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們科室有一位劉姐,她年紀四十多一些,為人認真嚴肅,但卻是個難得的
美豔少婦,是大胸細腰翹臀的那種,她老公總擔心身材火辣的她會出軌,曾經看
得很緊,除了夜班以外,不準晚回家,也不喜歡她應酬,她老公性情暴躁古怪,
不懂疼人,在加上最近又患了腦血管病,整個人性情更是糟透了。
  美豔的劉姐變得也越發的暴躁,沒有耐心,時不時對我們這些同事發火,我
從剛一參加工作就很喜歡這個美麗而又讓我頭疼的姐姐,更是我心中意淫的對象。
  劉姐缺少了丈夫的疼愛和理解,自然在心中空虛而容易導向身邊的男性。
  我作為科室的年輕骨幹,在工作上基本可以代替她處理專業工作,在加上我
有意的安慰和嗬護,劉姐的內心逐漸向我靠近了許多,也讓她多了一些安心和清
閑。
  今天是劉姐的夜班,我下班後沒有走,為劉姐買了晚飯,因為食堂的夜班飯
難吃的要死,我這樣做就不是徒勞了。
  「陳彬?下班了你怎幺又回來了?」劉姐疑惑的看著站在門口的我。
  「我知道你夜班,為你買了點晚飯」我伸手展示著食品袋裏的打包菜飯。
  「其實……其實不用這幺麻煩的,我自己本打算泡個麵的」劉姐有些害羞,
臉頰微微紅潤,不敢直視我的眼睛,假裝忙著桌上的文件。
  「怎幺能總泡麵呢?那樣把身體都吃壞了」我假意責怪著;「……吃壞了也
沒人理……」劉姐暗自神傷;
  「怎幺沒人理,我就……」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要出格了,住了口。
  劉姐猛回身看向我,四目相對,瞬間又尷尬的躲閃開,我馬上岔開話題,遞
給她手中的飯菜,讓她趁熱吃完。
  「劉姐,其實姐夫這個情況,也不能太責怪他」
  「……我沒責怪他……」她低頭吃飯,好像在思考著什幺。
  「其實……其實我看你這樣挺心疼的」我試探著小聲的嘟囔著。
  劉姐伸出的筷子突然停在半空,然後又在菜裏隨意夾了一下,放在嘴裏,剛
嚼了幾下,就吐了出來。
  「什幺啊,好辣」劉姐剛剛分神,竟然吃了一段辣椒,辣的她吐出了飯菜,
張著嘴,用手扇著。
  「哎呀,這幺大的人,吃東西怎幺也不小心」我遞上了水給她,順手掏出紙
巾遞給她。
  劉姐接過我手中的紙巾,轉身擦拭著自己的嘴角,擦著擦著,竟然開始抽泣
起來。
  我沒料到劉姐會哭起來,慌忙伸手在她的後背輕輕的撫摸著,試著平複她的
情緒。
  「劉姐,你怎幺了,沒事吧」我關心的問著。
  「沒事,你走吧,讓我自己呆一會」她不回頭,自己擦抹著淚水。
  「你這樣,我怎幺放心走,劉姐,讓我陪陪你吧」我從後麵抱住她的腰。
  「你快放手,你這是幹什幺啊」她微微的掙紮了一下,並沒有掙脫我的懷抱。
  「劉姐,我喜歡你,我想你也是知道的吧」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在這個時刻
終於表白了。
  「你個小孩子,亂說什幺,你現在也是事業有成了,人長的也不差,會有很
多年輕女孩子喜歡你的,怎幺會喜歡我沒人疼的這個老女人」語氣中充滿了悲傷。
  「誰說你老了,我就不覺得你老,劉姐四十正是一枝花呢」我安慰她說;
「噗,是豆腐渣,男人才是一枝花呢」她被我逗笑了,轉頭看著我,我看到她臉
頰還沾著淚水。
  我將她身體轉過來,麵向我,伸手捧起她的臉頰,幫她擦去淚水,深情的看
著她「你看,你笑的時候多好看」
  「討厭……」劉姐伸手撥開我的手,同時為自己的這句「討厭」感到害羞,
因為這樣的回答更像是挑逗。
  我自然就把這句話當作挑逗了,張開雙臂抱住她,緊緊的吻住她的嘴唇,牙
齒輕咬她的嘴唇,舌頭試圖鑽進她的小口。
  劉姐嘴裏嗚嗚的想說著什幺,但被的嘴堵了個嚴實,發不出聲音,扭著頭,
想躲避我親吻,好不容易躲開了,大口喘著氣。
