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1章同城
昨天晚上吃完飯,閑的無聊在一個遊戲群裏看他們扯淡,這時候一個昵稱叫Quenn女孩發群消息,有人現在在tj嗎?
我靠,還叫女王,你得有多騷才敢叫女王啊,黑木耳鑒定完畢。
當然,我是不會搭話的,我是群裏萬年潛水黨。
不過群裏難得有女孩說話,立馬很多人問,你是妹子嗎?找tj的幹嗎?還有人直接問,妹子,要約炮嗎,我是新疆的,那東西大,找我嗎?
那個Queen發了一個害羞的表情,說,哥哥好討厭,人家就想找個人喝咖啡啊。
我操,要不要這幺騷,她這幺一說,群裏簡直都炸了起來,很多人起哄,不過我心裏也癢癢的,為毛啊,因為老子就是tj的,但是這在群裏明目張膽的,我可不好意思。
後來群裏那些人不知道怎幺哄的那個女的發了一段語音,我一聽,我的親娘來,這小聲音聽的我心裏貓撓一樣,這幺軟,這要是叫起床來,還不得爽死啊!
我趕緊進那個Queen的空間,想要看看照片,別再是個醜比,可是相冊裏就一些風景照片,哪裏都有,就他媽一個人影都沒。
算了,照片都不肯傳,肯定是醜比。
他們哄的她唱了一段八連殺,我聽見她唱那個我要我要我還要的時候,真的是受不了,這真是個騷貨啊,要不要聯係下,醜點就醜點吧,蒙著臉,反正也看不見。
這時候,QQ頭像閃了起來,是個鮮紅的嘴唇,我看著眼熟,打開一看,我去,這不是那個Queen幺,她說,帥哥,你是tj的?
我一驚,她怎幺知道,對了,我剛才進她空間,她肯定是注意到我資料了。
我說,是啊,女王殿下。
她發來一個捂嘴笑的表情,然後又發來,出來玩玩吧,想去坐摩天輪,一個人又不敢。
尼瑪,這貨饑渴死了,不過,是不是釣魚的?
我發,你不是釣魚的吧?
她回了一串省略號,然後扔了一個電話號碼,說,愛來不來啊,要是找到下一個tj的,你想來就沒機會了。
我那一個天人交戰啊,想不到這傳說中約炮的事情,有天也會被我碰上,可是我不敢啊,要是釣魚的怎幺辦,不過,聽同學他們說自己約炮的事,我心裏又癢癢的。
要不,去看看?
反正這地我熟悉,長的醜或者是發現不對勁,我就跑唄,再說了,她說是去摩天輪,那人這幺多,幹壞事也不應該在那。
麻利的收拾了下自己,然後屌絲的給那個手機號發了一個信息,Queen同學,我想了想,還是出去透透風比較好,你在哪,我去找你?
發出去之後,我心裏又是緊張,又是興奮,還沒緩過勁來,那電話聲就響了起來,是Queen打來的,我咳嗽了一聲,趕緊接起來。
喂,標準的普通話,軟綿綿的,聽的我心裏像是吃了蜜一樣。我應了一聲,Queen?你在哪?
咯咯,她在那邊笑了起來,聲音真好聽,笑了一會她說,你來時代廣場吧,這有一個上島,進來給我打電話。
掛了電話,我還在回味她那軟綿綿的小聲音,我日,今天我要是不上了她,我就對不起這八九年的擼齡。
上超市買了一盒套子,肉疼的打車來到時代廣場,尼瑪還在上島,小資個毛線啊,不過現在黑木耳好像都是裝小資。
我推門想進去時候,回了回神,不行,萬一是釣魚的怎幺辦,我在門口轉了轉,偷偷的往裏麵看,不過裏麵都是一對一對的,在最角落裏,有一個背對著我的人影,尼瑪,黑長直啊,小腰那幺細,下麵就看不見了,要是黑絲高跟小短裙,那就碉堡了!
是不是她,是不是?
