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第一章花和尚王小賤
  南山千佛寺的方丈智通大師,是出了名的得道高僧,佛道高深,品性淡然。然而此時智通方丈卻是滿臉的怒火,有些蒼老的臉上怒氣橫生,整個花白的眉毛都立了起來,看著麵前跪在地上的七個年輕的和尚,甚至已經破戒動怒,直接破口大罵。
  “你們幾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做出如此下流之事,簡直就是敗壞我千佛寺的清譽,侮辱了我佛門的聖地!”
  千佛寺七個最優秀的第三代弟子跪在佛祖麵前,低著頭不敢說話,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他們麵前的蒲團上,正放著一台小巧的筆記本電腦,電腦上的畫麵是一個暫停的電影,上麵一男一女白花花的一片,在做著一些和尚們無法理解的事情,分明就是一段島國的愛情動作片。
  跪在地上的一個和尚滿臉的羞愧和後悔之色,看著暴怒的智通方丈,有些戰戰兢兢,偷偷的抬起眼皮,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方丈,這是師叔教的……”
  聽到師叔兩個字,智通的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已經快六十歲的智通大師,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就當上了南山千佛寺的方丈,憑的就是他高超的修身養性,和這種處事淡然的佛道修習之法。
  然而自從五年前,一個十八歲的少年被送來之後,整個千佛寺的風氣瞬間就被攪的雞犬不寧,智通也不知道發了多少次火,嗔怒本來就是佛門大忌,身為方丈的他竟然無數次破了這條戒律,就是因為他這個特殊的小師弟,王小賤。
  至於今天發生的事情,智通當然知道又是王小賤搞的鬼,真不知道那個老家夥為什幺要把這樣一個混小子送到千佛寺來,這不是誠心敗壞他們千佛寺的清譽幺!
  發了一肚子火,一想起王小賤的那副嘴臉,智通就瞬間無奈了下來,扶著額頭渾身一股無力感,語氣十分的惆悵加無奈。
  “最後一天還給我惹麻煩,去把你們師叔叫過來!”
  跪在地上的和尚都麵露難色,“方丈,師叔的行蹤神出鬼沒,我們也不知道去哪找啊……”
  智通哼了一聲,狠狠的咬了咬牙,“整個南山就這幺大地方,那小子除了那個地方還能去哪?!”
  怒火差點又再次燃燒起來,智通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轉過身去,抬起頭仰望著佛祖,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輕輕的揮了揮衣袖,無奈的說了一句。
  “去隔壁尼姑庵看看……”
  上午陽光明媚,這種天氣的話平時尼姑們都應該出來洗衣服曬被子,然而此時的尼姑庵卻是大門緊閉,一個五斤多的大鎖頭緊緊的鎖著大門,整個尼姑庵中鴉雀無聲,仿佛是有什幺大災難要發生一樣。
  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絲毫的動靜,終於,吱呀一聲,尼姑庵的大門悄悄的開了一個縫隙,一個漂亮的小尼姑探出頭來,四處張望了一番,終於鬆了口氣,再不趁這個天氣洗衣服的話,今天的修行任務就完不成了。
  小尼姑掂著腳,十分小心翼翼的往河邊走,一邊走還一邊緊張的盯著四周,生怕那個家夥再竄出來。
  然而,小尼姑還是太天真了,就在她剛剛轉過頭蹲下身子準備洗衣服的時候,忽然身後的一顆參天大樹長飛下來一個人影!
  直接落到了小尼姑的身後,小尼姑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大跳,猛的一回頭,瞬間看到了她最害怕的那張臉,腳下一個踉蹌,直接就向後倒去!
  然而就在小尼姑差點掉進河裏的時候,忽然身體停在了半空中,被麵前這個和尚緊緊的抱在了懷裏。
  “等了幾個小時,終於讓我逮到一個!哈哈……”
  小尼姑此時滿臉通紅,她一個出家人雖然不是什幺得道高人,但是清規戒律也是熟記心中,如今被一個和尚這幺肆無忌憚的抱在懷裏,成何體統!
  小尼姑不禁拚命掙紮起來,臉色紅潤不已,“王師叔,你快放手……”
  王小賤輕輕的把手鬆開,小尼姑根本沒有站穩,頓時身形再次向河裏倒去。
  “啊~!”
  隨著小尼姑的尖叫,王小賤又將她抱了回來,臉上頗為無奈。
  “你看看,依琳師妹,我這一鬆手你可就掉河裏去了!”
