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一)
  林若溪與楊晨新婚當晚因憤怒楊晨連夜回到中海。
  第二日早上李建河打算在中海建造一個寶馬文化博覽館,有些關於展廳和內
容的合作來找林若溪商談。
  可再次看到林若溪時不知為何心裏突然湧起一股非常強大的邪念。
  林若溪還在為昨夜的事感到委屈站在窗前雙眼看著窗外不知在想什幺,連李
建河進來都沒有發現。
  看著林若溪那美麗的背影,李建河已經眼中迸發出了灼熱的熾光。
  他緩緩的靠近心裏好像有一千個魔鬼都在心裏想一句話占有她,不知何時李
建河已經站在了林若溪身後呼吸粗重。
  林若溪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在自己背後猛一回頭,看見李建河雙目赤紅用充滿
淫穢的眼睛看著自己。
  剛要開口大叫但連聲音還未曾發出,李建河猛地抱住自己親吻起來。
  李建河的舌頭卷起林若溪的香舌猛烈的吸允起來,林若溪竟然一時呆住了任
由李建河吸允自己的香舌。
  直到抱著自己的手移動的自己的臀部猛烈揉搓,林若溪才反應過來猛烈的掙
紮起來。
  「我要讓你成為我的女人,你叫吧讓所有人都知道,看楊辰還要不要你。」
  林若溪紅紅的眼眶裏,滿是驚慌和失措。
  「李……李建河,你……你不要亂來……」
  「亂來?」李建河咧嘴笑道,「我就亂來了,你能怎幺樣?」
  「你不是那樣的人,你不是……」林若溪哀求道:「你不要做這幺恐怖的事
好不好,你不能那幺對我……」
  林若溪分明感受到,李建河的雙腿中間,一雄壯的堅硬,已經抵觸在了自己
大大腿之間。
  那種滾燙的熾熱,就算隔著褲裙,也能深深體會到其中蘊含的力量。
  這種男性的瘋狂荷爾蒙,讓林若溪既羞澀又畏懼。
  李建河哪管這幺多,火燙的嘴唇開始在女人的額間,臉頰,和耳邊親吻,時
不時的,唇舌會與林若溪的紅唇交錯而過。
  這種細膩的逗弄,讓林若溪格外的嬌喘籲籲,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唔……不要……李建河你別這樣……嗚嗚……」
  「你可真香……」
  李建河好似囈語著,身下女人的芬芳,與積壓太久後爆發出來的貪婪與愛火,
讓他無法自拔。
  將女人禁錮在自己身下後,一雙手開始從林若溪的腰間,兵分兩路地沿著腰
身曲線,一手往上攀上一座高峰,而另一手則滑落到了女人的美臀上。
  深領的製服西裝方便了李建河的手探入那片雪膚,輕鬆地解開一顆胸前的紐
扣後,光潔的襯衣被扯開。
  李建河的手很輕易地抓到了一團飽滿與柔膩,那種絲絲潤滑的觸感,就像是
入手無物,偏偏又那幺充實。
  當碰觸到一粒小小的相思豆的瞬間,能緊湊地感覺到,身下的女體不斷地激
顫起來。
  林若溪異常的敏感,讓她不自覺地從喉間散發出挑逗異常的輕吟,那種入骨
深邃的悸動女聲,足以叫任何男人癲狂迷亂!
  李建河眼裏的火焰更盛,似同要將身下的女人徹底吞噬一般!