我我感覺心跳加速,震了一下鈴,那個黑長直在小包包裏掏出一個iphone,貼到耳邊,我果斷掛了,尼瑪,是她是她就是她!
上不上?上不上?到現在了,我又害怕了,老子就是一個窮屌絲,長得還過的去……我天人交戰的時候,那玻璃門打開了,一個輕柔的聲音說:小菜?
尼瑪,我一抬頭,傻了眼,一張精致的像是漫畫上的女人臉出現在我麵前,化了淡妝,那小嘴唇像是櫻桃一樣,讓我恨不得咬上一口,眼睛很大,這人長的居然跟趙薇有幾分神似。
不過不是女王範啊,輕熟女,要是燙個頭就好了,這黑長直不適合她啊!
最要的命,真的是黑絲高跟小短裙啊,那薄薄的絲襪,套在觸目驚心的大腿上,我操,我直接想跪舔啊!完美的女性曲線,小腿直的像是杆一樣,大長腿,我最喜歡的大長腿啊!
她衝我擺了擺手,繼續說,是小菜嗎?尼瑪,老子的QQ網名是,我不是菜比,還是第一次被人稱為是小菜,不過,我喜歡。
輕熟女什幺的最有愛了,兩人倒是聊的來,坐摩天輪的時候,我故意晃那個小廂房,嚇的女王隻往我懷裏鑽,嘿,這大家都懂,你情我願的事,就沒必要在裝了。
我是那種悶騷型的,平常雖然不怎幺說話,但是不代表我不會討女人歡心,什幺你這幺漂亮,年輕,皮膚好,氣質好巴拉巴拉的,把這女王哄的妥妥的,尼瑪,什幺女王啊,待會就讓你變成女狗。
我故意拖著她玩了很晚,她也心照不宣,反正這一路我是沒少占了便宜,蹭蹭胸,摸摸腰,用下麵不經意的頂她屁股一下,她總是笑不製止也沒不好意思。
不過有點不爽的是,因為我是處男,一碰她,自己那東西就硬了,走路什幺的,太他媽尷尬了,大長腿Queen總是瞄著我那偷偷笑。
這就是熟女的好處啊!
我邪惡的想,這女人會不會下麵濕透了?不過我不敢摸,有賊心沒賊膽。
晚上十一點的時候,我掏出手機來一看,裝著吃驚的樣子,呀都11點了,Queen就在那眨著大眼睛咯咯的笑,這人精一般的大美妞,肯定是知道我的小把戲,我臉上有些掛不住了,紅著臉撓撓頭,說,你笑啥?
Queen說,走吧,去我住的地方,我來這出差,去格林豪泰吧。
我一聽這地,心裏之直樂,要說這約炮還是要約熟女啊,什幺都明白,不做作!還有這肯定是不會釣魚的了,沒想到,今天還真的碰上了豔遇,黑絲有沒有,高跟有沒有,大長腿啊,會不會夾死我啊!
聊了一晚上,她沒問我名字,我也沒問他,隻是用網名稱呼,在出租車上時候,我膽子大了一些,把手放在她大腿上,第一次啊,我這隻摸過小女學生頭的手第一次碰到絲襪啊,這可是穿在身上的!
我手在發抖,但是Queen咯咯笑著,用手按住我,小聲說,癢,別鬧,還怕我跑了啊!
這尼瑪是製止啊,那聲癢聽的前麵的司機都咽吐沫了,我那手直接想往絲襪裏麵摸,但是被她倆手逮住,我日,還挺有勁,折騰了半天,弄了一身汗,也沒塞進去。
期間這貨一直咯咯笑,花枝亂顫啊,恨不得讓人在車上就把她給正法了。
到了格林豪泰,她帶我去前台登記,說實話,進了賓館那一刻,我硬的就像是鐵棍子一樣了,怪不得打炮就要來賓館啊,這氛圍是跟家裏一點不一樣啊!
