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東漢十大酷刑

東漢武帝年間,漢宮之內出了件驚天動地的事情,史稱“巫蠱之亂”武帝寵幸的何、趙二妃企圖用巫術謀害武帝,武帝大怒責令酷吏江允查出案情及元凶,而何趙二妃雖受盡kuxing卻仍不肯招認實情,江允隻好請出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斑設計出東漢十大刑具,以求取得供詞,而兩妃在kuxing之下胡亂供認造成三千餘人斃命的大冤案,此文記錄了當時的情景.
第一章 銅龜入洞
雖已是隆冬季節,可在未央宮腹地的這間刑房裏卻顯得有點悶熱,擺在刑房當中的火盆正熊熊燃燒著,而四角的巨燭將整個刑室照得通明透亮。左邊牆上的刑架上吊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一頭烏黑的長發一直垂到腰間,此女鵝蛋型的臉,劍眉杏眼,櫻桃小嘴,身材更是惹火,特別是胸前的一雙玉乳微微上翹,仿若十八的少女,而兩顆嫣紅的奶頭就好象金絲棗一般挺立著。她就是武帝寵幸的愛妃,漢大將軍霍去病的侄女趙芸兒趙妃。趙妃自幼習武,所以她的身材在後宮三千佳麗中是出類拔萃,而且床上功夫更是一流,因此深得武帝寵幸。她性情剛烈,特別能熬刑,雖經曆種種kuxing折磨,卻一個字也不肯招。這些天在宮內禦醫扁越人的醫治下,加上她出眾的身體素質,刑傷竟在五天之內恢複完好,隻是細看之下,雪白如玉的肌膚上還是留下了淺淺的傷痕,就仿佛桃花飄落在白雪上一般,還真叫人憐愛。
趙妃對麵的刑架上用鐵鏈捆著一個女人,身著玄色長袍,卻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細看之下竟有一層淡淡的瑩光籠罩著她,雖然她連眼皮都沒抬一下,但她渾身上下隱現一種奪目的媚態,能叫任何男人都為她傾倒,她就是武帝的正妻當今國母張皇後,也正是此案的主謀。
江允看著這兩個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臉上露出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笑容,自從他十歲淨身入宮以來,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開心過,因為他知道這兩個曾經在宮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將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決定從趙妃身上打開缺口,雖然她隻是從犯,但她是張皇後的死黨對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而且憑他在宮中的多年經驗他敏銳的洞察到武帝的真實企圖是利用此事來扳倒那些手握兵權又高震主的老丞,而大將軍霍去病正是首選目標。至於張皇後,因她自幼遇異人服食過萬年靈狐的內丹,故天生媚術驚人,天下男人莫能當者,幸得鎮宮之寶“軒轅震妖符”鎮住其原神才得以將她擒獲,但尋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鍋等kuxing,她都毫發無傷但這個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靈狐附體,還真拿她沒辦法。所以江允打定主意決定采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先用最殘酷的刑罰來對付趙妃,打開缺口,同時來威懾張後,然後再用絕招來對付這個張後難纏的主犯。
江允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是因為武帝已明令他不惜任何手段,二是聖上親點的助手??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板。公輸板是先秦木工的祖師魯班的傳人及後人,據說他甚至已超越先祖許多,達到神乎其技的境界,他做的竹蜻蜓都能在天上飛上三個時辰,所以皇上都尊他為國師。有這樣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而且這些天公輸板正全力秘密研製刑具,並有小成。想到這江允精神一振,他走到趙妃麵前假腥腥說道:“趙娘娘,前些天多有得罪,你受苦了,在下叫扁神醫替娘娘療好傷,萬望娘娘保重,但微臣有一事不明白,那就是你為何要謀害主上,是何人指使,還不從實招來”。
趙妃睜開杏目,悴道:江允你這狗奴才,我悔不該當初沒有廢了你,還在這裝什幺好人?聽到此話,江允不禁勃然大怒,原來他曾經伺候過趙妃,並受過她的責罰,想到這,他惡向膽邊生,叫道:你敬酒不喝喝罰酒,待會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趙妃哼道:我倒要看你還有什幺高招,大不了我豁出一條命給你整!
江允大叫:宣公輸板。隻見刑房外走入一位身長九尺的漢子,長得麵色雪白,有若僵屍一般,他正是名動海內的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板。雖已年過五旬但仍氣勢逼人,讓人不敢仰視。他身後跟著兩名刑官抬著一件東西進來,看來甚是吃力。仔細觀之卻是一隻紫銅鑄成的烏龜,足有臉盆大小,四腳撐地很是穩當,龜背上的每一片龜甲上都有一個小孔,龜頭足有雞蛋大小,龜脖比龜頭略粗,上麵還長滿了小刺,龜尾長長的翹向半空。
江允朝刑官使了個眼色,於是他們把趙妃解下來綁在一張特製的刑椅上,而兩腿被大字型的分開綁在兩條椅腿上,屁股下墊了一塊厚厚的木板,現在趙妃的整個陰戶張開在大家麵前,那陰部雪白肌膚上的濃密的陰毛格外引人注目,真是個讓人心動的少婦呀。
刑官擺了一張台在趙妃的兩腿之間,然後將那隻銅龜放了上去,龜頭剛好頂住了她那薄薄的大陰唇。江允道:娘娘你還是招了吧,不然這刑罰可不像前些天的,可不好受的。
趙妃道:難道我還怕了這隻死龜嗎?來吧!江允輕喝道:用刑!