  林若溪感受到神經的律動,男人對自己的不斷攻陷,讓她虛弱地放棄了抵抗。
  在漸漸的迷離中,林若溪的眼角滑落了兩行清淚,但她自己並沒所覺察,因
為所有的精力,都已經被敏感的特殊感受所吸引去。
  林若溪有些羞恥地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之間,竟然有一絲絲的清涼開始涓涓
蔓延。
  這個粗魯和讓自己委屈的男人,竟然讓自己這幺不爭氣地還本能地進行了配
合……
  林若溪懊惱著,可更多的,卻是產生了妥協的心態。
  都怪楊辰在外麵搞女人,罷了,我就給了這個男人給楊辰帶一頂大大的綠帽
子。
  林若溪的大腦已經無法繼續思考下去,因為李建河的一隻作祟的右手,已經
將她的短裙褪到了膝蓋以下……
  身下頓時空蕩蕩的,兩條裹著絲襪豐腴卻不多半分的渾圓美腿,交纏著摩挲。
  「唔……」
  兩人繼續熱吻著,李建河已經咬住了女人的丁香小舌,不斷地吮著甘甜的汁
液……
  與此同時,李建河的一隻手,很是霸道地擠開了兩腿的縫隙。
  當沿著大腿內側的粉嫩,碰觸到大片已經濕潤的區域,李建河的手更加荒唐
地揉捏起來。
  林若溪隻感覺一陣熱血瘋狂地湧過自己的麵頰,那種私密到極點的部位,被
男人不斷地逗弄,嬌軀顫栗的頻率越發迅速。
  而緊跟著來的,是更多的泛濫春水。
  林若溪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不受控製,嬌羞屈辱到極點的她,已經在濕
吻中帶著絲絲哭泣聲。
  李建河終於鬆開了口舌,咧嘴邪笑,「真是沒想到,林大總裁竟然敏感到這
種地步……你下麵都快成瀑布了……」
  「嚶……」
  林若溪別過頭去,緊咬薄唇,彎彎長長的眼睫毛顫顫的,不敢去聽,更不敢
看著男人。
  李建河在女人火熱的臉蛋上用力吸了口,隻感覺彈性十足。
  李建河的手,不知何時已經將胸前的襯衣扯得開開的,黑色薄片蕾絲邊,半
透明的性感深形胸衣,也被直接扯下。
  一對一直被束縛著的白雪美玉,鼓鼓地晃動著,刺目的白皙,讓李建河深深
迷醉。
  或許是因為穿著與職位的原因,女人把自己的豐滿藏得極為隱蔽,不是如此
近距離直觀地感受,絕對不會受到這樣的強烈衝擊。
  李建河的一隻手輕輕覆蓋上去,卻無法整個把握住。
  不由的,李建河在輕微撥弄那紅豆後,又將臉深深埋入,用力地吸了一口充
滿著馥鬱女人香的滋味,而那擁擠的柔軟,叫李建河的臉肉都被刺激地忍不住摩
挲起來。
  林若溪嬌喘著,已經渾身軟如一灘柔水,滿身的紅粉色,一對眸子裏好似蕩
漾起了陣陣波紋。
  之前所有的冷厲與憤怒,都在男人不斷地調動下,化作風情萬種的撩人媚態。
  或許內心對楊辰的恨意和報複,讓她終究無法抗拒這樣的親密接觸,林若溪
毫無意識地開始淪陷了一切。
  李建河在那胸前的美景中徘徊許久後,終於將女人下麵那條肉色絲襪撕開已
經徹底濕掉的小內給扯下。
  癱軟的林若溪根本無力去配合,任由男人將自己修長粉嫩的大腿分開後,一
條破碎的內褲落到了紅色高跟鞋上掛著,卻是沒法去顧及。
  轉眼間,女人的上身隻披著鬆散的外套和襯衣,下身則是空落落的,一切的
桃源美景,淅淅瀝瀝的水漬,都一目了然。
  李建河將自己身下的束縛解開後,讓那已經難以控製尺寸,暴怒中的長槍釋
放了出來!
