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本帖最後由 風之席昂 於 2016-10-6 09:07 編輯

  古代陽信縣有一個老翁,是城郊蔡家店人,他和自己的兒子一起在離城四五裏的地方開了一家客棧。店麵比較小,主要是招待過往的客人,行商走路的,就像是今天馬路邊上的野店一樣。往來的客人倒也熟悉了,車夫、商販便經常會在這裏歇息。


  這一天臨近黃昏的時候,又一起來了四位客人。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趕了很久的路,看到這家客棧,不禁很寬慰,終於不用害怕在野外過夜了。然而不巧的是,這天偏偏客人比較多,等他們投宿的時候竟然已經沒有了空餘的房間。四個人不禁麵麵相覷,現在天色已經很暗了,再去找別家客棧還不知道要多久,便央求主人給想想辦法,千萬要容留他們在這裏歇息一晚上。


  店主人沉吟了一會兒,忽然想起還有一個空曠的地方,可是肯定不會合客人意願的。四個人一聽,忙說道:"我們隻求能有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場所足以,不敢再有別的什幺奢求。"原來這個老人的兒媳婦剛巧死了沒幾天,現在屍體正在後院的一間房間裏停放著,他的兒子也出去到縣城裏購買棺木還沒有回來。這個房間倒是很安靜的,隻是恐怕客人驚懼。


  四個人商量了一下,趕路已經很累了,再說四個人在一起又有什幺害怕的呢,一介女流,死了又能有什幺威風呢,便決定就在這裏過夜了。


  老人引導著四人來到了靈堂。後院離前麵店鋪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中間要穿過一條很長的廊簷。夜晚在不知不覺中已然降臨了,周圍一點聲響都沒有,黑漆漆的寂靜。 "吱呀"一聲,靈堂的門被推開了,四個人心裏不知怎地便是一激靈,房間裏點著兩隻蠟燭,不過燭撚都很短,燭光昏昏策策的不住晃動著,五個人的影子長長的拉在了牆壁之上。一個人可真是不敢接近這樣的地方。


  四人仔細的打量著屋裏的擺設,放蠟燭的桌子後麵是一張木床,上麵搭著一個白色的帳子,帳子裏顯然便是死者了,可以看見她身上穿著緞綠色的壽衣,有一張紙蒙在她的臉上,頭上是一個一般已婚女子常紮的髻。離這張床左側幾步遠的地方,還有一個大大的塌鋪,正好能容下幾個人並著躺下。


  四人奔波至今都已經很累了,就謝過了老丈,掩上了門準備歇息。其中那個叫張三的是個色鬼,膽子也比較大,就提議說:"這小娘子也不知道長得什幺模樣,不如我們看上一看。"其他三人也都是走慣江湖的人,不以為怪,不過還是不敢自己過去,便哈哈笑著慫恿張三上去揭了女陰的麵紙,給大家一瞧。張三也不推脫,走了上去,走了上去一把把紙揭開,不禁呆立於地,嘖然有聲。


  原來這女子長的甚是漂亮,因為剛過世不久的緣故,皮膚還是相當地水嫩。麵龐雖然已經失卻了血色,但也隻不過比一般人略白而已,並不是那種令人一見就發滲的慘白。不過麵頰上的肉還是已顯出了僵硬。


  眾人一見也都圍了上來,細細的打量著這死去的夫人,七嘴八舌的猜測著這婦人的死因,不過,大家倒是一致認為這女人死的太可惜了,這種美人,可實在是死一個就少一個了。議論一番,大家便讓張三把遮麵紙重新給女陰蓋上,好去睡覺。


  大家躺下不久就都進入了夢鄉,可是唯獨張三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心裏暗自發狠:"自己整天跑來跑去,卻連個老婆都沒娶到,這小地方竟有這般女子,誰知卻又紅顏薄命,真真可惜了這一副好皮囊。"思想間,他卻漸漸有了邪念,聽得同伴們都已沉沉睡去,他不禁想:"這女子眼見剛死不久,這一副好皮囊就這樣浪費了也實在是可惜,不如……"他使勁的擰了自己一把,告誡自己不得胡思亂想,可是欲念一生就再也難以驅散了。


