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前奏)

  夏沈南的名字閃爍著出現在她的手機屏幕上的時候,她剛剛結束一個冗長且無聊的訪問稿的整理,疲倦的盤算自己接下來的兩天假期要如何利用。

  這個名字讓她怔了大約十秒左右,這短暫的時間,她用來梳理出了關於這個名字的所有訊息。

  並不太困難,畢竟兩個月前,這個男人還是她的追求者之一。

  在雜誌社所處的大樓,時尚的美女摩肩接踵,但不論多少人存在,她也不會因為她簡單而職業的裝束失去了目光焦點這個位置。

  如果不是對新奇事物的狂熱喜愛,僅靠她得天獨厚的外在,她就已經不必再做記者這個艱辛的職業。

  雖然現在的工作在幾經更換後離她期望的相去甚遠,但至少頂頭上司是個女人,不會摸她的大腿捏她的屁股偷看她的胸罩和內褲,所以她很知足。

  鮮花的周圍總是會有數不清的蝴蝶和蜜蜂,當然,也會有不識相的蒼蠅。夏沈南歸類在哪一種,她也說不太清。

  他應該還算是個老實人,不抽煙,不喝酒,不愛泡吧逛夜店,甚至,在追求她之前,他都沒有實踐過追女孩子這一項。當然,這些訊息真實的前提就是他的話是可信的。

  在追求她的男人中,夏沈南給她的印象還算是不壞,而且在同一棟大樓工作,他也算有點家底,長得勉強也可以叫做帥,帶出去也不丟人。說起來,她也挺喜歡他的。

  但不到戀愛的程度。大概就在牽手以上接吻未滿,或者換個年輕人中流行的詞,曖昧。

  她最喜歡的曖昧——不近不遠,若即若離。

  可惜這一切都被那件事毀了。那件事後沒過幾天,他就沒再來公司上班,據說是請了長假,直到這通電話之前,他都沒再聯係過她。

  那件事說起來其實也不算很嚴重。

  往簡單了說,無非就是他過生日,約她出來,去了一個據說很有情調結果卻是很有情趣的餐廳,那私密的包廂讓他們在裏麵敲鑼打鼓外麵也不會聽到。

  因為有過陰影,她從不在和男人單獨相處的時候沾酒,喝飲料也會盡量小心,所以如此謹慎的她到了這種地方,難免有些生氣,有種錯看了他的感覺。

  加上那天稿子被多半大姨媽來訪的上司狠狠訓了一頓,讓她非常不愉快。

  美女的不愉快,通常是發泄在男人身上的。

  於是夏沈南成了替死鬼。

  他說穿了,好像也隻不過是想偷吻一下她而已,以他的付出和所得換算來說,就算有想強間她的念頭,也不算過分。

  當然,換個角度在一向覺得自己賞光陪同吃飯就是天恩浩蕩的她來看,她則認為自己不欠他什幺。

  就這樣,她痛快地在包廂裏狠狠發泄了一頓,罵得他狗血淋頭。

  從包廂的設計到飯菜的味道,她統統怪在他的頭上,大概是不打算再和他曖昧下去,她幹脆的用很決絕的話做了結束,而且這話她用過不止一次。

  “我還以為你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看來,你也隻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罷了。

  哼!”

  奪門而出,此後,就再無交集,直到這個突兀的電話。

  她其實沒打算答應電話裏提出的任何要求,尤其是見麵之類的,見多了社會版的可怕新聞李男人的報複心,她還是覺得換個曖昧目標比較明智。

  沒想到,那邊的語氣顯得十分的疲憊和憔悴。有氣無力的像是生了一場大病。

  “吳芷,我想見你……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和你說。不找個人說出來,我會死的……”

  任何能激起好奇心的事情,都會讓她雙眼發光,她很快追問,還沒忘了裝出關切的語氣,“怎幺了?發生什幺事了幺?”

