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1章 林非白
  “喂,你是擺攤算命的?”
  “你會看相,那你會不會尋龍點穴,看風水?”
  “不用特別精通,隻要稍微懂一點,能糊弄住人就行。”
  林非白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喋喋不休的小妞,他沒想到自己剛剛出攤,甚至連招牌都沒來得及架起來呢,就衝過來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妞,口中滔滔不絕。
  林非白足足愣了好半晌才堪堪點頭。
  他的本職就是風水師,什幺尋龍點穴,觀命測運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活計,當然不在話下。
  見到林非白點頭,小妞眼中頓時迸發出驚喜的光芒。
  “諾,我給你兩百塊,今天你一天跟我走,怎幺樣?”
  林非白還沒來得及開口說半個字兒,便見到這小妞白嫩的小手在小坤包裏掏出了兩百塊錢,一下子塞在了他手裏,不由分說拉著就走,一點都沒有顧及林非白意思的想法。
  林非白敢保證,這如果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死胖子,他一定會第一時間揮舞拳頭,好讓他知道知道什幺叫滿臉桃花開。可是偏偏拽著他的是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妞,這讓林非白半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反而有點小蕩漾。
  開什幺玩笑。
  就算以林非白挑剔的眼光,對著身邊這個穿著一身OL裝束,妝容精致的小妞也是感到十分驚豔。
  這可是至少能打九十分的水靈白菜,林非白哪有推脫的道理。
  難不成本少爺隱藏在一身廉價褂子裏的閃光點終於被發現了不成?我就知道,以本少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男氣質,一定不會淹沒在這滾滾人流中的。
  林非白哼著小曲兒被拽上了一輛嶄新的甲殼蟲。
  他剛剛係上安全帶,主駕駛上的小妞便一腳油門踩到底,發動機發出轟隆隆的聲音,甲殼蟲呼嘯而去。
  主駕駛位上,葉放晴很煩躁,相當煩躁。
  作為一個整整花了兩年時間才下定決心辭職自己開公司的北漂來說,葉放晴算得上其中很有勇氣的。兩年時間,葉放晴憑借優秀的業務和學習能力攢了幾十萬。
  不過和別人不同。
  她一不買房,二不換車,而是一股腦將全部的積蓄都投入到了新建的公司裏。
  葉放晴也算走運,兩年時間積累的客戶資源,讓她如魚得水。憑借良好的人脈資源還真讓她拉上了一筆大訂單,在環城路承包承建了一座別墅園的園林工程。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
  葉放晴都已經準備好了慶功宴。
  隻要後續的尾款一到賬,她就打算揚眉吐氣的把支票砸在那群勢利的親戚的麵前好好炫耀炫耀。
  可是……
  葉放晴的臉色明顯黑了一下,抓住方向盤的手幾乎要將其捏斷。
  眼瞅著工程已經要進入了首尾的階段,對方公司的老總卻是個風水謎,他不知道從哪裏得知非要在別墅園的正中心處放一座白虎,那幾乎是破壞了整個工程的所有布局,將葉放晴原本設想的一切全部打亂。
  工程延期不說,葉放晴的積蓄可是已經見了底了。
  在墊付了最後一批工程款之後,葉放晴的存款無限接近於零,可以說兜比臉蛋還幹淨。
  眼瞅著公司催款的電話一波接著一波,葉放晴感覺自己的腦細胞都要炸了,她足足琢磨了一個上午,被逼無奈的葉放晴眼前一亮,選擇劍走偏鋒。
  你不是信風水嗎?
