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暑假已經過了一半,正是天氣最熱的時候,白天的太陽很是毒辣,火熱的氣息使得人們都不願意出門。這種時候我都會選擇在家裏上上網,打打遊戲,舅舅舅媽不在的時候,就跟表姐顛鸞倒鳳一番。晚飯過後,等大地的餘溫散的差不多了,才和表姐開始我們的夜生活。
今天又是一個悶熱的天,天氣預報說最高溫度都有39度了,外麵熱浪滾滾,連知了都熱得喊不動了,龜俯在樹枝上。舅舅舅媽都去上班了,我跟表姐都龜縮在家裏,一邊享受著清涼的空調,一邊觀看者電視裏麵毫無營養的電視劇,要不是表姐拿自己的身子做誘餌,我才不會看這幺弱智的電視劇。
表姐穿了一件家居背心,斜躺在我懷裏,正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裏的腦殘韓劇。因為是在家裏,爸爸媽媽都出去上班了,所以表姐背心下麵沒有戴BRA ,正好方便我的一雙碌山之爪在那一對飽滿的乳房上練習抓奶龍爪手。
「鈴鈴鈴」
表姐拍開我的一雙色手,蹦蹦跳跳的跑去接電話了。
「喂……」嘰裏咕嚕的聊了有幾分鍾,不知道對方說的什幺事,聽得出來表姐剛開始有點遲疑,後來卻還是爽快的答應了。
「小凱」表姐從房裏衝了出來,飛身跨坐在我大腿上「晚上我們去KTV 唱歌去!」「唱歌?這個不是我強項啊!」今天晚上有幫戰,心裏確實有點不想去。
「切,你唬得了別人還能忽悠你表姐,你要是出來混音樂界,張學友,劉德華他們就隻能去打醬油了」「低調,低調,雖然我唱的是比他們好一點,但做人還是低調點好……咳……別打,別打」裝叉沒有被雷劈,表姐卻賞了我一頓爆米花:「停手……那還有誰去」「就我們班那幾個八婆了,不過她們男朋友好像也回來!」「茵姐,那我以什幺身份過去?」「我男朋友啊」表姐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她們都有男朋友陪著,要是老姐我沒有那不是顯得很麵子?」「可是我是你表弟」「我們都不說,誰知道?」「是倒是,不過我幫你這個大忙,你該怎幺感謝我呢!」這個時候不討價還價的就是笨蛋。
「你還要什幺感謝?表姐可是整個人都給了你了的……」一邊說一邊還拉著我的手覆蓋到自己的雙峰上,輕輕的揉動起來。
酥軟的感覺真是百捏不爽,害的我差一點就忘記了敲竹竿這碼事了:「不……不……那個不算的,除非茵姐你讓我親你……這裏」我用手隔著家居短褲點了點表姐襠部位置。表姐雖然在性事上一直表現的比較開放,不管什幺姿勢都能順著我一起玩,也不嫌棄為我用口,甚至到現在還有點喜歡上了口交,但就是不接受我親吻她小 妹 妹。
「不行了,那裏會有味道的,我怕你……」表姐眼裏一如既往的閃過一絲慌亂,但是我沒有讓她說完就吻住了表姐。
「茵姐,你全身都很美,我喜歡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味道,我很想聞你那裏的味道,親吻」她「,舔」她「,我想熟悉你身上所有的味道,你知道嗎?而且,你不答應我的話,我可是不會幫你去充門麵的哦!」太過露骨下流的話語弄的表姐潮紅一片,不過從她喜悅的眼神裏我知道她很滿意我對她小 妹 妹的態度。「那……那也要等洗了澡才能給……親」「嗯,不急!來日方長嘛。」晚飯後,我和表姐跟舅舅舅媽打了招呼便出去了,坐了近20分鍾的公交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錢櫃。跟服務台小姐說了房號,便有小生帶我們過去了。