  “我……我一句兩句和你說不清楚,我在XX咖啡定了位子,但……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你,我不知道自己能等多久,如果你有時間……請……請你來幫幫……幫幫我。”

  她在腦海中飛快地思考了一下,現在不過是下午四點,那個咖啡館並不算太偏僻,隻要不到夜晚,自己注意一些,對方就算想做什幺,也不會有機會,摸了摸包裏,錄音設備一應俱全,電擊器也隨時待命,還有半瓶沒喝完的礦泉水,她馬上作了決定,答複:“好,我馬上過去,你等我。”

  十分鍾後,她就已經坐在了夏沈南的對麵。桌上有一壺果茶,他應該是等得口渴,麵前已經放了喝過小半口的一杯,為她準備的杯子還倒扣在盤子上。

  她想了想,並沒有倒果茶,而是掏出了礦泉水放在桌上,關切地問他:“好了,我來了,你快告訴我,你怎幺了?”

  他看起來瘦了一些,或者說,下巴上的胡茬讓他看起來有了憔悴的效果。

  他的眼睛抬了抬,目光有些閃爍,欲言又止,半晌,才囁嚅著說:“我……我講完後……你……你要怎幺樣都可以,但……但請聽我說完,好嗎?”

  看他的眼神裏竟然有些可憐的意味,讓她更加好奇,點了點頭,“好的,我……可以錄音幺?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話,不方便錄音的話,你可以拒絕。”

  他點了點頭,咽了口唾沫,“好的,請盡管錄吧。隻是,希望聽到錄音的人不會以為這是瘋子的耳語或是傻子在講故事。”

  “你……到底遇上了什幺?”她的好奇越來越濃,每到這種時候,她就會興奮得口幹舌燥,拿起礦泉水狠狠灌了兩口,她打開錄音機,拿起筆和便箋,做出了很專業的架勢。

  “我不知道該如何說起……不如,就從我們最後一次見麵那天開始吧……”

  (第一個故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天為什幺會那幺衝動,你罵我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還十分傷心,我真的不太知道怎幺和女人相處。我反複地想,反複地想,最後想到了那句很俗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可說真的,就連變壞,我都不太清楚該如何去做。那天晚上,我找了一家很熱鬧的酒吧,打算學一下喝酒,也適應適應嗆人的煙味。”

  “……我知道,你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你不是因為我不會這些才那樣對我的,我隻是當時鬼迷心竅,就想好好墮落一下,說不定……還可以,……告別……就是告別處男啊。我怎幺也二十七八的男人了,處男不值錢的。說真的,那時候可能是我有點受打擊,沒注意到,從那裏開始,我其實就已經很不對勁了……”

  “怎幺說呢,就像是自己遊離在軀殼之外,看著一個不認識的自己,看著他一步一步走向一個空著的桌子。而我完全控製不了自己。真的……”

  ……

  “嗨,美女,喝杯什幺嗎?我請客。”他斜勾著眼角,用一個很輕佻的側臉看著桌邊另一位火辣美人。

  暗紫的波浪卷發,魅黑的濃重眼影,兩片紅唇很性感的微微張開一線,酒杯的邊沿,恰到好處的貼著她尖俏的下巴。胸前豐滿的一對肉彈毫不介意的把誘人溝壑示眾,低胸的上衣隻能恰好擋住乳暈不被看見。而且,很明顯的,她沒有穿胸罩,隻帶了胸帖。

  一夜貪歡的最佳選擇,毫無疑問。

  “帥哥,你搭話的開場很沒品味。我都聽煩了。”性感女郎帶著些嘲弄,微笑著回應他。

  “哦,”他挑起一邊眉毛,笑嘻嘻的抓住她放在桌上的一隻手,用食指輕輕撫摸著她指甲上鮮豔的紫色亮彩,“那你說我該如何開場,才能讓你這位美女高興點呢?”

  火焰一樣的紅唇綻開了代表有了興趣的微笑,“你不如直接說,美女,今晚有空幺,一起開個房好幺,我的性能力不錯,下麵也很大,一定能滿足你。這樣說,我說不定還會覺得你誠實。”

  “雞巴大不大,能力強不強,不是我說了就算誠實的。你得試試看才行。”

  他橫越過並不大的圓桌,把熱氣幾乎吐在她的臉上,笑眯眯的說,昏暗的燈光讓旁人根本注意不到,他正拉著那女人的手,按在自己的褲襠上。

  ……

  “別別……你別生氣。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在炫耀我的豔遇,你好好想想,認真地想想,你不覺得,我很詭異幺?”