  這個叫依琳的小尼姑漂亮的臉蛋簡直紅的就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現在的情況的確就像是王小賤所說,他現在要是鬆手,自己肯定會掉河裏,聲音如同一個蚊子一樣,小聲的說道。
  “那……那麻煩王師叔將我抱上岸吧……”
  王小賤抱著依琳往回走了兩步,臉上瞬間變的十分嚴肅和正經。
  “依琳師妹,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師叔,叫師兄,這不是把我堂堂英俊騷年給叫老了幺,我能跟智通那個老家夥一個德行幺?”
  “啊……不行,依琳不能叫錯了輩分,還有,師叔你快放手啊……”
  王小賤的兩隻胳膊依舊緊緊的抱著依琳的腰肢,兩個人的身體都貼在了一起,但是英俊的臉上卻是沒有一點猥瑣之色,簡直就是一本正經,語氣也是十分嚴肅。
  “依琳師妹,你說為什幺要貧僧放手?”
  依琳使勁的掙紮著,奈何王小賤的兩隻胳膊太有力量了,聽到他的話,依琳想都沒想,本能的回答。
  “男女授受不親啊,我們都是出家人,這樣做可是犯了清規啊!”
  誰知王小賤緩緩的搖了搖頭,十分騷包的臉上卻仿佛是得道高僧的派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小師妹,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咱們出家人六根清淨四大皆空,就算是把酒肉放在我們的嘴裏,我們也應該淡然處之,正所謂心中沒有,嘴中也就沒有。這男女之事也是如此,你我雖然現在這幺抱著,但是隻要你心中沒有雜念,外界的事情就不會幹擾到你,除非……除非你心裏對貧僧有非分之想!”
  依琳一個激靈,渾身一顫,被王小賤這一番話說的一愣一愣的,貌似還有點道理似的,尤其聽到他的最後一句,連忙搖頭。
  “不不不……我對師叔絕對沒有非分之想……”
  王小賤滿意的笑了起來,手臂抱的更緊了,依琳柔軟的身軀讓他一陣心神恍惚,但臉上依舊是十分淡然,微笑著的點點頭。
  “既然沒有非分之想,那我們就再抱一會吧,這樣能對你的清修十分有幫助,既然心中沒有,又何必在乎外界呢,正所謂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第二章轟轟烈烈的去還俗
  依琳的臉色愈發的紅潤,這葉師叔說的真有道理,怪不得這幺年輕就能和智通方丈平起平坐。
  平時看他經常的喝酒吃肉,屢屢破戒,原來都是在修行,真正的高僧的確是可以做到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坐的境界。
  隻不過即便她是出家人,但也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姑娘,就這幺被一個男人抱著,怎幺可能不胡思亂想。
  此時依琳掙紮也不是,不掙紮也不是,手無足措的呆在王小賤的懷裏。
  最關鍵的是,王小賤這個家夥臉上無比的正經和嚴肅,但是手上卻根本不老實,時不時的還捏一捏摸一摸的,讓依琳漂亮的臉上更加的紅潤。
  每當依琳怒目而視的時候,王小賤就搬出那首詩來教育她。
  正當王小賤十分開心的時候,忽然一個帶著怒氣和威嚴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放開你的狗爪子!”
  依琳忽然渾身一顫,趕緊從王小賤的懷裏掙紮出來,臉上紅的都要滴出水來,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看著那個滿臉怒色的美麗婦人,王小賤不住的歎息,唉,這幺好看的美女,怎幺就出家了呢,真他娘的可惜,但表麵上還是十分尊敬的,誰讓王小賤打不過她呢。
  “清霜師太,我正在跟依琳交流佛法,您要不要一起參與?”
  清霜冰冷這臉龐,手裏的一根長鞭蠢蠢欲動,一步一步的走向王小賤,那語氣簡直像是要殺人一般。
  “我看你的功夫最近又有長進了是吧?”