  那我就找個風水師好好讓你看看風水。
  姑奶奶就不信邪了。
  隻可惜,葉放晴如今的財力有限,兜裏滿共就兩百塊大洋,在詢問了一圈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騙子之後,葉放晴十分明智的將注意打在了剛剛出攤,看起來很便宜的林非白身上。
  “算命的,你看什幺看,沒見過美女啊。再看你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當玻璃球彈。”
  葉放晴抬頭瞪著後視鏡,沒好氣的說道。
  她已經注意好久了,自上車起,這個看起來一臉落魄的青年算命攤主目光就一直在她的臉上掃來掃去。葉放晴當然知道自己的容貌對於普通人來說有多大殺傷力。
  而那目光中的專注很自然的被葉放晴理解成了色眯眯。
  “小姐,我隻是在看你的麵相罷了。你不用這幺警惕,我觀你麵相倒是十足的清相,也是有福之人。”林非白攤了攤手,勉強挪開了盯在葉放晴臉上的目光。
  他這話到沒說謊,葉放晴容貌美豔,貴氣十足。
  雖然這樣的麵相還稱不上是人中龍鳳,但也足以讓人一生富足了。
  “小姐,你才是小姐,姑奶奶姓葉,叫放晴。”
  “算命的,你最好老實點,別以為花言巧語能騙得過姑奶奶的一雙慧眼。我勸你最好別動什幺鬼心思,要知道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帶,有畢業證書的。就你那個小胳膊小腿,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葉放晴隨手丟給林非白一張皺巴巴的跆拳道黑帶證書,凶巴巴的威脅道。
  “好吧,我不看就是了。”
  林非白攤了攤雙手,這個叫做葉放晴的小妞的性格,他實在有些招架不住。“對了,葉小姐,你生拉硬拽把我拉上車來,到底要做什幺?事先聲明,出賣肉體,違背良心的事情我可不幹。”
  “出賣肉體我還不要呢。你的良心值多少錢一斤姑奶奶根本沒興趣。”
  葉放晴撇了撇嘴,她想了一下,又叮囑道。
  “算命的,我可警告你,我找你是為了應付一個風水謎,你一會記得千萬要忽悠住他就行了。用詞怎幺高深怎幺來,把你肚子裏的那點存貨最好全掏幹淨。你隻要讓對方覺得,不要在別墅園的中間放那個白虎就行了。隻要你今天辦好了這件事,姑奶奶也不會虧待你,到時候我再給你加一百塊怎幺樣?”
  “不過是動動嘴皮子,就能賺夠三百塊錢,你賺大發了。”
  葉放晴適當的增加了價碼,好像舍了多大的恩情是的。
  聞聲,林非白苦笑一聲,一臉無語。
  想他林非白師承鬼穀一脈,青出於藍,自學成出師起就曾為無數的達官貴人觀命測運,定風水,尋寶穴,鬼穀一脈聞名天下。無數達官顯貴不惜傾盡家財隻為求他金口玉言,好扶搖直上,飛黃騰達。
  何曾想到他隻是出來做個兼職就被拉了壯丁?
  三百塊?
  我的乖乖,連點穴的赤雪朱砂恐怕都不止這個價碼了吧。
  不過林非白也沒有拒絕,三百塊自然不值得他出手一次,翻十倍百倍也不行。
  但林非白卻是對這個彪悍小妞口中的白虎起了一絲興趣。
  白虎壓陣。
  位中央,塑風水,也算是風水大局了。
  不多時,甲殼蟲便停在了環城邊上的一處別墅園外。
  可林非白的腳步剛剛踏在了別墅園的大門口,眉頭就皺了起來。
  第2章 一派胡言
  “算命的,怎幺了?在那傻站著做什幺?我可警告你,姑奶奶可是花了大價錢請你來的,你可不能給我添亂。白總現在就在辦公室裏,我們這就進去辦公室裏。等一下,記住我說的話,多餘的事情不要做,我來說。”
  葉放晴見到林非白站在原地不動,不由得開口催促了一下。
  “放心,葉小姐,我不會做多餘的事情。”
  林非白笑了一下,可他左右環顧了一下,眉頭皺的更緊了。
  葉放晴口中的風水謎白總是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男人,他氣度雍容,眉宇間隱隱有骨子不怒自威的氣勢。此刻,他一身休閑裝正坐在奢華辦公室的沙發上把玩著風水球。
  “葉小姐,如果我記得沒錯,早在三天之前我就已經通過辦公室做出了傳達吧。”
  “你應該知道,咱們是白紙黑字簽了合同的。你有責任和義務無條件的配合我的修改意願,否則作為甲方,白某有權利收回合同,並且拒付剩下的五百萬尾款。可是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我要放在別墅園區正中的白虎石像依舊沒有任何動工的意思,難不成白某的合同你不想要了不成?”
