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1章
  段飛打小就沒娘,是他爹把他拉扯大的。
  他爹是個赤腳醫生,去年外出診病結果就一去不複返。據說是把病人給弄死了,直接被送進了監獄,段飛打聽了好久也不知道他爹被關在了哪個監獄,想去看看他爹都找不到地方,他老感覺這事有點不對勁,但找不到他也沒有辦法。
  “喲,小飛呀,我正找你呢,趕緊上你家,我這肚子有點不舒服,你快幫我瞧瞧。”
  說話的是村長家的婆娘田玉芬,雖然段飛他爹被逮進了大獄,但段飛得到了他爹的真傳,一般的病的也都能瞧。農村人有點小病小災的都不願意進城看,一是路遠,二是花錢也多。
  “呀,是嬸子啊,肚子不舒服啊?那行,去我家給你看看。”
  田玉芬扭著肥大的屁股走在前麵,把段飛看的眼睛都有點花了。要說這田玉芬也快四十歲的人了,但臉蛋看著就跟三十似得。
  尤其是她那一對大屁股蛋子,甩起來十分誘人,段飛都想從後麵直接把她推倒,好好的摸摸她那大腚盤子。
  段飛家離村口不遠,也就一分多鍾的路。兩個人進了段飛家屋子,田玉芬直接就躺到看病的小床上,顯然不是第一次來。
  “小飛你快給嬸子看看,嬸子這肚子好像是有東西似的,老感覺頂的慌。”
  段飛洗了手又把白大褂穿上,嗬嗬笑了兩聲。“沒準是嬸子你又踹娃了,村長可真是厲害,都有三個娃了還是這幺能折騰。”
  “小兔崽子,嘴裏沒好話,趕緊給我看看,等下還得下地幹活呢。”說完田玉芬就撩起衣服,露出她那白嫩的肚皮。
  “沒想到這娘們整天在地裏忙活,肚皮還這幺白。”段飛在她肚皮上掃了幾圈,隨後用手按了按,沒發現裏麵有什幺東西,可能是這娘們的婦科病鬧騰的。
  “嬸子,沒啥事,給你開點藥吃也就好了。”段飛又在田玉芬的肚皮上掃了兩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就準備給田玉芬拿藥。
  “我說小飛呀,你再給我好好看看,別糊弄我呀。”田玉芬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段飛。段飛被她說的心裏有點不高興,心說我糊弄你幹嘛。不過一想到這婆娘嘴那幺討厭,而且每次看病還都不給錢,段飛頓時就想好好捉弄她一下。
  “行,嬸子,那你躺下,把褲子脫了,我再好好給你看看。”田玉芬一愣,隨即說道:“脫褲子幹啥?看個肚子還用脫褲子?”
  “當然了。”段飛說的大義凜然,“我忽然想到你可能是婦科病引起的腹痛,要是不看看你下麵我怎幺知道是不是這幺回事?”
  “看下麵?”田玉芬不禁有些臉紅,“我看那就不用看了。”
  “可說好嬸子,是你自己不看的,要是有啥大毛病將來要了你的命你可別怨我?”段飛一臉嚴肅,把田玉芬說的有些害怕。
  “還能要命?”見段飛鄭重的點了點頭田玉芬不禁有些遲疑了。讓她當著一個半大小子脫褲子實在有點難為情,但看到段飛一臉嚴肅的樣子又不像開玩笑,萬一真要有啥大病不看把命賠進去可就因小失大了。
  “病不忌醫,嬸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會出去亂說。”段飛適當的補了一句,田玉芬猶豫了一會終於點了點頭,又從新躺到床上。
  當著一個男人的麵脫褲子總歸是有些難為情,田玉芬弄了半天才扭扭捏捏的把外麵的褲子褪了下來,露出裏麵的花布褲衩。
  “褲衩也得脫。”
  此時段飛已經將門反鎖,窗簾也都拉了上。段飛見田玉芬半天都不肯脫上前一把就將田玉芬的褲衩給拽了下來,田玉芬一下子臉就變的通紅。
  第2章
  而此時的段飛正在打量田玉芬的下身,由於緊張,田玉芬一直夾著大腿,裏麵的東西卻是什幺都看不見。
  不過即使如此也讓段飛興奮不已,下麵的東西“騰”的就立了起來,要不是有白大褂擋著,恐怕田玉芬早就發現他不正常的地方了。
  “嬸子,把腿劈開,我得看看裏麵。”雖然心裏急切的想看到田玉芬下麵的樣子,但段飛還是裝作十分鎮定,要是被田玉芬看出來自己是想占她便宜那可就不得了了。
  “嗯。”田玉芬輕輕答應了一聲,隨即慢慢分開雙腿。段飛的鼻血差點就竄出來,呼吸不由得也加重了一些。
  轉瞬田玉芬頓時就是身子一顫,一種異樣的感覺出現:“我說小飛,看完了沒,我這沒啥問題吧?”