  色迷心竅之下,他不禁悄悄的爬了起來,來到了女陰的旁邊,燈下看去,不僅不覺得恐怖,倒比剛才更見添了幾分姿色。張三暗暗一咬牙,心想有什幺好怕的,她就是爬起來了,也還是一個女人,還是要被自己這大老爺們兒搞的。


  女陰悄無聲息靜置在床上,遮麵紙下的麵容也看不太真切,被門縫裏滲進的風一吹,平添了幾分詭譎。張三卻不覺得,不過他思想了半天,還是不敢揭下女陰的麵紙,他有一個奇怪的想法,生怕自己正在快活之時,女陰突然睜開了眼睛,光是想一想也夠恐怖的,他差點就打消自己的念頭了,最後還是一咬牙,一跺腳。


  探手過去,張三撩起了女陰上身的壽衣,露出了一根纏腰的帶子,帶子隻是象征性的打了兩個活結,他很輕鬆的便解開了。他把手墊在女陰的屁股下麵,順著摸到腰間,向下褪落壽衣,感覺中,女陰的屁股依然不失彈性,張三的興致更高,褪到屁股的時候,還忍不住用手在女陰的屁股上抓捏著。


  入手滿是肥腴,絲毫不比活人的差,甚至比起一些女人來還更見肉感。張三小心的把女人的壽衣褪到腳踝處,他小心的抱住女陰的腰,向床外挪了挪,讓女陰的兩條腿搭拉在地上,順勢把壽衣扯下,堆在了一邊。


  女陰的身上還有一條白綢布的貼身褲,張三依法脫下,女陰的身上便隻剩下了一條粉紅色的小衣,張三禁不住喘息了一下,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發現自己早已緊張得口幹舌躁了。他伸手拉下褻衣,女陰的陰部便裸顯在了他的麵前。


  這女人的陰部長著很多毛,甚至延伸到了胯部,把陰部遮蓋得嚴嚴密密的,什幺都看不出來。張三吐了口氣,分開女陰的雙腿,俯下身子,用手細細的捋順女陰的陰毛,陰毛的中心處,一條緊閉的粉紅溝壑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女子看來生前性生活也不是很足,陰唇現在還是閉合得這幺嚴實。張三心笑著,她的老公真是沒有福氣,還沒有好好的享用她,她便歸西了,今天倒是便宜了我張三了。


  張三站起身來脫掉自己的下身衣物,一條大雞巴堅挺挺的等待著出發到目的地。他把女陰的兩條腿分開成一個大大的鈍角,然後抬起來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接著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雞巴,順勢捋動了幾下,又在手心裏吐了一口唾沫,抹在了自己的雞巴上,然後便一隻手扶著,一隻手用兩指撐開了女陰的陰唇,直插而入。


  雞巴廝磨著陰道壁進入,張三不禁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想來處女也不過就是這個味道吧,不過,因為女陰的陰道內沒有分泌物的緣故,雖然抹了唾液,雞巴還是感覺有些擦得疼痛。張三也顧不得那幺多,隻管扳著女陰的兩條腿,大雞巴在陰道內抽插著。開始插了幾下後,疼痛感也沒有了,異樣的刺激讓張三不禁更加的迅速起來。


  女陰的身子隨著張三的動作大幅擺動著,臉上的麵紙一掀一掀,在燭光照耀下,竟隱約見得女陰的嘴角漸漸綻放出一絲笑意。可是張三卻根本沒有注意到,隻是一個勁的在她身上衝擊著。燭光照耀下,兩個人的影子投影在牆上,隻見張三扳著女陰的兩條腿盤在自己的腰間,一起一伏的抽插著,女陰的身子也配合的擺動著,也看不出其中的一個影子原來隻是一具死屍。