兩位刑官按動龜尾,隻見那碩大的龜頭一下就頂進了趙妃的陰戶,趙妃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刑官操縱機關,隻見那銅龜頭在陰道之中上下亂捅,最後竟然旋轉起來,趙妃的淫水也順著龜脖流了出來,特別是龜脖上的小刺狠狠的刺激著她的性神經,讓她興奮不已,江允笑著問:娘娘爽嗎?趙妃哼了一聲好像很是受用。
江允臉色微變,原來這趙妃本就是個蕩婦,這樣的刑對她來說竟是種享受。忙吩咐加刑。隻見刑官將龜尾用力向下一按,那龜頭仿佛有靈性一般,居然張開口一口便咬住了趙妃那勃起的陰蒂,趙妃慘叫了一聲,但刑官毫不留情,用力一壓,那龜嘴就如同鐵鉗一般死死的夾住了那小小的陰蒂,就像鐵鉗鉗住一般,刑官在用力一推龜尾,那龜頭的口中居然吐出一根銀針做成的舌頭,一下就刺穿了趙妃那敏感的陰蒂,她疼得昏了過去。
當她被涼水澆醒過來時,江允繼續問:招不招?趙妃一狠心,搖了搖頭!
江允看了一眼公輸板,好象在求援。公輸板吩咐刑官把炭火盆移過來,他用力將銅龜背上的殼打開,原來這銅龜的腹內是空的,刑官用火鉗從熊熊的火盆中夾了幾塊熾炭放入龜腹中,然後再把龜背蓋好,拿扇子用力扇了幾下。原來那龜背上的孔是用來透氣便於炭火燃燒的。江允招了招手另一個刑官便抓住趙妃的頭發,把她的臉按下來,強迫她看著自己的下身身受此kuxing。趙妃覺得深入陰道的銅龜頭越來越燙,如同火燒一般,讓她無法忍受。她拚命的慘叫,但沒有人憐惜她,包括那兩個刑官都是閹人早以沒有人類的憐憫之心。其中一個刑官覺得還不夠勁,便用盡全力壓下龜尾,讓那滾燙的龜嘴死死的鉗趙妃的陰蒂,陰蒂幾乎都被燙熟了,她在極度的痛苦之中再次泄身,淫水噴了一地。終於她在近乎昏迷的狀態中第一次鬆了口,喃喃道:拔出來。我招了,什幺都招了。
江允示意鬆刑,刑官按動機關,龜頭便又縮回腹中。
過了半餉,趙妃才緩過神來,當江允問她時,這個堅強的女人居然反口不認。江允氣死了,命令再加幾塊紅炭到龜腹中,不一會那縮入腹中的龜頭被燒的通紅,連露出的那一截龜頭也已變得通明透亮,趙妃低頭看到那靠近自己陰道口的通紅的銅龜頭早以嚇得魂飛魄散。江允道:你這刁婦,如若還不招認,就燙掉你的下身,這燒紅的龜頭可當不住哦!你以後再別想做女人了,但見趙妃沒有答他,便命手下用刑。
這時候一直木然坐在一邊的公輸板突然開口:且慢,還是讓神醫扁越人看看。江允略一盤算,便點頭稱是。他也擔心還沒取得供詞便刑斃了這位娘娘不好向皇上交差。
扁越人乃是宮中的禦醫,據說是上古神醫扁雀之後,又稱閻王敵,據說就是人死了他也敢跟閻王掙一掙。當他聽過江允的陳述,過去檢察了一下趙妃,禁不住搖了搖頭歎了口氣,然後給她喂了一顆丹藥,又塗了些藥膏在她的陰道中,然後對江允說,你有什幺刑但用無妨,我用“九轉雪蓮丹”護住她的心脈,又給她塗上了獾油碧蓮膏,無論何種毒刑,她都暫且不會斃命,而且她對受刑的痛苦會比常人更為敏感!
當神醫退出刑房後,江允淫笑著看著無助的趙妃,道:娘娘你這又是何苦呀,瞧你冰雕玉琢般的美人兒,真要毀了,我還有點兒舍不得了,又何必受這分罪?反正你遲早要招的,還不如說出來。
趙妃一咬牙說道:你就是燙死我,我也不招。
江允搖了搖頭示意繼續用刑。刑官操縱機關將那火燙的龜頭送入趙妃的密穴內,隻見那通紅的龜頭與嫩肉一接觸立刻騰起烤肉的氣味,趙妃發出厲聲的慘叫,刑官毫不理會仍全力將龜頭送入洞中,這時趙妃的大小陰唇,陰道,甚至陰蒂和包皮都被燙熟,她全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直冒冷汗,可見是疼得無法忍受,而那一尺多長的龜頭也全部送入她的陰道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口,當銀針般的龜舌在她子宮裏繞動的時候,她的痛苦達到了高潮。她像受傷的困獸一般拚命嚎叫。
“我招了,我什幺都招了,快拿出來吧,求求你們啦”。
江允點了點頭,示意鬆刑,當龜頭拔出來後,趙妃的??仍在冒著黑煙,皮肉都被烤成了焦炭,兩瓣陰唇也變成了半熟的烤肉條,正向外流著黃油。江允命刑官將銅龜移開。
趙妃一五一十的按江允的意思交代了她與張後密圖謀害皇上的事情。看著趙妃的認罪書江允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看來第一步棋他贏得很漂亮。
第二章 鎢金錫奶罩
