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網- 每日更新 永久免費


  我叫韓燕,今年22歲。我一年前畢業於一所著名的舞蹈學院,大二那年,在朋友們的勸說下,我還是參加了省選美大賽,沒想到竟然拿了第一。正是這一年,我在舞蹈學院認識了一個叫東明的知識分子,他雖然個人比我矮一些又是高度近視,但卻很和藹很老實又很有才氣,他帶給我前所未有的親切感、安全感和親人般的感覺,那時我就認定,他是我甘願私守終身的人,畢業後,我義無反顧地嫁給了他。可是在新婚的那一晚,我才發現東明是個性無能。原來,東明小時候下體受過強烈撞擊,從此導致他勃起障礙,而且就算能夠勃起,也會在勃起的同時很快射出。
  東明,親愛的,你知道嗎,結婚半年來,你的嬌妻才與你有過三次不成功的性生活,……你的那個太小,還老是硬不起來,每次連人家的那裏都進不去…每次都早泄…以至於我至今還是個處女……為了不影響老公的自尊心,我騙他說他已經得到了我……
  春節那晚,老公早泄的毛病還沒治好,在我還沒有一點感覺的時候,東明就很快結束了,留下的隻是自己內心對性的幻想:那種讓人想想就心跳臉紅的感覺,那種讓人飄飄欲仙的甜美感受,那種讓人全身酸軟失神丟魂的體驗,隻存在於這種幻想中。
  春節後,老公去了上海。我知道東明一心辦廠是為了我們的家,是為了讓我們生活得更好,是為了實現他心中的抱負實現他的理想,我一定要支持他,不能拖他的後腿。為了在上海辦廠借了很多錢,為了幫老公掙錢還債,在得到老公同意後,我到了一家著名的內衣廣告公司當模特。公司老板叫黃楊,我們都叫他黃總。他約四十幾歲,是公司出了名的色狼,人長得很醜,但身體極為壯實,有近1米90的個頭,有老婆有孩子。但因為他非常有錢,聽說公司幾乎所有女模特都和他上過床,他還特別喜歡玩有夫之婦。
  我家負債的事被黃總知道了,五月份的一天,黃總終於在他辦公室裏向我提出了非分的要求,說隻要我答應他上床,就借給我一大筆錢替我老公還債,但當時就被我嚴正拒絕了。
  黃總見我不同意,他竟然把門反鎖上,突然一把摟住我,無論我怎樣掙紮,就是不鬆手。我哀求道:“黃總……你……你要幹什……幺?……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求求你……我是有老公的……”。
  黃總淫笑道:“……嘿……嘿……燕妹,我的小美人兒,我想你好久了,今天無論如何要操一下你!你從了我,我就借給你一大筆錢,不從,我就強奸你,但你卻一分錢也拿不到!反正我是要定你了,你還不如老老實實地讓我操!!別怕!你還沒嚐過我那東西的滋味吧?很多女人都嚐過,待會兒我包管你欲仙欲死……”。
  黃總開始收緊他的手臂,並終於把我那貞潔嬌挺、柔軟豐聳的乳峰緊緊地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嗯……”我一聲嬌哼,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長這幺大,從來沒有一個異性敢這樣強奸自己,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我羞紅了臉感,到頭有一點暈,不知道是怎幺回事。美麗清純的我芳心又羞又急。黃總抱著我這個絕望的大美人兒走到沙發前,竟然把嬌羞無奈的我拋在寬大的沙發上。我羞憤難抑,哀求道:“黃總……,你……你不能……這樣……,求……求……你,我是有夫之婦,放開我……”。
  黃總奸笑道:“好,既然你寧願不要錢也選擇讓我強奸,我隻好不客氣了!!”
  黃總站在地上,開始強行脫我的衣服。突然“噝”的一聲,我感到胸口一涼,黃總竟然用蠻力撕開了我的襯衫,一顆顆扣子掉了下來,他不給我任何機會,緊接著就一把扒下已被撕爛的襯衣!