  “……是,是是,是我沒抓住重點。我現在開始說這些事情到底奇怪在那裏。

  剛才你也聽到了,我說起來,就象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對不對?”

  “……嗯,那我說出來,你千萬不要覺得我在騙人。”

  “……你保證?好……我……我告訴你。其實,那一晚,那個人不是我。”

  “……千真萬確!我不是說我剛才說的那個人不是我!我是說當時的的那個人不是我!”

  “……好好,我不激動,我慢慢說。我說的不是我,是說我的身體當時完全不受我的控製。就好像……對,就好像我那時候端著杯子,我卻不能讓自己把杯子遞到自己嘴邊,而杯子遞到嘴邊的時候,又不是我在下指令。”

  “……你還不明白幺?我……我說的更簡單一些,就是……好吧,你不要老是打斷我,不對,我不是被人附身了,我開始也這幺認為,其實不是的。後麵你就知道了,那簡直不可思議。”

  “……嗯,我繼續講。那個女人也不是什幺好鳥,輕易就跟著我上了出租車,去了我住的地方……”

  ……

  “連酒店都不去,看來你也很風騷阿。”性感的女郎咯咯笑著把提包丟到沙發上,然後把自己也丟了上去,修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筆挺的小腿上下晃動著,把高跟鞋甩的上下晃動不停,“你家洗澡方便幺?洗幹淨點,對彼此都好。”

  他一邊把領帶扯鬆,抽出皮帶丟到衣架上,一邊盯著她緊窄的短裙上縮後露出的美妙春光,隱約能看見黑色的蕾絲內褲,緊裹著那豐滿成熟的陰部。

  “洗個鴛鴦浴都沒有問題,我家的浴室絕對足夠大。怎幺樣,要不要試試看?”

  “免了。”她勾起嘴角笑著站了起來,把肩帶從肩膀上拉下,把上衣連著短裙一並褪到了腳下,“我不習慣和人一起洗澡,我洗起澡來比較認真,洗某些地方的時候姿勢不太好看,出來玩,別影響了心情。”

  他伸出中指,用舌頭舔了舔,盯著她笑著說:“那個某些地方,我不介意幫你洗,保證比你自己洗得幹淨,從裏到外。”

  把內褲和胸貼隨手丟到浴室外的洗衣籃裏,她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在拒絕還是純粹在甩她漂亮的頭發,這樣一甩,背後的位置看過去,圓滾滾的屁股肉感十足的晃了兩晃,讓人忍不住想衝過去捏上兩下。

  關上浴室門前,她露出半邊臉,吃吃笑著留下一句:“不許擅自進來,否則我就咬掉你的雞巴當烤腸吃了。”

  “一會兒你想不吃都不行,不管是上麵的嘴還是下麵的嘴,我保證讓你吃個夠。”他脫到隻剩下褲頭,一條老二高高翹著把褲衩頂得像個帳篷。她嗤的輕笑了一下,關上了門。

  雞巴頂在內褲上,滋味並不太好,他把自己最後一件衣服脫了下來,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等了十幾分鍾,大致估計裏麵的女人已經洗好了頭臉,噌的下地躥到了浴室門口,毫不猶豫地拉開浴室的門鑽了進去。

  “去去!誰讓你進來的!”她果然才開始洗脖頸,臉上的妝卸幹淨後,露出來的素淨麵孔並沒有難看太多,反倒顯得清純了不少。

  他嘿嘿笑著走過去,伸手順著水流替她洗著後背,“你卸了妝,還挺像個女大學生的。”

  “喲,我要是女大學生,你可就該付錢了。出來玩,甭提那些沒意思的玩意兒。……我說你倒底出去幺?”她扭轉身子,往外推他,用起勁來,一對兒奶子上下晃著。

  “別阿,你不是說我進來你就吃我的雞巴嘛,他都那幺硬了,你就吃吃唄。”

  他摟著她不放,雙手胡亂揉她水溜溜的屁股。

  “我吃你,那你一會兒吃不吃我?我要求不高,你舔舔就成……”她眯著貓兒一樣的眼睛看著他,說到舔舔那裏,還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吃,我連皮帶骨都吃進肚子裏。別耽誤了,我雞巴都等不及了。”他捧著她的臉,用舌尖描了一遍她的唇線,吸住她的舌頭用力嘬了兩口,放開嘴,把手放在她肩上,暗暗用力往下壓她的身子。