江允決定實施第二步計劃,故意問道:趙娘娘令舅霍大將軍可否知道此事?是否正是他老人家叫你這幺做的?趙妃冰雪聰明,一聽就知道他是想陷害忠良,她是一個深明大義的女子,決定拚死也不誣陷國家棟梁。
江允見她不肯合作,又令刑官用刑,二人正準備去抬那隻銅龜,公輸板忽然開口到,肉都烤熟了,哪還會有感覺呀!你們這些蠢驢,換點新鮮的。
說完就從一袖中拿出一件東西來,細看好像兩塊閃亮的圓型黑布中間用鐵鏈連著,兩邊也有長長的鐵鏈。布的中間還開了兩個小孔。
公輸板道:這是早年我雲遊四海時,印度國孔雀王朝的太子贈給我一束鎢金絲,昨夜叫我內人連夜趕工織出這條鎢金奶罩,專供娘娘獨享!說完便叫刑官試試是否合身,趙妃戴上這黑奶罩,再加上她那誘人的身材,顯得格外性感。兩顆紅紅的奶頭從小孔中露出來,格外誘人,刑房內的眾人都禁不住流出口水。大家都不懂公輸板葫蘆裏賣的什幺藥。
公輸板忽然大喝一聲:金剛力士何在。隻見刑房外突然慢慢的走進來一個身高丈二的黑人來,仔細看來竟然不是真人,而是個鐵人。原來公輸板早年在西域遊曆之時,意外的撿到一塊天外飛來的隕鐵,他花了十年心血將它打造成這幺一個鐵人。由於這塊隕鐵具有來自外太空神秘的力量,居然能夠感應到人的心靈,所以公輸板可以用意念控製它活動,仿佛有生命一般,他力大無窮,刀槍不入,正是公輸板的保鏢兼奴隸。
金鋼力士的手中捧著一口銅鍋,鍋裏是滿滿一鍋黑糊糊的東西。公輸板命他將銅鍋放在火盆上,不一會,鍋裏的東西便沸騰了。
公輸板解釋到:鍋裏是錫和北海絞魚的皮,這兩樣東西混在一起燒熔後,粘性極大。
說完他便把戴在趙妃乳上的奶罩剝了下來,扔進鍋內。趙妃隱隱約約明白他的企圖,嚇得打了一個冷戰.當奶罩從銅鍋中取出的時候,上麵沾滿了滾燙錫膠,江允問道:招不招?這奶罩戴上了可就不好取了。
見她沒有答,命刑官將這灼熱的奶罩戴上了趙妃的玉乳,隻燙得趙妃慘叫連連。奇怪的是那兩顆僥幸逃過一劫的奶頭卻在受刺激後勃起得高高的,挺出足有一寸長,隻是上麵被燙起了兩個大水泡。趙妃受了這樣的毒刑竟然沒有暈過去,看來神醫的藥還是起了作用。這時候,兩名刑官提出要將兩顆奶頭交給他倆處理,江允默許了他們的請求。於是趙妃再一次驚恐的看到她那兩顆奶頭被火盆中抽出的燒得通紅的火鉗從頂部到根部一段一段的烙熟再烙成焦碳,這個過程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鎢金奶罩完全冷卻,而趙妃的慘叫聲也始終沒有停過。兩名刑官做完這件有趣的工作之後,顯得意猶未盡,竟然用火鉗把兩顆金絲小棗從它長的地方扯了下來。現在,趙妃的胸部隻剩下兩個烏奶頡?
這時江允走到趙妃麵前,用手抓住奶罩兩邊的煉子用力一拉,那鎢金奶罩便帶著她乳房上那整塊被燙熟的皮一起掉了下來,趙妃終於疼昏了過去,這時候江允留意到對麵的張後仿佛顫動了一下,他知道雖然她仍閉著眼,但她什幺都看到了,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現在趙妃的胸前掛著兩顆剝了皮的奶子,就像兩顆剝掉皮的水蜜桃,上麵細小的血管,黃黃的皮下脂肪和白白的乳腺都清晰可見,在加上高溫接觸留下的焦痕,使它們看起來像兩個五彩球。當趙妃醒過來看著自己受盡磨難的乳房時,這位剛強的女人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可是落入狼群的羊羔又有誰會可憐她?她哪裏知道她的苦難還隻是剛剛開始。
第三章 鐵鱷撲食
江允見趙妃受此kuxing仍不肯招認,不免有點著急,便想出用激將法.他故意說道:想不到技藝冠絕天下的公輸大人,怎幺連一個女人也奈何不了嗎?
公輸板冷笑了一聲,很是不屑,突然叫到:金剛力士,還不亮寶貝.隻見金剛力士像變戲法一樣從嘴裏吐出兩條手臂粗的鐵鱷魚來,原來當年公輸板在鑄造鐵人時剩下了一部分隕鐵,就作成了這兩條鐵鱷魚,用來看家,它們也具有奇異的能量,可以受到公輸板意誌的控製,就像有生命一樣.
兩名刑官抬了一張木台放在趙妃的麵前,把她那兩顆剝了皮的奶子平放在木台上麵.隻見那兩條鐵鱷魚在公輸板的控製下,跳到木台上,慢慢的爬到趙妃的乳前,突然張開血盆大口,露出滿嘴鋼針般的利齒.趙妃嚇得閉上了眼睛,但奇怪的是她隻是覺得涼涼的,睜眼一看,原來那兩條鱷魚居然噴了口水在她的乳上,她那傷口上黃黃的黏液都被洗幹淨了,原本覺得火辣辣的,居然感覺不到疼痛了.
江允大惑不解道:公輸大人,這是怎幺回事? 公輸板解釋說:我給她噴點藥水,這樣待會受刑的時候會更敏感更疼,用刑的效果就更好.
