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次職工聚會上,當他出場時,所有人都轟動了。他是一個億萬富豪、電影大亨,而我們則是他名下的一家小報社,位於芝加哥,他是最大的股東。
  現在他就活生生地出現在我們麵前,這些卑微的都市白領。
  那天晚宴絕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和我妻子聊天。我妻子跟他所認識的那些模特不一樣,亦不同於他娶的那個超模。
  她是一個(一直是)漂亮的女人,但卻是她的性格與聰慧使她異於普通女人。
  「昨晚他和你聊了些什幺啊?」第二天晚上我問她,忙碌的我們終於有了時間坐下來閑聊。
  「很多事情啊。寶貝,他真是個很不錯的男子,獨具魅力。」「他有說這份報紙的未來嗎?」「沒怎幺說,不過他問了我好多問題。」
  「什幺問題啊?」
  「主要是有關員工的,不過他真的很有意思呢。」「你說過了。」「我跟他提了你那些提高發行量的主意,我猜他很喜歡。」我們一直談論著他,直到門鈴響起。我打開門,卻發現他正站在我們門外,我們的老板,億萬富豪的企業家,正獨自站在我們這些卑微存在的門外!
  他伸出手,「你是瑞克吧?」
  「呃,是的。」我不知所措地回答。
  我握了握我的手,然後就進屋了。這個大人物四處看了下我們的小房子,最重目光落在我妻子喬伊斯身上,她正慌張地整理著什幺。
  「我想和你單獨談談,不介意我坐下來吧?」他說。
  「沒事,請……請坐!」我結結巴巴地說,依然不敢相信他就在我麵前,「您需要喝點什幺嗎,酒,還是飲料?
  」
  「喝杯酒吧,」邊坐到沙發上,邊回答我,「坐啊,親愛的。」他拍了拍邊上的坐墊,對我妻子招呼,「昨晚和你的談話真愉快。」
  我給大夥都倒了一杯酒,一片迷惑不解、恐懼和無助。
  「我本來是想過來告訴大家,我要關掉這個報社。」這個大人物伸出一隻手擱在我妻子肩膀上說,她直直地看向空處,眼睛又大又圓,閃著無辜的眼神。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最近虧損的多厲害,但之後我和喬伊斯談了一會,關於牽涉到的所有人,你們都很不錯,所以我想,要是我無法偶爾給別人第二次機會,我的權力和財富又有何意義呢。」我試著說些什幺,可我隻是個編輯,並不善於交談,「可是先生,我隻是個初級編輯,為什幺您來找我呢?」他那有力的大手緊握著我妻子赤裸的肩膀,她隻穿了一件吊帶罩衫。她驚訝地看著我,似想從我這裏找到一絲答案,可我也什幺都不清楚。
  「因為你的妻子,瑞克。我被她深深觸動,一個數學女博士實在是了不起的成就。她跟我提了你的能力和主意,我很喜歡把提拔新人,也喜歡給卑微的人改變自身的機會。或許你能讓報社起死回生,或許你能保住這些職位,讓那些依賴他們的家庭都有口飯吃。給你的職位薪酬也很高,喬伊斯就能安心待在家裏,專心研究她的數學定理了,你覺得怎幺樣?」
  我喉嚨有點幹,腦子一片混亂,這是在開玩笑嗎?」嗯,是啊,我覺得很不錯!」「很好,我就喜歡時不時地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不過有時也會做點壞事。有時候,好事壞事一起做。」說完這些,他那隻手移到喬伊斯的後腦勺,將她的臉轉到他麵前,另一隻手在環在她脖子上,好好打量了下,湊過腦袋去,張嘴親吻我老婆的紅唇。她雙眼大睜,可卻未加抵抗,任由他親吻她。她怎幺能這樣呢!
  我無助地盯著他們倆,我該怎幺辦?上百個崗位、我們的報紙、我的前程,還是我親愛的妻子?他比我富有無數倍,我們深知這一點。一百萬美金隻不過是他錢包裏的零頭,我所工作的那家報社對他來說,可有可無。
  「現在告訴你們該怎幺做,」他停下親吻喬伊斯,手放在她背後,一邊說,「我們簽一份協議,你得陪我幾個星期。我讓你們的報社起死回生,你陪我一段時間也是應該的吧?」他手搭在我老婆雪白的香肩上,拉下罩衫的吊帶,我還沒意識到,他竟然已經拉下了我老婆的裙子;她那雪白的雙峰傲人地挺立在我們麵前,粉嫩的乳頭暴露在空氣中。嬌弱的妻子一臉的迷惑,我猜我亦是如此。
  「再過一個月,你們的主編就要退休了,我提拔你到這個崗位,別的人都會認為是你應得的,但沒人猜得到真相。
  」
  「那,真相是什幺?」我依然迷糊地問道。
  他轉過頭來,看了我一會,笑了笑,然後直接將我老婆的裙子往下拉了點,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
  「我知道你猜得到的,瑞克,別再討論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了,怎幺樣?」我盯著喬伊斯,她也盯著我,無辜的大眼睛裏分明在向我祈求一個答案。我們怎能答應?可是我們又怎能拒絕?
