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是一家國內知名家電品牌的區域主管,負責本省的整體市場管控。由於工作的原因,幾乎是常年外駐在這個古老的省會城市。日常工作也不多,就是製定一下工作計劃,安排執行到人到位,走訪一下市場,吃吃喝喝之類的東西。雖然工作很輕鬆,但同時也覺得缺少了點什幺似的。
可能是工作的時間長了都會像我現在的狀態吧——索然無味。感覺什幺都沒意思,幹什幺都沒勁。這種感覺纏繞著我差不多有半年多時間了吧,整天混混度著日。還有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就是,30歲的精力太過旺盛,又是常年駐外,所以生理上的需求也讓我頗感壓抑。
況且本身來說,我自己也感覺自己的性欲是那幺的旺盛,現在幾乎每天早上醒來也都還是堅硬如鐵而無法排解。有時候腦子裏忽然閃過「自慰」一下的念頭,但是馬上被自己否定了。畢竟這玩意還是比較惡心的,至少在我心裏還是不這幺接受。
就這幺堅持著,雖然很憋屈,日子也就這幺一天一天過去了。終於那天還是沒憋住了,我還真弄了一次自慰。早上醒來,躺在床上,我用手握緊依然勃起脹大的陰莖,上下的來回套弄著。隨著手掌在陰莖上的遊走,包皮被拉上,拉下。
快感一次次衝擊著我的大腦,感覺暈暈的。大概10幾分鍾後,快感逐漸加強起來,我也不想堅持下去了。於是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頻率。大概又弄了100多下吧,射了!當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從自己的陰莖噴薄而出的時候,我渾身一陣顫抖。

啊!~終於知道了自慰的感覺了,雖然享受了排解後的暢快,但是完全不是做愛後的感覺,而更像到wc小便了一下而已。算了,至少有一個不算憋屈的早晨。
洗洗刷刷後,吃早餐胃口都特別好。吃了兩個雞蛋,弄了杯牛奶,算是補充一下剛剛丟失的蛋白質吧。想想真夠惡心的,自己竟然會自慰。
到公司後,習慣性的打開桌上的文件看起來。文件還沒看到一半,傳真機自動接收運行起來,一張來自總公司的通知單:公司10周年慶典,5年以上的老員工可以享受3天的假期。回頭想想,我已經在公司工作了8個年頭了。媽的,8年,小日本都給打回東瀛島去了。
那幺,我也有3天假期了?!然後心裏那個惱啊,操他媽的,幹啥要自慰啊,現在可以回家跟老婆玩了,東西卻排幹淨了。
還是決定要回家,畢竟出來大半年了。也苦了我那親愛的老婆大人,難得見麵的機會怎幺能不回家呢。回家之前安排人事經理盡快補齊空缺的出納會計崗位,然後匆匆爬上回家的火車。現在的交通狀況真是不錯,幸虧隻有我們公司慶典,又錯開了法定假期。直直一溜煙滾進了家門。
免不了一陣激情,夫妻兩個好一陣纏綿。我跟我老婆的情景就不仔細描述了。
暫時還不舍得和別人分享。老婆也請了假專門在家陪我,當然主要的還是陪我做愛。躺在老婆軟軟的身上,感覺好幸福。那兩天也記不清做了多少次了,反正是吃點東西,做一會愛,說一會話,做一會愛。感覺欠老婆的太多了,甚至想能把欠她的一次性補償給她才好。臨走之前最後一次纏綿後,才感覺腰酸酸的,走路都有點晃蕩。
最後還是不得不收拾行囊,重回工作崗位。臨行時老婆眼中的淚水,讓我心裏酸酸的,至今難忘。
……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各部門經理紛紛過來向我彙報這三天的工作情況。有拍馬屁的,有真幹活的,這我都看得明白。但是我並沒有處理掉任何一個,畢竟他們都還是忠誠於這個團隊的,這已經足夠了。乾隆身邊不是還有和珅和劉墉嗎。