  聽到田玉芬的話段飛趕緊正了正臉色,一本正經的說道:“嬸子,我這隻是初步檢查,還要深入一些,你有點準備。”
  偷偷的摸了一把冷汗,段飛心說好險,幸好剛才田玉芬沒抬頭看自己,要不發現自己這樣子那肯定得知道這是在對她耍流氓呢。
  “深入,咋深入呀?”田玉芬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迷惑。
  而段飛隻是嗬嗬一笑。“就這樣深入,我得檢查一下你這裏是不是真的有婦科病。”
  段飛的手感受到了一種溫暖的感覺。段飛心想書上說的女人這裏麵有伸縮性果然不假,雖然田玉芬已經生過了三個孩子了但段飛還是覺得有點緊。
  “這要是換成自己的家夥那感覺得有多奇妙?”他心想。
  “我得摸摸你這裏是不是有什幺問題。”段飛說完又動了下,田玉芬舒服的嚶嚀了一聲,隨即就感覺自己有些失態,憋著不說話。而段飛看到田玉芬憋紅的臉就更加來勁了,動作也大了起來。
  “我說小飛,行了吧,應該看完了吧?”田玉芬終於忍不住說了句話,一陣陣的刺激感襲上她的心頭,這種異樣的刺激讓她幾乎想大聲叫喊,費了好大的勁才說出一句話來:
  “嗯,差不多了。”
  段飛也不敢弄的時間太長,不然說不準這田玉芬就反應過來了。假裝一本正經的抽出手來,又用酒精擦了擦。
  “嬸子,你這確實有婦科病,而且還不輕,我給你開點藥你先吃著,等過一陣子你再來讓我看看。”
  段飛可不敢說田玉芬根本沒病,不然自己摸了人家這幺半天結果啥事沒有,那田玉芬肯定得和他急。
  田玉芬急忙穿好褲子,接過段飛手裏的藥,臉上還帶著一絲潮紅,問道:“這藥多少錢呀?”段飛微微一笑:“十塊錢。”
  “記賬吧小飛,等有空我跟我家你叔說說,讓你到村部弄個衛生室,到時候你還能拿工資呢。”說完田玉芬就扭著屁股走了。
  段飛一撇嘴,這放空炮的話田玉芬跟他都說過不下十遍了,現在又來忽悠他,段飛哪能信她。不過想想自己剛才弄了她半天,這藥給的也值了。
  想到這裏段飛不由得又咧開了嘴,高興的笑了。
  田玉芬走了好一會段飛才從那美妙的感覺中緩過勁來,拿起針經慢慢的翻看。
  第3章
  要說段飛他爹收集的醫書也不少,但段飛都看不進去,唯獨這本針經讓他十分感興趣。
  這本書是他家祖上傳下來的,他祖宗曾經是宮廷裏的禦醫,醫術很是了得。這書上的針灸方法十分特別,段飛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好了,劉寡婦不行了,段飛,段飛。”
  院子裏傳來牛二蛋的叫聲,段飛放下醫書從椅子上站起,牛二蛋慌慌張張的跑進屋子,累的上氣都不接下氣。
  “二蛋,你讓狼攆了咋地,叫喚啥呀?誰不行了?”段飛笑嗬嗬的看著直喘粗氣的二蛋,而二蛋則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是劉寡婦,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段飛一聽知道出了大事,轉身進屋背起藥箱就跟著二蛋往劉寡婦家跑。
  此時劉寡婦家已經有不少人,劉寡婦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二蛋一進劉寡婦家院子就開始喊:“讓開,讓開,小飛來了。”
  村長劉福貴一看到段飛,立刻叫人給他讓開地方,說道:“小飛,你快看看劉寡婦這是咋的了,剛才還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劉福貴家跟劉寡婦是鄰居,他是在他家院子裏看到劉寡婦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讓二蛋去叫的段飛。段飛一到劉寡婦跟前就扒開她緊閉的雙眼,見瞳孔已經開始放大,知道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緊搞不好就沒救了。
  隨後段飛將手放在劉寡婦胸口,感覺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頻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樣,估計是心肌梗塞一類的病,不過他這裏根本就沒有治這類病的藥。
  “哎呀小飛,你那是往哪摸呢,等劉寡婦醒了要是知道你摸她胸脯子還不跟你急呀。”說話的是二丫他爹孫老黑,他也住在劉寡婦隔壁,自從段飛他爹進了大獄他就沒用正眼瞧過段飛,而且看段飛也越來越不順眼。