  見到葉放晴敲門進去,白總眉頭還皺了一下,似乎十分不悅。
  “白總,您開玩笑了。我怎幺可能不要自己好不容易跑下來的合同,誰不知道咱們這青州市白總您的為人是最爽快的。隻是白虎像放在園區正中,那其他的一些列措施,包括消防,水渠和周邊的配套設施全部都需要更換,重新走線。再加上現在更改主園區的別墅設計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現在更改,不但延誤工期還會造成預計工程款的超標。”
  葉放晴見到白總發怒,登時心裏頭緊了一下。
  她強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快速而流暢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都不是問題,葉小姐,你既然知道白某的為人,那你就更應該清楚,錢對於白某來說根本不是什幺問題。至於超出工期和預選,那自有白某自己負責。但是,你不按照我的意思來進行修建,那就休怪白某按合同執行了。”
  白總皺眉道,他看著葉放晴,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意思。
  白總叫白海川,今年四十七歲,隱隱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他白手起家,一人從上個世紀來到青州市,赤手空拳打下這一片偌大的家業,自然不是什幺簡單的小人物。
  看人最重能力,外表對白海川來說根本不重要。
  如果不是看葉放晴初生牛犢不怕虎,也有幾分能力和銳氣。他開發的這座別墅園根本輪不到葉放晴一個剛剛建立不久,毫無資曆的小公司來做,自有大把的公司願意與他合作。
  “白總,您別這樣,我們公司……”
  聞聲,葉放晴直接就急了。
  可是葉放晴話還沒說完,就被白海川揮手打斷。
  “葉小姐,不用說了,我已經給了你足足三日的時間,這段時間足夠你進行圖紙的重新設計。況且,白某已經給了你我需要的風水布局,既然你沒能夠履行合同,那幺白某就要換人合作了。”
  “來人,送葉小姐離開。”
  說罷,白海川在沒多言,又坐回了沙發上。
  他話音落下,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幾個身著黑衣的保鏢走了進來。
  “葉小姐,請吧。”
  一個黑衣保鏢說道。
  “白總,你聽我說……”
  葉放晴哪裏會就這幺離開,這個項目是她奮鬥了整整小半年的心血。
  如果白總這個時候中斷合同,那她別說尾款了,就算是前期墊付的資金恐怕都不一定能夠回本。那不僅代表著她要欠下一屁股債務,甚至連數月的汗水都要付諸東流。
  葉放晴掙紮著就要被黑衣保鏢們拖出去。
  “白總是吧,我想你最好聽聽我的意見,你們的設計有明顯的缺陷,風水有缺,別怪到時候我沒提醒你。”
  恰是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葉放晴驚愣的抬頭望去,卻見到林非白手中正拿著原本放在白海川辦公桌上的圖紙,皺眉道。
  “你是誰?!”
  白海川愣了一下,他本以為這個穿著土氣的青年隻是葉放晴公司的親戚,根本沒有多加注意。可沒想到一個不留神這青年竟然拿走了圖紙,他什幺時候拿走的?
  不過白海川更加在意的是這青年口中的風水問題。
  “哦,倒是忘了自我介紹,我姓林,是個風水師。是葉小姐專門找過來幫白總你看風水的,本來我不想開口,不過事已至此,我受人之托,自然要幫人辦事。”林非白淡淡道。
  “你是風水師?”
  白海川眉頭一下子就擰緊了,白海川信風水這在青州市都不是什幺秘密,不少公司為了能與他合作,少有不在這方麵下心思的。
  隻是如今真正的風水師哪裏會有多少,大多都是打扮的仙風道骨,內裏隻是些個騙子罷了。甚至白海川還遇到過連玄學認識都亂七八糟,連他都比不過的玄學騙子。
  眼前這青年不過二十歲,穿著也土氣,怎幺會是風水師?
  “我是風水師,確切的說是風水大師。”
  林非白一臉認真的說道。
  他話音一出,不僅是白海川愣了,一旁的葉放晴更是直接抓瞎。
  不吹牛能死啊。
  葉放晴隻覺得自己嘴裏有些發苦,滿打滿算都是兩百塊錢顧來的廉價算命攤主竟然自成自己是風水大師,你怎幺不稱自己是宗師呢?不過此刻,葉放晴也最多在心中苦笑兩聲,見到白海川的目光已經望來,葉放晴的頭點的跟小雞啄米是的,生怕遲疑片刻就要被白海川趕出門去,終止了合同。
  葉放晴的想法很簡單。
  死馬當活馬醫吧。
  “那倒是有趣了,白某長這幺大還沒見到過這幺年輕的風水大師。不過白某最好風水,你且說說看,白某這設計圖上的風水若是建成,布的是什幺局?若是成功,那又會有什幺問題?”
  “小兄弟,不要用那些雲裏霧裏的瞎話來騙我,白某自負還有分辨的能力。”
  白海川一笑,他盯著林非白,開口道。
  “你是在考我?”
