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四十四折 美人玉體 清泉水滑

  趙青青目光落到巴魯將軍身上,柔聲道:「老人家您不必客氣,我看巴魯將軍與百姓不分你我,倒頗有幾分大將之風。」吳德皺皺眉頭心裏暗罵,鄉巴佬就愛和鄉巴佬混在一起,他正心裏罵人,趙青青背負玉手,柔聲笑道:「吳大人,本宮看你是否有些累了?」吳德連忙搖頭,挺腰抬胸道:「老臣沒事兒,隻是殿下您金枝玉葉的,還望保重自己玉體。」趙青青自己找了個石凳,嬌軀坐在石凳上,玉手摸著自己雙腿道:「聽說土匪猖獗,老人家您聽說過嗎?」村長老一聽她提起土匪,頓時來了興趣,嘴裏吧嗒吧嗒抽了幾口旱煙,吞雲吐霧道:「老漢在這窮山溝裏呆了大半輩子,要說土匪,那還真見過,個比個的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趙青青抬起俏臉,美眸裏笑意盈盈,玉手一指無盡大山道:「土匪躲在深山老林子裏,平常也沒個蹤影,定州附近各郡縣深受其害,屢次派兵圍剿也不見什幺作用,本宮這次出城,就是為了這些土匪流寇。」村長老眨巴眨巴老眼,咳嗽道:「這這……舞刀弄槍的事兒,老漢……也幫不上什幺忙哇……」趙青青玉手把玩著自己胸前秀發,柔聲笑道:「老人家,您別亂想,正好該問的也都問了,天色也不早了,本宮就先回去了。」一行人出了村子走在山路上,趙青青一路上少言寡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吳德清清嗓子咳嗽道:「正好老臣和巴魯將軍都在這兒,殿下您有什幺想不通的事兒,可以跟老臣說說。」趙青青背負玉手慢慢走著道:「本宮想起北國大軍現在正日夜推進討伐察哈爾,莫非我梁國真的氣數已盡?」吳德一聽這話,十分大喜連忙湊過來道:「殿下您所言甚是,定州擁兵十六萬,何必做梁國臣子呢?」趙青青回頭瞪他一眼,語氣冷冷道:「吳大人,你可知道定州夾在梁國,北國之間?如果自立是否腹背受敵?本宮沒那幺多雄心壯誌,畢竟本宮一女流之輩,占據一州之地安身足以該滿足了」吳德咋把咋把嘴,嚇得不敢說話了,趙青青回到紮營之地時,營地裏篝火通明,阿娟立在路口等著她回來,見到她人急急忙忙跑過來笑說道:「公主,您可回來啦!」趙青青語氣輕柔道:「問了許多,也看到了許多,如果你有興趣,以後不妨隨本宮一道看看定州各郡縣。」阿娟攙著她玉手道:「您不回城裏嗎?」

  趙青青莞爾一笑道:「看樣子吧,現在也說不準。」阿娟笑盈盈撫她進了帳篷,趙青青一人獨坐床榻,玉手擱在自己裙子上也不知道想些什幺,阿娟立在床邊,為她挑燈亮燭,趙青青偏臉瞧著她動作,神情多了些恍惚。

  阿娟手兒圍著燭火,柔聲笑道:「公主,您有心事嗎?」趙青青搖頭笑道:「沒有什幺大事兒,你去喊吳德過來,待會你和我一塊兒回城。」阿娟是聰明姑娘也不多問,轉身就出去叫吳德過來,這吳德趕過來時,趙青青麵蒙輕紗,正盤腿坐在床榻閉目養神,燭光昏紅映的她一襲白衣勝雪,衣裙散發著晶瑩雪白得光澤,似仙女一樣神聖莊嚴,不容侵犯。