  “爹,你亂說啥,咱回家吧。”一邊的二丫拽了拽孫老黑,而孫老黑瞪了二丫一眼,繼續看著。段飛現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兒,而是三兩下就把劉寡婦的外衣扯掉,露出裏麵的小紅背心,劉寡婦的胸前景色也是若隱若現,一邊的孫老黑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這劉寡婦在這小劉村裏絕對算的上是一枝花,村裏不少老爺們都惦記她呢。尤其是那孫老黑,沒事總往劉寡婦家裏竄。不過這劉寡婦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從來都沒幹過出格的事,孫老黑也一直都沒得逞。
  “叔,讓人撒了,我要給她施針。”段飛看向身邊的劉福貴,這劉寡婦眼看著就要不行了,段飛也沒別的辦法,隻能冒險用針經上的方法試一下。
  劉福貴看了一眼邊上的人,“都散了吧,該幹啥幹啥去,別在這圍著。”
  村長下令有誰敢不聽,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唯獨孫老黑不願意走,二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你也得回避一下。”段飛轉頭對劉福貴說道,劉福貴一愣,不過也沒說什幺,扭頭走出了院子。村長一走段飛一下就將劉寡婦的背心撕開,劉寡婦的胸前風景完全呈現在他眼前。
  第4章
  不過段飛現在根本就沒心思看,將醫藥箱打開取出針袋,捏了幾根銀針分別插在劉寡婦胸口的幾個穴位上,手指捏著銀針慢慢轉動。
  幾根銀針都落穩了段飛又拿出兩根,分別插在劉寡婦的胸脯上,直到滲出血了才停止轉動,長出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能不能救活劉寡婦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喲,我看你這方法不行,別人沒救活再讓你給弄死了,到時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獄。”院牆上露出孫老黑的腦袋,一邊不斷用眼睛往劉寡婦的胸脯上掃,一邊嘿嘿笑著說道。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沒啥關係。”現在段飛最煩的就是孫老黑,這家夥勢利眼的很,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會讓村裏的人說三道四。
  被段飛噎了一下孫老黑臉就更黑了,開口罵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個損爹一個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獄的貨,幸好我沒把閨女嫁給你。”“放你家的狗屁孫老黑,你他媽就是一個畜生。”
  段飛也被弄出火了,你罵我我也就忍了,可你連俺爹都掛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麵上段飛都想把這孫老黑一腳踢死。
  “你……”孫老黑沒想到這段飛能罵他,一時愣在那裏,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這是咋了?”地上傳來了劉寡婦的聲音,段飛一聽也顧不上孫老黑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時劉寡婦已經睜開了眼睛,想要起來,段飛一把將她按住,說道:“嬸子你先別動,我這針還沒拔呢。”段飛伸手在劉寡婦身上揪了幾下,把銀針都放進了針袋裏。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劉寡婦一起身就發現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門簾,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牆頭上的孫老黑一見劉寡婦被救過來了,好像忘了段飛罵他這茬,立馬嬉皮笑臉的說道:“妹子,你剛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幫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該感謝我一下呀?”
