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1章 一年之約
  “李雲峰!你知道這幺做,後果是什幺嗎!私自攜帶武器越入他國國境,戰場抗命,誰給你這幺大的膽子!”
  砰!
  老將軍一掌拍下來,那高檔的紅木辦公桌,狠狠震動了一下。
  年輕人沉默了半晌,開口道:“我必須帶回石頭。”
  老將軍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看著李雲峰,道:“你是戰狼的隊長,也是國家培養出來最優秀的兵王,石頭當時必定要犧牲,你為了搶一具屍體回來,冒著槍林彈雨,還斷送了自己的前程,你覺得這幺做值得嗎!”
  李雲峰眼眶濕潤,眼神堅定,道:“不拋棄任何一個兄弟,是我在國旗下的誓言。”
  石頭是李雲峰的好兄弟,一起進的戰狼,一起拋頭顱灑熱血,同甘共苦。
  一次任務中,李雲峰冒死從毒梟手裏,把石頭給救下來,那時候石頭就認定了他這個大哥,簡直成了李雲峰的跟班,隨時都將這條命是李雲峰幫自己撿回來的,掛在嘴邊。
  作戰前夜,石頭開玩笑的說,如果自己死了,希望李雲峰把他的骨灰帶回故鄉安葬,沒成想一語成讖。
  “我有個請求,希望能幫石頭安葬之後,再回來受審!”
  老將軍看著李雲峰,神色十分的複雜,最終背著手,緩緩的歎了口氣,打開抽屜,將一份文件,拿了出來,淡淡道:“這是組織給你下的結論,你自己念吧。”
  李雲峰拿起了文件,捏著拳頭,開口念道:“李雲峰,身為華夏某特種部門指揮員,目無軍紀,私自行動,險些造成不可估量之損失,不過念起功勳卓著,經過上層一致決定,剝奪其八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抹去所在部隊一切資料,以普通士兵身份退伍,不得申訴……”
  年輕人的眼淚,再也噙不住了,一臉肅然的看向老將軍,敬了個禮。
  戰狼部隊是華夏最神秘的部隊之一,紀律比鐵還鐵,比鋼還鋼,李雲峰知道,自己這次戰場抗命,已經犯了不可饒恕的罪名,居然隻是剝奪功勳,沒有受到其他懲罰,一定是老將軍不予餘力的幫忙,才爭取到了這個結果。
  李雲峰甚至,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老將軍看著李雲峰,歎了口氣,上前為他整了整衣領,用左手拍拍他的肩膀,道:“雲峰,你十五歲就跟著我,算一算已經七年了,如今我還是沒能矯正你那倔脾氣,這次的事情,說起來也有我的過錯。”
  李雲峰斜眼看到了老將軍一直裝在口袋裏的右手義肢,單膝跪在了地上,閉著雙眼,回想起曾經年少危難之中,老將軍不顧一切將自己救下的情形,流著淚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您的恩情!”
  老將軍背過手去,道:“雖然你以後不再是戰狼的人,甚至不再是軍人,但不過我還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你願不願意接受?”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李雲峰抬起頭,眼神堅定的道。
  老將軍擺了擺手,扶著自己的義肢,道:“赴湯蹈火倒是不用,你隻需要答應我,離開之後,先去江城的的金陵集團工作一年,磨礪磨礪性子,一年之後,你便想做什幺,就做什幺吧,也算是報答我對你的恩,對你的情。”
  李雲峰看著老將軍,想都沒想,便哽咽的道:“老頭子,我答應你!”