  林非白的眉頭皺起,心中有些不悅。
  作為鬼穀玄門這一代的傳承者,林非白早已出師整整一年。
  用師傅的話來說,他已經盡得鬼穀玄術的傳承,青出於藍,連他師傅都自歎不如。無數達官顯貴想要求鬼穀一句箴言都百求不得,如今他賠本大甩賣親自送上門來,還要被人嫌棄。
  換做平日裏,林非白早就拂袖離去了,可他看著葉放晴求助的目光,林非白還是沒狠下心來。
  “白虎坐鎮,位中央,選平沙之勢,俯首萬裏,雄姿勃發。”
  “這本是白虎嘯八方的納氣斂勢之局,但你們卻選錯了地方。平沙流水固然不錯,能增添虎威,嘯八方。就算是選錯了地方,也不過是讓納之氣,藏之勢有所減弱而已。但你們偏偏選了這裏,畫虎不成反類犬。”
  “白虎納氣,氣吞山河,若是一旦建成,風水流轉,怕是損失慘重。”
  林非白歎了口氣,淡淡道。
  “這……”
  白海川直接坐直了身子,他目光如電,仿佛要將林非白看穿。
  他求人布下這風水正是白虎嘯八方,如今僅憑圖紙就讓這青年一口道破,如何不讓他震動?更重要的是林非白後邊的一句,難道這風水有缺不成?
  “一派胡言!”
  恰是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第3章 虎怨
  林非白回頭一望,便見到一個穿著道袍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頭兒怒氣衝衝的走進了辦公室裏,他手中捏著道印,懷中揣著拂塵,一個童子恭敬的跟在他身旁,顯然方才那一聲嗬斥便是出自這老道人之口。
  “陳大師,您怎幺過來了?”
  白海川麵色一變,直接迎了上去。
  “老道當然要過來,否則老道費勁心力想要為你布置的這白虎嘯天局豈不是要被一個黃口小兒評價的一文不值?白先生,你應該知道,老朽是什幺身份,我肯願意幫你布置這風水,是你的福報。”
  “你若是聽信這黃口小兒的片麵之詞,老道立刻就走,絕不再來。”
  陳大師怒氣衝衝的嗬斥道,一點都沒給白海川留半分臉麵。
  “陳大師,您說哪的話,白某隻是隨口一聽而已。您此番親自出手,白某求之不得,怎幺會有半點懷疑?白虎嘯八方,聚集八方之氣,白某可是一絲一毫都沒有懈怠。”
  “您放心,待到白虎風水局一成,白某定然備下厚禮,還請陳大師不要見怪。”
  白海川一臉尷尬,卻隻能陪著笑臉,心中沒有半點不滿。
  眼前這位可是名滿天下的玄學大師,整整的風水無雙,就算是在華夏的都城燕京都是難得一見的大人物。無數人想要求陳大師一麵都困難無比,白海川在青州市的確算得上說一不二,但若是放眼全國就顯得沒那幺有分量了。
  如今陳大師願意為他布置風水,別說是嗬斥了,就算是揍他一頓,白海川也絕對不會還手。
  “那還差不多,老道自然不是貪戀財富之人,金錢於我如浮雲而已。”
  “老道今日前來是因為掐指一算,白虎遲遲沒有坐正主位,怕是心生怨氣所以才前來化解。白先生,我想你也應該知道,若是誤了良辰吉時對於原本的風水格局有多大危害。”
  老道麵色稍緩,繼續道。
  “你且放心,老道自然已經做了完全準備,今日午食一刻就是白虎歸位的最佳時間。你盡快安排下去,千萬不要耽擱了時辰。”
  “是,是!”
  白海川連聲道,他扭頭就要吩咐保鏢安排下去,見到葉放晴和林非白還在原地不動,登時怒道。“你們幹什幺吃的,還不送客?葉小姐,你別怪白某不給你機會,陳大師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不管你用什幺辦法,今日午食一刻,白虎一定要歸位。”
  聞聲,葉放晴快急哭了。
  白海川說的簡單,可是此刻,她上哪裏去找錢啊。
  “白先生,如果你不想自己找死,我勸你別這幺幹!”
  林非白再次開口。
  “你就是剛才你那個將老道布置的白虎嘯八方點評的一錢不值?真是可笑,小娃娃,風水一道可不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用來炫耀和嘩眾取寵的東西。玄學一道博大精深,老道侵淫此道一輩子,也從未妄言自己精通風水。”
  “老道曾在此地住了整整半年光陰,尋這點睛之筆,斷這平沙落雁,斷然不會有半點錯誤。難道你以為老道會老眼昏花看錯不成?”陳大師拂塵輕擺,沉著臉道。
  “那可不一定,錯就是錯,對就是對。”
  “你主在此地半年光陰仍是斷言這是平沙落雁之地,我不過踏入此地一瞬之間,就能將你所有的斷言都全部否決。你說的沒錯,玄門風水,的確博大精深。我怕你白虎落子,害人害己,為禍一方!”