  張三猛力的"撲滋""撲滋"抽插了百十下,不由開始大喘著粗氣,他又不敢大聲,強自壓製著自己,隻是一個勁的擺動著屁股做著活塞般的抽插運動。猛地,他一下站住身子,緊緊抓著女陰的兩條腿,一股陽精直噴射進了女陰的陰道。


  然後張三戀戀不舍的抽出了自己的雞巴,暗想,真是過癮啊,如果不在這裏過夜哪裏還會有這般豔遇。不過如果就這幺放過這次機會實在是太可惜了。想到這裏,張三什幺也不管了,他隨手把女陰翻過來趴在床上,自己卻伸出手指在女陰的肛門處探索。


  女陰的肛門處肌肉很柔軟,但是裏麵卻非常幹燥。張三忙用手探進女陰的陰道裏麵,沾著一些他的精液,然後慢慢的用手指塗到女陰的肛門的內側並接機會享受女陰肛門裏麵的感覺。


  感到肛門裏麵由幹澀變得濕滑無比的時候,張三就淫笑著把自己的雞巴插了進去。肛門裏麵顯然比女陰的陰道要緊得很多,張三費了半天的勁才勉強把龜頭插了進去。這下張三有點急了,用力一撞,"撲滋"一聲,硬是把雞巴頂了進去。幸好有精液潤滑的關係,張三才順利插入了女陰的後庭。那女陰原本如同細縫一樣的小肛門立刻被撐成一個圓形的小洞。


  小寶貝,我來嚐嚐你的後麵滋味如何,張三暗道。這女陰的肛門裏麵同陰道一樣冰涼緊湊,卻有著一股奇怪的吸力,仿佛想牢牢套著張三的雞巴一樣。但是張三可顧不上這幺多了,他一麵扭動著身子,一麵用雞巴在肛門裏麵研磨。折騰了半天,雞巴終於能小小的插動了。張三大喜,忙用雙手狠抓著女陰的一對豐滿的乳房,一邊放肆的在女陰的後麵抽插。他插得如此之深,每一下都頂開女陰的肛門,深深地插入裏麵;當他往外拔的時候,又會感到有一股力量將雞巴拉回去,仿佛有一張小嘴在重重吮吸著他的雞巴。張三此時覺得舒服極了,他玩命似的往裏麵插著自己的雞巴,還不停的用手揉捏著女陰的乳房。


  這他還不滿足,還不斷的變換自己和屍體的姿勢位置,一會把女陰體在自己上麵,一會又放下去,一會又重新騎在女陰的上麵,終於在狠插了女陰幾百下,張三忍不住低吼一聲,把稠灼熱的精液射進了屍體的肛門深處。


  完事後,張三他抓過女陰的壽衣匆匆擦拭了一下,便給女陰又重新穿好了衣物,自己也重新穿上衣服,回身到鋪上,心滿意足的開始睡覺。漸漸的,張三的鼻息也開始渾濁了起來,然而,就在他將睡著未睡著之際,聽得女陰床上傳來了一陣沙沙聲,張三的心裏不禁一個激靈,睜開眼睛,卻見在靈前燭火的照視下,女陰緩緩的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又筆直的站到了地上。


  張三心裏大驚,最發現自己手足都不能動彈,也叫不出聲來。


  這時,卻見那女陰慢慢來到了四人睡覺的地方,她走路的姿勢很是僵硬,就像一個人不動,在被人慢慢地向前搬動一樣。張三大睜著眼睛,卻是一下也動不得,心裏是怕的要死,恍然間,恨不得自己沒有醒著。


  忽然,他心神一動,想,這莫不是在夢中?女陰卻已走到了他們的床前,然後從衣襟中掏出一方手帕,把自己的遮麵紙擦拭了下去。俯身在一個客人臉前,輕輕的嗅著什幺。


  張三早已緊緊的閉上了雙眼,連大氣也不敢出,心知女陰就在身邊,卻不敢看看她在作什幺。女陰逐個嗅了一遍,最後來到了張三的身邊,還沒低下頭,嘴角就綻放出了一抹笑意。張三待了一會兒,沒聽得有動靜,便睜開了雙眼,這一下可差點把他嚇得跳起來,不過,現在就是他想要跳起來,也動彈不得。


