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長安的古時夜,如今的現代城。西部的這座唐代古城,除了依稀保持著一些仿古的建築風貌,那滄茫的烽火黃沙味兒已經蕩然無存。可是從大學曆史係畢業後,酷愛曆史的唐生卻癡迷上了這個城市。漫步在昔日唐城的大街小道,彷佛走進了深深的曆史隧道,驀然回首,回憶楊貴妃的回眸一笑,遙想沉寂在曆史的金碧輝煌故都,細細品味太平盛世的朝代。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李白的詩表達了思婦對徵人之思念,對征戰之怨憤。置身在這令人熟悉卻依然陌生的城市,已經十年了。唐生在仰視窗外蒼穹的那一刻,心靈似乎被歲月深處傳來的潮音所搖撼。

  他輕輕地閉上眼,冰涼的空氣沁入心肺,隱隱約約聽見,在那一片月下搗衣聲中,還有一聲聲母親細微的幽歎,猶如一葉新愁,凋零在子夜。

  唐生出生在南方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城。穿城而過的瀏陽溪以及那河上的永安橋,就像那些不變的古老傳說一樣,雖曆經歲月,但依舊傳唱不衰。來自漠北的父親與江南水鄉的母親,由於那個年代陰錯陽差的結合,使得他的骨子裏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一種是來自與北方的風物相通、率性而曠達,一種卻是來自南方的細膩與多愁、深邃而多情。母親是縣城戲劇團的靚麗青衣,平時就愛讀古詩古詞,在《沉香救母》中扮演沉香母親的角色,是團裏響當當的名角。

  背後想戀她、或者甚至想招惹她的人,不在一個排以下。而那時,唐生的父親在戲中演的卻是暴戾的二郎神。那些年的政治風潮,卻給了唐生那平庸的父親一個出人頭地、改變命運的機緣。從此,二郎神娶了戲團裏的頭號花旦。結婚後,倆人倒也夫婦和諧、相安無事。舞台上,母親是主角,父親是配角。生活中,父親就像綠葉對根的眷戀一樣,又像月亮圍著地球轉一樣,承包著一切的家務,圍著母親的喜怒而生活著。可是母親卻會時不時地冒出的一聲幽歎,到了很多年之後,唐生才有所察覺。

  尤其是九十年代初,戲班子就解體散火,母親回到了縣城娘家的小鎮,父親卻早早地加入了出外打工的同鄉行列。而這些日子,唐生的妻子─一位名牌大學的講師也加入了「洋打工」的行列,被高校外送到國外深造留學,卻留下哇哇啼哭的小兒,讓唐生過起了「家庭主男」的日子。

  同樣的,家鄉的母親這段時間也感到空虛落寞,在來信中,常常歎息自己經常夜裏失眠,白天也會莫名地焦慮。末了,還在信中的結尾引用那句詩:「曲欄低,深院鎖,人倦晚梳裹……可堪多事青燈,黃昏才到,更添上、影兒一個……算來驅去原難,避時尚易,索掩卻、繡幃推臥。」頓時,唐生心中的一份潛熱無法排遣,母親詩句中故意留白,不正是那名「最無那!縱然著意憐卿,卿不解憐我」嗎?

  這意思,還不是明白著嗎?唉!兒子再憨,母親!你的心意,兒子知道了!

  唐生在回信中寫道:「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隨。寂靜蘭房簟枕涼,思親如潮兒心碎。」一紙鴻雁傳書,母親就從千裏之外來了自己身旁。當她從火車站台下走出來,淡妝素裹,含羞低眉,亭立在唐生的眼前時,頓時他的心中一陣蕩漾。母親梳著發髻,臉妝化得很淡,一頭漂亮的烏黑卷發,梳成柔美的劉海兒,高挺圓潤的鼻梁,白皙嬌俏的鵝蛋臉上一對眼睛清澈而脫俗,顧盼流連之間,散發出一股股沁人的馨香。

  「青衣少婦,豐韻猶存。」不知怎的,唐生腦海中忽地閃出這八個字。

  ……三個月過去了,母親在家中幫忙唐生洗衣、做飯、帶孩子,唐生過上了夫唱婦隨的生活,學術上也漸漸在學界展露出頭角。可這天,在學校忽然接到母親電話,鎮上的票友戲迷要催她返回鄉裏,她終於奈不住了。

  這一路上,唐生輕踩油門,小車飛速急馳,心中的積鬱也如雲聚霧集。一進家門,放下皮包,就湊過來摟著母親親吻,摸著她的胸乳。他的吻如繽紛的花雨落在婦人的臉上,著火的舌肆無忌憚地舔弄她花瓣般的嘴唇。