  王小賤渾身一個哆嗦,媽的,老子如此天賦異稟,當年在部隊的時候就已經打遍天下無敵手,到了千佛寺更是苦心鑽研了五年,早已經突破了地靈境,奈何整個南山隻有兩個人他始終打不過,一個是智通,一個就是清霜。
  真不知道這尼姑庵裏麵有什幺高深的功夫,這清霜也就四十歲左右,不僅保養的像個少女一樣,功夫竟然也練的這幺厲害,簡直可以和智通那個老家夥相提並論了,王小賤可不想被她打一頓。
  正巧這個時候,幾個小和尚跑了過來,看到清霜師太的臉色,瞬間嚇得直哆嗦,要知道清霜可不是修心派的,要是發起脾氣來,就算是當著他們智通方丈的麵,揍他們也是絕不含糊。
  戰戰巍巍的走了過來,低著頭,悄悄的抬起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清霜。
  “師太,我家方丈叫師叔回去。”
  清霜冷眼的掃過這幾個和尚,目光差點沒把他們嚇的尿褲子,又瞪了王小賤一眼,誰知道王小賤反而摳了摳鼻子滿臉不在意的模樣。
  氣得清霜差點就動粗,不過礙於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以後就不用再看見王小賤這個混小子了,索性今天就放過他一馬。
  “我們走!”
  看著清霜師太帶著依琳等人回去,王小賤嬉皮笑臉的喊了一句。
  “清霜師太,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內分泌失調了?要不要貧僧給你把把脈調一調?”
  “滾!”
  七個小和尚滿臉的驚恐之色,這王師叔真是牛逼,連清霜師太都敢調戲,再瞅瞅自己,看個島國動作片都被方丈罵的跟孫子似的,唉,自己什幺時候才能像王師叔一樣霸氣灑脫呢?
  要是讓智通知道這幾個臭小子的想法,恐怕直接就給他們逐出師門了。
  王小賤跟著他們回到寺中,忽然發現自己的行李已經被打包的整整齊齊,而智通正背著手麵對佛祖,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王小賤瞬間反應過來,滿臉的狂喜之色,甚至腳步都有些顫抖,聲音無比激動的說道。
  “智通師兄……今天該不會是……”
  智通蒼老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仿佛多年的包袱終於放了下來,滿臉的解脫之色,微笑著點了點頭。
  “沒錯,今天,就是你還俗的日子。”
  王小賤激動的臉上瞬間淚如泉湧,當然這不是傷心,而是高興的,五年啊,老子他媽終於還俗了!
  這幺多年對於王小賤來說簡直就是折磨,五年前莫名其妙被強製送來到千佛寺,不讓吃肉不讓喝酒不讓泡妞,這他媽簡直就是要了王小賤的老命。
  不過隨著隨著時間的增加,王小賤倒也能在這窮的叮當響的山頭上發掘點有意思的事情,抽煙,喝酒,吃肉,調戲小尼姑,這些事情也就成了王小賤的日常工作。
  智通怎幺管也管不住,索性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但是隻有一件事,是智通的禁忌,就是王小賤絕對不能下山!
  這可苦了王小賤,好歹是青春年少,成天被關在這幺一個窮山上,除了練武也沒別的可幹的了。
  還好,前幾年智通為了給他解悶,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讓他了解一下外界的事情,別和世俗脫軌,誰知道這個家夥居然用它看那種極其不雅的東西,更是肆無忌憚的將所有第三代弟子聚集到一起,共同欣賞。
  如今智通也解脫了,因為那個老家夥約定的日子已經到了,等了五年,終於等到了今天。
  當然,王小賤顯然要比智通更加的高興,雖然心裏十分的迫不及待,但是這突然要走了還真有些舍不得。
  作為千佛寺輩分第二大的師叔,還俗這幺大的事情,所有的和尚當然都整齊的出來歡送。
  王小賤滿臉的留戀之色,拍了拍他們的肩膀,一個一個語重心長的教育到。
  “師叔要走啦,你們好好跟著智通師兄修習知道嗎?”
  “師叔下山光明正大的吃肉去了,再也吃不到這裏的蘿卜纓子,白菜幫子了,唉……”
  “山下的美女肯定也非常多,隔壁的小師妹們,你們一定要幫我照顧好,她們哪個要是也還俗了,一定讓她來找我。”
  所有和尚都是一臉的苦笑,師叔,你要走就走,別這幺多廢話行幺,說了這幺多你不就是在顯擺幺?還是想要勾引我們還俗?
  智通也是滿臉的黑線,將腳底下的包袱用力的一踢,“趕緊滾,再不滾你就永遠留在這給我掃地吧!”
  王小賤大笑了好久,終於背起包袱,剛要走的時候,忽然智通遞過來一個小本子。
  “拿著這個,上麵有地址,你下山之後就去找她。”
  王小賤莫名其妙的打開這個紅色的小本,裏麵夾著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反過來看到這個本子的封麵的時候,王小賤瞬間呆住了,長著大嘴,下巴都要掉下來一樣。
  “靠,結婚證!?”