  扶著林若溪的纖美腰肢,李建河整個人撲在了女人身上。
  林若溪的脊背緊貼著寬敞的辦公桌麵,身下的冰涼,和身上男人的火燙,叫
她越發感受到了刺激。
  空氣中,彌漫了兩人身上各自的荷爾蒙和充滿放縱的味道。
  李建河的肉棒,開始在林若溪雙腿間的紅潤磨蹭,柔滑的液體,讓林若溪更
加貼近地感受到了男人恐怖的尺寸……
  林若溪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迷離的水眸裏,有了一絲恐懼。
  女人用糯糯的,帶著絲哀求的口吻,呢喃道:「李……建河……溫柔點…
…」
  李建河粗重的呼吸著,身下麗人的完美嬌軀,已經讓他快要狂亂,若不是為
了醞釀那一瞬間的情緒,早就已經肆虐起來。
  聽到女人終於開始軟語求饒,李建河卻是壓根沒有要溫柔的意思,箭在弦上,
不得不發。
  「我說了,你會成為我的女人……」
  不等林若溪反應過來,李建河的腰身猛然衝頂!
  當一條火龍鑽入了早已經蜜水充盈的狹窄小道,所帶起來的激蕩靈魂的顫栗,
直通兩人的天靈!
  「噢……」
  「嚶!!」
  李建河享受到極點的一聲喟歎聲,與林若溪因為撕裂般的痛楚發出的壓抑低
吟聲,幾乎同時響起。
  當李建河的整個分身沒入了女人體內,林若溪眼角的淚水越發肆意地流了出
來。
  一種被貫穿似的奇怪感受,讓林若溪即疼痛,又產生一種強烈的到極點的充
實感……
  而將女人緊緊勒著,衝入了底部的李建河,則是無限滿足。
  這不僅僅是肉體上的釋放,更是一直以來心靈上的滿足。
  不管起因如何,不管過程如何,至少,自己終於跟身下的女人,結合在了一
起!
  林若溪畢竟已經一年多沒有過兩性的接觸,這幺突然地就激烈地深入,甬道
裏哪怕滑潤,也顯得緊致無比。
  「喔……」
  林若溪嬌軀顫抖,輕咬銀牙,嬌哼呻吟了一聲:「啊……好大啊……好深啊
……」
  李建河把粗大火熱的陰莖緩緩插入她的幽穀甬道,林若溪從粗大火熱的陰莖
插入之初,開始「哦……哦……」
  地張口倒吸氣,到整條粗大火熱的陰莖插入後才吐出大氣,迷人、淫蕩的表
情,險些令李建河把持不住。
  深吸口氣,咬著牙一插到底後,李建河抵著子宮口磨著,被一些特殊的蠕動
所包裹著,他龜頭如有小蟲亂竄,麻癢舒暢,等敏感度過後,李建河才慢慢抽插
著粗大火熱的陰莖,林若溪也晃著粉嫩的臀部,上下挺動迎合他的抽插。
  「大色狼,你欺負若溪…啊!」
  林若溪嘶聲不斷,雖非大聲浪叫,但媚態十足,突然李建河又感覺幽穀甬道
在緊收,一陣顫栗和快速套動,她又泄出春水。
  李建河開始不抽動,再磨著她的子宮口,幾分鍾後,林若溪終於「啊……」
  地一聲猛吐冷氣,頂著李建河、兩手緊勒他的腰部,性高潮令她花開花謝,
連續泄身。
  他略微停頓之後,再挺動年輕健壯,粗大火熱的陰莖狠狠地沖擊著美豔誘人
的林若溪的幽穀甬道,絲毫不留餘地大力抽插猛烈撞擊。
  由於畢竟是在辦公室,所以李建河今次的性交要速戰速決,抽插得特別的猛
烈,每次的沖撞都會讓龜頭插到林若溪的花心,乳白色的春水隨著他的抽插,
「噗哧……噗哧……」
  的被從林若溪的幽穀甬道內擠出來,濺得她的萋萋芳草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
斑點。
  「啊……啊……喲……建河……我被你幹死了啊……啊……啊……」
  林若溪丁字內褲掩映的豐腴滾圓的粉臀高高的翹起來,任由李建河粗大火熱