  「你幹什幺,快放開我,你瘋了?讓人看見就完了」她喘息著,剛從窒息的
親吻中恢複過來。
  我抱起她,站起來,她差點倒向後麵,便本能的雙手環抱我的脖子,才不至
於從我的懷裏掉在地上,我就這樣熊抱著懷裏的劉姐,走向房門。
  「陳彬,你瘋了,快放我下來,你要幹什幺?」她慌亂的在我的懷裏,用一
隻手捶打著我的肩膀,另一隻手摟著我的脖子。
  「我關門,這樣就不會有人看見了」我嘴角一彎,提眉微笑看著害羞欲死的
美豔劉姐。劉姐胸前兩隻超豐滿的乳房貼在我的胸膛上,真是舒服極了,柔軟的
質感結實的壓在胸口,她越是掙紮,雙乳的觸碰越是撩人,我感覺我的下體瞬間
支起了帳篷。
  等我回身,抱著劉姐再次坐在椅上時,劉姐正好坐在了我堅硬的肉棒上。
  「陳彬,你……你這是……?」劉姐感覺到了自己臀下坐的地方和剛才不同
了,明顯高起了很多,硬生生的頂著自己的私處。
  「姐,弟弟喜歡你很久了,今天你就成全弟弟吧,讓弟弟好好愛你一次」我
收腰挺起肉棒,摩擦著劉姐的私處。
  「哎呀,不,不行,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有些事不行,我都是有家有孩子
的人了,你這樣,我們以後還怎幺相處,你姐夫知道了,非殺了我不可,不行,
不行,別頂了……哎呀……」劉姐雖然拒絕,卻無法躲避下體的攻擊。
  我伸手撩起劉姐的後衣襟,撫摸著她光滑的後背,轉向腰間,向上觸碰到胸
罩的下緣,伸手熟練的解開胸罩的背扣,拍的一聲。
  「啊!」劉姐胸罩一鬆,嚇了一跳,忙回頭阻止我的行動。我則順利的撫摸
到了毫無阻擋的整個後背,收手到胸前,雙手抓住根本無法全部握住的豐乳。
  「哎呀,快放手,別摸,你快住手啊」劉姐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弄的手足失措。
  我大力的抓著劉姐的豐乳,在手中變化著各種形狀,指縫間乳肉飛濺。
  「哇,劉姐,你的乳房好大啊,我都抓不住了」我故意用話語刺激著她。
  「哎呀,你輕點,都要被你捏壞了」劉姐伸手向掰開我的手,但試了幾下也
沒能成功。
  我抱著劉姐,走到床邊,將她扔在床上,弄得她啊了一聲,我伸手抓住她的
褲腰,想要解開她的褲子。
  「別別,別脫,陳彬,你快住手吧,我們不可以做這個」她雙手抓著褲子,
搖著頭。
  我用力撕扯著,她終究抵不過我的力量,今天既然到了這種程度,即便是她
要告我強奸,我也要定她了。
  我幾下脫掉了她的褲子,撕下了她的內褲,黝黑的陰毛點綴在陰部,微微閉
合的陰唇不像少女那樣粉嫩,但卻異常肥厚,而且已經微微濕潤了。
  「姐,你看你的下麵都比你有誠意,你還假裝什幺,它都濕了」我一邊看著
下身光裸的劉姐,一邊脫掉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聳立著陰莖,走向我心儀的劉姐。
  「不是的,我沒有,你別過來,別過來」她向床裏挪著身體,看著我聳立的
巨棒,驚恐的想遠離。
  「來吧,劉姐,等我插進去,你就知道了,會很舒服的」我上床,雙手掰開
她的雙腿,將龜頭對準美豔劉姐的穴口,輕輕的撞頂著。
  「別,別,別插進來,你這樣我怎幺麵對你姐夫啊」劉姐有些哭腔,看著對
準自己穴口的龜頭,她知道自己難道此劫了。
  「劉姐,現在姐夫沒有心思在你身上,以後我就代替姐夫來給你快樂,好不
好?……我來了哦」我挺身用力,一下刺入,龜頭破開陰唇,撐開陰道,我瞬間
感受到了劉姐溫暖的陰道,雖然不是很緊,但還是很爽滑,層層的皺襞凸凹有序,
我很容易的就插到了最深。
  「哎呀!我造的什幺孽啊。」劉姐隻能無力的接受我的插入,起身看著兩人
的交合處,自己的陰毛和這個小夥子的陰毛交織在一起,完全看不到那個方才粗
挺的肉棒,如今已經全部插入了自己的陰道,真是說不出的懊悔和羞愧。
  「劉姐,你看,我們此時已經不分彼此了,這樣深深的接觸,不是很好嗎?」
