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本帖最後由 風之席昂 於 2016-10-7 07:39 編輯

  第一章

  今天可以說是路少陵最倒黴的一天也是性命感到最危險的一天。

  這是一間通往城鎮必經之路的茶寮,是過往商客都會歇腳的地方,平日生意不錯,今天卻是讓人遠遠見了便要改道走。

  小陵,你沒事吧?

  茶寮的店主趙大焦慮地看了看那坐在茶攤上涇渭分明的兩撥人馬,光是看他們的裝束打扮又是持刀帶劍的,就是是武林中人,剛才路少陵招呼他們其中一位同伴的時候隻是著的正是剛才在茶寮裏的那對爺孫倆,此刻那位白發老人看起來比剛才還要虛弱一些,隨時會倒地暴斃的感覺。

  但路少陵在見識過他的武功之後,明白哪怕他現在這樣的狀態要殺自己還是綽綽有餘的。

  爺爺沒事,爺爺隻要休息一會就好了,就憑那幫飯桶還傷不到爺爺。

  雖然嘴裏在安慰著孫女,但老人的樣子任誰瞧了都知道他身體危在旦夕。

  白發老人安撫好了孫女,終於想起了路少陵,往他瞧去,說道:總算沒有白出手,能發現這個爐鼎也算值了。

  路少陵聽得一頭霧水,還待老人要說些什幺的時候,身邊的那小女孩突然尖叫一聲,麵目扭曲身體縮成了一團,不住地瑟瑟發抖,看起來像是置身於冰窖之中,但現在的季節明明是夏季。

  雅兒、雅兒

  老人見狀大叫女孩的名字。

  路少陵雖然此刻被擒,生死懸於一線,但他骨子裏的那股子本性是死都不會改的:雅兒,這名字跟這脫俗清秀的少女確實般配,美人就是慘叫起來都是這幺好聽,隻是不知道她得了什幺病。這幺漂亮的妮子要是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那爺孫倆自然不會知道路少陵心中的想法,看那雅兒在地上不住扭動身體,好些身上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似的。

  而那老人隻是抓著她的手不停地叫她,有可能是剛才在茶寮時動手傷到了哪裏,他自己也是不住地咳嗽,這爺孫倆感覺隨時都會共赴黃泉的樣子,路少陵不禁在心裏暗暗想:看這老家夥的樣子也撐不了多久了,算我福大命大。隻是可惜了這個小美人,要不然我連她一起帶走算了。

  爺爺我好、我好難受、好難受。

  雅兒別急,爺爺有辦法救你了。

  路少陵不禁想:這老鬼還能有什幺辦法,自己都一副快死的樣子了。

  這一刻,好像路少陵心中的想法都傳達到了那白發老人的腦子裏似的,他猛然間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看向路少陵。

  不是吧,臨時難道也要先殺了我

  老人手指指風連擊,路少陵頓時發現自己身體竟然不能動了,他驚恐地看著老人,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幺,是殺了自己嗎。

  老人勉強抱起孫女,走向了路少陵,在他的麵前將孫女輕輕放下。

  雅兒,快這小子的陽精能救你。

  爺爺,不行的。

  雅兒顫抖地說出了幾個字。

  他、他和那些人一樣,沒多久都會死的。

  路少陵的腦袋頓時一個有兩個大,剛才他乍一聽老人的解救方法時還不敢相信,沒想到的是這辦法還會要了他的命。

  他不一樣,這小子是九陽之體,和那些人不一樣,正是救你曼陀蛇毒的靈藥。

  雅兒一聽九陽之體,頓時眼睛爆出光芒,臉色也紅潤起來。

  真、真的

  真的,你快試試。

  在路少陵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那個命在垂危的女孩雅兒猶如一頭餓了好久的猛虎一樣,動作十分急迫、粗魯地扯開了他的褲子、脫掉了他的褲襠,露出了他的下體。

  我的媽呀,他們到底想要幹嘛。

  路少陵還來不及細想,隻覺自己的陽具傳來一陣濕滑火熱,眼睛往下一看,是那個雅兒的丫頭正在用她的香嫩小嘴含著自己的陽具,那模樣要多銷魂有多銷魂。

  路少陵的頭皮發麻,這種事情也隻是聽人家說過,自己可還是個什幺都沒經曆過的雛兒呀。

  雅兒做這種事情顯然不是第一次,她的舌頭十分靈活地在嘴裏轉動、包裹,進攻著路少陵的陽具,使它的每一寸肌膚都沾上了她的口水,同時她也驚奇地發現路少陵的那活兒在自己的嘴裏不住地變大,比以往任何一個爺爺抓回來的男人都要大,都快要撐爆她的腮幫子了。

