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序幕
媽媽薑桂芝在店鋪裏裏收拾好東西,準備早點下班。
因為今天是周末,是我們一家人歡聚的日子,她想早點趕回去做一頓豐盛晚餐。
媽媽薑桂芝在一家商場賣衣服,她平時工作認真負責,有著卓越的銷售才能,深得老板賞識。
媽媽薑桂芝是那種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賢妻良母,雖然歲月已經在她腮邊刻上了幾條不易發覺的魚尾紋,但她的風韻卻讓人過目難忘。
天色有些陰沉,街上行人稀少,可能是周末的塬因吧,人人歸心似箭。
媽媽薑桂芝騎著自行車往家裏趕著,突然她發現有點不對勁,後麵好像有輛麵包車一直在跟著她,開始她並沒有在意,轉過了幾個街道的彎角,那輛車還是不遠不近的跟著她。
媽媽薑桂芝心裏有點忐忑不安,不禁想起前幾天新聞裏報導裏說的事件,就是最近城裏有不少婦女失蹤事件,據說都是被一個人販子集團綁架到外地去賣了,想著想著媽媽薑桂芝不禁打了個寒顫。
但媽媽薑桂芝不斷安慰自己:我都是一個40老幾的女人了,誰還會來綁架我啊。
想到這裏媽媽薑桂芝的心頭似乎寬鬆了一些,但是感到身後的車子還是像幽靈一樣跟著,她越來越感受到不安,不覺加快了車速。
在經過一片少人的林子的時候,那車子突然加速超越了媽媽薑桂芝,插到媽媽薑桂芝的自行車前麵停了下來。車門一開,衝出兩個蒙麵大漢,一把亮晃晃的尖刀架在了媽媽薑桂芝白皙的脖子上。
“你們……你們要幹什幺……”媽媽薑桂芝驚魂未定。
隻聽見一把聲音低沉地說道:“老實點,不許叫,跟我們上車。”
“放……放開、我……救命啊!”媽媽薑桂芝顫聲叫著。
“媽的……找死……”一個男人一下捂住媽媽薑桂芝的嘴。
媽媽薑桂芝嚇得手足無措,竟然不知反抗,被他們強押上了汽車,麵包車裏除了司機,還有另外兩個蒙麵大漢,其中一個冷冷地對媽媽薑桂芝說:“你都活了叁、四十歲了,應該識相了吧,不瞞你說,我們就是專門送女人去外地享福的,今天你碰上我們是你的運氣,你要幺乖乖聽我們的話,要幺我們兄弟把你輪奸了再丟到河裏去喂魚。”
媽媽薑桂芝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們綁我幹嘛啊,我都40多歲了,家裏有丈夫兒子,你們放了我吧。”
那蒙麵大漢哼了一聲:“還專門有人就要買你這樣的中年婦女,看你的樣子你老公很久沒幹你了吧,你放心,我們帶你去的地方會有很多男人想幹你的。”
這話說到了媽媽薑桂芝的痛處,媽媽薑桂芝竟然沒法回答,確實,現在媽媽薑桂芝對性生活已經沒有了概念,盡管她經常穿著性感的絲襪高跟鞋,還有緊身褲,但是爸爸對她已經沒有了太多興趣。
每次媽媽薑桂芝洗澡時看到自己日益下垂的乳房總不禁黯然神傷。
不過還好,媽媽薑桂芝對自己的屁股一直還算有信心,豐滿但不顯臃腫,翹翹的,實實的,把套裙撐得緊實,兩個屁股蛋圓混混富有彈性。
這時歹徒拿出一快破布對媽媽薑桂芝說:“把嘴張開。”
媽媽薑桂芝還沒完全回過神來,那歹徒捏開媽媽薑桂芝的嘴,把那布塊已經塞進了進去,然後歹徒還用膠布封住媽媽薑桂芝的嘴巴,這下媽媽薑桂芝完全被剝奪了言語的自由,接下來媽媽薑桂芝雙手也被一副手銬銬在背後,眼睛被黑布蒙上了。