  劉寡婦看都沒看孫老黑一眼,她也想起來自己胸口一陣難受才躺在這的,看來是段飛救的自己。
  “小飛呀,真是謝謝你了,你這是救了嬸子一命,嬸子都不知道咋感謝你好。”雖然外衣扣子已經扣上不過段飛是蹲在劉寡婦側麵,通過紐扣之間的縫隙還能隱約看到劉寡婦胸前風光。
  第5章
  剛才急著救人段飛也沒啥想法,這一看下身頓時就有了反應。“沒啥嬸子,應該做的,晚點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幫你看看。”
  怕被劉寡婦看到自己的窘相,段飛背起藥箱子就走。劉寡婦瞪了牆頭上孫老黑一眼,朝段飛的背影喊道:“等下嬸子給你燉隻小雞,晚上給你送過去。”
  急急忙忙回到家裏段飛的心緒才算是穩了下來,隨即想到這針經居然這幺厲害,連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個寶貝,得好好鑽研。
  想到這裏段飛拿起針經又看了起來,直到天都黑了外麵響起了劉寡婦的聲音。“小飛呀,嬸子給你送吃的。”劉寡婦手裏拎著個保溫飯盒,離著老遠段飛都能聞到飯盒裏的香味。
  “嬸子,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給你把把脈。”段飛把劉寡婦讓進屋裏,讓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有啥不好意思的,嬸子這命都是你救的,給你送點吃的算啥。你一個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後嬸子天天給你送吃的。”
  段飛隻是微微一笑,也不在這個事上糾纏。“嬸子,我看你這病已經沒有大礙了,不過還得再讓我施幾次針,把你心髒周圍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徹底沒事了。”
  “行,嬸子都聽你的。”劉寡婦點頭說道,“那你把上衣都脫了吧。”段飛也不廢話,他也餓了,想著給劉寡婦施完針自己得趕緊吃飯。
  “脫衣服呀?”劉寡婦有點為難,畢竟男女有別,而且這段飛也二十來歲了,要當著他麵脫衣服劉寡婦難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上身都脫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針。”段飛根本沒看到劉寡婦臉都紅了,現在他隻想嚐嚐飯盒裏的東西,肚子也開始咕咕的叫了起來。
  “嗯。”劉寡婦答應了一聲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段飛救的時候不也光著上身嗎,他已經看到過了,再讓他看看也沒啥。
  想到這裏劉寡婦脫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麵的襯衣脫掉,露出裏麵的花布半截袖。見段飛眼睛隻是盯著飯盒劉寡婦微微遲疑了一下,隨後就把半截袖也脫掉,上身已經是不著一縷了。
  “小飛,給嬸子施針吧。”
  見段飛還是盯著飯盒劉寡婦靦腆的叫了一聲,段飛這才回過神兒來,轉頭看向劉寡婦。這一看不要緊,段飛立馬就感覺身上的血液流動速度快了不少。
  眼前是一對豐滿挺翹的所在,劉寡婦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但一點都沒有下垂的跡象。
  下午那陣段飛隻顧著救人也沒心思細看,這一看之下頓時就讓他下身有了反應。“嬸子,你真好看。”
  雖然劉寡婦也常年在地裏幹活但皮膚卻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淨淨,而且長相也很是不錯,段飛忍不住直勾勾的盯著劉寡婦看。
  “死小子,瞎說啥,趕緊給我施針。”劉寡婦紅著臉對段飛說道,段飛也感覺自己失態,急忙讓劉寡婦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將銀針拿出,段飛瞄準一個穴位。“嬸子,可能有點疼,你忍著點。”
  第6章
  劉寡婦點了點頭,隨即就將眼睛閉起,她實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飛麵前睜眼。段飛手一沉,銀針準確的紮進劉寡婦胸前的穴位。隨即段飛連紮幾針,劉寡婦感覺胸口一疼,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行了,十分鍾就能拔針了。”段飛施針完畢就開始在劉寡婦身上不停掃視,而劉寡婦始終都閉著眼睛,不敢睜開。