表姐的同學都已經來了,有三個女孩子三個男孩子,開了一個大包廂,空間顯得很寬大。房間裏麵的燈被調的很暗,音響的聲音開的很大,裏麵的三男三女都是一對對的分開坐在一起,一個女孩子正拿著麥克風深情唱著梁靜茹的《會呼吸的痛》,從本人專業的角度來說,唱的不算難聽就是了,她男朋友在旁邊輕聲的附和著,其他兩對在昏暗燈光的掩飾下,好像在做一些小動作。看到我們進來了,6 個人都丟下手中的「活」,把房間燈打開來,招呼我和表姐坐下。
服務生在詢問我們還要不要點要酒水後,就拉上房門退出房間了。
「茵茵,這位大帥哥是……」一個短發俏麗的女孩問表姐。
「我來介紹下!這位是我男朋友阿凱,這三位美女是……」表姐分別給我介紹了她三位美麗的女同學,短發俏麗的這位是糖糖,另兩位是阿紅和小靜,她們倆都留著長長的頭發,不同的是阿紅看上去文靜一點,穿著一襲白色連體裙,看上去很女神的感覺,而小靜卻穿的火辣一點,超短裙加無袖牛仔短衫,貌似胸部很有料的感覺。
三位男士表姐之前就認識了,雖然不是同班卻也是XX大學的學生,分別是糖糖的男友阿彪,阿紅的男友阿豪,小靜的男友小誌。
「茵茵你可太不夠意思了,有這幺一位帥哥男友,怎幺今天才帶出來讓我們認識。我們小靜雖然好漁色,但是也知道朋友妻,不可騎,她不會對阿凱下手的了。就是要擔心點阿紅!」糖糖語出驚人。
「呸呸,管好你自己吧,誰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浪貨,挖牆腳專業戶……!」小靜不敢示弱,犀利的反擊過去。
「好了好了,別亂說話,矜持點。人家小凱第一認識,別嚇著人家了!」阿紅出來打圓場。
「沒關係,大家玩的開才好呢!」我看那幾位男生對她們之間的調笑習以為常,知道他們之前都是這幺玩在一起的。這樣也好,大家無拘無束的,可以玩的很HIGH.
「是啦,別說了,我們開始唱歌吧!」
他們幾個來的時候就已經點了2 打啤酒和一些果盤,滿滿的擺了一桌子。冰涼的啤酒一下肚,大家就開始熱烈起來了,唱歌也開始比較用吼的了,都是一些勁爆的HIGH歌,金屬音樂震的房子都在動,不知道什幺時候,誰把房間燈給關了,房間裏麵就隻剩下昏暗的舞台燈,誇張一點的小靜居然開始扭動熱舞起來。
幾個男生當然是鼓掌起哄,大讚小靜跳舞好看。不過我覺得他們隻是覺得小靜的腿好看而已,每次小靜激烈的扭腰抖屁股的時候,那短短的裙子就飛揚起來,把兩條白花花的大腿整個暴露出來,更有甚者,連裏麵紅色的小內褲都可以看見。
昏暗的燈光下雖然看不太真切,但那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卻更讓人熱血上腦。
輪到我唱的時候,我點了一首《這個冬天不太冷》,這是張學友一首比較勁爆歌曲,磁性熱烈的嗓音,動感的節奏,畫麵上激烈的舞蹈動作,搖擺的燈光直接就把氣氛引爆了,所有人都在酒精的刺激下起身隨著音樂搖擺起來,一對一對的貼麵舞動起來。表姐今天晚上穿著一件無袖及膝連身裙,因為天氣比較熱,所以選的是那種比較寬鬆,透氣的款式,料子上也是那種順滑的布料,我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摟著表姐的腰肢熱舞,隔著輕薄的裙子在表姐涼絲絲的肌膚上不斷的上下撫摸,在昏暗燈光的掩飾下,還不時的竄到豐滿的臀峰上過過手癮。小靜的男友更誇張,居然直接伸到小靜的短裙裏麵去了,在裏麵忙的不亦樂乎。其他兩對也是不遑多讓,不時的碰碰胸部,摸摸屁股,氣氛越來越淫靡。
一曲唱完,大家都驚呼歌神親臨,大讚我比張學友還張學友。因為熱舞的原因,大家都提議先休息一會兒再唱,於是便把燈光照明燈開起來,點歌台調成欣賞模式,又開始一邊喝酒一邊聊起天來。因為剛才黑暗中的熱情,4 個女孩子臉蛋都緋紅緋紅的,一輪酒令過後,便更加的紅潤起來,嬌豔欲滴。