  “詳細的情況,送你離開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現在去和營房裏的兄弟道個別吧,他們可都再等著你呢,一個個哭得稀裏嘩啦,真不知道你這混小子哪裏來的魅力……”老將軍一邊說,一邊搖了搖頭,雖然略帶笑意,可這語氣也頗有些傷感的味道。
  ……
  江城,七月如火,就算是到了晚上,空氣裏也透著一絲絲悶熱,惹得人昏昏欲睡。
  “九百九十六、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
  李雲峰正在出租屋裏做著俯臥撐,在部隊的時候,每天都嫌這訓練的生活枯燥乏味,可轉眼離開快一個月了,倒是一天不動動,都睡得不安生。
  他離開戰狼,便趕到了華南的一個小村,將石頭的骨灰,帶到了他的家鄉,留下了三千塊生活費後,就將其餘的錢,連同石頭的撫恤金,一起交給了他的家人。
  如同其他戰狼的所有隊員一樣,石頭這些年在哪兒?在做什幺?他的家人和鄉親都一無所知。
  甚至不少人還埋怨他,已經好多年沒回家了,怕是發了財,忘了父母鄉土的養育之恩。
  直到李雲峰帶著那保密部隊的烈士證明文件到了村裏,他的家人才恍然大悟,哭得稀裏嘩啦。
  父老鄉親,也終於理解了緣由,萬分悲痛惋惜中,多了那幺一絲自豪。
  村裏當過紅軍的老支書,為石頭主持了追悼會。
  李雲峰在那小村呆了半個月,按照石頭家鄉的習俗,處理完了他的身後事,才動身前往江城,完成自己的許諾。
  老將軍告訴李雲峰,他需得憑借自己的本事,進入金陵集團工作一年,暗中保護和幫助這集團的董事長和總裁。
  可來了之後,打聽才知道,這金陵集團在江城乃是個赫赫有名的企業,專門做女人的服飾和化妝品等生意,裏麵幾乎所有員工,也全都是女人。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李雲峰實地去看了看,瞧見了金陵集團時招收男性保安的公告,當下也沒猶豫,立刻就填表報了名。
  估摸著,這地方也隻有保安的工作,適合自己了。
  七年沒有在這花花世界行走,李雲峰早就按耐不住寂寞了,可是既然已經答應了老將軍,就得說到做到,更何況現在自己既沒錢,也沒落腳的地方,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先在這金陵集團混個一年再說。
  他站了起來,走進狹小的衛生間,準備洗澡休息,也好養足精神,明天去麵試。
  可剛一打開花灑,似乎是聽到,隔壁有什幺聲音傳了過來。
  李雲峰的腦海中,立刻浮現了那麵容姣好,身材火辣,一雙長腿總是包裹著黑色絲襪,帶著點兒成熟韻味的美女鄰居來。
  說來也巧,她是跟自己一天搬進這出租屋的,見過兩次之後就忘不了了,這女人怎幺都有八分,算得上個極品。
  “救命……救命……別過來,你們別過來……”
  李雲峰關掉花灑,聽著這聲音,怔了一下,這女人遇到危險了?
  第2章 哪條道上的
  咚咚咚……咚咚咚……
  李雲峰穿著花褲衩和背心,出門到了隔壁,敲了敲門。
  半晌,裏麵安靜了一下,便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誰啊!什幺事!”
  李雲峰心裏一沉,想著這幾天雖然很少見到這美女鄰居,但不過她是單身一個人住在這,從來不曾有其他人來過,怎幺忽然冒出個男人來了?
  “房東,關於房租的事情,咱們得談談。”李雲峰一隻手扶著門探過去,淡淡說道。
  “明天再來,今天沒錢。”裏麵傳來男人叫罵的聲音。
  李雲峰臉上一凜,露出古怪的笑容,房東明明是個女的,自己就隨便說了個瞎話試探試探,裏麵的人就當真了,事情不簡單。
  “上次房租多轉了三千,我取了現金來還你,還要不要了,不要我就拿回去了。”李雲峰道。
  “等著!”
  哢擦!
  片刻後,門打開了。
  此時隻見一個長相粗狂強壯的男子,伸出一半赤膊的上身,看了一眼李雲峰,道:“把錢拿來,你就可以走了。”
  他虎目圓瞪,怒看著李雲峰,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悅的表情。
  李雲峰絲毫沒被這大漢的樣子嚇到,像是麵癱的扯了一下臉頰,吐出口氣。
  “這間房子,好像不是你住的吧?”
  “我老婆租的,怎幺著,關你什幺事。”
  條黑色的運動褲,腳鋥光瓦亮的大皮鞋,臉上還隱隱能看見一條刀疤,隔壁那個女租客那幺漂亮,又有氣質,怎幺可能嫁給這種王八蛋。
  “錢是那女人給的,我得把錢給她”。李雲峰拿出煙盒,利落的一抖,彈出一根煙,叼在了嘴裏,然後點燃。
  壯漢眉頭一皺,看著李雲峰,一臉威脅的道:“小雜種,你耍我吧?!”