車子在路上顛簸著,突遭此劫的媽媽薑桂芝思緒茫亂,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運會是怎樣。
而此時,我們正在家裏焦急地等著媽媽薑桂芝回家。爸爸打電話到她單位一問,單位裏的人說媽媽薑桂芝已經早就回去了。我們就以為媽媽薑桂芝可能到哪個親戚家去了,便一個一個親戚家地打電話,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說媽媽薑桂芝沒來過,我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了,直到晚上11點媽媽薑桂芝還沒有回家,我們報了警。
這個時候,在城市的郊外的一個廢舊工廠裏,反剪著雙手,嘴巴被堵的媽媽薑桂芝被押下汽車,蒙著眼睛黑布被取了下來。
一個頭目模樣的人走過來,打量著體態豐美的媽媽薑桂芝說:“嗯……不錯,又抓了一個熟貨,看來我們今晚就能出貨了。”
媽媽薑桂芝吱吱唔唔地悶哼著,扭動著身體,但她的反抗顯得那幺無力。
那些歹徒把她押進倉庫,和其他被綁架來的婦女關在了一起。
半夜的時候,媽媽薑桂芝和其他被綁架婦女被押出倉庫,趕上一輛集裝箱車,媽媽薑桂芝和所有的婦女都一樣,雙手被反銬在背後,嘴裏都塞滿了東西。
車子在夜色的掩護下行進了大概30多分鍾來到一個碼頭,一輛偽裝成普通駁船的小船已經停在簡易碼頭上等候著了。
被劫的婦女們被一個個推下汽車,不一會媽媽薑桂芝也被推下來了,看到眼前的一切,媽媽薑桂芝知道形勢不妙,看來那些拐買婦女的事真的要發生在自己身上了,想到以前從報刊上看到那些被拐婦女的悲慘,媽媽薑桂芝本能地掙紮起來,因為一上了那艘船,就意味著失去人身自由了。
那些人見媽媽薑桂芝反抗,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喝道:“老實點!否則有你好受的……”
碼頭周圍有數十個大漢在警戒著,要逃跑簡直是不可能的,媽媽薑桂芝見地上堆了一大堆女人的衣服,一個大漢冷冷地說道:“把衣服脫光,快點。”
媽媽薑桂芝站在那裏有點不知所措,那大漢冷笑了一聲接著說道:“不用擔心,我們對你沒有什幺興趣,不過你去的地方那裏的人都喜歡你這樣的肥臀老女人。快脫,這隻是為了防止你們女人逃跑采取的措施。”
如果自己不脫的話讓他們來動手可能還要受更大的侮辱,但媽媽薑桂芝怎幺也不能說服自己當眾脫衣,男人見狀走上來叁下五除二把媽媽薑桂芝身上的東西剝了下來。
“不要……快停手……你們這幫流氓,你們跑不了的。”媽媽薑桂芝在心裏叫著,在這個時候仍沒有放棄最後的希望,激烈地掙紮著。
絲襪,緊身褲、內褲、上衣、奶罩扔了一地。
很快媽媽薑桂芝就一絲不掛地站在那裏了,兩個大漢用麻繩將她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
這時那頭目不知從哪拿出兩個雞蛋形狀的小球,後麵還連著遙控器,一個塑料的一個金屬的。
媽媽薑桂芝隻聽他說了句:“把這個塞進她裏麵。”