到了303,刷了房卡進門,我一下子就從後麵抱住了大長腿,然後屁股一動一動,頂在她屁股上,她咯咯笑著,背著手捏了一下我那裏,操,因為剛才硬了好久,又蹭了幾下,我他媽直接就射了。
第2章原來是別人未婚妻
大長腿咯咯笑著,說,喲,小菜還是個處男,姐姐我這是撿到了啊。
我紅著臉說,不是處,隻是好久不錯了……尼瑪,這臊的我。
大長腿一副我懂的樣子,拍了拍我的臉,說,乖乖,姐姐就喜歡你這種嫩雛,快去,洗白白,然後讓姐姐吃了你,姐姐都濕了。
操,還有什幺話比這更撩人的,我恨不得把自己衣服撕爛了,趕緊脫下來,老子好久不洗澡了,其實也不好意思,身上穿著一個濕乎乎的內內,就想鑽進去。
這時候我往想著把衣服放到床上,往裏一走,卻在床上看見一對白花花的東西,我去,當時我就楞住了,看了好一會,我才意識到,那白花花的東西居然是婚紗!
哄的一下,我腦子就炸開了,我回過頭來,抱著大長腿,說:“想不到你口味還挺重啊,來賓館cos起來了,婚紗啊,我刺激,不過,我喜歡啊!”
大長腿隻是嘿嘿笑著,推開我,讓我趕緊去洗澡。
我樂的找不到北了,推開洗刷間就鑽了進去。
我把熱水開大,嘩啦啦的澆在我身上,這尼瑪還跟做夢一樣啊,我這是要約炮了啊,真的要約炮了,還是八分輕熟女,不過肯定是黑木耳,黑木耳怎幺了,我就喜歡黑木耳!
我洗的特別幹淨,尤其是那裏,打了好幾遍肥皂,都快洗禿嚕皮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門口鐺鐺傳來敲門聲,本來我那下麵硬的都像是燒火棍了,這一聽敲門聲,肥皂直接掉地下了,那東西也嚇軟了。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大長腿輕輕軟軟的叫了聲,誰啊?
門外一個爺們喊,小茹,是我。
當時我直接嚇蒙圈了啊,哆嗦的不知道該幹嘛了,這,這尼瑪,這是什幺節奏?還不等我腦子反應過來,門吱呀一聲就開了,大長腿居然開門了!!!
“小茹,我錯了,你別生氣了行不行?明天就訂婚了,你怎幺還逃婚?”那個男的就站在廁所門口說。
原來大長腿叫小茹,不過,這男的說訂婚了什幺意思?那婚紗他娘的不是cos的裝備,是真的用來結婚的東西?!
大長腿嗬嗬一笑,說:“生氣,為什幺生氣,連皓,你別以為我除了你就沒別的男人了,你可以玩女人,我同樣也可以養小白臉,我是幹什幺的,你也知道。”
那個連皓一聽,連忙說:“小茹,我知道你是氣我的,對不起,那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大長腿噓了一聲,製止了連皓繼續說話,她說:“聽,這是什幺聲音……”
我在廁所裏,嚇的大氣都不敢喘,大長腿一說有聲音,我也支愣著耳朵聽,這狗日的大長腿,不是來害我的吧。
“操,這是誰的衣服!”那連皓沒聽見什幺聲音,倒是看見我的衣服了,我現在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讓你精蟲上腦,亂脫衣服,脫你妹啊!
“洗澡水響,誰在裏麵!”說著,那連皓一腳把門踹開,我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自己那裏,然後兩人對眼了,我操……我腦子一片空白,知道這肯定是完了。
這尼瑪後悔的啊,剛才我還想著大長腿會不會跟我一起進來洗澡,故意留門,留你麻痹!
連皓看見我楞了一下,我看他那連直接成了綠色的,罵了一句操,就朝我踹來,我心虛啊,又光著屁股,趕緊往邊上一躲,可是地上滑,連皓進來,踩到肥皂,沒踹到我,倆人摔在了地上。
這尼瑪連皓摔地上後也不放過我,掐著我的脖子,罵著,CNM,我弄死你!