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沖擊,兩團不住搖擺的香滑玉乳也隨著她胴體的抖動幌
起來,但她沒有感到任何痛苦,性欲帶來的快感不斷的襲擊著林若溪脆弱的神經,
性高潮接踵而至,春水瀉得全身都是。
  美豔誘人的林若溪今天再度了解了性愛的魔力,她的粉臀這時已經不停地配
合他的沖擊前後上下擺動著,和粗大火熱的陰莖激烈地撞擊吻合又分開。
  「啊……哎喲……人家受不了啦……好人啊……求求你饒了我吧……啊…
…哎喲……」
  林若溪嬌喘籲籲,嚶嚀聲聲,呻吟連連,她的鼻息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粗
重,「唔……建河……把你的種子射進我的子宮深處吧……給楊辰生個野種」
  林若溪的蜜穴在李建河粗大火熱的陰莖的抽動和磨蹭過程中,幽穀甬道壁上
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性爽快,他用雙手摟住她的美臀,拚命地往自己的下體施壓,
而林若溪自己也盡量將豐腴滾圓的美臀向上迎合,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夠加劇。
  「啪啪啪……」
  李建河的抽送撞擊加上林若溪爆發出的春水聲真的淫靡地令人覺得難以忍受,
體態成熟誘人犯罪的林若溪終於又嚐到了銷魂蝕骨的魚水之歡,禁不住溝壑幽穀
裏傳來的陣陣酸癢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呻吟著:「啊……好舒服…
…啊……好美……啊……我又要死了啊……」
  「好若溪……我要幹死你……不管怎幺樣……我都要你成為我的女人……」
  李建河玩得性起,幹脆把林若溪美豔高貴的胴體抱起放在自己身上,看著被
自己粗大火熱的陰莖鞭打得嬌啼婉轉、抵死逢迎的絕色美女,正任由他羞花折蕊、
大塊朵頤,身心充滿著無比的征服快感,讓他更起勁地沖刺著。
  既痛苦又舒暢的美妙快感讓嬌媚的林若溪檀口不住的發出不知所以的嬌吟浪
哼,柳眉不時輕蹙:「求求你輕點……啊……你的怎幺這幺……大……大……喔
……」
  李建河瞧著平日裏英姿颯爽的林若溪被挑起情欲後,竟然變得這般的騷浪,
他粗大火熱的陰莖更是全力地抽插著,百年不遇的花園十分的緊窄濕潤還像無數
的小手在撫摸,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熱氣騰騰的大肉棒夾磨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
聲聲的呻吟、一聲聲的求饒,更加使李建河無比興奮。
  李建河大約抽送了一百幾十下,兩人都已經是汗水淋漓,他輕輕放下意識迷
蒙的林若溪,隻抬起她一條肉色絲襪包裹的玉腿,再揮動他粗大火熱的陰莖狠狠
抽動,不費吹灰之力就已經抵達她的花心了。
  「噗滋……噗滋……噗滋……」
  動情的林若溪又再度釋放大量的蜜汁春水,使得兩人的交合處再度發出劇烈
奔騰的聲音。
  「啊啊……不,不行了……」
  她上下搖擺著頭忍不住地大叫,「哦……我要死了啊……嗯……啊……」
  「好若溪……快點叫我老公……」
  李建河被林若溪的嬌豔嫵媚冶淫的神態迷住了,他一手緊握著她的細腰,另
一手抬高她的一條美腿,然後主動將臀部向上挺。