  吳德探頭探腦看看帳篷裏就她和趙青青兩個人,膽子也大了許多,噗通跪在地上張口就道:「娘!」趙青青本來正閉目養神,聽他一聲娘叫出來,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本宮一句戲言,你怎幺當真了?」吳德肥胖身軀匍匐爬在地上,爬到床下諂媚道:「娘,您絕色美貌,仙女下凡,老奴這肉體凡胎能叫您一聲娘,那是祖墳上冒青煙了!」趙青青睜開美眸,目光落在他臉上,美眸裏頗多少女嬌俏道:「本宮一向嚴以律己,不喜歡和人開玩笑,沒想到一句戲言,就這幺的多了個兒子。」吳德胖臉貼地,老臉笑容滿麵道:「能做娘的兒子,是吳德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娘,莫非不喜歡兒子?」趙青青坐好嬌軀,玉手提起旁邊茶壺倒了杯茶,容貌神情恬淡道:「以後不必再叫本宮娘了,讓你這幺大的人叫本宮娘,可別折了我的壽……」吳德十分殷勤從地上爬起來伺候在旁,聞著她身上香氣陶醉不已,一臉諂笑道:「老奴身份卑微,不能做您兒子,做您的奴才也心甘情願。」她玉手輕拿茶杯,紅唇瑉了一口茶水淡淡道:「吩咐你的事情辦的怎幺樣了?」吳德連忙跪在地上,大獻殷勤道:「女皇陛下吩咐的事兒,老奴怎幺敢不盡心?老奴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北國哪裏弄來慕容極水軍情報,他說著說著,一張老臉不知不覺盯著趙青青胸前酥胸,她玉體身材修長,此刻坐在床上,反而讓跪在地上的吳德抬頭說話時,不可避免就先看到趙青青胸前兩團誘人酥胸,聖潔動人處卻充滿最直接的誘惑,她胸型極美,吳德如何受得了?

  吳德瞧得是口幹舌燥,喉嚨裏忍不住偷偷口水,話也忘記說了,眼睛隻顧盯著她酥胸……趙青青絲毫沒發現吳德怪狀,優雅十足放下茶杯,語氣輕淡道:「怎幺不說了?」吳德啊咳嗽一聲,眼睛裏色欲流露,盯著她胸前酥胸左看右看,直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而趙青青則氣質清閑,玉手輕攏自己脖頸秀發道:「看夠了嗎?」吳德下意識點點頭,緊接著又反應過來,急忙矢口否認道:「沒……沒沒,老奴沒」趙青青一雙美眸目光清澈落在吳德臉上,麵紗下的俏臉也不知是何誘人表情,雪白玉手輕撫自己胸前白衣,玉手落在兩團酥胸,聲音輕柔道:「要不要本宮脫了衣服給你看?」吳德本來狂喜不已,但本能的覺得自己背後寒毛直豎,嚇得麵無人色道:

  「老奴……不敢」

  趙青青目光忽冷,語氣清冷道:「本宮諒你也不敢。」吳德冷汗直冒,急忙出聲道:「慕容極水軍六萬分成三個營,每營兩萬人,合計三營共有戰船兩百艘,每艘戰船裝備大炮三十門,三營共有火槍兩千支,空中有神威巨艦三艘助戰……」趙青青玉手支著自己下巴,語氣慵懶道:「本宮知道了……」吳德爬在地上戰戰栗栗,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生怕趙青青翻臉不認人,厚著臉皮試探道:「女皇陛下,老奴是否告退?」趙青青想也不想道:「退下吧。」

  吳德看她似是犯困了,自告奮勇道:「老奴服侍您安寢……」他賭了一把,賭趙青青不會殺他,吳德脖子裏冒著冷汗,又充滿褻瀆仙女的快感,一雙大手顫顫巍巍伸進她裙子裏捉住她一隻玉足時,掌中觸感絲滑無比如凝脂,仙女玉體雪白紗裙也不可避免落在他手背上。

  吳德舒服的神魂顛倒,如狗一樣跪在床下兩手捧著一對兒雪白無暇的光滑玉足,兩眼色欲大放,趙青青蹙眉不悅,冷冷道:「下賤奴才好大膽子,本宮不必你伺候,滾吧」說著抬腿就踢吳德老臉,吳德被踢了個正著,好在趙青青也沒有用力,吳德趁勢自己連忙往後故意跌去,摔了個正著,看去十分的滑稽,趙青青少女心性忍不住噗嗤一笑嬌聲道:「沒摔著吧?」吳德從地上爬起來,嘿嘿笑道:「老奴服侍過好幾個主子了,數您是最讓人敬佩的一個,別說摔一下,刀山火海也去的!」趙青青聖潔美麗至極,跟她說這種話的人還真沒幾個,語氣略微緩和幾分道:

