景確實有些過,有些對不起女友。
  從小姨子陰道裏撤出來,摸了一把女友的下麵,好濕,我對準,一下挺了進去。
  曾經所有的意淫,都是這個感覺,都是插入女友的陰道的感覺,因為到那時為止,我還隻進入過她一個人的身體。插入女友的感覺,才是我最熟悉的感覺,女友的陰道,才是真正曾經屬於我的陰道。
  我對剛才晾了她那幺久,滿心愧疚,看了一眼她的表情,等了好久的她,現在終於被塞滿了,舒服的雙眼緊閉,頭往後仰。
  我上去親吻她,竟然看到了她眼角有淚水溢出。
  不知是怪罪的眼淚,還是終於滿足後舒服的眼淚。
  但這都無所謂了,總歸是因我而起的眼淚。我想起曾經兩人彼此之間全心交付,心裏突然不是滋味,輕輕的在她的唇上印了上去。
  小姨子看到這一幕後,酸酸的說,說到底,姐夫心裏在乎的還是你,他對我一點都不憐惜,不管是上麵還是上麵,都是一頓猛插猛親,對你卻這幺柔情。對他來說,我隻是個令他亢奮的肉體,隻是他發泄欲望的工具,而你,才是他心中的那個心愛的女人。
  女友麵帶得意的說,別這幺說,也許他隻是累了。沒有力氣像肏你那樣肏我了,然後一臉寵溺的看著我,問道,是不是?
  我說,不用糾結這個,我們今天不談感情。
  隨後的那段時間裏,我像是一個機械獸,從左挪到右,再從右挪到左,插插這個,插插那個,兩個陰道的感覺,給人的觸感,差別真是太大了。
  以至於後來,我都不把精力放在插入抽出所能帶來的快感上了,而是專心體會,小姨子的陰道內在構造到底和女友的有什幺不同,而這種不同的內在構造,帶給我的感受,又有何變化。
  後麵的抽插,精力主要用在了區分她倆的不同上。
  我讓她們兩個抱在一起親吻,這樣他們的陰戶貼在一起,可以距離更近一些,我換著插也就更加方便了。
  我問她們,你們平時交流多幺?
  小姨子說,挺多啊。
  我說,你們都是交流什幺?
  小姨子說,很多啊,工作生活,日常瑣事,甚至和你正在做的這種事。
  我說,你們今天有了一種新的交流。
  小姨子說,你是說關於同一個男人的感覺嗎?
  我說,比這更細一些,更形象一些,你們今天交流了很多淫水。
  女友說,這還真是,剛才在下麵被那幾個毛小夥兒肏的時候,肏到後來,我的水流的不夠,裏麵都幹了。幹我的那個人,想到了一個辦法,讓我覺得非常刺激。
  他在我的裏麵操著操著,感覺到了我裏麵變的有些幹了之後,他本來想用口水,但是我覺得有些髒,不讓他吐口水,但是他們又不可能有潤滑油。又這樣插了一會兒,我倆都覺得很不舒服。
  我笑著說,都讓人家把精液射進去了,你倒來嫌棄口水,真是輕重不分啊。
  女友說,被操被射進來,是不能避免的,但是口水這事可以避免。
  小姨子接過話說,我們兩個本來是並排躺著,被他們其中的兩個,一起肏幹。
  肏姐姐的那個人,看我我這邊肏的這幺帶勁,問,你肏的這個逼,還有水嗎?那人說,有啊,並且水很多。肏姐姐的那個,嘿嘿一笑,計上心頭。
  他們低聲交流了幾句,然後哈哈一笑。兩人把jb都從我倆的陰道裏抽了出來。然後搬動我們的身體,讓我們陰戶對陰戶躺著,他們則用jb把我的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姐姐的逼裏撥。
  撥了一陣,感覺撥過去的淫水夠用了,又把我倆擺成原來的姿勢,繼續肏.女友補充說,我當時感到頭皮發麻,心中非常興奮,居然還能這幺玩兒。
  小姨子說,可不是,我也興奮的不行,後來沒被插多久就高潮了。
  我不太高興的說,嗬嗬,我本來是想說,我在個陰道裏插幾下,那個陰道裏插幾下,把淫液來回帶,沒想到你們玩兒的比這個大多了。
  女友說,那還不一樣,剛才跟他們玩兒是單行道,淫水隻是從妹妹那到我這。
  現在你這來回換著插,淫液來回帶,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淫液交流。
  想想也對。這時候,我的力氣已經全部恢複了,又開始在兩人的陰道裏大力抽插起來。
  我讓他們數數,每人插一百下,最後在誰那兒射的,我賞她一身衣服。
  於是兩人用盡渾身解數,一邊浪叫,一邊有意的把陰道收緊。
  我心中還是有所傾向的,四五次交換之後,我終於射在了小姨子的最深處。
  女友有些不滿,說,我就知道你會射在這個騷逼裏麵。不公平。我說,別不高興,一人買一件衣服,剛才那幺說,不過是為了好玩兒。我力戰二女,已經很累了,於是就躺下了。
  姐妹倆來到我的胯間,用舌頭把包皮裏麵的精液,和還在緩緩滲出的精液,清理幹淨。又吞吐了一會兒,看我實在太累了。就披上衣服,夾著被我射進去的精液,輕聲離開了。
  我在心滿意足中,沉沉睡去。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就算你是國王我也要給你帶上綠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