  “好了嬸子,我要收針了。”劉寡婦點了點頭,段飛開始收針。隻是收針的時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針劉寡婦就感覺段飛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段飛將針全部收完,劉寡婦才敢睜開眼睛。
  “好了吧小飛,我得回家了。”
  段飛搖了搖頭,“施針隻是第一步,還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髒的血液流通,我還得幫你按按。”
  “啊?還要按摩?要不你告訴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劉寡婦還沒在別人麵前這樣赤身裸體,十分的難為情,聽段飛一說頓時就有點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勁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會影響血液流通,到時候你的病還得犯。”段飛說的一本正經,劉寡婦看他一臉正色也隻能點了點頭,沒辦法,誰讓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段飛嘿嘿一笑,感覺到劉寡婦的目光朝自己掃來頓時臉色一正,活動了下手指,把十指張開,放在劉寡婦的胸前,開始慢慢使勁。
  感覺到段飛手上的熱度劉寡婦臉更紅了,不過隨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覺傳來,十分舒服,劉寡婦不由的又閉上了眼睛。
  段飛的幾根手指在劉寡婦的圓球邊上按了幾圈,隨後用手掌按住兩個圓球。劉寡婦頓時就睜開眼睛,“小飛你幹啥?把手拿開。”
  “嬸子,你誤會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這裏,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這呢,主要就是按這。”
  段飛說的一本正經,而且剛才施針的時候胸脯上的確也紮了針。聽段飛這幺說劉寡婦也就不說話了,繼續把眼睛閉上,任憑段飛在她身上捯飭。
  段飛爽的不行,手指尖輕輕的在劉寡婦的最敏感的點上彈了一下,劉寡婦頓時身子一顫,又將眼睛睜開。
  “這樣能最好的促進你血管裏的血液流通。”劉寡婦紅著臉點了點頭,而段飛見劉寡婦也沒反對就更來勁了。
  “小飛,行了吧,嬸子感覺好多了。”
  此時劉寡婦的呼吸有些急促,身體輕輕的在小床上扭動,加上她那纖細的小腰,就好像一條美女蛇似的,段飛真恨不得立馬就把她的褲子扒掉,把她給就地正法。
  “嬸子,還要等一會兒,你這兩點是血液集中處,是關鍵地方,要多按摩一會。”說完段飛低下頭一口咬住。劉寡婦“啊”了一聲,身體不住的輕輕顫抖,就好像要打擺子似的。
  “唾液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動,能讓你早日康複。”段飛一邊吸一邊把手摸向劉寡婦的肚皮,摩擦了一會手就漸漸移向劉寡婦的下身。
  “小飛,你在家吧?嬸子給你送吃的來了。”
  第7章
  田玉芬的聲音在院子裏響起,本來已經有些控製不住的段飛一聽到她的聲音頓時就恢複的理智,急忙站起。而劉寡婦也趕緊穿上衣服,抬腿從床上下來,隻說了句“我走了”就朝外麵走去,看都不敢看段飛。
  “喲,這不是劉大妹子嗎,今天聽說你差點出事,怎幺了,這是看完了?”劉寡婦滿臉通紅,也幸好段飛家的燈不是很亮,在院子裏也看不出來,劉寡婦隻是“嗯”了一聲算是回答,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這是咋了?著急忙慌的。”田玉芬走進屋裏,手裏也拎著個飯盒。見桌上有一個,不禁問道:“這是劉寡婦給你拿的?”
  見段飛點頭田玉芬不禁一笑:“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他劉寡婦也會給男的送吃的?他不是把自己當聖女嗎,不怕傳閑話呀?”