大長腿衝著連皓喊了一聲:“住手!連皓,滾,你給我滾!你看見了嗎,老娘也有小的,我就訂婚前給你戴綠帽子,怎幺了,給我滾,別他媽來煩我了。”
操,美女說髒話都那幺好聽,我被掐著,看著那大長腿,那一刻,真他娘的有女王範!
連皓聽了大長腿的話,爬了起來,點著頭,指著我說:“行,小子,你有種,你給我等著,我弄不死你我不叫連皓。”
說著摔門就走了。
我本也想裝下逼,放個狠話來著,但是心虛啊,而且那連皓一身阿瑪尼,氣場又強,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的,我這小菜比那什幺放狠話啊。
大長腿看見連皓走了後,罵了一句:“操。”然後開門走了出去。
等我哆哆嗦嗦穿好衣服的時候,那大長腿也沒回來,就算是我是傻逼,我也知道自己被大長腿給利用了,草泥馬,逼沒操上,倒是來這撿肥皂了,那狗日的掐的我真疼。
不過這都是皮外傷,我約炮出師未捷,以後還怎幺約?心靈上的創傷啊!還有,我更害怕的是,這狗日的連皓是什幺來頭,我得罪了他,會不會死的很慘?
大長腿最後到底是沒回來,我他媽沒有來被擺了一道,心裏很不爽,不過,摸了好幾次,也幫我打了次飛機,也算是收回點利息,我想給大長腿打個電話,但是想了想,這狗日的,是她坑我的,應該是她給我道歉。
裝逼模式又開始,既然知道人家不肯給日,我也就走了,到樓下時候,前台小姐叫我說,問我是不是退房,說大長腿已經離開了,要把房款退給我。
操,老子是那種人嗎,不就是押金嗎,我隨口一問,多少押金,小姐說,兩千。
尼瑪,我身子一抖,老子可是吃了一星期方便麵了,套套的錢還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本來裝清高的我,麵不改色的結果退還的1400多押金,溜了。
這一晚,揩了心目中最想上類型女人的油,然後還白撿了1400塊錢,雖然挨揍了,但是我心情還是愉悅的,拿出手機,想了想,還是給那大長腿發了一個信息,雖然你拿我當擋箭牌,但是,我不生氣你。
發完之後,我自己都感覺自己好賤。
不過鬱悶的是,短信過了一會提示發送失敗。
回到家都12點多了,看著兜裏那被壓扁的套套,我苦笑了一下,哎,這第一次約炮以失敗告終,還尼瑪被揍了,點真被。
有些欲火中燒的我,找了幾個毛片,自己解決了一下,然後躺在床上,但是腦子裏都是那大長腿精致的小臉,那說女王不女王的氣質,當然,最主要的是那被黑絲緊緊包裹的修長大腿,那可是,我夢寐以求的極品。
翻來覆去,最後我還是抱著最後一點希望,給大長腿重新發了一遍信息,可是短信一直閃啊閃,就是發送不過去。
我登上QQ,在那個群裏找Queen這個人,但已經提示沒有符合條件的人了,至於我那最近聯係人中,同樣是沒了Queen的存在。
我心裏感覺不妙,撥通了那電話號碼,可是還沒通,對麵就提示對不起,對方不方便接聽您的電話,請稍後在撥。
我操,這女人好狠的心,居然把我拉進黑名單了,本來還抱著一點希望,但是這次是赤裸裸的被耍了。
以後的日子,我偶爾回想起這個騙我說約炮,但其實把我當成擋箭牌的女人,但是,現在天下之大,我去哪找她,不是沒想過換手機打她電話,他媽的,我換手機號打了,那手機號居然停機了,換號了!
操他娘的,這世界上,好人難當啊,好炮更是難約啊!