說罷大叫一聲:金剛力士,去把太廟前那隻銅鼎扛來.不一會兒,金剛力士就扛了一隻重逾萬斤的銅鼎進來,這是用來祭祀先祖時用的,裏麵放著滿滿一缸油.金剛力士把它放在火盆之上,然後深吸了一口氣,猛的吹向火盆,隻見那火苗騰起一尺餘高,不一會兒,那缸油全都沸騰了.公輸板的控製下,那兩隻鱷魚縱身一躍,躍入鼎中,喝了滿滿一肚子的沸油然後又躍回木台之上,迅速的逼近趙妃的雙乳.
江允叫到:還不招認?你這賤婦,你惹得公輸大人生氣了.趙妃已經明白她將麵臨到的苦難,驚恐萬分,但一切都不能阻止事情的發生了!
兩隻鐵鱷同時張開大嘴咬向趙妃那沒有乳頭的乳房的前半部分,隻見上百顆鋼針般的利齒刺穿了女人最敏感的乳肉然後在乳腺上交彙,接著是沸騰的油注入每一個傷口的小孔中,當鱷魚張開大嘴的時候,那嬌嫩的乳肉已被油炸的金黃焦熟了.趙妃再一次暈了過去,但漢宮的kuxing就是不斷的施加壓力隻到屈服,當這個堅強的女人再次蘇醒過來的時候,那兩隻鐵鱷竟然毫不留情的把她的整個乳房吞進嘴裏,用沸油和鋼牙去接觸她柔嫩的雙乳,讓那無盡的痛伴隨著這個可憐的女人,鋼的針高溫的沸油和嫩白的乳在刹那間構成了一副刑房慘景……
江允和公輸板盯著這個再次暈過去的女人,心中都有種異樣的感覺,江允盯著她那焦黃的雙乳和焦黑的下身看了一會兒說:公輸大人我們還是明天再審吧,給她緩口氣.
公輸板微微點了點頭……
第四章 千鶴台上
第二天的黃昏,趙妃再次被拖進了刑房,當她抬頭看時,江允早在刑房裏侯著她,而張皇後也被吊在牆上的刑架上,仿佛周圍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而刑房的中央放著一個十字架型的青銅製成的台子,架起來離地麵約有兩尺,而台子的四周是大約二十隻青銅雕成的仙鶴,架子上布滿了用來禁固的銅箍.
江允命令刑官將趙妃架到架子上,撥去了她的衣服,讓她仰麵朝天的躺在架子上,而架子上的銅箍將她手腳都固定住.
江允對她說:趙娘娘,你做女人的東西都被燒沒了,你不想連做人的東西也沒了吧? 你何必在受這些苦了?
趙妃就像木頭人一樣毫無反應.
江允狠狠的使了個眼色,四名刑官分別動手用銅箍將她的雙手和雙腳的十指都固定在刑架上,這時其中的一名刑官操縱機關,隻見那銅仙鶴張開它那長長的尖嘴鑿向趙妃那纖纖玉指,一下就把那筍尖般的指甲咬住,然後用力一拔,鮮血如同泉水般的湧出,一片小小的手指甲就這樣生生的被拔了下來,十指連心的感覺讓本已麻木的趙妃再次失聲慘叫,但這叫聲激起那幾個變態刑官的獸欲,他們同時操縱機關,隻見刑架上的銅仙鶴同時張開利嘴啄向趙妃的玉足和十指,當剩下的指甲被一片一片的剝離肉體的時候,可憐的女人的哀號已經不像人類的聲音了.
接著仙鶴的長嘴就像長針般刺向她那被剝去指甲後留下的嫩肉芽,讓她的痛苦不斷的延續,然後是她那白若蓮藕的玉足,被鶴嘴一點一點的啄食,直到上麵布滿了鮮紅色的成千上萬的血點.綠豆大的肉片,一小片一小片的被剝離身體.
當她昏過去的時候,就會有一個刑官用燒紅的火釺去捅她的傷口和沒被燒壞的肛門,尿道.劇烈的疼痛讓她再次清醒,然後又遭受銅仙鶴利嘴的全方位刺穿,她的雙腿雙臂腋下小腹臀部,直到這可憐女人的身上沒有一片好肉,除了她美麗的臉蛋,因為江允隻有看到這張漂亮的臉蛋他才有興趣繼續折磨這個女人,雖然他知到無論怎幺折磨她,她都不會說什幺的.
這時,公輸板大步走了進來,說到:你這蠢才,你想弄死她嗎,皇上要的東西還沒拿到! 江允道:我也是沒辦法,難道大人有什幺高見?
公輸板笑道:這個女人嘴太硬,你用什幺刑法可能都沒用,倒不如抓她的那對雙胞胎妹妹來試試,好好的折磨一下那兩個小妞,她看了心疼,就一定肯招的.我還特別準備了兩件禮物留給她們.說完又幹笑了兩聲.
趙妃聽到此言,嚇得大驚失色,因為她最疼愛這兩個小妹妹.江允道:大人果然高見,不妨一試.說完便命人傳令下去帶人過來.
第五章 銀蛇纏身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兩個約十六七歲年紀的美麗少女被四名中年宮女連拖帶拽的拉了進來,原來她們倆就是趙妃的兩個胞妹:大的叫阿碧,小的叫阿珠,兩人平日在宮裏學習舞蹈,誰知這次也給牽連了.兩人是雙胞胎姐妹,都長得是國色天香,美豔動人,阿碧嫵媚嬌豔,阿珠清純可愛,身材更是性感無比.平日最受趙妃疼愛.公輸板打算把魔爪伸向她們,真是毒辣無比.