沒過多久,桌子上的啤酒就被我們喝的差不多了,我酒量不是很好,就這幺會兒便有些尿意了,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跟他們打了個招呼便搖搖晃晃的跑到前台,問明了洗手間的方向,便著急的過去了。這個點唱歌的人不是很多,廁所裏麵就我一個人,舒舒服服的尿了好大一泡,整個人覺得舒坦多了,就是腦子還有些不清醒。
剛出洗手間,迎麵便撞上一個人,剛想說對不起的,發現居然是阿紅,那幺慌不擇路的,看來也是被尿憋的。阿紅發現是我,突然神神秘秘的說:「阿凱,要不要看好戲啊?」「什幺好戲?」「別問那幺多,跟我來就是了。包管很精彩的!」也不等我同意便拉著我的手把我拖到女洗手間門口。
阿紅輕輕的推開洗手間的門,往裏麵瞅了一眼,又做賊似的往走廊裏麵看了看,小聲地說:「快,還好沒人,快進來!」我腦子還搞不清怎幺回事,便被阿紅拉著進了女洗手間。阿紅看到最裏邊那間櫃門是關閉的,便拖著我進了隔壁的那一間,砰的一聲關上了櫃門。關門聲讓我的腦袋稍稍清醒了一點,不過好像也影響到了隔壁的人。我剛想問阿紅幹嗎把我拖到這裏來,要是被人發現我肯定被人當成變態大色狼的,怎幺說都不會有人相信的。
阿紅顯然不明白我的擔心,對我比了個「噓」的手勢,叫我不要說話,然後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把裙子撩了起來,露出裏麵白花花的大腿和一條小小的黑色T 字內褲,雙手執住內褲的兩側,「唰」的一下褪到腳彎處,在我還沒有看清楚那黑糊糊的三角洲地帶之前,一屁股坐在馬桶上,立馬響起了激射的尿液拍打在光滑瓷器上特有的聲音,我聽的清清楚楚,隔壁的人應該也聽到了。
那清脆的聲音一下子就想敲打在我的心坎裏一樣的,逗弄的我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一杆鋼槍立馬挺立起來了,將褲子撐起了一個大包難道阿紅叫我過來看的好戲就是欣賞她尿尿的全過程?不會啊,那也應該是叉開腿尿尿才有效果才對,這樣緊緊的夾著我什幺也看不到啊……我用我不是很清醒的腦袋非常努力的思考著這個問題。而阿紅則是一邊痛快的尿著,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隆起的褲襠,若有所思的說:「怎幺硬成這個樣子了?為什幺阿豪看到我尿尿卻沒什幺反應呢?難道看得多了就沒什幺刺激了?嗯……」說完好像還不相信一樣的用手抓住挺立在她麵前的粗大肉棒,親手測量著雞巴的硬度「哇,真的好硬啊……阿凱,好厲害哦」。
我無可奈何的看著阿紅用手不隔著褲子在我雞巴上不停的擼動著,心裏好奇的要死:女孩子一邊玩著男人的肉棒,一邊排泄出尿液的感覺是怎幺樣的,應該是會很爽的吧!看來阿紅也喝了不少,這一泡尿也拉了將近一分鍾才淅淅瀝瀝的結束掉,阿紅又等了一會兒才鬆開肉棒,撕下幾張衛生紙伸到兩腿間慢慢的擦拭著,從雙腿的縫隙中偶爾可以窺視到阿紅小穴的點點風光,泛著水光的毛發和穴肉來回的和衛生紙摩擦著,不一會就幹淨了。
阿紅看了看紙麵的濕痕,並沒有發現白帶的痕跡,便投到廢紙簍裏麵,接著便很自然的站起身來,赤裸著下體查看了下內褲的正中央位置,便慢慢的把內褲提了上來,內褲緩緩的滑過白皙的大腿,最後完全覆蓋住整個陰部,表麵清晰的表露出小穴的整個風貌,連中央的那條溝壑也清晰可見,隻是好景不長,阿紅迅速的放下了裙子,將美麗的風貌完全的遮住了。
「好了,以後就機會給你仔細看清楚的。現在幺,好戲就要上演了」阿紅咬著我的耳朵,輕輕的在我耳邊說。說完便打開了衛生間的櫃門,我剛想踏出去,就被阿紅拉住了,對我使了個眼色,自己卻刻意地重重的走了出去,剛走幾步便又輕輕的貓著回來了,輕輕的把浴室門又關上了,一臉奸笑的指了指隔壁衛生間。
果然,隔壁的人覺著剛才尿尿的那個人應該已經出去了,廁所裏麵沒有人了,便開始毫無顧忌起來了。隔壁立馬響起了激烈接吻的「啾啾」的聲音,口水在嘴巴裏麵被攪動的聲音不絕於耳,可想戰況是多幺的激烈。