正在我準備閉上眼調整一下狀態的時候,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我幾乎是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門被輕輕的推開了,我盯著筆記本電腦的眼睛幾乎沒有離開過屏幕,等著來人彙報情況。大家也基本習慣了我的工作方式,一心可以多用。
「陳總,這是這兩天的賬目收支表,請您過目一下。」一聲輕柔的招呼,讓我心裏一顫。好好聽的聲音,我不禁抬起頭去尋找著美妙聲音的主人。
眼前一亮,確實是眼前一亮。不禁看得有點專注起來,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後馬上調整了一下。
「你是?」「你好陳總,我是新來的出納,我叫劉徽。」軟軟的幾句話,讓我的骨頭幾乎都要酥了。
漸漸地,我同時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沒有酥軟,反而變得更加堅挺。
幸虧有前邊高高的辦公桌擋著才避免更直接的尷尬。
我極力轉移注意力來壓製內心的衝動。稍微平息之後,我才開始招呼她坐下來。於是劉徽從門口走到辦公桌前,側身坐在跟前的沙發上。一陣香氣迎麵而來,不知道她是用了什幺樣的香水。我開始慢慢跟她交流,順便仔細欣賞眼前這個尤物。
在了解到她的工作情況的同時,我更知道她28歲,結婚2年了,還沒有孩子,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技術工人。更重要的,我的眼睛已經從上到下把這個尤物意淫了萬遍了。劉徽身高大概又163cm吧,由於是初夏,所以穿了一身單薄的職業套裝,但是也完全包裹不住她火爆的身材。
思想有點混亂,重新描述劉徽:臉龐上完全可以向安吉麗娜朱莉那邊想象一下。及背的大波浪秀發挑染了幾條暗紫色,吹彈可破的白皙皮膚讓我不禁想要狠狠咬上一口。尤其是套裝領口比較低,裏麵露出的兩個半球以及中間一條深深的縫隙吸引著我目光。
由於劉徽是側身坐在沙發上,我更能看清楚那對肉球的堅挺和尺度。還有一雙修長的美腿包裹在緊身的套裙裏,線條畢露。所有所有的這一切,都聚集在這個女人身上,相信哪個男人看到都不會輕易放過多看幾眼。
我相信,劉徽已經發現我在她身上遊離的目光了。她的臉上泛起一團紅暈,更加給她增加了幾分嬌羞。少婦的身體,少女的羞澀,果然是天生的尤物。
但是,我發現劉徽並沒有表現的很拘謹。反而眼中閃過一絲妖媚,向前傾一下身體,然後翹著的腿稍微向上聳了聳膝蓋。這樣兩個簡單的動作,讓我更清晰的看到了半球的更多部分,以及短套裙裏麵紫色的蕾絲內褲。什幺意思,劉徽的挑逗我?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了。我的雞巴又情不自禁的硬了起來,把褲子撐得高高聳起。看來這肯定是個騷貨了,心中暗喜:絕對不放過這個好機會。
談話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劉徽也該回自己的辦公桌了。我習慣性的起身送劉徽出門,每個來跟我辦公室的員工我都會送他們出去。走到門口時,劉徽忽然轉過身,後甩的手正好碰到我的雞巴。
這時候我的雞巴還沒完全平息下來,受到突然的接觸我不禁「哦!~」了一聲,場麵突然有點尷尬。我趕緊轉移話題,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劉徽,然後道貌岸然的告訴她要好好工作,有什幺不明白的給我打電話之類的話。
怪怪的,感覺怪怪的。怪了好幾天。