  原來女陰正在他的頭邊,睜著一雙眼睛打量著他,女陰的眼睛跟常人沒有什幺區別,但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她的眼睛根本不會眨動,眼珠也是固定不動的。女陰見張三睜開了眼睛,卻是嫣然一笑,不過笑容也是僵硬的,更少了幾分紅豔。


  張三此時也橫下心來,心想,死活都這樣了,躲也躲不過,我倒要看看她想做些什幺。女陰卻伸手在張三的腰間,把張三剛穿上不久的褲子褪落了下去,然後俯身在張三的胯間。張三頓覺自己的雞巴被包裹在了一個軟綿綿的所在,不過卻是冷冰冰的。


  女陰用嘴含了一會兒張三的雞巴,便又吐出來用舌尖圍繞著雞巴的邊緣細細的舔舐著。然而,卻是隻見動作未聽得聲音,香豔之中充溢著詭譎。張三也說不出是享受還是恐懼,自己也看不到女陰的動作,隻能憑著感覺,知道女陰正在為自己細細的舔舐著雞巴,不由大是驚訝。


  女陰細心的吸吮了張三的雞巴一番,可張三一來剛泄不久,二來心中恐懼,雞巴卻總也不見起色。女陰臉上不禁顯出了幾分焦急,更加溫柔的吞吐著他的雞巴,並用舌尖細細的擦撫著。張三心中漸漸平靜下來,色心又起,心想,莫不是這女陰被我插的爽了,又專程還魂過來找我插穴?


  思想之間,雞巴也不禁蠢蠢欲動了。女陰嘴角又顯出了一抹笑意,更加努力的為張三吸吮著雞巴。慢慢的,張三的欲火又灼燒起來,雞巴也變得堅挺起來,一柱擎天的直指著屋頂。女陰更見開心,又把雞巴含在嘴裏,舌尖在龜頭上來回遊移著,張三隻覺得一股股尿意直衝自己的大腦。


  這時,女陰吐出了張三的雞巴,也不知何時她已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脫下,跨身上了床,兩腿跨在張三的兩側,張三睜著眼睛,正對著女陰的陰戶。卻見女陰本來緊閉的陰戶因為自己剛才的一番抽插,已然分開了一條小縫,兩片陰唇也還翻開著,裏麵還在向外淅淅瀝瀝的滴淌著什幺,仔細看去,卻原來是自己剛才噴射在她陰道內部的精液。


  女陰叉著兩條腿向下做去,可是她的腿卻不會打彎,腿向兩邊撇了撇,實在蹲不下去,便又站住了,頓了一頓,女陰向前移動幾步,陰戶幾乎來到了張三的正麵上,隨著移動,精液滴淌的在張三的胸脯上劃出了一條痕跡。女陰用腳尖抵著張三的腋窩,然後身子向下一坐,張三不由在心裏大叫:"這下苦也,這幺坐下去,雞巴再硬也要被坐斷啊!"卻見女陰在身子坐下的時候,兩手迅速背後抓住了張三的大腿,屁股將要坐在雞巴上,卻被懸在了半空中。然後,她又用一隻手在自己的屁股下麵摸索著抓到了張三的雞巴,在自己的股溝間滑動著,直送進兩片陰唇之間。張三不由大呼一口氣,心叫好險。


  雞巴這時進入,卻跟剛才又是別樣滋味,因為有精液潤滑的緣故,龜頭毫不費勁便滑進了陰道內,不像剛才最初還有磨痛感。女陰抓著雞巴在自己的陰道口攪動了幾下,然後便一鬆手,猛地一下坐了下去,雞巴順順暢場的便滑了進去。女陰兩手下垂,擺在自己的身子兩側,兩腿伸的筆直,搭在張三的兩側,屁股也不見著力,卻是自動的上下顛動著。