  林非白麵色不敗,半點都沒將氣勢十足的老道放在心上。
  他這話說出來,葉放晴真有一種想哭的出動。
  大哥,別玩我啊。
  姑奶奶我承受不起啊。
  而白海川更是怒容滿麵,他抬手就示意保鏢將林非白驅逐出去,他已經失去了最後的耐心。不過陳大師卻是揮手製止了想要撲上去的保鏢們,他指著林非白,道。
  “簡直胡說八道,尋龍點穴,風水氣運,哪一件不需要時間來進行?三年尋龍,十年點穴,你別告訴老道你從未聽過。老道觀你年紀輕輕,卻口出狂言,到想問一句,老道錯在哪裏。”
  “錯在哪裏?簡直可笑。”
  林非白冷笑一聲,挑眉道。
  “虧你還自成大師,你就沒發現,短短三日,白虎未曾歸位心中生出的怨氣並非是回歸主位?你就沒發現,這平沙落雁左居高,又低平,借由山脈之勢早已暗生舊主?”
  “平沙落雁,一馬平川,可觀天下,但凡此勢都會滋生靈脈。你居住在此半年時間,可是你就真的沒有發覺一絲異常?靈脈在哪裏?舊主在何處?連舊主都未曾尋到,你要鳩占鵲巢,豈非是天大的笑話?”
  林非白哈哈大笑,他聲音轉冷,如同利劍紮在陳大師心間。
  “舊主!”
  陳大師聞聲色變,他是玄學大師,侵淫風水一道,他自然知道林非白口中淺顯的道理。可是陳大師用盡了所有的辦法都未曾探尋到舊主的存在,隻以為舊主移位,才想以白虎坐鎮,鳩占鵲巢。
  卻不想此時被眼前的小青年一言點破。
  “你找到了舊主?”
  陳大師手指顫抖,根本不能相信。
  “你說呢?”
  林非白微微一笑,他說著,腳掌猛然抬起,又重重落下。
  隨著林非白一腳落下,眾人隻感覺到耳邊傳來一聲凶曆的虎吼,那吼聲嘶啞咆哮,似乎在眾人的心底響起,仿佛充滿著憤怒和不甘!聽聞獸吼者,一個個臉色慘白,身體踉蹌。
  那是虎吼。
  在這平沙落雁之下,竟存另外一隻猛虎。
  “這不可能!”
  陳大師聞聲色變。
  “不,這可能!你自稱侵淫玄學數十年,那我要問你一句,若是兩虎相爭,傷及其一,我倒是想知道,你這受了傷的白虎又如何能嘯的動八方,納天地之氣!”林非白冷道。
  聞聲,陳大師蹬蹬蹬連退三步。
  此刻,他額頭冷汗津津而落,幾乎不能自持本心。
  連孩童都知道,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若是這白虎嘯八方真的讓白虎歸位,那幺隱藏在平沙落雁之下的猛虎定然不會就此服輸。兩者爭鬥,無論是那一頭猛虎幸存下來,都不能全身而退。
  到時候猛虎踏上平沙,但卻嘯不動八方,待到那時,無論是那一隻勝出都將心生怨氣,借由平沙之地橫衝天際。
  那後果……
  陳大師根本不敢想象。
  第4章 送虎升天
  風水一道,本就是改氣換運。
  風指的是元氣和磁場,水值得是流動和變化。
  風水之說就是改變這些變化,讓其更符合人的心境。打一個簡單的比方,一個人長大帥氣漂亮,自然會讓人感到賞心悅目,有這樣的老婆或者朋友自然也會心情舒暢。女為悅己者容,這也算是簡單的風水。
  不過眼前的卻是不同,平沙落雁是靈地,十分難得。就算尋遍華夏,能夠稱之為平沙落雁的靈地也絕不超過十處,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這一靈地的神奇。
  但是其中的產生的地脈有靈又強加白虎,兩種相同興致卻截然相反的磁場對衝,到時候損財落災恐怕都是小事,一旦處理不好,虎怨沸騰,甚至有可能危機居住在這一處別墅園區的所有生命。
  那可是有損陰德,一旦虎怨生成,恐怕他陳老道要遭天譴。
  能買得起別墅,恐怕都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跟能量。
  到時候一旦爆發,別說白海川難辭其咎,就連他陳大師也推脫不得。
  “舊主新歡,都要爭這平沙落雁,陳大師是吧,我想問問你待到那時,你是否還能穩坐釣魚台。如今日這般氣勢洶洶的指點江山?”林非白聲音微冷。
  沉默,沉默不言。
  陳大師一臉灰敗之色,林非白的話音聽在他的耳中讓他生不起半分反駁之心。
  全部正確,每一句都捏緊要害。
  想他陳老道研究了一輩子風水,卻沒想到一個不經意的疏忽竟然就要鑄下如此大錯。眼前的青年話音在耳,陳老道卻一點怒氣都沒有,滿眼都是後怕的情緒。
  “陳大師,這該如何是好?”
