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1.
在貝斯科爾的最南端有一片雪山,那裏居住著一群名為『貝斯科爾南』的雪人部落,這群雪人世代生活在雪山之中,隻有尋找交配對象的時候才會從雪山裏出來、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貝斯科爾南是沒有女雪人的,同時他們的生活水平太差,沒有任何種族願意和他們通婚,為了繁衍後代他們隻能下山去山下的城鎮與村莊去掠奪別的種族的年輕女性,雪兔妖?人類?狼人?他們可從來都不挑。
被掠奪過來的女性最初都是抗拒的,因為她們首先是不喜歡雪人的樣子,再然後就是雪人們的生活環境——貝斯科爾南和別的雪人一樣都住在山洞裏,即使他們的山洞裏別有洞天那也是山洞,隻有野人才住山洞呢。
但是那隻是最初的,大部分女性都會嚐試逃跑,但是關押她們的房間都是在洞穴最深處,就算沒有雪人阻攔也少有誰逃出去——三百多年來隻有一個人成功過,但卻凍僵在了山穀中,在被救回來之後她再也沒有想過逃出去的事。
在被掠奪的女性喪失了逃出去的希望之後貝斯科爾南們才回將她們放出來,讓她們在山洞內自由活動,不論是幫忙幹活還是隻是閑逛貝斯科爾南雪人並不管,畢竟貝斯科爾南雪人掠奪她們隻是讓她們來繁衍後代的。
貝斯科爾南雪人部落社會並沒有具體的私有製概念,他們的腦子裏隻有自己種族東西和別的種族的東西這種概念,當然,這種概念並沒有對他們的道德造成什幺約束,他們依然每年春秋天下山掠奪別的種族的年輕女性;也正因為沒有具體的私有製的概念,貝斯科爾南雪人也沒有『配偶』的概念,他們會和任何在他們的觀念裏吸引人的女性交配,而貝斯科爾南雪人的觀點和其他種族也沒差多少,吸引人的女性當然是胸大臀橋小細腰了。
通常,掠奪別的種族的任務都是交給那些身材嬌小的貝斯科爾南雪人,這些發育遲緩的貝斯科爾南雪人不像其他雪人一樣有著健壯高大的身材,沒法捕殺那些在雪山上飛奔的猛獸,他們隻能下山去村落和城鎮裏掠奪落單的女性,這種貝斯科爾南雪人被稱為『貝斯科爾南掠奪者』,而我要講的故事,就是從這『貝斯科爾南掠奪者』講起。
又到了一年的秋收時節,大部分男人都在農田裏勞作,隻留部分男性守在村子裏,保護躲在屋內的女性免遭貝斯科爾南雪人的掠奪。
今年秋天的防守似乎比往年更加嚴格,一個叫做『黑毛』的『貝斯科爾南掠奪者』在半山腰俯視著山下大門緊閉的城鎮,那城牆的尖刺上挑著一個失敗的貝斯科爾南雪人的屍體,這對於貝斯科爾南雪人來說是最好的警告。
黑毛之所以被別的貝斯科爾南雪人稱為黑毛是因為他的毛發是黑色的,這在雪人中是極為少見的,並且這也使他在其他雪人中顯得極為顯眼——他實在沒法偷懶,但往年黑毛都是看門的,今年他被拍出來掠奪女性,這是個危險的工作。
眼看著太陽已經到了半山腰,再不捉個女人回去天都要黑了,天一黑猛獸就要出洞,那對黑毛來說可就危險了。
就在這時,黑毛發現了一個在半山腰閑逛的樹妖便跑了過去,一股勁把樹妖扛了起來就往山洞的方向跑去。
樹妖本是草木之靈,原有十八般力氣,若不是秋天到了草木枯黃縱使有是個貝斯科爾南雪人也使不動她,但現在已是秋天,這正是樹妖身體正虛弱的時候,她正要尋得一處僻靜之地去冬眠,卻不知被這個雪人看上了。
那樹妖是一臉詫異,她不明白自己渾身既沒有果子也沒有肉,就算拿去劈柴也燒不了幾個時辰,這個人類抱著自己直往山上跑是為何?
樹妖是沒看清黑毛是個貝斯科爾南雪人,但是黑毛是看清了樹妖的,他今天一無所獲回去肯定會被看守拒之門外,趁著傍晚太陽下去火把還未燒起,用這個樹妖湊湊數也許也可以,反正這木疙瘩有胸有臀,隻是是否能生得娃出來那就不知道了。
黑毛扛著樹妖到了山頂,在黑毛順著雪道往下滑的時候樹妖才發覺扛著自己的是貝斯科爾南雪人而不是人類,她之前還做著被村民供起來的美夢呢!這一看是傻乎乎的雪人就在那鬧騰起來了。
“快放我下來!你這個黑毛雪人!”樹妖又是蹬腿又是捶黑毛的背,可這又是秋天了又是在雪山上,一塊綠色的地方都沒有,草木之靈根本得不到釋放,現在她的力氣簡直是比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的力氣還要小。
黑毛沒有理會樹妖的鬧騰,他隻想著趕快回山洞,好喝完熱粥,說不定還能找個沒有交配的女性來上一發呢。
回到山洞,果然沒人認出黑毛抗的是個樹妖,那黑毛一看自己的小把戲沒被認出來就把樹妖扔到了礦車中就跑去吃吃喝喝了,那樹妖躺在礦車中,礦車裏還有幾個其他種族的女性,兔妖、蛇妖,蟲人都有,看來今年的生意是真的不好做。
樹妖一看周圍都是些女性就明白是怎幺回事了,這是被捉進了賊窩來生娃來了,雖然自己身為樹妖是半人半木可終究是一堆木疙瘩,那銀水進去也隻會從縫隙中流出來,難道是這群雪人已經饑不擇食了?
樹妖橫躺在礦車內看著其他人在那著急,她已經對逃出去沒什幺希望了,因為這雪山之中她逃出去也是會被凍僵在半山腰,倒不如在這混吃混喝,等來年夏天天暖些再下山也好,這幺想著,她也慢慢的睡著了。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豔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