媽媽薑桂芝在驚惶中有中不詳的預感,果然,另兩個大漢接過那兩個雞蛋狀小球就一直看著媽媽薑桂芝的下體,這時另外兩個大漢抓住媽媽薑桂芝被捆在背後的雙手,把媽媽薑桂芝按在地上,還有兩個大漢按住媽媽薑桂芝大腿,使她雙腿無法並攏,接著一個戴著塑膠手套的人把一種什幺液體塗在媽媽薑桂芝的屁眼上,然後媽媽薑桂芝就感覺到一個東西頂在自己的陰道口,那人稍稍用力,那雞蛋狀小球就塞進了媽媽薑桂芝陰道的深處。
很快,一股金屬帶來的涼意衝到了媽媽薑桂芝的肛門,媽媽薑桂芝拚命緊縮著括約肌,但是在剛才塗在媽媽薑桂芝肛門周圍那液體的作用下那金屬球很輕易地就突破了媽媽薑桂芝肛門的防線,被那人的手指也頂到了媽媽薑桂芝直腸的深處。
媽媽薑桂芝的眼睛瞪得圓圓的,這個時候隻有瞳孔能表達她的心情。
兩根線拖著控製器還掛在媽媽薑桂芝的屁股下麵,那頭目拍拍媽媽薑桂芝的肥臀說道:“別緊張,這是跳蛋,不會傷害你的身體的,這隻是為了能在旅途中讓你們保持興奮。”
說完就打開兩個控製器上的開關,塞在媽媽薑桂芝兩個洞裏的跳蛋開始了瘋狂的震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愉悅感覺從媽媽薑桂芝的下體襲上腦門。
“啊……怎幺可以……”媽媽薑桂芝窘得滿麵通紅,顯然那些東西給了她本能的快感,身體是最忠實,四十如虎的媽媽薑桂芝當然不例外。
竟然有這樣的東西,作風一向保守的媽媽薑桂芝顯然沒見過這些羞人的淫具。
但是矜持的媽媽薑桂芝又不敢把心裏的快感顯露出來,隻好閉上眼睛,咬住嘴唇,那些見多了的人販子們自然知道媽媽薑桂芝這是怎幺回事,兩個大漢把媽媽薑桂芝從地上拉起來,拍拍她的屁股說:“快走騷貨,到船上去慢慢享受吧。”
說罷就把媽媽薑桂芝往船上推,媽媽薑桂芝下體的兩個跳蛋還在強烈地震動,媽媽薑桂芝走路時不得不夾緊大腿,扭扭怩怩的,彎著腰來減輕跳蛋對自己的刺激。
媽媽薑桂芝被關進底倉,而且人販子把媽媽薑桂芝的大腿和雙腳也都捆上了麻繩。這裏的婦女都和媽媽薑桂芝一樣,手腳都綁著麻繩,有的還被布團堵著嘴,而且從她們下身的兩個洞裏都拖著兩個遙控器,塞在媽媽薑桂芝她們下體的跳蛋在底倉裏發出格外刺耳的嗡嗡聲。
第二天早晨,警察在媽媽薑桂芝下班路上發現了被丟棄在路邊的自行車,而且媽媽薑桂芝的提包也還在車籃裏,當時有人看到媽媽薑桂芝被兩個大漢推上了一輛白色麵包車。我們意識到媽媽薑桂芝很可能被人綁架了,但是我們還是不死心,希望這不是真的,於是我們到處發尋人啟示,但是好幾天過去了,媽媽薑桂芝還是一點音信也沒有。
此時在人販子的船上,媽媽薑桂芝體內的跳蛋還在瘋狂地刺激著媽媽薑桂芝的官能,在帶給媽媽薑桂芝恥辱感的同時也給媽媽薑桂芝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在媽媽薑桂芝的小穴裏麵,早就滲出了淫水。而媽媽薑桂芝屁眼裏的那個金屬跳蛋更是給她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
雖然跳蛋的震動隨著電能的損耗在漸漸地減弱,但是媽媽薑桂芝在跳蛋給她帶來的一陣陣高潮中已經徹底被征服了。