  李雲峰吐出一口煙,然後看著壯漢,臉色也冷了下來。
  “嘴巴放幹淨點,小雜種罵誰呢?”
  “小雜種罵的就是……”壯漢話沒說完,立刻意識到,自己被麵前這小子給套路了,頓時呲牙咧嘴,抬起拳頭就朝李雲峰砸去。
  “臭小子,連老子都敢耍!”
  李雲峰不急不慢,往後傾斜了一下身子,與此同時閃電般的握住了壯漢的手腕,用力的向下一扯。
  哢哢!
  兩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壯漢感覺手腕像是被鐵錘砸到一般,瞬間的疼痛讓他兩眼發暈,萬萬沒想到,麵前這身形一般的臭小子,居然有這幺大的力氣。
  李雲峰可不會客氣,擒住了這壯漢之後,右腳猛地踹了出去。
  多年來的戰鬥經驗告訴他,既然決定動手了,就必須要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
  壯漢就像是一個皮球一般,直接飛了出去,砸到了屋子裏麵的地板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李雲峰隨即慢悠悠的一邊抽煙,一邊走了進去。
  客廳裏,燈光有些暗,看到麵前的場景,他整個人就愣住了。
  “我靠,玩那幺大?!”
  美女鄰居林韻,被用繩索五花大綁的捆了起來,像是一個粽子一樣,偏偏她身材是那幺的好,整個人被勾勒得曲線玲瓏,曼妙十足。
  林韻穿著一件粉紅色的襯衫,下身包臀裙,一雙長腿也被捆在一起,掙紮著想要逃脫。
  嘴上被膠布給封住了,一雙大眼睛閃動著波光,看到李雲峰進來之後,眼中就露出求救的表情。
  不用說,現在李雲峰,就是這女人眼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林韻身邊站著三人,眼中都是那種猥瑣的目光,看到那跌落在地的壯漢,和跟著進來的李雲峰,忽地一愣。
  “小子,你幹什幺。”其中一人掏出一柄短刀,警惕中帶著點威脅,看向了李雲峰。
  李雲峰在那林韻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笑著道:“真不好意思,這個女人我看上了,你們現在滾還來得及,機會隻有一次。”
  林韻隻感覺眼前發黑,本來以為來的是救星,哪知道來的是個這樣的人,這男人剛才看自己的眼神,也是那幺恐怖,像是要把自己給活剝了!
  前有狼後有虎,她再次陷入了絕望,眼中的淚水都快急得掉出來了。
  “怎幺,想黑吃黑啊?知道我們是誰嗎?”這時候,一個坐在椅子上,像是領頭的人,站了起來,看著李雲峰不屑的道。
  唔唔唔……
  林韻不停的在凳子上掙紮著,暗想難道自己就要被這些人給糟蹋了不成,她寧願死,也不願意承受接下來的事情。
  “吃你們我沒什幺興趣,吃這美女我還會考慮考慮,再不走,你們就走不了了。”李雲峰吐出一口煙,將煙頭丟在了地上,伸腳出去踩了踩,火星四濺,然後熄滅。
  “既然你送上門來,我們兄弟就不客氣了,黑子,把這小子先抓起來,等下辦完了事情,讓他來背鍋。”這群混混的頭領,臉頰聳動了一下,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幾個小弟當即就會意了,一起朝李雲峰圍了上去,這種事情,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幹了。
  李雲峰眼中微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機,一閃即逝。
  幾個手下圍上來,他們現在當然隻想趕緊解決這個礙事的家夥,然後好好進行下一場活動。
  這女人,越想就讓人越是忍不住。
  隻見此時,那掏出短刀的瘦猴子,直靈活的上前,朝著李雲峰的腿就捅了上去。
  冷光一閃,李雲峰毫不退避,直接一步上前,精準的握住了那瘦猴子的手。
  哢擦!
  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了起來,那瘦猴子的手,就這樣直接被反著掰了起來,疼得嗷嗷直叫,手中那短匕首,應聲掉落在地。
  接著,李雲峰毫不客氣,另一隻大手直接扣住了他的肩膀,然後將其拎了起來,往窗外砸去。
  砰!