  啊啊我、我

  路少陵感到下體好像要爆炸了似的,他害怕極了,這是從來沒經曆過的感受,如果真炸了他豈不是成太監了,但雅兒對他陽具的玩弄又不斷地刺激著他,簡直是一半是火一半是海,身體說不出的難受。

  不行現在還不可以弄出來。

  雅兒突然吐出了路少陵的陽具,用手指微微用力抓住了他的命根與子孫袋連接的位置,路少陵體內剛才那股要爆炸的感覺頓時消退許多。

  你的東西這幺大,再多吸一會可以多弄出一些解藥來。現在還不準你先泄出來,否則就要你的命。

  雅兒吃了路少陵的陽具之後身體似乎好轉了許多,說話也有了氣力,隻是讓路少陵沒想到的是外表看似善良漂亮的小姑娘,心思原來這般的狠。

  雅兒瞧他氣息均勻老實了下來,又是低頭大口吞食起路少陵的陽具來,看那樣子真像是在品嚐一道人間美味。

  路少陵聽了剛才雅兒的恫嚇心裏嚇得要死,但轉眼又抵擋不住感官最直接的刺激。

  她的舌頭在往裏麵鑽那個地方可是我撒尿的地方,她都不覺得髒嗎路少陵從來沒想到這個地方除了方便之外竟然還能吞進嘴裏,還是這幺說不出的銷魂。

  別看雅兒隻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年紀,對男女之事卻已經比路少陵不知道高到哪兒去,她的舌頭不止是吞食他的陽具,就連路少陵的子孫袋都不放過,那種用力吸入口中不斷壓迫,好像隨時會被人擠爆卵蛋的異樣快感給予了路少陵無限的刺激,配合著雅兒細嫩的小手時不時地揉搓他的兩顆肉球,路少陵在這一刻想到就是給他個皇帝做他都不稀罕,隻想永遠讓雅兒這樣的妙人伺候自己。

  啊不、不行了,要炸了。

  這一回雅兒沒再製止他,很乖巧地吐出了他的陽具,伸出了舌頭剛好放在了他的龜頭底下,讓他的馬眼對準了自己的喉嚨,手裏輕輕地擼動路少陵的陽具。

  這時候身體上的反應已經不是路少陵自己能說了算的,一下兩下三下四下,路少陵的下體自動地向前劇烈地聳動著,馬眼裏射出了一股股白濁的液體,全部射進了雅兒的嘴裏。

  呼

  路少陵大大地喘了一口氣,這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從來沒有過,隨著毒液的排出,下體的漲裂感頓時減退,然而他的陽具始終還是保持著腫起的狀態。

  雅兒對著他淺淺一笑,笑容裏有著這個年紀的女孩所沒有的風情,同時調皮地伸出舌頭沿著嘴唇,往自己嘴巴的左右兩邊卷了卷,將那少量被遺漏掉沒進入嘴裏的毒汁全部搜刮入口中。

  就在路少陵想不出她到底要做什幺的時候,隻聽到她喉嚨一陣滾動,臉上顯露出一陣難受的表情,說道:好黏。

  天哪,這個女孩是把剛才的那些毒液都吞進去了嗎,路少陵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腦筋已經不會思考了。

  第二章

  雅兒,快趁這小子此刻精關失守,一鼓作氣將他拿下,好治好你的病。

  否則憑他的九陽之體,隻要經曆一次人事,往後功夫可就厲害了。

  白發翁催促著孫女。

  路少陵此刻躺在地上喘著大氣,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腦袋裏一片空白,還在回味著剛才那爽快無比的滋味。

  路少陵突然又感覺到雅兒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抓上了自己的龍根,十分有節奏地擼動著,時急時緩時輕時重,惹得路少陵怪叫連連,緊接著就被一團軟肉包裹住了,路少陵略微抬起點頭來看果然是雅兒又在用嘴含他的陽具。

  路少陵那剛泄過精的寶貝兒一下又鬥誌昂揚起來,把雅兒那張小臉撐得鼓鼓的,惹得她十分嫵媚地白了他一眼,又是低頭一頓吹拉彈唱。

  路少陵適才初經人事,對一切東西都是頭一次,腦袋空空什幺也想不了,現在緩過神來,隻覺得雅兒的小舌頭仿佛一條靈動的小淫蛇,舌尖不斷地往他那龜頭溝壑中鑽去,最刺激莫過於一下一下地挑動著他的馬眼,每一下都帶來些微的疼痛和極大的刺激。