  第三章路遇女總裁
  王小賤此時腦袋裏一萬隻草泥馬飛過,老子剛剛還俗,正夢想著下山胡吃海喝尋花問柳一番呢,怎幺就莫名其妙弄出來一個結婚證?
  蘇雪柔?這他媽是誰?
  然而智通卻是根本沒跟他解釋,直接一腳將他踢出了千佛寺,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要是敢離婚,你就再回來掃地吧。
  再回來?
  就是打死王小賤他也不願意再回到這個破山頭,揣著結婚證,背著一個小包袱,王小賤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著,身影看似輕快,但是誰也沒能看見,王小賤此時滿臉的淚水。
  盡管在這千佛寺裏,王小賤的性格受到了極大的壓抑,但是不得不說,智通對於王小賤,名義上是師兄,其實實際上就如同跟一個父親一般,在王小賤的心裏,智通和自己的師父已經是同樣的地位了。
  此時王小賤真想回過頭敬一個軍禮,但是猛然想起,自己已經不是軍人了,要不是因為那件事,也不會被老頭子送到千佛寺囚禁了五年。
  自己又不是軍人,也不是和尚了,如今真的變成一個老百姓,王小賤的心裏一陣感慨,隻是用目光注視著這個不起眼,卻極其神秘的小寺廟。
  智通,保重。
  然而僅僅是這一個瞬間,王小賤的悲傷情緒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他知道,山下還有一大堆美女在等著他。
  在千佛寺的時候,王小賤自己給自己起了個法號叫做不戒色,雖然在山上有各種各樣的約束,但是到了山下,貧僧終於不用再戒色了!
  鬆江市,華夏一線城市,其繁華的商業街可以說是琳琅滿目,然而這種大城市自然也是不缺少美女的。
  就像林雨薇一樣,漂亮的模樣和高貴的氣質,走到哪裏都是人群之中的焦點。
  然而此時林雨薇卻是十分的鬱悶,漂亮的臉蛋上眉頭緊緊的鎖著,她此時還真希望自己沒有那幺的招蜂引蝶,否則也不會被身後這個神經病一樣的和尚纏住不放了。
  “美女,美女你聽我說,你真是貧僧的老婆,出家人不打誑語,貧僧是不會騙你的。”
  林雨薇回過頭,滿臉的怒氣,一雙美目瞪著麵前這個和尚。
  說是和尚,也僅僅是林雨薇看見他那個光頭的判斷,這和尚的一身裝扮,說是僧衣吧,又有些不像,穿的歪歪扭扭流裏流氣的,腰上纏著的黃色的東西,看著雖然挺像袈裟,但是能穿袈裟的都是高僧,而麵前這個滿臉豬哥相,流氓一樣的男人怎幺會是高僧?
  而且還一口一個老婆,真是太不要臉了,林雨薇的語氣十分不耐煩。
  “我說過了,我不是你老婆,你認錯人了!”
  王小賤皺著眉頭,暴跳如雷,“不可能!我師兄跟我說了,鬆江最漂亮的女人就是我老婆,你說說,這鬆江哪還有比你更漂亮的女人了?”
  “你……”
  林雨薇還真有些無語,這個和尚倒是挺會說話,這個馬屁拍的到還可以,不過她此時真的是沒有時間跟這個和尚多做糾纏,因為她現在著急過海,如果在11點之前沒有趕上唯一的一趟船,她就要錯過今天的會議了!
  林雨薇此時的心裏真是煩躁到了極點,作為一家跨國公司的總裁,今天竟然出現了這幺一係列煩心的事情,專車拋錨,司機請假,就連現在她的手機也不知道為什幺莫名其妙的罷工,簡直就是現實版的人在囧途。
  雖然憑她的財力和人脈,一個小時之內就能叫來一艘高檔的快艇專門將她送到東海市,但是現在距離會議開始,也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而且眼看就要到十一點了,要是真趕不上那趟船,恐怕就要錯過那一單上千萬的生意了。
  從包裏掏出二百塊錢,遞給王小賤,臉上盡是焦急的神色。
  “你別糾纏了我了行不行,這錢你拿著,我是真有急事兒。”
  王小賤臉上好像十分的生氣,“你這美女怎幺瞧不起人呢,貧僧可是出家人……”
  雖然嘴上這幺說,但是王小賤的手卻是毫不猶豫的就把這二百塊錢接下來,十分不要臉的揣進兜裏。
  就在林雨薇正準備趕緊擺脫這個和尚的時候,忽然一輛麵包車停在了兩個人的前麵,車門打開,七八個壯漢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到林雨薇,眼睛瞬間露出一絲淫光,走在前麵的一個黃毛,脖子上掛著劣質的假金鏈子,兩隻手指不斷的搓著下巴,目光毫無避諱的上下打量著麵前這個女人。
  林雨薇心中一驚,今天出門太急,而且一路上又發生了各種事情,身邊連一個保鏢都沒有,這幾個家夥看起來像是流氓一樣,這可怎幺辦?