「啊,別咬……別咬那裏啊……」雖然已經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但還是清楚的可以聽出來隔壁人的是小靜,阿紅回過頭小聲的跟我說:「我們4 個死黨裏麵,小靜是最開放的了,每次不管去那裏玩都要抽時間跟她男友來一發,真的是很騷的」衛生間空間本就不是很寬敞,加上我們兩個為了偷聽小靜的好事,本能的貼在一起,阿紅就好像是靠在我懷裏一樣的,一回過頭來臉龐差不多已經貼在我臉上來了,兩個人呼出的熱氣也在我們之間充斥交換。看著阿紅紅潤的嘴唇一張一合的,還有剛才的刺激,我一時情不自禁便吻住阿紅的小嘴,雙手同時握住胸前的雙峰,用力的揉搓起來。
阿紅白了我一眼也沒說什幺,便閉上眼睛配合著我熱吻起來,隻是比起小靜來,阿紅更為辛苦,隻能苦苦的忍著不發出一點聲音來。小靜哪裏知道隔壁的有兩個家夥正在旁邊偷偷的模仿自己,所以呻吟叫喊之時,較之前更為大膽一些。
「哼……好……」接下來便是比較規律的「啪啪」聲音傳了過來,我和阿紅交換了一個眼色,知道小靜和他男友插上了。中間居然夾雜著「唧唧」的水聲,看來小靜也是個「水」姑娘啊。
「你頂著我了,把你那壞東西弄安分一點」由於隔壁的聲音刺激,肉棒不受我控製的勃起來了,正硬硬的頂住阿紅的屁股縫中。
我含住阿紅的肉肉的耳垂,輕輕的吹著熱氣灌進去「你也知道,這個我也沒辦法控製的!不過,你這裏不是有個很好的地方安置這個不聽話的家夥幺?」我把右手在從阿紅的胸脯上滑下來,先把粗硬的肉棒從褲鏈中解放了出來,然後撩起她後麵的裙擺,挺著雞巴從她屁股縫的盡頭緩緩用力的擠了進去。
「你幹什幺呀」阿紅一臉的驚訝。
「噓,來,張開一點,腿!」我雙手又同時扶住阿紅的雙乳,下身慢慢的往裏麵頂,隻是阿紅的雙腿閉合的太緊,無法叩門而入「我不,你……欺負我!我……要告訴你茵茵去!」阿紅咬著自己下唇,美目圓睜的看著我,害我再一次粗魯的吻了上去,右手從裙子的V 領口處伸了進去,推開薄薄的內衣,一把攫住左側的整隻奶子,食指和中指用力的在奶頭上一夾,阿紅便哆嗦的分開了自己的雙腿,我抓住機會將整支肉棒全部推進到深邃的峽穀中去,進入到一個溫暖的所在。
「你……要死了。啊……」粗大的龜頭隔著內褲頂到了阿紅的敏感地帶,還好反應夠快,連忙伸手按住了自己的檀口。
「噓,別說話,你聽……」我往隔壁間努了努嘴。隔壁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了,貌似在我們忙活的時候還換了姿勢,「啪啪啪」的聲音比剛才清脆了很多,隔板也一個勁得晃動,感情是從後麵開幹了,都能感覺的到那肥美的屁股被撞的一波一波的晃動,「唧唧」的水聲不絕於耳。
我一手護著阿紅的酥胸,一手扶住她的腰側,緩慢的抽動肉棒在阿紅的襠部前後運動,雖然隔著內褲的感覺沒有貼肉來的那幺爽快,但阿紅大腿內側細嫩的肌膚也不遑多讓,滑滑的,涼絲絲的,就好像有那幺一雙手塗滿了清涼的潤滑油一樣緊握住肉棒的感覺,那感覺飛噻了。阿紅一手撐在隔板上,感受著隔壁間幹穴的震動,另一隻手隨著我的手一起揉捏著自己的奶子。
這對奶子雖然不是很大,但是肉質很細嫩,彈性很好,而且非常敏感,每一次彈拉阿紅的乳頭,都能讓她像觸電了一樣地渾身打哆嗦,雙腿也愈夾愈緊,不斷的擠壓著雙腿中間的那根肉棒。沒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內褲襠部中間的一塊棉布濕潤了,熱氣也濃烈起來了,粘滑的液體也從棉布中滲透了出來,把棒身都塗抹了一遍,又通過肉棒沾濕到阿紅的大腿內側,到處都是滑滑的,抽動起來越來越順滑了,我不禁加快了抽動的速度。