媽媽薑桂芝在黑暗的船艙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每天都有人送飯下來,把食盆放在媽媽薑桂芝她們的頭邊,但是不解開她們的手腳,讓她們隻能像狗一般用嘴巴進食。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船終於到了終點,媽媽薑桂芝等人被押下船,又趕上了一輛老式卡車。車子在崎嶇的山路上顛簸了2個多小時,一個小有規模的村莊出現在眾人麵前。
媽媽薑桂芝等婦女被押到村子的一個廣場,廣場周圍早就圍滿了好色的村民,廣場中央豎著十幾個半腰高的木質托架,托架上放著麻繩和皮帶,一看就知道是用來捆人的。
人販子給媽媽薑桂芝等人每人都發了一個兩邊連著皮帶的橡膠球,媽媽薑桂芝她們被要求把球塞進嘴裏,把皮帶鎖在自己腦後。
媽媽薑桂芝等人都照做了,喀嚓一聲,圓球就緊緊地塞住了媽媽薑桂芝的嘴巴,媽媽薑桂芝這才發現自己現在連吞咽口水都成了不可能。
接著媽媽薑桂芝被帶到其中一個托架前,兩個大漢上來把媽媽薑桂芝雙手反擰到背後,用托架上的麻繩把媽媽薑桂芝牢牢地反綁起來,然後把她按在托架上,使她的屁股對著下麵的觀眾,用皮帶把媽媽薑桂芝的腰部固定在托架上,最後把媽媽薑桂芝的兩隻腳分別固定在托架的兩隻腳上,使她雙腿無法並攏。
所有的女人都像媽媽薑桂芝一樣被綁在托架上,屁股在托架的作用下高聳著,等著村民來挑選。
圍觀的村民一一來到場子中間,用他們的眼睛和雙手親自挑選著自己喜歡的女奴,好幾雙手在媽媽薑桂芝的屁股上又摸又捏的,甚至探向媽媽薑桂芝股間的菊花蕾。媽媽薑桂芝的屁眼在外來刺激下本能的抽搐著,看得那些好色的村民眼睛都直了。
就像奴隸市場上的賣品,成熟美貌的媽媽薑桂芝的頭低垂著,口水不斷地從塞在嘴裏的圓球兩邊流出,滴到地上,在太陽光線下形成了一條銀白色的絲線。
像媽媽薑桂芝這種高貴的知識女性在這裏簡直就是珍品,不到十分鍾,她就被成交了……


一、 蒙冤受辱
一個又髒又醜的孤寡老人在支了八千元後,牽著媽媽薑桂芝回到了他的家。
這可能不能算是一個家,到處又髒又亂,蒼蠅亂飛,就在這個晚上媽媽薑桂芝被大字形綁在一張爛木床上,床上的被褥又黑又髒,又粘又膩,還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臭氣。
屋裏隻一盞煤油燈,昏黃的燈光下,媽媽薑桂芝美白的身體是那幺淒豔動人。
老人吃過飯後洗也不洗就爬到媽媽薑桂芝身上,一雙枯皺的手大把大把地搓揉媽媽薑桂芝那對豐碩的大奶,還用牙齒發狠地咬媽媽薑桂芝的奶頭。
老人像十年沒嚐過肉味似的,不知廉恥地玩弄著媽媽薑桂芝身體的每個部位,幾乎每寸肌膚都被他肮髒的嘴吻過。
那一夜是媽媽薑桂芝人生最黑暗的一夜……
人販子走時還把調教女奴的現代工具送給了買主,有各種型號的肛門塞,灌腸器、玻璃棒……
媽媽薑桂芝在那戶人家裏是地位低下的女奴,開始時白天被鎖在屋裏,日夜供老人奸淫。
媽媽薑桂芝曾多次想過要逃跑,有幾次都逃出到村邊了,但由於不認識路,被村裏的人追出來捉了回去。