  一聲巨響,玻璃都碎了,隻差一點兒,那瘦猴子就直接從這樓上,摔下去了。
  虎啊!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這李雲峰,出手快準狠,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直接把人往死裏弄,比平日他們的行事作風,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此刻,若不是瘦猴子兩隻腳死死的扣住了窗子邊緣的牆壁,隻怕是已經掉下去,非死即殘。
  “臭小子,你哪條道上的混的!有本事就報出來!”這時候,那頭領也不經動容,怒聲道。
  “一本道!”
  李雲峰話音剛落,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第3章 大魔王
  原本站在瘦猴子身邊的另外兩人眨眼一愣,趕緊轉身過去,卻看到的是李雲峰的拳頭,黑壓壓的砸了上來。
  砰砰砰!
  這下手,根本就是毫不留情,兩人臉上都挨了幾下,瞬間就被打成了國家級保護動物。
  小混混趕緊往自己腰間掏去,下意識的想要掏出腰間攜帶的刀來捅李雲峰。
  可這一次,刀子還沒有拿出來,李雲峰一大耳刮子就扇了過去,把人直接淩空抽飛,旋轉兩圈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幾人,自然不用多說,沒來得及做任何事情,在李雲峰拳腳相加之下,就全都躺下了。
  李雲峰拍了拍手,嬉笑道:“打完收工。”
  那帶頭的大哥,根本未料到,自己的一幫兄弟,就這樣被一個混小子隨隨便便解決了,到現在他還幾乎沒回過神來。
  “跟我們作對,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李雲峰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一邊走上前,一邊道:“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滾了,既然你們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雖然這人是笑著的,但那帶頭大哥卻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氣,壓得自己無法呼吸,內心的恐懼,一下子就迸發了出來。
  饒是他經曆了不少江湖風浪,在這個年輕人麵前,卻忍不住的腿腳哆嗦了起來。
  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大腦隻剩下一片空白,帶頭大哥隻說出一個“你”字來,整個人雙腳就離開了地麵,朝著窗外飛去了。
  安靜的街道上,傳來一陣混亂的響聲。
  李雲峰處理了這帶頭大哥,拎起另外一個人,也直接朝窗外扔去,隨意的就像是丟垃圾一樣。
  地上的幾個混子,全都嚇傻了。
  這是要殺人啊!
  他們自己平時幹慣了狠辣的事情,可沒也沒見過這幺犀利的。
  這些人一個接著一個的爬起來,匆忙的往窗外跳了下去,自己飛也比被這樣拎著丟下去好啊。
  林韻自然也是嚇得半死,看著一個個混子,從自己頭頂飛過,直接朝著窗外去了,心都快跳出來了。
  剛才那些人不過是些混混,眼前的這個,隻怕是個大魔王!
  她看著李雲峰走上前來,忍不住的身子向上躍動,試圖帶著椅子,往後退去,這是一個人本能的反應。
  可李雲峰看著這一幕,差點沒把鼻血給噴出來,這女人本來現在就成了這個樣子,再這幺一跳一跳的,那滿身誘惑都在閃爍的感覺,簡直是讓男人沒命啊!
  “唔唔唔……唔唔唔……”因為嘴巴被膠布封住了,所以她隻能發出些這樣的聲音。
  李雲峰看這女人,跳得差點摔倒了,搖了搖頭走上前,刷拉一下撕下了她嘴上的膠布。
  林韻渾身都在顫抖著,大口的呼吸了兩下,害怕的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羊羔,看著麵前的男人,一邊哭一邊道:“你……你想幹什幺,你不要過來,否則我……我就叫救命了!”
  她認得這人,是自己在出租屋裏的隔壁鄰居,但印象不是很好,這家夥好幾次見到自己,都不要臉的隻盯著自己看,明明隔音不好,洗澡的時候非要唱歌,什幺十送紅軍、什幺軍歌嘹亮、什幺兄弟情的,不知道是什幺毛病。
  李雲峰看著這女人擔驚受怕的樣子,都無語了,自己哪裏看上去像是壞人了,要是真想做點什幺,還會讓她說話。
  他走上前去,準備為女人鬆開繩子。
  可這直接就引起了,林韻的劇烈掙紮和狂叫。
  “除了我之外,你叫破喉嚨估計也沒人來救你,別亂動,這繩子係得太緊,你這細皮嫩肉的,沒兩下就折騰破了。”
  “你……”林韻怔了一下,看這李雲峰居然是為自己解開束縛,似乎沒動什幺壞心思。
  不過她的防備心理還是沒有卸下,畢竟這家夥真的是個危險人物。
  “混蛋!你別碰我!”忽然間,敏感的身體,傳來了異樣,林韻立刻大叫了起來,如果此時能動手,她一定會毫不客氣的給李雲峰一巴掌。
  可現在,唯一能動的就是嘴巴,索性她狠狠的一歪脖子,朝李雲峰的手臂咬了上去。
  “我靠!”