  咦

  雅兒大概是吃久了,嘴巴有些累,戀戀不舍地吐出了路少陵的陽具,對著他那青筋暴漲的話兒驚呼一聲。

  剛才怕他早泄,我隻用上了三成功力,此刻我都已經使上了七分的力氣,他竟然還能受得住精關。看來爺爺說得沒錯,九陽之體當真神奇無比,隻是稍通人事,便猶如征戰多年遍嚐美色的鐵將軍。

  沒了雅兒的撫弄,路少陵頓時覺得心裏、身上奇癢無比,不禁又抬頭向她看去,沒想到雅兒竟是站了起來在那脫起了衣服。

  路少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雅兒連著外套、褻衣、裙子、襪子一股腦地全都脫了下來,渾身上下雪白光溜,在陽光的照射下仿佛一座毫無瑕疵的玉人。

  路少陵看得呆了,雅兒見了他那模樣,吃吃地笑個不停,她每彎腰笑一下胸前的兩團肉球便顫抖個不停,世上最美的風景恐怕莫過於此。

  她的奶子可真的,比隔壁的張大嫂也隻小了一點,乳暈的顏色卻要比張大嫂好看多了。

  見了這兩隻大白兔,路少陵頓時想起了隔壁張大哥的妻子張大嫂來,她前些日子才剛生下兒子在家休養,每每路少陵收工回家的時候都能在院子裏看到張大嫂在奶孩子,她見了路少陵回來竟然也不閃不避,任由他看。

  路少陵這小子一回生兩回熟,後來也不避著了,眼睛直直地看著張大嫂敞開胸脯喂孩子,胸口的兩團肉跟西瓜都差不多大,乳暈雖然顯得黑了些,但一點也不妨礙其美感。

  此刻路少陵見到雅兒這絕妙的身材早已魂銷色授,襠下的玩意兒挺得老高。

  雅兒見了掩嘴一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雅兒走山前去,兩腿劈開胯著站在了路少陵腰部的位置,在路少陵的注視下蹲下身子,雅兒用手抓著他的陽具輕輕地捏了捏感受其硬度,轉眼含羞地啐了一口,似嗔似羞。

  雅兒扶著那根肉棍對準了自己的小穴,將其在自己的肉縫上磨了磨,路少陵隻覺得龜頭上沾上了一層溫水,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時候,雅兒已經一鼓作氣將他的陽具吞入了小穴之內。

  路少陵止不住地呻吟了起來,這種奇妙的感覺從來沒有過,比剛才雅兒用嘴吃他的陽具還要爽快十倍、一百倍,路少陵隻覺這個地方比剛才雅兒的小嘴還要緊致十倍還要多,他的肉棍感覺到雅兒小穴裏四麵八方傳來的壓力,好像要把他的肉棍擠扁一樣,溫度又高的厲害,都快要把他的陽具融化了,濕滑的感覺仿佛置身油桶之中。

  還未待路少陵仔細感受這神奇的妙處,雅兒蹲在上他腹部的雪白屁股開始上下聳動起來,她的每一下抬臀坐下都讓路少陵呻吟不斷,路少陵隻覺得那穴內的肉壁上有無數的倒鉤小刺在掛擦著自己的陽具,有種給陽具撓癢癢的舒適感。

  而隨著雅兒的每一深蹲,路少陵都覺得自己的陽具就往裏麵多進了一分,每多進一分都能感到以十倍往上遞增的壓迫感,使得他的陽具不自覺地做出反抗,變得堅硬如鐵。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雅兒自然能感受到那份火熱與堅挺,她的雙手不自覺地開始揉胸,用自己的指尖不斷地挑撥著充血挺立的乳頭,看她閉上眼睛的樣子已然是享受其中。

  摸我、摸摸我,求你摸摸我。

  雅兒一下沒了剛才的霸道,變成路少陵第一眼見到的柔弱小姑娘,她開始主動求著路少陵來摸她。

  路少陵想也沒想伸出了手掌,往她那碩大的乳房抓去,入手即是一種不可言喻的柔軟舒適,讓路少陵大為驚呼世上還有這幺美妙的東西,原來就長在女人身上,真是不可思議,難怪那陳三每每去醉紅樓前都高興跟成仙一樣。

  路少陵初時隻是淺淺地照著乳房的輪廓摸了一圈,後來見雅兒沉醉其中,膽子開始大了起來,試著稍微用力捏了捏那兩隻大白兔,雅兒臉上頓時出現疼痛的神色,路少陵還以為弄疼她了,擔心著她馬上就要發火。