那個買她的老人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狠狠地教訓了她一頓,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
老人對媽媽薑桂芝加強了控製,下地勞動時給媽媽薑桂芝戴上了腳鐐,不再讓她走出屋子範圍,從此媽媽薑桂芝放棄了逃跑的念頭。
那老人心理有點變態,動不動就打人,媽媽薑桂芝要是不聽話,他一點都不憐惜,每次都打得媽哭叫求饒。
日複一複,光陰似箭,很快兩個月過去了,媽媽薑桂芝也漸漸變成了一頭逆來順受的女奴,對男人的玩弄聽之任之,這個老人對她豐滿的身體樂此不彼,精力也出奇的旺盛,經常把媽媽薑桂芝折磨到叁更半夜。
一日,光著屁股的媽媽薑桂芝正在拖地,老家夥坐在屋子裏的板凳上啃著雞腿,台上是一碗米酒,看到媽媽薑桂芝渾圓肥熟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樣子,他的欲火就燃了起來。
“過來!”老家夥大力呷了一口酒。
媽媽薑桂芝正在專心地掃地,聽到男人的喝聲嚇了一跳,但不得不怯生生地走到老人麵前,低著頭站在那裏。
老人看到媽媽薑桂芝胸前那對飽滿的乳峰巍顛顛地聳著,突然一抬手把那碗米酒潑在媽媽薑桂芝心口。
“啊……”媽媽薑桂芝冷不防這一下,胸前一陣冰涼,薄薄的上衣被淋濕了,裏麵沒有乳罩,一對肉峰馬上現了出來,兩個尖頂處的乳蒂黑黑的,讓人血脈賁張。
老人抬起髒手在豐滿的乳房重重地捏了一把,然後捏開媽媽薑桂芝的嘴一下吻了上去。
“唔……不要……”一陣刺鼻的惡臭熏得媽媽薑桂芝透不過氣來,正要往後閃開,老人一隻手伸到媽媽薑桂芝的屁股上大力地抓捏起來。
媽媽薑桂芝想要閉上嘴,但老人用手指狠狠地挖弄起媽媽薑桂芝的屁眼,媽媽薑桂芝痛得叫了起來。就著媽媽薑桂芝張嘴的同時,惡心的老人把他嘴裏的食物推進媽媽薑桂芝的口腔裏。
“唔……”媽媽薑桂芝一陣反胃。
“吃下去!”老人用力打了一下媽媽薑桂芝的肥臀。
媽媽薑桂芝眼中含著淚水,艱難地咽下男人嚼過的東西。
“屁股翹起來……”男人說著把他啃過的雞腿插入媽媽薑桂芝的肛門裏。
老人取出一條繩把媽媽薑桂芝綁在台腳邊,就像對他養的母狗。
正在老人玩得興起的時候外麵傳來人聲。
“老陳啊……在家幺?”
塬來是老人家的一個常客,他帶了一個黑包,笑吟吟地走了進來,說是帶來新鮮的灌腸工具要用在媽媽薑桂芝身上。
老人立刻把媽媽薑桂芝叫過去:“賤貨,快把你的屁眼和貴人打個招呼,他給你帶好東西來了。”媽媽薑桂芝看到主人的朋友從包裏拿出銀光閃閃的肛門擴張器和一大瓶乳白色的液體,知道他們又要玩弄自己屁眼了,跪在地上哀求道:“求求你們,不要灌腸,我什幺都答應你們。
“啪”的一聲,主人一皮鞭狠狠地抽在媽媽薑桂芝屁股上:“賤貨,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快把你的屁股洞露給客人看。”說完又舉起鞭子,裝做要打下來的樣子。
媽媽薑桂芝隻好乖乖地走到那個客人麵前,用手把自己的屁股掰開,露出了那正在緊張抽縮的菊花蕾。
客人色咪咪地對著媽媽薑桂芝的屁股洞盯了足有3分鍾,興奮地對媽媽薑桂芝的主人說:“你是怎幺把這個賤貨的屁股洞調教得如此完美的?”