  李雲峰愣了一下,有些無語,道:“你屬狗的啊。”
  這還真是狗咬呂洞賓的現實版,自己救人被當壞人就算了,還被女人咬了一口,要是傳出去,這臉丟大了。
  林韻更無語,咬了一下,牙齦都發麻了,趕緊把一口皓齒從李雲峰堅硬的肌肉上挪開,心裏暗道,這家夥是鐵打的幺。
  “誰讓你欺負我了!你要是再敢來,我……我咬死你!”
  李雲峰看著林韻,無語的搖了搖頭,道:“誰稀罕!你自己看著辦吧,哥們不伺候了。”
  他說完,便轉身離去。
  林韻看著李雲峰走到了門口,心裏頓時疑惑起來,這家夥難道是來救自己的?
  可他剛剛明明說什幺,看上了自己,要吃自己這樣的話。
  “喂,你等等!”林韻終於在李雲峰快要踏出門口的時候,叫了一聲。
  現在自己隻能靠這家夥了,如果再這幺被捆下去,自己非得痛苦死,萬一他真的走了就不回來,那就慘了。
  “怎幺?舍不得我了?”李雲峰站住之後,轉頭過來,露出一個輕佻的笑容。
  林韻的臉色,微微紅了一下,咬牙道:“你……你無賴你,救人救到底,你要是真的是想幫我,能不能幫我解開繩子。”
  李雲峰輕哼了一聲,伸了個懶腰,慢悠悠道:“剛才我是這幺想的,不過現在我不想幫了,還是回去洗個澡,唱兩首歌,睡覺得好,多管閑事多吃屁……”
  “別啊!我剛才……剛才要不是你手亂動,我怎幺會誤以為你是……你是壞人。”
  李雲峰無語了,道:“你也不看看你身上的繩子纏得多緊,還是生死扣,我難不成不用手,用咬的?”他說著,還張開嘴,做了兩個可怕的動作。
  “你……”林韻差點沒被氣死,一忍再忍,才道:“是我錯怪你了,能請你幫我解開幺?我一定重謝你救我。”
  李雲峰靠在門邊,拿出煙盒,向上一抖,彈出一根煙,叼在嘴裏,然後點燃吸了起來。
  “我是你什幺人,憑什幺被你呼來換去的,給我個救你的理由。”
  林韻哭笑不得,真不知道這家夥到底是幹什幺,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常人。
  “助人為快樂之本,你難道不覺得,我一個弱女子,現在被欺負成這個樣子……嗚嗚嗚……很慘幺……很需要同情幺!”
  “你別哭啊,我不吃這一套,剛才你咬我的時候,怎幺跟頭母獅子一樣凶,現在就成弱女子了,切。”
  林韻無語了,麵前這個絕對不是一般人,極品中的極品啊!
  李雲峰越來越覺得,女人的話不能信,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會騙人。
  他腦海裏,又浮現出了一張絕美的臉龐,不知道那騙了自己的女人,現在在哪個天涯海角……
  第4章 你就值這幺點
  委屈,說不出的委屈。
  林韻現在是真的想哭了,自己一個女人離了婚,錢都被那個可惡的前夫給騙走了,一個人舉步維艱,沒想到還落難成這樣。
  好不容易出現了個男人來救自己,卻不是想象中的白馬王子,而是這幺一個極品大魔王。
  她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想到那些不順心的事情和如今悲慘的境地,眼淚竟然是止不住的往下開始流。
  真哭了?我靠!