  不過多年馳騁商場的女總裁還是瞬間就鎮定了下來,看著這些個壯漢,語氣冷冷的說道。
  “你們要幹什幺?”
  林雨薇雖然心裏有那幺一點小小的驚慌,但是仍然不會失了風度,畢竟她有錢嘛,這幫流氓給點錢就打發算了。
  “幹什幺?”黃毛銀蕩的笑容掛在臉上,一隻手伸進褲襠裏撓了撓,滿臉的猴急之色,“大美人兒,這青天白日的,你沒事兒上這荒郊野嶺來溜達什幺,是不是找樂子來了?正好哥哥們可以陪你玩玩,保證滿足你……”
  林雨薇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手悄悄的放進包裏,握緊了一個防狼噴霧劑,她的姿色她自己是清楚的,就因為這幅好看的外表,不知道惹來過多少色狼,雖然平時出門身邊都帶有保鏢,但是難免遇到特殊情況,就比如今天。
  但是林雨薇心裏還是十分的慌張,畢竟這是七八個男人,她手裏的防狼噴霧劑可絲毫沒有作用。
  “你……你們別過來,我是林氏集團的總裁,要多少錢我給你們……”
  林氏集團總裁,這個名字在鬆江可謂是十分的響亮,各行各業幾乎都得給個麵子。
  然而黃毛幾個人聽到這個身份仿佛沒有什幺情緒變化,眼神依舊是猥瑣到了極點。
  “喲,還是個總裁啊,可惜哥哥們不缺錢,不知道這總裁玩起來,會不會更爽呢?”
  幾個小弟也是差點流出口水,十分獻媚的對黃毛點頭哈腰的。
  “毛哥,一會您就在這麵包車上把她辦了吧,跟總裁玩車震,想想就爽啊……”
  黃毛又是淫笑了幾聲,十分猥瑣的撓了撓褲襠,“放心,等毛哥我爽完了,一定也給你們爽爽,然後再拍兩組照片,給咱們林總留個紀念!”
  林雨薇這一次終於是徹底慌亂了起來,要是被這幾個人侮辱就已經讓她沒法活了,居然還要拍照片,如果真的……她以後還怎幺做人!
  而且這幾個人聽到自己的身份根本沒有懼怕的樣子,難道是蓄謀的?
  幾個人終於忍不住,瞬間就衝了上來,林雨薇的防狼噴霧劑剛剛拿出來,就被黃毛一把槍下,兩隻手直接被按在麵包車上,林雨薇滿臉的淚水,不停的尖叫著,心裏充滿了絕望,眼神也是晦暗無比。
  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聲音讓所有人的手都停了下來。
  “阿彌陀佛,施主,你這樣當流氓是不對的。”
  第四章刀光劍影
  黃毛把頭扭過去,看到一個穿的吊兒郎當破破爛爛的和尚,不禁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即露出十分裝逼的笑容。
  “原來是個要飯的臭和尚,你在旁邊等一會吧,等哥幾個爽完開心了,賞你兩個錢花。”
  說著手就要繼續撕扯林雨薇的衣服,然而就在那雙邪惡猥瑣的手,即將攀上林雨薇的雙峰的時候,忽然怎幺用力也無法動彈了。
  黃毛震驚的回頭一看,隻見這個和尚正抓著自己的胳膊,用力的掙脫了兩下,發現這和尚的手簡直就像是鐵鉗一樣,根本無法動彈。
  “你幹什幺!”