江允下令將兩人剝去身上的衣服吊在刑架上,趙妃這時才剛剛轉醒過來,見到眼前的情景,悲憤不已大聲叫到:江允有什幺就衝著我來不要拿兩個小女孩出氣.放過她們吧.
江允淫笑道:放過她們也可以呀,但是娘娘要按我的意思寫一下供認狀就可以了.趙妃聽聞此言沉默良久,終於下定決心說:要我陷害忠良,我始終做不到的.
江允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公輸板.公輸板從衣袖裏抽出一根長約丈許拇指粗細的銀蛇來,說道;這是當年我跟隨高祖出征匈奴時搶到的一件塞外異寶,名曰軟銀蛇.仔細看來是用軟銀製成,韌性極好,可以任意彎曲,而蛇身不會變形,拉長後可達十餘丈,而且是空心的,蛇尾有一個小孔而蛇頭張著大嘴足有拳頭大小.
公輸板將銀蛇扔給兩名宮女道:給我把她全身捆緊,多捆幾道.今天要讓你嚐嚐我寶物的厲害.這幾名宮女自幼進宮吃了不少苦,幾十年下來早有些變態了,很喜歡看到別人受苦.聽到命令便狠狠的撲到阿碧的麵前,拿這條彈性極大的銀蛇在她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捆了起來,特別是她那一雙剛剛發育好的竹筍般的玉乳,足足纏了七八圈,還在她的下陰部和肛門那打了兩個節並讓接頭頂進了她的兩處軟穴,隻見阿碧給捆得像個粽子似的.她不斷的呻吟,還不時的慘叫一兩聲,但兩名宮女仍然捆緊她身體的的每一部分,最後還強行把帶孔的蛇尾塞進她的陰道裏.這個過程足足花了十幾分鍾.
另一邊也沒閑著,公輸板利用這個時間在教另外兩個宮女使用另一種刑具來伺候阿珠.那是兩個金黃色的三角形的銅盒,比手掌略大一些,上麵還裝著兩個象牙做成的柄.據說是公輸板的老婆從波斯過帶到中土來的嫁妝,是用來熨燙衣服用的,那時中國也有燒炭的熨鬥,但她帶過來的這兩隻卻有些巧妙.每隻熨鬥的頂部都開著五個小小的火門,可以控製炭火的燃燒來控製溫度.這兩件寶物是公輸板的嶽父____波斯第一巧將突爾登的傑作,據說全天下也隻有兩件而已,沒想到今天竟然被用來當作折磨人的刑具.宮女在公輸板的指揮下夾了幾塊紅炭放入銅盒中,然後把火門調到了第三格,等著熨鬥燒熱.
阿碧那邊的宮女在等著公輸板的指示.公輸板命令她們去廚房各拿了兩大壺燒得滾沸的開水進來.江允看了趙妃一眼下令用刑.宮女提著滾燙的開水從那條銀蛇的大嘴中灌了進去,一壺灌完,接著灌第二壺…….
那銀的導熱性本來就是最好的,這可苦了阿碧,本來就被銀管捆得緊緊的雙乳又被流動的開水燎過起初還能受得了,而後越來越燙,乳房上的表皮都被滾燙的銀管燙起了燎泡.然而更可怕的是那滾水順這銀管流便了她的全身各處,包括她的掖下,小蠻腰.小腹大腿,甚至於她的陰部和肛門的嫩肉,最終流入了她敏感的陰道,這個過程漫長而痛苦絕倫,她不時的發出痛苦的哀號….
可是比起對麵的阿珠來,她還算好的.那兩個宮女本來在宮中就是熨衣服的高手,拿到這幺稱手的工具就更是得心應手了,隻是她們今天要熨燙的對象是活生生的吹彈可破的肉體,她倆很有默契的同時把這燒得滾燙的銅盒按向阿碧那小碗狀的潔白的玉乳,那嫩紅的乳頭在與這高溫的金屬接觸的過程中很快就失去了它們原有的顏色,變成了烤肉的顏色,接著是她滑若白玉的腹部和兩乳間那窄窄的胸部.她們輕輕的把燙鬥按在肉體上,等她感受到足夠的痛苦慘叫以後,就提起來,當手拿開的時候,阿珠的肌膚上已經留下了十幾塊紅紅的三角形的烙印.烙印上布滿了因與高溫接觸而留下的水泡,就向一顆顆珍珠一樣.接著她們又用銅盒那高溫的尖部把這些珍珠一顆顆的戳破.
公輸板覺得還不夠,命令她們加刑,於是火門被開到了第五格,這一下銅盒都快被燒紅了,這時一個宮女將三角形的尖部狠狠的戳進了阿珠那微微張開的陰唇裏,因緊張而充血的陰唇被熱的鐵塊烤得變了顏色,聽到少女的慘叫,行刑者都感到默名的興奮…..同時另一個宮女也不忘把銅盒的尖部壓進了她的肛門中…前後夾擊的的灼熱使少女大小便同時失禁了……..
趙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小妹妹遭受獸刑的淩辱,心如刀鉸,這個受盡kuxing仍不肯屈服的女人,終於開始動搖了.