我扔推動這腰身,讓龜頭頂撞著宮口。
  「啊,別再插了,太深了,你頂到我的那個……什幺……快拔出來點……」
劉姐無法耐受這樣長度的刺入。
  「好,好,劉姐說拔,我就拔出來」我看著略顯痛苦的她,心中不免有些得
意。
  我輕輕抽離自己陰莖,感受著劉姐的熱情的陰道,然後都將陰莖再插入最深,
都陰囊都可以拍打到她的陰部。
  「姐,我的東西厲害吧,你感覺到我了嗎?你這下麵美極了,太舒服了,」
說著,我又大力插了幾下。
  「啊……你……你別插那幺……深……呐」劉姐的表情有些痛苦;「為什幺?」
我無心一問;
  「你姐夫……從來沒插那幺……深……我有點不適應……啊……啊……啊…
…」劉姐艱難的回答著;「哦?那姐姐喜歡我的嗎?」我又特意做了幾次深插;
「哎呀,別鬧了,你要了……姐姐的……命了」她伸手按在我的小腹上,阻止我
的推進。
  「好了,我知道了」我收斂了動作,小幅度的抽插著;「唔……」她感覺到
我減緩了攻勢,便長出了一口氣我伸手解開她依然穿著的小衫,摘到胸罩,我也
脫掉上衣,這下兩個人徹底赤裸相對了,我俯身壓在她的雙乳上,親吻著她的脖
頸,香肩,下身毫不受影響的抽插著。
  隨著抽插的進行,交合處傳來陣陣的水聲,啪啪啪的作響,劉姐的陰道分泌
出了大量的愛液。
  「姐,你這下麵水很多,我要是姐夫肯定愛死了」我賣力的咕嘰咕嘰的操幹
著;「嗯……嗯……你別老提他……行嗎?……嗯……嗯……」身下的劉姐有節
奏的呻吟著,很顯然,她為自己背著丈夫與別的男人做愛而感到羞愧和自責;
「哦」我識趣的立刻閉嘴,專心抽插著熟美的肉穴。
  我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她的每一寸肌膚,雖然不那幺光滑,但曲線依然妖嬈,
纖細的腰身尤為難得,我的手貪婪的拂過她的身軀,不錯過體驗每一個地方。我
抽插了很久,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疲憊。
  「陳彬啊……你……好了沒有啊……這幺久了……你快點吧」劉姐看我抽插
的沒完沒了,害怕被人發現如此不堪的自己,便催促著我。
  「快點什幺啊」我故作不懂。
  「你說快點……什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做,……
還和姐姐……裝傻?」
  「姐,說真的,她們的那裏都沒有你的舒爽,插起來真是爽死了」我誇張語
氣;「油嘴滑舌……」劉姐瞪了我一眼;
  「劉姐,你這裏好溫暖,我不舍得這幺快射啊,你讓我多插一會吧」我和年
長的姐姐撒著嬌。
  「要是……被人……看見……就完了……你快點吧……好嗎?」劉姐被我撞
擊的說話無法連貫。
  「這個時間不會有人的,我的好姐姐,你就讓弟弟好好爽一次嘛」
  我看著躺在床上,雙乳有序的搖晃著的熟女。
  「都插了……這幺久了……你還不爽啊……」劉姐已經沒有剛插入時的抵抗
和羞澀了,一來二去的對話也讓她放鬆了許多,我功力十足的抽插也讓她隻能接
受我這個小子的胡作非為。
  女人真是有趣,你沒插入時,便是百般的抵抗,一旦插入她的身體,她便徹
底投降,從拒絕慢慢變得接受這個發生的事實。
  「姐姐啊,你這樣不理不顧的,我很難興奮,也很難射出來啊」我責怪身下
的熟姐像死魚一樣任我折騰,雖然抽插的久了,肉穴裏越來越熱,內壁越來越順
滑,但久為人妻的她小穴畢竟有些鬆垮,不大力的抽插,很難獲得進一步的快感。
而她又難以承受我的長度,真是讓人有些沮喪。
  「你還要……我怎幺做啊……這樣……隨你……玩弄還……不夠啊」劉姐用
尖尖的下巴指了一下兩人連接的下體,眼睛看著不斷進出的陰莖,怪我得寸進尺。
  「我沒怪你,但這樣我射不出來,姐,你能不能……」我猶豫著。
  「能不能……什幺?」劉姐倒想看看,我能弄出什幺幺蛾子。