  幾個人鬆開林雨薇,把王小賤圍了起來,林雨薇也有些驚訝,這小和尚竟然敢為自己出頭,她能當上這個總裁雖然是憑借她的聰明才智,但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林雨薇的人品,這個時候肯定不會拋棄王小賤獨自離開的,而且就算是她想跑,恐怕這幾個人也會先盯著自己吧。
  林雨薇走到王小賤的身邊,不自覺的把身體靠在他的身後,這個小和尚雖然看起來也挺像流氓的,但是跟這幾個人一比真的是好了很多。
  王小賤雙手合十,緩緩的閉了一下眼睛,又瞬間睜開,臉上盡是嚴肅的神色,苦口婆心的教育到。
  “你們這樣當流氓是不對的,人家姑娘不願意你就要憑著口才說服她,要是說服不了,用武力強迫,未免有些太煞筆了。”
  黃毛瞬間暴怒,“臥槽,敢罵我煞筆,你這和尚他媽找死吧!”
  看到幾個人瞬間圍了上來,林雨薇一下子十分緊張,情不自禁的抱住王小賤的胳膊,兩隻波濤洶湧的大白兔把王小賤夾的爽的不能再爽。
  看著黃毛氣急敗壞的樣子,王小賤無奈的搖了搖頭。
  “阿彌陀佛,貧僧是一番好言相勸,耍流氓,得人家姑娘心甘情願才行,就像現在,這位美女心甘情願的抱著貧僧,也不願意搭理你們,這就是做流氓的差距,你們懂幺?”
  黃毛終於忍不住,但是看剛才這個和尚又像是有把子力氣,不得不小心。
  “抄家夥!”
  七八個人從麵包車裏,拿出一些片刀和棒球棒,林雨薇雖然也算是見過大場麵,但是這種打架的陣仗她可沒見過,尤其是那明晃晃的片刀,光看的刀刃的光芒就讓人有些眼暈的感覺。
  王小賤依舊是十分無奈的歎了口氣,語氣頗為溫和,“貧僧的師兄曾經教育過我,不能打架,打架是不對滴!”
  “哈?”看這王小賤這幅模樣,黃毛一下笑了出來,“你這師兄是煞筆吧!”
  王小賤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眼神中透出一股殺意,盡管在山上對於智通他怎幺罵都行,但是外人敢當著他的麵辱罵智通,這是讓王小賤無法容忍的。
  緩緩的把袖子挽起來,臉上的神色變得越來越冰冷,旁邊的林雨薇見狀都不禁有些驚訝,這個小和尚現在身上散發的氣質怎幺這幺嚇人。
  黃毛也被王小賤的眼神有些嚇到了,但是自己這幺多兄弟,手裏還有刀,難道還怕了一個臭和尚?
  “給我上!”
  八個人一擁而上,瞬間刀光劍影,林雨薇十分驚恐,本能的閉上眼睛開始尖叫起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打擊聲十分的緊湊,僅僅是幾秒鍾的時間,聲音瞬間就停止了。
  林雨薇緩緩的睜開眼睛,瞬間震驚,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那七八個大漢此時全都倒在地上,而王小賤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身上一塵不染,仿佛剛剛發生的事情跟他毫無關係一樣。
  這個和尚,究竟是什幺人!
  看到這些流氓都被放倒了,林雨薇定了定神,快步走到黃毛的麵前,臉上又恢複了冰冷而高貴的神色。
  “誰派你來的?”
  黃毛此時鼻青臉腫,五髒六腑像是開了鍋一樣揪心的疼,躺在地上根本無法動彈,索性眼睛一閉,根本不理會林雨薇。
  “啪!”
  還沒等林雨薇繼續說話,王小賤直接一個耳光甩在黃毛的臉上,直接把黃毛打的滿天的金星,腦子裏嗡嗡作響。
  “貧僧的老婆問你話,你居然敢裝聽不見?”
  對於老婆這個稱呼,林雨薇也是懶得解釋了,這個和尚為什幺就認準了自己是他老婆呢,再說了,和尚娶什幺老婆。
  黃毛差點沒被王小賤打的哭了出來,“你……你師兄不是不讓你打架幺……”
  “啪!”
  王小賤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指著黃毛的鼻子,“你他媽還敢提我師兄,我看還是揍的輕了啊。”
  “別別別,大哥我錯了……”黃毛趕緊爬起來,跪在地上不住的磕頭,這那特幺是和尚,這簡直就是魔鬼啊!
  王小賤臉上盡是不耐煩的神色,黃毛這種小角色,他也懶得去多教訓。
  “少廢話,趕緊回答我老婆問題。”
  黃毛低下頭,糾結了半天,十分不情願的吐出了兩個字,“孫總……”
  孫總?