  “別壓我,地滑。真討厭,人家又不是出來賣的,上來就讓人家舔你老……”

  二字還沒有說出口,也算是久經歡場的美女吃驚的把嘴巴張成了一個O 型。

  青筋虯結的陰莖高高地揚起和小腹幾乎成了一個銳角,肉棒的頂端昂揚到了幾乎超過肚臍的位置,可想而知驚人的長度。不僅長,而且粗,粗的嚇人。雖然不到小說常用的嬰兒手臂一般,卻也相差無幾,尤其是那一個紫紅油亮的龜頭,讓能輕鬆含著一個雞蛋說話的她有些疑惑這東西要怎幺入口。

  先不說技術好壞,大小上,絕對是超出她預期太多了。

  “天啊……你做手術了?這幺粗的簫我還真是頭一遭吹……”又細又長的眉毛往中間擰著,女人為難的開始考慮之後的問題,這種大小如果技術不好的話,絕對會讓今晚的歡樂變成一場災難。

  她可不想玩上一夜之後,岔著腿像個小處女一樣離開這裏。

  “純天然的,如假包換。”他得意的笑著,挺了挺腰用龜頭撞她的嘴唇,好像有生命一樣,那根巨大的雞巴還在顫巍巍的晃動,也有幾分得意似的。

  她咽了口唾沫,把嘴巴張開,試探著扶穩他的肉棒含了上去,嘴唇緊緊地貼著龜頭的表麵,一寸寸往裏吞進。她往常習慣把舌頭墊在底下刺激男人的係帶,結果這次完全沒了空間,隻能把舌頭留在口腔裏迎接侵入的巨物。她用舌尖轉圈去舔進入嘴裏的部分,還沒轉到上麵,舌筋就拉到了極限。

  她一口把他的肉棒吐了出來,呼呼的喘了兩口,恰好看到他帶著些嘲弄的笑,她不服氣的一瞪雙目,抬眼看著他說:“笑什幺笑,個兒大了不起啊,告訴你,今兒我還非給你吹出來不可,我遇見的男人,就沒有我吸不出來的!你要能撐過去,我今晚上就任你擺布。”

  他淫笑著指了指自己沾了些口水的龜頭,笑著說:“你不用任我擺布,你任它擺布就成。”

  “好啊,”她也跟著笑了笑,捏住龜頭的兩側,順水推舟的對著那黑洞洞的馬眼,煞有其事的說,“小弟弟,姐姐來吃你了,你可不要客氣,拿出點骨氣,不要太快投降給你哥哥丟臉哦。”

  她把背挺了挺,讓豐滿的胸部半壓在他大腿上,一隻手托住他的肉袋,輕輕撫摸著裏麵圓溜溜的兩顆睾丸,纖長的中指不輕不重的點著他長毛的屁眼,肉感的雙唇再次張開,這次並沒有張多大,而是僅僅銜住了尖兒,舌頭刮弄著上麵的肉孔,嘴唇一撅一撅的挑逗著龜頭上的嫩肉。

  “嗯……”他舒服的哼了聲,靠在了浴室的牆上,伸手摘下了花灑,擰了擰調成了一條水柱,單手拿著放了下去,對準她嫣紅的乳頭噴了上去,“你吸著,我用這個幫幫你。”

  她向上瞪了他一眼,雖然有些痛,但乳頭還算舒服,熱辣辣的發麻,她也就沒說什幺,繼續專心的刺激著龜頭前端。

  然後,她再次開始嚐試把那根怪物含進嘴裏,這次她的下巴幾乎垂到了極限,總算,把整個龜頭吞進了嘴裏,但舌頭的活動空間被壓縮到了極限,如果再往裏吞下去,不用計算也知道,龜頭頂住她的喉嚨的時候,至少還有一半在外麵。

  幸好,男人的快感基本不靠後半截。吮住了半根肉棒,她開始一麵用軟滑的舌頭舔著龜頭所有能夠到的部分,一麵左右晃著頭,讓嘴唇直接摩擦著龜頭後棱最敏感的那一圈,閑著的那隻手也殺上陣來,抹了些脖子上殘存的乳液,滑溜溜的掌心握緊了肉莖,飛快的來回套弄著。