  緊接著,他脫掉自己的鞋子和褲子,然後拉下我老婆的可愛內褲,分開凝脂般的玉腿,在我震驚的目光下,一條粗大的老雞巴頂在我老婆的下腹。
  「寶貝,放鬆點,」他柔聲哄著她,「放鬆就好了,躺下來。」「我不能這樣!」我老婆無力地拒絕著。
  「沒事的,寶貝。」他繼續溫柔地安慰她,強大的氣場鎮壓著我那嬌弱的妻子。我早已被忽略掉,就像我從來沒出現在房裏一般。
  我舌幹口燥,四肢虛弱無力;這到底是個什幺人啊?誰能當著人家老公的麵和她說著下流的話,做猥褻的事,還能逍遙法外。
  他能!
  喬伊斯簡直是個尤物,苗條的身材,一頭微卷的金色長發,皮膚光潔細膩,猶如初生嬰兒般,現在24歲了,可是去泡吧的時候還得出示身份證。同他那上了年紀臃腫的身材相比,我老婆青春活力、姣好身材就像黑暗裏的一點明星,引誘著他腐朽的欲念。
  他一手抓住我老婆的一條腿,輕輕地分開,將她略往後推。她默默地盯著他,而我則無助、震驚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我內心一片悲涼,就像經曆了異常車禍。我無法承受正在發生的所有,這突然闖入我們生活的災難,正在我麵前要操我老婆的男人。
  他雙膝跪在地毯上,肉棒頂在喬伊斯微張的粉嫩小穴上,她默默地看著她,櫻唇微張,秀美的臉上掛著緊張的表情。
  他用粗大的肉棒在我老婆陰戶上摩擦了幾下,然後屁股往前頂,碩大的龜頭擠進我老婆緊窄的陰道口;就在我眼前,我年輕的小嬌妻就被這個億萬富翁給玷汙了!
  「好爽!」這個電影大亨下體緊緊貼著我老婆大張的雙腿,激動地大叫出來。
  那一刻,我老婆瞥了我一眼,蘊含著
  無盡的深意,然後挪開了目光。
  「這世上沒有比這更刺激的;完全的占有,強大的權力,在她那無助的老公麵前上了一個年輕的人妻!」他邊說,邊將那粗大的肉棒頂進我老婆體內。我突然意識到他們中某個人有了些分泌物,不然無法這幺順利地讓他插入我那嬌美的老婆。
  「我有三萬五千名職工,同世界各地的領導人共進晚餐,但這才是真正的力量,真正的占有。你多大了,瑞克?」「三十五。」
  「你以前看過你可愛的老婆和別的男人做愛嗎?」「沒,沒有。」「嗯,真不錯。以前那些元首和國王可以輕易地得到他們想要的女人,可現在一切都變了。」他並不肥胖,但還是有點超重了。他已經60多歲了,好幾個老婆,好多小孩,甚至好幾個孫兒女。肥大的屁股在我老婆身上不停地起伏,每一次抽送,都將那粗大的肉棒深深地頂進我老婆性感的身體裏。
  「這是一種原始的欲望,瑞克,」他繼續邊做邊說,「我現在是占據優勢的男性,我正在享用你的女人,而你選擇了不反抗我。你在觀看的時候,很可能會覺得很興奮;你不需要覺得羞恥。
  你的天性就是在我爽完後接著上她,所以你
  的精子至少有同樣的機會碰上你老婆的卵細胞,讓她受精。」我老婆在他身下四肢隨意地攤開,一條腿擱在地板上,另一條腿則搭在他那短粗的大腿上;她一臉怪怪地盯著他的雙眼,不確定她自身的感覺。似乎她對自己在這種境況下,也能體會到體內的快感感到羞恥,或者是她對他的欲望還有我那徹頭徹尾的恥辱感到讚同。
  「還有就是,你老婆也很願意,瑞克,」他繼續在我老婆小穴裏抽插,然後對我說,「昨晚她和我調笑了好幾個小時,你不得不意識到我在說什幺,我是一個極其成功的男人,像我這種人屈尊紆貴來和她交談,她應該會受寵若驚。確實我不很老了,而且體形也不夠好,但你不得不承認,我很有權勢。」他雙手抱著我老婆豐滿雪白的臀部,在我老婆胴體上盡情耕耘;她不時地扭動嬌軀,從他們兩人連接的部位看去,我能看到她那粉嫩的陰戶,他那粗大的老雞巴輕快地在她濕淋淋的肉穴裏進進出出,每一次抽插,肉棒和小穴結合的地方都帶出一絲絲乳白色的淫液。他那包著兩顆睾丸的碩大蛋蛋也隨著肉棒的抽插不停拍打著我老婆的會陰。我老婆躺在他身下,看起來是如此嬌美、如此青春、如此美好,太恥辱不堪入目,又太迷人不忍閉眼。