「啊……哦……」抑製不住的呻吟不斷的從阿紅的嘴角溢了出來,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呻吟也越來越大聲了,阿紅隻好把手臂交疊壓在隔板上,腰身放低,把臉龐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一縷頭發,滿以為那討厭的呻吟聲不會滿溢出來了,卻不想這個姿勢卻使得自己的臀部高高翹起,一副任人幹翻的姿態。看著自己的肉棒在豐滿的臀縫中不斷的隱沒,雖然沒有真個進入到那個銷魂的肉洞中,不過一想到她是別人的女朋友,我就覺得興奮異常。更刺激的是,阿紅的內褲本來就是很小巧的那種,中間重要的位置也就隻有2 指寬的樣子,經過我們激烈動作,阿紅的小穴已經朱門暗啟了,沾了水後的小內褲更是縮成了一根小巧的帶子,居然順著小山丘的地勢滑到深邃的丘壑裏麵去了,我的大肉棒就直接摩擦到阿紅的小嫩穴了,豐厚的兩片嫩唇無力的包裹著棒身,不斷的被粗大的龜頭反複的耕犁,帶起一股股的汁水。
隔壁間猛的傳來一陣猛烈的抽插聲,就聽到小靜長長的「哦」了一聲後便悄無聲息了,估計是完事了。阿紅也是不經事的隨著小靜的那聲淫靡的嬌呼,同樣攀上了情欲的高峰,嘴唇死死的咬著發絲,爽的兩條腿不停的抽搐著。我輕柔的揉捏著阿紅的乳房,緩緩的撫慰高潮後的慵懶,雞巴深深的插在雙腿間靜靜的感覺著小穴的痙攣。
「砰」隔壁傳來一聲關門的聲音,想是兩個人收拾好了,之後傳出一個人地腳步聲,開門聲,接著又一個人的腳步聲,關門聲。哦,現在洗手間就隻剩下我和阿紅了。
「撲哧」阿紅莫名其妙的笑出聲來了,看我疑惑的樣子,用手指了指她身前「你看……我變成人妖了」原來我的雞巴從她腿間穿過去,居然在前麵後長出一截來,將她的裙子頂起一個帳篷來,就好像一個美少女長了一根雞巴一樣的突兀在身體前麵顯得好詭異的。阿紅頑皮的撩起前麵的裙子,一顆紅紅光亮的龜頭便顯露出來,跟黑色棉質的小內褲交相輝映,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嘻嘻,光光亮亮的,原來是個和尚」阿紅用手輕輕的碰觸著龜頭的頂端,用指腹摩挲著頂端的尿道口,弄的我一陣一陣的哆嗦,雞巴一跳一跳的表示抗議。
「阿彌陀佛,女施主手下留情啊,小心弄壞了」「嗬嗬,你們佛祖不是說了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乖乖的讓本姑娘玩一會兒!」阿紅一手撈起自己的裙子,一手伸到自己胯下,將自己已經濕透的小內褲從裂縫中拉出來,扯偏到一邊,淡淡的毛發掩飾不住迷人的小穴,因為剛才的興奮,連裏麵粉紅的嫩肉都能看到了。阿紅腰肢緩緩前移,肉棒便順著那條裂縫慢慢的後移,跨過飽滿的陰阜,摩擦過漲大的陰核,劈開豐厚的雙唇,最後停陷在一個濕濕的肉洞前麵。
阿紅再一次趴低了身子,翹起自己的屁股,讓肉棒和肉洞的角度完美契合:
「大師,小女子已經……已經準備好了」
「阿彌陀佛,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女施主,貧僧來了!」我扶住阿紅的臀側,用力把肉棒緩緩的推進阿紅的身子深處。
「哦……」阿紅隨著我的插入發出輕微的叫喚,可是等一口氣「哦」完發現我還是沒完沒了的進入,大驚:「你這個壞和尚……這幺粗……啊……還這幺……長……啊……到底了!不能再進去,會弄壞的」生怕自己被弄壞的阿紅連忙把執住自己內褲的手伸到後麵來頂住我的跨步,不再讓我深入進去。然後又不死心的摸了摸被插入的地方,居然還有一截沒有插進去,大呼自己要悲催了。
我暗暗好笑,安慰的說道:「別怕,女孩子的小 妹 妹彈性很好的,你看黑人的雞巴那幺長,那裏的女孩子不都好好的幺!」「少忽悠我了,那是因為那裏的女孩子陰道本來就比我們亞洲女孩子長,好不好!」阿紅一副我也很懂的樣子。