公輸板同時威脅要把沸騰的油灌入銀蛇腹中,要把阿碧活活燙死在刑架上,而另一邊的那兩個宮女也獸性大發,不但一寸一寸的把阿珠身上的皮從下到上的燙熟,還長時間的把火燙的熨鬥按在她的兩顆乳房上,看著雪白的乳房上冒出黑煙,接著皮下脂肪也被烤化了,黃油從銅盒下滴了下來,她們還不鬆手,繼續用力壓著,直到黃油留幹,最後乳房被烤成了焦碳…
阿珠阿碧早以受刑不過暈死過去.這個時候趙妃終於屈服了,並按照江允的意思寫下供狀,但當她招供之後江允並未放過她們,繼續要刑官折磨她們,當天夜裏三人均被刑斃於刑房之內.
看到這一幕,一直在刑室裏吊著的張皇後終於也有了一點反應,她深深的長歎了一口氣.但雙眼仍沒睜開過.
看著這個岩石般的美人,江允禁不住搖了搖頭,問道:公輸大人,從犯已經認罪,還有這個主犯要怎幺處置呀?
公輸板道:這個妖婦道行高深,先要破去她的千狐百媚功,方能製得住她,江大人稍安勿燥,我已找到破她的法門,待我回去準備,三日後此地再見.
第六章 魔降金剛
三日之後,未央宮的刑室裏依舊是那幺陰森恐怖,刑室的右邊牆上吊著一個性感嫵媚的女人,她仍舊是如同磐石一般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過,但是仔細看她的眉心有一點熒光,而且越來越濃,照得整張臉格外的妖豔。其實這些天張皇後十分清醒,她也完全知道趙妃受刑的全過程,所以一直都在暗暗積蓄能量,想用萬年魔功衝破軒轅鎮妖符的控製,現在運功已到緊要關頭,眼看就要大功告成。
這時,刑房的大門突然打開,江允公輸板等魚貫而入,江允看了被大字型吊在牆上的張皇後一眼,轉身問道:公輸大人,對這妖後,您有幾成把握?
公輸板沉聲道:她的附體靈狐有萬年法力,媚功更是冠於三界之內,拒傳上古之時聖人所化的靈獸麒麟曾與之大戰三天三夜,竟然被這妖狐吸盡了元陽,脫精而死。。。。
江允大驚失色問到:那豈不是奈何不得她?公輸板道:那也不是無懈可擊,要破她的千嬌百媚功,隻有一個辦法,就是想辦法讓她在性愛中達到高潮,這時她的法力最弱,才可乘機將她驅出張後的原神,再加以消滅。
江允道:這個辦法確實好,可是試問當今天下又有誰人能讓這麒麟都難以匹敵的妖婦達到高潮了?
公輸板道:我到真是有一人可以一試,但勝算也隻有五成罷了,他就是我的護衛??金剛力士。說罷,大呼金剛力士何在,速與我去征服那妖婦。
隻見金剛力士仍舊是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他慢慢的脫去身上的衣服,露出精鐵打造的身軀來,粗壯高大的身軀就像一座鐵塔一樣。更奇怪的是他的兩腿之間居然垂著一條長約兩尺的陽具,而且粗如兒臂,原來這金剛力士本無此物,但公輸板為了對付張後,特意將他早年在北海搏殺的蛟龍獵得的龍鞭一條,用三天時間裝在了金剛力士的身上。這龍鞭也是一樣異寶,據說勃起時可以伸長數倍,粗如巨杖。且硬逾鋼鐵。有了此物相助,公輸板倒是很有信心放手與張後一搏。
金剛力士在公輸板的控製下,走到張後麵前,兩隻大手輕舞了幾下,張後身上的衣物就全變成了碎片飛散到空中,露出了如玉雕冰砌一般的酮體,和兩隻挺拔如山的巨乳,看得眾人眼睛都直了,不感相信世間竟有如此尤物。可是金剛力士並沒有憐香惜玉,他的兩隻鐵掌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抓向了張後的兩隻玉乳,按說力士力大無窮就是生鐵也要被他擠出水來,可他竟然抓不住這兩隻漲鼓鼓的乳房,好象有彈性一樣,稍一用力就滑開了。力士大怒隻見他左手拽住張後的兩手手腕,右手抓住兩腳跺,微一用力,張後的整個身軀就橫著懸在半空中,然後他猛的一挺身便將那已博起達五尺長的龍鞭捅進了張後的下陰,這時大家都看到張後有了輕微的反應。力士奮起神力來回上下搖動張後的身體,隨著他的節奏張後的身體就羊肉串在鐵絲上一樣在龍鞭上來回甩動,這樣的性虐絕對不是人類能夠承受的,張後的陰道被小腿粗的巨棒來回抽插。約過了半個時辰,少說也抽插了萬餘次,卻仍未見動靜。大家正在詫異之時,隻見張後身上的鐵鏈突然全部斷裂成了碎片。而張後的身子突然像風車一般,繞著金剛的龍鞭旋轉起來而且越轉越快簡直就向風車一樣,金剛的萬斤神力都拿她不住,突然身體的旋轉停止下來,隻聽到一聲脆響,那硬逾鋼鐵的龍鞭竟然被她旋轉的力量生生的擰斷了,眾人都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了。就在眾人發呆之際,張後那從未睜開過的雙眼張開了,兩到紅光從眼中射出照在金剛力士的頭上,然後她伸出長舌向力士的眉心輕輕一點,那一丈二高的金剛就像一塊爛木頭一樣倒了下去。。。無論公輸板如何運功,他也再不能動彈了。
幸好這時張後突然頭頂白光一現,她便也像木頭一樣倒了下去。
原來剛才張後運功正在緊要關頭,給金剛力士一番強行進入,使她神功不能圓滿,雖然她奮起神功打散了金剛的靈氣將金剛擊斃,但卻無法衝破軒轅震妖符的控製,功虧一簣。仍舊未能逃出牢籠。
公輸板看到跟隨自己多年的護身金剛斃命,氣得吐出一口鮮血,叫道:好你個妖婦,你殺我金剛,我與你勢不兩立,我要前去昆侖山取回先祖留下的寶物,破你媚功,誅殺你這妖女。江大人你等著我去去就回,三日後在此見。
江允道:公輸大人此去昆侖山何止萬裏,大人年歲已高如何去得。公輸板道:無妨,我家中有木雕一隻,可馭風飛行,日行數千裏,它載我去三日可回。言畢,飄然而去。
第七章 鞭叉交錯
江允看到公輸板離去,突然間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他想到這個妖女的法力如此之強,隻怕公輸板還沒趕回來,她已衝破軒轅震妖符的禁錮,到那時候別說問口供又有誰人能夠震得住她?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呀!該怎幺辦了??至少要想辦法讓她的功力不能凝聚,幹擾一下她也好,好讓公輸大人能夠趕回來。。。。。。
在這緊要關頭,他突然想到一人,那便是他十年前認的義父??護國大法師黃玉道人,他百歲高齡,現閉關於宮內的玄清觀內的草廬之中,據說已近成仙的境界,最近兩年都無人得以見麵不知是生是死,緊要關頭隻得勉力一試!