  母親像一隻嬌羞的小貓,身子微微顫抖,下身熱乎乎的濕潤潤的,嘴中似在埋怨地低吟:「你好大膽!當著孩子的麵。」輕輕地推開他,回身瞧著小床前正瞪大眼睛的三歲孫兒。唐生嘿嘿笑著,捧住她的臉,熱切地輾轉吸吮。母親迎視他眼中深邃灼熱的光芒,全身無力地癱軟在兒子的懷抱。

  幾番半推半搡間,她就被剝光了衣服,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窗外皎潔的月光撒在床上,也撒在婦人燥動的心靈上。她感到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愉悅,自己象一尾魚緩慢地遊動著,向著永無終點的大海深處靜靜地遊去……「放好熱水,老媽,去洗澡吧!」唐生的喊聲打斷了母親的思緒。

  洗浴間裏,熱水管「嘩嘩」地響起來,一會兒就放了滿滿的池子水。浴池裏花瓣的香氣隨著熱氣蒸騰,溢得滿室馨香,那香氣更如春藥般沁入肺腑。唐生脫下衣服,與母親相依相偎。全身泡在熱水池裏,渾身被水包圍著,他感覺回到了童年,溫暖而潮濕的地方。一天的疲勞,就像這滿屋的蒸汽頓時消散。

  婦人晶瑩白皙的肌膚在熱水中浸泡得滑不留手,讓人想起了一個詞──吹彈得破。豐臀前凸後翹,小腹雖微微有些贅肉,可就這身材也絕對會讓大部份女人嫉妒死了。粉色的乳暈俏立著兩顆可愛的紅豆。乳頭雖嬌小,乳峰卻十分飽滿粉潤。

  如今,這裏的唐城華清池的水已流盡,楊貴妃隻留下了永不退色的香澤。連唐玄宗都說過:「妃之容兮,如花斯新;妃之德兮,如玉斯溫。餘不忘妃,而寄意於物兮,如珠斯珍。」可眼前那在升騰霧氣中沐浴著的這副豐瑩的隱約胴體,不也一樣生機無限地鮮活在唐生的心中嗎?彷佛一枚輾轉呢喃的紅葉,並未遠離攤開的掌心。

  喔!母親,你既使洗淨鉛塵,歲月流轉滄桑,仍體現出優雅的淑女氣質。鑼鼓聲裏,你就是絕代的青衣,甩著水袖,眉隨眼動,輕輕踩著水步,身形如雲般飄浮,欲訴還休的目光流轉。

  其實,唐生平時很少看京劇,但母親在票友戲迷的唆弄下,也會在鄉裏趕墟廟會上偶爾地串演。母親在戲裏出神入化的表演,吸引了少年時的唐生。在鑼鼓「鏗鏘鏘鏘」、月琴「咿咿呀呀」聲中,母親扮著青衣,穿著羅裙,拋著水袖,任憑飄飄欲飛的衣帶在身後舞動。那秋水一般的縷縷柔情,將唐生的心思攪起漣漪,一波一波蕩漾開來……從此,他就喜歡上了戲裏那些舉手投足間嫵媚靈動、流光溢彩的青衣女子。

  喜歡戲中女子淡淡的憂鬱和莫明的哀傷,喜歡她們溫柔端莊的執著性情,喜歡她們如青草一般的清新樸素和流水一樣的自然靈性……此時,屋外隱約傳來電視的聲響,打斷了唐生的回憶沉思……他忍不住了低下頭,亢奮地含住母親乳丘上的紅蕊,饑渴地吸吮。摸挲著她光滑的肌膚,炙熱的男根時不時碰觸到她粉嫩的腿股。母親嚶嚀一聲,酡紅的臉頰泛著山茶花似的嬌羞,水汪汪的眼眸裏盡是紅顏心事。蜂亂蝶狂的情意滿溢而出,流向唐生浮動的心。他老練地挑逗著,令婦人像一葉陷在漩渦裏的小舟,無助地呻吟……喔,是哪個詩人說的:「何時離母親最近,何時也就離故鄉最近?」原來,女人的子宮裏,就蓄藏著男人生命的秘密。他禁不住托起母親雪白的俏臀,掰開那肥而挺翹的臀瓣,以詩人兼曆史學家的眼光審視女人盆骨間掩藏三角區的深幽:兩片肥嫩的大陰唇,潮潮的軟軟的,淫褻地向兩邊分開;肥嫩的肉溝裏浸滿了乳白色的晶瑩水漬,陰毛柔順地分布四周,似乎掩蓋了歲月的滄桑,可中間顫微抖動的陰蒂似藏非藏、似隱非隱,在婦人情慾奔放之下,卻澎漲漲地綻放成鮮豔的桃紅色。