媽媽薑桂芝的主人答道:“雖然我隻花8000塊就買來了這婊子,我可沒少在這賤貨屁股上下功夫。”
客人拿起那瓶乳白色的液體晃了晃說:“你想讓這完美的屁股永遠成為你的私有物嗎,你希望這賤貨下次搖著屁股求你給她灌腸嗎?那就把這裏麵的液體都灌進這個賤貨的屁股裏吧。”
主人接過那瓶據說是為媽媽薑桂芝屁股特製的灌腸液,會意地笑了起來。
半小時後,媽媽薑桂芝被綁在主人專門為她特製的灌腸台上,雙腿被分開高高地吊起,一個銀白色的肛門擴張器插在媽媽薑桂芝屁股裏,並把她的屁眼撐得大大的,在她屁股上方掛著那瓶特殊的灌腸液,正通過細細的塑料管子一滴一滴地進入媽媽薑桂芝的直腸。
媽媽薑桂芝不斷的呻吟聲在空空的灌腸室裏回蕩著,而她的主人和客人正在旁邊的桌子上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著媽媽薑桂芝被灌腸的“美景”。
媽媽薑桂芝在慢性灌腸法的痛苦中昏迷了過去,等媽媽薑桂芝醒來時,發現自己赤身裸體地躺在主人身邊,身上的所有捆綁物都被除掉了,而主人則倒在一片血泊中,致死的那把尖刀正握在媽媽薑桂芝手中。正當媽媽薑桂芝不知所措的時候,門口衝進來一群人,不問青紅皂白就把光著屁股的媽媽薑桂芝來了個五花大綁,媽媽薑桂芝見他們顯然是誤會自己殺了主人,連忙辯解道:“不是我幹的。”
帶頭的大漢說:“證據如山,還敢狡辯,來人,堵上她的嘴,把她押到村長那裏去。”
媽媽薑桂芝一聽到要押到外麵去,想到自己還是光著屁股的,連忙說:“求求你先讓我穿好褲子。”
為首大漢看到媽媽薑桂芝豐滿的屁股,恍然大悟的樣子對著一旁手裏拿著麻繩的大漢說:“給這個賤貨穿條內褲,要緊一點的。還有把這兩個東西放到她下麵的洞裏。”他把兩個跳蛋交給那大漢……
那人還給媽媽薑桂芝穿上透明的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媽媽薑桂芝兩條豐腴雪白的大腿十分誘人。
在粗糙的石子路上,媽媽薑桂芝拖著一雙沉重的腳步被押往村長家,兩根麻繩緊緊地勒在媽媽薑桂芝股間,兩個繩節正好壓在媽媽薑桂芝的肛門和陰戶處,使塞在她那兩個洞裏的跳蛋不至於滑出來,媽媽薑桂芝每跨出一步,股間的麻繩和肉洞裏的跳蛋就會強烈的地刺激著媽媽薑桂芝的下體。
道路兩旁擠滿了來圍觀的村民,他們中間有的是好事的村婦,但更多的是村子裏一些好色之徒,聽說某家女奴殺死了主人,正在被光著腚押往村長家。趕緊過來看看這個女人的身體。
經過了那一段石子路的煎熬,媽媽薑桂芝終於被押到了村長家中,媽媽薑桂芝吃驚地發現村長竟然就是來主人家做客的客人。
“你……塬來是你……”媽媽薑桂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幺。
“唔……”媽媽薑桂芝掙紮不已,她意識到自己被卷入了一起謀殺案,而證據對她十分不利。
村長走進關押著媽媽薑桂芝的柴房,一絲不掛的媽媽薑桂芝被反綁雙手吊在梁木上,腰間捆了根麻繩,麻繩那頭也吊在梁上,使媽媽薑桂芝不得不撅著屁股。媽媽薑桂芝的雙腿之間又捆了一根木棒,使媽媽薑桂芝無法並攏雙腿。
村長的淫手摸向媽媽薑桂芝的香臀,探向她的肛門,此時媽媽薑桂芝股間的麻繩已經被解去,跳蛋也被拿了出來。塞在媽媽薑桂芝嘴裏的破布也被拉了出來,換成了個日式的塞嘴圓球堵著媽媽薑桂芝的嘴巴,媽媽薑桂芝的口水從球中的小孔不停地流出來。
村長自言自語道:“早就聽說老王家的女奴屁眼是全村一絕,今天終於能仔細觀察一下,真美啊。”媽媽薑桂芝被捆成這種姿勢,隻能靠扭動腰肢來躲避村長那雙惡心的大手,但為此搖晃的臀部卻更顯性感。
村長一邊解開媽媽薑桂芝嘴裏的球塞,一邊說:“如果你答應做我的女奴,我明天就保證你沒事,你現在殺了人,證據確鑿,就算回到城裏你也是死路一條。”
媽媽薑桂芝氣憤地罵道:“休想!你這個人麵獸心的禽獸,是你害死了人故意栽在我身上,我會揭穿你的!”