  「啊……好老公……」
  原本已嬌喘不已的林若溪又再度情欲沸騰,「喔……好舒服……」
  李建河賣命似的挺動粗大火熱的陰莖,每一次抽動都深深地剌入林若溪嬌嫩
的花芯深處,而林若溪嬌喘籲籲,嚶嚀聲聲,呻吟連連,雙乳隨著劇烈的起伏而
上下擺動,真是映起片片銀光,奶香撲鼻。
  林若溪感覺他的龍頭有時在她充血的小肉芽不斷摩擦,一波波快感瞬間像大
浪一樣席卷而來。
  「哎……唔……真要……命……啊……」
  她樂極忘形的幾乎是狂亂的呻吟,一種似曾相識相經曆過的性高潮一波波襲
擊著她,林若溪根本分不清是從臀溝或是幽穀甬道傳來的麻痺感,她已經又來了
一次高潮。
  「不要……不……要……」
  林若溪雙眸緊閉,貝齒輕咬著下脣,嬌聲輕輕地呢喃呻吟道:「求……你
……饒……了我吧……」
  李建河開始猛烈的抽插時,連續不間斷的高潮快感,一波比一波還強烈。
  受不了這樣的襲擊,林若溪開始求饒。
  她開始體會到原來女人的高潮是可以一波接著一波,一次比一次還強烈。
  林若溪全身無力的任由李建河擺布,隻知道這樣的快樂似乎無窮無盡,永遠
都沒有停止的時刻。
  李建河再度抱起林若溪,將她肉色絲襪包裹的雙腿抬起來圍在腰間上,用他
巨大粗大火熱的陰莖對準她兩片粉紅色的肉片中心,開始大起大落地抽送。
  「喔……太……太舒服了……啊……」
  林若溪的臉龐興奮地左右搖擺,李建河見狀有如得到鼓勵般更加賣命地抽送。
  兩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林若溪的體香繞鼻而來,李建河瘋狂聳動他的腰
部,「噗哧噗哧」之聲不絕於耳。
  「嗚……啊……嗯……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我要…到…啊
……啊……啊」
  李建河見狀,放慢了抽送的速度,改用旋轉腰部的方式在林若溪多汁易濕的
蜜穴裏劃圓圈攪弄。
  林若溪被他如此的挑逗刺激,興奮地抬起頭來伸出她的舌頭熱吻著李建河,
像是難舍難離的情欲瞬間發泄一般。
  經過一翻攪弄後,李建河又再度恢複大起大落大開大合地抽送,隻是抽送的
速度更快力道更重。
  林若溪嬌喘籲籲,呻吟連連,此時已經極盡瘋狂,檀口猛著輕呼:「啊…
…不行了……要出來了……啊……」
  最後,李建河將林若溪肉色絲襪包裹的玉腿高搭在肩膀上猛烈大力地抽動著,
她嬌羞嫵媚的春心勃發出來,深藏的春情蕩漾起來。
  林若溪絕色嬌靨越來越紅,呼吸越來越急促,呻吟越來越淫蕩,叫聲越來越
放浪。
  林若溪忍不住又開始在他胯下嬌啼婉轉、含羞呻吟雙頰暈紅,芳心欲醉,沉
浸在被李建河挑起來的熊熊欲焰情熾中,高舉著兩條肉色透明絲襪包裹的雪白渾
圓的玉腿緊緊纏繞在李建河的腰臀上麵。
  那一瞬間林若溪真正的解放了,她的幽穀甬道緊緊包住李建河粗大火熱的陰
莖已經達到最大程度,而一股乳白色透明的液體也要從她的子宮狂噴出來。
  李建河深知在辦公室裏做愛不能拖得太久,於是他再瘋狂抽送幾下以後,當
林若溪的胴體深處再次痙攣、收縮、緊夾、吮吸著他粗大火熱的陰莖時……
  「啊……得不到你的心一定要得到你的人,懷上我的孩子吧!!」
  李建河心思電轉,劇烈地抖動,火山爆發,滾燙的岩漿酣暢淋漓地狂噴而出。
  一股滾燙黏濁的岩漿狂射到林若溪的子宮深處,直至涓滴不剩,林若溪被李
建河的滾燙的岩漿一激,玉體一陣嬌酥麻軟,全身汗毛欲立般舒爽萬分。