  「既然你這幺喜歡叫本宮作女皇,你就叫吧,以後你就是本宮最忠心的奴才懂了嗎?」吳德心裏暗呼今趟沒白來,喜得笑不攏嘴道:「老奴告退,老奴告退」一路喜不自禁就離開了……吳德剛走,阿娟就走進帳篷裏笑道:「公主,馬車準備好了,要現在就走嗎?」趙青青想也不想道:「就現在。」兩女一同出了帳篷時,趙青青似乎心事重重,坐在馬車裏一路上也不怎幺說話,阿娟心裏奇怪也不好意思直接問她,正滿腹狐疑時,趙青青拿來棉被蓋在阿娟和自己身上道:「夜深了天氣冷,別凍著了,本宮先睡了。」阿娟也是心靈手巧的人,看的出來趙青青確實累了,伸手幫她蓋好棉被,兩女趁著一個棉被竟是十分溫暖,趙青青沒多大一會兒就沉沉睡去,她看去就像沉睡的仙女一樣,阿娟同樣也覺得困了,靠著枕頭不一會兒就睡著過去。

  卻說北國那邊,北兵浩浩蕩蕩十幾萬人傾巢出動撲向蒙古察哈爾,一路上大軍經過人煙稀少,即使有人也莫不是聞風而逃,慕容赤躺在蒙古包裏閉眼養神,一副似睡未睡的樣子,今夜的月亮出奇的圓,圓的人讓人感到幾分奇特的感覺,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好像很久都沒有刻意去欣賞月亮了。

  大軍紮營的地方選在一處一望無際的草原,範文宣跟著侍衛走進慕容赤皇帳時,慕容赤正好未睡下,聲如洪鍾笑道:「朕今夜有些心事,左思右想都睡不著,所以就傳侍衛喊先生過來談談心事。」範文宣彎腰俯首道:「陛下憂國憂民,操勞過度,請保重身體。」慕容赤搖頭笑道:「哎……那有如此嬌貴,朕倒是覺得時光匆匆,應該好自珍惜,現在老三和老四也不知推進到哪裏去了。」範文宣雙手抱拳認真道:「兩位王爺現在正馬不停蹄往察哈爾王帳推進,現在應該過了小烏河了。」慕容赤一拍臥榻道:「好,他們兩個不愧是朕最看重的人。」範文宣這個人深藏不露慣了,皺著眉頭道:「隻是察哈爾有三萬彪悍得騎兵,這倒是個麻煩,梁國還資助了他們十幾門火炮。」慕容赤精神大好,毫不在意道:「先生多慮了,察哈爾有三萬騎兵不假,但有北國兵多嗎?有北國火炮多嗎?此戰,毫無疑問北國必勝,朕得勝之後就該謀劃謀劃定州的事情了,對付定州就要一步一步來,砍大樹一樣去其支柱,四麵八方削其皮骨,如此,大事可成!」範文宣眼見慕容赤豪興大發,怎敢說些不動聽的話,況且他還準備了一樣禮物要獻給慕容赤,這件禮物可以說的上是他精心準備,苦思冥想討好慕容赤用的,此刻不獻寶物更待何時?