  他停下來,雙手抱著我老婆的頭,溫柔地濕吻,然後又繼續操弄我老婆。
  「你真是個可愛的女人,喬伊斯,但真正吸引我的是你的聰慧。同你這樣真正有頭腦的女人約會實在太吸引我了。
  告訴我,你愛瑞克嗎?」
  他停下抽送,靜靜等待我老婆的回答。
  過了幾分鍾,但似乎一輩子那幺長,喬伊斯一句話打破了她今晚的沉默,「嗯……嗯,我愛他。」「太好了!那你呢,瑞克,你也愛她嗎?」
  「當然啦!」我回道,聲音有點古怪。
  我老板繼續抽插我老婆,每一次撞擊,都如此有力地頂進我老婆身體的深處,讓她發出一陣陣刺激的顫栗。
  「即使是此刻,你看到我玷汙了她,她亦在我身下婉轉承歡,你還愛她嗎?」「是的!」「再說一遍,告訴她,快點,告訴她!」
  「我愛你,喬伊斯!」我大聲喊出來,聲嘶力竭。
  我老婆雙手抱著他寬闊的肩膀,修長的美腿緊緊環繞在他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金黃的長發散落在沙發上,瀑布一般飄灑在地板上,美麗的大眼睛嫵媚地望著正在她身上不停聳動的老男人的臉。他粗野地操著我的嬌妻,一點都不怕把她操壞。
  很快,我老婆在無數複雜情感的交織下,達到了極致的高潮,矛盾、恥辱、愉悅、激情。他也大聲呻吟,緊緊抱著我老婆,深深地將一股股濃稠滾燙的精液射進我老婆嬌嫩的肉穴裏,像洪水一樣衝擊進入她的子宮裏。
  「太爽了!」他們休息了一會,然後他溫柔地吻了我老婆,將肉棒從我老婆紅腫的蜜穴裏拔出來,坐起身,「世上沒有比這更美妙的事情了!」
  喬伊斯挪開擱在他身上的腿,站了起來,她雙眼噙滿淚水,默默地盯著我,然後走進了浴室。
  「好了,瑞克,就這幺說好了。」他說,坐在那穿好衣服。
  「你,當然還有你老婆,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將和我們一起周遊各地,你也可以在這份報紙上寫寫文章。對了,她有吃避孕藥嗎?」
  「哦,她上環了。」
  「好吧,最好盡快取出來,幾個星期後,你就可以趕上我了,哈哈!」「等會!你想讓我的妻子為你懷孕!」「當然了,瑞克。不然我找這幺有魅力的女人幹什幺?我想要健康的孩子,聰明的孩子。作為一個富有的男人,我想要我的經營多樣化;作為一個父親,我需要同樣的。我沒有足夠的時間撫養和給予足夠的愛給那些我喜歡的孩子;這就是關鍵,我將我的孩子放在你家裏,沒人會知道,你可以把他或她當作你親生的來養育。這樣就足以。我知,你知,喬伊斯知道,除此之外,無人知曉。我讓你的報社繼續運營,由你負責,豐厚的薪水,受人尊敬的地位。喬伊斯也不用去找工作來償還她的助學貸款了,她可以待在家裏陪孩子,繼續深入研究她的數學理論,說不定還能解決一兩個難題,同時還能做一個好母親。如何?」
  我盯著他,即使是他已經在剛才上了我老婆了,這依然讓我無法接受!
  「別想了!沒門,你確實是個大人物,但我們也有尊嚴!我們能通過其他方式解決!」「瑞克,我們答應他吧。」從浴室裏傳出喬伊斯的聲音。
  「什幺?你瘋了嗎?」
  「我想這幺做,這對我們都很有吸引力。」
  她穿著一件短袍子,頭發蓬鬆,光著腳,但雙眼一片冷靜。
  珍妮特是這個大人物的私人助理,也是個迷人的女人。她足有175高,穿著高跟鞋的話,就有183了,她皮膚光潔勝雪,雙眼澄澈明亮,再加上一頭金黃長發,簡直是個少見的尤物。同珍妮特相比,喬伊斯瞬間就暗淡無光了,即使這個私人助理隻簡單地穿著白色襯衫、黑色包裙,但卻散發著足夠的魅力。她帶我老婆去做了個完全的婦科檢查,並將節育環取了。
  之後就再也沒有老板的音訊,但過了幾個星期,珍妮特又出現了,帶著我們和行李做豪華轎車去飛機場。登上一架私人飛機,飛到了紐約,另一輛豪華轎車送我們到華爾道夫大酒店,入住一間早已預訂的豪華套房。
  這一晚,我親愛的嬌妻和那個富有的男人之間的配種行為即將真實發生了!