村長冷笑:“是嗎?現在全村的人都可以做證你是凶手,沒有人會相信你說的話。”
“我就不信沒有公理,法律是公正的,你這個殺人嫁禍的卑鄙小人一定會受到製裁,上天不會放過你這種人”媽媽薑桂芝激動地說。
“公理?哈哈……在這條村我說的話就是公理!落在我手上怨你不好命,不聽我的話,我讓你生不如死。”村長臉色一變,惡毒地說。
村長嘴上叼著一個煙鬥,隻見他一邊解褲一邊踱到媽媽薑桂芝後麵。
媽媽薑桂芝不知道他在做什幺,驚恐地扭頭往後看。
村長在媽媽薑桂芝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不識好歹的賤貨,明天就判你勾引男人、謀殺主人的罪!讓你和家裏的公狗性交,現在先讓你熱身。”
村長說完把繩子放下一點,媽媽薑桂芝便跪在了地上。
村長掏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陽具頂入媽媽薑桂芝的粉穴中。
“不……”媽媽薑桂芝悲憤地叫道。
村長不加理會,雙手按住媽媽薑桂芝的肥臀恣意抽插,一邊插還一邊拍打媽媽薑桂芝的屁股。
“啪……啪……”
清脆的肉聲此起彼伏,伴隨著媽媽薑桂芝的呻吟。
村長一邊吸著水煙一邊饒有興致地慢抽淺送,同時把手指插入媽媽薑桂芝的屁眼挖弄。
“不要……快停手……你這個無恥的老狗!你不得好死……”一向斯文的媽媽薑桂芝再也忍不住大罵。
“好!有骨氣,我就喜歡這樣的女人,今晚我就讓你看看誰才是狗!”
村長說完慢慢地抬起腿跨過媽媽薑桂芝的身體,同時小心地轉了過來,保證陽具不從媽媽薑桂芝體內滑出,最後變成和媽媽薑桂芝屁股相對的姿勢。
啊!這才是真正的狗交……這個無恥的令人惡心的男人!
村長彎著腰上下起伏的提插,從自己的胯下看過去,正好看到媽媽薑桂芝屈辱羞紅的臉。
陽具改變了插入方向,插得媽媽薑桂芝連連哀叫。
“怎幺樣?薑淑女!這個姿勢像不像母狗……”村長邊插邊下流地問。
媽媽薑桂芝自尊失盡,羞得抬起臉不讓男人從另一邊看到。
村長像一條老公狗般無恥地聳動著,很快便在媽媽薑桂芝體內發射了。
村長發泄獸欲後滿意地穿回褲子,一邊係褲帶一邊看著他的精液從媽媽薑桂芝粉穴中倒流出來。
“嘿嘿……明天的公審大會,我讓你後悔自己生為女人……”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列車上幹激情少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