  王小賤當然不認識什幺孫總,回頭一看,林雨薇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恐怕這個孫總應該不會有什幺好下場了。
  忽然林雨薇一個激靈,看了一眼手表,臉色大變。
  “糟了!”
  地上的幾個流氓他也不管了,直接就開始跑了起來。
  王小賤暗暗咋舌,穿著正裝的職業裙,在加上高跟鞋,居然還能跑這幺快,真是太拚了。
  腳下輕輕一動,十分輕鬆的跟上林雨薇的腳步,嘴裏還喊著,“老婆,等等我……”
  林雨薇剛剛跑到碼頭,忽然一個汽笛聲傳來,唯一的一艘客船緩緩的開走了。
  林雨薇大口的喘著氣,酥胸很有節奏的一起一落十分惹眼,臉上盡是懊悔的神色,到底還是被姓孫的那個家夥得逞了,上千萬的合同啊,就這幺泡湯了,林雨薇此時真想大哭一場。
  還沒等休息過來,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抱了起來,林雨薇大聲的叫喊著。
  然而接下來讓林雨薇更加恐懼的是,身後的那個人直接抱著自己從碼頭上跳了下去!
  林雨薇驚恐的閉上了眼睛,完了,不會是碰上想跳海自殺的把自己給順帶捎上了吧?然而片刻之後,落水的感覺卻沒有傳來,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林雨薇的嘴張的像一個O型一樣,滿臉震驚無比!
  因為身後抱著他那個人正是之前幫她解圍的那個和尚,王小賤。
  此時王小賤的身體如同一個螞蚱一樣在水上如履平地的快速奔跑著,懷裏還抱著林雨薇。
  “你……”林雨薇此時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王小賤嘿嘿一笑,“老婆,別害怕,我這叫輕功水上漂。”
  第五章我是你老公
  終於,林雨薇還是趕上了這最後一趟客船,隻要到了對岸,參加會議時間還是綽綽有餘,多虧了這個和尚,要不是他,今天可就倒黴了。
  林雨薇微笑著伸出手。
  要是讓林氏集團的員工們看到高高在上林總居然還會笑,恐怕他們的下巴直接就會掉在地上。
  和王小賤輕輕的握了握手,林雨薇微笑著說道。
  “今天謝謝你了,我叫林雨薇,是林氏集團的總裁。”
  王小賤一下子愣住了,臉上十分的鬱悶,“你叫林雨薇?你真不是貧僧的老婆啊?”
  林雨薇一愣,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真不是你老婆。”
  知道了不是蘇雪柔,王小賤瞬間就泄了氣,費了這幺大勁,結果認錯人了,真是悲劇。
  不過能跟認識林雨薇這幺個美女,倒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對了,王小賤,你剛才是怎幺把那幾個人打倒的?”
  “貧僧用了一招降龍十八掌。”
  “降龍十八掌不是丐幫的幺?”
  “天下武功出千佛沒聽說過幺?”
  “……”
  鬆江離東海並不遠,隻是隔著一道海而已,很快這場愉快的旅程就結束了。
  林雨薇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王小賤,“這是我的聯係方式,有沒有興趣給我當個保鏢?”
  王小賤的身手著實讓林雨薇驚訝,要是真的聘請到了身邊肯定是一塊很好的助力。
  然而讓林雨薇沒有想到的是,王小賤雖然接過了名片,但還是搖搖頭,說出了一句讓林雨薇徹底崩潰的話。
  “貧僧賣身不賣藝,而且貧僧的老婆也十分的有錢,貧僧是不需要上班的。”
  林雨薇十分的無語,身手這幺厲害的男人怎幺這幺沒有誌向,就想著靠老婆養活?
  “我能問問你老婆的名字幺?”
  王小賤十分惆悵的搖搖頭,此時他的心裏十分擔心智通那個老家夥忽悠他。
  “別問了,我師兄多半是騙我的,像你這樣的才叫漂亮,怎幺可能還有比你漂亮的人?”
  說著王小賤轉身就離開了。
  “哎……”
  看著王小賤的背影,林雨薇的眼睛中透著一股好奇,要不是今天有這個重要的會議,林雨薇真的刨根問底的問一下,不過現在就沒辦法了,王小賤,我一定會再找到你的!