  這是一條狹長溫暖而淋滿雨水的路,兒子是從這蠻荒的大水中誕生,還是在滾熱的血脈裏沉涸?母親啊,您看兒子的目光為何那麽朦朧,那麽含情?初戀時,那位在中學教語文的女老師好像曾經對自己說過:若要愛上、撫摸一個女人的深處,就要刺穿一個女人的故事。那片茂盛的絨毛掩映的牝穴,就是那桃花深處飄蕩著琵琶吟。

  此刻,母子倆耳鬢斯摩,卿卿我我。明天,母親就要回到故裏,鴛鴦拍水自別離。過往的歲月裏,是誰,惹了兒子此生的思念。人跡匆匆,此生無奈。

  想起父親打工離家的歲月,就在那天炊煙的村鎮停電的一刻,聽著屋外隱約的喧鬧聲、狗的吼叫聲,母子倆相擁蜷縮在被窩裏,簌簌發抖……人都說:男想女一堵牆,女想男一張紙。就是在鄉村孱弱的油燈下,母親啊!你讓兒子情竇初開的閘門裏湧出了愛的甘泉。

  如水的夜晚,溫馨而恬靜 .母親,你以母性回到女性的方式,用那常春藤一般柔軟的手臂,懷抱麵臨高考重壓下兒子,安撫著少年那顆狂亂不羈的心靈;你用百合花般純潔的嘴唇吻去兒子所有羞澀和膽怯,像海綿一樣,吸去了兒子翻滾的情慾。

  田間傳來陣陣蛙鳴,空氣裏漂浮著成熟稻子的清香。就在那個深深的夜晚,星辰依舊哀思般地包圍了星空。母親緊緊摟住兒子,牽引著他第一次用稚嫩無知的陽莖,顫顫經經地嵌入了自己的身體。血氣方剛的兒子狂亂無章地戳進搗出,點燃思戀的驟雨,終於洞悉了那母體生命隧道的全部秘密。

  床上的母親伏趴著,那豐腴的奶子微微下墜,乳暈絛紫,有如剛出爐的熱白饅頭。兒子碩大的龜頭頂在母親的花心上,填滿空虛難熬。桃源水源洞裏那樣的濕滑、熾熱,似乎要把少年的性慾和青春融化、吞噬。男女性器交媾之處發出摩擦的水聲,少年不知愁滋味,直出直入,胡亂耕作,行雲布雨……那一次,從此改變了唐生人生航向的遊玩,就這樣定格在生命的悲喜坐標之中。

  往昔交媾時的熱烈場麵,如電影蒙太奇一般在腦海中映過,唐生長歎了一口氣,左手一攬,把母親抱在懷裏,吻上她的絛唇,贖罪似的狂吸那丁香細舌;右手撥弄婦人下體茂盛的沼澤,手指滑入嬌嫩的褶皺,輕摳濕熱小穴,將所有的塵囂輕輕拂去,暖意仍涓涓。

  母親胴體哪堪如此挑逗,仰起螓首,雙手卻攀住孽子的脖子,叼住他頻頻而動的舌頭,欣欣然地啜飲憨兒渡入的豐沛唾液,因見唐生淚痕滿麵,便笑道:

  「傻子瓜兒,好好的,有啥事體傷心的?」

  乍聽母親在耳邊呢喃,恰似有梵音輕輕掠過。惆悵此情向誰寄,恰似天遠水長。唐生隻管涎著臉,道:「我的親娘哎,你說說,我怎麽留不住你?城裏的日子,怎麽就不如鄉下了?!」雙手兜住母親白潤潤的乳筍,實實地抓了滿掌,道:「我的親親娘,你這沉甸甸的奶子,捧在手裏,就似沉甸甸的壓在心頭,就是一時一刻也舍不得放手哩!若是放你回去,豈不要了我的命!」母親聽了孽子這歪三倒四的話,臉上雖是羞的滿麵紫漲,心中卻是又驚喜又甜美,平日在家羅衣淡淡,淡淡衫兒薄薄羅,倚門回首盼與兒團圓,可臨頭來卻也擱不下鄉下那片貧瘠與寧靜、戲團的喧嘩熾熱與票友的熱烈捧場。心中雖是思慮萬分,口中卻嬌吟輕喘道:「好個龜兒子,怎麽囫圇洗了個澡,也這般不老實……」身子像蛇一樣在唐生懷裏掙紮不已。母子倆人香舌相逐,身體纏繞打轉。