  「啊……」
  在林若溪一聲悠揚豔媚的嬌啼聲中,男歡女愛終於雲消雨歇,不知何時林若
溪的內褲已從腳上落下破碎的在地上見證著一切。
                (二)
  李建河自從當日不知為何一時衝動佔有了林若溪,已過去一段時間。想起那
天自己不知為何大發神威幹了林若溪一個上午,又回想起林若溪從最開始掙紮反
抗到享受迎合,最後求饒到求自己射在裏麵,李建河的下體又是一陣火熱。
  自己一上午已幹了林若溪三、四次,最後還在林若溪哀求的目光下口爆了一
次,最後才扶著有些顫抖的林若溪去餐廳吃午餐。
  看著在職業裙中包裹著的顫抖翹臀和白嫩圓潤微顫的大腿,以及真空沒有任
何遮擋的神秘桃園流出自己的汁液,李建河有種說不出的成就感,本想著中午吃
完回到辦公室再狠狠幹林若溪一頓的,沒想到楊晨竟然回來了還威脅要殺自己,
李建河自然裝作誠惶誠恐的逃走了。
  李建河想到此處又是一陣情緒激蕩:『楊晨你牛什幺?你就等著養我的兒子
吧!』
  突然一個道人看著似乎四十幾歲的鏢壯男子,穿著一身黑灰色道袍,長發冉
鬚肆意披散著,因為一臉的橫肉,卻顯得格外猙獰。道人的腰間懸掛著一塊金銅
色的權杖,呈菱形,有些厚實,但看不出到底是何質地,隻是在上麵寫了一個古
篆的「黃」字,站到了李建河身後說了一句:「幹得爽嗎!」李建河一個激靈差
點沒嚇尿了。
  他轉身喝問道:「你是誰?!」
  黑袍道士怪笑一聲,說道:「你不用知道老道是誰。」然後問道:「你還想
再幹那水靈水靈的女娃一次不?哼!上吧,要不是老道我從中阻擋,你早讓保護
那女娃的人給宰了!還有,要不是我從中施法,那女娃哪有這幺容易讓你親親摸
摸啃兩口就從了你,還讓射在裏麵。」
  李建河不是笨蛋,聽到這裏急忙說道:「大仙有何要求請直說!」
  黑袍道士說道:「你小子還不算太笨,老道我打算殺掉楊晨,事成之後保證
那女娃的身心都是你的。你還可以在今夜就有一親方澤的機會,隻要你肯跟我合
作。桀桀……」老道說道。
  李建河敬一禮說道:「這好處都讓我佔了,大仙除了殺楊晨好像有些吃虧。
還有憑大仙的本事,擒拿林若溪誘殺楊晨不是手到擒來嗎?」
  黑袍老道邪笑一聲道:「你小子倒是機靈,第一我已經抓過一次了,但是失
敗了。第二嘛,既然沒辦法再抓她,我還是非常喜歡看高貴美麗的有夫之婦甘願
被人操幹到連身心都獻出去的。」
  說到這裏,黑袍老道不耐煩的道:「到底答不答應?你不幹還有別的人選!
再唧唧歪歪,老道我撕了你!」
  李建河一聽,連忙道:「幹,幹,當然『幹』,還會努力的『幹』,大仙你
就放心吧!」
  林若溪自從上次被李建河幹過以後,心中對楊晨既是忐忑又是愧疚,可是自
己最近竟然時常夢到自己被壓在身下狠狠被人操幹高潮連連,男主角竟然每次都
是李建河,而且自己在夢中頻頻要求李建河射在自己的身體裏!
  林若溪今天不知為何休息得很早,感覺全身都好累,恍惚間自己好像靈魂出
竅,在飄蕩了一會後竟然看到楊晨和兩個女人在一起顛鸞倒鳳,仔細一看,其中
有一個竟然是莫倩妮,林若溪立即怒發衝冠:「楊晨你個王八蛋!竟然在夢裏都
能看到你和別女人上床!」
  恍惚間又感覺到好像有人自己的雙腿之間不停舔吸,一雙灼熱的大手在自己
的圓臀上不停揉搓拍打,林若溪一陣顫抖,竟然感覺到一條溫潤粗糙的舌頭伸進
了自己的桃園一陣亂攪,「嗯……啊~~」林若溪竟然發出一聲嬌媚得連自己都
無法想像的呻吟,猛地夾緊雙腿,小腿呈交叉樣勾在男人背後繃緊,下體一陣抽
搐竟然高潮了!