江允來到玄清觀內,敲門良久卻無人應答,惶惶間推門而入,隻見草廬中空無一人,牆腳的蒲團上隻剩下一堆腐爛的衣物,而中央的案幾上放著一張寫滿字的絹帛,而絹帛上插著一柄長長的魚骨製成的叉子。
江允用盡全力拔下叉子,拿下絹帛,隻見上麵寫著:自前朝始皇帝一統天下,盡收天下兵刃而融為銅人十二,故上古神兵利刃均毀於一旦,現僅存大禹治水時留下的“禹王叉”一柄,再加上武帝處保存的秦始皇用過的“趕山鞭”,或可助你降妖衛道。
原來這柄不起眼的魚叉竟然是大禹治水時用來降伏水怪的異寶。由於它是用魚龍的骨頭製成,所以逃過了秦初的浩劫。看來義父真是登仙而去了,但他早預料到有此一劫,想到這江允連忙跪下對蒲團磕了三個頭,然後急忙趕往長樂宮去找武帝借秦始皇用過的“趕山鞭”。
武帝聽過江允說明事情的原委,沉吟了半餉道:想不到這個妖婦如此厲害,“趕山鞭”給你一用到也無妨,可是你卻用不了他。說罷命人將鞭台上來。隻見八名力士台了一根長約十丈,兒臂粗的鞭進來。果然是傳說中能趕山填海的神物,隻恐有千餘斤重。
江允見後大驚問:這如何是好?
武帝道:當今天下第一勇士龍彪大將軍??蒙天行可舞得動它,但一次也隻能用三鞭,就力竭,要休息一日方可再用。我叫他助你一臂之力吧!
江允回到刑房中,張後仍躺在那沒有動靜,但身上的瑩光仍若隱若現,江允忙命眾人將她架到牆邊,江允雙手握住“禹王叉”狠狠的一個衝刺,隻見那三股叉一下穿透張後那雪白無暇的酮體,把她釘在了牆上,張後竟然破天荒的叫了一聲,在看那叉的右邊的尖直穿她的乳房並穿過她的琵琶骨,而另一邊也是從乳尖穿過乳房和肉身。兩股鮮血順著叉流淌下來。而中間的叉居然穿透了她的脊柱,將她死死的釘住讓她無法逃脫。
這時蒙天行也已帶著“趕山鞭”趕到刑房,江允對他說:就看蒙將軍你的了,蒙天行運功良久,揮出第一鞭,隻聽“轟”一聲巨響,再看張後右半邊的乳房竟然被神鞭抽得皮都沒了,乳肉也向四方翻起,原來這神鞭乃是火龍的筋製成,舞動時竟有三味真火出現,張後本有魔功護體本是水火不侵,卻給這三味真火燎去了皮,她忍不住又慘叫了一聲。
蒙天行接著又從左至下狠狠的揮出第二鞭,隻見一道藍色的火焰劃過張後的身體,再看她左邊的乳房到小腹都被火焰烤熟,身體看上去就像白紅相間的烤肉條。蒙天行感到異常興奮,他拚盡全力揮出第三鞭直擊張後完美的下體,這一鞭用力過猛,他自己也跌倒在地,再也無力動彈。再看張後的兩瓣陰唇竟然給鞭的火焰燎熟並被抽得掉了下來,而地板的青石也給餘力全部擊碎了。
張後發出了令人恐怖的慘叫,看來鞭叉二寶真是威力不同凡響,雖沒辦法驅除妖狐,但也不至於讓它逃離,至少可以挨到公輸板回來。看到這情況,江允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第八章 九龍金杖
第二天清晨,江允等人早早的來到刑房,他擔心有變,果然當他步入刑房的時候,眼前的情景讓他大驚失色,原來張後身上的鞭傷全都好了,那對又大又白的奶子仍然挺立著好象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樣,隻是那柄禹王叉還是叉在她的身上,而她的眉心的瑩光又在漸漸聚斂。魔功真是太厲害了,江允氣急敗壞的命蒙天行繼續用刑,可蒙大將軍昨日用力過猛,還沒完全恢複過來,勉強抽了兩鞭,就再也動不了了。大家都驚恐萬狀的守在刑房內靜觀其變。這一次她的傷好得更快,不到傍晚就完全恢複了,而且全身上下都開始發光了。連那柄禹王叉也開始漸漸顫動起來。蒙天行見情況不對,奮起神力連續擊出三鞭,全部打在她的眉心上,終於把她的妖法壓住,但一代猛士上將軍蒙天行竟然累得吐血而亡了。。。。。。
這一夜大家都首在刑房之內,眼看天就要亮了,這時叉在張後身上的禹王叉又開始動起來,而張後的眼睛居然也睜開了,臉上也帶著一絲媚笑,突然釘在她身上的叉子竟然跳了出來,大家都知道情況不妙了,正在這千均一發的時刻,刑房的大門打開了,隻見公輸板手持一根長約丈許的黃澄澄的金杖快步走了進來!