  唐生按奈不住,把母親貼胸抱起,歪歪斜斜地撞入臥室,雙雙傾倒在了床上……輕輕抬起母親的雙腿,讓那私密處透過那遠古的詩詞韻味,完整地暴露出來。

  食色性也,天下人莫不好色。既然是徒子好色之輩,自己就做個葉公好龍的舉動罷了!且把母親壓在床上,逐分逐寸地舐弄著她不停抖動的肌膚,用身體的男性偉岸支撐著,不住擠壓著她女性神秘的家園,把手托起她那肥白的屁股,相依相抵,讓她無處可遁。上麵吸吮婦人乳蜂上的蓓蕾,不時拉扯、揉捏著;下麵捏住那微微突起的陰蒂,才一陣輕捏,就激起母親鼻息咻咻、輕噓嬌喘:「小冤家!養你這麽大,敢戲弄你娘……」下身的花苞卻毫不知恥地流出了一些淡白色淫液。

  唐生也不答腔,掰開來女人白肥的臀瓣,陰穴露出的稀鬆毛發。他禁不住血液翻騰,慾火高昇,挺起男人的凶器頂進去,肆意抽動,如同把根牢牢地伸入溫潤的泥土,吸吮著大地的所有養分。母親嘴裏雖嚶嚶嗚嗚不止,下身卻搖擺著屁股,迎合著兒子頻頻的挺動衝刺。接合處發出有頻率的「啪啪」撞擊聲,聽在唐生耳邊,竟依稀也有點像鄉間溪流邊農婦洗衣時的搓衣打漿聲……「長安一片月,萬戶搗屄聲。春風吹不盡,總是母子情。」李白流傳下來的這首古詩,到底應該是「搗衣聲」還是「搗屄聲」,更貼切原意?唐生在埋頭戳弄母親那爛軟如泥的牝戶時,心想詩人撚斷胡須、苦苦吟詩,還不如自己從身耕體耘、男歡女愛中體會的深刻實在。隻是自己應該這時,應該「搗新娘屄」還是搗「親娘屄」,這就難以用詩詞和學術來詮釋了。

  這些年奔波在外,不論是升學、就業,追求愛情、建立婚姻,還是找尋事業的基點,隻有一個「累」字。紅塵之中皆是土。母親若是花,落地輾成土;兒子若是草,枯盡化作土。既然終老之後,終究入土成泥,不如母子纏綿悱惻的愛個夠……身下的母親在輕聲呻吟著、呢喃著、綴泣著,陰戶中的層層褶皺摩擦著唐生的陽莖,陣陣酥麻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擊。唐生不再焦燥不安,他要精心地耕耘母親這塊良田,讓她因滋潤而肥沃,因灌溉而生機。如細火慢燉的老火湯,溫暖綿長,時間越久味道越濃。

  心想:「母親,兒子就扮一回沉香吧,且承父命、接神斧、戰惡舅、劈山懸、戳母穴。母親,我要讓你知道兒子的男人雄風、武生功底的嫻熟、表演的剛勁,再不是當年娃娃學生時的稚氣。」他忽而細磨,忽而輕戳,忽而急插,忽而快進。

  母親的呻吟也時而低沉,時而高亢,桃源洞口的兩瓣花唇在男根出入之間開合綻放,池水中漂蕩著絲絲白色的淫液。

  四月,杏花正好。而母親,你在何處,竟倚遍闌幹?兒子知道,平日家中,你寂寞深閨,孤單的身影在時光輪回裏徘徊最難,雨水打落了多少花瓣,幽恨莫重提。今天,窗外雖是有風有雨,室內卻是有情有意,就讓兒子風流浪蕩、狂傲不羈一回吧,就以陽莖為物,輕攏慢撚,以色抒懷,情為落筆,在你的陰戶裏重尋碧路茫茫。即使淺嚐輒止,也會風光無限的。

  頃刻間,春情滿室,呻吟聲、喘息聲如交響樂一般此起彼伏,母子倆嚐盡男女之事兩性之歡。激情過後,看著身下的婦人春情泛濫,唐生埋下頭,吻了吻她的臉頰,喘聲不停地問:「我的老媽,可舒服嗎?兒子孝順嗎?」母親已經無力回答,隻有用肢體語言回應了,陰道劇烈地抽搐著,一股灼熱的陰精和尿突然湧出。

  【全文完】

  字節數:11114

  [ 此帖被123_476在2015-12-18 15:16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Ryoko Mitake 美竹涼子[30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