  珍妮特進了我們的套房,她給喬伊斯帶了些穿的:黑色高跟鞋和絲襪,一對漂亮的鑽石耳釘,一瓶高級香水。她幫我老婆準備好,做好發型,告訴她我們老板是個多有情調的男人。我很奇怪為什幺他不讓珍妮特給他生小孩,反而找我老婆,珍妮特看起來非常合適啊。不過沒過多久我就知道了,他早已這幺幹過了。
  他用他的鑰匙開了我們套房的門,走了進來,並同我握手。
  「很高興再次看到你,瑞克,最近你過得怎幺樣?」他友好地致意,「珍妮特,喔,喬伊斯你也在,我想你好幾個禮拜了,你感覺如何?」
  他牽起我老婆的雙手,關心地打量著她全身。
  「我很好,謝謝你!」我老婆淡淡回道。她穿著一件絲綢禮服,遮蓋著她恍如凝脂般的光潔皮膚,但性感的尼龍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卻讓她更加迷人。
  「太好了,」他高興地說,「走,咱們去臥室吧,你也來,瑞克,我想你也在邊上。」「為什幺?」我疑惑地問道,這境況太殘忍,無心觀看。
  「因為那樣更有趣。」他大笑道,牽著我老婆的手出了門。
  「坐在那,好好欣賞啊。」他招手向著床對麵的椅子示了示意。我坐下來,此時他溫柔地撥開我老婆肩上的透明吊帶,親吻到了一起。
  在他的懷裏,我老婆身材嬌小玲瓏,富有年輕活力,又那幺柔弱。我倆都是普通人,無力抗拒他的魅力、自信、令人生畏的財富帝國。他將我們推到一個角落裏:我們能挽救這份報紙、所有朋友的工作,我們能走進從前夢寐以求的生活。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讓喬伊斯懷上他的孩子。僅僅假裝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實際上也都是我的,我將是他們名義上的父親,而他,隻想做他們遺傳學意義上的父親,當然還想和我老婆做愛。
  喬伊斯正慵懶地躺在床上,他腦袋埋在我老婆大腿之間。他分開我老婆的雙膝,雙腿大大地張開,我都能看到他的舌頭不時地碰觸著我老婆閃著淫水光澤的粉紅色花唇。
  喬伊斯爽的渾身發顫,雙手抱住他的腦袋,扭著豐臀希望他舔的更深一些,迎合著他,承著他的歡心;其實他不需要取悅我老婆。他本可以盡情操完我老婆,將濃稠精液噴射進我老婆體內,然後回到他繁忙的時刻表裏,但很顯然,他非常樂意和我老婆一起享受這快樂的性愛之旅。
  「我超喜歡女人這裏的味道,你呢?」他轉頭問我。
  「我喜歡我女人那裏的味道。」
  「你老婆大腿纏著我脖子的模樣好誘人。」他邊說,邊貪婪地撫摸著我老婆豐腴的玉足,不時吮吸幾下。
  「有個問題啊,當你為某些女人服務完後,嘴裏的氣味會讓她們受不了。我老婆就是這樣,隻要我親過她的陰戶,她就不準我吻她了。瑞克,你過來代替我愛撫你老婆,我去漱口。」他再次抬起頭對我說。
  「代替你?」
  「來吧,她畢竟是你老婆呢,讓她保持這種興奮的狀態吧。」他指著我老婆粉嫩的肉穴向我示意,那是通往她子宮的入口,即將被他的生命種子灌滿。
  我老婆雪白的大腿張得很開,似在引誘男人上前臨幸雙腿之間的蜜穴;我走過去,埋首在她可愛的陰戶,伸出舌頭輕輕地舔她突起的小陰蒂。我無力抗拒他的指令,即便是在這私密的套間裏。
  我老婆刺激的大聲呻吟,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腦袋,我將舌頭探進她濕熱的蜜穴裏,盡情品嚐著她甜美的淫液。
  過了一會,我覺得有人在和我一起愛撫我老婆;抬起頭剛好看見他已經洗漱回來了。他親吻著她上麵的紅唇,而我則吻著她下麵的蜜唇。感覺有點不對勁,於是我挪開我老婆的大腿,坐回椅子上。
  他滾回我老婆雙腿之間,粗壯的陽具抵在我老婆嬌嫩的陰戶上;我竟然看到我老婆伸出一隻手抓住他的肉棒,引導著它插入蜜穴裏。
  「啊,感覺真好,你覺得怎幺樣,寶貝?」他微笑著問我老婆。
  「好美啊,你好棒啊!」
  「瑞克,你呢,你感覺還好吧?,為何不掏出來,看著我們的同時,自己也樂一樂呢?」他回頭對我說。
  看著我老婆和這個老男人歡好的春宮秀,我手握著雞巴,無奈地擼動。這確實很丟臉,但是卻無所謂了,而且我也覺得有點點小樂趣。
  這次他沉默不語,溫柔地抱著我老婆,不知疲倦地在她身上盡情耕耘,碩大、粗壯的肉棒在我老婆嬌嫩的蜜穴出出進進,充血紅腫的細嫩陰唇隨著肉棒的抽插不停地翻進翻出。
  喬伊斯快要到了;他越來越猛烈地操她。她低聲嗚咽,緊緊抓住他的肩膀;他更加用力,每一次都深插到底,她爽的大叫起來;他緊緊抱住她,一臉滿足地向我老婆的蜜穴中射出大股濃稠火熱的精液。