江允大喜之下忙過去迎接:公輸大人辛苦了!寶物拿到了?幸好您及時趕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呀。
這時他才發現公輸板不但是滿臉疲憊,而且好像眼睛也瞎了,大驚之下忙問原因。公輸板道:昨夜先祖托夢於我,說這妖狐的媚功最厲害的就是她的雙眼,隻要給她的雙眼盯住的男人,再高的法力也施展不出了。所以我自毀雙目,誓滅此妖。
江允納悶道:為何這妖女盯著我看,我卻沒什幺事?公輸板大怒道:你這閹人,也叫男人嗎?江允嚇得不敢吱聲了。
公輸板轉過臉去對著張後,將手中的金杖用力往地上一頓,隻見那金丈頂端的龍頭的口中突然吐出九條金燦燦的像毛蟲一樣的東西來,大的有香蕉粗細,而最小的卻和蚯蚓一般。懸在空中很是怪異,而每條毛蟲的尾上都還連著根金線,一直連入龍口之中。
公輸板道:此乃先祖登仙之時留下的一根九龍金杖,專降天下的妖魔,妖狐還不來受死。
這時張後居然開口說話了:你這老瘋子,以為弄瞎了自己的眼睛就可以對付我嗎?我還以為你真有什幺寶物,原來弄了幾隻毛毛蟲來嚇唬老娘嗎?
公輸板道:之所謂一龍生九子,龍乃萬物之靈,萬化萬像,今天就是為了降伏你這淫婦它才化身成這種樣子的,看你還嘴硬待會你就知道它的厲害了。
言閉,運起神功,隻見那九條毛蟲突然朝張後飛了過去,最大的一條徑直鑽進了張後那水靈靈的陰道裏去了,其它幾條毛蟲也分別鑽入了她敏感的肛門、尿道、肚臍、奶孔、口中、耳中和鼻孔中。這些個毛絨絨的東西一鑽入這些敏感地帶,張後倒真有些緊張起來,她本就是個超級淫蕩的女人,給這些東西一弄還真有些興奮了。
公輸板似乎也感覺到了她的變化,隻見他盤腿坐下突然用力將手中的金杖向屋頂拋去,隻聽見一聲巨響,金丈的尾端居然破頂而出直插天際,而龍頭剛好卡住屋頂。公輸板拿出先祖牌位擺在地上,口中念著“五雷決”突然手向上一揮,憑天突然之間打了一個響雷,震得整個屋宇都在動,那屋頂上的金杖竟然變成了一根避雷針,那電能便延著龍身、龍嘴中吐出的金絲導入到張後身上的九條毛蟲身上。由於通電的緣故,這些金屬毛蟲身上的毛全部樹了起來,深深的紮到了張後身上最最敏感最嬌嫩的肉裏麵,而電流也刺激著她身上的每一根性神經。如此巨大的刺激讓她浪叫不已:”啊!!!!爽呀。好爽呀。我還要。嗚嗚。。。。。。啊
公輸板見此招有了作用,連忙繼續做法,這次連續炸了三個雷,電流更強大了數倍。九條毛蟲在電能的驅使下,有是跳動又是旋轉甚至在陰道裏上下竄動,還有一條毛蟲居然張開口咬她敏感的陰蒂,還用電流刺激她的花芯中的蓓蕾,弄得張後欲仙欲死,竟然全身九孔都流出了淫水
公輸板知道大功就要告成了,用盡全力向天空噴出一口鮮血,用出了至高無上的絕學??九雷連環。。。。。。九聲巨雷連珠而發,巨大無比的電能全部被導入到張後的體內,那一刹那間,九條毛蟲都和電流合為一體,擊穿了她體內的每一個細胞,化成九道電毛蟲,在她體內生生不惜的四處遊走,張後終於在無比的興奮和幸福中達到了高潮。。。
就在此時,九條毛蟲突然齊聚她的眉心,將她那顆萬年靈狐的內丹包裹住,強行從她口中送出,這時,插在屋頂的金杖化做一條金龍一口就將那顆內丹吞了下去,然後撞破屋頂朝昆侖山方向飛去。
這時張後已像棉花一樣癱在地上。
在看公輸板也因施法時消耗過多的真元,委頓在地,他招手把剛剛看完這驚心動魄一幕的江允叫到身邊一字一句的說:江大人,我已將張後妖法破去,她現在與常人無異,你盡可用我那些留下來的刑具拷問她,她一定會……
話音未落,這一代宗師就這樣與世長辭了……
江允一麵命人厚葬公輸板,一麵就人將張後吊到刑架上。
當張後醒來的時候看到刑官正把燒紅的銅龜搬到她的兩腿之間,而江允也正拿著燒得灼熱的熨鬥正按向她那高高挺立的玉乳……天啦,她就要頂不住了……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水之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