  下體又傳來一陣陣好像吞咽和吸吮的聲音,「咕嘶……咕嘶……吧唧……吧
唧……」林若溪臉上一陣羞紅,想從床上抬頭看看男人是誰,卻發現自己的睡衣
已經不知何時飛落在地上,黑色的蕾絲內衣也被推到胸上,剛好擋住了自己的視
線。林若溪努力抬頭,看到了自己微微抽搐的小腿和掛在自己小腿上的黑色性感
丁字內褲,內褲彷彿受到極大摧殘的樣子,滿是褶皺和濕潤,竟然還好像被撕咬
過一般,微微破碎,好像在它被褪下之前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林若溪還在努力抬頭想看清男人是誰,卻感覺下體一陣麻癢,接著「啵」的
一聲,原來是男人用嘴狠狠地裹住桃園吸吮了一口。而男人的手還從被已經蹂躪
得通紅發亮、沾滿自己蜜汁的豐臀上移動到自己的可愛雛菊上一陣撫愛摳挖,林
若溪又是一陣顫抖。
  林若溪想掙紮抬頭,可是身體卻怎幺也動不了,想開口說話,卻發現出口的
竟然是一聲聲嬌媚的呻吟。而男人的嘴,終於不隻滿足於林若溪的桃園,正緩緩
地向上移動,在移動到林若溪的黑森林時,還猛烈地把鼻子貼在上麵吸了一大口
氣,還用那彷彿吞噬森林巨獸的嘴咬掉了幾棵嬌嫩的森林幼苗。「啊~~」林若
溪痛得吸了一口氣,但是在男人的舔吸和摳挖下又微喘起來:「啊啊……哈……
哈……」
  巨獸的嘴摧殘夠了森林,又緩緩向上移動起來,所過之處傳來一陣舔吸啃咬
親吻猛吸的「啵啵」聲,還有「吧唧、吧唧」和男人喘粗氣的聲音。林若溪感覺
到男人的親吻啃咬自己的腰、小腹,和男人噴在自己身上好像快融化自己一般的
熱氣,自己的下體又是一陣濕熱。
  男人的手也沒閑著,中指竟然緩緩地伸進自己的雛菊裏,「啊!別……」林
若溪微喘和驚恐的聲音傳來,可男人哪會聽,中指在林若溪的雛菊裏左右摳挖攪
拌,大拇指竟然在滿是汁水的桃園上猛烈揉搓,「啊……啊……別……啊……」
林若溪感覺自己的下體快感陣陣,好像有什幺東西要出來了一般。
  男人好像感覺到了什幺,猛地把中指從林若溪的雛菊中抽出,插進了林若溪
發亮泛紅、滿是蜜汁的桃園裏,猛烈上挑、抽插、摳挖,飛快地震動手臂,「啊
啊……哈……啊……啊啊……」林若溪的喘息開始變得粗重,頭猛地向後仰起,
頸部伸長,雙手使勁拽著身下的被褥,下體左右擺動好像要脫離男人快速震動的
手,可是在男人的眼中,這就像林若溪猛烈挺動臀部迎合自己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若溪把頭部仰到最
大限度,大聲的叫了出來。男人的手猛地抽出,林若溪的下體如剛被開啟的香檳
一般發出「啵」的一聲,噴射出一條拇指粗細的水線,從床上一直噴射到床下,
久久不能平息。
  男人雖然已經離開了林若溪的身體,可是林若溪卻頭頂身下的被褥,小腿也
在潮吹下曲起,腰部向上抬,竟然沒有用手,隻靠腿和頭就形成了一個鐵板橋的
動作。林若溪好像跳到岸上快溺死的魚,雙眼上翻,嘴角流下一絲晶瑩,身體也
在床上來回抽搐。
  男人好像受不了眼前的美景一般,彷彿早已準備好一般赤裸著精壯的身體就
撲了上去,拽起林若溪還在顫抖流水的翹臀,猛烈地插入就操幹起來,次次正中
花心,一連串急促的「啪啪」聲:「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男人感覺越幹越是痛快,林若溪那溫潤緊緻的桃園內部如無數小手在撫摸自
己的肉棒一般,每次抽插都帶出大量汁水和粉嫩的果肉,「啊啊啊啊啊啊……」
林若溪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全身像是浸在溫泉中一樣,快感激蕩隻能發出
「啊啊啊啊啊」的聲音。
  林若溪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可是男人好像還要奪走她最後一口氣一般,猛地
吻住林若溪一直呻吟無法閉合的嘴,猛烈地把她的香舌吸到自己的口中,連帶著
抽走林若溪肺部沒剩多少的空氣。
  男人的胸口緊緊地和自己貼合在一起,不留一絲縫隙,把自己挺巧完美的胸
部壓縮成餅形;而那雙粗糙有力的大手卻抱住自己的豐臀抬起,邊插入邊猛力地
拍打:「啪啪啪……」也分不清是男人用力插入的「啪啪」聲,還是用力拍打自
己臀部的「啪啪」聲。而林若溪此刻也終於看清出了大力摧殘自己的是誰,竟然
是李建河!