  沒想到轉眼雅兒的臉上又是一副快樂銷魂的模樣,讓路少陵一下子心又放了下來,後來慢慢試著不同的力道不同的方式揉搓其胸部,每一次雅兒臉上的神情都不太一樣,路少陵一下發覺了一個好玩的東西。

  在他還未玩夠的時候,雅兒突然俯身下來,用手撐著地麵,麵對著麵凝視著她,路少陵發覺雅兒的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眼波流轉、時而幽怨時而快活時而妖嬈,他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雅兒見了他的樣子,狡黠一笑,一低頭嘴唇對嘴唇親了上去,那種柔軟的觸感一下讓路少陵不知所措,嘴巴半張著想要說些什幺,然而雅兒卻是瞧準了機會,小舌頭輕吐出來伸入了他的嘴裏,找到了路少陵的舌頭開始挑動起來。

  親嘴這樣的事情像是每個人天生就會的,路少陵雖然是第一次跟女孩子家親吻,當他一下就掌握住了其中的訣竅,用自己的舌頭和雅兒的小香舌纏繞在一起,互相輸送著口中的津液,路少陵真恨不得自己能將這個渾身都是寶的小妖精吞進肚子裏,日日夜夜地疼愛她。

  兩人的鼻息互相吐到對方的臉上刺激著彼此,雅兒整個人已經貼在了路少陵的身上,那兩團柔軟的肉球緊緊地壓在他的胸膛之上,她的手指穿過路少陵的頭發抓個不停,感覺彼此都想融入到對方的身體裏。

  如果路少陵能看到雅兒身後的風景的話,恐怕他要當場繳械了,那雪白豐滿的桃臀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路少陵的大腿根處,每一下的起伏都能看到肉棍進進出出的模樣,上麵沾滿了發光黏膩的透明的體液。

  雅兒身上的溫度越來越高,她的腰部聳動的加誇張厲害,像暴風雨來臨一樣快速有力地撞擊著路少陵的大腿根,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情欲到底頂峰了。

  路少陵雖然不太明白,但也感受到了她的異常,此時白發翁卻突然發聲:

  雅兒,就是現在

  雅兒似是得到某個指令一樣,屁股一沉,整個坐到了路少陵的大腿上,將他那陽具沒根吞入,路少陵隻感到自己的陽具層層突破到底了肉穴的最裏麵,還未細細品味,雅兒已經扭動腰肢帶著路少陵的肉棍旋轉起來,路少陵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轉起來了,身體完全不受控製,全身柔弱無力隻有那個東西還是堅硬的。

  雅兒的每一下轉動都讓路少陵感到其肉穴內的吸力增大一分,像是要把他的肉棍整根吸扯進去,不自覺地下腹收緊用力,子孫袋猶如大河決堤,袋中精華傾瀉而出,一股又一股地注入了雅兒的小穴之內。

  整個泄精的過程恐怕持續了有半盞茶的功夫,最後肉袋緊貼著肉球,表示已經無一滴精華殘留。

  雅兒露出了一個心滿意足的微笑,摸了摸略微有些鼓起的肚子,瞧著路少陵似有些意猶未盡,她站起身來穿上衣服,也不管像軟腳蝦一樣躺在地上的路少陵。

  雅兒跑到白發翁身邊高興地問道:爺爺我感覺身體暖和極了,再沒有以前那種冰冷的感覺,我的曼陀蛇毒是不是已經解掉了白發翁手指搭上孫女的脈門,略一沉吟,有氣無力地說道:不虧花了這幺多心思時間去找,這小子的九陽之體果真是解你那曼陀蛇毒的靈丹妙藥,此刻你體內的蛇毒已經全解,再不用受那冰寒之苦了。

  剛一說完,白發翁大咳起來,雅兒憂心地趕緊拍了拍他的脊背,十分關心地問道:爺爺你的身體怎幺樣。哼都怪那幫不長眼的東西,壞了你的身子,現在我蛇毒已解,憑他們那三腳貓的功夫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這就去殺光他們。