  「能不能……讓陰道夾緊我」我期盼的看著臉頰潮紅的劉姐。
  「你?!」劉姐怒瞪著杏眼,氣憤的看著我。
  我嚇得一撇嘴,心想不答應就不答應我,畢竟能到這一步,我已經很滿足了,
但我的肉棒馬上就感受到了劉姐陰道的收緊,時鬆時緊,迎合著我抽插的頻率。
這真讓我有些意外,同時也舒爽萬分。
  「謝謝劉姐,我就知道劉姐對我最好了」我嘻嘻的笑著,感受著劉姐貼心的
收縮。
  「就你嘴甜……」劉姐嗔怒的表情隱隱藏著淡淡的微笑,雖然已經刻意抑製,
但眼角彎彎,還是十分惹人可愛。
  我故作呆萌的吐了一下舌頭,伸手抓住劉姐的雙手,將她拉起,讓她坐在我
的腿上,兩人相擁,我摟著她的身體,雙乳在我胸前摩擦著,她的喘息不時撲向
我的臉,我低頭尋找著她的朱唇。她便抬頭送上香吻,這次的親吻少了躲閃,多
了熱情,我此刻才真正體會到靈與肉碰撞,熱情的回應打消了我強上劉姐的負罪
感,我緊緊的抱著懷裏豐腴的女體,雙腿架起她的雙臀,將陰莖大幅度的插入陰
道深處。
  「啊……啊……好長……好長……」劉姐有些忘記了剛才的矜持,被我的尺
寸弄的異常興奮。
  「劉姐,舒服嗎?」我一手抓著她豐滿的臀肉,一手撫摸著她的脊背。
  「嗯……嗯……這感覺好奇怪……頂的好深,頂到我的裏麵了」劉姐的雙手
在我的後背胡亂的抓撓著,蹙眉閉目,咬著嘴唇,頭發淩亂的飄灑在臉上,微微
的汗水將發梢浸濕,樣子異常撩人。
  「怎幺樣,可以……射了嗎?」她人剛開始有感覺,並且主動的將雙腳支撐
在床上,身體上下移動,配合我的抽插動作,套弄著我的陰莖。
  這樣美妙的配合,我怎幺舍得草草結束,我控製精關,將陰莖深深插入陰道,
在裏麵極小幅度的運動,來減少龜頭的刺激。
  「好像……還是不行啊」我毫無減弱的繼續抽插著,親吻著她的脖頸,用嘴
含著她的耳垂,仔細吸允。
  「哎呀,別舔我的耳朵,好癢,別舔,」她縮著脖子,躲避著我的攻勢。
  我同時感覺到舔耳朵的同時,陰道強烈的收縮了幾下。
  「哇,劉姐,你剛剛夾得我好緊啊」我又親了一下她的耳垂。
  「討厭,別弄了,快點吧,我真的要……受不了了」她有些略顯疲憊。
  「劉姐,你趴著,我喜歡後位,沒準馬上就能射了」我放下她的身體,幫助
她轉身趴在床上。
  「就你……怪點子多……」她順從的跟著我的動作,慢慢轉身,跪在床上,
圓圓的雙臀朝向我。
  「姐,你把屁股撅起來點,壓低腰」我雙手把住她的雙臀,對準溫熱的穴口,
準備最後的插入。
  「好……真是拿你沒辦法」她盡量壓低腰身,高聳這雙臀,一手將自己的頭
發捋在一側肩頭,回頭看著我。
  「快點吧」她看著我,跪在她的臀後,挺著粗長的陰莖遲遲不插,便催促著。
  「我的好姐姐,我來嘍」我看著她雪白肥美的雙臀,異常興奮,提槍便刺,
咕嘰一聲,全根沒入。
  「哦……」劉姐滿足的長籲一聲。
  我雙手抓住她的雙臀,猛烈的前後聳動著身體,粗長的陰莖貫穿這個陰道,
小腹重重的撞擊著她的雙臀,啪啪作響。
  「啊……啊……啊。啊……啊……」她身體隨著我的的節奏劇烈的搖晃著,
頭發像大風中的枝條來回擺動。單人床被搖晃的吱吱作響,好像隨時都會散架。
  「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劉姐幾乎哭喊著,我知道她
可能是要高潮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閉眼更加仔細的體會著陰道裏的層層肉皺,龜頭
傳來陣陣麻爽,尿意大增,後脊陣陣電流直竄腦頂。
  「啊!」劉姐一聲大喊,陰道強烈的痙攣起來,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雙手
失去力量,直接趴在了床上,雙臀不停的抽動著。
  我同時也猛插幾下,將陰莖死死的插入她的陰道,龜頭的馬眼抵住宮口,蠻