  李雲峰看著這女人的慘樣,臉都花的跟貓一樣了,也懶得再跟她糾纏下去,打了個哈欠道:“行了行了,算我倒黴。”
  李雲峰一步步的走向了林韻,健碩的身材,一身古銅色的肌肉,在那低沉的燈光下,似乎充滿了力量。
  林韻不知名的有些緊張起來,眼淚倒是沒流了,心裏暗道,算這個家夥還沒壞透。
  “這繩子打的結用了手法,很難解開,用刀什幺的,怕把你這花瓶一樣的身子給弄破了,你自己選,我是用手呢,還是用刀,或者是用嘴咬開。”
  林韻聽著,眉頭一皺,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心裏歎了口氣,看著李雲峰,道:“你還是用手吧。”
  “早這幺幹脆不已經解開了幺,女人就是麻煩。”李雲峰抱怨了一句,走上前伸手就繞在了她的背後,開始解繩索。
  林韻卻是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麵前之人的呼吸,一股股熱氣吐在自己的臉上,並且身後被那一雙手不斷的蹭到自己的嬌軀。
  可她現在哪裏還敢抱怨什幺,要是這家夥真的走了,留自己一個人在這被捆著……
  真是氣死個人了!
  李雲峰解著解著,手就網上挪動去了,林韻確實是感覺到,後麵打了好幾個結,恐怕還真是錯怪了這家夥。
  可那手和自己身體接觸,一股燥熱的氣息傳來。
  林韻不由得,霞飛雙頰,臉紅了,身體也覺得有些嬌軟。
  啪!
  一聲輕響傳來,林韻的雙手終於得到了釋放。
  眼看李雲峰雙手收了回來,隨後朝著她的身前就襲來,她推了李雲峰一下,道:“我自己可以了!”
  李雲峰收回了手,不在有動作,看著林韻慢慢站起身來,將繩子從自己身邊拉開,徹底的解脫。
  女人鬆了口氣,正要挪動步子,可一下子忘了,自己的腳也被捆住了,整個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前麵倒了下去。
  “啊!”情急之下,她那輕薄的嘴唇張開,嬌聲叫了一句。
  林韻連人帶著椅子,直直的就朝下倒來。
  李雲峰猛地一愣,下意識的伸出雙掌,托住了這女人。
  手中,盡然都是溫柔細膩的感覺。
  林韻臉色通紅,看著這李雲峰的臉龐,和自己通紅的臉頰近在咫尺,呼吸出來的氣息,都是那種熱的。
  “你……你無恥!”她低頭一看李雲峰的手,正正的就托住自己的身前。
  李雲峰暗道,這女人還真的不講道理啊。
  “喂……”
  “喂什幺喂!快放開我,你這變態!”
  李雲峰聳了聳肩,將手抽離,這一下,似乎都要摩擦出火花來了。
  砰!
  林韻當即大驚失色,慘叫著和地麵來個親密接觸。
  “你……你……你……”她趴在地上,滿頭黑雲,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是你叫我放開你的啊。”李雲峰道。
  “我……我……”林韻真的是覺得,這一刻自己背負了全世界的難過。
  李雲峰搖了搖頭,道:“沒什幺事,我就走了啊。”
  “等等!請你把我扶起來,再把我腳上的繩子解開!謝謝你!大恩人!”
  “你這女人毫不講理,牽著不走打著倒走的。”李雲峰無奈的伸出手,拉著椅子背,用力一扯。
  林韻整個身子和椅子一起拔地而起,重新恢複了原裝。
  李雲峰撿起地上的一把短刀,然後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從她兩隻光潔白皙的小腿中間,割了下去。
  繩子一圈圈斷開,這林韻總算是徹底解脫了。
  “我……我腳扭到了……你能扶我到床上休息嗎?”林韻聲音溫柔了起來,她現在隻能靠李雲峰幫忙,否則的話隻怕情況會更糟糕。
  李雲峰繼續蹲著,伸手將林韻的腳抬了起來,然後將她那高跟鞋脫掉,捏住了穿著美襪的腳看了看,然後用力一扭。
  哢擦!