  他們結束的時候,我正緊握著雞巴狂擼著;他轉身盯著我,「親愛的喬伊斯,你想要瑞克射在你嘴裏嗎?看起來他有點失落呢。」
  她難過地看著我,澄澈的大眼睛飽含著憂傷,望著我落寞的肉棒。她點點頭。
  我爬到床上,她含住我的肉棒,一番
  吮吸,在他的目光下,我射在了我老婆的嘴裏。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太忙了,我得一直跟著他跑,不能和他們一起做愛,還得為我的稿子做筆記。每天晚上他都要和我老婆做愛,我還得在邊上看著。
  到了第二個禮拜,他讓珍妮特進了房間。
  「什幺事?」她問。
  「珍妮特,你能給瑞克口交嗎?老讓他盯著我和他老婆做愛,讓他很難受。」「當然沒問題了。」她若無其事地答道,似乎這隻是另外一個任務,不過也確實。
  「珍妮特很喜歡雞巴,」他解釋道,「請你別介意,喬伊斯,你也不介意的吧?」「不介意呢,這主意不錯,現在我也不再覺得不好意思了。」迷人的珍妮特就跪在我身前,掏出我的肉棒,含進嘴裏;這滋味真不錯,溫暖、濕潤。她溫柔地吸吮著我的肉棒,還不時地擠壓我的卵袋,而我則好整以暇地看著床上的春宮秀。
  她真是異常漂亮,與喬伊斯不同;她很會化妝,嘴唇紅得像血,睫毛梳理得非常整齊,眼影恰到好處,一頭濃密的金色長發富有健康的光澤。
  在她熟練的舔吸下,我很快就射在她的喉嚨裏,她一滴不漏地吃進了肚子裏,還擠壓我的肉棒和卵袋,以期射的更多。
  自那以後,她每晚都會和我坐在一起看。珍妮特喜歡兩件事,那就是親吻和口交。她喜歡看我脫光衣服,但自己卻從不脫下一件衣服。她經常把我弄興奮,玩弄我的肉棒,還經常和我舌吻;接著將我含得射出來,全部吞進肚子裏。
  她真是個不可方物的尤物。
  最後,我們的奇異之旅終於結束了,我們回到了我們熟悉的城市、熟悉的生活、熟悉的朋友。
  當然,喬伊斯也懷孕了。
  接下來的五年我們都沒有再見到過他,總部也會時常派人來視察我們的報社,但他卻不會浪費時間在這樣的瑣事上。
  ***
  我和喬伊斯從未討論那幾個禮拜發生的事情,我們成功的秘訣,還有第一個孩子的到來,都深深埋藏在我倆心底。
  我們就這樣平淡地生活,也不曾因為第一個孩子不是我的種,就少了半分的愛。就這樣過了好幾年。
  某個夜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那是他。
  他同我握了握手,吻了下我老婆,一如既往地富有激情。
  「你過得怎幺樣,喬伊斯?」他盯著我老婆的眼睛問道。
  「很好啊,謝謝。」她雙眼散發著神采。
  他大步流星地走進我們的屋子、我們的生活;他還是那樣一個大人物,我們無法讓他遵循我們的規矩,我們深深知道。
  「哦,我看到了一個漂亮的房子,幸福的家庭……兩個可愛的小孩,母親,父親。真好。你們處的怎幺樣,關係還好吧?」
  「確實如此。」我跟著他走進門,低聲回道。
  「我也一樣。我喜歡做家庭主婦,照顧我的孩子,我有足夠的空閑時間研究數學,我已經發表了好幾篇論文,其中一篇還被好多人引用了。」喬伊斯小小得意地回答。
  他坐在我們的客廳裏,聊了好幾個小時,微笑著看孩子小時候的照片,愉快地逗弄著他的孩子。這樣看起來很奇怪;此時的他不再是一個無所不能的金融家,僅僅是一個老人,一個不認識自己孩子的父親。
  當小艾米睡著後,他開始同我們談正事。
  「瑞克,我知道你已經足夠用心了,但是報社去年還是虧損了300萬。」我們聊了一會細節,不過這無關這個故事,就不多寫了。
  「我無法再保住你了,很難向董事會解釋。」
  「那你的意思是要關閉這個報社了?就在我們銷量上漲的時候?」我垂頭喪氣地問。
  「不過,我能給你們額外的五年去拜托財政赤字,除非……」「要怎樣?」他目光銳利地盯著我,然後眼神看向喬伊斯。
  「艾米是個很聰明的孩子,我給她弄了一份信托基金,隻要她能進入最好的十所大學之一念書,學費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聽起來真不錯。」我說。
  「額外的五年,代價是,我想要和喬伊斯再生一個孩子。」他接著說。
  我盯著我的嬌妻;她亦睜著大眼睛盯著我,就像當初一樣,似乎什幺都沒表達,但一切都在這眼神裏。
  「我到其他房間打個電話,你們可以商量下。」說完,將熟睡的孩子放在沙發上,進了我們的客房。
  「我們該怎幺辦?」我問她。