  我大為震驚,全身除了一條三角內褲和乳罩外就一絲不掛了,粉色乳罩是半透明的,乳罩邊緣綴了蕾絲,更是把我凝脂般瘦削的雙肩和一對白皙嫩滑的怒聳乳峰完美地展示出來。黃總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一下子壓了上來。嬌小的我根本不是黃總的對手,很快被他壓在沙發上,我已經無力抵抗,隻能求饒。“黃總……別……別這樣……,求……求你……”
  我嬌羞萬般,芳心又羞又怕,我苦苦哀求著,可是我已感到自己的身體已漸漸不屬於我自己了,在黃總身體的重壓下,自己的嬌軀玉體是那樣的嬌酸無力,他狂熱粗野的撫摸不再是令人那幺討厭,隨著他的胸膛在自己柔軟嬌翹的乳峰上的擠壓,一絲電麻般的快意漸漸由弱變強,漸漸直透芳心腦海,令我全身不由得一陣輕顫、酥軟。“不要!不要啊……”我驚叫到。
  他用手死勁分開我的玉腿,伸進我的兩腿根部之間,緊緊按住我那隻隔著三角褲的嬌嫩羞澀的少女玉溝一陣恣意揉撫,一股少女青春的體熱直透黃總的手心、大腦。除了東明外,從未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如此隱秘的處女陰部,隨著黃總的強行揉撫,一股麻癢直透我的芳心,仿佛直透進下體深處的子宮。
  不知什幺時候,黃總手掌中那一團小小的三角底褲已濡濕了一大片,他欣喜萬分,不斷地強行愛撫著我的下體,我感到自己已不能控製腦海裏的淫欲狂濤,已不能控製自己身體那些羞人的生理反應,芳心又羞又怕,嬌羞萬分,一張吹彈得破的嬌嫩玉靨羞得通紅一片,嬌軀無奈地扭動。
  我腦海一片空白,象征性的抗拒著,芳心雖嬌羞無限,但還是無法抑製那一聲聲衝口而出的令人臉紅耳赤的嬌啼呻吟。
  “啊……”一聲火熱而嬌羞的輕啼從我小巧鮮美的嫣紅櫻唇發出,開始了我的第一次含羞叫床。黃總站在我的身旁,看著我幾乎一絲不掛的胴體,露出喉幹舌燥,連吞口水也感到困難的猴急樣子,真是情欲如焚。
  “黃總……不要……求你…不要……我是有老公的……”我在沙發上無奈地扭動著火辣的成熟少女嬌軀。
  可是黃總又一次壓了下來,他雙手摟著我,先是強行撫摸我雪白的玉背,突然雙手抓住我的乳罩扣子,他要扒下我的乳罩!
  我大急,一邊叫著“不要”,一邊拚命掙紮著,扭動著嬌軀。乳罩扣沒被應聲而解,黃總索性抓住我雙肩上的乳罩吊帶,用力向下一拉,兩根吊帶頓時滑到了我的玉臂,一雙玉美嫩滑、堅挺嬌羞的豐滿雪乳幾乎怒聳而出,粉紅的乳暈都露了出來,隻剩下兩個紅櫻桃尚未暴露,乳罩頑強地掛在乳頭上,但兩座碩大的玉女峰各露大半乳肉。
  我趕緊用雙手捂住快要完全暴露的豐滿雙乳,一行晶瑩的珠淚緩緩流出美眸,又長又黑的睫毛下一雙剪水秋瞳似的美眸含羞緊閉,我秀美的俏臉羞得通紅。
  我大叫:“黃總,你再不停止,你一定會後悔,我老公不會放過你這個強奸犯!可是黃總隻是淫笑了一起,雙手抓住我的兩個小腿,一下子把我的修長玉腿分了開來。
  “啊……啊……黃總……不行……不要……你不能這樣……喔……唉……不要……黃總……求你……不能再來了……
  我那兩條雪亮的大腿完全已經打開,我神聖不可侵犯的處女地隻有濕透的內褲這一層阻擋,如果被黃總剝下內褲,我的伊甸園將完全暴露出來!!果然,黃總雙手順著我的雪白大腿,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內褲邊緣!
  我知道隻要內褲被扒下,還是處女的我就會被黃總強奸了,我一邊可憐地求饒,一邊一隻手捂著乳房,另一隻手拚命拉著內褲不讓黃總把它扒下!黃總用力撕扯著,粉色的小三角褲被扯下了一點,又被扯下了一點,雪白渾圓的臀部露出了一大半,大半的陰部和陰毛也暴露出來,極大地誘惑著眼前獸性大發的老淫棍。如果內褲再往下退,黃總就可以一眼就看到我那雪白兩腿間緊夾著的黑樹林裏而我已經快要抓不住自己的內褲了!
  危及關頭,辦公室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隻聽黃總的秘書兼情人小雪在門外說到:”黃總,韓燕的老公剛從上海來找她,就在門外!“黃總看著眼前待宰的羔羊,仍然抓著我的內褲,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才說到:”你叫他等一會兒!“他無奈地放開我,讓我穿上被撕爛的衣服,並威脅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老公,否則就開除我。然後,他叫小雪安排老公到會客廳等他。
  我偷偷回到更衣室換了一套衣服,這才去會客廳見老公,隻見黃總正主動和東明聊天,兩人竟然有說有笑。原來,黃總二十年前沒下海經商時竟然是東明的小學體育老師,兩人十多年沒見麵了,熟人巧遇自然要寒喧一番。
  此後,我一直沒敢根老公說這件事,畢竟不是什幺光彩的事。我曾想離開這家公司,但老公正需要錢辦廠,所以老公回上海後,我還是鼓著勇氣去上班,隻是對黃總小心提防著,絕不一個人進他的辦公室。

上一篇:Sena Nagakura永倉せな_[58P] 下一篇:舞林名花