手機響了,在我準備熄滅辦公室的燈下班的時候。號碼顯示是一個陌生的本地號碼。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時,一種熟悉的感覺又突然產生,是劉徽。她丈夫今天上夜班不在家,於是邀請我去她家陪她吃晚飯,順便向我「請教」一下工作的一些問題。這樣明顯的信號,當然要好好把握了。於是我告訴他反正我也是一個人在這邊,就答應下來了。
晚上7點半,我敲開了劉徽的家門,劉徽熱情的把我迎進來。仔細看劉徽,穿了一件寬鬆的豔紅色半透明睡衣,很明顯的看到裏麵根本沒穿內衣褲,高挺的奶子上兩顆葡萄在睡衣上支起兩個點,隨著走路上下顫動。腿根三角地帶濃密的毛毛呈現出一小片烏黑。
我忽然控製不住自己了,突然撲上去把劉徽抱住,在她的脖子上,臉上,嘴唇上狂吻。我確實是控製不住自己了,這個女人太讓我瘋狂了。劉徽被突然抱住後稍微掙紮了一下後,也沉浸在了被侵犯的特殊快感中。我的雙手幾近粗野的掠過她身體的每個細節。劉徽也激動起來,回應著我的吻,我的摸索。
劉徽還是推開了我,「別著急,時間長著呢。先吃點東西吧。」然後劉徽轉身從牆角的櫃子裏拿出一瓶紅酒,兩支杯子,以及她親手做的幾個小菜。我就像個貪玩的孩子,手還在不停的跟在劉徽身邊摸索著她的圓滾的屁股。劉徽的臀型屬於渾圓型的,圓圓的摸上去是那幺的潤滑。
我忽然稍微一提她的睡衣下沿,中指順著屁股縫直插到她的陰道裏。劉徽啊的一聲,身子一顫,兩腿突然加緊。
「別動!」我強硬的命令道。享受著手指被包容的溫熱感覺,劉徽的下邊竟然已經是洪水泛濫了。媽的,這個婊子性欲可真強,待會看我怎幺插死你。
劉徽扭頭媚笑著,「討厭,嚇我一跳。你壞死了」但是劉徽卻聽話的沒動。
我的手指在她濕潤的陰道裏稍微的勾動,又引來她一陣的亂顫和悶哼,感覺一股熱流衝擊著我的手指,這個婊子竟然高潮了,真騷!
等我抽出手指,劉徽把我領到餐桌前,遞給我一杯紅酒。說實在的,劉徽的廚藝確實不錯。一直到現在,我都是這幺認為的。盡管這頓晚餐很豐盛,但由於飯後還要做比較激烈的運動,所以我吃的不多。倒是紅酒喝了兩杯,就對於我來說,隻有催情作用。嘿嘿!~酒足飯飽,該思淫欲了。
劉徽起身拉著我的手,環繞過她的蜂腰。「臥室在那邊」順著劉徽修長手指的方向,我抱起這具香軟,直奔床榻。我還是比較喜歡主動的女人,以及和主動的女人做愛。那樣我就更有時間和精力來享受做愛的過程了。劉徽著急的幫我解脫衣服的束縛,使得我們兩個很快就赤裸相對了。
劉徽的臉因為酒精的原因變得緋紅,奶子因呼吸的急促而起伏著。凸凹有致的嬌軀就真正陳列在我的身邊了,我們激烈的擁吻著,相互撫摸。我吻她的額頭,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脖子,奶子,同時雙手不停的在劉徽身上遊走。我用力的擠壓劉徽堅挺的奶子,這對讓我瘋狂的肉球被我捏得變換著各種形狀。
劉徽坐了起來,突然愣了一下,臉上表露出驚喜的表情溢於言表。然後一口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吸允起來。劉徽的口活確實很了得,剛開始我扯住她的長發使勁把自己的陰莖插進劉徽的嘴裏,但幾十下吸允後已經讓我有了噴薄欲出的感覺了。
於是我拍了拍劉徽的背,示意她停下來。劉徽並沒有作罷,轉而用她細軟的舌頭舔著我身體的每個部分。這個性欲旺盛的騷貨,看來今晚把她拿下得好好下一番功夫了。
「插我好嗎?我下邊好癢了。」劉徽抬頭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期待的淫靡,像一條發情的母狗。手指從脖子順著胸部,腰腹,滑向自己的陰道口。扒開大陰唇,粉紅的屄肉露出來,亮亮的粘液從陰道裏慢慢流出來,陰毛也被沾濕後貼在劉徽平坦的小腹上。我也不想再等下去了,況且我也等不及了。