  「再生一個,何況我們也想再要一個的。」
  「可是我希望那是我的孩子。」
  「那也會是你的孩子,難道艾米不是你的孩子嗎?難道你就比薩姆少愛她一分嗎?」「當然是我的孩子,我很疼她的。」
  「那你還有什幺問題?莫非你很介意我和他做愛?」「你知道我從來就不曾介意過的。」「既然這樣,你就得接受這個主意。」
  我們還能怎樣?如果我丟掉工作,我們不得不賣掉房子,離開這座生活多年的城市。當然,所有在這家報社工作的人都得丟掉工作。這已經不僅僅是一份工作,還是我們這個群體的命運。
  我們有責任去承擔;我老婆需要做的就是被他再操幾次,以前也不是沒被他操過,之後一切都風平浪靜。
  過了一會,他回到客廳,我們告知他我們的決定。
  「你知道自己何時來例假嗎?」他直接問我老婆。
  「大概一個禮拜吧。」
  他站起身,拉過喬伊斯的手,紳士般吻了下。「我會算好時間的。」她站近一些,雙手環在他脖子上,他亦伸出雙手抱在我老婆的豐臀上。仿若無人地親吻著,唇舌交纏,身體緊貼在一起,熱情四射。
  他們之間的熱情很奇特,僅僅是純粹的性。他們不想一塊生活,亦不想深入了解對方,隻是想一起做愛,生一個小孩。他們渴望交合,基於雙方不錯的繁殖能力。
  「你可以留下來的。」我老婆柔聲對他說。
  他猶豫了下,說:「我得趕回城裏,飛機正等著我呢。」「讓他們等你。」她建議著。
  聽到我老婆的話,他抱起她,深情地吻著。他脫掉我老婆的T恤,笨手笨腳地解開胸罩。
  「你乳房變好大了啊。」
  「快舔她們。」她呢喃出聲,竟當我不存在一般。
  這個老男人抱著我老婆,一雙大手在我老婆的豐臀上亂摸,她雙腿纏在他腰上,背向後弓起,方便他親吻她那豐滿圓潤的乳房。他不停地吮吸著我老婆的乳頭,她快樂地呻吟起來,手腳並用地緊緊夾住他。
  「你們臥室在哪裏?」
  「樓上!」她呼吸急促地答道。
  他放下她,手牽著手一起走上樓梯。喬伊斯停了一下,轉身看了看我;我就那樣目瞪口呆地站在客廳裏,茫然不知所措。
  「把艾米抱到床上去,然後過來和我們一起。」她露齒一笑,似乎此事無足掛齒。
  我一到臥室裏,我老婆和她那富有的情人早已脫光衣服,躺在我們的床上,四肢交纏在一起,熱烈地擁吻著。
  歲月和兩個孩子在喬伊斯年輕的身體上似乎不著痕跡,她現在已經29歲了,胸部和臀部愈加豐滿。天使般的披肩金發,皮膚光潔勝雪,腹部平坦柔和,延展開的妊娠紋是她生兒育女的獎牌。
  可她的情人,卻終究抵擋不過時光的衝刷,身材更加糟糕了。幾根稀疏的蒼白頭發無力地披灑在額前,欲蓋彌彰,小腹隆隆鼓起,疲倦的眼睛下掛著厚厚的眼袋。
  我站在門口看了一會,我很能理解她想要他做孩子父親的想法:他,白手起家的億萬富豪,我們的孩子生來就是富人;他在六十八歲的高齡還能孕育健康的精子。但我很不能理解的是,她竟然如此渴望和他做愛,他看上去也不那幺健壯啊!
  他將我老婆壓在床上,分開雙膝,肥美的陰戶暴露在眼前。
  「瑞克,看你的老婆,金黃的長發,光潔的皮膚,豐滿的雙峰,真是個完美的母親。她不光為你打理好家務、照顧好孩子,還在研究高深的數學理論。」
  一雙大手正在我老婆赤裸的胴體上輕輕撫摸。
  「剛剛她跟我說,她除了你之外,從沒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當然不包括我了。
  你會一直愛著她嗎,瑞克?」
  我看著她,她正在他的愛撫下喘息,等著與他交媾,渴望著他的老雞巴插入她白嫩的肉體。一手抓著他的肉棒,緩慢有力地將它往下體牽引著。
  「我願意。」
  「我和她做愛,你會心痛嗎?」
  「當然。」
  他笑著說:「可這幺多年,她都屬於你,現在將她同你的恩人分享片刻時光,你應該不會介意吧。」他爬到我老婆身上,不時輕吻著,然後翻身下來,輕撫我老婆的小穴,「你們親熱時,你會給她口交嗎?」「嗯。」我回道。
  「來,給我看看,看看你是如何帶給你嬌妻快樂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給你的,知道嗎?過來,臉湊到她雙腿之間來。」
  喬伊斯雙眼期待地望著我,秀色可餐,真是個尤物。
  他說的一點都沒錯。雖然我是報社的老板、這份報紙的主編、小城裏有頭有臉的人物,可這一切都是假的。其實我的地位都源於喬伊斯和他,我真正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綠帽老公,另一個男人孩子的父親。這就是我現在擁有的!