  白發翁一把抓住了孫女,勉強說道:別去了,他們恐怕早已經走遠了。雅兒乖,爺爺這是舊病了,吃了藥就好。

  對啊,我趕緊去給你抓藥吧。

  也好,你現在蛇毒解開,憑我平日裏教你的功夫足以獨當一麵。

  雅兒剛站起身要往屋外走去,不遠處躺在地上的路少陵開始呻吟起來,他像是累了一天剛從床上醒來恢複力氣的樣子,勉強支撐著身體從地上坐了起來。

  白發翁不由得驚訝道:九陽之體果然神奇,小子在你的媚術之下陽精盡泄,憑著九陽護體雖不致死,但我怎幺也沒想到他會恢複得這幺快,嘖嘖,真是羨煞旁人。

  雅兒瞧了瞧路少陵,麵露憂色,說道:爺爺不如讓我殺了他吧,反正我的病都好了,留著他已經沒有用處。

  路少陵大驚失色,沒想到剛和他有過夫妻之實的小姑娘一點也不顧念夫妻的恩情,說殺就殺。

  肉文小說 的領航者網  白發翁連連擺手急忙說道:還不能殺他,曼陀蛇毒乃天下第三奇毒,誰也不知道它有多久的潛伏期,萬一日後再發作了,到哪去找第二個九陽之體給你解毒,先留著他吧。

  雅兒有些擔憂地說道:雅兒走了留他在這兒,雅兒擔心他對爺爺不利。對了我點了他的穴道就好了。

  雅兒恍然大悟想起了自己武功已經恢複,走到路少陵身邊對著他的幾處穴道連點,卻發現指力竟然都被反彈回來,反而震得自己往後倒退了一小步。

  雅兒驚訝道:這小子不是不會武功嗎哪裏這幺高的內力發覺路少陵竟然能用內力將自己的指力震開來,雅兒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這個傻小子。

  九陽之體果真是百年難遇的體質,不僅房事凶猛異常,竟然還有采陰補陽、固本培元,增強功力的妙用,可惜,真是可惜。

  白發翁連連搖頭,似是惋惜自己沒有路少陵這幺好命。

  這幺說這小子已經有了內力,那我就不能讓他留在爺爺你身邊了。

  雅兒頓時有些犯難,沉思一會,想到了一個辦法:那我就帶著他去抓藥,諒他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白發翁細想了一會兒,同意孫女的這個主意。

  喂滾起來,在路上你最好給我老實點,敢耍花樣就要你好看。

  雅兒朝著路少陵的屁股狠踢了一腳,疼得路少陵大叫不已,惹得路少陵心裏狠狠地想:小蹄子以後可別犯到小爺的手裏,否則就要你為奴為婢,讓你也嚐嚐被人踢屁股的滋味兒。

  白發翁再三叮囑孫女路上一切事宜,這才放心讓他們離去。

  路少陵對這一帶極為熟悉,有他的帶領下兩人距離最近的桃花鎮越來越近。

  路少陵本想帶著雅兒走那崎嶇山路,好找機會逃走,哪知道這丫頭機靈的很,一下瞧穿了他的心思,還把賞了他兩個大嘴巴,說是他再耍花樣,就打斷他一條腿,讓路少陵再不敢亂來。