  為了再加一重刺激,她開始搖擺著身子扭動胸腰,讓乳頭在他的大腿上蹭來蹭去,像和那道水流躲貓貓一樣,同時嘴巴裏也開始依依嗚嗚的發出酥悶悶的呻吟,美妙的鼻音開始撩撥著他的耳膜。

  她最近一次在一  夜   情的時候這樣賣力,是和一個高大威猛英俊多金的老外,想看看白種人的耐力如何,結果讓她很失望,不光很快就射了,那一夜也沒再硬起來。

  而現在嘴裏這根,則讓她很難受,一個是累,一個是想要,從來沒有過這幺想要。

  僅僅是幫他吸,就吸的她渾身發軟,根本不必摸也知道她的陰部現在已經透濕,而且不是因為洗澡水。她是很風騷,但也不至於到了騷的地步啊,又不是很久沒有男人,沒道理這幺饑渴才對。

  “怎幺,我還完全沒感覺,你就不行了嗎?”他嘻嘻笑著,用手扶著她的後腦,挺了挺腰。

  那根巨物往裏深入了一些,一下頂在她的喉嚨上,她嗓子一陣發癢,被嗆到咳嗽不停,連忙推著他把頭向後撤開:“不行不行……進不來了。我嘴巴就那幺大,裝不下你這怪物。咳咳……嗆死我了。你可別跟我玩深喉那一套,我不是洋妞,吃不消的。”

  “怎幺著,再試試?”他叉著腰站在她麵前,那根雞巴一跳一跳像是也在挑釁她一樣。

  她本就是來尋歡,現在情欲已經燃起,沒道理再單方麵服務下去。她站起來摟住他的腰,低眉抬目誘人無比的嬌聲說:“不試了,人家投降總成了吧。願賭服輸,你幫我擦擦,咱們去床上,一整夜我都是你的了。”

  他意味深長的笑了,隨手扯過毛巾胡亂替她抹了下,用拇指向自己下身指了指,笑著把她打橫抱起:“不對,應該說,你一整夜都是他的了。”

  “套子呢?”她已經欲火焚身,躺在床上仍然不會忘了安全措施,她指著自己的包包,“你沒有的話,我帶著呢……哎喲,尺寸估計不合適。”

  他趴到她腿間,剝開她的陰唇看著淫水泛濫的陰道口,“當然,哪有我這幺大號的用的套子。你要不放心,明天買藥吃就是了。”

  她哼了一聲,伸手戳了他額頭一下,“你們男人,淨一個德性。明知道自己型號特殊還不準備好套,存心整我啊。”

  他淫笑著往她陰核的尖兒上舔了兩口,舔的她登時爽的一個哆嗦,才說:

  “我就是要整你,也是用雞巴整你,怎幺樣,你要不要?”

  她吃吃笑了起來,“用雞巴整我,你幹脆用雞巴想事兒得了。……我是想要,可我害怕。”

  “你怕什幺?”他明知故問,翹著下巴在她小肚子上一陣蹭。

  她咯咯笑成了一隻小乳鴿,連忙推開他的頭,笑完了,才用手指自己揉著陰核,嬌喘籲籲的說:“怕你太大,你可千萬別硬來,幫妹妹弄濕點,大家都快活……”

  “放心。”他簡單的回答了一句,立刻把頭埋進了她的大腿根,那裏的毛修剪的十分整齊,黑油油的一片倒三角正指向急需他安慰的消魂洞。順著指示,他很熟練的把舌頭埋進了那一片芳草之中,被柔嫩的皮膚包裹的嬌小突起很快就被他找到,他用舌麵貼在上頭,發出吸溜吸溜的聲音,舔了起來。

  “哦……噢噢……”她的大腿並了起來,夾在他的頭側,“你……你是不是給我吃什幺了?”她喘息著疑惑的說,“今天怎幺格外有感覺,別別……別停,我就是問問……我知道我什幺也沒吃……啊啊……好,好爽……”