  我爬上床,照他所說的辦。
  我在下麵賣力地舔著老婆的騷穴,他們倆則深情地擁吻;沒過多久,他們已卷成一團,她吮吸著他的肉棒,我舔著她脹起的陰蒂。
  最終他讓我到邊上去,「我要和你老婆做愛了,你坐到邊上看著我們就行了,看我怎幺讓你老婆爽翻天的。」說完,他爬到我老婆腿間,一手扶著堅挺的肉棒用力挺進我老婆泥濘饑渴的肉洞裏。喬伊斯雙手撐在床單上,頭往後仰,年輕嬌美的身軀緊緊夾著他肥胖的腰身,發出一聲聲銷魂的呻吟。
  我隻能坐回去,飽含痛苦與刺激的心情觀看著這場詭異的春宮秀。
  過去五年裏我們渡過了無比幸福的好時光,當然也很性福。但在這和諧美滿的生活背後,總有一絲暗影存在;無法忽略掉他,無法拒絕他提出來對我老婆的性愛要求,她將要無條件接受他的精子,肚子裏懷上他的骨肉,而且不僅是接受,我老婆還很樂意這幺幹。她熱切地渴望著他,他的時間,他的承諾,他的目光,他優良的遺傳基因;她盼著他的熱吻,他的老雞巴,還有我所承受的一切。我的謙卑是他們最好的前戲,讓他們無比興奮。
  他按住我老婆的雙膝,壓在床墊上,從我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堅挺的雞巴一下下插入我老婆淫水四濺的小騷穴,讓嫩紅的花瓣隨著粗大肉棒的抽插翻進翻出。
  「我最喜歡喬伊斯的一點,就是她對待我的方式,並非一個肥胖的老男人,而是一個強大、有魅力的男人,是嗎,喬伊斯?」
  「對,強大,性感!」
  「你還想給我生孩子嗎?」
  「我好想懷上你的寶寶!」
  「瑞克,這就是你老婆迷人之處,太迷人了!」沒說一個字,他都要重重地將肉棒捅進我老婆身體深處,以示強調,我孩子的母親,當然也是他孩子的母親,性感嬌豔的沒人,在他身下發出一陣陣魅惑男人的嬌吟。
  「親愛的,你要到了嗎?」他伏在我老婆耳邊低聲問,「你想和你爸爸一起攀上高潮嗎?」「嗯,我想!好想和你一……一起……啊……啊……喔……」我坐在床沿,無奈又興奮地看著她在他懷裏一陣陣痙攣。
  他拔出肉棒,頂在我老婆紅唇上,她溫順地張開嘴,含入他的棒身,愉快地吮吸著。他的老雞巴越發堅硬,紫紅色的龜頭放射著誘人的光澤,青筋爆出,似乎快要到爆發的邊緣了。
  「啊,好爽,」他跪坐在我老婆臉上,「瑞克,你有試過肛交嗎?」「沒。」「你應該試試的,真的不錯。你呢,喬伊斯?有試過肛交嗎?」她停下來,看了看我,說道,「自從和瑞克在一起後,就再沒玩過了。」這可是我第一次聽她這幺說,想不到還是這樣透露出來的。
  「親愛的,醫藥箱裏有凡士林,你去拿過來。」她又說道。
  我拿來裝凡士林的瓶子,回到臥室,喬伊斯還正賣力地為她的老情人口交,不時輕揉幾下他那碩大的子孫袋。
  「別傻站在那啊,把油摸到你陰莖上。」他不滿地看了我一眼。
  喬伊斯翻過來,手腳撐在床上,膝蓋大大地分開,可愛的小菊花似在熱切地歡迎著我的到來。
  好吧,我也非常激動,觀賞他們倆做愛總是讓我很興奮,當然伴隨著心痛與嫉妒。珍妮特也不在邊上給我口交了,我好希望能再來一次啊……
  當我插進去的時候,直腸如此緊窄,肉棒就像被緊緊握住一樣。她繼續吮吸她的肉棒,我邊聳動下體抽插,還伸出手揉捏她的陰蒂,在這多重刺激下,我老婆很快就攀上了快樂的巔峰。
  他手抱著我老婆的腦袋,雞巴在她嘴裏滑進滑出。我閉上眼,不想去看他,身下更加猛烈地向前聳動,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捅進我老婆肛門裏,她碩大的乳房也隨之搖晃著。她全身發顫,大聲叫出來,直腸肉壁一陣陣抽搐,有節奏地擠壓著我的肉棒。無比的刺激也讓我忍不住爆發了,忍了一晚的濃稠精液狠狠地噴進我老婆嬌嫩的直腸深處,燙得她又一陣陣大聲呻吟。
  緊接著,他也渾身僵直,屁股一聳一聳地將大量精液噴射進我老婆喉嚨深處,她一滴不剩地吞進肚子裏。然後她翻到在床上,筋疲力盡地大口喘氣,看來累壞了。
  「瑞克,整理下行裝,」他邊說邊爬下床,「下個禮拜你就跟我在一起了。」「為啥?」「這樣子,我就能保證不是你讓喬伊斯懷上了,而是我。她得照看孩子,不然的話,她就可以像上次那樣和我共渡幾個禮拜了。快點,飛機正等著我呢。」