我是應屆的畢業生,正準備考公務員,等tj市下來公務員職位表的時候,我閑的蛋疼看起來監獄係統,我這一看,艸,樂了,這tj女子監獄居然有個職位,性別招收是男。
我當時隻是當成一個笑話看,這年頭,太混亂了,女子監獄居然還招男管教,大學學曆還必須是冷門的心理學。
正看職位表時候,大學一個宿舍的王斌打來電話:“凱子,幹嘛呢?還在tj呢?”我說:“別你媽叫我凱子,我最近不順,都是你們叫我凱子凱子的,怎幺了,我是在tj。”
王斌說嘿嘿笑著,說:“行了,行了,都叫了四年了,也沒見你咋的,我跟我表哥明天去tj,你也知道,我們這生意,都要拉客戶,我哥說帶著客人去嘉年華洗洗澡,我想著你到現在不還是處幺,就一起叫著你。”
我一聽這個,罵了一句:“你他媽才是處呢,那個,我什幺時候去接你?”王斌在那邊笑的想個白眼狼。
尼瑪,有人請客嫖,不去連畜生都不如。
第3章東北虎妞
和王斌越好時間,我就沒心思看職位了,在網上百度起來,男生第一次怎幺延長時間,男生第一次怎幺找洞,男生第一次去嫖怎幺裝作經常去的樣子……
反正一下午的心花怒放,臨去接王斌的時候,我還自己來了一發,待會找小妹子的時候,應該能時間長點,到時候推個油,玩個全套的,嘖嘖,這小日子,感覺人生頓時一片光明了。
我是直接到的嘉年華,反正市區就那一個地,到了之後,給王斌打電話,那貨說快到了,讓我等一會。
我蹲在路牙子上,抽著煙,過了一會,就看見一輛豐田suv開了過來,到我身邊的時候,那b車逼的一聲按起了喇叭,嚇我一跳,煙都掉在地下了,我嘴裏剛想罵傻逼,就看見王斌伸著一個大禿頭從車窗裏探出來:“凱子!”
畢業四五個月了,這是第一次見王斌,還是那流裏流氣的樣,我把煙往地下一扔,衝著他的光頭搓了起來,罵道:“出息了啊,小車都開上了,這才畢業多久。”
王斌一邊嘿嘿傻笑著,一邊說,小錢,小錢,也就是一個代步車。
看著王斌把車停好,我心裏該開萬千,這才是畢業幾個月,我還是一個為公考發愁的臭屌絲,王斌自己就開上車餓了,說心裏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好歹是四年在一起的兄弟,更多的是替他高興。
王斌下來之後,鎖上車,過來給我一個熊抱,把我抱了起來,說:“凱子,你看看你,還是那熊樣,不能吃胖點?”
我撐開他,衝他肚子輕輕一拳,說,就跟你一樣,像個豬就好了,你妹的,你哥呢?
王斌摸著肚子說:“不等了,他約那個客人去別的地了,就咱倆,咱兄弟們還能放開,我跟你說,我從大學就想帶你去嫖,但是你丫給我裝純,不跟我去。”
兩人說說笑笑,進到嘉年華裏麵,那前台小妞看見王斌大禿頭,脖子上套著大金鏈子,胳膊下還夾著一個大皮包,十足暴發戶形象,知道是個土豪,趕緊過來招呼。
王斌顯然是這種場合的常客,跟我說:“先去唱個歌,待會洗個澡,推個油,怎幺樣?”尼瑪,那時候一路向西正火,我一聽這話,又看見那穿的不比情趣內衣好多少的前台妹子,居然有反應了,連連點頭。
點了兩個妹子,我特地要了一個眼睛大大,身材高挑的,至於王斌,這個畜生,直接要了一個胸大屁股翹的。
在包廂裏,那小姐先點了歌,問我們,老板唱啥,王斌淫笑著說:“唱啥唱,聽你叫就行,來,給大哥唱歌八連殺,小蠻腰也行。”
那屁股大奶子翹的小姐一屁股坐在王斌腿上,嗔叫著:“老板,你好壞。”尼瑪,王斌聽這話,說了句:“更壞的還在這呢!”說著屁股頂了頂,然後把手塞到那女孩大開的v領裏。
我是那邊看傻了,畢竟是個雛啊,也沒談過戀愛,哪裏見過這陣勢,上次揩油也是半隱蔽的,這尼瑪直接上手,我不知道該咋整。
倒是旁邊那小姐先開口了:“老板,第一次擱著玩啊?”是東北的女孩,倒不是多水靈,好在身材好,眼睛大,就是妝濃了一些,我咳嗽了一下,說:“哪能啊!”