橫的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額……小屁孩,多久沒和女人做過了,感覺你射了很多啊,我都感覺到那
裏麵的熱量了」劉姐無力的側躺在床上,麵色桃紅,雙眼春水蕩漾,嘴角掛著一
抹誘人的微笑看著我。
  我隨著她的身體挪動著自己的位置,仍然保持著陰莖插入在陰道裏,仍不遺
餘力的將殘餘的精液射出。劉姐看著我依依不舍的樣子,不覺失笑。
  「真是有那幺好?」她有些好奇。
  「嗯?」我被她問住了,一時沒反應過來,是在問什幺那幺好,我呆萌的表
情更是惹的她停不下笑容。
  「就是有那幺好嘛,有那幺好笑嗎?」我突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竟然陶
醉的忘乎所以。
  「姐姐沒嘲笑你,姐姐是喜歡,是感動」劉姐收起了笑容,深情的看著我,
同時又調皮的收緊陰道夾了一下我微微軟掉的陰莖。
  我跪在劉姐的臀後,仍然不想離開溫熱的陰道,雙手遊走在她白皙的胴體上,
拂過雙臀、細腰、美背,似乎任何一個地方都值得我停留很久。
  「喂,你這插了插了,射也射了,你不會想讓那東西,長在我身體裏吧,還
不拔出來?咱們兩個這樣光著,還是這樣的姿勢,被人撞見像什幺話啊」劉姐話
雖這樣說,卻絲毫沒有移動身體,或是躲避我的輕薄,任由我撫摸著她的胴體。
  聽了她的話,我也覺得這樣光裸著在單位,確實有些容易暴露,我便向後挪
開身體,陰莖一點點抽出了陰道,等整根陰莖拔出陰道後,我看到我的陰莖整根
都亮晶晶的,沾滿了劉姐的淫水。再看劉姐被我撐開的穴口,欲閉不嚴,在兩片
陰唇間含著一些乳白色的粘稠液體。
  劉姐翻身坐起來,雙腿朝著我大大分開,回手扯出幾張紙巾,墊在臀下,一
會,我便看到從劉姐的穴口汩汩流出乳白色的精液,流淌到紙巾上。
  「竟然射出這幺多,你不劉姐懷孕嗎?」劉姐一邊拿著紙巾接住從穴口流淌
出來的精液,一邊驚歎著抬頭看我。
  「不會吧!?」因為插入心切,一時忘記了這個後果,我瞪大眼睛看著汩汩
流出的精液,心想:不會一年後劉姐抱著個寶寶,然後讓孩子喊自己爸爸吧??
  「看把你嚇的,劉姐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跟你開玩笑呢?」劉姐擦拭完
流出的精液,將沾滿精液的紙巾包好,轉身去找自己的內褲。
  「我哪裏……害怕了,那我以後還要帶套子啊,我不喜歡,那樣就不能充分
體會劉姐的肉穴了」我一臉的不樂意。
  「哎呀,死孩子,說的這幺難聽幹嘛」劉姐手裏拿著內褲,捏起粉拳垂在我
的肩頭。
          「就是不喜歡戴套嘛」我重申著;
  「好了,好了,其實……我也不喜歡……」劉姐害羞的轉過頭,繼續拿起自
己的衣服。
  「什幺?剛剛姐姐說什幺?」我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將她身體扭過來,想看
著她剛剛的表情。
  「我沒說什幺,放開我啦」她害羞的笑著,知道自己暴露了本性。
  「姐姐快說,快說」我雙手搔撓著她的腋窩和雙乳,癢的她咯咯直笑,雙手
推搡著我,卻躲不開不依不饒的瘙癢。
  「哈哈啊,咯咯咯,別撓了,我說還不行嗎,我說,我不喜歡你戴套,不喜
歡你戴套啊,哎呀……癢死了」
  我收了手,看著她手捂著胸口,大口的喘著氣。
  「我喜歡你,喜歡的你的粗壯,喜歡你那樣有力的插我,怎幺樣,這下滿意
了?真是個孩子」劉姐伸手掐了一下我臉上的肉。
  我現在能給這位姐姐的,隻有深情的吻,長長的吻,希望永遠也不要離開…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少婦人妻的欲望(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