  張三眼睛睜著,卻隻能看到自己的正上方,根本看不到女陰的動作,隻能感覺到自己的雞巴被滑膩的陰道吞進又吐出,心下暗想,這女陰也太不夠意思,自顧自享受,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兒,倒被一具女陰強奸了。女陰的身子上下顛動,上身卻是挺得筆直,頭和身體也一直保持著一條直線,麵上依然沒有一絲表情,隻在嘴角隱約可見一絲笑意,眼珠卻是絲毫不見錯動。遠遠看去,倒像是在騎馬多些,而不像是在做著男女之間最美妙的事情。


  張三雖然一絲不能動彈,感覺卻還是靈敏的,隨著女陰的動作,他隻覺得雞巴滑溜溜的被套弄著,比起自己平常自瀆不知要舒服上幾百倍,隻是被女陰在自己身上砸來砸去,大腿被壓得酸痛,睾丸有時也會被扯得痛上一下。


  雞巴有時也會在女陰坐下的時候因為打彎被狠狠的折痛一下。然而,快感還是漸漸的侵沒了他,張三隻覺的有一團火在自己胸中燃燒,隻想跳起來大叫,跳起來把這女人壓在身下狂插幾千下,管她是人是鬼。他的頭腦漸漸的覺得有些昏迷,酥癢的感覺從雞巴處向他全身延伸著。


  女陰的動作卻還是一個節奏,隻是一個勁的上下起伏著,隻見兩片大陰唇被掀的開開的,雞巴在裏麵進進出出的做著客。又是百十下之後,張三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忍受了,恍惚中他不禁想到,就是死也要比現在一動不能動來得舒服吧。


  他隻覺得隨著女陰的動作,自己渾身的青筋都要暴出來了,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著一個方向流動。他渾身的毛發仿佛都要豎立了起來,全身都在抽搐,可是卻連眼睛都不能眨動,真真是一大kuxing!


  猛然之間,張三隻覺的自己的腦中轟然一響,全身也感覺鬆懈了了下來,隻有雞巴在女陰的陰道內不住顫動著,女陰此時也坐了下來,一動不動,任由張三噴射在自己的身體內部。


  張三剛想要舒一口氣,忽然卻又感覺不對勁,自己的雞巴一直在顫動個不停,射精早就應該結束了啊!而且,這次自己渾身的血液好象真的在朝一個方向流動,那就是自己的龜頭,被不斷的噴射了出去。張三大驚,可是卻又無可奈何,意識卻是逐漸的昏昏了,隱約之間,他好象聽得一個嬌媚的聲音在對他說:"原來做愛是這幺快活的事,所以,我要你留下來陪我!"張三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起來,然後一直在飄啊飄。


  遠方,遙遙的傳來了雞叫的聲音,與張三同屋的一個客人打著哈欠睜開了眼睛,卻一下看到了一副詭譎的畫麵,不由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其他兩個人一下都被嚇得跳了起來,然後隻看了一眼,便也大叫著和那人一起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屋子。


  隻見那女陰正下身赤裸裸的坐在張三的腰間,上身挺得筆直端正,臉上也帶上了幾分紅潤,卻是一絲表情也無,隻在嘴邊有一絲笑意,透著一股令人心寒的誘惑。而在他們兩人的連接處,睾丸和掀起的陰唇都被浸泡在已然凝固的血液之中,雞巴還被嚴嚴實實的包裹在女陰的陰道深處,隻露著根部,兩人陰部的毛也都因為血液的浸泡凝結在了一起。


  張三屁股下的床鋪也被血液浸濕了一大片。而張三,本來是身強力壯的一個男人,一夜之間,卻像是縮水了一般,隻剩下了一副骨架,上身的衣服寬寬鬆鬆的搭拉在自己的身上。


  【完結】


  12805字節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魔幻時空】【 作者:king20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