「你不信我,那我證明給你看好了,你絕對可以的」「別……不……要……!」我趁阿紅還沒反應過來之際,雙手扣住她的腰側,往後一拉,雞巴用力往前一頂,殘留在外麵的一截便隱沒進了阿紅的身體裏麵去了。
「啊……」阿紅像一隻受傷的天鵝一樣仰起了修長的包子,上半身軟趴到隔板上:「嗚嗚……被你插壞了,都插到肚子裏麵去了」「嗬嗬,都說了你可以的。我要開始動了哦」「你可要輕點,牛一樣……!」阿紅有點心有餘悸。我把阿紅的裙子推到她胸口,趴下身子推開她的內衣,滿滿地握住懸吊著的雙乳,一邊搓揉一邊開始挺動下體,在火熱的羊腸小道裏麵做起活塞運動來。
「喔……好深。好弟弟,幹的好……深啊,要把姐姐給幹壞了。啊……又頂到了!」阿紅沒有了剛才的顧忌,盡情淫浪的嬌呼,抒發著自己的快慰。
「怎幺樣,比你男朋友厲害吧!!」我故意狠狠的衝刺了幾下,用力的捅進阿紅的小穴深處。
「哎呦……弟弟最厲害了,都插到姐姐的心坎上了。怎幺辦,以後姐姐……啊……會天天惦記著你的!喔……弟弟以後可要經常來插姐姐哦,不然姐姐可是會難過的」阿紅半眯著眼,肌膚越來越火熱,開始有點語無倫次起來。
我看著自己的肉棒在粉紅的洞口快速的進出,進去的時候將旁邊的粉肉都塞進去了,棒身的淫水卻被肥厚的肉唇阻擋在門外,弄得整個下體水光粼粼的,還把我的毛發也沾濕了;拉出來的時候卻又帶出新產生的淫水,弄得棒子油油的,洞口的肌膚被漲大的龜頭撐得像一層粉紅的薄膜一樣,小陰唇緊緊的含住大大的龜頭,不舍得它離開自己。
「啪啪」我被靡亂的景象刺激的淫性大發,瘋狂的幹著身下的肉洞,胯部迅速的撞擊著阿紅的屁股,臀峰都已經被撞的通紅,可是主人卻一點也沒感覺到疼痛,還主動的拋動,配合著身後的蠻幹。
「哇啊……不行了,要死了……要來了,好弟弟,再快一點,姐姐要飛了!」阿紅高潮在即,空出一隻手伸到自己兩腿間,用力揉動著被冷落的小紅蒂,屁股不斷用力的往後頂,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的。
「叫我老公,叫我親親老公,我就給你……吼!」我也快撐不住了,阿紅裏麵已經開始一下一下的收縮了!
「親親老公,我的親親小老公,快,再快……你老婆要升天了……啊……!
老公把老婆幹死了……!」阿紅猛地往後一頂,讓雞巴深深的頂住在自己的身體深處,身子整個僵住,一大股黏液從密不透風的身體連接處被不斷痙攣的陰道擠壓出來,一部分順著肉杆溢到卵袋上,再滴到地板上;一部分順著阿紅的陰部流淌到她大腿上去了。
阿紅的裏麵不斷的收縮,一下一下的刺激著深處的龜頭,本來就在發射邊緣的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撐著狂幹了兩三下,終於也痛痛快快的全部射到阿紅的小穴裏麵,燙的阿紅又是一陣哆嗦。
阿紅的內褲是不能再穿了,上麵沾滿了不知道是淫水還是精液的東西,或者更多的是兩種液體的混合物吧,反正濕噠噠的還散發出很重的味道。阿紅幹脆把內褲脫掉掛空擋了,將內褲扔給我叫我處理,當然是被我收藏了。
當然解釋為什幺尿尿要尿那幺久,我跟阿紅都統一了口徑,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給糊弄過去了,就是不知道阿紅一臉的春風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什幺不妥來。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老婆被黑人的大屌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