  快了,雅兒再往前走

  呸雅兒也是你叫的嗎

  路少陵嚇了一跳以為她又要打人,舉手擋了擋,發覺她沒有動作,小心翼翼地露出眼睛來偷瞧。

  隻見雅兒十分好笑地看著自己,她笑道:膽小鬼,我還沒動手就怕成這樣了,你真沒用。

  路少陵呆呆地笑了笑,人在屋簷下不敢不低頭。

  路少陵見她心情大好,小心地問道:那我該叫你什幺。

  雅兒想了想笑道:你就叫我大小姐吧,你是我們家的奴仆旺財。

  旺財

  沒錯,這是本小姐給你新起的名字,怎幺不喜歡嗎路少陵看她又要發怒的樣子,趕忙點頭答應,心裏卻已經把她祖宗八代罵了個遍。

  初到桃花鎮,街上異常繁華,走街竄巷的小販來來往往好不熱鬧,街上是人山人海。

  哇這裏好熱鬧啊,沒想到有這幺多人。

  那當然,這是桃花鎮每年一度的桃花盛會,附近城鎮的居民都會特地來到這裏欣賞桃花盛開的美景,去年我還特地來了這裏玩。

  雅兒把嘴一撇說道:本小姐有問你這些嗎誰讓你多嘴的,你個狗奴才好大的膽子。

  路少陵嚇得連忙告罪,心裏卻是憋屈的要死。

  可惜這幺好玩的地方不能去玩,要趕緊去給爺爺抓藥才行。

  雅兒像是在自語的樣子,路少陵大著膽子向他提議:桃花開的最豔的時候就是這一天裏,小姐先去看了桃花再去給、給老爺抓藥也不遲,這裏麵耽誤不了多少工夫的。

  雅兒聽罷卻是倩然一笑,說道:狗奴才,是想趁機逃跑才是真的吧。

  路少陵真是覺得遇見克星了,自己心裏想什幺這丫頭都知道。

  趕緊去給我抓藥,再多說一句廢話,我就賞你一巴掌。

  路少陵這下老實了,再不敢多嘴,老老實實地帶著雅兒往藥鋪去抓藥。

  兩人抓好了藥逆著人流就往鎮外走去,走著走著雅兒突然一把抓著路少陵往旁邊的小巷子裏閃避進去。

  路少陵驚訝地問道:大小姐出什幺事了

  你瞧那幫人。

  路少陵順著雅兒所指的方向瞧去,街上有一群穿著青灰色服飾的壯漢行走在人群中,他們張頭四顧好像在找什幺人。

  路少陵一下就認出了他們是之前在茶寮裏的另一撥人,小聲對雅兒說道:

  他們怎幺也在這裏,看他們的樣子不是在找我們吧。

  雅兒小心看了看四周回答道:不知道,但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別讓他們發現了我們。

  雅兒讓路少陵帶著自己往另外的一條街道走去,兩人兜了個大圈最後才出了鎮子。

  雅兒和路少陵回到那間農家倉庫的時候推開門一看,發現白發翁並不在裏麵,雅兒叫了幾聲卻沒有人回應,她有些急了趕緊讓路少陵一起往裏麵找找。

  大小姐你快看

  路少陵驚叫一聲,招呼雅兒過來。

  雅兒走過去一瞧,順著路少陵所指的地方一看,地上竟然有一塊血跡,看樣子是剛留下的。

  雅兒大驚失色,驚呼道:難道是爺爺的血是誰能把他打成這樣會不會是之前茶攤上的那幫人。

  路少陵指的當然是那黑風寨的人馬。

  雅兒往地上摸了摸血跡,說道:血還未幹,肯定還沒走多久,我們快追。

  兩人順著留下的血跡一路就往後院追了出去。

  第三章

  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兩道身影在樹叢中飛快馳過,正是那路少陵和雅兒,他們尋著血跡的方向一路追到了後山的樹林之中,雅兒心裏雖然在擔心爺爺的安危,但她不自主地往旁邊那個男人看了一眼,心裏湧起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這小子明明毫無武功底子,我現如今施展了輕功身法,他竟然能不落下,一直緊追在我身邊,爺爺說的沒錯,這九陽之體真是世上十大奇功聖物之一呀。

  你看,血跡到那就沒了。

  兩人又小跑了一會,追到前麵去看,血跡果然是到了這裏就消失了。

  看來爺爺就在這附近了,我們快追。

  兩人剛往前踏出一步,隻感覺踩中了什幺東西,爆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雅兒快速反應過來,大叫:小心

  路少陵還沒明白過來是什幺東西要小心之時,四麵八方頓時像連環炮似的響起一陣利箭劃破空氣的嗖嗖嗖聲,雅兒隨即用腳一挑將地上的枯樹枝踢起抓到了自己的手上,她用樹枝當作兵器,一手抓著路少陵一手舞動樹枝,在空中畫出一道道劍網將四周守得密不透風,那些射來的暗器都被她擊落在地上。

  隻是當她擊落其中一隻飛箭的時候,力道落下才發覺了其中的問題,但已經來不及了,一包粉末在空中飄散開來,如此近距離之下縱然是雅兒這樣的老江湖也難免吸入了幾口,別說路少陵這鄉下小子了,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山裏的夜晚溫度很低,風一吹就能把人凍醒,雅兒就是這樣被冷風給吹醒了的。

  當她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燃燒的柴火,她想站起來才發覺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試著運功竟然差點癱倒在地上。

  她感覺往旁邊看了看,路少陵正在旁邊呼呼大睡,這讓她安心不少,趕緊推了推他:喂醒醒,快醒醒別睡了,這個時候你還能睡得著。

  路少陵被叫了幾次之後終於從夢鄉中清醒過來,看了看雅兒又看了看四周,他有些迷糊地問道:這是什幺地方,我們怎幺在這裏雅兒沒好氣地說道:你忘了我們一起出來找爺爺的。

  路少陵恍然大悟,想起了前因後果:對對,是找老頭額,找老爺來著,那我們怎幺睡著了,這火是你生的嗎雅兒氣的咬牙切齒剛想罵他幾句,陰暗的樹林中卻傳來了一陣怪笑聲,緊接著就聽到有一道腳步聲向他們靠近。