  白海川一下子就慌神了,他粗通風水,盡管他不知道林非白和陳大師口中的對話究竟代表什幺。但虎怨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白虎這等靈物若是一旦生出怨氣,他如何能招架的了。
  至於一旁的葉放晴早就呆住了。
  這個彪悍的小妞此刻傻乎乎的看著眼前自己花了兩百塊錢顧過來的小小算命攤主,竟然把背負名望的陳大師說的啞口無言。
  是不是有點太離譜了?
  要知道,陳大師是什幺人?
  就算葉放晴沒接觸過,但也是能夠認識的十成十。那是連青州市的領導都要尊稱一聲大師的人物,這玩笑開的太大了吧。
  隻是白海川的詢問,陳老道卻沒回答。
  他回答不了。
  若是之前白虎未曾移位,他自然有辦法。可是現在,白虎已經就在別墅院外,距離平沙落雁已經咫尺之遙。加上白虎以生靈,心生怨。而地底之虎嘶吼咆哮,虎怨以成。
  他如何能夠應對?
  “陳大師,陳大師,您可一定要棒棒白某這一次啊。”白海川再道。
  “哎!”
  陳老道歎息一聲,連連搖頭。“白先生,此番的確是老道的過錯,平沙落雁何等靈地,老朽當初怎幺能抱著僥幸的想法。如今兩虎近在咫尺,必有一傷,老道我就算是舍了這一把老骨頭恐怕也無能為力。不過白先生,你放心,老道定然不會壞了你這園中風水。虎怨再深,就讓這天譴衝著老道來便是,定然不會傷及無辜。”
  “隻可惜老道花了整整數年時間想要布成這白虎嘯八方,終究功虧一簣。”
  陳大師搖頭歎道。
  “誰說成不了?不過兩虎相爭而已,至於這幺悲天憫人?”
  林非白有些無語的望著陳老道,看著對方一臉心灰意冷的表情,心中簡直是難受的要死。
  “你…說什幺?”
  聞聲,陳老道指著林非白說不出話來。
  “我說不過兩虎相爭而已,還影響不了白虎嘯八方,平沙落雁本就難得,若是失了這風水寶地化為凶地,那你也太不中用了。兩虎相爭自然會有損傷,那就送虎升天,雲動風裏。”
  林非白再道。
  “送虎升天?不,這絕不可能!”
  陳老道頭搖的跟個撥浪鼓是的,根本不能相信。暫且不提此時兩虎虎怨以生,已經開始對立,這個時候想要送走其中一頭,根本沒有人能夠做到無視虎怨。至於送虎升天,那就更奇葩了,簡直是異想天開。
  陳老道醉心研究玄術數十年,也未曾聽過此等狂妄之言。
  “你做不到,不代表我不行。如果我不行,這天底下就沒人能夠送這一頭靈虎上天。”
  林非白一臉的不可置否。
  話音落下,他也不管眾人反應如何直接負手走出辦公室。
  “喂,算命的,你到底有把握沒有啊。你說的倒是玄之又玄的,可是你別也裝大發了啊。咱們的宗旨就是讓白總不放白虎就行了。你可別瞎添亂,要是不行你可得提前跟我打招呼。”
  葉放晴偷偷的踮著腳尖,賊係係的說道。
  “試試看好了,反正沒有什幺損失。”林非白看了一眼葉放晴,攤了攤手。
  “試試看?”
  葉放晴美眸一下子就瞪圓了。
  這事關老娘的生死,你竟然說試試看?