但是沒想到自己沒裝好,聲音都發顫了。
那東北妞倒是不客氣,嘿嘿笑了起來,她這一笑,眼睛眯起來,像是月牙,尼瑪,我想我是愛上這種大眼睛了。
中國有四個地方出好白菜,東北虎妞,揚州瘦馬,大同婆娘還有四川辣妹,這四個地方的風塵女子,各有各的味道,我雖然不是嫖客,但是對女人研究不少。
要說這東北虎妞,雖然性子急,潑辣,但是降服之後,熱情膽大,什幺都敢為你做。
那虎妞見我裝老手,嘿嘿笑著,一屁股坐我腿上,說:“哥,別怕,咱們遇上就是緣分,你什幺不懂,妹妹我教你。”
說著,虎妞就蹭了蹭屁股,她一坐下,我那玩意就直接立了起來,雖然隔著短褲,但是也支起了一個小帳篷,這虎妞果然膽大,也不用手,就微微跟我接觸,用屁股蛋蹭我那,這尼瑪可是真舒服啊。
我見她這幺大膽,手也不老實起來,扶著她的腰,這虎妞身材就是好,屁股是屁股,腰是腰,還是那水蛇腰,我正想順著她的腰往上摸的時候,她猛的一屁股坐了下來,我出了一身冷汗,嘴裏也哼哼了起來。
不是疼的,是舒服的,這虎妞居然把我那東西塞到了她的臀縫裏,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我還是差點繳了槍。
這虎妞衝我回頭一笑,說:“大哥,咋樣,舒服嗎?”我連連點頭,說:“還行,還行。”
那邊的王斌已經把那個大屁股的胸罩解開,見我這慫樣,笑著說:“凱子,你看看你,這到手的女人,大膽點,你還不如那個妹妹放得開。”
說這這話,他一趴頭,撩起那大奶妹的衣服,就啃在那大白饅頭上麵了,吸的茲茲的,惹的那大屁股妹子一陣浪叫。
我心裏的邪火也被勾上來了,這倆小姐看來是出台的那種,不在做作,把手從那女的腰上往上溜。
這虎妞的皮膚不是太好,有些小疙瘩,但是嫩啊,軟啊,要說這女人身上的肉就是跟男人不一樣,別管是哪,都是軟綿綿的,我這不輕不重的往上蹭,倒是把那虎妞惹的咯咯笑了起來,她邊笑邊說:“哥,別,別鬧,好癢……”
她一說癢,我看她那笑成月牙的大眼睛,心裏又忍不住的想起了那大長腿,心裏五味俱全,直接將手扣到她的胸罩上了。
這東北虎妞的胸不大,帶著胸罩一個手還能抓起來,我隔著胸罩摸了摸,她媽的有點硬,一點都不好玩。
倒是那虎妞大概是被我下麵頂的還有上麵弄的來了興致,我又不得法,撩撥的她真的癢了起來,背過手來,摸著自己的背,說:“大哥,看見了,胸罩在這解。”
我臉一紅,說:“我當然知道在那解,我就想帶著胸罩摸摸。”
東北虎妞把胸罩解開後,那胸就釋放開了,她是背對著我,我倆手正好抄過她身子,一手一個,揉捏了起來。
你還別說,這玩意就是有點意思,又軟又溫,就像是剛出鍋的大白饅頭,隻是看不見。
那虎妞被我一摸,也不老實起來,屁股一蹭一蹭,這好比是隔靴搔癢,我那東西被她越蹭越癢,我手上加勁,使勁捏住那兩粒豎起來的葡萄,說:“好妹妹,你讓哥哥心裏好癢啊。”
東北虎妞嘿嘿笑著,聲音也帶上了魅意,站起來說:“哥哥,你哪裏癢啊,妹妹我幫幫你。”
說著就把身子蹲下來,半跪在我前麵,我一愣,還沒弄明白是啥意思,那東北虎妞張著嘴巴就咬住了我哪裏,我操,我身子直接打了一個哆嗦,雖然是隔著衣服,但是感覺啊,那感覺,不一樣啊!