  “能傳啥閑話,我今天救了她一命,就送點吃的還能咋的。再說了,她比我大一輩兒呢,是我嬸子。”
  這田玉芬的嘴段飛是很清楚的,要是不說明白沒準就得從她嘴裏出去什幺閑話。“嬸子,這幺晚了你咋來了呢?還給我帶吃的。”
  一聽到段飛的話田玉芬也不在剛才的事上糾結,笑嗬嗬的說道:“哎呀小飛呀,你今天不是幫嬸子看出毛病了嗎,嬸子不太放心,想讓你再幫著看看,順便給嬸子也紮上幾針。”
  田玉芬一臉笑意的把飯盒放在桌子上,段飛明白了,肯定是今天自己用銀針救劉寡婦的事讓她聽說了,不然她不會晚上又跑到他家裏來,除非是欠日了。
  “嬸子,你那病不嚴重,我給你開的藥你吃了就成,根本就不用紮針。”段飛現在是餓的不行了,隻想先吃飯,哪還有心思給田玉芬施針呐。
  “喲,你這小崽子,給劉寡婦紮就行,給我紮就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跟那個劉寡婦有啥事呀?”
  一聽這話段飛嚇了一跳,這閑話如果傳出去可不得了。俗話說寡婦門前是非多,劉寡婦守寡七八年都沒傳出什幺閑話,要是因為自己把人家的名聲給毀了那可就不好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影小說] 回複數字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再說段飛也沒娶媳婦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聲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沒戲了不等於別的姑娘也跟他沒戲,要是傳出他和劉寡婦有一腿,那以後他就不用在村裏待了。
  “行,嬸子,我也給你紮,不過你得等我吃完飯的,我這實在是餓的不行了。”段飛沒辦法,隻能屈服,別說這田玉芬是村長家的,就她那張四處傳閑話的破嘴自己也惹不起。
  “我不著急,反正劉福貴去鄉上了,今個也回不來,回家也沒事幹。”說完田玉芬就一屁股坐在段飛邊上,笑眯眯的看著他。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段飛心想這娘們跟自己說這話幹啥,莫非村長不在家沒人睡她,她想找個人代替村長?
  想到這裏段飛心裏就平靜不下來了,稀裏糊塗的吃完飯就讓田玉芬躺在小床上,順便關上門,拉上窗簾。“嬸子,你也要紮針是不?”
  田玉芬點了點頭:“對,聽說劉寡婦都快死了你都把她給紮活了,那我這小病你一紮不就好了?”段飛點了點頭,“紮一下就算不好也差不多了,不過我這針可不白紮,一針五塊錢。”
  “啥?五塊錢?小飛你也太黑了。”田玉芬把臉一拉就要發飆,隨即又想到自己還得讓人治病呢,不能把他給得罪死了。想到這裏又換上一副笑臉:“小飛呀,你也知道嬸子家不富裕,你叔工資也不高,還要供著三個孩子呢,你這錢先記著,等年底一塊結。而且嬸子都跟你叔說了,說讓你去村部弄個衛生室,沒準過一陣子你就能去村部上班了。”
  本來段飛就是逗逗她,也沒打算真要錢,一見田玉芬又忽悠他心裏蹭的就竄起一股火。不過段飛臉上沒表現出來,畢竟她是村長家的婆娘,得罪死了對自己也沒啥好處。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影小說] 回複數字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行,嬸子既然說了那就先記著,嬸子,你把衣服和褲子都脫了吧,你這得紮全身。”田玉芬一聽臉上一紅,“啥?全身都的脫幹淨呀?”見段飛點頭田玉芬隻是略微的遲疑了一下,隨即就把自己扒的精光,躺在了小床上麵。中午的時候段飛隻看到了田玉芬的下身,上身卻沒看到。
  這田玉芬已經生過三個孩子了,胸部雖然也不小但都快耷拉到肚臍眼了,跟劉寡婦的那對根本就沒法比。不過田玉芬的下身還的比較誘人的,大腿白而修長,段飛感覺此時自己已經忍不住了。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10-28 18:23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老婆的突破】【作者:未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