伴隨著劉徽一聲悶哼,我提起早已青筋暴漲的雞巴,用漲的發紫的龜頭在陰核和陰道口上摩擦幾下,對準洞口一杆到底。果然是沒生過孩子的屄,還是非常緊的。整根陰莖被緊緊的包裹著的感覺真是太爽了。劉徽的身子猛向前挺,胸部高高聳起。我不是憐香惜玉的人,我也沒想過要對劉徽憐香惜玉。征服這個女人,是我唯一的目標。
劉徽好像知道我要怎幺弄了,「好大啊,慢點插,我怕受不了」「小騷貨,我就是讓你受不了,等著求饒吧。」之後,就是我的差不多長達20分鍾的劇烈抽查。劉徽在我身下大聲呻吟著,浪叫著。那叫聲仿佛從深穀的底端發出的欲望的呼喚,又像是鼓舞士氣的衝鋒號角,讓我更加奮力地抽查。劉徽陰道口的嫩肉隨著我的劇烈抽查而被拉伸著,淫水也沾滿了我的大腿和蛋蛋。
整個房間裏充斥著淫靡的氣息和兩個人急促的呼吸。
「我到上邊吧,你休息一下」沒想到劉徽竟然這幺體貼。何況經過那三天的假期,我的體力確實也消耗了不少,這時候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我不禁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作為獎勵。
我用雙臂摟住劉徽的腰,抱著她從床上打了個滾。然後劉徽就順利的騎在了我的雞巴上,開始慢慢扭動著腰腹。我的手也沒閑著,抓住兩個大奶子摸索著。
劉徽很享受的眯著眼,好似夢囈一樣輕輕的呻吟,如泣如訴。我躺在柔軟的床上,看著身上美妙的胴體起伏著,一對肉球上下晃動,彰顯著它的驕傲和彈性。
稍微休整之後,體力也恢複了些。於是我又翻身把劉徽壓在身下。
“好……棒……插……得……我……好……爽……用力……再……用力……一點……啊啊啊啊啊啊”,隨著我的再次插入和不斷的抽送,劉徽又開始浪叫起來,胳膊緊緊的摟著我,仿佛要把我整個人都塞進她的浪屄裏去。漸漸地,劉徽的叫聲變得輕了下來,陰道裏也有規律的收縮著,身體也有點僵硬,看來是要高潮了,於是我也加緊了抽送的頻率和力度。
「射裏麵吧,是安全期」,劉徽好像是我肚子裏的蛔蟲,知道我在想什幺。
這樣簡單一句話讓我更加興奮,於是快速抽插了差不多200多下。一股電流直衝腦門,於是精門大開。我的龜頭使勁頂在劉徽子宮,把大量的精華都注入到裏麵。劉徽的陰道裏也急劇收縮,我們竟然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並沒有把陰莖從劉徽的小穴中抽出來,就這樣我們相擁著相互愛撫著。做愛確實是件非常消耗體力的東西,我們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到醒來,太陽已經出來了,我的陰莖還插在劉徽的陰道裏。看著還沒醒來的劉徽經過一晚的激情後嫵媚的樣子,我的陰莖不自覺的又硬了起來。陰莖的變化把劉徽弄醒了,微微睜開的杏眼帶著迷離的媚態。我又開始慢慢的抽送了,劉徽享受的頭向後仰著。直到我們都心滿意足了,才繳槍收工。之後,我們抓緊時間收拾整理,因為劉徽的老公就要下班回來了,我們也該去上班了。
經過這一次之後,劉徽有事沒事就到我辦公室向我「請教」,有時候在我的辦公桌上,有時候在我的車上,有時候在野外。我們就這樣一直不停的做,好在至今還沒有別人發覺。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和蕩婦房東邊打電話邊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