一個身材苗條的妹子,跪在你麵前,低頭咬著你那東西,就算是穿著褲子,那種征服直接是爆棚了,怪不得有很多人sm之類的。
不過這隔著褲子就是不太爽,虎妞也感覺到了,直立起頭來,撩了撩頭發,衝我眨巴著大眼說:“哥,喜歡嗎?”
我點頭如搗蒜,說:“喜歡,太給勁了,妹啊,來點真的唄。”
虎妞衝我白了一眼,雖然長的不咋地,但是那眼珠子實在是太漂亮了,主要是像大長腿,讓我念想著,她又從鼻子裏哼出點聲音:“壞蛋啊,欺負我。”
這東北妹子耍起嬌來,可不比南方妹子差,另有一番風味,還不及品味,她染著紅紅指甲的手就放到了我襠前,準備拉拉鏈。
“碰!”那門在這時候卻一下子被撞開了,說實話,當時我直接傻了眼,等我回過神來,看見的確是幾個穿著警服的警察!
當我被按到牆角,背著手蹲下的時候,我心裏才真真反應過來,我,我這是被抓了!嫖妓被抓了!
以前在新聞上總是看見那小姐嫖客,沒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也這樣了,當時我心裏真慌了,一點注意也沒有,看王斌的時候,那孫子也是一臉土色,不知道該怎幺辦了,畢竟都是剛出校門的小屁孩,遇見這事,根本沒轍。
其實我更顧慮的是,萬一他娘的要是上了電視,被認識的人看見了,我可就別想活了。
我們這批人被直接帶到了派出所,總共得有二三十人,到了派出所之後,我心裏一直想著該怎幺交代,給我做筆錄的時候,我也不敢撒謊了,實話實話了。
那警察做完之後衝我說餓了一句:“看你斯斯文文,白白淨淨的,還幹這個,真他媽不是玩意,對的起你女朋友幺!”
我想說老子根本沒有女朋友,老子連充氣娃娃都沒有,隻有五姑娘。
好在我和王斌兩人沒有發生實質性的東西,王斌他哥知道信了之後,帶著那個客戶來撈我們,一人交了五千塊錢罰款,就被帶了出去。
臨走的時候,我看了一眼蹲在下麵的那些小姐,心裏有些唏噓,以後肯定又有陰影了,不敢嫖了,我本意是想看看那個東北虎妞在那,可是這一瞅,在一個角落裏,正好看見一張抬起來的臉。
一張驚慌失措,像是受驚小兔子一樣的臉,宛若風雨中搖曳不知歸處的小草,那是多幺純潔的一張臉,整張臉幹淨的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一樣,就像是剛上初中那時,還紮著馬尾的學校校花,純真的像是一個孩子。
我真不知道該怎幺來形容這張臉,尤其是在這種場合,見到這份出塵的純真女孩,當時我心裏疼的啊,你他娘的跟我多好,幹嘛出來賣,要是家裏有這樣的媳婦,誰沒幹勁?
可是那個女孩很快就低下了頭,我也被拉著走了出去,我一步三回頭,可是再也沒見到那個女孩抬起頭來。
每個男孩都有一份專屬於青春的回憶,這回憶一定有女孩,多年前,就是那紮著馬尾,一臉幹淨的女孩,敲開我們感情的大門,多年後,經曆風月,流連情場,唯一還能讓自己心悸的,就是最初的那份美好,對,那女孩就是美好。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淫蕩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