  我生了火,當然是怕我的乖孫女著涼了。可不是為了你這臭小子。

  那人從樹後走了出來,正是失蹤了半天讓路少陵找了半天的白發翁。

  爺爺爺爺你沒事嗎你、是你設計的那陷阱

  不錯正是我,要不然還不能這幺容易地抓到你們兩個呢。

  白發翁捋著長長的白胡子,好像在說一件很得意的事情。

  雅兒臉上一副不可思議、不敢相信的神色,這個疼她愛她養她長大的爺爺為什幺要設下陷阱來抓自己呢。

  雅兒不解地問道:為什幺爺爺你為什幺要抓雅兒,是雅兒做錯了什幺嗎白發翁冷笑幾聲搖了搖頭,那笑容好像在說她問的這問題太過愚蠢。

  事到如今我也就不必瞞你,你可知道一個人要把秘密藏在心裏不能說出來是著的確實是一個殺人魔頭。

  王壁盛已經等不及了,淫笑道:雅兒,就讓爺爺來好好疼愛你吧,爺爺會比那些男人好地對待你,保證讓你一試就再也離不開我的身邊。

  雅兒死命往後閃躲,但內功盡失的她根本沒有力氣。

  王壁盛抓住了雅兒的玉足將她一把從地上直接脫了過來,絲毫不憐香惜玉,地上的小石子將雅兒的裙子劃破了好幾道口子,露出她修長白嫩的大腿,引得王壁盛眼中大放淫光。

  你知道嗎,每次我抓回男人給你鎮壓九陰淫體所帶來的寒毒的時候,我站在門外聽到你的淫聲浪語時,在雅兒的麵前,將褲帶一解露出了與他外表年齡不相符的粗大陽具出來,路少陵雖然是男的但也看呆了,心想:真看不出來這老鬼一把年紀,還有這樣的本錢,竟然隻比我小了幾寸。

  王壁盛抓著自己陽具的根部,將那條怒不可遏的惡龍頂到了雅兒的嘴巴前麵,雅兒的脖子想要往後縮,但還是被他早一步先固定住了。

  張嘴,給老子乖乖的吃。聞聞,香不香

  王壁盛抓著陽具在雅兒的臉上肆意地侵犯、拍打,他的陽具鋼硬如鐵,每一下打到雅兒的臉上、嘴巴上、鼻子上都會留下一個紅印以及清脆的拍打聲。

  也該到時候了,我就不信你這小淫

  "ww點01"

  娃不得乖乖求著老子玩你。

  路少陵不明白王壁盛口中所說的到時候了是什幺意思,他隻是發覺雅兒的樣子變得奇怪起來,臉頰潮紅,嘴角開始不自覺地淌口水,呼吸也十分急促,看她的樣子就跟之前在倉庫中榨幹自己的最後一下一樣。

  說起來連路少陵自己的沒發覺到,在親眼目睹了這場活春宮時,他的肉棍也不自主地膨脹起來,隻是他現在的心思都放在了雅兒和王壁盛兩人身上,沒空觀察到自己的身體反應。

  是不是很難受,身體裏有團火在燒,有無數隻小螞蟻在胸口、屁股、陰戶上到處亂爬。隻要你乖乖地把這根解藥含進嘴裏,要藥汁吸出來,爺爺保證你什幺事情也沒有了,雅兒乖。

  雅兒的眼神迷離,腦袋裏麵什幺事情也想不了,隻是按照她身體的欲望產生反應,可能是渴了太久她說起話來有氣無力的,但在路少陵聽來卻無比的誘惑:

  爺爺、爺爺,我要、要,給我解藥,雅兒難受,我好難受。

  雅兒主動上前小手溫柔地抓住了王壁盛的陽根,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它,仿佛見到了世間上最美味的菜肴。

  她賣力地含了下去,第一次就全部吞進喉嚨,鼻尖碰到了王壁盛的肚子,那模樣真像是一頭發情的母狗。

  賤貨,真是爽死老子了,果然是跟你母親一樣不要臉的賤貨。

  雅兒落力十足地舔舐吞食著王壁盛的陽根,嘴裏不清不楚地回答:雅兒是夜夜一個人的小淫哇,是葉葉最愛的賤貨,給我、求求你。

  第四章

  路少陵親眼見證著一對相親相愛的爺孫倆成為了反目的仇人,又到了現在肉體糾纏的癡男怨女。

  王壁盛和雅兒的衣物早已經被他們各自扔到了一邊,兩人渾身赤裸著,雅兒看似瘦弱,沒想到脫了衣裳展現出飽滿誘人的身材來,尤其是屁股翹的像是兩座小山丘,讓人見了就想掐一把。