  林若溪不知為何在心裏長出了一口氣,想道:『原來是夢啊!』林若溪又想
道:『哼!楊晨你在夢裏都勾搭別的女人,我也在夢裏再給你戴一頂大大的綠帽
子,在夢裏也要懷上別人的種,讓你有個便宜兒子!』
  想到此處,林若溪竟然雙腳用力緊緊勾住李建河的腰部成交叉狀,像是讓兩
人貼得更緊些,臀部也猛烈地上翹迎合李建河,雙手更是勾住李建河的脖子,被
李建河吸住的舌頭更是反過來把李建河的舌頭吸入自己的嘴中猛烈親吻、吸舔、
品嚐,好像什幺絕世美味一般。
  李建河看到林若溪忽然主動無比,心中更是火熱異常,兩人如同兩顆高引力
的彗星用力地撞在一起般,天崩地裂的死命糾纏在一起。在猛烈的「啪啪啪」聲
中兩人唇分,互相火熱地凝視對方,兩人嘴上的銀線還糾纏在一起,好像在說不
要分開,繼續下去。
  「建和……啊……用力……舒服……啊……」林若溪率先開口,說完還用力
挺動了一下下體,然後吻住李建河的耳垂,沿著脖頸一陣親吻裹舔。李建河像受
到莫大鼓勵一般,更加賣力地挺動下體,「啪啪啪……」和嬌媚抽泣呻吟聲連成
一片。
  「若溪,我幹得你舒服嗎?」李建河邊幹邊問道。
  「嗯嗯……啊……嗯……舒服……」林若溪挺著還被汗水打濕的泛紅臉頰答
道。
  「我是不是比楊晨厲害?是不是比楊晨幹得你舒服?」
  「不要提他!他哪裏有你好,你比他厲害一千倍、一萬倍!一會不要射在外
麵,射在裏麵,我今天是危險期,灌滿我的子宮,我要給你生個孩子!」說完,
林若溪還用力地挺動下體,次次把李建河的肉棒吞噬到底。
  李建河再也把持不住,用力往花心上插,半個龜頭已經衝破花心的阻礙到達
絕密之地。林若溪「啊」的一聲,雙手死死扣住李建河的臀部說道:「我馬上要
高潮了……快……啊……射進來能提高受孕幾率……快……啊……」
  李建河聽完再也忍不住了,雙手抱住林若溪的頭,猛烈吸潤林若溪的唇,下
體更是用力一插,整個龜頭都突破了花心進入絕密之地,猛烈顫抖噴射出數以億
萬計的子孫後猛烈抽搐,充滿生命力的子孫活躍地在林若溪的子宮內遊動,強奸
林若溪排出的卵子。李建河足足噴射了一分多鍾才停止,而兩人都沒有動,互相
喘著粗氣親吻舔舐凝望著對方。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墮落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