  範文宣思索再三,臉上堆笑湊近慕容赤道:「陛下,臣有一件寶物不知當不當獻給陛下?」慕容赤知道範文宣是個會討人喜歡的謀士,他這幺處心積慮要獻出來的寶物肯定不是一般東西,當場爽快笑道:「先生就不必給朕賣關子了,有什幺寶物盡管獻上來。」範文宣道了聲是,抬起手掌拍了兩下,隻見帳篷外走進來一名太監,太監雙手合捧一張狹長寶盒,慕容赤以為是寶劍,不免有些掃興道:「朕打了一輩子仗,什幺寶劍沒見過?」範文宣暗呼伴君如伴虎,說翻臉就翻臉,心裏這幺想嘴裏卻不敢說出來,笑容不減道:「陛下稍安勿躁,寶物絕不會讓您失望,臣拿腦袋擔保!」慕容赤半信半疑,接過長盒打開,隻見裏邊原來是裝著一副畫,他這才露出幾分凝重神色,認真取出畫來捧在手上一打開,倆眼登時直了,眼睛盯著畫兒,把他瞧得是口幹舌燥,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看。

  雪白無暇的畫紙上,十分逼真的畫了個美女,隻見這美女一張容顏說的上是姑射仙子在世一樣,美麗難尋,氣質清冷不食人間煙火一樣,高挑修長的玉體沾滿水汽,似剛沐浴而出,誘人嬌軀隻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紗衣,胸前兩團嬌挺酥胸在紗衣裏半遮半露,兩條修長美腿似玉柱一樣冰清玉潔,讓人不禁浮想聯翩,若是這兩條美腿盤在自己腰上,那又是何等銷魂?尤其旁邊散亂堆放著一件件雪白得衣裙,更是令人身處其境一般。

  範文宣察言觀色微微笑道:「這是臣花重金從定州哪裏買來的,不知陛下可喜歡?」慕容赤深深呼吸一口氣笑說道:「好你個範文宣,竟拿這玩意兒取悅朕,不過這畫上的美人朕是見過的,你說說,這畫的是誰?」範文宣咳嗽一聲道:「畫現在是陛下您得了,陛下說她是誰,就是誰。」慕容赤張嘴就要說出這美女名字時突然打住了,嗬嗬一笑道:「算了,得不到真人,看看畫也不錯,這可真是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啊!」範文宣隨著他意思恭維道:「陛下您倒不必傷感,也許真人也能得到是不?」慕容赤搖頭笑道:「好啦好啦,國事麵前大事為重,範先生為朕的事也是費盡了心思,不知道先生可想要什幺恩賜?」範文宣眉毛一皺,精明十足跪在地上道:「身在職位謀其職,何敢要談賞賜?」慕容赤手扶臥榻沉吟片刻道:「先生言重了,朕知先生也是頗好女色之人但眼界太高了,尋常女子入不了先生的眼,你說吧,喜歡哪個女人朕就賞給你!」範文宣十指緊握,咬牙笑道:「柳煙雪」慕容赤聞言一愣,哈哈笑道:「原來是柳煙雪,不過呢聽說柳煙雪現在是跟著妍兒身邊,先生莫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上妍兒了?」範文宣連忙搖頭道:「臣可不敢,秦姑娘如何是臣敢高攀的人,那柳煙雪確被人懷疑真真假假,畢竟堂堂瑤池宮主,怎幺會淪落到男人玩物的地步。」慕容赤想了想道:「當今天下絕色美女不多,趙青青是陰陽穀仙子,都認她是第一美女,別的絕色美女,如妍兒,方冰,朱瑤緊隨其後,這可是當世四大美女,瑤池大小宮主身份成謎,世人不怎幺見過,不過朕勸你一句,不管是真是假,都別打柳煙雪的主意,此女子不簡單。」範文宣認真聽完,腦袋裏可不敢細想,隻得話題一轉道:「方冰那個小妮子是個魔女,趙青青那丫頭軟硬不吃,秦姑娘的脾氣又和趙青青差不多,隻有朱瑤性子溫柔似水,瑤池大小宮主這就難說了,陛下是不是忘了瑄瑄郡主了?」慕容赤手掌扶著自己額頭,一張老臉露出幾分回憶道:「你不說還真想不起來,瑄瑄是有好幾年沒見過她了,那時候就是個美人坯子了。」範文宣道:「江山與美人最令人癡迷,陛下一生征戰,若不嚐幾個絕色豈不太過可惜了?」慕容赤頓時有些心癢道:「那先生認為朕可以嚐那個絕色?」範文宣精明一笑道:「臣愚見,瑄瑄郡主手到擒來,方冰這個尤物也是如此,陛下若把這兩個美人兒弄到床上,堪稱一冰一火,好是銷魂啊!」慕容赤被他說的心癢無比,但也是一代梟雄猛的就反應過來了,手掌啪的落在範文宣肩上道:「先生,瑄瑄和方冰都是老四那條船上的人,看來先生為了幫老三排除異己,也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呢!」範文宣急忙道:「陛下可冤枉臣了,那朱瑤和趙青青都是梁國人,俗話說,遠水解不了近渴啊!」慕容赤收回手掌沉思片刻嗬嗬笑道:「好!就依先生之言。朕就嚐嚐這兩女好了」範文宣內心狂喜,按耐住自己神情道:「臣就提前恭賀陛下一嚐絕色美人兒。」慕容赤舉起手掌撫摸自己肩邊白發,老臉笑顏開心哈哈笑道:「朕今夜收獲頗多啊……先生功……」他還未說完,隻聽的帳篷外傳來急報,慕容赤和範文宣同時身子一震,齊往帳篷入口看去,隻見得一人身背黑旗闖進帳篷裏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慕容赤急道:

  「是不是老三和老四碰上察哈爾主力了?究竟何事,快說與朕聽」探子連喘大氣道:「梁國京師密報,梁兵部尚書楊文昌,總兵邵人鳳於三日前會師洛陽,並於當夜對各路義軍發動全麵突襲,雙方大戰一夜,義軍官軍以火炮對轟,馬步兵輪番衝殺,當夜炮火驚天動地,激戰過後義軍全線崩潰,各營正往四方突圍!」慕容赤斷然高喝一聲道:「好!打的好,打的越激烈越好,前段日子朕還跟老四說過要支援那些梁國的農民軍,嘿嘿,他們還不識趣,這下被邵人鳳一折騰可就老實了,哈!」範文宣接過探子急報,拿在手裏念道:「此戰報是三天前發生的事情,送到關外這裏也就不是第一手情報了,戰報上說,義軍盟主範統親率馬步兵十萬當中軍往澤州突圍,魁天星張敬忠部五萬人為左翼往遼縣突圍,水中蛟李建成部馬步兵十萬因主帥不在軍中,由軍師蕭成貴帶領充當右翼往騰州突圍,十煞星汪如才不聽範統約束,自率本部步兵十萬朝代州突圍,活李逵袁繼業率本部馬步兵三萬攻陷重鎮慶陽,收留各路義軍敗兵聚眾七萬人號稱二十萬大軍占據慶陽十郡!」範文宣讀到這裏有些摸不著頭腦,皺眉道:「戰報不是說,楊文昌和邵人鳳三天前發動突襲,義軍全線崩潰,按理說,這應該是捷報不假,可怎幺這些農民軍沒受到多大損失?」慕容赤冷冷一笑,洋洋得意道:「範統號稱十萬人往澤州突圍,俗話說樹大招風,邵人鳳和楊文昌絕對是窮追不舍一路挑著範統打,朕估計,範統部經過三天大戰現在能剩下四萬人就該燒高香了,而張敬忠和李建成所部一場大戰下來少說也得損失好幾萬人,邵人鳳可是出了名兒的刺頭。」範文宣沉吟片刻,緩緩說道:「這個邵人鳳用兵如神,可惜不為我北國所用。」慕容赤搖頭晃腦歎氣道:「可不是幺,朕若有邵人鳳這等人才,裏應外合之下何愁大事不成」他說著說著忽然覺得自己頭腦發昏,天旋地轉,差點就要暈過去,範文宣急忙上前握住他手掌道:「陛下,陛下,您怎幺了?」慕容赤愣了片刻,緩緩抽回自己手掌道:「朕無妨,夜色深了,先生回去吧。」範文宣也不敢過多停留,隻得匆忙告退,隻留下慕容赤一個人盯著帳頂,似有幾分英雄暮年。

  字節數:12821

  【本章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煙雲錄】【第45折】【作者:鳳殤7】【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