  骨頭的響動伴隨著林韻的大叫,一起響起。
  李雲峰站了起來,拍了拍手道:“可以了,自己走。”
  林韻咬牙看著李雲峰,正想發作,忽然覺得,自己的腳已經不痛了,好像真的能走了。
  她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除了嬌軀剛才被繩子勒得有些痛之外,沒有什幺大的損傷,又開始警惕的觀察起李雲峰來。
  他們雖然是鄰居,但兩人之間談話都沒有超過五句。
  “那個,今天謝謝你,如果沒什幺事的話……”林韻退後兩步,道謝道。
  她想到了什幺,打開錢包,然後從裏麵拿出了一疊人民幣,看上去差不多有一千多塊。
  “這個當感謝你的,如果沒什幺事情的話,你可以走了。”
  李雲峰沒有去接,嘴角泛著微笑看著這個妹子,道:“你就隻值這幺點?”
  “怎幺,你嫌少?”林韻有點怒色,看他沒有反應,拿著錢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繼續道:“嫌少的話,等我發工資我再給你一千,從此以後咱們就兩清了。”
  “省省吧,我對你這樣的,暫時還沒什幺興趣。”
  李雲峰看著林韻說了一句,然後便兩手抱著後腦勺,悠悠的朝門外走了出去。
  林韻愣在原地,呆呆的看著離開的李雲峰,哭笑不得。
  他不是壞人?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可想到了李雲峰好幾次根本就是故意在自己身上摩挲,又恨得牙癢癢。
  就算不是什幺壞人,也絕對不是好人!
  氣死個人了!這都遇到什幺事!
  她坐在床上,臉色淡然了下來,安靜的休息了一會兒,流了流眼淚,然後便起身,進到了衛生間裏,準備洗澡後休息。
  “寒風飄飄落葉,軍隊是一朵綠花,親愛的戰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媽媽,深深我日夜呼喚,多少句心裏話……”
  林韻沒想到,自己剛一進這狹小的衛生間,隔壁那歌聲就響了起來,她快瘋了。
  第5章 競爭激烈
  李雲峰洗好澡之後,便睡了過去。
  一夜,就這樣平靜的度過。
  第二天清晨,他悠悠的起來,洗漱之後,將那床鋪收拾幹淨,被子疊成了豆腐塊,就準備出發了。
  今天可是麵試的日子,別的先不說,這穿著起碼要體麵一點,畢竟要是連金陵集團都混不進去,那幺還怎幺完成老頭子給的任務。
  李雲峰招了招手,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他拉開車門,很是帥氣的坐了進去,道:“去金陵集團。”
  車輛駛離,在江城大道上悠悠行駛著。
  “小兄弟,你這是準備去金陵集團麵試吧。”司機開始和李雲峰閑聊起來。
  李雲峰笑道:“老哥,你是咋看出來的。”
  司機微微一笑,道:“當然看得出來,金陵集團最近招保安,可火了,好多人都想去呢,這金陵集團是咱們這一等一的大企業,福利待遇可好了,以前從不招男性員工,這可是頭一次,要是進去了,裏麵那幺多美女,光是看看……咳咳!”
  司機一邊說著,一邊無限的憧憬,似乎是意識到了什幺,才咳嗽兩聲,停止接下來的那些心裏話。
  “還有著一說,我怎幺就覺得,這第一次招男性保安,有點不懷好意呢,說不準是裏麵的女老板太寂寞。”
  司機眉毛挑了挑,道:“說笑了,兄弟,金陵集團裏麵美女眾多,總裁宋凝心更是現代名媛,豪門千金,江城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多少公子哥排隊追啊,人家可不寂寞。”
  說宋凝心名字的時候,明顯看到司機臉上帶著一絲諂笑,看來這司機平時也沒有少幻想這所謂的江城第一美女。
  司機喋喋不休的繼續說道:“這次不知道多少人擠破頭想要進去,我一大早就拉了一個,也是去那裏麵試的,看上去是個有錢人,去麵試穿著三萬多的西裝。”
  他說著轉過頭,掃了李雲峰一眼,然後道:“兄弟,你這行頭不咋樣啊,現在你得包裝包裝,否則說不定這麵試的機會都沒有。”
  “要不送你去摩雲商場買套像樣的行頭?”司機好心的提醒道。
  李雲峰趕緊擺手拒絕道:“不用不用,多謝大哥好意了,我跟其他人不一樣,我是正經去當保安的。”
  他無奈的要死,以前多少豪門貴婦,政要精英,一擲千金想要聘請自己當保鏢,自己都拒絕了,如今去麵試個企業的保安,還被人懷疑連麵試的機會都沒有。
  還有就是現在自己三百塊都拿不出來,要知道他的退伍費那些,全部都給了石頭的家人,來江城就隻剩下幾千塊而已,加上租房子什幺的,已經用的七七八八了。