  她開始舒暢的叫床,用喉嚨釋放性器傳來的麻痹甜美,一隻手抓著床單,無意識的擰扭成一團。

  “你的舌頭……帶電嗎……怎幺會這幺舒服……”她那皺眉帶笑的樣子顯然是已經開始有了快感,乳頭也更加腫脹,硬梆梆的站在乳暈中央。

  一直到把豐美的陰部舔的汁水淋漓,他才放開了嘴巴,從嘴裏抽出一根陰毛,笑著丟在一邊,把她豐滿的大腿分開用手架了起來,“更舒服的還在後頭呢,我保證爽的你飛上天。”

  她確實已經high了起來,又白又圓的大屁股主動抬了起來,衝著他的龜頭晃著,淫聲說:“快來吧……來,讓妹妹飛上天去吧。”

  雞巴頂上了她的陰門,她才醒覺了什幺一樣啊喲一聲出手去推他的小腹,“爽的我都忘了事兒了,你可小心些進來,那幺大的東西,我怕吃不下,壞了肚子。”

  “放心,我這根小弟是通人性的,不信你摸摸看。”他晃著龜頭在她陰核上麵磨來磨去,好維持她的情欲。

  她從大腿下麵伸手過去圈了圈,十分奇怪的,竟然真的小了一圈,變成了普通偏大的尺寸。

  “這……這是怎幺回事?”她眨著眼睛,撐起身子就要去看。

  他卻不給機會,架住她的大腿往前一壓,撲滋,尺寸變得剛好能順暢進去的肉棒毫不猶豫的整個兒鑽了進去,“看什幺啊……爽就是了。”

  “啊啊……不是,”她浪叫了一聲,軟綿綿的抱怨,“我是說你既然小了點,還不如把套子帶上,我討厭吃事後藥。”

  他右手揉著她白裏透紅的奶子,屁股用並不太快的速度前後搖擺,笑著說:

  “你放心,我保證你會覺得值得。”

  “是幺?”她媚眼如絲的瞥了他一眼,熟練的挺臀抬腰,讓進出的肉棒能更容易的刺激她陰道口內不遠的敏感嫩肉。緊繃的小腹隨著她的動作開始蠕動,另一邊沒被手壓住的乳房也像樹枝上的桃子一樣搖晃著。

  他吸了口氣,胯下的陽具在進出間漸漸開始變的更大、更硬,而且,變得有了奇怪的靈活性,那顆熱乎乎的龜頭竟像是無所不知一樣,每次進入,都專找她最敏感的媚肉用力磨蹭,埋在她體內的時候,一頂一頂的壓著她的G 點,鑽到子宮頸前,還蛇頭一樣在那圈軟軟的肉棱上親上一口。

  從外麵看不過是平常的一抽一送,在女人身體內卻掀起的是一場小小暴風。

  如果剛才是他的舌頭帶電,現在,這根肉棒就是一個源源不斷把性感電流傳進她體內的電源。還不到五分鍾,肉感的女人裸體就開始細微的痙攣,嘴巴裏的叫聲變得好似嗚咽,一顆腦袋把長發甩來甩去,小腿一下打得筆直,腳趾全都張開舒展,就這幺僵在了空中。

  高潮帶來的急劇收縮讓他暫時停住了動作,享受著女人絕頂時刻膣腔帶給男人的強烈快感。

  “你……你太厲害了,那……那雞巴……簡直跟活的一樣……”她有氣無力的攤在床上,嬌喘籲籲的服了軟。

  他還沒射精,當然不會就這幺停手,感覺到陰道的腔肉稍微有些放鬆,他又開始緩緩動作起來。很快,他的肉棒就長大到了原來的大小,把四周的嫩肉撐開到了極限,連剛才滿腔四溢的淫漿,也幾乎全被擠了出來。

  “唔……”察覺到下體變得漲漲的,她咬著嘴唇輕輕哼出了聲,但快感實在是源源不絕,那一點點脹痛相比之下沒有任何在意的價值,她不僅沒有退縮,反而抓著他的手臂坐了起來,和他擁抱在一起,主動沉腰坐了下去。

  “啊啊啊……好脹……好脹……脹死我了……”嘴裏叫著死,臉上卻快活的像是失了神,她雙手向後伸直,按著床板,搖擺著屁股開始自己尋求那無上的快樂。

  “天哪……我……我從來沒有這幺強烈……強烈……過……不……不行……我……又……啊啊……唔、唔嗯——!”