  我們飛往紐約,然後是倫敦,接著又乘直升機到他的莊園裏。我們聊了很多,很榮幸能和這幺一個大人物在一起這幺久(他經常打電話,邊上總有一兩個仆人)。
  「珍妮特不再為你工作了?」我忍不住問他。
  「珍妮特?不了,他已經回去做他的吉恩了,娶了老婆,正在生小孩。」「吉恩?」「他告訴我,小孩正在實驗室階段。太遺憾了,他本該是個絕佳的女孩,是我的左臂右膀啊。」「你知道杜鵑嗎,瑞克?」
  「什幺?」
  「杜鵑是一種黑色的大型熱帶鳥類,它將蛋下在烏鴉的鳥巢裏,和烏鴉蛋一起。小杜鵑最先孵化,吃得多,長得比小烏鴉快。大烏鴉勤奮地哺育它,絲毫不知道它們受了愚弄,或許,你會更樂意說被戴了綠帽。當然,我所作所為與這還是有些微不同,你知道是你培養了我的後代。」「我視她如己出。」「我知道,瑞克,我也很欣賞你這點。」
  他老婆比我老婆年長幾歲,但比我年輕一些,她很驚訝他竟然回家了。
  她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女人;我從來沒見過這幺華美的女人,很難讓人不頻頻偷看她。
  她很高,至少178公分,身材苗條勻稱,凹凸有致,修長挺直的美腿,還有一頭紅褐色長發,絕對是少有的美人。她的臉從任何角度看去都完美無缺,任何表情都能令人眼前一亮,美麗的又一種詮釋。但她渾身散發著淡淡的憂傷,這不是一個幸福的女人。
  我們一起共進晚餐,但老板第二天早上早飯沒吃就走了。
  「在我這裏就隨意一點,過幾天我就回來,我們一起去你家裏。」他走前如是對我說。
  我覺得我太過隨意了,竟然和他老婆睡一張床。
  她很渴望同伴,我亦如是。在床上,她向我傾訴她一生的苦難,我倆引為紅顏知己。
  這事跟我的故事沒什幺關係,僅僅能作為勸惡揚善的素材而已——淫人妻者,其妻亦被人淫。她很看重外貌,而我長相不賴,不強勢,相對年輕、英俊,就是他老公的反麵。我幻想能讓她懷孕,盡全力想達成這個目標;她用那修長美腿緊緊夾住我的腰部,而我則反複將精子射進她子宮裏。和一名性感漂亮的超模做愛,實在是人間極樂,當我如此愛我的妻子,有些許遺憾。
  好景不長,他就從紐約打電話過來了。
  「我想讓你和我老婆在一起,而我則可以和你老婆在一起了。我喜歡你,瑞克,我不介意你這幺做的。我早就想和她離婚了,但這會花掉我很多錢。你知道她不怎幺聰明,她也不太能生養,雖然還是給我生了一個。」他笑嘻嘻地說道,似乎在講述著一個無關緊要的笑話。
  這個高挑的漂亮女人看起來魅力盡失,但我們還是一起睡。我們聊天、熱吻、做愛、享受著這虛假的情愛、共渡我們的寂寞時光。
  他老公確定讓我老婆懷上他的孩子後,就立馬派了一架飛機送我回家,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們夫妻倆。
  在他自殺後,人們才發現他整個財富帝國內竟然是巨額的債務!
  他侵吞了我們的養老基金;我的報社立馬被關停了,我們還毫無退路可走。
  我們不得不搬到市裏,我視野待在家裏,照看著我們的三個小孩。喬伊斯則憑借她的博士學位和已發表的幾篇數學論文,得到了一家跨國銀行的高薪職位。
  唯一原封不動,巧妙躲過債權人追討的一筆資金是一份巨量的獎學金。受益者是97個不同年齡的孩子,以及26個已經通過學校資助的年長兒童。
  對我來說,不難發現所有孩子的父母都曾經被這個大人物私自推上高位,絕大部分一直處在虧損狀態,直到整個公司破產。
  人們說他是個失敗者,他從來就不是眾人眼裏的成功人士。
  但我得說他們都錯了,至少他同75個不同女人生了123個孩子,難道這不是成功的真正含義嗎?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媽媽薑桂芝的性奴史(長篇 農村+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