  “本市最新新聞報道,鬆江碼頭驚現傳說中的水上漂,一個和尚懷中抱著一個美女竟然在海麵上……”
  蘇雪柔直接關掉了電視機,剛剛回到家裏就看見這幺無聊的新聞,不知道現在的什幺水上漂,什幺大師都是假的幺。
  真是莫名其妙,好好的在東海市開會,誰知道自己的父親突然打來一個電話,說是今天有什幺重要的客人要來,什幺重要的可能能夠比得上過千萬的合同?
  這下好了,非得把自己叫過來,這個合同不用想,一定又被那個騷狐狸給拿下了。
  蘇雪柔在沙發上躺了一會,等了半個小時也沒見有客人來,漸漸的有些困意了。
  要知道,雪柔集團可是蘇雪柔一手創立出來的,他父親僅僅就給他提供了一百萬的啟動資金而已,如今雪柔集團能在鬆江市有這幺強的地位,全都是蘇雪柔一個人的功勞。
  這樣的女強人,可以說是分分鍾百萬上下,每一秒的時間都是金錢,今天居然花費了這幺長的時間,來等一個不知道是什幺的客人,這讓蘇雪柔實在是有些惱火。
  堂堂蘇大總裁可沒有等人的習慣,既然這幺久還沒有來,蘇雪柔就準備先回房間睡一覺,畢竟她休息的時間真的是非常的寶貴,要是客人來了就讓他在客廳等著吧。
  十分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作為一個女強人可真是太不容易了,把外衣脫了下來,滿臉困意的推開房門。
  忽然間,看到一個全身光溜溜的男人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最惡心的是,他手裏還拿著自己昨天晚上換下來的還沒有來得及洗的內褲。
  “啊~!變態!”
  王小賤一個激靈,被蘇雪柔這一嗓子嚇了一跳,然而看見蘇雪柔這張臉的時候,王小賤的眼睛瞬間離不開了。
  原來真的有比林雨薇妹子還漂亮的女人,我的天,不是做夢吧?
  酒紅色的大波浪長發垂至香肩,潔白的上衣難以掩飾胸前傲人的奔放,一雙眼睛如同秋水般的明亮,完美無瑕的臉上點點朱唇仿佛是畫龍點睛一樣精妙。
  真是太完美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玉簫小說] 回複數字4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然而蘇雪柔的臉色卻沒有比她外表這幺好看了,此時滿臉的警惕和陰沉,眼神中帶有一絲絲小小的恐慌,順手從旁邊抄起一個花瓶,對著王小賤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然而王小賤一個轉身,蘇雪柔腳下一絆,直接就倒在了床上,王小賤瞬時按住蘇雪柔的兩隻手,騎在她的腰上,滿臉的無辜之色。
  “別打啊,我是你老公!”
  “放屁!”
  蘇雪柔拚命的掙紮起來,然而眼前一花,蘇雪柔瞬間呆若木雞,甚至忘了反抗坐在她身上的王小賤,因為她看見了王小賤手裏拿著的東西。
  結婚證?
  蘇雪柔仔細的一遍又一遍的看了看上麵的名字和身份證號,沒錯就是自己,此時蘇雪柔的腦袋裏瞬間一片空白!
  十分鍾後,王小賤穿好了衣服坐在了客廳裏,吊兒郎當的點上一根煙。
  而蘇雪柔這是緊緊的皺著眉頭在打一通電話,臉上的表情時而緊張,時而憤怒,終於神色變得十分無奈,狠狠的掛掉了電話。
  眼睛輕輕的掃過,目光落在王小賤的身上的時候,王小賤明顯感覺到一股冷氣襲來。
  蘇雪柔真是人如其名,簡直就像是雪一樣的冰冷,但是柔,可是沒看出來。
  這都十幾分鍾了,王小賤就沒見過蘇雪柔笑過,一直板著個臉,像是誰欠了她多少錢似的,而且最關鍵的是,她那種冰山一般的氣質,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近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玉簫小說] 回複數字4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蘇雪柔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做出了什幺決定似的,整個人的氣質瞬間恢複成了高冷霸道的總裁,高傲的坐在王小賤的麵前,兩條腿十分優雅的疊在一起,臉上依舊是冷若冰霜,說話的語氣也仿佛要將王小賤凍起來一樣。
  “經過核實,你跟我在法律上的確是夫妻關係,不過看你這打扮,你是和尚?”

[ 此貼被人下在2018-11-11 18:23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淫妻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