  淫蕩的呻吟絞緊成快樂的細線,她發出像受傷小貓一樣的哼聲,緊緊抱住了他,一雙長腿顫抖著無力的伸直,再一次達到了絕頂高潮。

  他的欲望卻依然沒有半點要宣泄出來的跡象,看她已經沒了力氣,就拿回了主動權,翻轉她的身子讓她趴在了床上,揉著那麵團一樣柔軟的屁股蛋子,從她的臀後幹了進去。

  這種更容易深入和掌控的姿勢,是最能滿足男人征服欲的姿勢之一,他撫摸著她汗濕的背,親著她的後頸,並沒有做什幺激烈的動作。但那根肉棒,卻自己在她的體內攪動著,貪婪的襲擊著女體內每一處可以散發快感的部位。

  “別……別再動了,讓我歇會兒,我下麵……都麻了。”潮水一樣洶湧的情欲讓女人開始感到害怕,簡直會就這樣美死在床上。

  “我不是沒動嘛。”他在她背後趴著,雙手繞到前麵玩弄著因為引力而更加肥美的奶子,小腹緊緊壓著她的肥臀,卻真的沒有動。

  可身體裏確實的連續傳來被刺激磨蹭的酸軟快感,這樣的高潮再來一次,她怕自己會舒服的失禁。

  “你還不想射嗎?”她已經近乎求饒了,括約肌徒勞的使著勁,實際上,她就是不用力夾緊,那根巨物也和她的陰道毫無空隙的貼在一起。

  他笑了笑,放開她的乳房,扶住了她的臀尖,“我說了要讓你飛上天,我說話算話。”

  話音未落,新一輪的抽插開始了……

  ……

  “你知道,我不好意思說的那幺詳細……”

  “哎呀,那些床上的事情跟你講了不也白講幺,我說重點。說重點不就好了。

  那晚上,我帶那個女人回去之後,洗了個澡,就開始……開始……做……做那件事。一直做到了將近晚上三點,那個女的到最後又哭又笑的一直求饒。”

  “……我保證我絕對不是在炫耀!你聽我說!我一直到和那個女人上床前還是處男……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幺會那幺熟練。說實話,那一晚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幺在做什幺。”

  “……我說過了,不是附身。因為第二天我就去找了個道士,找了三個和尚,還去了趟山上。天哪,我當時都快瘋了,你知道嗎?我和那個女人上床的時候,我……我下麵那個,竟然,竟然會變大!”

  “我不是說他會勃起!我是說他會變大變小!而且,其實,進去五分鍾的時候,那個女人第一次high的時候,我就想……想射了。可我射不出來……”

  “不是有什幺堵住了,就是……就是好象快感無法在大腦裏轉化出來一樣。

  但一直在持續,我活了二十八 年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幺舒服的事情。一直到晚上三點結束的時候,我才……才射了出來,而在這之前,我一直保持著射精前那種快感。至少……唔……我的意識,有那種快感。”

  “……阿芷,你要相信我,我一開始可能真的是在享受,但後來我就開始害怕了。”

  “……好好,讓我休息一下,我是太激動了,說的有些混亂,我休息一下,再告訴你後來的事情。”

  (間奏)

  她困惑的撥弄了一下額前的頭發,又喝了兩口礦泉水,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確定麵前的男人是不是在說謊。說謊的話,為了什幺?

  他講的這段豔遇,確實隻給了她一個印象,就是他夢遊一樣的泡了一個辣妹,而且如有神助的把那個辣妹征服到第二天下午四點半才能下床。

  好吧,這的確是個很火辣的故事,也讓她有了點好奇心。

  對麵的夏沈南低垂著頭,講了半天的他需要補充水分,所以杯子裏的果茶已經下了大半杯。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戒心重,所以沒有給她倒,甚至沒幫她拿杯子。很不紳士的任她喝自己帶的礦泉水。

  這不能怪她,兩次險些被迷昏的經曆讓她多少有些後怕。

  她有玩曖昧的興趣,但沒有被迷間的愛好。

  這次她還是很放心的,這個座位雖然很偏僻,但正對著她的側麵坐著的就有一個男人,正在專心的用筆記本電腦寫著什幺。

  所以,她可以安心的繼續聽下去。聽聽究竟發生了什幺。

????????
【完】


?????? 字節:20208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Yua Aida [21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