  該死。
  葉放晴在一旁眼睛都快眨巴疼了,可林非白好像有點都沒看到是的。
  此刻,她隻希望林非白別裝大發了。
  白虎所在的位置正處於別墅園的正中。
  這白虎石像足有小房子大小,栩栩如生,不怒自威。如果仔細看著白虎的眼珠就會發現,其上光華流轉,隱隱閃爍著寶光,這是白虎石像已然通靈的前兆。若是尋常人哪怕站在白虎身下,恐怕都要被白虎的氣勢一衝,感到胸悶氣弱,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陳老道從白虎麵前走過,身子一矮,險些站立不穩。
  白虎移位怨氣因他而起,由他而生,自然陳老道感觸最深。
  “行了,別耍弄小孩子脾氣,你本是一塊頑石,卻久經雕琢暗生靈性。這道人是有不對之處,但他點化你成靈,也算是送你了機緣。現在你不小心占了猛虎的地方,生哪門子氣。”
  “等我將猛虎升天,這平沙落雁就是你的,到時候你虎嘯八方,能不能要點臉。”
  林非白淡淡的說道,他輕輕拍著白虎的身子,眾人清晰的感覺到隨著林非白話音落下,這白虎似乎平和了一些,充滿奇異的感覺。
  “先生,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做?”
  白海川問道。
  此刻,他麵色恭敬,再也不見之前那般頤指氣使的模樣。
  方才之語字字珠璣,眼前這自成風水大師的青年能夠讓在華夏都享受無比聖王的陳大師都啞口無言。
  恐怕是一位世外高人。
  “你們安心看著便是,白虎要占位,猛虎自然要先升天才行。”
  林非白回了一句,隨後他向前行了一句,隨即邁出一腳。
  緊接著……
  地動山搖。
  第5章 師祖
  林非白整個身形在園區中心快速的遊動了起來,他速度很慢,可眾人卻隻能隱隱看到一絲殘影。更讓人感到驚奇的是,林非白每一步落下,腳下似乎都能夠生成一個奇異的光點。
  那些光點閃爍竟然連成一片,在林非白的腳下形成了一幅九宮八卦。
  玄之又玄,宛若科幻。
  “這……這是鬼穀九步…”
  陳老道顫聲道。
  “還算有點見識!”
  林非白微微一笑, 他腳步再動,一腳踏在了園中正中心的地方。他一角落下,明明什幺都沒有發生,但眾人的心中卻是感覺到天搖地動,仿佛林非白的一腳踏動了山河一般。
  “起,猛虎嘯山林,藏於野,意爭鋒。”
  “今日林非白助你衝霄而起,扶搖萬裏,待到你能翱翔天際,尋你歸所,還不快快騰雲!”
  林非白一聲輕喝。
  他聲音落下,轟隆隆,一聲聲巨響猛然響起。
  吼!
  隨後,眾人瞪大了眼睛。
  他們隻感覺到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流從地麵中滲出,在空中形成一道猛虎的虛影,在空中張牙舞爪,猙獰嘶吼。白海川敏銳的發現身側的白虎石像顫動了一下,其中仿佛有東西隨時都要破石而出。
  那是兩虎的契機牽引,寸步不讓。
  兩虎意在爭鋒。
  “煩人,都給我安靜點!”
  “你這虎崽子還不騰雲,難不成你有機會衝上這九天雲霄,卻還留戀這平沙落雁之地不成?靈地雖好,怎及得上天地寬闊?也罷,今日你我有緣,我林非白就在助你一次,讓你扶搖九天!”
  林非白沒好氣罵了一句。
  他一揮手,一巴掌拍在了猛虎虛影的頭腦上。
  在眾人身前張牙舞爪的猛虎虛影竟然幾位人性化的縮了縮脖子,發出如同貓咪一般的叫聲。
  緊接著……
  林非白翻了翻白眼,再次邁出一步。
  一步,地動山搖。
  他身子猛然高了一寸,定睛一看,林非白竟然一腳踏在了虛空之上。
  他雙手虛托。
  別墅園中本來仿照江南水鄉的小橋流水登時顫動了一下,林非白手中一招,那潺潺溪流竟然如同一條舞動的絲帶一般從溝渠中浮起,穿過林非白的手掌,就那幺浮在了眾人眼前。
  “起!”
  林非白一聲輕喝。
  吼~
  猛虎發出一聲無聲的咆哮,借由林非白的托舉之力,一躍躍上天空。
  這氣流組成的猛虎如同是如魚得水,肆意的在天空中暢遊,那無聲的咆哮蘊藏無比的喜悅。眾人伸長了脖子抬頭仰望,卻見天際之上厚厚的雲層中,一隻背生雙翼的猛虎影子隱隱在雲層中穿梭。
  細雨如甘霖般落下。
  “還不歸位,更待何時?”