  車子到了金陵集團之後,李雲峰下車,瞄了一眼麵前的大廈,還真是夠大的,像是一個巨人聳立在大地上一般,氣勢雄偉,直衝天際。
  “真不知道,這老頭子讓我來這種女人堆裏,能磨礪個什幺勁。”李雲峰瞧著那大廈的幾麵女人貼身衣物的廣告,還有那不遠處一個沒穿衣服的美女雕塑,搖了搖頭,朝裏麵走去。
  人果然很多,熙熙攘攘的,不過幸好這裏早有準備。
  李雲峰徹底傻眼了,我靠,這真的是麵試保安,如果不知道情況,還以為麵試的是領導呢。
  一個應聘者待的房間裏,清一色的都是穿著西裝,打領帶的年輕男子,李雲峰這身便宜打扮和這裏比起來,都有點像野雞落入了鳳凰堆。
  “江城大學本科畢業,在上市公司有五年的工作經驗,這職位我是勢在必得。”
  “嗬嗬,才江城大學本科,老子可是帝都大學本科畢業,你還想跟我搶這個職位,做夢去吧。”
  “區區本科而已,我可是金陵大學研究生,你們那算什幺,簡直是關公麵前耍大刀。”
  李雲峰聽著裏麵的對話,差點沒把舌頭給咬了,啥意思,大學生研究生都跑來這裏麵試,他向外看了看,這裏的確是應聘保安,沒錯啊。
  難不成現在招個保安已經要求那幺高了?
  他哭笑不得,估摸著這些人的目標都不當是保安,而是金陵集團的美女,特別是那宋凝心,要是能娶到她,那就真的是衣食無憂,吃喝不愁了。
  李雲峰退了出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小說] 回複數字43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仔細想了想,自己跟這些家夥一起亂搞,這不是耽誤時間幺?得想想辦法。他正在門口來回度步之時,一陣清風吹來,伴隨著一陣的清香之氣,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聞到這香味,不用抬頭看就知道,來的肯定是一位大美女,難道美女也來應聘保安了不成。
  他跟隨著香味抬頭看過去,當看到美女之後,李雲峰當即就愣住了。
  不但是他,那美女看到她,也是愣在了原地。
  麵前的美女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鄰居,昨晚才見過的那一位,林韻大美女。
  林韻今天的打扮很是亮眼,白色的西服,胸前掛著工作牌,下身一條短裙,都快遮不住把屁股都露出來了,黑色的絲襪更是誘人無比,絕對給這雙長腿加分。
  “你怎幺在這!”林韻緊張的向後退了兩步,她不知道李雲峰為什幺會出現在這裏,心裏不由得懷疑這家夥是不是特意跟蹤他過來的。
  李雲峰眼睛眯起,看著眼前的林韻,嘴角輕笑,調戲道:“呦,林大美女,穿上衣服我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林韻臉不由得一紅,撅起小嘴有些不滿起來,昨晚不穿衣服難道是她願意的,還不是因為那群流氓把自己衣服給脫了。
  “流氓!”林韻忍不住的罵了一句。
  李雲峰瞄了一眼林韻身前的工作牌,總裁秘書,想不到這小妞居然是總裁秘書,這級別可有點高啊。
  “林大美女,想不到你還是總裁秘書,不過這裏總裁是個女的,你沒有潛規則的機會。”李雲峰嘴賤道。林韻臉色更加紅潤,狠狠的瞪了李雲峰一眼,不滿道:“關你屁事,你來這幹什幺,是不是想圖謀不軌。”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小說] 回複數字430,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李雲峰眉頭一挑,笑道:“圖謀不軌也不會圖你是不是,要圖昨晚我就圖了,我是來應聘保安的,搞不好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不行。”林韻急忙說道。她很是害羞,自己的隱私李雲峰可是知道,說什幺都不能讓他在金陵工作,不然她豈不是把柄落在這家夥的手中了。
  李雲峰淡淡一笑,道:“為什幺不行,這公司貌似不是你開的吧。”

[ 此貼被輕撫你菊花在2018-11-06 18:24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肏了已為人婦為人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