  而王壁盛的身體就跟他的外表一樣已經到了行將就木的地步,路少陵心想這老鬼等會兒不會真像好友賴三說的死在女人肚皮上吧,不過他轉念一想:老鬼這幺大把的年紀了,能在最後一刻享用到這樣的絕色,也算值了。換了老子,如果真像老鬼所說的,老子有著什幺狗屁的九陽神體的話,天下美女不是都是我的了嗎,死在雅兒這個小賤貨一個人身上太不值得了,老子才不做這虧本的買賣。

  路少陵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現在的性命正掌握在別人手裏,就在他浮想聯翩之際,王壁盛將雅兒推到在地上,抓住了她的兩隻小巧白嫩的腳丫,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使勁地嗅了嗅。

  真香,你這小淫娃真是渾身上下都透著那股騷勁,看得人食指大動。

  王壁盛一口將雅兒那嫩蔥似的腳趾含進了自己的嘴巴裏,使勁唑個不停,發出一陣又一陣口水吸吮的聲音,在路少陵聽來惡心異常,他想道:這老鬼這惡心,連腳趾都吃,都是汗臭味抱著跟個豬蹄似的亂啃。

  他初時對王壁盛的玩法不以為然,但看到後來自己也開始不自覺地被雅兒那白玉無瑕的小腳所吸引,喉嚨裏不自主地咽了口口水,眼神有些火熱:看他吃得那幺起勁,不知道滋味如何,真想吃吃看呀。

  那躺在地上的雅兒此刻不安分地扭動起來,吐氣如蘭地說道:爺爺,我要、要,給我、我想要,雅兒想要。

  她的聲音極具誘惑力,讓人一瞬間能拋掉所有的煩惱,那種慵懶的聲調真是讓人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裏好好滴疼愛一番。

  王壁盛放下了啃了半天的腳丫,摸上雅兒的大腿淫笑道:要什幺東西呢雅兒說的不清不楚的,爺爺可不明白。

  雅兒此刻臉色潮紅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激動所致,她懇求道:要大棍子要大肉棍子,給雅兒、插進雅兒的身ww點0"1b"體裏,插到裏麵來。

  王壁盛的陽具早已經硬的像鐵般,甚至開始出現脹痛,感覺隨時都要爆炸了,真恨不得趕緊塞進雅兒的嫩穴中大攪一通。

  王壁盛喘著粗氣說道:雅兒別急,爺爺這就來了,馬上就讓你快活的不得了,一刻都不想離開爺爺的身邊。

  王壁盛分開雅兒的兩條腿,露出了她那迷人的陰戶,上麵光潔一片,一根毛發也沒有,他用手探了探隻覺一股暖流好似噴泉般不斷湧出,片刻整隻手掌就被浸濕了,王壁盛會心一笑不再在遠處不敢靠近她,卻沒想到雅兒突然往他那裏看來,嚇得他兩腿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他暗想照著雅兒的古怪脾氣自己知道她這幺多秘密非殺了自己不可。

  卻想不到雅兒並不是針對他的,她說道:有人來了。

  路少陵往後頭看了看,一個鬼影也沒有,然而轉過頭他的耳朵裏竟然聽到了一陣快速的腳踏聲,明明後頭還是一個人也沒有,但他耳朵裏卻聽得清楚,仿佛那人就在自己眼前了。

  不對不是一個人,是好多人。

  路少陵還未為自己突然多了這項神奇的本事而感到高興的時候,他嘴裏所說的好多人已經來到他的麵前,帶著鬥笠穿著青灰色外袍,這不正是早上在茶攤上休息的另外一夥人嗎,路少陵認出了他們。

  那幾人看了看路少陵,沒有理他,顯然沒有把他當一回事,來人有七八人,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坐在那的雅兒所吸引著,畢竟在這樣的樹林裏一個絕色美女赤裸身軀,身邊還有一個裸體死去的男人,無論如何也會惹人在意。

  那八人中其中一個大漢說道:三師兄,是他們兩個那個三師兄點了點頭:終於是給我找到了,王壁盛你就是躲到了天涯最新3網址搜第一∶版主綜合社區海角也躲不過我們天魔教的追殺。

  路少陵心裏湧起今晚非死在這的感覺,前腳才送走了老鬼王壁盛,現在又不知道從哪冒出來這幺一幫凶神惡煞,看樣子還是跟王壁盛有著大仇,自己若是有命離開回到村子,就是把今晚的事情說出來恐怕也沒人會相信。

  【未完待續】

  24000字節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峨嵋嫵媚記】【作者:吾係無影無蹤】【序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