  林非白在甘霖間長嘯,他手一招,重達數十噸的白虎石像竟然憑空飄起,落在了他的身前。
  哢嚓嚓。
  待白虎落下,所有人都感覺到周圍的氣息一變。
  雖然眾人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改變,但那種感覺卻清晰的發生在身邊。他們似乎站在中間不動,也能夠聽聞一聲聲虎嘯喝周邊卷動的風雨。潺潺流水充滿著生命的活力,那些堪堪栽種了不過數日時間的花草樹木全都迸發出無限的生機,原本在月末才會開放的花朵,竟然爭妍鬥麗,眨眼開放。
  身處別墅園區中,仿佛有一種奇特的魔力,讓人心中生出膽氣。
  虎虎生風!
  渾然一體!
  白虎嘯八方,格局已成。
  不可思議。
  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陳大師,葉放晴以及一直迷戀風水的白海川三人麵麵相視,麵色各個紛呈。眼前的一切發生的太快,也太驚人,他們隻能傻乎乎的看著一切在瞬息之間發生。
  “這就是白虎嘯八方,聚八方氣的風水格局?真是不可思議,白某也算是研究過玄術,可從未知曉,風水之道還能如此布置,簡直是揮手間天翻地覆啊。”白海川嘖嘖讚歎,他感受著別墅園的磁場轉變,連聲讚歎。
  白海川最癡迷風水,因此也多少有些認識。
  可是他從未想過有一人之力能夠搬動數十噸重的白虎石像,他更未曾想過竟然有人能夠真的將說不清道不明的風水清晰的成現在別人的眼前,讓本存在於傳說中的靈脈具象化。
  這個看起來有些土氣的青年當真是一位風水大師不成?
  “風水一道,博大精深,老祖宗留給我們的玄術可並非隻是紙上談兵的東西。”
  “白虎嘯八方,的確能夠聚集八方財,而之前我送猛虎入九霄,此地已經沾染了一絲騰龍的氣息。白虎再次坐鎮,格局已成,待過千年之後,白虎長成,靈性大概,化作龍獸也許有一線可能去躍那龍門。”
  林非白滿意的點點頭,白虎嘯八方的風水局並不常見,主要是平沙落雁之地太過稀少了一些。
  有平沙落雁的靈氣,加上他方才曾助猛虎入九霄的氣息殘留,這白虎若是庇護一方,他日未嚐沒有機會一躍龍門,將虎脈轉換成為龍脈,那時虎化龍,可躍龍門。
  聞聲,白虎發出一聲愉悅的輕吼聲。
  “不可思議,當真不可思議。老道我一輩子研究玄術,探尋風水,從未想過竟然有人能助龍脈升天。這位先生,你實在讓老道大吃一驚啊,這等玄術堪稱通神。老道慚愧,當真慚愧的很呐。”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複數字21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陳大師迷戀了看著眼前渾然天成的風水格局,自愧不如。
  “無妨,這是我師門秘術而已,算不得通神。”
  林非白看了老道一眼,再道。“你能夠布的下這白虎嘯八方,已經證明你風水一道已經登堂入室,這周圍的風水布局也算設計的不錯。否則就算我能助猛虎入九霄,也斷然沒有這幺輕鬆的道理,不過是適逢其會的而已。”
  林非白話音平淡。
  可話中的意思隱隱帶著指點的意味,若是換做平日裏,以陳老道火爆的性格早就氣的跳腳,開口反駁了。
  隻是此刻,陳老道身子矮了半截。
  “未請教!”
  “玄門掛鶴衝九霄?”
  陳老道恭聲道。
  “九宮八卦鬼上饒!”
  林非白瞥了老道一眼,淡淡道。
  “遊野孤魂尊穀門?”
  陳老道顫巍巍的上前兩步,連勝急道。一旁的葉放晴甚至能夠感覺到這位陳大師的身體竟然在微微發顫。“有趣,鬼穀行人動太玄!”林非白意外的看了一眼陳老道,沉聲道。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複數字21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待林非白話音落下,陳老道身如塞抖,一旁的童子想要去扶,卻被陳老道一把推開。他使著顫巍巍的身子,緩緩的走到林非白麵前。年僅七十的老道人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光中,跪地不起。
  “師祖!”
  陳老道淚如雨下。

[ 此貼被人下在2018-11-08 18:24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我們並沒做愛,都是別人擠我們的】【作者:不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